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二爷的宠溺vs福星宝贝

    苏悠悠发现凌二爷醒来,是在这个中午。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送走了顾念兮夫妻之后,苏悠悠闲着没事,又端详着凌二爷的脸。

    “就算是个光头,你也蛮帅的!”苏小妞一个人嘟囔着。

    尤其是那看上去总向上勾起的唇瓣,让女人一看都有了犯罪的**。

    而苏悠悠,正是这万千女人中的一枚。

    所以,当看到凌二爷还在昏睡中,唇儿又如此迷人的时候,苏悠悠的脑子顿时短路,凑了上去。

    “这嘴巴怎么就长的这么有让人猥琐的**呢?”

    越发凑近凌二爷那种如玉的脸庞,苏悠悠感觉自己浑的血液都在倒流。

    而自己的唇瓣,也一点一点的朝着凌二爷的唇瓣凑过去。

    有时候,连苏悠悠这习惯了凌二爷的花容月貌的人,都会为了这个男人犯迷糊。

    可你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凌二爷妖孽,确实真的有着让人着魔的资本。

    虽然现在的他还在昏睡状态中,没能看到他那一双如同魔潭的美目,但光是看着他这纤长的眼睫毛,你就有种忍不住想要靠上前的冲动。

    “我说,你为什么长的比女人还要好看,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为女人的我感觉有些自卑!”

    苏悠悠摸了一把凌二爷那纤长的睫毛之后,又嘟囔着。

    如果此时的苏小妞不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凌二爷那漂亮的桃花眼上的话,她应该可以注意到,凌二爷此刻微微向上勾起的唇儿……

    只可惜,此时的苏悠悠已经像是着了魔一般,只是傻乎乎的盯着凌二爷的眼眸看……

    然后,一点一点的接近……

    最后,她将自己的唇瓣,放在了凌二爷的美目边上。

    如此的亲吻,能让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睫毛其实有些刺刺的,弄得她的嘴巴痒痒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小妞还感觉到凌二爷的睫毛好像扫了一下她的唇瓣。

    那种稣酥麻麻的感觉,真叫人诧异。

    一吻,其实时间不长。

    吻完了凌二爷的眼,苏小妞感觉自己已经占便宜占的差不多之后,就打算离开了。

    “喂,你现在是不是该骂骂我了,说我占了便宜?好吧,我承认你这么安静不跟我斗嘴,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说了这么多,苏悠悠看这男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只能松开了自己本来捧着男人的手儿。

    “你这么一直躺着,害我想要猥琐你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总感觉,像是在趁人之危!

    苏悠悠觉得,自己虽然总是偷偷对着帅哥犯花痴,或者看着gv,但自己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咳咳……不,是正人小女子!

    她也不能总是干这么些偷**摸狗狗的事吧?

    丢下这话之后,苏小妞便打算起

    最近这段时间,她的肚子大了一圈。

    现在这么趴着一下,浑都感觉酸疼。

    她打算先站起来,缓解一下自己脊椎的受力,休息一下再拿点什么东西来吃。刚刚顾念兮来,除了给她带饺子之外,还带了一些零食。

    现在她的肚子这么大,一会儿就饿了。所以顾念兮总是给她准备好吃的东西。

    看在这一点吃的份上,苏小妞决定原谅顾念兮家谈参谋长带着凌二爷去参加如此危险的行动。

    不过等苏悠悠将这些告诉凌二爷的时候,这货得到的回答就是:就这么点吃的,你就将我给卖了?苏悠悠,在你眼里爷可真廉价。

    只是等苏小妞就要起的时候,凌二爷的手竟然无端的横在她的腰上,将她死死的带进了她的怀中……

    而那双近段时间一直紧闭,不曾展露该有的风的美眸,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睁开。

    一看到苏悠悠近在咫尺的脸,那双眼睛里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而且,这双桃花眼还微微的弯着,就像是两个月牙。

    那月牙里的光芒,让苏悠悠都有些微愣。

    只是,还没等苏悠悠回神的时候,她便听到那男人干哑的快听不清楚的嗓音和她苏悠悠说着:

    “那么苏小妞,现在就请你猥琐我吧!”

