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苏家

    远处手持刀斧西红柿的百姓如潮水一样汹涌的接近,而后是巷子的尽头,一堵厚厚的砖瓦石墙立在那,躲在破筐后面玉乔吓得浑发抖。

    什么江湖女侠的武功高强此时都已施展不出来了,只有一个穿越炮灰女对着古代盲目崇拜百姓的恐慌。

    看着气势汹汹的人群接近,瑟瑟发抖的玉乔只觉此命休矣。

    而只觉这时,一阵狂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泥沙碎粒,在空中翻滚,直撞人天灵盖。

    前方的百姓被迷的睁不开眼睛,破筐后面的女子用手紧紧捂住了双眼。

    这时,一只大手抓起玉乔,提小鸡一样的将玉乔拎起,右侧一扇木门吱嘎的开了,趁着众人还未睁眼之时,玉乔就被拎进了旁边的商铺。

    在她进去的同时,另一个人疾步的奔出了门外,紧接着,木门紧紧的合上了。

    世界终于安静了,玉乔睁眼打量着这间铺子,笔墨纸砚,应该是古代的文化用品商店吧……

    猛地转,透过窗户,玉乔见外面的风沙已经停止。

    百姓正在转首四处寻找,并且狐疑的打量着两侧可疑的商铺。

    只见人群中一个高个的男子双手拢于嘴边,起到了聚音的效果,高声的喊道:“我看见了,刚刚那个妖女狗急跳墙了!”

    正是刚刚从这个铺子走出去的男人!紧接着盛怒的百姓开始翻墙,八旬老妪也不能幸免……

    玉乔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救命恩人啊……

    一转头,玉乔正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瞳眸,对面的绛衣男子正站在她后,麦黄的肤色配上材伟岸,一脸可信之相,玉乔机械的笑了笑:“嗨…”

    那男子木然的看着面前的玉乔,好奇的问道:“你把苏柔荑咋了?”

    眼皮乱抽了一阵,玉乔尴尬的笑了笑:“很明显,强.了是不可能的……我说她坏话了……”

    那男子低头摆弄着手中手腕粗的毛笔,随即抬头憨憨一笑:“啊,那就不稀奇了。”

    只见这时候门外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噹—噹噹---噹

    绛衣男子一扬手,边的小厮立刻去开门,门外挤进来一个衣衫褴褛的高个年轻人,正是刚刚帮助玉乔转移百姓注意力的人!

    只见那男子在绛衣男子边躬行礼,礼毕后规矩的退下。

    这才是正主啊,玉乔感激的泪盈眶,看着那绛衣男子,颤抖的开口:“恩……恩……恩人,这苏神仙到底什么来头?”

    一只毛茸茸的毛笔杵了过来,帮玉乔掸了肩头的烂菜叶子,随即对面之人咧嘴一笑:“你叫我阿木就好。”

    随即阿木眼睛一闭,默念开来:“苏柔荑,年十八,永乐人士,三岁熟读佛经,五岁参悟众生之道,金钗之年游走各地弘扬佛法,及笄之年普度众生的美名传尽天下。

    碧玉年华……”

    阿木还要继续的说下去,玉乔还是一头雾水,打了一个响指,阿木迅速睁眼。

    不等玉乔开口询问,阿木憨厚一乐:“呵呵,往常先生让背的。”

    这苏柔荑都已经是写进教科书式的人物了?果真女主光环锐不可挡啊……

    后来经过阿木的叙述,玉乔明白了,这苏柔荑在永乐镇不光是精神领袖这种人物,更是事必躬亲,体力行,绝对是这个时代的五好青年。-----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比如逢灾旱之年,饥荒之困,苏柔荑都施粥布饭。

    有穷困潦倒的门户办丧事请不起得道高僧,这苏柔荑就亲自上阵,亲念一百八十遍往生咒,分文不取。

    而苏柔荑所到之处,无不闪耀着佛教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光芒,据说一只白莲荷花从不离手,犹如观音误落人间……一直以天下大同为己任。

    在永乐镇,苏柔荑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所到之处民众无不跪拜迎接。

    未出嫁的女子励志要做一个苏柔荑一样的人物,已出嫁的妇人则希望生的孩子是一个苏柔荑一样的人物。

    所以开启了永乐镇不重生男重生女,人人励志做柔荑的和谐社会新局面!

    阿木的声音还絮叨在耳边:“不光是女子对苏柔荑有一种狂的态度,男子就更不用说了,每天苏家大门打开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用狼牙棒撵走一众求者。

    否则堵在门口的人成千上百,苏家谁都不用出门了,呵呵,呵呵呵----”

    阿木的傻笑戛然而止,随即猛地一拍脑门,对着玉乔开口:“对了!今天家里要来客人!我先回家了!”然后匆匆结了帐,拽着小厮告辞了。

    玉乔仍沉浸在苏柔荑的伟大光环中,阿木的话音刚落,玉乔猛地想起,自己此行也是有目的的,也急忙冲出门去。

    抬头看见高门阔院匾额之上‘苏府’这两个字,玉乔终于舒了一口气,可算到了,正要迈上台阶时,意外发生了!

