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紫竹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梦缘小妖 书名:毒极
    初晓的阳光照进了紫竹镇的一座大院,清晨刚刚到来,伴随着几声清脆的鸟鸣声,这座大院东部的一个小院落里许多人影来回走动,看样子很是忙碌,院落里一个看起来年过七旬的老翁,花白的头发和胡子,眼目中透露出慈祥之色,正在指点院子里的伙计工作.

    这个老翁便是这座大院的管家:管莫。这座大院是紫竹镇第一庄:秋庄,而这座大院的主人,便是这紫竹镇里赫赫有名的第一高手:秋宗豪,其修为已入阳灵之镜,而再过两个月,就是紫竹镇三年一次的择星之赛。

    择星之赛,是紫竹镇的传统,每三年举办一次,为紫竹镇年轻一代的比试大赛,胜者不仅会得到美誉,为家族争光,受他人敬仰,前三名还会得到紫竹镇长老所的奖励,可谓名利双收,所以每三年的这个时候,便是紫竹镇最忙碌的时刻,每一个修炼有成的年轻者都摩拳擦掌,跃跃试。

    而每次择星之赛的主办方,便是这秋庄,这是紫竹镇长老所对秋庄在紫竹镇的地位的肯定,毕竟这秋宗豪紫竹镇第一高手的地位,毋庸置疑。

    紫竹镇没有镇长,唯有长老所,长老所的人员是由紫竹镇一些德高望重者担任,履行相当于镇长的职责。

    而这秋宗豪本非紫竹镇人士,乃是外来之人,二十三年前家道落魄,流浪至此,因修为颇高,被秋老爷所赏识,收为客卿,更在一次危难中使得秋家化险为夷,被秋老爷招为女婿,秋老爷唯有一女,故秋老爷去世后,秋宗豪接管家业,其育有二子,上届择星之赛的桂冠,便是这秋宗豪的长子:秋灵翔。也是紫竹镇绝顶的天才,三岁修炼,七岁便聚灵十三层圆满,进入化灵期,九岁便突破化灵,感悟碎灵之期,三年前,即是其十四岁那年,更是度过碎灵期,成功进入归灵期晋阶,站在了紫竹镇年轻一代的顶峰。而其二子便是秋灵逸,天资却是一般,比秋灵翔小两岁。

    “小李,你去跟高师傅再订一些大号的木材,那武台可要搭结实点。“管莫嘴角明显含着笑意,对在院子角落的一个材比较削瘦的伙计吩咐道。

    “好咧。”那伙计边走边笑着应和道。“是得结实点,不然不大少爷打,咱可吃罪不起啊。”

    “哈哈……是啊,到时大少爷要是生气,就小李这段可不一下踢啊!哈哈……"“哈哈……”另一伙计对小李的一下调侃,顿时把院子里的大伙都引得开怀大笑。

    这秋家平广结善缘,对下人更是相当不错,因此这下人言论也没有太多忌讳。

    在大伙的笑声中,小李只是挠了挠头,傻笑了几下,也没有反驳。

    小李正要迈出院门,忽然感觉一阵罡风迎面吹来,使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双眼向前看去,只见一把张开的扇子向他飞来,他定睛一看,心里顿时寒蝉若惊,连忙双脚蹬蹬地后退,却是噗通一声,恰好被院门门槛拌倒,整个人趴倒在地,神色慌张,嘴里还不忘向院里喊:“管家,救命啊!”