    而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苏悠悠就感觉自己的唇瓣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那软滑q弹的感觉,让苏悠悠的美目诧异的瞪大……

    秋末的风,干燥而寒冷,没有一丝人味。

    可这一天的中午,整个病房里却因为这一幕,而变得温馨无比。

    ——分割线——

    一吻结束的时候,凌二爷再度松开苏悠悠的时候,发现这货脸红的像是猴子股。

    这样的红,一点都不像是她刚刚嘴巴里流里流气的职业流氓该有的形象。

    不过凌二爷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喝水,唇部干涩无比。

    这个吻,他并没有加深多少。

    所以他不确定,苏悠悠为什么突然脸会变得这么红!

    看到她这个神,他甚至还有些担心。

    “怎么了这是?脸红成这样,是不是血压高了?”

    前段时间陪着苏小妞去做了个产检的时候,护士就提醒凌二爷说要随时注意一下苏悠悠又没有脸蛋发红的症状,可能有妊娠高血压。

    而看到苏悠悠刚刚出现的这个状态,凌二爷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这一点。

    刚刚想要起,却发现自己的后背一阵揪疼。

    一时间,那张如玉般的脸红,竟然皱成了一块。

    “怎么了?”

    苏悠悠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赶紧凑上前。

    “想要起来看看你,估计是扯到伤口了,疼!”

    他前额上还有豆大的汗珠,估计真的疼的不轻。

    凌二爷这么一说,苏悠悠赶紧想要窜到后边看看一下他的后背。可却被凌二爷给拉住了。

    “快点去那边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拉着苏悠悠,不肯松手。

    而后者则说:“你难道没有看到害羞的人么?”

    苏悠悠的话,让凌二爷诧异的挑了一下眉。

    那模样像是在问苏悠悠:你确定你苏悠悠也会害羞!

    苏悠悠赶紧将眼睛睁得老大,瞪了回去,表示:姐姐可是个很矜持的人,当然知道害羞是什么玩意儿!你给姐姐删一边去,不要侮辱了姐姐的美!

    “快给我看看你的伤口!要是扯大了的话,赶紧要叫医生才行!”说着,苏悠悠就要挣脱凌二爷拉着自己的手,可后者的手劲特别的大,苏悠悠根本就挣扎不开。

    “你到底怎么了?”

    刚醒来,什么事都不做,就猥琐的偷吻了她苏悠悠,并且还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苏悠悠看。

    这样帜的眼神,让苏悠悠……

    很是骄傲!

    苏悠悠觉得,自己都着这么个大肚子了,还有一个男人这么为自己着迷,并且还是凌二爷这个美男子,她不骄傲能怎么样?

    “我可告诉你,姐姐现在是大肚婆,你别想对姐姐怎么样!”

    苏悠悠傲的说着。

    而凌二爷在听完了这么一番话之后,满脸的黑线。

    他现在浑上下都还带着大伤呢!

    就算他真的刚刚有冲动要了苏悠悠,可好歹也要考虑到自己的体承受能力吧?

    苏悠悠,你可真不要脸的自恋!

    当然,这句话凌二爷只敢在心里头骂着。不敢当着苏悠悠的面说,不然这货绝对会给他来一拳的。

    要是他上没有这么大的伤,陪着苏小妞闹闹,增加下趣也算不错。

    可现在,距离苏小妞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了,凌二爷可不想等到他们的宝贝女儿出生的时候自己还躺在医院里,不能亲自到产房里陪着苏悠悠生产。

    “苏悠悠,关键是你别想对我怎么样?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趁着我昏睡的时候乱来的!”

    凌二爷虽然心里头想着不要醒来就和苏悠悠斗嘴,但还是没能忍住。

    而一说到这,苏悠悠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要早知道凌二爷会在这个时候醒来的话,打死她苏悠悠都不会去做这么丢人的事

    现在好了!还被凌二爷逮了个正着,发现她竟然在偷吻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心里想着这段时间他凌二爷到底被她苏悠悠占了多少便宜!

    越是想到这些,苏悠悠真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这么丢人的事,亏她自己好意思做的出来。

    可想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凌二爷为什么刚刚会在她吻了之后就醒来了呢?

    而且,还会一醒来就对她苏悠悠说,让她猥琐他凌二爷之类的话!

