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屋内在干什么

    玉乔只觉得腿都软了,大黑天的来探望,非即盗啊!

    裘家堡以培养武林俊杰出名,虽然没有金家堡财力雄厚,但是也算得上是富甲一方了,玉乔觉得后者的可能不大。

    只觉得要哭出来了,玉乔下意识的转想跑,可是绝非长久之计,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吗?

    赌裘连城只是单纯的来饭后消食,玉乔按住了哆哆嗦嗦的双腿,一步一步的挪向晨风堂。

    进了大门只觉的向来温暖的神风堂气森森,穿过回廊,再往里就看到了晨风堂房门紧闭,从外面看上去,看着房内小黄色的火光暖意融融,玉乔没来由的想起请君入瓮这四个字。

    由近及前,玉乔却听见屋内传来女子喘的声音:“不要呀~不要碰那里~少主,好讨厌~”

    随即男子的声音很快的响起,冰冷不带一丝感:“讨厌吗?恩?那你怎么还叫的这么浪?”是裘连城。

    然后又是一连窜的女子剧烈的喘息和呻.吟,玉乔只觉得血液都要凝固了,来串门的裘连城就和别人在她的卧房里……欢.好了?

    理智终究没能压下那一颗天生八卦的心,靠近窗前,右手塞进嘴里沾湿,在窗纸上掏了个小洞。

    屋内的景色几乎闪瞎玉乔的双眼,不着寸缕的裘连城横躺在她的芙蓉锦被上,而坐在他上一丝.不挂的女子是……绣枝?

    容颜添上几分俏丽的绣枝一脸.色,在裘连城上颠簸。

    前的雪白还在上下的耸动,裘连城握住采荷的腰肢,二人表十分**,显然正在共赴巫山。

    禽兽啊……禽兽。

    原著里裘连城就是打着龙精虎猛的旗号,在这篇文里堪称作者笔下第一名角,戏一般都少不了他。

    玉乔粗粗算了一下,被裘连城玩弄过的女子不下百人,女主,女配,丫鬟,仆役,扫地大妈,没错,你没有看错。

    双.飞、群.飞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上女子从十五岁到五十岁不等。

    而每清晨,裘连城在一群赤.的女子中起之后,常常走到窗前揽紧衣衫,无不惆怅的惋惜道:“知我心者,喂我香,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终于,在他二十三岁那一年,他遇到了他生命中的逃不过的劫数,女主裴媛。

    裴媛妄图改变裘连城一贯滥种马的作风,想令其独宠一人。

    她也确实做到了,随后……她腻歪了。

    于是二人的上就添了一小部分男……

    所谓真,就是要能玩到一起去啊!

    那时年少,看文的时候,觉得大丈夫当如此,现在……

    玉乔觉得十八层地狱就是为裘连城这种人准备的!

    既然裘连城还在忙碌,女配什么的就可以体贴退场了,蹑手蹑脚的想要转离开,只听见嗖——的一声,空气好似中划过什么细小的东西。

    紧接着全一阵酥麻,腿竟然迈步出去了,手臂脖颈像被铸了铁一样,完全僵硬了,只能维持着听墙角这个姿势,她动不了了!

    头部微侧僵在窗前,透过圆圆的小洞,只见上兴致盎然的裘连城一个猛地翻,将绣枝压在了底下。

    紧接着,双手在她前的一对圆团上揉捏出各种形状,兴起之时还埋头啜饮几番。

    绣枝的叫声愈发嘹亮,一个音调转了三回,终于被“看起来”痛不生的绣枝完整的被叫了出来。

    那个表……玉乔都有想进去行侠仗义把她救下的冲动,这个想法刚刚冒头,只听见绣枝掐着浪的声音紧接着喊了一嗓子:“不!不要停下——”

    玉乔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想多了,还是好好担心自己吧。

    尽兴过后,裘猛男一个侧,就躺到了上一旁的空位上,对着尚在喘的绣枝冷道:“你下去吧,我还有事。”

    窗外的玉乔脑中一个闷雷炸响:还有事?还有什么事?!

    绣枝右手抚摸上裘连城壮硕的膛,女子啼的声音响起:“少主,让人家再躺一会嘛~方才少主好……”

    “滚!”话还没说完,一声男子的咆哮声从屋内传来。

    紧接着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绣枝捂着脸从门内踉跄的走了出来,哭着跑远了。

    如果事后抚什么的是奢求,那裘连城连钱都不给,还把人骂跑了,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透过小小的圆洞,上的画面完整的呈现在玉乔眼前,只见裘连城光着子下地,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接着随手扯过上的被单系在腰间,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

    玉乔庆幸终于不用在强制观看成人电影了,还未来得及舒了一口气,只听见冷的声音自旁响起:“看够了吗?”

