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军嫂的责任vs谈逸泽归来!

    “报告谈参谋长,前方的海域发现有类似机翼物体!”这一天的早上,谈逸泽接到了来自参与搜救工作的天朝搜救机发来的消息……

    “继续向前飞行,看看有没有救生艇,以及幸存人员!”

    凭谈逸泽的经验,今儿个发现的这个目标,应该就是这失事客机了。

    “是!”

    得到了谈逸泽的命令,进行搜救的飞机,率先在疑似海域开展搜救工作。

    而此时还在搜救船上的谈逸泽,也开始喊口令:

    “全体都有,向左看,向前看。立正!”整好队伍之后,谈逸泽发话:“在前方海域已经发现疑似机翼物体,估计应该就是此次失事客机。我们现在全速前进,赶往那一片区域,火速开展救援工作。”

    “是!”

    在听到谈逸泽的话之后,所有的士兵们每个人脸上都是神采奕奕的。

    即便已经一连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可在听到已经找到这艘消失的客机的相关消息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了笑容。

    虽然目前只是得到了有关飞机的消息,但所有人还是满怀期待。

    即便这飞机已经消失超过十天,可所有人还是不肯放弃。

    这就是天朝人!

    只要有一线希望能够救活我们的同胞,绝不气馁!

    于是,这一天谈逸泽他们的船只全速朝着发现类似机翼的物体全速前进。

    一个钟头之后,谈逸泽还接到了自己刚刚下令继续往前飞行的搜救飞机发回来的相关消息说:在发现类似机翼的附近,发现了两艘救生艇。

    当时救生艇上,还有数人。朝着搜救飞机喊着:“救救我们……”

    那是熟悉的天朝口音……

    那一刻,飞机上传回报告的人,激动的还带着梗咽。

    而谈逸泽的船只,也在当地时间的中午抵达。

    当救生艇上的人儿看到那张时常出现在各大电视上天朝最为年轻的军官的容颜之时,所有人都激动的流下两行泪:“我们总算是将你们给盼来了……”

    更有激动的中年妇女拉着谈逸泽的手,口口声声喊着:“谢谢,谢谢你们……”

    谢谢,这一群最可的战士们!

    也谢谢他们,是他们挽救了他们这些人的生命。

    在海上漂泊了十个夜,庆幸没有遭受到过鱼类的袭击的同时,他们的可维持生命的食物也在一天天的减少。

    同样的,有些同伴也在这样茫茫的大海中绝望,有些更是以极端的方式跳入海中,选择自行了断。

    而他们这些坚持着靠着仅存不多的干粮维持下来的人儿,最终真的等到他们这群可的人。

    只是面对这些获救的人的感谢,谈逸泽只是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因为,他们是人们的子弟兵。

    他们的责任,就是保家卫国。

    任何企图想要破坏天朝团结的人和团体,他们都不会放过!

    面对这天朝大国最年轻军官所说的一番话,这些人儿只有用自己的泪水,诉说着自己的感恩。

    被救上船的第538章,在d市怕还是闷的很。

    像是这样的夜晚,虽然夜风也凉爽了些。

    但在d市,应该还是穿着短袖会喊着

    可这是a市,入了秋,一切都变了。

    风不会带着d市一样的湿

    秋风吹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也让这个城市的树儿开始落叶。

    就像是现在顾念兮住的这个病房前的一棵大树,这几天顾念兮一直都望着这扇窗,所以她也注意到这棵树的树叶每天都在减少。

    这不,刚刚一阵风儿吹过,顾念兮又看到又有好些叶子从树梢上掉落下来。

    怪不得,人们常说秋风无

    这秋风一过,所有的树叶都要凋零……

    望着那落叶纷纷的样子,顾念兮突然拿出自己的手机。

    自从怀孕,谈逸泽一直都对她使用手机的次数严格控制。

    而且,在没有他的准许下,她的手机一般都是放在他那边的。

    若不是这次任务紧急,他才不会将手机还给她呢!