    显然,这个男人刚刚就听到了她所说的话。

    那他为什么睡着了能听到?

    难道是……

    “你是不是早就醒来了?”

    苏悠悠盯着凌二爷的眼神,直勾勾的。就像是恨不得直接将他凌二爷的心脏给掏出来,看个清楚明白似的。

    “没有,我……哪有!”

    凌二爷矢口否认!

    若是在这个时候跟苏悠悠承认自己其实早就醒来,还下过给她苏悠悠拿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的话,凌二爷可以预想苏悠悠肯定会暴跳如雷的。

    考虑到这一承认影响重大,凌二爷决定暂时不要说的好。

    “真的没有?”

    苏悠悠盯得凌二爷有些头皮发麻,差一点就亲口承认了。

    可在脑子混乱之际,他还是摇了摇头。

    而苏悠悠这个时候盯着凌二爷看了下,最终说道:“那好吧,暂时相信你!”

    “你不相信我你相信谁?好了,别在意这个问题了!你看看我这好不容易醒来,你难道就要开始对我严刑供?太让人伤心了!”

    好不容易蒙混过关,凌二爷松了一口气,也决定暂时转移苏悠悠的注意力。

    不过后来苏悠悠从顾念兮的口中得知这凌二爷其实早就醒来之际,凌二爷又被胖揍一顿。

    不过眼下的气氛,还是不错的。

    至少,在凌二爷看来,这段时间苏悠悠真的对自己不错。

    看着她那张瘦了一圈的小脸,正用着各种古怪灵精的表和自己绘声绘色的说着话,凌二爷的嘴角又满足的勾起……

    大难不死,能看到苏悠悠还在自己的边守着,这感觉真好!

    凌二爷在心里想!

    ——分割线——

    第二天,顾念兮是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到凌二爷的病房的。

    因为前一天谈某人和顾念兮透露凌二爷已经醒来的关系,所以这个时候顾念兮推门而入,看到已经靠在病上坐着的凌二爷,并不惊讶。

    “哟,小嫂子来了啊!”

    凌二爷一看到顾念兮,打了招呼。

    从昨儿个装睡的时候,凌二爷其实就知道,这两天其实都是顾念兮在照顾苏悠悠的。

    至于自己的母亲,虽然也会定时定点过来看看他和苏悠悠,不过因为苏悠悠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除对凌母的戒备,所以她每次过来都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躺在病上的他,并且叮嘱苏悠悠几句之后就离开的。

    看这顾念兮,几天照顾苏悠悠下来,也瘦了不少。

    也对,每天都要往返于医院和谈家大宅之间,还有两个孩子要照看着,这对小嫂子来说还真的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那谈老大应该也很心疼吧?

    不过谈老大考虑到他凌二是为了谈老大受伤的,才舍得让顾念兮这么来回跑吧!不然寻常的时候,谈逸泽哪肯让自己的老婆照顾别人?

    “凌二,今天精神头不错么?看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吃的来!”顾念兮一进门,就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到茶几上。

    而苏悠悠这货已经非常不客气的将各种东西打开了,并且数了个遍:“宫爆鸡丁,麻辣虾,清蒸蛋……”

    苏悠悠就自顾自的数着那些好吃的,然后已经非常不客气的开吃了。丝毫没有顾及到,这些有一部分都是给凌二爷这个病患吃的。

    看着苏悠悠那狼吞虎咽的样子,顾念兮真想跟凌二爷说,其实她跟这货一点都不熟。

    眼看这苏悠悠都要将刘嫂今天特意给凌二爷做的那几个清淡的菜都给吃完了,顾念兮这会儿不得不开口阻止:“苏悠悠,你给我矜持一点好不好?这些都是给凌二的,你怎么都给吃了!”

    苏悠悠对于顾念兮的话,连头都还没有抬,就直接表示:“矜持那玩意几块钱一斤,你要是碰见在卖的话,记得给我称几斤回来。姐姐早些年就将矜持这东西给丢光了!”

    苏悠悠大言不惭的说着。

    语毕,又是一顿埋头猛吃。

    而边上看着的凌二爷,满脸都是宠溺。

    还一个劲儿的对着顾念兮说着:“她要想吃就给她吃吧,我没关系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顾念兮你不用说我媳妇了!

