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嗨师傅

    门外叽叽喳喳的莺啼燕婉顺着开着的窗户传进了屋内:“你们知道吗?苏柔荑要嫁人了!”

    “ 哪个苏柔荑?”

    “你傻啦?当然是永乐苏家的大小姐,苏柔荑!就是江湖第五大美人!”

    “那第四是谁?”

    “我呀~”

    “呸!不要脸!”

    “哎,你们知不知道?这个苏小姐,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还不是又高又帅又英俊,家好财旺人品棒!人家可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哼!”

    “前半句说对了,至于后半句……你们知不知道,那公子姓许,名叫许平之,原本就是崂山派一个小小的弟子。

    这苏柔荑去崂山弘扬佛经的时候,据说误了一众崂山弟子的终生!

    唯有这许公子冲破重重阻碍,突围众男汹涌,得到佳人芳心暗许,最终得以抱得美人归!”

    美好故事讲述完毕,一番沉默后,质疑声音响起:“咦?我怎么听说是许公子趁着月黑风高之夜破了苏小姐的子。苏家不得已,才同意了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呢?”

    “不对不对,你们说的都错了,是那苏柔荑在崂山时就看中了那许平之,在他的茶水里下了龙精虎猛之药,成了好事,据说还除掉了那男人一个相好的。

    消息绝对准确,我告诉你们,姐苏家有人。”

    “你就吹吧!看看你说的那是什么?!苏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只手能遮住永乐镇,势力遍布整个武林!

    多少男人想给苏柔荑.脚后跟人家都不愿意,会费劲巴力的在你一个小弟子上下这么大功夫?当然,他要有明公子一半帅,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

    “哼!人家明公子是堂主的,有些人想也白想!”

    “那就说不定了~等我把堂主那个老女人服侍好了,兴许今后她能容我做个小~不像有些人,一辈子只能围着灶锅炉台臭老爷们转!”

    一阵冷笑传来:“就算收你当了个小,堂主蛮横善妒,明少爷听之任之,好了顶天你守一辈子活寡,差点的话……哼,小心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更冷的笑声带着万劫不复:“哈哈------就算死,我也要死在少爷边!”

    ……女人的想象力和攻击力真是远远超出所有期望。

    被门外群芳叽叽喳喳吵得头昏脑涨的玉乔以手扶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幸而吴妈适时出现,将争艳的众美喝退。

    世界终于清净了,此时边眀烛声音响起:“玉乔,那个苏小姐要嫁人了哦~”

    “跟我有什么关系?”玉乔埋头扒饭。

    “你什么时候想嫁人呢?”侧男子语调轻柔,极具惑。

    “跟你有什么关系?”撂下碗筷,玉乔警惕的看向边男子

    长长的睫毛再次覆盖上眼底白净的皮肤,眀烛薄唇微抿:“人家好来提亲~”

    眼皮一阵猛抽,玉乔转首看向眀烛,语重心长带着诚惶诚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那娃娃亲在慕容家等你呢。我们来生再长相厮守吧,乖哦~”

    眀烛不语,玉乔冷笑,哼,看谁能恶心过谁!

    破门而入的采荷打断了清晨静谧的早餐,正撞上了往矜持优雅的明公子颠的为堂主斟茶添菜。

    稍许花痴完毕,采荷清了清嗓子:“启禀堂主,掌门有请。” ---------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五月荷花开遍,微风送柔柔花香,沿着一路的亭台楼阁,直奔昆虚

    玉乔心中惴惴,有种犯了错误班主任找谈话的感觉……

    至于她的错误……比如:殴打校内贵宾……

    比如……鞭抽同班同学……

    至于班主任的愤怒……她见识过呀!

    念高中的时候,同班七个高大威猛的男同学在走廊站好一排,瘦小的女班主任从南走到北分别煽了七个男生的右脸,又从北回到南,再把左脸补上……

    于是,那天,全班同学的早自习都在噼里啪啦的扇嘴巴子声度过……

    想到这,玉乔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掌门明鉴,她介都是正当防卫呀!

    可是谁信呢?

    人家裘堡主是天蚕派名正言顺的救命恩人,裴媛是天蚕派一枝独秀的俏丽霸王花,兼救命恩人姘头。

    一个小小的堂主人微命,男一女一要借刀杀人以泄心头之恨,介不是不可能啊!

    还有!掌门……不会知道了她将何天南藏匿在神风堂的事了吧!

    玉乔只觉得双腿不住的打颤,要不是后还跟着两个前来押运的门神,真的想逃之夭夭了啊!

    后背不住的冒冷汗,薄薄的衣衫贴在背上,玉乔的呼吸已经紊乱了。

    猛然间抬首,已经到了地方,看着面前两扇薄薄的大门缓缓开启,玉乔只觉得地狱之门打开了!

    大门在后重重的合上,看见屋内前侧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三魂六魄跑位的玉乔已经顾不得许多,猛地扑到那影上方,跪倒在地,扯着脖子哀嚎道:“师傅啊!徒儿错了啊!徒儿再也不错了!

