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讨喜小娃娃vs彪悍苏小妞

    今天顾念兮带着孩子去打疫苗,刚出生的小娃一看到美女护士朝着自己走过来,笑的不知道有多甜。惹得护士小姐,也是浅笑盈盈的。而这小娃也不是个善茬,对着护士小姐小不说,还一个劲儿的将小手搭着护士小姐的手背。

    看着这孩子和护士小姐的互动,顾念兮汗颜了。

    她就知道,她生出来的这个孩子就是个小坏蛋,专门讨女人开心的小坏蛋。

    别看他现在出生不久,就已经会区分男女了。

    要是看到男人靠近,小家伙虽然会笑,但绝对没有像是现在笑的这么甜。但要是换成了女人,就不一样了。

    这小家伙笑的,简直比油冰激淋还要让人觉得可口。

    打完针下来,这小家伙连哭一次鼻子都没有,就这么哼哼唧唧的过去了。这一点,连护士小姐都很惊讶:“这个小宝宝真的很听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听话的小宝贝!”

    笑的人儿惹人疼。

    小家伙明显就是这样的!

    你看,连护士小姐都想要抱抱他。

    而这小家伙也是来者不拒。只要是年轻的小姑娘抱着他,他就笑的越开心,

    看着自己儿子那个风流劲儿,顾念兮又是一阵抹汗。

    直到走出医院的时候,小家伙还不忘对着那刚刚抱过他的护士小姐又笑了笑。

    被自家孩子逗笑了的顾念兮,有些无奈的揪了一把这小家伙肥嘟嘟的小脸蛋。

    孩子已经三个月,变成了一个小墩。当初出生必须要住进保温箱的瘦小人儿,如今健健康康的成长。

    没有什么比这个让顾念兮更为开心的。

    只是每次看到儿子这风流倜傥的德行,顾念兮都忍不住想要跟这儿子划清界限:妹的,这风流成的孩子和我顾念兮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是走出门的时候,顾念兮就看到谈妙文了。

    按理说,谈妙文在这个时间点是不可能出生在外头的。可今儿个,他怎么出现了?难不成,是有什么急事找她?

    没有多想,顾念兮赶紧朝着谈妙文走了过去。

    “上车吧。”分辨不出男女的嗓音,从谈妙文的嘴中传了出来。

    其实,要不是他的嗓音泄露了某些事实,单从谈妙文的外表,你压根找不到任何意思缺点。

    此时正是秋末,秋风萧瑟。

    体强壮的谈妙文如今只穿着一件v领黑色毛衣,外头罩着一件绿色修风衣,将他本来就修长的型,拉的越是笔

    或许太多年不曾大白天出现在外面,谈妙文出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副大边框墨镜。从顾念兮所站的这个角度,她根本看不到这个男人脸上的任何表

    “好的!”

    考虑到谈妙文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大众场合,顾念兮便顺从他的话,上了车。

    因为车上顾念兮还抱着一个孩子,谈妙文开车的速度极慢。

    “小聿的弟弟?”

    谈妙文开着车速度并不快,抽空扫了一眼顾念兮怀中那个打着哈欠的小家伙,问道。

    “嗯,今天带着他过来打疫苗。”

    “没带小聿出来?”谈妙文又问。

    貌似,谈妙文真的将聿宝宝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每次只要涉及到这个孩子的事,他就无比关心。

    就连在海外碰到什么好玩的,都会给他捎上。

    而顾念兮也知道,谈妙文这样的人,除了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事表示自己的关心之外,其他人他都可以直接忽视。

    “他跟爷爷在家里吃烤地瓜。最近这小子迷上吃烤地瓜,天天缠着爷爷在院子里烤。”

    “那玩意不能吃太多,他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让人造个专门的机器给他烤!”果然是谈妙文,连吃过地瓜,都那么的讲究。

    还要让人给制出大型设备,来给一个孩子吃烤地瓜的。

    不过谈妙炎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也没有多在意。

    在她看来,还真的没有什么人会为了一个孩子想吃个地瓜,就专门制造出一个烤地瓜的机器来。

    不过等谈妙文真的将机器送到家里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这谈妙文真的对聿宝宝太宠了。

    “对了,找我有什么事?”

    顾念兮没有想到谈妙文说的是真的,索转开了话题。

    “是这样的,我听小泽说你打算对这king集团下手!”谈妙文的嗓音,不高不低的。听不出的喜怒哀乐。

    这感觉,就好像他谈妙文真的和这个king集团没有半毛钱关系似的。

    但不知道的人也就算了,可顾念兮算是非常清楚这谈妙文和这king集团的关系。

    如果谈妙文当初没有发生那场意外,如果他没有选择就此隐姓埋名,几乎不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话,没准现在的他还是king集团的少东!