    好吧,看到这顾念兮都无语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和她顾念兮没有半毛钱关系是不是?

    那就让他们自己解决算了!

    顾念兮抬头望天,表示自己啥都没有看到!

    ——分割线——

    凌二爷住院的这几天,顾念兮觉得自己的眼珠子简直被各种恶心的事都给玷污了一遍。

    你看看现在,她刚刚踏进凌二爷的病房就看到了什么?

    凌二爷竟然带伤上阵,将苏悠悠压在了上!

    问题还是,这苏悠悠肚子圆滚滚的。

    这两人,竟然还玩起这个?

    为了免得这两个人越演越激烈,继续玷污她的眼,顾念兮赶紧轻咳了一声道:“咳咳咳咳咳,这里好歹是医院,你们两人可不要玩的太过分了!”

    而苏悠悠被顾念兮这么一咳嗽,才发现原来这个病房里又多了一个人。

    而这人,还是自己的好姐妹。

    这回,还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

    苏悠悠赶紧将压在自己上的男人给推开,脸蛋滚烫的可以煎鸡蛋了!

    她刚刚不过是要帮着这个男人擦脸。

    你看看,她现在手上还不是拿着一条毛巾。

    可谁知道,这位大爷一下字就将她苏悠悠给拉了过去。

    光是亲亲抱抱还好说,这位爷还老是想要往她的口凑上去,一边还说她苏悠悠浑香香的。

    苏悠悠自己都闻的没有什么味道,为什么凌二爷会觉得是香的?

    这一点,苏悠悠实在是搞不懂。

    她要将这个作恶的男人给推开,可这个男人却喊着她苏悠悠将她他给弄疼了,而且,还是上伤口的那一处。

    也因为这样,苏悠悠不敢动弹,才会被顾念兮撞了个正着!

    可眼下,他们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但顾念兮的眼神,却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念兮,你不要误会!我们刚刚真的没有做什么!”

    苏悠悠赶紧开口,想要向顾念兮解释着什么。

    可顾念兮赶紧将自己手上的那些吃的东西都给放到茶几上,然后摊手表示:“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更没有说我看到了什么!怎么,我刚刚真的必须看到什么,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顾念兮的嘴角上,有着狐狸一般的狡猾弧度。

    看着这样调傥着自家媳妇的顾念兮,凌二爷摸了摸自己那颗光溜溜的脑袋。

    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不无道理。

    这顾念兮以前看上去干净纯洁的一个女孩子,现在都被谈老大玷污的满肚子坏水!

    只是凌二爷貌似不知道,就算没有被谈逸泽玷污染指,这丫头一直都是小狐狸一只。

    “顾念兮!”

    被顾念兮调傥了一番,苏悠悠这下脸色都直接变成了绛红色了!

    看着这样嗲着的苏悠悠,还有那凌二爷充满怜惜的表,顾念兮赶紧表示:“好了好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现在就离开,你们刚刚正在做什么都继续,当我没有来过!”

    顾念兮说完,还真的直接朝着门外走,顺便还在出门的时候“好意”的帮着他们将门给反锁了。

    看着顾念兮这一系列的举动,谁都知道顾念兮已经联想到了什么。

    这下,苏悠悠羞涩了!

    “嗷,太丢人了!”

    苏悠悠捂着自己的脸蛋,做各种让人恶心的羞动作。

    好吧,猥琐腐女苏悠悠,还真的不大适合什么羞人的动作。

    “没事啦,反正以后这种事小嫂子迟早也要适应的!”

    凌二爷赶紧伸手过去,拉着苏悠悠的手儿轻轻的掐着,以示安抚。

    而他这话的意思是,反正以后结婚了,他肯定要经常这样将苏悠悠压在自己的下。

    而苏悠悠此刻正专注于做各种羞涩的“恶心”动作中,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凌二爷的语病。

    至于她是怎么知道凌二爷话中有话的,那还要多亏了顾念兮又耍坏的又将刚刚关上的们给推开,然后又装模作样的看着他们手拉着手的样子,作出一副吃惊状。然后说:“我都出去了这么久,你们都还没有办好?”

