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吞天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王子涯感受着脊椎上的丝丝凉意,剑尖与他的皮肤正好相碰,好像随时可以进入他的体,让他顿时噤若寒蝉,他用惊骇的目光望着空中踏着紫云的秋灵逸,此时后者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充满了平静之感,这让王子涯的心中更加恐惧。

    若这秋灵逸只是化灵期的修为,那他要震开这紫剑不难,但他一想到之前秋灵逸的那一拳,心里就没有了底气,万一这秋灵逸是隐藏了修为,那么他若强行用灵力去抵抗着紫剑,秋灵逸为了反击,纵紫剑伤他,到时他也是无话可说的。

    秋灵逸看着眼前脸上明显写着震惊的王子涯,心中也是笑不已,脸上却是充满了淡定,半晌才用眼睛盯着后者,开口道:“请问,你还打吗?”

    王子涯此时脸色微微涨红,看着空中那紫云上的紫衣少年,猛地一咬牙:“我……认输。”他实在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秋灵逸看着王子涯认输,才暗暗舒了一口气,其实他刚才只是在赌,赌着王子涯被他之前的一拳镇住,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他还真的赌赢了。

    随着王子涯的一声认输出口,全场又是一片平静,再寂静,然后不知道是谁先鼓掌,顿时雷鸣般的掌声也是随着而起。

    若说这秋灵逸之前是用取巧赢了王叶,这次则是实打实地击退了王子涯,而且这王子涯的修为根本就不是王叶可以比拟了,虽然这次他是有东西暗中相助,但却是没人看得出。

    “这秋家二子,可都是天才啊!”

    “对啊!我就看这秋灵逸如此机灵,此子必定不凡。”

    “岂止不凡啊,他之前必是隐藏了修为,这么小的年纪,就懂得隐忍,将来必是大才。”

    “…………”

    随着一声议论传出,那应和之声也是随着而来,此起彼伏。

    那台下的王叶看了秋灵逸的胜利,也是偷偷地咽了一口唾液,心中对刚才的比赛犹有余悸,暗自庆幸刚才败得快些,不然还不知道会被这秋灵逸怎么教训呢!

    长老所的诸位长老也是露出一些惊讶,随后对着一旁的秋宗豪笑道:“你的两个儿子,可都非池中之物啊!”

    那紫灵二女也是掩口而笑,如同含苞待放,只是那秋宗豪与秋灵翔却是一脸是困惑,显然对秋灵逸的取胜有些不解,特别是秋宗豪,看着秋灵逸那两件明显不凡的灵宝,眼中充满疑惑。

    莫管此时也是没有了之前的严肃,露出慈蔼的笑容,走到武台中央,宣布道:“王子涯挑战失败。”

    对于这次的胜利,秋灵逸自己都感到十分地意外,但这意外却没有能掩盖少年内心的虚荣感,看着满场对他而来的掌声,顿时喜上眉梢,直接乘着天蚕云,向着秋灵翔飞去。

    随着秋灵逸的胜利,接下来八个人的挑战,大多数都选择了放弃,只有箫冰凭借着归灵期大成的修为,轻易地取得了挑战赛的胜利,排在第四名,而第三名,则是古家的古乐。

    虽然择星之赛名次的尘埃落定,在场的人却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重头戏,那就择星之赛的颁奖。

    而且据说这次第一名的灵宝,不是寻常之物,大家更是好奇心膨胀,要一看究竟。

    管莫看着择星之赛的比试已是落幕,也是再次站到武台中央,对着那翘首企盼的人群道:“择星之赛的比试已经结束,第一名很明显还是上届的桂冠,秋庄的大少爷秋灵翔。”

    一话刚出,全场便是响起了阵阵女子的尖叫,显然着白衣,扇面微动,一丝微笑常挂于脸,相貌极其不凡的秋灵翔对女子的杀伤力是极大的。

    “而其余的排名,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我也不多说废话了。”

    沉静片刻,莫管向着全场环顾一圈,才缓缓说道:“想必大家都听说这次择星之赛的奖励比之以往要珍奇许多吧?”

    “那,现在我便宣布此次择星之赛的奖品。”

    “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奖品都是地阶灵法,在择星之赛结束后可到长老所领取。”莫管语气平淡,在广场传开。

    此言一出,全场的气氛再次沸腾,要知道,地阶灵法在紫竹镇是极其稀有的,除了秋宗豪和四大家主之外,根本就找不出第六个会使用地阶灵法,但这次竟然用低阶灵法作为择星之赛的奖励品,这手笔,真是空前的大啊!

