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冲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晌午时分,位于紫竹镇中央的市坊,此时仍然人潮涌动,来来往往的修炼者在一个小店铺或地摊上寻找自己心仪的东西,这里卖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青菜萝卜,而是与修炼有关的东西,或丹药,或法定,也有一些是连主人都不知道是何物,偶然得到,拿来碰碰运气,看是否能换几个钱。

    紫竹镇平民居多,但修炼者也不少,只是大多都修为不高,在聚灵期挣扎,这与天资有关,也与这紫竹镇地方偏僻,物资匮乏有关。而这些人交易的,则是通行的货币,分为灵币、灵石、灵晶,以百进制兑换,也有一些以物换物的。

    这时,远处走来一对男女,男的上背着一大袋东西,女的则在旁边溜达,这两人便是秋灵逸和小芸,昨夜秋宗豪跟秋灵逸交代一些择星之赛的一些事仪,谈到凌晨,使秋灵逸累得一倒下去便睡到现在,而他一起,也不停歇,背起紫果便把小芸拉了出来,至于紫灵,知晓这两人平时感甚好,也没有多说,便让小芸出来了,两人背着紫果走到了一个小摊前,显然是熟门熟路,秋灵逸放下紫果,对着摆摊的老头说:

    “韩大爷,我又来卖紫果了,一共一百六十八个,你数数。”

    “哦,原来是灵逸少爷啊!不用数了,都交易了这么多次了,你还会骗我这个糟老头啊?呵呵!来,帮我把紫果放到这筐子里。”那韩老头笑呵呵地说。

    “嗯,好,小芸,你等会啊!”说着便拖着紫果,走近一个竹筐,把紫果一个个地放进竹筐,心里想着这下钱应该够用了,很是高兴,而就在他把一个紫果放进竹筐时,那个紫果突然传出一阵微弱的波动,漫进了秋灵逸的掌心,秋灵逸的手一顿,看着已放进竹筐的那个紫果,又看了看手,伸手拿出那个紫果,放在手上却毫无反应,他微皱着眉,盯着紫果看了一会,怀疑自己刚才是否是错觉。

    “你好了没啊?”看到秋灵逸对着紫果发呆,在摊前等待的小芸不耐烦地催促道。

    “好啦,好啦!大爷,紫果少算一个。”秋灵逸连忙应道,顺手把紫果放进怀中,把其余的紫果放进竹筐,心中还特别注意还有没有传出什么波动,只是已没什么异样的。

    把紫果收好,秋灵逸起,正要跟韩老头算钱,只见韩老头纠结着手中的灵币:“这…五个紫果一灵币,这要我怎么算嘛!”

    “那就剩下的两个紫果送你好啦!”秋灵逸干脆地说。

    但韩老头并未作罢,还是一脸纠结:“这…买卖算分,我怎么可以占你便宜!“突然,他眼中泛出精光,指向摊上的一堆破铜烂铁,说道:“这样吧,你在那里挑一件东西。”“不用了,不过就是两个紫果,我再摘又有了!”秋灵逸摆了摆手,一脸无邪的笑容。

    “对啊,那些烂东西,我们要去干什么啊!”小芸在一旁嫌弃道。

    “好好,我就拿那个好了。”秋灵逸见韩老头又要开始纠结,连忙指着一个赤红色的小铜块,说道。

    韩老头这才露出满意之色,把那小铜块拿出来与灵币一起递给秋灵逸,秋灵逸接过小铜块和灵币,放入怀中,拉着小芸离去,只是其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怀中的小铜块泛出红光,而那紫果也随着浮现紫光,随后,那铜块红光消逝,似是被压制下去,紫果也归于平静。

    秋灵逸把小芸拉到一旁人流比较少的的地方,鬼鬼祟祟地对小芸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完也不等小芸答应,便一灰溜地跑开了。小芸此时被秋灵逸这一神秘的举动搞蒙了,但看秋灵逸不由分说地就跑远了,也就只能在原地等着。

    正等着,这里不远处人们聚焦在一块,似乎在围着什么东西,一阵阵吵闹之声引得小芸心中有些不悦,只看那围着的人群中有几个青年,手里拿着木棒,不断地往人群中央伸缩,似乎在捅着什么,脸上还豪不掩饰地大笑,而那人群中央,隐约传来几声恐惧的动物鸣叫:“咯吱咯吱……”

    小芸微微皱眉,双眼透出疑惑,她总感觉这鸣叫之声似乎在哪里曾听过似的,她迈开脚步,走上前去,环绕着人群走了几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细小的间隙,她用力地拨开人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上前去,展现眼前的一幕却叫她不敢相信。

    只见眼前是一个半人高的铁笼,笼子里困着一只全紫色,眉间藏红的小松鼠,这松鼠上还有血迹未干,显然是刚伤不久,眼下被几个青年用木棒捅得在笼子里恐惧地来回乱窜,发出声声哀叫。

    一团怒火顿时从小芸的心里油然升起,这…这不正是小鼠么?