    正当扇子将要临近他之时,从院里顿时飞出一桩三尺长木材,与飞来的扇子迎面相撞,只见扇子虽是张开,却并不柔软,竟直接插入了木材中间,直至到达木材中部才缓缓停下,但却是突然自行转动,使得木材纵然爆得粉碎,木渣如散落的花絮飘得漫天,扇子则倒飞而回,沿着刚才飞来的方向而去。

    “恭迎大少爷!”这扇子一现,满院子的下人如同看到了什么信物似的,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微微低头,眼中露出恭敬之色,抱拳而立。最可怜的是那小李,此时趴在地上,吃得满嘴木渣,想要开口,却只喷出一些木渣。

    “不亏是管家,这一桩木材竟硬生生地震退了我的玉骨扇。”远处传来一句话,虽说扇子被震回,但从其话中可听出并没有丝毫的不悦。

    这时院子前,走来了一个穿白衣的少年,眉目清朗俊秀,面冠如玉,手中的青色骨扇在前缓缓扇动,嘴角微微含笑,如风拂面,给人以一种亲和之感。

    这少年走进之后,抬步迈进院子,对那抱拳的众人说道:“你们随意吧。”

    管莫上前几步,双手分放在子前后,腰略下弯,笑道:“大少爷修为又有精进了,恐怕过几我这把老骨头就接不下这玉骨扇咯。”

    “那里,老管家可还是宝刀未老啊,以我的修为,恐怕还是望尘莫及!”秋灵翔说的倒是实话,要知道,这玉骨扇可是他在上届择星之赛得冠后长老所给予他的法宝,虽说不是并非极品之宝,但在这紫竹镇也是极为稀有的,而这管莫竟然可以用一桩木材便把其震退,可见其修为。秋灵翔笑着说罢,旋即抬头环顾四周。

    “大少爷可是在找二少爷?”管莫见状,问道。

    “怎么?小逸不在吗?过些子便是择星之赛了,父亲想让他去凑凑闹,见识见识,今天叫我过来唤他,想跟他说些到时的规矩,免得在各家的面前犯错。”秋灵翔转过头对管莫说道。这管莫是秋庄的老管家,从少年时便在此,为秋庄做了几十年的事,忠心耿耿,其虚灵期大成的实力,更是秋庄看家护院的好手,连秋宗豪都敬其三分,更莫说这秋家两子,更是把其当成自家叔伯。

    这些子大家都在忙碌着择星之赛的事,而这秋灵逸很是贪玩,便终到这边与这些伙计玩耍,其机灵的样子,却也很得大家伙喜

    “二少爷这会儿不在这,可能是又到后山去了。”管莫答道。

    秋灵翔摇了摇头,眼中不无怜,叹道:“这小子,就是贪玩。”

    管莫依然一副和蔼的笑容,说:“这二少爷年龄尚小,又有老爷与大少爷为之遮风避雨,就是贪玩了些,倒也没有大碍。”

    听了这话,秋灵翔似乎想了些什么,眼中露出些许忧虑之色,略有出神:“话虽如此,但……,总有一,雏鹰也需自己面对高空的。”

    管莫听了着话,略抬起头,望着秋灵翔的神,眉头一皱,道:“大少爷可是心中有何担忧?”

    “算了,也没什么事。”秋灵翔收回目光:“我去后山找他吧!这边还劳烦管家多些费心。”说罢转就要离去。

    “这点小事,何须劳烦灵翔哥呢,适才小芸已经过去了,为妹近修为遇上瓶颈,今遇上灵翔哥,还望灵翔哥为为妹指点迷津,不知可好?”

    这时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女子,一粉装无风自动,微微低颔,其貌竟是惊艳,眉目如画,柔而不妩媚,让人动心却不敢造次,其声犹如百灵鸣叫,幽幽传来。

    秋灵翔一眼望去,淡然一笑:“既然小师妹开口了,为兄哪有不答应之理。”

    这女子是十六年前刚出世几,村子便遭强盗洗劫,恰好出门办事秋宗豪路过,将之救下,秋夫人看其可怜,又因家中无女,便收留了她,起名紫灵,跟秋家姓,更是因其天赋不错,被秋宗豪收为徒,待之如女,自小跟秋灵翔一起长大,以兄妹相称,更因年岁相当,彼此其实早已互生愫。适才说道的小芸,乃是一个丫鬟,是秋家赐予紫灵。

    “紫灵姑娘早啊!”管莫向紫灵望去。

    “管家早,这是择星之赛参选人的名单,师傅叫紫灵拿过来给管家,请管家安排!”说着便走进院子,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名单递给管莫。