    那古乐在听到此言之后,脸上也是明显地挂着喜悦,但反观那王浩,却是有些不屑。

    过一会儿,全场再次逐渐安静了下来,只是一阵阵犹如蚁声的议论也是不绝如缕。这第二三名的奖励便是低阶法宝,那这第一名的奖励,将会是何物?难道会是天阶灵法?无人知晓,只是凭空猜想。

    随着全场议论的结束,莫管这才平静地再次开口,只是语气之中却是掩饰不出一丝震动:“现在我宣布第一名的奖品,便是吞天珠。”

    莫管之言刚出,那全场却是没有丝毫的欢呼,那眼神之中的期待也是瞬间被迷惑却代替,面面相对,就连秋灵逸等人脸上也是迷惑,显然都不知道吞天珠是何物,但是看到连莫管都掩饰不住的激动,想来并非凡品。

    莫管看着大家的表,倒也没有丝毫的意外,而是缓缓开口解释道:“这吞天珠乃是我紫竹镇的前人偶然所得,几经研究,也无法看出其真正的来历,但也能初窥端倪,隐隐推测,这吞天珠,若是能够真正的掌握,其威力,可吞噬万物。”

    莫管的话并不大声,但是一字一词却都落在了全场人的心上,特别是秋灵翔等人,即使是他,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激动,在听到可吞噬万物四字之后,即使没有看到吞天珠本,但其霸道却已是隐隐有些感受得到了,而那王浩,则是一脸不甘。

    “现在,就请长老所将吞天珠颁给秋灵翔。”

    青色楼塔之前,此时长老所的各位长老与各家之人都已经站了起来,之前居中的那位长老已经进去楼塔之内,各家之人眼光没有丝毫的转移望着楼塔的大门,等待着那位长老出来,而那秋宗豪夫妇,脸上却是洋溢着炫灿的笑容,显然这秋灵翔的成就让他们极其欣慰。

    不一会儿,一个老者,穿灰衣,从楼塔之中缓缓走出,那大长老此时手中托着一物,眼光极其灼

    大长老刚一出现,便是吸引了全场的眼光,当然,准确地说,应该是他手中之物吸引了全场的眼光。

    只见那长老手中,托着一颗珠子,大概是拳头大小,散发着淡淡的黑光,宛如夜空中的黑洞把周围的光明的吸附了进去,仔细一看,那珠子的上来还缓缓流动着一丝丝的黑色细丝,只不过那黑色比起珠子本的黑光却是暗淡不上,故而看上去格外分明,一股古老的气息在那珠子之上默默地散发而去,似有一种傲气蕴含其中,要凌驾于苍生之上。

    那吞天珠一现,在场化灵期以下的人都隐隐感觉有些压力,眼中骇然地看着吞天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只是被托在手中,还没有被留下灵印,就能散发出如此气息。

    秋灵逸看着大长老手中的吞天珠,虽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但他却是感到这吞天珠的气息很是熟悉,当即双目也是毫不转动地望着,而他肩上原本安静的小鼠,此时却是浑变红,一团火红的雾气环绕在它的周,眼光直直地看着那长老手上的吞天珠,呲牙舞爪,看样子极其愤怒,仿佛随时可能跳出。

    秋灵逸自然看到肩上小鼠的异样,连忙把其抱住,不让其随便乱动。

    大长老手中托着吞天珠缓缓地向着秋灵翔走来,只是每走一步,秋灵翔的口便好像被拳头撞击了一下一般,那浑的激动之感似要脱而去,只是他天生稳重,连忙运转灵力,把体内那奔腾而去激动压制住了,但心中对着吞天珠更是感到可怕,刚才那激动,不是自己要出来的,而是被这吞天珠,生生扯出来的。

    而秋灵逸手中的小鼠也是随着大长老的临近而越加得挣扎,待到秋灵逸实在迫不得已,只要把其放到冰梅之上,这才逐渐让其平静下去,只是浑红火依然不退,这让秋灵逸心中极其不解,这吞天珠跟小鼠,难道有什么关联?

    直到那吞天珠被大长老交到了秋灵翔的手中,这一切才算结束。

    秋灵翔此时手中捧着吞天珠,观察着这小小的珠子,上面蕴含的灵力异常的强大,他调动灵力上去试探,却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见到如此,秋灵翔只能先把吞天珠收了起来,对着大长老微微一抱拳:“多谢大长老。”

    莫管目视着吞天珠一直到被秋灵翔收回,脸上的激动依然无法完全消失,但其实也是伴随着喜悦,毕竟这吞天珠是在秋灵翔手中,他见一切事宜完毕,这才再次用没有带着感**彩的口气说道:

    “此届择星之赛就此落幕,前十名先去回去休息,明天早晨,开启秘道!”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