    想到那个老流氓每次没收她手机的得瑟样,顾念兮的嘴角忍不住勾起。

    但她的眼里,更多的是无助。

    她多么希望,这个时候又能看到老流氓得瑟的将她手机给没收的样子……

    光是想到这一点,顾念兮的鼻尖越发的酸了。

    没有人陪伴的夜晚,尤其地点还是在医院,顾念兮真的很害怕。

    小时候,每次生病不得不住院的时候,她都会死皮赖脸的要爸爸陪着她。

    就算爸爸再怎么忙,她都缠着。

    到最后,爸爸也不得不留下来。

    可长大之后,她懂得那个时候爸爸的无奈。

    也因为,她懂得谅解那个男人。

    其实,明天就要手术了,谈老爷子和刘嫂都说想要留下来陪着她。

    可他们毕竟都上了年纪,再加上若是他们一个留下来,家里的聿宝宝就只有一个人带着,顾念兮也不放心。

    最终,顾念兮将他们说服回去了。

    当然,为她顾念兮的好姐妹的苏悠悠,也说今天晚上要留下来陪着她。

    可那怎么行?

    苏悠悠一直认,据凌二爷说,尤其是怀孕的这段时间,这货认的本事渐长。

    连上的枕头摆放位置,都苛刻的不能有差池,不然她整晚都会睡不着。

    就她这德行,顾念兮能让她留下来么?

    最终,在顾念兮的要求下,凌二爷将一直嚷嚷着的苏悠悠给拉走了。

    只是,当这个病房又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白天的那些伪装,全都被顾念兮给抛下了。

    此刻的她,也能尽的怀念着她家的谈参谋长了!

    “谈逸泽,你怎么还不回来?我明天就要手术了!”

    “难道你不怕,这次生孩子的时候,你又不在我边留下遗憾?”

    “吼吼,反正我不管,你明天回不回来,我都会将孩子给生下来的!到时候,你有遗憾也别赖着我!”

    顾念兮就这样,一个人靠在边,对着一个充满了电,却始终没有任何电话打进来的手机,傻傻的说着。

    即便知道,就算是这样对着手机守着什么,她家谈参谋长也不可能听到她的话。

    可她,还是不知疲倦的说着。

    可说到最后的时候,那部手机在她的视线中变得模糊了。

    顾念兮能感觉到,有温的液体开始蔓延她的整双眼眸……

    “老东西,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害怕,我该死我害怕你知不知道?我怕手术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这一辈子都没法再见到你。我怕这手术要是孩子有个什么不好,我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所以,老东西我求你了。你回来好不好?就算不陪着我进手术室也行,最起码让我见上你一面,好不好……”

    连来的等待,连来的不安,再加上连来的假装坚强,这一刻的顾念兮再也装不下去了。

    “兮丫头?”

    有个男音,在顾念兮的边响起。

    随之,还有一双长臂,揽住了她的肩头。将她带进了,一个有着温暖的怀抱。

    只是这样的怀抱,却让顾念兮有些不安。

    抬起头来,顾念兮发现真如她想象的那样,这怀抱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谈逸泽的。

    而是,楚东篱……

    揉着哭红的双眸,抹去自己眼角的泪,企图掩盖住自己刚刚哭过的事实的顾念兮,努力的扯动着嘴角的弧度问着:“东篱哥哥,你怎么来了?”

    看着那双已经哭红,还企图对自己撒谎的大眼,楚东篱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前几天到这a市,是因为有点事出差,顺便路过来看看她。

    而这一次,是在没有任何公务的前提下,他只一人过来的。

    而一到这a城,他就开始找她。

    他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这一路上,楚东篱也不断反问自己的问题。

    现在的顾念兮,有家室也有丈夫。

    就算是上一次她出院了体还难受,也有丈夫和家人会陪在她的边照看着。

    也用不着,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去关心。

    可他,还是跟着了魔一样的再度进了谈家。

    而这一次,楚东篱却从谈家人口中得知,顾念兮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

    羊水过少,所以要在明天下午进行剖宫产手术!