    “是。”莫管接过名单。

    “小芸那丫头,倒是了解小逸,知道此刻他必定不在这边。”紫灵转对着秋灵翔道,嘴边依然含着淡淡的笑容。

    “这便是这次择星之赛的名单么?我看看。”秋灵翔说着,从管莫的手中接过名单,浏览了起来,其眉头微微一皱:“古乐,王浩,连单天、箫冰他们竟然都要参加择星之赛,这两人我都曾见过,并没有什么修为与出众的天资,以箫单两家的作风,竟然会让他们去参加。”

    “哦,是吗?那或许他们是另有机缘,或者同二少爷一样,是要去见识一下。”管莫听完,略思考一下,说道。

    “或许吧,罢了,此时多想无益,到时自见分晓,既然小逸不在,那我便先走了,一切事,还需劳烦管家多费心了。”秋灵翔说罢便出了院门,走到紫灵跟前,满眼柔,说道:“我们到河边去谈吧!”

    紫灵微微点头,旋即便转与秋灵翔一同离去。

    “这紫灵与大少爷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莫管看着离去的两人,抚了抚前的胡子,笑道,待两人走远之后,他才慢慢回头。“嘿,你们都看什么看啊,赶紧工作啊,小李,你还不快去。”

    柔和的阳光披洒在了清澈的河面上,反出晶莹的闪光,岸旁稀稀疏疏的花草点缀着小河,此刻,更有两人在河边驻足,远远望去,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美景,这两人,自然就是秋灵翔与秋紫灵了。

    “灵翔哥,你心中有事吗?”紫灵看到灵翔有些心不在焉,不问道。

    见灵翔沉默不答,她面露忧虑,反而转过去,故作态:“难道灵翔哥信不过紫灵么?”

    秋灵翔闻言,双手轻放在紫灵的双肩上,说:“说哪的话,只是我最近心中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只是却说不上来。”

    “灵翔哥可是在担心将要到来的择星之赛?”紫灵微皱着眉。

    “我听闻古家的古乐已经度过了碎灵期,进入归灵期,更是在短短的两个月中从归灵晋阶突破到归灵初期,而王家的二子,之前名不见经传的王浩,也是修为突飞猛进,压过了上次在决赛中败于我手的王子涯。他们两人我都见过,按理说,不应有这样的修炼速度才对。还有适才看到的箫冰与单天,单家和萧家向来好面子,决不会只让他们去见识见识的,我总感觉这里面似乎会有什么联系。”秋灵翔缓缓地把自己心中的疑点说了出来。

    “呵,难道这紫竹镇的第一天才秋灵翔怕输么?”紫灵手背放在嘴边,取笑道。

    “这倒不是。只是这几家向来觊觎我秋庄紫峰镇第一庄的地位,这次更是传闻择星之赛的奖品非同一般,恐怕他们不会安静。”

    “这我明白,只是灵翔哥,难道还需怕他们吗?况且如今的我也已经可以为秋家出一分力了。”紫灵收起笑姿,看着秋灵翔,体内灵力运转,一股属于归灵期晋阶的力量顿时显露了出来。

    “你度过了碎灵期了?”秋灵翔喜溢于表。

    “嗯,几天前便突破了,这还得归功于灵翔哥的经验教导呢。”紫灵卖乖地说道。

    “别贫了,这主要还是你的天资确实非同一般。”灵翔微笑,白衣随风而飘,双眼望着河面,默默地说道。“不知为何,我总有种山雨来风满楼的感觉,这次的择星之赛,我有预感,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紫灵望着秋灵翔俊俏的脸庞:“师傅和你,是紫灵最大的依赖,无论什么事,只要有你们在,我相信都可以安然度过的。”说完温柔地把头靠在了灵翔的肩上。

    灵翔满眼柔地望着前的女子,双手将其拥住,静静地享受着微风轻轻地吹拂,想让微风吹灭他此时心中的忧愁。

重要声明:小说《毒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