    两侧面瘫的侍卫同时伸出长矛,冰冷的面孔不带一丝感:“今苏家施舍已经毕,姑娘请明再来!”

    轰----的一声闷雷在玉乔的脑中炸响,这俩门神,把她……把她……当要饭的了?!

    摸遍浑上下,玉乔才想起请帖还在雄霸那里。

    随即玉乔迈向前一步,朗声道:“我是天蚕派的风堂主明玉乔!”玉乔亮明份。

    上下打量着玉乔一的臭鸡蛋烂菜叶,右侧守卫的丑脸上挤出一丝冷笑:“哼!我还是残月宫少宫主何天南呢!”

    “呸!你也配!”

    “臭要饭的你还敢呸我?”

    抽刀亮剑,看门犬手中长矛正待直刺玉乔,只听咣当一声,大门缓缓的开了,走出一个衣饰华丽考究的男子。

    看着面前硝烟弥漫的准战场,那男子随即侧首看向侧守卫,阳怪气的开了口:“这大好的子吵什么吵,比院子里的狗还吵,到底怎么回事呀----”

    那门卫伸手指向玉乔,冲着主子俯道:“回二少爷,这疯妇在门口撒泼!让滚不滚,还咬人!”

    此时玉乔已经怒火攻心了,而此时那位二少爷适当的在火上再添一勺香油:“给这丑东西拖走-----什么玩扔,臭烘烘的!”

    心中默念了一百遍大慈大悲咒,玉乔的手还是控制不住的伸向腰间的软鞭。

    理智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二少爷变成一坨果冻!就现在!

    “给我住手-----”女子的高喝声从门内传了出来,随即门口出现一个女子的影,杨柳细腰,风韵犹存。

    而她的话在侍卫那里也起了一些作用,两侧的看门犬全都躬退下,规矩的站在一边,对着那女子行礼:“属下见过大少。”

    此人必是苏家长公子-----苏幕铎的结发之妻,徐敏。

    只见徐敏摆动着手中的团扇,看着边的二少爷,不屑的冷笑:“你大哥只是没有下落,还没死呢!

    有人就算想要当家篡权,现在是不是还早了点。再说了……”那女子向前走了两步:“他究竟在何处,为何至今未归,就连是否尚在人间……

    我想,苏幕程,一定比我更清楚!”

    隔着远远的台阶,玉乔仿佛听见了那女子把牙咬的咯噔咯噔响。

    可是那苏幕程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你怎么就说怎么说的表,看向面前的女子:“呵,您不用着急,大哥要是真的找不到,小叔子我会给你养老送终的。

    别的不说,就凭你这张脸蛋-----我也舍不得让你独守空房,是不是----啊?”

    说着,苏幕程的手已经向着徐敏的尖尖下巴,却被后者手中的团扇一把打掉,徐敏厉声道:“把你的脏嘴放干净些!”

    怒火并没有持续多久,徐敏看了一眼台阶下的玉乔,随即冲着苏幕程冷笑:“就算最终我净出户,也绝不会让你毁了苏家!”

    说罢徐敏转,对着侧的丫鬟吩咐道:“去把今天中午到的贵客请出来辨认。”

    玉乔心中疑惑,不过她的疑惑很快就被解开了,因为她看见那丫鬟后跟着的眉目柔的男子,正是孔雄霸。

    只见孔雄霸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准确的抱着玉乔大腿哀嚎道:“老大-----属下找的你好苦!

    你有没有穿不暖来,饿得慌?”

    一脚踹开地上口不对心的男子,玉乔咬牙切齿的回首:“等会跟你算账!”

    只见孔雄霸瑟瑟的抖了几下。

    而再回头时,苏幕程已经换了一副面孔,眉开眼笑的看向对面的女子:“哎呦喂----我说今我怎么神清气爽浑有劲呢!

    原来是贵客到了,哎呦!风堂主,您快请----”几个大步迈下来,苏幕程躬立在玉乔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还未等玉乔做出反应,苏幕程的脚迅速踹上了两侧的侍卫,厉声的骂道:“你们两个狗东西是瞎的,狗眼看人低,老子怎么养了你们这群不争气的东西!

    得罪了我苏家的贵客你们担待的起吗!”

    越说越来气,苏幕程一把夺过看门犬的手中长矛,打狗一样胡乱的打着边的门卫。

    百忙之中还回头看向玉乔,关切的问道:“您师傅青松他老人家还好吗?二十年前在下曾有幸目睹了他斩杀江湖嗜血魔头连震天,啧啧……那场面可以称得上是风云为之色变!

    还有那场江湖有名的‘双姝争松’的桃色事件,啧啧……真是名师出高徒。”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