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初吻什么的

    一番咆哮落下,门外久久不再有任何声音。

    屋内烛火通亮,映照出外面人影单薄的落落寡欢,孤单的少年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裘连城回头看了一眼上的女子,眼中意味深长。

    门外人影犹在,过了一会,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我把枕头放在这里好不好,人家缝好之前有洗香香哦,不信你睡觉时可以抱抱看,把它当我,我也不介意哦。”

    说完门外的影子弯下来,动作轻柔的将东西放在地下,只是简单的一个枕头,在他的眼中,放佛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珍宝。

    随即影子缓缓起,转过来面向屋内,右手慢慢抬起,门板之上显现出一只手掌的影子,是眀烛。

    眀烛的手按在门板上,仿佛想透过门板触及到它屋内的主人,慢慢的仰起头,下巴与脖子形成精致的弧度投在门板上。

    轻柔的声音带着宠溺:“那我先走了哦,玉乔,你要是睡不好就去我那里,我每晚都有给你留门的。”

    谢谢留门……玉乔紧紧闭上眼睛,她是真的学会感恩了……

    门外的影子转,一步一步的迈下台阶,眀烛的影渐渐远去,终于消失不见,玉乔只觉得眼眶有些发湿,他走了。

    .魔依旧盘踞在边,立于地上正中的裘连城缓缓转,看向玉乔,狭长的眼眸紧紧盯着上的女子,半晌忽然挤出一抹冷笑,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样,仔细的打量着玉乔:“从前我真是小瞧你了,你竟然能攀上了这么一个高枝儿。”

    将手中的宝剑扔到一边,当啷的一声巨响震的玉乔心头一跳,裘连城慢慢靠近,看着他上精壮的肌骨骼,玉乔哆嗦的只觉得牙齿都打颤了。

    逆着烛火的光亮,裘连城面色一片郁,看着上的女子:“我说最近你怎么变得和以前不大一样,原来是裘家堡和天蚕派的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是吗?”裘连城又重新在边坐下。

    “我……我不明白你……你的意思。”看着边面色狰狞的男子,玉乔觉得地狱罗刹不过也就如此。

    一只手狠狠地捏上了玉乔的下巴,没有一丝怜惜,强烈的挤压感,玉乔只觉得下巴都要碎了。

    裘连城语调透着狠戾,一字一字的落下:“他很得意你啊,能让他为你伏低做小,鞠躬尽瘁,你本事通天啊,只是,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恩?”带着玩味,裘连城慢慢的靠近,呼吸近在咫尺,一股男子阳刚的气息笼罩住玉乔。

    紧紧地屏住呼吸,玉乔的大脑一片空白:“大概是缘定三生吧……”

    说完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两个巴掌。

    裘连城却恍若未闻,握住玉乔的下巴继续用力,另一只手已经探入了衣衫的深处,狠狠地揉捏了一把:“除了你上的活儿好,我想不出来别的理由。”

    喂!这话她就不听了,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和裴媛一样吗!

    人家是真心相的好不好!

    等等……

    真心什么……?

    还没来得及细想,前又被裘连城狠狠的捏了一把,钻心的疼痛,玉乔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冷的面色凝聚着不善和敌意,裘连城拖长着的音调:“你在他的上叫的也这么浪吗?”说完裘连城右手下移,一把摸出玉乔腰间的腾蛇软鞭:“一直以为你还是个处儿,没想到你也是给别人穿过的破鞋。”

    将玉乔的双臂搬起,在头合拢:“如果是别人上了你,本少主一定会很不开心,不过既然是他……”结结实实的将两手手腕紧紧缠住绑在头,鞭绳一紧,打了死结。

    裘连城露出了变态的笑容:“本少主竟然有幸能和圆月公子结下同靴之谊。”

    放佛在平静的海面投进了一枚炸雷,撒耍赖不着调的眀烛竟然是……江湖第一公子,何天南?!

    由于这个消息太过震撼,太过生猛,玉乔甚至忘记了挣扎:“你……你确定?”

    双手并用,各向两边一扯,上女子的襟前已经大敞四开,裘连城紧紧地盯着方才的成果,狭长的眼眸流动着异样的光泽,字字铿锵的说道:“我当然确定,不过我不会让你白白享受的,因为今夜过后,你要告诉我,我和何天南,谁更强,谁让你更爽!”

    ……人类的语言已经匮乏到无法来形容裘连城了,现实永远比原文要残酷。

    眀烛那一趟还不如不来,除了激起裘连城的.和他这种脱离现实的攀比心理,没有任何意义!

    估计事后发现明玉乔根本无法给他答案,裘连城八成还会恼羞成怒!