    孩子还没有足月,就要生产?

    而且,这要生孩子的前一夜,连一个家人都没有能陪伴在顾念兮的边?她的丈夫,孩子的亲生父亲,现在却还在远洋的船上?

    当他的妻子正经历着人生第一大坎的时候,他竟然守在别人的边?

    这个发现,让楚东篱跟头咆哮的狮子一样,一路开车狂奔到顾念兮所在的医院。

    而推开这扇病房门,他听到那细碎的哭声之时,心更像是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

    他将心的女孩交到谈逸泽的手上,看着每次见面她都露出幸福的笑容,本以为可以完全放心的将他交给谈逸泽,却不想到得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如果此刻谈逸泽站在他面前的话,他真的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给杀了。

    谈逸泽,你竟然让怀孕的她一个人在这里哭?

    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么?

    “东篱哥哥……”

    顾念兮也意识到,今夜楚东篱似乎有些反常。

    所以,她对着他也开始变得有些躲闪。

    这一点,楚东篱明显的感觉到了。

    “我就过来a市出差,顺道过来看看你。没想到,竟然看到一个哭鬼。”怕顾念兮对自己有防备,他用小时候惯用的调笑方式说着她。

    果然,这一下顾念兮本来有些僵硬的子,放松了下来。

    这边还揉着自己的眼睛,撒着慌:“人家才没有哭呢,不过是沙子进了眼睛罢了!”

    和小时候一样,每次被他嘲笑的时候,她总是若无其事的为自己找借口。

    沙子进了眼睛?多么好的借口!

    可顾念兮,你真的将我楚东篱当成瞎子了?

    “想哭,就哭出来吧!害怕,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楚东篱宽慰着她。

    就算是个男人,在面对可能到来的手术,也会出现各种不安的绪。

    更何况,是她这个小丫头呢?

    “我真的没有哭?再说了谁害怕了!”

    顾念兮虽然不像是苏悠悠一样,彪悍的希望整个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坚强。可她,仍旧不喜欢别人看到自己的泪水。

    退一步说,其实他们两人真的很相似。

    不然,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好姐妹。

    可楚东篱说了:“傻瓜,你现在不能对顾叔叔和阿姨说,也不能对怀孕的苏悠悠说,更不可能对那个将你们娘俩放任不顾,一个人跑去印度洋的男人说,除了我,你还有谁能说?”

    楚东篱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侧的女人。

    这一次,顾念兮真的有些绷不住了。

    是啊,因为不想要让自己的父母担心,她连这次即将手术都不敢先告诉父母,就担心爸爸为了她的事,急匆匆的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到时候让别人钻了缝子。

    而苏小妞呢?

    眼下,她还怀着孕。

    这个时候跟她说,拉着她和她顾念兮一起哭,到时候孩子要是发生什么意外,可怎么才好?

    至于谈逸泽,眼下连通个电话都能是奢望,更别说能和他抱怨这些了!

    不得不承认,楚东篱就是楚东篱。

    他的冷静,他的睿智,都让他将她顾念兮看得清清楚楚。

    “哭吧。哭出来,或许就好受一些了!”