    这话说的,好像她离开的这一时半会儿,苏悠悠和凌二爷已经作出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

    看着这样气人的顾念兮,凌二爷都有揍人的冲动了。

    若不是考虑到揍了顾念兮,自己肯定要被谈逸泽揍个半死不活的话!

    而耍了人的顾念兮在看到凌二爷那杀人的眼神的时候,立马又作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还说了:“好吧,我打扰你们是我不对了!呜呜,我走了,你们不要留我,千万不要留我!”

    听着顾念兮的那一番话,凌二爷和苏悠悠都很想说:“你赶紧滚吧,没有人要留住你!”

    而顾念兮演出了大半天的苦剧,发现自己并没有人理会,而凌二爷的杀人的眼神也越发的激烈,仿佛她顾念兮再要不走,他会直接将她顾念兮提起来,从这里的窗口丢下去的样子。

    想到这里乃是十二楼……

    摔下去,肯定是个饼。

    顾念兮赶紧将脖子往后缩了缩,道:“好吧,你们当我没有来过!”

    “我这回真的走了!”

    顾念兮信誓旦旦的保证,以争取最大的宽恕:“这次我真的不会回来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

    顾念兮絮絮叨叨的,却是半天都没有动静,像是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

    到最后,控制不住绪的还是苏悠悠!

    她发飙了。

    对着顾念兮怒吼着:“顾念兮,你她丫的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直接弄跟黄瓜爆了你!”

    苏悠悠的威胁很黄很暴力,吓得顾念兮又将脖子往后挪了挪。

    而这个时候,有道清越的男音响起。

    “苏小妞,你要是敢对我媳妇用黄瓜的话,我也不介意对他动用黄瓜!”

    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纷纷望向声音的来源地。

    之间,顾念兮所在的门缝的那一块,又多出了一道人影。

    而这人的上,一橄榄绿的军服,将他的型称得迷人。

    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而他的手现在所指的方向,就是拉着苏悠悠手的凌二……

    也就是说,这苏悠悠要是敢用黄瓜爆顾念兮的话,他谈逸泽就用黄瓜爆了凌二爷的菊花……

    明明是最简单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的道理,为什么从谈逸泽的口中说出来,却有种让人上火的感觉?

    而苏悠悠,眼下就是这个况。

    光是听着谈逸泽的这话,苏悠悠的脑子里就不自觉的闪现了这么一幕。

    凌二爷被谈逸泽按着,而他们正在上演苏悠悠所看过的gv里的各种画面……

    原本都没有将这两人凑在一起的想法的苏悠悠,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各种满足。

    倘若由这两个人拍摄一部gv的话,那绝对叫座……

    一时间,苏小妞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脑子,血液瞬间上流,然后……

    她华丽丽的流鼻血了!

    看到苏悠悠一时间流了这么多鼻血的凌二爷,瞬间慌了。

    “苏悠悠,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

    后者还在继续在脑子里补着某些龌龊的画面,一个劲儿的傻笑的。

    而一张脸上,都是鲜红,怪吓人的!

    “你流了这么多血!”凌二爷摸了一把她的鼻尖处,让她自己看。

    这下,苏悠悠才意识到自己又丢人丢大了。

    而抬头的时候她发现顾念兮正看着她,嘴角上还挂着不明弧度。

    看得出,顾念兮这丫头貌似也明白她苏悠悠刚刚都在想些什么龌龊事了。

    不过能想到她苏悠悠所想的东西,她顾念兮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兮丫头,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也绝对会将你这龌龊的真面目揭露给你家的谈参谋长看的!

    苏悠悠一边擦着鼻血,一边很黄很暴力的想着。

    可苏悠悠貌似又没有想到,自己脑子里所想的那些,可比人家顾念兮要龌龊多出不知道多少倍。不然,为什么人家顾念兮没有流鼻血,倒是她苏悠悠血流成河?

