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云涛暗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夜空之中,紫峰山一片紫色萦绕,万般俱寂的紫竹镇,犹如一只夜里栖息的小虫,充满了宁静,唯有那从窗户传出星星点点的光。

    紫峰山深处,一道略显透明的黑色屏障上犹如一条条小虫子在慢慢蠕动,那紫峰山上已经浓郁得粘稠状的雾气蔓延在半空中,但却被这透明的黑色屏障隔绝,没有半点能够穿透这屏障流入其中。

    这,显然就是紫峰山深处的秘道。

    那秘道之中,此时一个光阵悄然伫立,那光阵之上的光芒却是有些微薄,隐隐有些要消散的感觉,一颗黑色的珠子的光阵之中悬浮着,其上流淌着一丝丝黑色的气流,犹如一条条淡黑的河流在暗黑的河之上流动。

    那珠子之上,一股强烈的吞噬之力不停地传出,古老而霸道的力量犹如一个黑洞一般,把那光阵之上的能量缓缓吞噬着,那光阵上原本充沛的能量在这吞噬之力下也是不断削弱,最后使得这光阵薄如蝉翼。

    秋灵翔这些天来不断地纵着这吞天珠,用其吞噬之力不停地吸收消耗着光阵的力量,只可惜他对着吞天珠的运用还不娴熟,而且这光阵的能量远超于他,所以这一吸收,便是五光景。

    秋灵翔缓缓抬头,那极其英俊的脸庞上虽然苍白,但却充满了寒,原本光亮的眼眸里此时也是布满了血丝,他缓缓开口:“这阵法也该破了吧!”

    说罢便是体内灵力运转,把全的灵力输入吞天珠之中,那吞天珠上的吞噬之力骤然加强,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宣泄出来,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扭曲,那光阵之中的能量顿时宛如千万河流分干流入海洋一般向着吞天珠汇聚而来,并缓缓流入。

    那天空中原本还有一层稀薄的光芒的光阵,顿时没有了灵力支持,消散开去。

    秋灵翔的体也是渐渐显露出来,那此时紧闭着眼睛,那吞天珠在他的前悬浮着,一丝丝气流从其中流出,若是仔细感受,那气流之中竟是蕴含着浓厚的灵力,显然是刚才吞噬光阵所得。

    此时这些气流从吞天珠中流出,便是化为一道道飘扬着的发丝般,向着秋灵翔的皮肤渗入,不断地补充着秋灵翔体内原本消耗地差不多的灵力。

    不一会儿,那从吞天珠出来的气流便是尽数流进了秋灵翔的体,而他体上的灵力也是达到了巅峰状态。

    秋灵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安静的脸庞上,有着暴风雨前宁静的味道,眼中露出狠毒之色:“王浩!”

    说罢,脚下便是有无数小旋风形成,把他的速度提到了极致,对着那秘道的出口掠去。

    待到他掠出秘道,急切要去寻找王浩报仇之时,突然他脚步停下,双眼望着紫竹镇的另一个方向望去:“他们行动了么?”

    他说罢朝着王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是转对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紫竹镇的一个小屋内,一袭蓝衣伫立,一个女子对着前的老妪恭敬地道:“师傅,那秋灵翔已经出来了,正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

    老妪转过来,眼中有着疼之色,淡淡说道:“那你就去会会他,随后再来找我!”

    “是!”那女子微微点头,便是转独自离去。

    女子刚走,那屋子便有三个人影进来,恭敬地站在老妪面前,双脚还隐隐有些颤抖,显然是有些恐惧,这显然便是除了王浩之外的箫冰等人。

    此时三人站在老妪之前,箫冰上前一步,递上一物,尽管她已经尽力克制,但语气还是有些颤抖地说道:“前辈,这便是秘道的方位和里面的地图,你要找的东西在地图上有标记。”

    老妪接过箫冰递来之物,冷冷说道:“为什么这么迟?”

    此话一出,箫冰等人原本就颤抖的双腿此时更是站不住,立刻跪倒在地:“前辈息怒!只因为从秘道出来,镇上众人皆是问东问西,我们实在无法脱啊!”

    老妪看了他们一眼,眼中布满了高高在上的人物不想跟蝼蚁计较的感觉:“罢了,记住,这次的事,要是有半点泄露出去……。”

    “前辈放心,这次的事绝对不会有半个字传出来的。”老妪话未说完,箫冰等人赶紧在地上磕头保证。

    老妪转过子,淡淡地说了一声:“你们走吧!”

    “谢前辈!”箫冰等人连忙道谢。箫冰抬头看着老妪的影,还想再说什么,但却硬是吞了下去,这眼前之人,自己根本惹不起,有些事,自己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箫冰等人退出了屋子,那老妪也是开口,似是在自言自语:“到了就出来吧!”

