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好一朵霸王花

    裴媛的声音愈发尖厉:“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一晚他去了你神风堂那狐狸窝!

    你掏空了他!毁了他!你也毁了我!”抬起握着软鞭的手,裴媛紧紧按住了口。

    在雨夜中显得愈发狰狞,裴媛一步一步的靠近,脸上浮现的是痛不生的表:“每每他从我上颓唐的瘫下去的时候,你知道我的感受吗!你知道吗!

    他现在上了看着我和别的男人**!”顿了一顿,裴媛紧紧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裴媛眼角划过:“虽然这没什么……”

    “可是!属于城儿的那份福,被你!被你这个人给剥夺了!”

    说着,一双玉手猛地抬起,刷的指向玉乔。

    近在咫尺,由于太过迅猛,险些戳瞎了玉乔的眼睛。

    裴媛一字一字泣血的喊道:“而你现在,还恬不知耻的去找你的哥哥!看看你那张脸,庸俗粗鄙!你凭什么有资格得到何天南的垂青!

    那可是残月宫的何天南!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天蚕派的第一美人!”

    现在玉乔连反驳都张不开嘴了,她不明白让裴媛如此歇斯底里的究竟是因为哪个男人……

    一个大步迈向前,裴媛一把扔了手中的纸伞,直视着玉乔的双眼,腾出的右手猛戳着自己的心口:“我告诉你,美丽如斯,骄傲如斯,都是我裴媛!

    也只有我裴媛!才配享有这武林最勇猛的男子!你这个下货,只配在泥泞里爬行,永不翻……!”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裴媛的右手已经高高扬起,直瞄玉乔右颊,蓄满了掌风,只待狠狠的落下!

    在距离玉乔右颊一寸处的时候,玉乔抬手紧紧抓住了裴媛的左手腕,裴媛挣脱不得,恨恨的看着对面。

    刚刚鞭子抽过的右颊火辣辣的疼,玉乔抬眸,对视上她的双眼:“今天再让你在抽一掌我跟你姓!”

    攥住裴媛的手没有松开,面色沉的玉乔忽而扬唇,莞尔一笑:“何天南就是宠我惯我,喜欢我,我,怎么样?”

    抿了抿嘴唇,玉乔看向对面牙咬得咯噔咯噔响的女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裴媛回答,玉乔扬首,居高临下的看着裴媛:“因为我活儿好啊!”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玉乔笑道:“我能让何天南一次就忘不了,每天都想要,你能吗?

    就算你能,你能爬上他的吗?”

    “魔宫四**王怎么样?比你逊色多少?可是也只能互相抓花个脸下个药,她们的主子还不是妥妥的爬到我的边?

    所以有些时候,女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蜡烛一吹,灯一息,谁能看出你是江湖第几美人?

    男人嘛~不就那么回事,你把他伺候舒服了,他就能把你捧得高高的!”

    雨水浇的裴媛睁不开眼睛,但是微微一线中还可以看见里面闪烁着愤怒的火苗,脸色依旧狰狞。

    玉乔颌手,神始终愉悦:“本堂主今天免费给你补一课,上叫的声大点,姿势换的勤快点!

    回去找个男人练练,合格了,再去问何天南能不能要你!”

    “我还有事,先走了。”一把甩开手中握着的雪腕,内力一催,裴媛立刻跌倒在地。

    玉乔头也不回的转走。 -----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只闻后传来女子狂傲的笑声,在滂沱的大雨中久久回响。

    地上跌倒的裴媛声音好似来自底层最幽暗的地狱:“谁说何天南没有要过我?”

    玉乔顿足,猛地转首,只见裴媛踉跄的起,直直的站起,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用着急去就救你的如意郎君,他没事。”

    俏的鹅黄色轻纱在雨水的浸泡下,将裴媛的女子曲线包裹的玲珑媚态。

    这是任何男人看到都要血脉贲张的一幕。

    裴媛一步步的靠近,围着木然的玉乔转了一圈后,贴近了玉乔的耳边,扬起尖尖的下巴,吐出的话语的唇在耳边吹着冷风:“你不会真的以为那天蚕派那三个熊货会抓到圆月公子吧?!

    你也不想想,何天南是什么人,他要去的地方、要取的东西、要见的人,还没有能拒、绝、他!”

    怔怔的看向远处被雨水打歪的野草,玉乔面无表,上下唇动:“你收买了屠生。”

    “没错!我不是告诉过你,城儿现在愿意看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而且必须要是龙精虎猛的男子!于是就要借你副堂主一用喽~

    你也说过,男人嘛,不就那么回事吗?喂饱了之后,他就什么都说了,包括你神风堂里,藏了深海龙吐珠。”

    “他现在在哪?”玉乔转首,看向右侧黄衣俏,眼角眉梢尽是风的女子。

    “刚刚他不是把你引出来了吗?现在,应该在神风堂里等你的死讯吧!哈哈——”裴媛的笑声在漫长的雨夜里,传的格外凄厉而绵长。

    见面前女子不语,慵懒的完结最后一声轻笑,裴媛缓缓的开了口:“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也知道他在哪,不过,你其实早就猜到了,是不是呢?”