    可这样的他,在提及king集团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绪的起伏。

    到底,要经历过多少岁月的洗礼,才能如同谈妙文这般的淡定?顾念兮在心里想。

    “嗯,我是觉得你哥哥对我老公的成见,实在太深了!以前也就算了,可我真的不想再让这些事连累到我们一家人了!”

    这是顾念兮的想法,而且她觉得这些也没有必要对谈妙文做隐瞒。

    就算现在她对谈妙文撒了谎,到时候对king集团动手的时候,还不是被谈妙文发现?

    与其这么躲躲藏藏的,倒不如直接开诚布公!

    “我知道你和king集团的关系,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次我顾念兮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一次解决,以免后患,是顾念兮现在的想法。

    而谈妙文在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顿时也觉得很是头疼。

    如果他谈妙文没看错的话,谈妙炎对顾念兮应该不是抱着敌意那么简单。

    因为说,他是抱着对这个女人的好感,一步步的想要接近顾念兮,帮助顾念兮。

    但估计谁都没有想到,在顾念兮的眼中,谈妙炎对她的好,都是敌意吧?

    这个世界上,谈妙炎的感表现的那么的明显,就连他这个还没有来得及经历过感的人儿,都能看得懂谈妙炎对她的珍惜。可顾念兮如此狡猾的狐狸,却是看不懂呢?

    这,也就存在另一种可能。

    或许,从始至终顾念兮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只不过,她不想表现出她自己知道罢了。

    当然,也正好借着自己不知道这个名义,将可能绊住她幸福婚姻的石头,给一一清除。

    如果是前者,那还好说。

    但如果是后者,谈妙文都觉得,这个顾念兮的想法细腻的连他这个人都觉得可怕。

    不过考虑到顾念兮刚刚说的那些,谈妙文说了:“我没有让你打消念头的意思!我只是想要跟你说,如果你在最后的关头有什么麻烦的话,到时候拿出我给小聿的玉佩出来,它能帮助你解决一切!”

    说完这话之后,谈妙文扫了一眼车子后视镜里的东西,又道:“好了,你已经将麻烦给我带来了,是时候该下车了。”

    谈妙文那副大边框墨镜放出来的场景,其实就是一个人偷偷举着相机,对着他的这车子进行拍摄。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从他碰到顾念兮的时候,这个人就一直都在他们的周围。

    那也就是说,这个人应该就是专门拍摄顾念兮的?

    可眼下,他的份实在不适合跟顾念兮搭上边,否则绝对会给顾念兮惹来麻烦的。

    “我给你惹来麻烦了?”

    顾念兮左顾右盼,都没有看到谈妙炎所说的麻烦在哪儿。

    可男人却直接给她打开了侧边的车门,说到:“下车吧,你们家的司机应该在我的后面,你下车马上上去。小泽会马上回家。”

    谈妙文在赶着顾念兮下车之前,就已经帮着她安排好了后路。

    不然,他还真的担心这顾念兮会不会下车后遇到什么不测。

    “好。那你开车回去也小心点!”

    顾念兮临下车之前说。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提醒对他谈妙文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这些年,他一个人在外面飘。

    不管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

    现在如果不是她顾念兮坐在车上,他肯定将车子的油门踩到底,到时候看看后的人还敢不敢跟上他的速度。

    在生死边缘而过,他已经经历了不少。

    所以,他又怎么会惧怕这样一个小小的难关?

    在顾念兮下车之后,谈妙文的车子果然一溜烟就消失在街角。

    本来急着跟上去的那些人,在看到这个男人的速度之后,也却步了。

    好吧,他们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要是真的为了拍几个照片就将命给搭上,那多不合适?

    只是等这些人追不上谈妙文回来,打算从顾念兮这边跟进之时,又发现这个女人也跟着消失了。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跟踪的两人彻底的失去了目标……

    ——分割线——

    “兮兮……”

    顾念兮刚刚抱着孩子踏进家门的时候,就被某人纳入了怀。

    如同谈妙文所说的,谈逸泽还真的在第一时间赶回了家。

    看来,他现在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危。

    这不,她都能感觉到他拥抱着自己的双臂,都带着轻轻的颤抖。寻常火里来水里去,都面不改色的男人,现在竟然有些颤抖。

    可想而知,他刚刚到底有多担心。

    知道他是太过于担心自己,顾念兮赶紧将怀中已经睡着的小孩放回到小上,这才重新回到他的边。

    “老公,我没事!”

    她牵着谈逸泽的大掌,轻声安抚着。

    “刚刚你看到跟踪你的人了么?”谈逸泽问道。

    此时,他的气息还是有些不平稳。

    想必,是被吓到了吧。

    也对,自从她顾念兮嫁给了他,这太平的子还真的少的。

    本以为现在该离开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他们现在一家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却在这个节骨眼有人跟踪顾念兮了。

    更重要的是,谈逸泽还感觉不到这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倒是没看到,不过表叔看到了!”