    话音刚落,那屋子的上方不知何时多了几个男子,他们纵落下,上竟是皆有着不弱与秋宗豪的气息,他们落下之后便是双手抱拳,一脸的恭敬之色,:“宫主,可以动手了吗?”

    “嗯。”

    老妪回应了一声,那语气极为平淡,好像她只是在呼吸一般,几人刹那间便是从屋子之中消失了。

    紫竹镇的一个角落里,此时王浩半跪在地上,脸上虽然有一丝恐惧,但却也隐隐有些狂,对着眼前漆黑的一片低头说道:“前辈,事已经办妥了!”

    只见之前还没有半点痕迹的黑暗之中,此时犹如鬼魅出世一般,一个人影顿时从漆黑的夜色中分离出来,那人影的体上没有半点生机波动,仿佛是九幽之下的鬼魂。

    “嗯,那就没你的事了!”

    “前辈,我王浩愿随前辈旁。”王浩见那人影开口,连忙接话道。

    他已经想好了,这眼前之人修为之深,恐怕难以计量,这说不定是自己的大机缘,跟在其旁,一定能够让自己修为快速上升,下次遇到秋灵翔,就可以凭借自己真实的实力打败他了。

    想到秋灵翔,他心里就满腔的不甘。只要能让自己的修为上升,有朝一可以凭借着自己的修为把他打败,那么,就算是背叛紫竹镇又如何呢!

    那人影轻蔑地看着王浩,嘴角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随后便是转过子,再次融入那夜色之中,只有那淡淡的声音传出。

    “待有用你之时,我自然有去找你。”

    王浩看着那人影离去,手中的拳头也是紧握,最后只能不甘地“哼”了一声,转而去。

    王浩走后,那漆黑的夜色中一道年轻的声音传出:

    “那人应该困住了吧?”

    “困住了!”

    一声简单的回答,黑夜便是再度归于沉寂。

    秋庄之中,秋宗豪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眼微闭,周散发着淡淡的威严,他的旁,秋素琴绣着刺绣,但脸上带着担忧之色,那一针针的落下,好像要把心中的担忧都绣入素手下的作品中。

    突然秋宗豪猛然张开双眼,对着门外看了一眼,又是转向着秋素琴走去,他那有力的手掌轻放在了秋素琴的肩上,脸上布满柔

    “夫人,时候不早了,你先去睡吧!”

    “灵翔兄弟都进去秘道五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那紫峰山深处到底有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叫我怎么能不担心呢?”秋素琴放下手中的刺绣,那刺绣之上却是一片凌乱,根本就看不出是在绣些什么。

    秋宗豪微微一笑,安慰着说道:“不用担心了,灵翔这孩子从小天资卓越,人也极其聪明,他们兄弟一起,一定不会有事的。”

    “话虽如此,但他们终究只是孩子!”秋素琴还是不放心地说。

    “好了,好了,他们也不会因为你不睡觉就早点回来!去睡吧!”秋宗豪轻轻拍打着秋素琴的肩,一股灵力从他的掌心中缓缓传入了秋素琴的体内。

    秋素琴眼皮顿觉有些沉重,缓缓地倒在了秋宗豪的怀里,秋宗豪抱起怀中的秋素琴,脸上带着柔,把其抱到上,盖好了被子。

    随后,他那眼中的柔顿时化为一道寒光,出了门,纵一跃,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中。

    那紫竹镇的一片空地上,此时也是有着四个人影,从空中不同的方向落下,显然便是那四大家主。

    此时四人脸色都极其地凝重,就连那留着山羊胡的单家家主此时也是沉默着,刚才他们在家中,便是感受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在紫竹镇的流动。

    “这紫竹镇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多强大的气息?”四人刚落,那看似年轻的萧家家主,也是这里唯一的女子缓缓开口,衣裙在风中微微飘动,眼神凝重地看向远方。

    “不清楚,好像都是奔着紫峰山而出的。”王家家主依旧一脸的沉。

    “难道,有人觊觎那紫峰山内的东西?”那肥壮的古家家主也是疑问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单家家主话音刚落,四人便是化为四道流光,向着那紫峰山秘道之处掠去,那速度快似闪电,显然是有预感事的严重

    紫竹镇的一条巷道上,一袭蓝衣缓缓飘飘落,那熟悉的脸上犹如万年寒山般冰冷,通体散发出一层层薄薄的水汽,脸色淡然地看着前方。

    秋灵翔飞掠而来,看着眼前那熟悉的玉面,脸上却是没有一点惊讶之色,他淡淡地开口:

    “小芸!”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