    看着她红红的鼻尖,他再度开口。

    而这话一落下,有豆大的液体,从顾念兮的眼眶掉落了出来。

    起先,还是一点一点的。

    到后来,所有的液体汇聚成线,从顾念兮的眼角不断的滑出……

    “东篱哥哥,我真的好怕……”

    带着鼻音的哭腔,让楚东篱心里的某一处塌陷了下去。

    “傻瓜,没事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楚东篱揽着她的肩头。

    其实,这不是楚东篱第一次这么安慰伤心难过的顾念兮。

    小时候,考试考不好,她不敢告诉顾市长的时候,也会像是这样窝着哭。等到他楚东篱找到她的时候,她早就成了个泪人儿。

    然后,他也会跟现在一样,拦着顾念兮的肩头,这么哄着她。

    只是,没有一次像是这一次一样,让他楚东篱感觉到压力倍大。

    因为,除了要安慰顾念兮,现在的况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般糟糕之外,楚东篱还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东篱哥哥,我真的好想他……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为什么还不回来……”

    她,哭的声嘶力竭。

    而这样的哭声,还有她哭诉的内容,同样都让楚东篱的心如同刀割。

    “他应该快回来了。”

    至少,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看到的,是这样的。

    今天,天朝大国已经找到了那架消失的飞机,并且成功的营救了30名乘客的消息,在所有的频道滚动播出。

    当然,这则新闻上也出现了那个男人的影。

    一时间,这男人的形象又在全国人民的心目中高大了许多。

    这则消息播出的时候,楚东篱正好下了飞机,在机场的大显示器上看到的。

    不过,那个时间段的谈逸泽,还在大洋彼岸。

    而且发布会结束,应该还有许多的事要处理。

    想来,要在明天下午之前回到这边,恐怕是不可能的。

    若是他没有赶回来,那明天下午顾念兮要被推进手术室的样子,楚东篱都不敢想像。

    可看着哭的伤心绝的顾念兮,楚东篱心疼不已。

    所以,他只能顺着她安慰着。

    但天知道,心的女人在自己的怀中哭诉着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思念对楚东篱而言,简直就像是凌迟。

    “他快回来了?你怎么知道?”

    好不容易听到谈逸泽的消息,顾念兮平静了一下。

    可转念又想起谈参谋长出去执行的任务,估计不简单。所以顾念兮好不容易平静的小脸,瞬间又垮了下来。

    “不……东篱哥哥你一定是在骗我!搜救的任务那么繁重,逸泽怎么可能那么快回来?”

    “兮丫头,你听我说!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是这样的,飞机找到了,你的谈逸泽也救了30个幸存者,他们现在正被送往距离最近的医院。这是今天晚上7点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

    “真的?”顾念兮好不容易抬起了还带泪的脸蛋,愣愣的看着楚东篱。

    那急切的眼神,像是想要从楚东篱的脸上找到最真切的答案似的。

    “真的!新闻发布会上,谈逸泽还做了简单的发言。简单的介绍了搜救的过程,还有这三十个人现在的状况。”

    其实,楚东篱更想说,他觉得站在发布会上的谈逸泽,真他妈的欠揍。

    自己的老婆孩子现在处于水深火中,可他却为了别人的死活拼命的忙活着!

    该守着的人不守着,你说这谈逸泽不是欠揍是什么?

    当然,楚东篱跟顾念兮说这些,其实也存在一些私心。

    他就是想要告诉顾念兮,让她知道现在当她有危险的时候,谈逸泽这混蛋却为了别人的死活卖命,将她顾念兮和孩子弃之不顾。

    如果可以,楚东篱也希望顾念兮能够就此恨上谈逸泽。

    若是一气之下,跟谈逸泽离婚了,那就更好了。

    可谁知道,顾念兮的反映却是:

    “太好了……”

    “他们真的获救了?太好了。”

    脸上还带着泪的顾念兮,此刻却扬起了无比清甜的笑容。

    虽然还带着眼泪,可这一刻顾念兮的笑容看起来无比的真诚。

    “念兮,难道你不恨他?”

    “恨?我为什么要恨?”她的泪,还在流。

    可她看向楚东篱的眼神,却是真真切切写满了疑惑。

    “恨他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不能陪在你的边。恨他你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他却陪在其他人的边?”