    “那好,这段时间你最好还是不要出门了。有什么要买的东西,我让别人给你送来就是了。”

    谈逸泽可不想再度经历顾念兮生死悬于一线的感觉。

    “好!”

    这次,顾念兮倒是出奇乖巧,没有反驳。

    因为她也察觉到,这次的事来的有些突然。

    要是她和孩子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谈逸泽该怎么办?

    “要是有什么地方一定要去的,也只能由我亲自接送你,知道么?”

    说着话的时候,谈逸泽的大掌覆盖在她的头顶上,轻轻的揉着。

    那感觉,就像是在揉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我知道了!”

    “吓死我了!”在说完这一句之后,谈逸泽又打开了自己的双臂,将顾念兮纳入了自己的怀中。

    没有过多的举动,只是安静的抱着她,感觉她的心跳声,来抚平自己心里的毛躁。

    “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我以后,会小心一点就是了。老公,你也要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本该是被吓坏的她,到家还反倒要过来安慰他。这听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可顾念兮却是无奈和幸福并存着。

    虽然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只是各取所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了味。

    如今的他们,更是珍惜着彼此……

    ——分割线——

    凌二爷还在住院,因为包扎的创伤面积比较大的关系,这些伤口也不时有些反复。

    所以,近段时间s区总院的老胡建议凌二爷还是住院观察,不然按照这凌二爷这包对待住房硬件设施的标准,他早就不知道从医院跑了多久。

    凌二爷是凌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也是凌家唯一的独苗苗。

    这样的人物一旦住院,前来探病的人还会少么?

    借机想要跟这凌二爷攀上关系的,还有其他想要目睹凌二爷美色的,再者还有想要借机和凌二爷以及他背后的凌氏集团寻求合作的,都在这个时候跟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

    还好s区总院对于每天探访的病人有一定的限制流量,这才免得这s区总院像是个菜市场一样,被所有人给挤塌了。

    不过就算限制了探望的人数,人家凌二爷的病房里现在仍旧是人山人海。

    这本来打算去给凌二爷做个检查的医生和护士都在到达凌二爷的病房门口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虽然这凌二爷住的病房,仍旧是这个医院最高端的。面积,自然也不小。

    可这样的病房,也经不住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探望的水果花篮一起挤成一团是不是?

    这样的架势,医生和护士都免不了为躺在病房里的男人担心了。

    这样下去,是不是会酝酿出什么踩踏事故?

    医生仗着自己高还可以,踮起脚尖来看了一下病房里的男人。

    一看,他还真的有些佩服这病房里的男子。

    不愧是凌二爷!

    就算人群中,就算受了伤,就算只是一素色病号服,他仍旧是人群中最抢眼的那一个。他的美名,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坐在这个病房里连一点脸色都不甩给任何人。

    就像是,他已经完全将周遭的事物都给屏蔽似的。

    “里头凌二爷没事吧?”小护士因为高较矮的关系,所以她看不到里头的状况。

    不过她也清楚,这可是院长老胡的病人。

    要是在他们这一班发生什么差池的话,到时候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别以为丢了饭碗就是大事,要是这凌二爷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到时候这凌氏肯定要让他们拿命偿还!

    “没事。我都有些佩服他了。”医生再度扫了里头那张虽然苍白了点,但仍旧是倾国倾城的美颜。

    遗世独立!

    这就是最高的境界。

    “那是。人家可是凌二爷!”小护士哼哼唧唧的。

    小护士的印象中,人家凌二爷可是无所不能的。

    当然,这也是大多数人对凌二爷的印象。

    可有一个人,却貌似不是这么想的。

    就在病房里人潮涌动的时候,一个高昂的女音在医生和护士的后头传来。

    “谁说凌二爷就要面对这些破事。个熊,趁着姐姐不在这,这些人又将这里给攻占了是吧!今天姐姐要是不将这些人的皮给剥了,姐姐就不姓苏!”

    这个高昂的女音传来的片刻,医生和护士就看到了一个听着大肚子的女人,双手拼命的将袖子往上扯,然后一脸雄心壮志的要往人群里扎的样子!

    能有这么高尖端的架势的,除了那个最近在凌二爷生病住院这段时间一直都陪在男人边的苏小妞,还有谁?

    可苏小妞,你好歹也是一孕妇是吧?

    这么彪悍的挤进去,能行么?

    可某个大肚婆兵没有自觉

    她压貌似就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异样眼神,着她的大肚皮就开始往人群里头挤,小嘴儿里头还一边碎碎念叨着:

    “这些人的小雏菊肯定是欠收拾。早知道我刚刚应该不是买早餐,而是买几根瓜瓜才对!”

    “不对不对。几根瓜瓜怎么够这么多人。我应该去批发市场买一大框才对的。太磨人了,太恶心了,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