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出关后的噩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秋灵逸看着那眼前漂浮着的灵法演绎空间,那淡紫色的光团在他的面前安静地悬浮着,宛如毒擎天生命尽头的唯一结晶,秋灵逸默默地把眼前的紫色光团收了起来,眼角却是在此时渐渐地湿润了。

    一颗闪烁着紫色光芒的六芒星也是从毒擎天的将要消散的体内飘了出来,缓缓地融进了秋灵逸的眉间。

    此时的毒擎天已经是走到了极限了,他体上的紫雾已经变得越来越淡,他的形态也已经是渐渐模糊,只是他看着眼前落泪的秋灵逸,心中却已经是没有丝毫的遗憾了,毕竟,他的成就,已经是传承了下去,他的第四个徒弟,跟他一样,怀厄毒极体,学成苍穹吞灵法,他的第四个徒弟,依然对他满怀感激,用泪水送他最后一程。

    看着那渐渐消散的毒擎天,秋灵逸没有说话,“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额头不断地与地面触碰,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他与毒擎天虽然只有一个多月的师徒缘,但是毒擎天对他所做的一切他却是心知肚明的,毒擎天把自己一生最高成就的东西全部都传授给了他,为他铺平以后的路,若是没有毒擎天,或许有一天他会被厄毒极体爆发而死都不自知,毒擎天对他根本就没有多深的了解,却把一切都托付给了自己,这份信任,也让秋灵逸从心底感激和感动。

    毒擎天没有强求他为其报仇,却依旧从头到尾地为自己考虑,只因为自己是他的徒弟,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毒擎天在密室被别人偷袭依然没有怀疑自己的徒弟,这份无私的恩师,此时在秋灵逸的心里已经深深地扎根了。

    “师傅,你放心,徒弟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秋灵逸看着那带着欣慰的微笑渐渐消失的毒擎天,擦了擦自己满脸的泪水,咬着牙说道。

    此时的他,面对着毒擎天为他所做的一切,面对着毒擎天对其的无私,秋灵逸心里已经决定了,无论毒擎天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对自己的无私是真切的,他既然是被偷袭而死的,那么,为他的徒弟,他有责任去为其报仇雪恨。

    这,便是此时秋灵逸心中所想,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在自己心里沉甸甸的责任,也是他第一次隐隐地感觉到有些事,仿佛不是善与恶,是与非可以分辨的。

    额头的血顺着秋灵逸的脸颊流下,他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伸手擦刚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和血水,转头向着洞口走去,他要去看看自己心中一直担忧的哥哥,也要去道别,他要离开紫竹镇,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肩上的责任。

    这是座庞大的宫,宫之上,紫雾弥漫,环绕着那宫顶端的雕像,让得这宫显得格外诡异,那宫的前方,站着两排守护着宫的人,那些人的上,都统一穿着紫袍,一动不动,仿若雕塑一般,但其上的气息,却是丝毫不弱,紫袍之上,有着一个毒爪,但那毒爪却是极为奇异,因为只有一个刀片。

    那宫的正方上面挂着一个牌匾,那牌匾不知是由什么金属铸成,隐隐散发着耀眼的紫芒,那牌匾之上,飞龙无缝地写着两个字:毒门。

    单看这两个字,要是心志不坚者便已经是无法自持了,那宫之中,众多小宫林立,在左边的一个名为轩毒之内,此时盘膝坐着一个老者,那老者双眼紧闭,上没有丝毫的气息散发,犹如死去一般。

    大之中,除了老者之外,两旁也是站着四人,四人皆穿紫袍,但有一男一女较为年轻,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龄,脸上都是隔着面罩,袍子上的毒爪是三个刀片,另外两个则皆是中年男子,一个瘦弱如猴,一个却是肥胖如猪,上的毒爪皆是五个刀片。

    此时大之中的一切犹如静止了一般,只有那年轻的一男一女微弱的呼吸之声。

    而就在这时,那盘膝坐着的老者此时突然睁开了双眼,波澜不惊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似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浮动,嘴角不地说:“有消息了。”

    那大中的一男一女看着那老者的反应,顿时脸上露出困惑之色,这老者在毒门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向来沉稳,眼下这浮现于脸庞的激动更是前所未见,难不成出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那老者猛地从座上站起,激动的神色依然没有退却,“门主消失了一百多年,现在终于有消息了!”

    座下的几人听得这些话语,顿时也是喜露于表,皆是拱手道:“主,门主现在在那,我们前去迎接,从此之后,只有门主到来,才能制服那“天毒”。”

    那老者此时的脸色却是渐渐地沉了下来,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门主已经不在了。”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

    “不过,门主的衣钵已经有人传承了,我相信门主的眼光,只要找到这个传承者,必定可以重整我毒门。”那老者话语一转,向着那一瘦一胖的中年男子命令道:“毒鹰,毒猪,你们两个率领几人,悄悄地潜出毒域,寻找门主的传承者,另外与紫峰山的毒门分部取得联系。”

    “是!”那两人应道,便皆是退下。

    “源清,静然,你们两个设法联系门主的大徒弟和二徒弟,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那老者对着那两个年轻男女说道。

    “是!”那两个年轻男女应道,也是退下。

    “我毒门终于有机会重整了,天毒门,我看你们的谋还能猖狂多久!”那老者眼中露出精光,接着便是继续盘膝坐下,大再次陷入的安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秋灵逸离开了山洞,便是一路小跑,向着那秘道走近,一路之上灵兽众多,但此时却是没有一只敢接近他,除了秋灵逸眉间隐隐闪烁的星芒之外,就连秋灵逸本透露出那股若隐若现的气息,都让哪些灵兽从灵魂深处都感到恐惧。

    秋灵逸在山林里走了一会儿,离那紫峰山的外围越走越近了,但却是没有发现那充满的蠕动物质的黑色屏障,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一丝不好之感。

    他加快了速度,向着那紫峰山外围走去,双眼四处张望,却是没有见到那记忆之中的屏障,他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哥哥已经出了秘道,否则那紫峰山内的毒素他根本就无法抵抗。

    “还是先回家看看吧!”秋灵逸心中暗道。

    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过了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场景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这眼前便是他从小玩耍到大的紫峰山外围,他呼了一口气,正要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顿时远方的几块石碑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紫峰山外围什么时候多出了几个石块,秋灵逸心中有些好奇,便是转移了方向,向着那几个石碑走去。

    他走到了石碑面前,看着那石碑上雕刻的字之后,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顿时坍塌了。

    紫竹镇第一高手秋宗豪墓。

    秋宗豪之妻秋素琴墓。

    秋家之女秋紫灵墓。

    三个石碑,三行红字,把秋灵逸的心狠狠地拧成了一团,他眼中的泪水悄无声息地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双脚颤抖,向着那坟前跪下,他伸出双手,抚摸着那石碑上鲜红的字迹,多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爹,娘,紫灵姐。”

    秋灵逸顿时仰天大哭,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紫峰山的外围回,他突然眼前一黑,头一栽,向着那坟墓倒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