    正当秋灵逸满怀欢喜地回到原地之时,却见不到小芸的影,他心中一时紧张,慌张地四处张望,正要寻找之时,小芸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人群中传出。

    “你们…你们还有没有人啊?”说话有此结巴,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秋灵逸闻得此声,连忙向人群跑去,用力地拨开人群,一眼看到笼子里的小鼠,顿时双冒火,小鼠也看到了秋灵逸,激动地想冲过来,奈何困于笼中,只能用其暗紫的双眸哀伤地望着秋灵逸。

    小芸的一声愤怒的叫喊,使得原本吵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猜疑的眼光望向了小芸,更看见了此时怒气冲冲走过来的秋灵逸,自然认出了他就是秋家庄二少爷,所以也就没有人说什么,一片寂静。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秋家二少爷啊!”这时从铁笼后面的人群里走出一男一女,皆在二十岁左右,男子一黑衣,脸上皮笑不笑地望着秋灵逸,女子则用手半掩嘴,长得只算尚可,但子却边走边扭,让秋灵逸心中一阵反感,只是觉得此事好像有些难办。若是他人,以秋家在紫竹镇的地位,或许一句话便可,只是这两人分别是王家的王叶和单家的单燕,这两家虽比不上秋庄,但也是紫竹镇的有名之家,何况一向以秋庄为对手,这两人平时行事更是嚣张跋扈,现如今秋灵逸唯有一人,要他们轻易退让,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只是小鼠他必须救,而且小鼠的一伤痕,已激起了秋灵逸的涛天怒火了,要知道。这小鼠是他在紫峰山偶然所救,此后一人一鼠便经常在林间玩耍,亲密无间,是他不可或缺的玩伴,如今却被如此虐待,让他怎不愤怒。

    “看秋少爷的样子,莫非是看上这小畜生了?”单燕看着秋灵逸压抑着愤怒的表,心中也有些明了,些动物可能与秋灵逸有些干系,只是看到只有秋灵逸一人,也就放下心,笑着开口。

    “这小鼠是我自小的玩伴。”秋灵逸低沉地开口:“希望你们能放了它。”

    “笑话,我抓一只小畜生给燕妹玩玩,你平白无故便说是你的,你秋家虽强,但难道整座紫峰山都是你秋家的不成."王叶见秋灵逸唯有一人,况且他占于主理,好不容易有一次与秋家人对着干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过。

    “这小鼠本来就是我家少爷在紫峰山里的玩伴,你竟敢捕抓,还虐待它,还不把它放了。”一旁的小芸气愤地上前喊道。

    “秋家的丫环可真没礼貌啊!”王叶瞪了一眼小芸,说道。

    “王叶,你说话注意点。”秋灵逸低声喝道,他自小在家中被人疼,那受过这等气,此时若不是小鼠在他们手里,他早就跟他们闹起来了。

    王叶意识到自己失言,顿时无言以对。

    “秋少爷请莫动气,你说这小东西是你的,请问你有何凭证?”单燕看此况,走目前两步,问道。

    “它认得我。”秋灵逸看着小鼠道。

    “哦,那好,我开启铁笼,看其是否认得你,你看如何?”也不等秋灵逸回应,她便走近铁笼,开启门锁,只是在走过王叶旁时,向他使了一个眼神。

    王叶会意,跟随单燕走到铁笼边,在铁笼打开的那一瞬,一股化灵期小成的灵力从他上悄无声息地流露出来,化为一丝丝细线,束缚在了小鼠上,单燕的上也散发出一股淡香,向小鼠弥漫而去。

    小鼠的眼中顿时露出迷茫,子更是动弹不得,小鼠飞奔而来,这原本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秋灵逸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正当他张开双手,想接奔跑而来的小鼠时,却只见小鼠无动于衷,看都不看他一眼,秋灵逸等了半晌,小鼠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他紧皱着眉头,一种不安的感觉慢慢爬上了心头,看着小鼠,手心布满了汗水,他不由开口叫道:

    “小鼠,快回来啊!”

    但小鼠却置若惘闻,一动不动。

    见到这一幕,王叶心中一阵轻蔑,今若是秋灵翔,那么他只有乖乖退让,可如今只有秋灵逸,那况就不一样了。

    “秋灵逸,你还有何话说?”王叶冷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