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出发吧,少女!

    而此时远处茂密的树林间,高挑的少女着一袭银衣,立于树下。

    长臂一抬,树上的一片树叶便给细长的五指捻在手里。

    望着远处渐渐消失的茜红色的背影,镶珠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边一个中年男子,儒生打扮,躬立在镶珠法王前,一脸谄媚的笑意:“风堂主已经走了,是不是就能说明,在下的这幅画像,画的很成功呢?”

    中年男子直,得意的开口:“四之前法王亲临我丹青阁求画,而在下又仰慕残月宫威名已久,所以就不辞辛劳的效力于法王。

    在下虽与风堂主只有一面之缘,可是,若是真的想将其的样貌还原在这宣纸的死物之上,不是做不到的。

    尤其是画成后,法王持笔在眉梢上添得那颗朱砂痣,更是可以以假乱真。可是……”

    收敛笑意后,镶珠挑眉,转首看向后的男子:“可是什么?”

    “可是一旦何少主知晓此事,雷霆之怒下,在下势必要赔上残月宫一命。

    正所谓险中求富贵,若是想要在下守住这个秘密,在这画金上……啊?哈哈----”男子作势笑了两声,却不住的打量着镶珠的表

    薄薄的叶片被前方的女子把玩在手中,闻言后镶珠扬唇轻笑:“君子财取之有道,先生提出的要求再正常不过了,可是我残月宫……”

    话还没有说完,刹那间,镶珠的眸光变得犀利,伸直的双指一甩,手间树叶已经像刀片一样飞了出去,直戳那男子脖颈,深深的扎了进去。

    中年男子直的倒下,惊恐的双眼还未来得及合上,镶珠扬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的男子:“我残月宫的秘密,从来不放心由活人来守。”

    地上男子已经停止了挣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树影斑驳的暗夜之中,材高挑的女子一袭银衣,清冷的素颜在月光下宛若仙人,只见镶珠目光远眺,上下唇动:“攻为下,攻心为上,这是主上你教我的。”

    紧接着镶珠望向远处西厢亮着光的暖阁,一只手按住了口,镶珠目光放远,语调苍凉:“而哀莫大于心死,这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

    待到何少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了。

    上三竿,何少主一定发现原先神风堂内熟悉的一景一物都已经不见。

    残月宫的巨撵在路上飞速奔驰,车内睡意昏沉的眀烛少爷刚刚睁开眼睛,镶珠法王一直凝视的目光就即刻撞入眼帘。

    见少主突然转醒,镶珠双手捂脸:“少主睡着的样子还是那么可……”

    环视四周无果,一个骨碌迅速起,眀烛迫切的望向镶珠:“玉乔呢?”

    撂下捂脸的双手,镶珠面如死灰:“参加婚礼去了。”

    只见眀烛的目光更加急切,双手控制不住的摇着镶珠:“去哪啊!和谁啊!她是主角还是配角啊!”

    眼珠微转,稍作沉思,镶珠反手握住了眀烛的双手,目光闪动:“主上,她和孔雄霸私奔了。”

    一把甩开镶珠的手,颓丧的眀烛瘫坐,哀嚎道:“我的玉乔……”

    而他的玉乔已经在百里之外,今早神风堂内,众人为风堂主举办的恭送大会还在玉乔的眼前浮现:

    采荷哭的像丧了考妣一样,拽着玉乔的袖子,跪在地上厉声哭嚎:“堂主----奴家实在是舍不得你啊,看着明公子上你这残花败柳,奴家一直觉得无比励志呦----

    现在你们都走了,要奴家今后如何面对这残忍的人世间呦----”

    眨了眨眼,玉乔轻轻扒拉开采荷的手,地下跪倒的采荷依旧连唱带哭的吆喝着。

    忽然肩头一沉,转首一看,原来是后绣枝的手搭上了玉乔的肩头,对面绣枝梨花带雨的哭面上,是一双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

    气若游丝的声音带着喘,绣枝艰难的开了口:“堂……堂主,你就要走了,我……我好心痛……

    哦~短短的相聚,我本不该强留你,可是……你真的好帅,我真的好

    除了你,再没有你,没有人能像你一样,在我如花的年华里,横冲直撞~

    哦~别走~明郞~”

    最后两个字一落,玉乔瞬间清醒了不少,扳过绣枝的肩头,令其转了过去。

    于是,文艺范的绣枝对着门外的五尺长的青龙戟继续倾吐衷肠

    而刚刚转过的玉乔却跌进了一个怀抱,再一抬头,逐雨的面孔映入眼帘,关切不舍之溢于言表,毫不掺假。

    逐雨的右手怜的抚摸着玉乔的脸颊,语重心长道:“堂主此行必定不易多艰,务必要照顾好自己。----------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堂主这世间,但总是忘了自己,但是属下并不担心,因为和堂主同行有明公子,他一定会替属下照顾好堂主的。”

    在玉乔脸上抚摸游走的手停了下来,逐雨眼珠转动,探寻的看向玉乔:“明公子是和你同行,是吧?”

