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夜幕下的鬼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淡淡的月光透过云层为紫竹镇披上一层金色的轻纱,使小镇看起来十分安逸,微风拂过,树影婆娑,似闺蜜在低头细语着心中的羞涩的感。

    秋庄之中,一间较小的房间里灯光闪烁。

    房间里的秋灵逸盘坐在榻之上,他上的伤在择星之赛后吃了秋宗豪给他的一些丹药后,休息了一个时辰后便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他两只手分别拿着一紫一蓝之物,左右观察着这最近一段时间让他几次死里逃生的两个小东西,心中充满了困惑。

    这紫果是在紫峰山内摘取,去市坊贩卖的时候便有古怪传出,在此次出行更是尽显不凡,但来历不明尚可理解,但这冰梅却小芸亲手所制,取材更只是寻常河水,却为何会有这般异样?

    秋灵逸把眼光转向右手上的冰梅,一丝丝水汽弥漫其上,散发出阵阵微弱的冰寒之感,传入他的掌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刺骨冰冻,反而是一股柔和。

    “莫非是小芸……”秋灵逸想起今的择星之赛,不喃喃。

    就在这时,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秋灵逸的思绪,他站起子,过去把门打开,只见小芸一袭蓝衣婷婷立于门口。

    此时小芸脸带着淡淡的微笑,淡蓝的裙带随风轻轻飘动,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少女的姿已经稍微显露出优雅的意味,没有太出众的相貌去却给人一股傲然的气质。

    秋灵逸双眸里映出小芸的影子,不有些呆了,今晚的小芸看上去好像有些不一样……

    小芸看着眼前有些失神的秋灵逸,低头莞尔一笑,道:“你在看什么呢?”

    秋灵逸这才缓过神,饶了饶头,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没,没看什么。”

    “对了,你怎么会来找我?”

    这小芸平时虽与秋灵逸甚好,但却很少主动来往秋灵逸的住所,毕竟她在这秋庄之中是丫环份,并且纵然年少活泼,但在这秋庄中,女子的矜持还是要有的。

    “怎么?不可以吗?”小芸微微踢了一下门槛。

    秋灵逸看了一下门槛,刚才顾这发愣,竟然没有注意到小芸还在门口,与自己隔着门槛呢,顿时脸上不好意思更甚,连忙摆手:

    “没有,那你进来吧!”

    “现在是晚上,我一个女子,怎么可以去你的房间呢!”

    “这……这……那……要去那啊!”秋灵逸顿觉自己说话确实有些不妥,脸上竟然微微有些发红,不知所措,连说话都有些结舌。

    “你陪我去后山走走,可以吗?”小芸淡淡说道。

    “好。”秋灵逸也没有犹豫,走出门反关上房门,跟小芸走去。

    后山之中,夜晚的淡淡光线透过紫色的迷雾,宛如一道道紫光,虽在夜色之中,但满山的紫色倒也不显得多么黑暗,只是隐隐透露出诡异。

    山林之间,秋灵逸和小芸缓缓走来,他们两个自小便在在紫峰山玩耍着长大,所以纵然现在是在晚上,但这别人看来极其诡异的山林对他们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奇怪。

    两人一路无话,秋灵逸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小芸的背影,总觉得今晚的小芸跟平时好像不大一样,或者是,太静了,只是看小芸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自己也就跟在后面沉默着。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小芸在一棵树旁坐下,然后示意秋灵逸也坐下。

    小芸的双眸透过那紫雾看着天上的一轮弯月,喃喃开口:“你说这月,总有圆满残缺,现在它在残缺之中,是否有人会怀念圆满时的它。”

    秋灵逸看着旁边与平时迥然不同的小芸,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对于小芸的话更是摸不着头脑,只能随着小芸的目光:“月,自然能圆满最好,但弯月,其实也是美的。”

    “嗯,不错,弯月,也很美。”小芸微微一笑,那笑容之中似乎带着几分苦涩。

    “小芸,你今晚怎么了?”秋灵逸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那仿若星辰的双眼里隐隐带着担忧。

    “没,二少爷,我可以叫你灵逸哥吗?”小芸看着眼前的少年略有几分清秀的脸庞。

    “当然可以啦,我本来就比你大嘛!”

    看着秋灵逸拍了拍脯回答,小芸的眼里也有着几分温柔:“灵逸哥,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想我吗?”