    徒儿不是有心的,是他我的啊!徒儿也不是故意的,是她害我的啊!还有那个倒贴的……”

    “你跪在太祖师爷的雕像前干甚么?”苍老的声音自右侧传来。

    玉乔转首,只见右侧十步处,榻上侧卧着一个须髯皆白的老者,手持书卷,也不看她,正是掌门青松是也。

    只见青松裤脚微卷,双脚浸泡于盆中,显然正在……洗脚……?

    读书泡脚,掌门人还有如此闲逸致应该不是准备惩治派内的熊孩子……

    规矩的走上前去,礼毕后玉乔小心的开口问道:“不知今掌门传唤属下所因何事?”

    对面之人双目仍流连于手中书卷之上,恍若未闻,玉乔心中惴惴:“掌门,你找我干啥?”

    恋恋不舍的将目光自书卷之上移开,青松缓缓抬头看向前站着的女子,和蔼的声音响起:“你上带的蛊毒,好点了吗?”

    擦了一把冷汗,玉乔勉强笑道:“还……还好吧。”

    然而掌门的目光却落在了玉乔抬起的右手腕上,慈眉善目的老人带着探寻的意味:“可以给我看看你手腕上的东西吗?”

    眼见掌门人端详了那串珠子快有一炷香的时间了,玉乔也越来越不安:“师傅,你见过这珠子?”

    只见对面之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坚定:“我不会认错,它就是沉水清珠。只是……”青松抬头:“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将来龙去脉讲述完毕,只见青松双眼始终微闭,偶尔点了点头,看来对她的叙述效果很满意。

    玉乔小心的问道:“师傅,这珠子是弟子意外所得,可有不妥?”

    只见对面之人始终闭眼,半晌无语,只有垂下的脑袋偶尔点一点。

    “师傅!”玉乔咆哮,师傅终于转醒……

    轻快笑了两声,青松甩了一甩袖袍:“你说的那只小白耗子,可是它?”

    随即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色小鼠自青松袖袍中钻出,顺着掌门的右臂稳稳的坐在青松的右手之上,乌黑的圆圆小眼带着好奇正与玉乔对视!

    “就是它!”玉乔答得斩钉截铁,恐怕天下找不出第二只通体雪白脑门正中还带一撮红毛的耗子。

    紧接着角落里传来一声猫叫,一只乌黑的小猫从花瓶之后现

    这时,惊奇的事发生了!

    小白鼠三蹦两跳的直奔猫而去,猫儿叼鼠,两只迤逦而行,成双成对扬长而去。

    见青松不惊不语不拦,玉乔终于忍不住:“那个……师傅,那好像咱们派萌宠……小白……没有危险吧……?”

    只见青松笑着摇了摇头,目光重新落在手中沉水珠之上,眸中深远:“这串珠子是为师带来的,原本属于另一个人,可是,我与他无缘……”

    叹了一口气,青松轻轻的摇了摇头:“既然因缘际会,你得了它,就交给你吧。”说着沉水珠自青松手中递来。

    “不过为师今要给你的,不止是这一串珠子。还有……”青松缓缓抬头,直视玉乔的双眼:“琉璃尊石。”

    乍闻这四个字,玉乔心中一惊,实属做贼心虚本能反应。

    可是……琉璃石不是被眀烛偷了吗?青松要拿什么给?

    重要的是,为什么要给?

    对面老人面色依旧和蔼:“想必你也知道,你上的蛊毒需要五块琉璃尊石投于千机鼎之内化丹解毒,少一块都不行。否则,一年之内,你命必陨。”

    对视上玉乔的双眼,青松眸中带着长辈的慈:“所以为师也就不再敝帚自珍,就算上天弄人,你英年早逝,为师也不希望是差在天蚕派这块琉璃石上。”

    还未来得及为自己多舛的命途悲伤,玉乔的眼皮就开始猛抽,多么善良的老人……

    可是……天蚕派的琉璃尊石就藏在晨风堂的枕头下面,青松要拿什么给她?

    将书卷撂到一边,青松慢慢抬首:“真正的琉璃石没有夺目的光亮与色泽,与普通石头无异,所以,前些子圣丢失的那块,是假的。”

    随即青松弯,右手垂下,在榻下的盛满水的铜盆之内游走:“这块,才是真的。”

    只见一块墨绿色的石头,坑坑洼洼难看的可怜,自青松的……洗脚盆内被捞出。

    一把塞进了玉乔的手中,青松如释重负:“好好保管,希望有一天,你能得到那四块,一起化丹解毒。可惜……”

    玉乔只觉得胃里又开始翻涌了,仍然挣扎的开口:“可惜什么?”

    “可惜为师需要重新弄一块搓脚石。”

    “师傅受累,徒儿有愧……”玉乔深深跪倒在青松脚下,隐去了脸上的一片纵横的老泪。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