    一双秀足终于落到玉乔面前,妩媚妖冶的面庞紧紧的凑向面前的女子,裴媛挑眉:“迷路的男子,按照布置好路线,闯进了我的闺房!

    他还真是好啊,样貌人品家世没得挑,连那方面也那么棒……”

    双手猛地一阵酥麻,一个大意间,玉乔的双腕已经被裴媛利爪紧紧缚住,对面女子媚态尽显:“等我杀了你,再去解决慕容筱筱!去他娘的什么婚约!

    好东西,自然全都应该归我裴媛所有!”

    挣脱不得,玉乔看向对面女子冷道:“那裘连城呢?”

    璀璨一笑,裴媛挑眉:“城儿自然也是我的,虽然他现在不行了,但是我说过,我裴媛当得起一切最好的!”

    缓缓低头,裴媛看着玉乔,依旧不依不饶:“何天南长的那么俊,到浓时对我还是那么疼惜、温柔……”

    言罢,裴媛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似是沉醉在某场唯美的记忆中:“那是我最舒服的一次……”

    “他也那么对过你吗?还是许诺过你一生一世一……不,一双人?”裴媛睁眼,紧紧盯着对面的女子,语气嗔的令人酥麻:“他伏在我上时候,眼底要多迷离就有多迷离,他说他我,要我,还非得永远的陪着我~”

    “不要再说了!”女子的嘶喊声打断了对面莺啼燕婉的叙述,只见玉乔的脸上已经布满泪水,浑不住的颤抖,连五官也变得狰狞:“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求你……”说完慢慢的跪了下去。

    带着胜利者的得意,裴媛缓缓的松开了缚着玉乔双腕的右手。

    侧过去,裴媛睥睨的看着脚下跪着的女子,带着无尽的得意:“尽的哭吧,这是你,一个感上的失败者,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哭泣!”

    脚下女子双手抱着额头,嚎啕声愈发撕心裂肺,声音也几近嘶哑:“何天南-----你负我良……”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玉乔暴起,一把抽走裴媛手中的腾蛇软鞭!一只脚猛地踹向裴媛的腰间!淑女剑立刻飞出了三丈远,一个利落的腾起,在半空中翻转。

    手臂伸直,玉乔向前一跃,一把握住了剑!在空中虚踏了七步,玉乔越过裴媛头顶,稳稳的落在了地面。

    转首看向后含恨的女子,只见后的裴媛咬碎了一口银牙:“人你我……”

    凉风起茜红色的最后一片衣角,玉乔转扬首,响亮的声音回在细密的雨中:“三八,意是病,得治!”

    话还没落,右手软鞭已经出手,对着裴媛抽了下去!

    柔韧的软鞭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带着裹挟之势,狠狠的落下!

    手无寸铁的裴媛倾闪,玉乔早已料到,反手一,软鞭缠住了裴媛的细腰,再次甩开鞭子。

    裴媛在空中翻了几番,终于,跌落在了泥泞的地上!

    吐出了一口嘴里的泥,裴媛仰头看着面前的女子,面带不甘的说道:“你们还真是比金坚!”

    面前立着的女子轻笑,玉乔颌首:“当然了,本堂主怎么会怀疑枕边人呢?

    我还要告诉你,就算你们真有什么,我也不在乎。

    男人嘛,完了总是要回家的,我还得感谢裴姑娘你全——心的投入呢。是不是啊,赔姑娘?”

    以正室之尊托大半晌,爽完了,玉乔咯咯的笑了两声。

    只见裴媛的表越来越狰狞,魅惑的五官已经扭曲,在暗黑的雨夜中就像一只青面獠牙的妖怪一样,挣扎着扑上来,高声嘶喊道:“我跟你拼了——”

    玉乔已经做好迎战之势,猛地一抬手腕,手臂却泛起一阵酥麻,只觉得似有万虫噬咬。

    沿着手臂一点点蔓延至口,接下来五脏六腑灼的像是被丢进了一个炙烤的火炉!

    头皮一阵猛跳,浑上下俱是钻心的疼痛,玉乔的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一个措手,腾蛇软鞭和淑女宝剑齐齐砸在了地上!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砸了下来,终于,不堪重负的玉乔直直的跪了下去,大口大口的抽着凉气,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

    一丝可怕的念头闪过玉乔的脑中:蛊毒发作了!

    见玉乔此状,裴媛着实吃惊不小,不过很快适应了角色调换这种状态。

    拾起地上的淑女剑,裴媛低头看着地上浑发抖的女子,唰——的一声,宝剑已经出鞘,裴媛唇角上扬,语调升高:“今是天要亡你,到此为止罢——!”

    说罢,宝剑已经冲着玉乔□的脖颈直直的戳下!

    雪白的剑锋闪的玉乔睁不开眼睛,但是全噬咬般的疼痛已经无力还击,如案板上的鱼只等待锋利的剑戳破血的一刻。

    玉乔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潦草女配的人生,就要匆忙终结了。

    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夹杂着起袖袍的声音,耳边铁器与玉相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随即宝剑掉落,再睁开眼睛时,玉乔跌进了一个干爽而又温暖的怀抱。

    淡雅的香气笼罩住了全,男子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玉乔,我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