    玩味的打量着玉乔前绣着莲花落瓣图案的纯白色肚兜,裘连城起,双手移至自己的腰间系着的单,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神

    裹着裘连城下半单上,打着的结已经解开了一半,玉乔万念俱灰,脸上浮现的表,是死一般的绝望。

    这时,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两扇门板直的倒下,向屋内砸来,嘣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地面浮起一层层白烟,门口的人影撂下了右腿,被笼罩的看不清楚表,待白烟散去,人影终于清晰,青衣风流衬得影笔,玉冠束发凸显公子磊落,正是眀烛!

    场面太过震撼,玉乔只觉得一颗心在腔里突突直跳,连呼吸都停住了。

    门外男子乌黑的发丝迎着夜风起,屋内的烛火只能照亮明烛的右侧半边脸,黑暗之中的眀烛望向前的裘连城。

    不同与往的澄澈纯真,这一次眀烛的脸上没有半分笑意,黑夜将他的棱角衬得愈发分明。

    扬起下颚,看了一眼边半的裘连城,眀烛清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系上你的单,还有,放开我的玉乔。”

    已经快要解开的结复而又系上,裘连城慢慢转,与门外的男子对视,目光沉不善,随即嘴角绽开了一抹冷笑:“怎么样?这张看样子够大,圆月公子要一起来玩吗?”

    “不尊重我夫人,你,不可原谅!”最后四个字刚落,眀烛脚尖离地,一个闪之间已经近裘连城前,长柄玉如意出手,招招直戳裘连城要害之处。

    眀烛出手利落招数极快,但是裘连城武功招式亦不可小觑。

    二人伸手伶俐,动作敏捷,在不大的屋内激烈厮杀,屋内的珠瓷玉器噼里啪啦散落了一地,又是腾起一阵白烟,呛得玉乔不住的咳嗽。

    圆圆的瓷杯自远处飘移而来,稳稳的立在了边的褥子之上,边凭空多了一盏茶杯,远处厮杀正浓的影隔空喊道:“先润润嗓子,为夫片刻就来!”

    ……润个鸡腿啊,如果不是被点,玉乔的手此时一定是要扶额的。

    裘连城的剑一下一下落在眀烛的玉如意之上,铁器削砍的声音震得玉乔耳膜生疼,只见那柄纯白色玉如意上,竟没有一点伤痕!

    玉乔大呼神奇,只见眀烛闪动的影慢慢靠近,冷不防一下,幔被扯下,左手抵挡着裘连城的攻击,眀烛的右手扯住幔,轻轻的覆盖在玉乔的上。

    四目相对,玉乔透过眀烛的瞳仁看到自己被幔严严实实的包裹,瞳孔中的人影越来越来大,眀烛倾靠的越来越近。

    终于落在脸边一寸之处,呼吸近在咫尺。

    玉乔紧紧闭上了眼睛,只觉得额头一,是眀烛烙下了一吻。

    裘连城双手轮剑仍不敌眀烛独臂挥动玉柄,而闲暇时间这货还有心思搞这种风花雪月的小资调。

    “你们这对狗男女,究竟在干什么!”往波澜不惊的裘少主此时已经恼羞成怒,暴起之后,大喝了一句,便持了宝剑不要命的劈砍过来!

    恋恋不舍的收回最后一抹深的凝视,眀烛转迎战。

    大概是眀烛决定速战速决,几下利落的劈砍,咚——的一声,裘连城直的倒在了地上。

    武功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玉乔忽然理解裘连城的嫉妒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那一,他究竟怎么暗算到眀烛的?------------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快帮我把道解开。”玉乔对着眀烛大喊一声。

    缓缓挪到前,眀烛踟蹰的不肯再迈步,低着头犹豫的看向上的玉乔,抿了抿嘴唇,柔声道:“玉乔,你确定吗?”

    “当然,快解开!”玉乔完全不理解眀烛何出此言。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眀烛慢慢的向前移过来,手已经点上了玉乔的道,只要他稍稍一用力,玉乔就能冲开被点的束缚了,等待着全被解放的那一刻。

    忽然,玉乔的唇畔一,温暖和湿润的唇瓣带着滑腻的触感,印在了玉乔的嘴唇上,正是眀烛!

    玉乔错愕的睁大着双眼,只见眀烛扇子一样的睫毛覆盖在眼底雪白的那片皮肤上,云眉舒缓开来,翘精致的鼻尖摩擦着玉乔脸上的皮肤。

    即使闭眼,亦能看出神专注而认真,放佛在做着一件十分严肃而又神圣的事

    几次三番想要说话,都被唇上的东西给堵了回去。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眀烛缓缓睁眼,两片薄唇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玉乔的嘴唇。

    看着玉乔通红的嘴唇,眀烛垂下了长睫,复而很快的又睁眼,带着一丝羞捻:“感觉好好,好开心哦。”

    ……!

    “给我解!”玉乔的咆哮声震彻晨风堂。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