25天赐姻缘

    据说是苏老爷子某次开完江湖的庆功宴之后,无意中采了青楼的一朵野花.

    本以为露水缘,朝生暮死,不对,是朝死暮生。

    可是那女子竟是原本就仰慕了苏老爷子多年,于是,一夜露水过后,便拼劲全力保留一簇革命的火光。

    这就有了后来的苏幕遮,孩子都被当娘的拉扯到八.九岁了。

    终于,东窗事发。

    苏家大夫人也是个嫉恶如仇专横善妒的武林奇女子,带着人就闹上去了。

    有那二房本来都已经够添堵的,奈何人家是青梅竹马的表妹,霸占龙多年,呻.吟,夜夜喘。

    苏夫人早已经气死几个来回,卧榻之上岂能再埋一颗争宠分家产的定时手榴弹?

    据说后来那青楼女子死的极惨,苏老爷子心怀内疚,遂滴血验亲后就给偷偷的接回来了。

    苏夫人依旧不能善罢甘休,江湖儿女,快意恩仇,关起门来,宅内亦是纠缠不休。

    据说,苏大夫人这么多年没少祸害那苏幕遮,尤其是苏老爷去了之后更甚,以至于一直江湖传言,苏家四少爷一直是个弱智脑呆儿。

    等待多时,厅堂之内的武林中人虽早已不耐,但是因为男居多,内心还是保留着隐秘的期望,所以始终不见抱怨声起。

    只见昆虚的大弟子,左师兄,那个高个瘦弱的青年,一双眼睛始终粘在门口。

    终于他的守望企答了天听,门口处,一个飘然洁白的影缓缓的移了过来。

    没错,是移了过来。

    苏柔荑上的轻纱被小风吹动,随风而,而此时覆在她脸上的面纱已经揭下,就是一个字,白!

    水嫩的向小豆腐一样,目光坦然而淡定,好像有那种目空一切不沾染半分世俗的味道,同时又兼具大慈大悲的悲悯。

    屋内青面獠牙的武林众人仿佛都在这种目光的洗礼下想要变成一只只乖乖的小绵羊然后一心礼佛。-----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玉乔只觉得膝盖一软,心中只汹涌着一个念头,就是赶快冲着苏柔荑跪下去。

    清醒了之后,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敢不敢再不争气点?活该你是万年女配!

    原文里苏柔荑在江湖美女中排名第四,五官并不出挑,但是人家搞副业啊!

    不做美女做才女,才女实在不行,人家气质上去了。

    目瞪口呆的看了苏柔荑半天,才发现她边还站着个许平之,俊朗帅气,就是一弟弟型的护花使者。

    二人双双白衣,侣造型,满分!

    见过了江湖一众少侠之后,苏柔荑的圣母光芒引用佛家道德伦理便开始将众人挨个点化。

    到了玉乔的时候,只见苏柔荑微微见礼,微微抿唇却笑得好似笑的光芒万丈,对面女子小巧的唇微动,看向玉乔:“风堂主的美名葇荑早有耳闻,今葇荑只想对堂主说一句话,还望不要冒犯到堂主。”

    说罢,苏柔荑转头看了一眼后的许平之,再次转首看向玉乔的时候,多了几分满足:“我佛说过,好花堪折折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玉乔眼皮猛抽,这是她佛说的?

    一把扯过许平之的手,苏柔荑含脉脉的看着对面帅气的弟弟型美男子:“就像我与之之,我参遍佛本经书,悟透六祖慧能,却独独没有算到他,之之……”

    一只手抚摸上了苏柔荑白净的小脸蛋,大庭广众之下,许平之柔泛滥的喃喃道:“小荑……”

    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苏柔荑愈发肆无忌惮:“开三月,葇荑在去崂山的路上,经过景云顶的时候……”

    苏柔荑猛地转首,看向玉乔,眸光闪亮:“对,就是你们那个景云顶!”

    随后转首继续和她的之之你侬我侬:“葇荑体弱,竟然中暑昏倒……想必是我佛的考验,亦或是我佛钦此姻缘……”

    玉乔的眼皮又不安分了,敢她佛是月老?

    即使眼皮不规律的跳动,玉乔还是看见了许平之的手抖了一抖,和刚刚深缱绻时候完全不一样,似乎想制止苏柔荑继续说下去。

    只见苏圣女越说越来劲,紧紧的握住了许平之的手:“我就那么昏倒了,可是……他把我摆在了凉处,解开了我的衣服……”

    玉乔已经面如死灰,这许平之真的是救她的么……

    苏柔荑紧紧的握住许平之的右手,轻轻的贴在脸上,神色向往,满目柔:“他用湿布覆住我的脖颈,捏了我的人中,他还知道用盐水给我喂下,我想……”

    苏柔荑的音调开始提高:“那一定是我佛告诉他的!”

    随即垂眸,苏柔荑喃喃道:“虽然后来,他再也没有显露出医学这方面的天赋……一定是我佛收回去了,因为他找到了我!”