    ——分割线——

    将苏小妞这个满脑子都是不良思想的大肚婆给抹到一边之后,谈逸泽进了病房,和凌二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大部分都是聊着他凌二爷现在的病,还有梁海的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之类的。

    通过谈逸泽和凌二爷的对话,顾念兮了解到,爆炸的当时凌二爷极力挣脱了。

    而将炸弹绑在自己上的梁海,被炸的四分五裂,已经死掉了。

    听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和苏悠悠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难想象,若是当时凌二爷没有挣脱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而到这个时候,谈逸泽也貌似记起了一件事

    他看了一眼在边上,听完了凌二爷那一天到底经过什么样的凶险况之后,眼泪汪汪的苏悠悠,然后才对凌二爷说着:“对了,你那天想要对苏小妞说的内容,我还没有来得及说。现在,我也觉得我没有必要替你跟她转达,还是你亲自跟她说一声吧!”

    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最近变得有些三八的顾念兮赶紧凑过来,问着:“说什么话呀?”

    然后,顾念兮赶紧期盼的看向凌二爷。

    貌似在问着凌二爷,你到底想要跟苏悠悠说什么话,要不直接在这里说,也好让我顾念兮当当你们的见证人之类的。

    当然,顾念兮之所以那么想要知道的真实目的,还不是这货自己准备多知道一些什么。

    “小嫂子,有些话不可外传!”

    凌二爷知道顾念兮狡猾的目的,所以他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当着顾念兮的面和苏悠悠表白呢!

    不然,刚刚不过是吻了苏悠悠一下,都被顾念兮取笑成那样。

    待会儿,这要是当着顾念兮的面表白了,那他和苏小妞这一辈子都别想在顾念兮面前抬起头来做人!

    再者,他们刚刚还能赶着顾念兮这满肚子坏水的小狐狸离开。

    而现在,谈逸泽又来了。

    有着谈逸泽这只老狐狸撑腰,没人敢对顾念兮怎么样。

    到时候,听到了他凌二爷表白的小狐狸,都不知道要猖獗城什么样子

    考虑到这一点,凌二爷表示要表白可以,但绝对不会当着顾念兮这个猖獗的丫头表白!

    吼吼……

    可顾念兮说了:“你都喊我小嫂子了,我好歹也能给你们当个见证人不是么?”

    某女笑的,一双眼都变成了月牙。

    小狐狸般的狡猾眼神,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其实,见证人是次要的,看闹才是正解吧?

    谈逸泽盯着边笑嘻嘻的女人,有些头疼,唇角却是宠溺不断。

    而看着老是纠缠着自己的顾念兮,凌二爷向谈逸泽投去了求救的眼神,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谈老大,帮帮忙管管你老婆!

    看了凌二爷的求救眼神,谈逸泽只是揉了一把顾念兮的长发,却不说话。

    那意思好像在说:我谈逸泽的老婆一直实行放养政策,束缚着她的手脚,不是我谈逸泽的作风。

    看着谈逸泽摊手表示放任顾念兮的样子,凌二爷恨不得咬碎自己的牙齿:谈老大,你见色忘义!

    谈逸泽抬头望天表示:有么?

    凌二爷翻白眼:有,**的!你为了你家媳妇,连我这个兄弟的死活都不顾了!

    可谈逸泽貌似没有看到他的抗议似的,这回连个白眼都懒得甩了,直接表示:我媳妇当然要宠着,至于你嘛……边上站着看就行了!

    “快点快点,快点跟悠悠说!”顾念兮一直催促着。

    “……”

    而苏悠悠一直看着所有人,到现在才貌似跟上了大部队的进度,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苏小妞,这个可以等等再说!”凌二爷坚决不肯当着顾念兮的面说。

    而苏悠悠听着他的这话,小脸一皱:“有什么那么神秘的话不能说的?说吧说吧,反正你的脸皮忒厚着呢!”

    苏悠悠貌似没有想到凌二爷会想要跟她说什么,这会儿这货竟然站在顾念兮一道战线中。

    气的凌二爷恨不得掐死她!

    有苏悠悠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么?

    “苏悠悠,你……”

    别人说的也就算了,可她苏悠悠竟然说他凌二爷的脸皮厚……

    这下,凌二爷真的搁不住这张老脸了。

    “怎么了?我这又是怎么了?”

    苏悠悠看着言又止的凌二爷,眨巴着无辜的大眼。

    这表,让凌二爷本来想要怒骂出口的话,又瞬间憋了回去。

    而看着这一幕的谈逸泽,觉得他们耽误的时间真的太多了,最终还是拉了拉顾念兮的手儿,说到:“咱们该回家了!剩下的,还是他们自己谈的好!”