    “怎么了?什么你不在了?”秋灵逸顿时转过头来,那眼里不可掩饰地有些一丝紧张。

    小芸面对着秋灵逸,看着眼前的熟悉的脸庞,心中不舍的绪油然而生,她站了起,双手顺着衣裙,把裙子压直,背对着秋灵逸:“没什么,我本来就是一个丫环,总有一天,我会离开秋庄,去过我自己的生活的。”

    秋灵逸看着月光在的蓝色影,心跳似乎隐隐有些加快,今夜的小芸上没有了以前的鲁莽爽快的感觉,反而有一股气质弥漫全,而这股气质让人的感觉却是有些寒冷,及腰的长发此时看起来透出一股少女青涩的感觉。

    他心中似乎会意小芸心中的愁闷,此时也是站了起来,抬起了头:“我不会让你走的。”

    一句话,没有任何的修辞,但却斩钉截铁,带着少年发自肺腑的承诺。

    “难道,你就没有觉得我给你的冰梅有些奇怪吗?”小芸听了秋灵逸的话,双眼微微有些红润,但却被她借着夜色掩饰而去。

    “对啊。是有些神奇,要不是它,我今天估计就赢不了那王子涯了。”说着便拿出口的冰梅,那晶莹剔透的淡蓝冰花在夜色中格外凄美。

    小芸看着秋灵逸手中的冰梅,却不以为意的样子,心中暗暗感叹,似乎是有话难言。

    小芸的样子被秋灵逸尽收眼里,他双眼露出柔光,那原本就有几分清秀的脸庞在月色的照映下更是透着俊朗,那淡然一笑,收起手中的冰梅:“好啦,你就别想太多了,我说过,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说完便仰起头,对着山林的高空一阵大叫:“小鼠。”

    不一会儿,一只紫色的影子在山林奔跑而来,若不仔细注意,根本就发觉不了这紫山之中这一抹微弱的紫。

    小鼠跑到秋灵逸旁,一个跃步,跳到秋灵逸的肩旁,双眼还依稀有些朦胧,显然是在睡梦中被秋灵逸呼来。

    秋灵逸走到一棵较小的树旁边,双手搭在其上,双脚一蹬,一股灵力便在他的旁环绕,几息之间,他就已经坐在了树干之上了。

    他低头朝向树下的小芸,伸出有力的双手,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说道:“小芸,上来。”

    小芸看着秋灵逸对她伸来的双手,也是淡淡一笑,子缓缓飘起,一蓝色的衣裙在空中微微飘动,宛如仙女下凡,轻盈地在空中飞舞。

    她飘到秋灵逸的旁,一条冰蓝的绸缎在其腰间犹如小蛇般出,环绕着秋灵逸的子,然后向着附近最高大的一棵紫树飘去。

    秋灵逸看着把自己绑在旁飞舞的小芸,丝丝温柔在其心中不觉生成,纵然对小芸的一切有着天大的疑惑,但既然小芸不说,那么他也便选择了沉默。

    两人坐在一条高大的树干之上,抬头望着被紫雾萦绕着的弯月,没有任何话语,直到一轮弯月慢慢地消逝在了云层之后,秋灵逸也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挂在枝干上睡着了,只有小鼠在枝干上“咯吱咯吱”地跳动。

    小芸看着树干上安睡的秋灵逸,伸出双手抚摸秋灵逸的脸庞,脸上布着温柔与微微的苦涩,低声喃喃:“若有可能,我希望你能来天山寒宫。”

    说完双手一卷,一阵水汽凭空聚来,把秋灵逸微微托在起来,小芸飘在其旁,向着秋庄而去。

    待小芸远去,树干背后,一把玉骨扇微微扇动……

    紫竹镇的一个角落,几个黑衣人负手而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有的,只是浑浓浓的死气,察觉不到任何的生机。

    王浩此时单膝跪在地上,上因为在择星之赛上使用药物的伤竟然已经全部痊愈了,脸上有着浓浓的恐惧,看着那黑衣人的背影。

    许久,其中一个黑衣人才缓缓开口:“罢了,原本是想让你用那丹药去秘道中制服秋灵翔,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天资如此可怕,真不亏是……”说到这里,那黑衣人嘴角浮现着微微笑意,但却看不出他的绪。

    “如此也好,免得明天失手,我现在再给你一颗丹药,吃了之后,可以让你到达灵虚期小成,想来足以牵制秋灵翔,然后你把这个阵法布出,足够困住他一些时了。”说着,那黑衣人的手中便那出一颗灰色的丹药和一个浮动的光阵。

    “但是。”那黑衣人的语气顿了顿:“这次再失败,那你就没有修炼我刀之影天阶灵法的资格了。”

    王浩眼光灼地看着黑衣人手中的东西,伸出双手颤颤巍巍地接了过来,低头恭敬地说道:“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失手了。”

    同时在紫峰山中,一群人也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尊尊雕像,一会儿,一个蓝色的影从树梢之上掠来,对着带头的老妪低首,声音悦耳:“师傅!”

    “嗯,明天动手。”那老妪缓缓地睁开紧闭的双眼。

    一群群人,犹如夜幕下的鬼魅,把利爪对向沉浸在安逸之中的紫竹镇。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