    随即,苏葇荑的手紧紧的按住了口,放佛想要控制住某种不规则的跳动。

    屋内的众少侠纷纷沉醉在美人所构筑的想象空间里,唯有玉乔注意到许平之的面色越来越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玉乔的眼睛花了,竟然从那尴尬之中看出了一丝心虚的味道。

    紧紧握住手中缺了一瓣叶子的白莲花,苏柔荑不依不饶的继续说着:“可是没等我醒来他就走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告诉我。

    于是……我的记忆中,只有那一袭白衣……”苏柔荑的语气略微惆怅,随即恢复满值,右手霍的指向对面的许平之!

    其动作之迅猛程度,足以戳瞎许平之的右眼。

    随即苏柔荑扬声,冲着在座的各位高声道:“可是我找到了他!就凭着那一袭白衣!

    你们知道吗?这一切,一定都是佛的旨意!”

    白莲花突然转型咆哮帝,大概这是因为真吧……

    随后苏柔荑就被许平之拽走去给崂山诸位师弟引荐了,接下来就是众人对着苏圣女的恭维赞美。

    看着面前与众人寒暄的一对准夫妻的背影,玉乔思绪放远,永乐圣女,荒野落难,仅凭一袭白衣,就找到了救命恩人。

    随后生出了万般的执念,最后两相悦,非君不嫁。

    本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赏心词话,玉乔却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个名叫美人鱼的童话故事,昏睡之际随即晃了晃脑袋,一定是昨晚没睡好。

    出了苏家正厅,最后一幕就是那个饭桌之上的影像,徐平之和苏柔荑互相喂食的场面仍然印在玉乔的脑袋。

    还有暂时撂在桌子上的那朵白莲花,玉乔没敢碰,只是远远地看着。

    随即一个疑惑涌上心头,玉乔转首看向孔雄霸:“苏柔荑那花,不是活的花吧?”

    “老大明鉴。”孔雄霸点了点头。

    目光放远,一片绿油油的景色,根据这四以来的勘测地形,玉乔转首看向孔雄霸:“你有没有发现,这苏府,有树有草,却没有,一枝花。”

    “老大明鉴。”孔雄霸拱了拱手。

    对视上孔雄霸的双眼,玉乔一字一句道:“你一定知道为什么。”

    “属下一直这么才美不外现,老大你究竟是从何得知?”对面雄霸略带错愕的抬起了头。

    “因为我听采荷说过,你研究遍了江湖所有的毒药解药,只为了配置一副……”玉乔挑眉:“.药。”

    “啧啧,真是兴趣好催人不断奋进啊……”绕着孔雄霸走了两圈,玉乔不住的打量着中间的男子。

    “苏家这么有钱,这满院子的小红花总不能全都被你辣手摧掉了吧?给主上慢慢道来……”玉乔的手指在了孔雄霸的面前。

    “老大,这件事要追溯到五十年前,苏家老老爷子的上。

    传闻当时的苏家家长苏不齿也是江湖一表人才的风流少侠,与江湖有名的神医嫡女相知相许。

    传闻其诚意可感上天,明天清晨务必将一束青翠滴的杜鹃花送至神医草庐,可是,后来……”

    孔雄霸眉飞色舞的叙述戛然而止,玉乔预感到故事到这里就会发生转折,不开口问道:“后来?”

    “后来那女子发现,每天早晨苏府的送出去的花都是用车拉的,东家一束,西家一束,都是苏不齿散落在尘世的红颜知己……”孔雄霸恢复了眉飞色舞:“然后那姑娘冲冠一怒……”

    “给苏不齿阉了?”玉乔的兴趣成功的被勾起。

    只见对面之人摇了摇头:“没舍得,但是下毒了。也没舍得下狠点的毒,比如不死不休啊,了无生趣那些致命的毒药,那姑娘不是恨苏老爷子采野花吗,就给他下了含香散。”

    “是什么?”玉乔压低声音的问道。

    “就是混在了人的血液中,与苏家息息相关,据说还参考了五行八卦什么的,只要在苏家出现一朵花,苏不齿上的含香散就会发作,介是命堪忧。

    所以苏家传下来的人丁,只要是姓苏的,就深受含香散的威胁。”小心的打量着四周,孔雄霸靠近玉乔的耳边压低声音的开口。

    “这么厉害?”

    “当然了,人家是神医嫡女嘛。咱们进来的时候,行李都是被搜过得。

    就连闻堂主让咱们带的百花争图都被苏家人给扔出去了,苏家,可是闻花色变。”

    玉乔点了点头,却想起方才宴席上那朵嫩的白莲花,又拒绝了一个突然狼变的求者,就是那个昆虚的左师兄。

    随即勾了勾手指头,玉乔看向对面的雄霸:“你说这苏柔荑怎么样?”

    摸着下巴,孔雄霸若有所思的开了口:“漂亮的倒是漂亮,长的白的女子普遍受我们男人欢迎,到上挣扎时会很有美感,可是……”

    孔雄霸抬头,望向远处湛蓝的天空:“不是属下喜欢的调调。”

    “你的调调是什么?”玉乔面无表的开了口。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