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夜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夜凉如水,远处的紫峰山不时地传来几声兽叫,一轮弯月高悬于空,柔和的月光透过淡淡的云层给夜色中的柴竹镇添上几分凄美。此时在秋庄内院的一个小庭中,秋灵逸正蹲角落里收拾着早上的收获,把其与以前摘取的紫果放在一块,盘算着明拿到市声去卖。

    秋灵逸早在中午就已回到家中,只是得知父亲因择星之赛的一些事端被长者所唤去,故而秋灵逸只能在家等着,只是等到现在,父亲都尚未归来。

    把紫果收拾好,灵逸走到庭中央的石凳旁坐下,双手托腮,靠在石桌上,脑中不回忆起早上在紫峰山外围的梦境,心中的疑惑又油然升起,不觉想得出神。

    ”这梦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呢?若是真实,那声音的主人又是谁?他说厄毒极体又是什么?"秋灵逸心中浮现几个疑问,却无法得知答案。突然他双眼微眯:“毒…厄毒,这紫峰山满山皆毒,难道其中有何关联?”秋灵逸虽然贪玩,天资也不算好,但脑子却并不愚钝,此是想出这一丝相关联之处,隐隐觉得此事恐怕非同小可。正当他想得迷惘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逸,在想什么呢?这么着迷。“不知何时,秋灵翔已然站在了秋灵逸的背后,这忽如其来的声音把秋灵逸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没,哥,我只是有件事觉得很奇怪。“秋灵逸听见哥哥的询问,倒也并未隐瞒,缓缓答道,而对于这个唯一的哥哥,他向来是完全信任的。

    ”哦,能让小逸觉得奇怪的事,我倒想听听。“秋灵翔微微一笑,走到秋灵逸旁的一只石凳边坐下。

    秋灵逸想了一下,还是把早上在森林里做的梦说了出来,他知道哥哥的能力远非自己所能比的,自己想得混乱的事,或许哥哥能分析出一些端倪。

    秋灵翔听了秋灵逸的回忆,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凝重,他眉头微皱,陷入了深思,秋灵逸看着哥哥的反应,心中更加疑惑,等待了一会儿,仍不见哥哥开口,心中按捺不住,便开口询问:”哥,你想到了什么吗?“

    ”小逸,你可记得这紫峰山的传闻么?“秋灵翔看着秋灵逸,表严肃,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记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么?”秋灵逸心中一动,哥哥所想与方才自己的猜测相同,而且看哥哥的表,似乎还知道得更多。

    “传闻紫峰山乃一夜换色,一夜含毒,只是万事既出皆有因,这些年来,我也曾暗中调查,纵然此事年数久远,虽无法得其全部由来,却也得出一些蛛丝马迹。只知道当时是一位强者被追杀至此,这位强者乃是用毒高手,走投无路之时,在紫峰山深处自爆而亡,毒漫千里,形成了现在的紫色毒山。”秋灵翔缓缓地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而每一个字落在了秋灵逸的心上却都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你是说,那声音是那位强者的?”秋灵逸顿时流了一冷汗,一个自爆而死的人,一百多年后竟还能传出神智,那该有多恐怖啊!

    “有可能。"秋灵翔沉声说道,望着这个自小在自己的呵护下长大的弟弟,眼神充满担忧。

    两人沉默了半响

    “厄毒极体,恐怕这是个不得了的秘密,你说那个声音说你?”秋灵翔再次确认道。

    “嗯,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小逸,此事暂时先不要去想,也不是你我现在所能想明白的,你要知道,那位强者,到最后,把追杀他的人全部都留在了紫峰山。”秋灵翔看着秋灵逸震撼的样子,心里对这个弟弟有种莫名的担忧。“小逸,或许有一天,你肩上的担子要比我大很多啊!”秋灵翔暗叹道。

    “哇!吓死我了,这该是什么样的老变态啊!”隔了一会儿,秋灵逸才缓缓地回地神来,但他毕竟是孩子心,自小无忧无虑,不懂危楼之将倾,故而心中尽管震撼,但也是一会儿就恢复过来,只权当听故事,虽隐隐知道事非寻常,但却不会有什么近忧远虑。

    秋灵翔看着这一幕,不哑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他向来极其疼,如果可以,他是倒想把一切责任都往自己上揽,让自己的弟弟保持永久的单纯,只是既然眼下秋灵逸有了如此梦境,或许是他应该有自己注定的使命,也就只能让一切自然发展了。