    可对于谈逸泽这话,顾念兮明显不赞同。

    “回家?不要,我还要给他们当见证人呢!”顾念兮貌似抱定主意想要在这里当电灯泡!

    看着这样胡搅蛮缠的顾念兮,连谈逸泽都觉得有些头疼:“你当了见证人又怎么样?你又不是当事人!”

    “虽然我不是当事人,但至少可以看看别人到底怎么玩浪漫的吧!”

    这话,无疑将她顾念兮想要看闹的心思暴露无遗。

    可某女貌似还没有发现。

    其实,顾念兮之所以这么衷的想要看着人家当面表白,还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还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动听的话。

    当然,其实也有些话谈逸泽说过,只不过当时顾念兮没有听到罢了。

    而这句话,也让顾念兮听起来就像是在抱怨谈逸泽不够浪漫。

    当即,谈逸泽越发的坚定了自己想要将顾念兮立马带回家的信念。

    比起凌二这个在万花丛中游玩过的,谈逸泽承认自己玩浪漫的手段绝对比不上他。

    而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媳妇眼巴巴的惦记着别的男人的好,这在谈逸泽看来有碍于他们夫妻关系的发展。

    所以,谈逸泽当即对顾念兮的这个提议表示驳回:“不行,我现在要回家!”

    “那你就一个人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帮着他们见证就行!”

    顾念兮连看他谈逸泽都没有,这边已经一个劲儿的对着凌二说着:“你们就说吧,他回去就回去,有我给你们当见证人就行了。”

    顾念兮的话,为她自己招惹来了两个白眼。

    苏小妞和凌二爷同时表示:我们没有想过要见证人的想法,你其实可以走的!

    而对于这两个人的反抗,顾念兮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还是一个劲儿的催着:“你们快点啊,要不然我可就走了!”

    凌二爷和苏悠悠在心里默念到:你赶紧走!

    “老婆,别闹他们了,我们回家了!”

    强硬的语气没什么作用,谈逸泽又换了一种语气。

    软磨硬泡的,像是恨不得将顾念兮给哄出来似的。

    可某女仍旧连看都没有,直接说了:“不要。我现在不回去!”

    这软的和硬的都没有效果的况下,为了不影响人家小两口的感发展进程,谈逸泽作出了一个非常威武的举动。

    直接将本来还站在自己边的顾念兮给夹在自己的腋窝下面,扛走了!

    看着谈逸泽如此彪悍的动作,苏小妞直接冒出心心眼。

    有这么个威武的帝王攻,gv肯定爆棚!

    而凌二爷则在看到顾念兮被强行拉走,并且狼哭鬼嚎的一幕,并没有什么同感。

    相反,他倒是觉得顾念兮一离开,世界清静了许多。

    “苏悠悠,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你竟然不管你妹妹的死活……”

    “凌二,你这个混蛋。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是谁替你将媳妇儿给守着,你倒好给我过河拆桥,见死不救!”

    等谈逸泽离开了许久,他们还能从门外听到这么个狼哭鬼嚎的声音。

    到即将消失的时候,他们又听到了:

    “你们这两个人,给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这台词,怎么听着那么熟悉!

    苏悠悠在心里感叹!

    而凌二爷在顾念兮离开之后,只感觉悠哉了。

    小嫂子一离开,世界爽歪歪!

    不过经过顾念兮这么一折腾,本来还想说出口的话,凌二爷倒是觉得现在没有那种气氛。还是等下次再跟苏悠悠说吧。

    当然,他是想找个比较正式的场合,这样和苏悠悠说的话也不会像是开玩笑。

    至于苏悠悠呢?

    看着顾念兮被谈逸泽那么扛走,还有谈参谋长那威武的形象,她在脑子里yy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了,哪还会记得刚刚到底说到了什么东西?