    魔音入耳,玉乔的汗毛一根一根的立了起来,赔笑道:“看……看够了。”

    “那接下来轮到你了。”下系着单的裘连城一步一步的靠近。

    “轮……轮到我了?”玉乔的话已经说不利索了。

    “对,你一直不盼着这一天吗?从前你哭着喊着求着我要你,就今天吧。”裘连城勉为其难的说道。

    “我怕你体吃不消……”玉乔无力的挣扎着。

    “刚刚那只是小菜一碟。”话音刚落,裘连城已经弯下腰来,将玉乔抗在肩上。

    肩上女子的脸紧紧贴着裘连城上的单,大头朝下的被抗进了晨风堂,血液逆流,脸已经涨得通红。

    看着那一扇门缓缓的合上,玉乔只觉得无限的惶恐,随即是死一般的绝望,那么多挣扎和努力,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掉!

    狠狠地被摔倒上,玉乔一阵头晕眼花,随即立刻的想了起来,很脏啊……

    接着裘连城在边缓缓的坐下,被单被系在腰间,盖住了腿部以下,但是前结实精壮的肌却露了出来,泛着麦色。

    也不着急进入正戏,看着上想尽力冲破道的玉乔,裘连城很是享受。

    “没关系。”边端坐的裘少主带着一丝.靡微笑开了口。

    这句话刚落,上的人停止了挣扎,这么突兀的道歉从何而来啊?玉乔不解。

    随即裘连城的手在玉乔雪白的脸蛋上掐了一把:“不用急着主动迎合我,最近我都喜欢用强的。”

    ……玉乔觉得她从前真是错怪明烛了,比起曲解人意,裘连城更胜一筹啊!

    对了……眀烛呢?

    别磨针了,带着你的那些深缱绻非卿不娶,快来啊!

    再晚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一只手隔着外衣,沿着玉乔玲珑的曲线蜿蜒向下,裘连城玩味的看着上的女子:“想不到,当年那个病病怏怏的小骨头棒子,现在已经发育的这么好了。”

    “那个,连城哥哥……你有没有考虑过绣枝的感受?”玉乔赶紧转移裘连城注意力。

    “绣枝是谁?“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诧异,裘连城的右手继续在玉乔上游动。

    “就刚才跑出去那个。”玉乔挣扎着向里挪去,想避开游走的咸猪手。

    “能做我的女人是她的荣幸。”裘连城不不屑的嗤笑一声。

    “那……那裴媛姐姐呢?”能拖延一分是一分。---------本文于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边的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暧昧的表:“她,自然和别人不一样。”

    说完,裘连城子向前倾来,一只手已经开始扒向玉乔的衣领,.魔迫不及待了!

    玉乔紧紧闭上眼睛,将满天神佛求了个遍,赶紧来一道天雷劈死这个禽兽吧!

    只觉得襟前一阵冰凉,一只手已经摸上了玉乔的锁骨。

    玉乔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脖颈之间覆盖上的那只手像是来自地狱一样,被裘连城碰过的地方寒毛一根一根的立了起来。

    玉乔心里,蔓延着死一般的绝望。

    只听这时,敲门声响起。

    门外人隔着房门问话,温柔的声音如天籁一般响起:“玉乔,你在吗?我的衣服缝好了哦,给你看看好吗?”

    是眀烛!

    心头一暖,玉乔下意识的想要高声求救,可是随即脑中画面嗖嗖闪过眼前:初见时,眀烛那一脏兮兮的衣袍,月圆之夜的参天古木上青衣男子略带惆怅的语调,被暗算后的男子神志不清,直觉告诉玉乔,眀烛的受袭与失忆和裘连城脱不了关系!

    不清楚究竟二人谁的武功更胜一筹,但是显然屋内裘连城是有所准备,想到这,已经到嗓子眼里的话又被生生咽了下去。

    听到了方才的那一番话,前之人停下了游走的右手,裘连城蹙眉,下意识的开了口:“是他?”

    门外声音再次响起:“玉乔,我知道你在,开开门好吗?我还缝了一个荞麦的枕头,拿来给你晚上枕,我会补衣服了哦,你的衣服袜子内衣我都可以帮你补的。还有……”眀烛的声音温柔带着宠溺,又添了一丝忸怩:“今晚,我可以给你暖吗?”

    裘连城已经唤起全的戒备慢慢起了,面上的表也重新变得冷,取了边立着的宝剑,一步步的像房门靠近。

    玉乔猜得没错,两个人只见果然有仇恨,而此时裘连城已经蓄势待发,隔着薄薄的门板一剑就能取下对面之人命,而眀烛却还毫无防备,灌注裘连城深厚内力的宝剑若顺着门板穿过,眀烛必死无疑!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住了一样,玉乔面色愀然忧戚,不等再做思虑,运足了内力大喊了出来:“带着你的东西滚!我不想见到你!滚远点!”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