    “好啦,小逸,这一切既然与你有关,我也就说出让你多了解一些,只是我有预感,这趟水恐怕会很深,这开发你就暂且放在心中,不要说出,知道吗?”秋灵翔叮嘱道,心中的忧虑也稍稍放下了些。

    兄弟二人平其实是极好的,只是家大业大,秋灵翔平时忙多闲少,两人很少会有空闲坐下闲谈,今晚难得聚到一块,秋灵翔说着自己在外的奇闻异事,秋灵逸说着自己的山前的戏耍欢乐,兄弟俩在这朦胧的月色中相谈其甚欢,不时传出秋灵逸豪不掩饰的笑声。

    不觉时间已悄悄流逝。

    “兄弟俩聊什么事聊得如此欢快呢?”内院的廊道时走出一位妇女,后随着两位丫环,眉目之间透露着慈祥之色,举止之间显露出极高的素养,脸上带着微微地笑意,虽已中年,但从轮廓中仍依稀可看年轻时定是一位美人。这位妇女自然便是秋庄的女主人,秋灵翔兄弟的母亲——秋素琴。

    “母亲!”秋灵翔兄弟齐声叫道,连忙起,把秋素琴扶了过来,坐在石凳上。

    “母亲可是在等父亲么?”秋灵翔看着坐下的母亲,问道。

    “是啊!你父亲从早上便被长者唤去,也不知所为何事,为何至今尚未回来。”秋素回答,只是证据中倒不是担心,以秋宗豪的本事,在这紫竹镇,想来不会有什么事,这秋宗豪年轻时也常出门,这么些年,秋素琴在家等待丈夫倒也习惯了。

    “想必是择星之赛的一些事端需要向父亲交代,所以才拖晚了些。”秋灵翔用轻缓的语气对母亲说道。就在这秋灵翔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阵声,众人不约而同地向门外望去,正是秋灵翔的父亲——秋宗豪从长老所那里回来了。

    秋宗豪此时风尘仆仆,但却没有半点疲倦之感,四旬左右的年纪,眉目间透着一股威严,材虽不高大,但其上散发而出的灵力却远非秋灵翔可以比拟的,他刚一进门,便看见了坐在院子中的众人:“大家都在呢?”秋宗豪笑着武器,声音中却隐隐含有一股能量,可见其紫竹镇第一高手的修为并非浪得虚名,秋灵翔兄弟站了起来,叫了声父亲。

    “回来了?”秋素琴起,眼中微微有一丝安定,秋宗豪看着等待着自己的妻子,上前柔声道:“长者所的琐事耽搁了些,久等了,你先去进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跟他们两人交代。”

    秋素琴应了一声,便转离去。

    “你们两人到我书房来。”秋宗豪目送妻子离开,回过头对秋灵翔兄弟道。

    秋庄书房。

    “这次择星之赛,长者所交代下来,要开启秘道。”秋宗豪背对着秋灵翔兄弟,声音沉重。

    秋灵逸一脸茫然,显然还不知秘道为何物,而秋灵翔却一脸震惊。“难道长老所不知道秘道是……”

    “他们的解释是想让紫竹镇的一代佼佼者去试试机遇,看是否能解开紫峰山的秘密,我也无法更改。”秋宗豪道。

    秋灵翔顿时沉默,半晌,才道:“长老所真是糊涂,只是既然无法更改,也只有小心有什么突发况了。”

    秋宗豪转向望向秋灵逸,看了一会,问道:“小逸,你现在修为是多少?”

    “聚灵期十…十层。”秋灵逸吐了吐舌头。

    “此次择星之赛,我要你去参加。”秋宗豪斩钉截铁。

    “我?我…我不行的,择星之赛不是要化灵期才可以参加么?”秋灵逸听得此言,顿时寒蝉若惊,失声道。

    修炼一途,以吸收天地灵力为己用,经过千秋万载的前人探索,逐渐形成了一修炼体系,虽有时因个人有所区别,但大抵相差不多,以秋灵逸所知的,便是聚灵期十三层、化灵期、碎灵期三层、归灵期、虚灵期、灵其、阳灵期,也就是秋宗豪如今的修为,每个等级又分为晋阶、小成、大成、圆满四个层次。而至于后面的大能境界,他便不得而知了。

    “这你不用担心,上次我路经青阳山,发现了山内竟然育有古灵液,算算子也快要出世了,守护之兽品阶并不高,应该没有虚灵期的,你哥足以对付,你准备一下,过两天让你哥带你去把其收取,想来应该足以让你突破到化灵期。”秋宗豪缓缓说道。

    “哦!”秋灵逸嘟着嘴,一脸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