    ——分割线——

    顾念兮发现king集团a市分公司出现资金流动问题,是在这个午后。

    最近几天,凌二爷的病稳定了许多,顾念兮也就没有去医院那边瞎掺和了。

    当然,她也知道,与其自己留在哪里当别人的电灯泡,还不如让他们两个人独处来得好。

    至少,有苏悠悠单独陪着,凌二爷肯定会加速愈合。

    而这一天的下午,顾念兮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有带着聿宝宝出去逛,于是就将小娃先放在刘嫂那边带着,然后自己牵着聿宝宝出门了。

    小家伙似乎好久没有跟着顾念兮出门,也特别的兴奋。

    一路上,都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看着这小家伙兴奋的样子,顾念兮也觉得自己今天做了个很对的决定。

    “妈,宝宝要吃……”

    路过kfc的时候,聿宝宝瞅见了人家kfc上面贴着的宣传海报上的甜筒喊着。

    顾念兮抬头一看,这冰激淋真不错!

    “宝宝,那咱们进去吃,不能告诉爸爸,知道么?”

    顾念兮知道现在自己的体还不大适合吃这些,但看着聿宝宝充满期待的眼神,她还是答应了。

    而谈逸泽那边呢?

    那老男人有着z国人最为传统的饮食习惯。

    东西,都是要吃会烫手的。

    像是这样冰冻的东西,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当然,他也非常反对让他们娘俩吃这样的东西。

    所以,这次还带着小的一起过来吃,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担心被谈逸泽知道了。

    “勾勾……”聿宝宝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立马甩出自己的小手指。

    看着儿子那甜甜的笑脸,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于是,五分钟之后,kfc里头出现了一大一小的影,两个人捧着个甜筒,吃的不亦乐乎。

    kfc的窗都是透明的。

    所以,靠窗而坐的顾念兮可以清晰的看到底下所有人的举动。

    而正巧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看到kfc对面的咖啡厅边,谈妙炎正好和某个人在聊着什么。

    如果顾念兮没有记错的话,那现在坐在谈妙炎对面的那个人,应该就是a市zg银行的行长。

    谈妙炎竟然会在这边请行长喝咖啡?

    嘿嘿……

    有意思。

    如果不是king集团在这边出现资金运转问题的话,谈妙炎应该不会这么大动干戈吧?

    想到这,顾念兮赶紧掏出手机,给韩子打了个电话:“韩子,你给我查一下,最近king集团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五分钟之后汇报!”

    “喂顾总,五分钟,你当我是神啊!”

    韩子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在电话那边抱怨着。

    现在的韩子,除了掌管云阁集团和明朗集团之外,现在连带着还要处理一些sh国际的事物。

    可他发现,顾念兮貌似还没有察觉到她快要将他韩子给榨干似的。

    每次要查事都直接限定时间!

    只是他不知道,顾念兮都是跟谈逸泽学的。

    按照谈逸泽的说法,有压力才有动力!

    于是,面对韩子的抱怨,顾念兮直接忽略:“你也可以选择不查。以后sh国际的决策问题,也都交给你!”

    顾念兮说完这话,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而听到顾念兮刚刚这一番话的韩子,直接朝天嚷嚷着:资本家真是可怕!

    一个云阁,再来个明朗,最后还是sh国际的法律问题,已经让他忙的团团转了。

    现在还要将整个sh国际的决策交给他,那他韩子还要不要活了?

    于是,在顾念兮的威胁下,韩子只能认命的开始查找顾念兮所想要的内容。

    四分钟零三十秒之后,顾念兮的电话响了:“喂顾总,你还真的料对了。这king集团,最近还真的有大动作。貌似,他们打算参加a市的地标建筑的竞标。不过因为之前几个项目都压着,最近资金周转有些吃力!”

    “哈哈,还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韩子,你给我盯紧,一旦他们有什么动作,随时向我汇报!”

    将电话给挂断之后,顾念兮粘着冰激淋的嘴儿就往聿宝宝的小脸上蹭了蹭。

    多亏了这个小祖宗提议来吃甜筒,不然她顾念兮也不可能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发现king集团的弊端!

    “宝贝儿,你真的是我的福星!”

    说着,顾念兮的嘴儿又往聿宝宝的小脸上蹭了下。

    结果,聿宝宝的整张小脸蛋,变成了小花猫!

    ------题外话------

    呵,这章是我半夜两点半上传的,估计半夜可能没有什么人审核。

    不过八点之后应该有编辑上班,大家看到的时候估计会比寻常晚一些些,么么哒。→_→

    可能在我这么熬夜的份上,有木有票子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