    楚东篱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绪有些激动。

    甚至连他的手,都紧握成拳。

    可顾念兮却说了:“不,我不恨。他之所以陪在别人的边,是因为他是一个军人,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是他的责任。而我,这么关键的时候不能和他见面,更不能让他分心,也是因为我是军嫂啊!”

    是军嫂,所以她必须比其他的女人还要坚强。

    因为,她必须忍受着,丈夫市场不能在边的痛苦。

    是军嫂,所以她就算再难过再害怕,都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去影响谈逸泽做事。

    就像这几天,不管她怎么的想念谈逸泽,这期间也不是没有想过给谈逸泽打个电话,可最终她连一封短信都没有发出去。

    因为,她是军嫂!

    在最关键的时候,绝不能拖国家和人民的后腿的军嫂!

    “……”

    而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的楚东篱,却愣住了。

    他设想过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从顾念兮的嘴里得到的无数答案。

    但从没想到过,顾念兮竟然会给他这样的答案。

    军嫂……

    这个看上去简单的词汇,却满含着一个女人的无奈和悲伤……

    而这些,顾念兮本该不需要承担的。

    因为她,有更好的选择!

    “念兮,我想问你。如果再给你重新选择,你还会不会……”会不会再选择谈逸泽?

    这是,从那天得知顾念兮住院,而谈逸泽却不能守在她边之后,楚东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可他的这个问题还没有说完,顾念兮就打断了他。

    “东篱哥哥,你是想问我还会不会选择谈逸泽吧?”哭过之后,风儿将她脸上的泪给吹干了。

    此刻,从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泪痕。

    唯有那脸上扯动时候的干涩紧绷感,证明着眼泪流过的事实。

    看着恢复冷静的顾念兮,楚东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就听到她又说话了:“我想我还会义无反顾的和他走。因为,我他……”

    一句话,简单的将他们两个人圈成了一个圈。

    而别人,想要进入这个圈里,都成了徒劳。

    而楚东篱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落在顾念兮肩头上的手,明显一僵……

    ——分割线——

    a市这一天的中午,阳光明媚。

    这是入秋以来,少有的好天气。

    万里无云,太阳高挂。

    温度,也比寻常上升了些。

    这天的中午,一架飞机划过a市的上空,降落在了本市的机场。

    从机上下来的时候,谈逸泽先行辞去了机场相关人员出来迎接的请求,连行李都来不及拿就急匆匆的往外赶。

    而此时,罗军宝正好开车等候在机场大门之外。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不回啊头!”谈逸泽从机场大门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此刻将车子停在加长门口,将自己的上半整个靠在车上的罗军宝,带着一脸欠抽的痞子笑,对着刚刚从机场里走出来的两个妹子扯着嗓子鬼吼着。

    看上去像是泡妞的动作,在罗军宝这活宝的嘴中演绎的更像是地痞流氓调傥路过的妹妹。吓得刚刚从机场出来的两个妹子迅速的冲上的出租车,连目的地都没有说就急忙喊着:“开车!”

    而罗军宝对于这些妹子的反映,貌似也都见惯不惯。

    好吧,他罗军宝从小到大每一次泡妞,差不多都是这么个结果。

    每一次看上去还不错的妹子,总是被他吓得魂没了!

    而这一点,罗军宝就不明白了。

    他罗军宝好歹也是一堂堂上校,家世也不错,为什么妹子都不喜欢他呢?

    而且不喜欢也就算了,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跟见了鬼一样的躲窜?

    难道她们都不知道,这会让他罗军宝很没面子?

    爷没面子了,可是很恐怖的!

    想到这,罗军宝一甩开车门就准备驾车跟上去。

    敢忽视你们爷,爷就让你们见见红!