    “不啊,他昨晚就走了啊。”玉乔抬首,答疑解惑。

    “难道,你们这次不一起走?”

    “恩。”

    只见玉乔脸上,逐雨抚摸着的手一把撂下。双手击掌,啪啪----两声,逐雨成功的唤过院内百态各相一众弟子的注意力。

    逐雨扬声高喊:“明公子已经走了,大家不要再等了!”

    其效果当然是一呼百应,上一秒还抱着青龙戟嚎啕不止的绣枝,立刻昂首,扯着嗓子高喊了一句:“收工!“

    哗------一下子,院中的人呼呼啦啦的全部散开,就各忙各的了。

    刚刚还意绵绵的一众蹄子全部不见,院中只剩下青涩少年夸千涨红一张稚脸立于院中。

    玉乔扬手,挥动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巨响,积郁依旧的怨愤终于爆发。

    冲着面前的夸千,玉乔扬声高喝,一字字掷地有声:“早晚,我要血洗你神风堂!”

    对面之人打了个哆嗦,夸千面色为难:“不,堂主,是你的神风堂。”

    抬腿一脚踹开大门,门外马车已备好。

    为车夫的雄霸一脸颓丧的坐在车前,由近及前,玉乔冷道:“现在还没出发,你要是反悔的话……”

    孔雄霸抬头,兴致不大的看了玉乔一眼。

    “也来不及了。”玉乔面色不改。

    今早的回忆戛然而止,掀车上窗帘一看,才驶出不远的路程。

    玉乔转头,望着孔雄霸装了半车的私人物品,深恼其拖慢了速度。

    于是,捡起一摞不良书籍,玉乔扬手扔出窗外,窗外纸片子被大风吹得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外面呼喊声立至:“堂主----不要啊----”

    掀开车帘,玉乔安抚道:“没关系,到永乐镇咱们再买新的。”

    一脸心痛的滴血的雄霸看着漫天飞舞的成人图册,握住马鞭的手抖了一抖:“话说,咱东西不少啊!

    别说那些贺礼,还有你的私人物品啊,可是堂主你怎么连个布包都没带?”雄霸转首,看向玉乔,随即自觉的低头:“对哈,你有佛祖乾坤袋……”

    看着今一整天雄霸兴致都不高,玉乔坐在雄霸边,接过马鞭,温声道:“来,堂主给你讲个故事,活跃一下气氛。

    从前有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拜师学艺的时候受尽欺凌……”

    天苍苍,野茫茫,辽阔的自然风光美的玉乔心头一,柔柔的小风刮过脸颊,玉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故事的后来,那个潇洒气盛的少年已经两鬓斑白,可是姑姑依然美若天仙,经过十六年的守望和坚持。

    他们,啊----终于,在一起了啊----”

    玉乔畅快的抒发着中的豪迈:“杨过的痴真是让人感动,不过郭靖的护妻更加令人动容,还有老顽童……雄霸,这里面你最喜欢哪个?”

    “吾独羡慕尹志平之意甚浓。”

    雄霸手中的马鞭如蜻蜓点水一样在马背上扫来扫去,低声道:“堂主,我好像恋了……”

    “谁?”

    “珠珠……”

    “啊?”玉乔慢慢转首,忽然想起原来后院那群白胖能吃的某种生物。

    些许惆怅过后,看着面前遥遥的前路,雄霸打起了精神:“老大,接下来要做什么?”

    啪----的一声鞭响,女子嗓音嘹亮:“当然是收集龙珠,召唤神龙!”

    经过的数的舟车劳顿,在看见远处巨大的石碑上用红墨写着‘永乐镇’三个字的时候,玉乔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只见在那两人高的石碑旁边,却立着一个女子的雕像。

    白石雕成的女子,小,发育良好,衣袍舒展,峨眉螓首。

    远望如伏羲之女,立于镇内入口处,极其显眼,以至于往来车马行人,想看不见都难。

    向前两步,玉乔看见那个白石下面雕着的小字:永乐,苏柔荑。

    好奇的抓过来一个行人,玉乔指着面前的雕像开了口:“这是……?”

    只见那人激动的握住玉乔的手腕,眼中闪着泪,前剧烈起伏,冲着玉乔开口道:“这是苏柔荑,苏家大小姐,苏柔荑啊!”

    玉乔摇头,语气透着不忍,难过的开了口:“啧啧,真是可怜,本来马上就要成亲了。

    可是年纪轻轻就去了,真是天妒红颜……”

    “大胆,苏小姐活的好好的,你竟然敢诅咒我永乐圣女!

    上!兄弟们,揍她!”边一众百姓刚刚还在各忙各的,听了这话,瞬间打了鸡血一样,群起而攻之!

    其声势之浩大,场面之壮阔,足以形成一股暴.乱!

    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全都手持家伙向着这边扑来!

    玉乔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老远,边雄霸早已没了踪影,气喘吁吁的女子刚刚想休息一下,只见巷口处传来一声高喝:“看,刚刚那个妖女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