    可罗军宝这边才有了动作,那边的脑袋已经抵上了黑乎乎的枪口。

    本来信誓旦旦的想要去追妹子的他,在看清楚抵在自己脑门上那黑乎乎的玩意儿顿时蔫了。

    “靠,谈逸泽你能不能别这么随便就掏出这玩意儿?”罗军宝很暴躁,被女人甩脸色的感觉真他们的不好。本来急切的想要找个发泄口的,可谈逸泽抵在他脑门上的那玩意儿,让他也发泄不出来了。

    眼看着,出租车的车股消失在路的尽头!

    “我他妈的让你来这里接我,不是让你来这里把妹!”

    没上飞机之前,谈逸泽就给罗军宝打了电话,说了自己飞机到达的时间,让他尽快到这边接自己回去。

    当然,上飞机之前,谈逸泽也给谈家大宅打了个电话,想要先确定一下家里的人是否安好。

    可电话,始终都没有人接听。

    这让谈逸泽的心,越发没底。

    难不成,家里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想到自己那天晚上做的那个梦,谈逸泽的心乱糟糟的。

    可登机的时间已到,他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所以他直接关了手机,一切等到了这边再说。

    刚刚下飞机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又往谈家大宅拨了一通电话。

    可结果,还和上机前一样,没有人接通。

    这感觉,让谈逸泽越乱了。

    他急匆匆的从机场里走出来,就是为了要尽快赶回家去看看。

    可谁知道,这罗军宝竟然擅自做主,打算开着车子去追远去的美眉。

    一看,谈逸泽就火大。

    要不是他及时掏枪,这厮的没准真的将车子给开走了。

    当然,在掏枪之前,谈逸泽也考虑到这影响。

    所以,他还用自己刚刚退下来的外遮挡了一下,从其他人的角度压根看不到他谈逸泽现在放在罗军宝脑门上的是枪支。

    但从罗军宝的角度,却看的清清楚楚。

    再者,罗军宝也当兵好几年了。

    凭军人的直觉,他又怎么会感觉不到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就是看她们不爽。爷跟他们打招呼,是他们的运气,竟然还不鸟爷,太他妈的……”不像话!

    可这话,罗军宝还没有发泄完,又被谈逸泽吼着:“赶紧开车,你要是再给老子废话,老子真不介意在你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开瓢!”

    转眼间,谈逸泽已经上了车。

    不过,那把枪还是照样对着他的脑门。

    这个发现,让罗军宝有些无力。

    为毛小爷这么洒脱出尘的,这些人都不懂得欣赏呢?

    可罗军宝白眼一甩,立马察觉到面前这黑乎乎的洞口又近了些,只能识趣的拉动车子的引擎。

    别说,谈逸泽的话还真的是说到做到,在他手下呆了那么多天,罗军宝对这位爷的脾气也是有所了解的。

    要是真的惹毛了这位爷,他还真的不会管你是谁的孙子。

    再者,罗军宝也看得出谈逸泽真的很急。

    应该,家里头有什么急事吧?

    算了,这一次先放他一马,等下一次再连本带利的将他今天捣乱了自己找媳妇儿的账给算清楚。

    一番打闹之后,车子终于朝着谈家大宅开去。

    在这一路上,谈逸泽也见证了罗军宝将普通桑塔纳开成了坦克车的嚣张。

    那速度和那牛掰姿态,要是被交警给拦截下来,驾照都不知道被吊销几次。好在每次后头有人跟上,就被罗军宝给甩下了。

    而那些前面对向开过来的车,也在看到罗军宝这牛掰的开车法之后,自动自觉的闪一边。

    本来拥堵的交通,硬是因为各种惊吓为这位牛掰的爷让开了一条道。

    而从机场到谈家大宅本来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结果人家罗军宝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车子在谈家大宅停下来的时候,罗军宝就打算转弯离开了。

    可下车的谈逸泽,总感觉今儿个的大宅子安静的有些过分。

    于是,他交代罗军宝:“你在这里等一下!”

    说完这话之后,他就急匆匆的冲进谈家大宅了。

    而罗军宝则在后面嚷嚷着:“喂喂喂,谈逸泽你是有老婆和有孩子的人,你当然不会知道我这种恨娶男的心。你这么耽误我找媳妇的时间,你的家人知道么?”

    但罗军宝在外面吵吵闹闹的,谈逸泽就跟没有听到一样,最终迫于谈逸泽的高姿态,罗军宝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等候在原地,看看这位爷到底有什么要交代的。

    而这一边,谈逸泽一进家门,就感觉家里很不对劲。

    太过安静了!

    谈家大宅里,只有二黄还跟寻常一样,守在院子里。

    不过,今天二黄没有拴着,而是任由它一个人在谈家大宅里巡视。

    在谈家大宅,二黄不拴着只有两种况。

    一种是放着它和聿宝宝在院子里玩,二黄会照看着不让聿宝宝跑出门去。

    另一种况则是,谈家人都不在家的时候,会将二黄这么放养。二黄是警犬出生,一旦有陌生人闯入的话,它也会把家看护好。

    而今天,二黄是没有拴着,而聿宝宝也不在它的边,这说明谈家大宅里根本就没人!

    可明知道可能是这个结果,谈逸泽还有些不死心的在谈家大宅里转了一圈,甚至还爬上了三楼,他和顾念兮所住的那个房间察看了一圈。

    “兮兮?”

    “兮兮,你在家么?”

    “兮兮,你听到的话回答我一声!”

    可连着喊了几声,谈逸泽都没有听到人回应。

    而另一个恐怖的发现,那就是他和顾念兮寻常住的那个卧室里,顾念兮的气息少之又少。

    这样的发现,让谈逸泽的心条漏掉了好几拍。

    他谈逸泽可是特种兵出生,自然也擅于各种侦查工作。区分气味什么的能力,自然也比一般人要好。

    而谈逸泽现在所努力嗅着的,是顾念兮上的味道。

    她的上,虽然没有像别的女人一样喷着各种香水味。

    可谈逸泽还是认得出,顾念兮上有种淡淡的味道。

    而那味道,也是谈逸泽最喜欢,最迷恋的。

    若是寻常,顾念兮不在这个房间,谈逸泽也能从这个房间里的各种味道中,区分出顾念兮的来。

    但这一次,为什么他站在这里嗅着好半天,都没有嗅到顾念兮上的味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顾念兮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到这个房间休息了!

    可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让顾念兮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在家?

    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谈逸泽又不自觉的回想起那天自己在搜救船上做的那个梦。

    梦里,顾念兮带着一个小孩子,跳下了万丈悬崖……

    有个想法就是,顾念兮出事了!

    不然,这个恋家的丫头,怎么可能那么多天都没有回过这里?

    再者,谈家大宅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正好印证这一点。

    “兮兮……”

    想着他离开之前,顾念兮还着大肚子的样子。

    这一刻,谈逸泽感觉自己整个心都被揪起来。

    急匆匆的冲出了谈家大宅,谈逸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要出门去找顾念兮。虽然,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上什么地方找去。

    “哟,这是什么脸色?该不会刚刚进门去上演了什么丈夫出差去,回到家就见到自己的老婆和人滚在了上吧!”

    罗军宝一见到谈逸泽一脸的菜色,就用着他惯用的那种欠抽语气调傥着。

    而眼下,谈逸泽只专注的思考着自己脑子里的问题,压根没法去在意罗军宝的那张臭嘴。

    而谈逸泽的不回答,落进了罗军宝的眼里等同于变相的承认。

    于是,这哥们乐了。

    “还真的没想到,你堂堂谈参谋长也有今天?没事,这被女人甩的次数,我可算是你的老前辈。哥们告诉你,这点小挫折不算什么。重点是要有一颗百折不挠的心……”

    罗军宝以为自己是猜对了,对着谈逸泽唧唧歪歪,说着自己这些年总结下来的经验。

    而就他这大嗓门,自然也有些“扰民”。

    这不,在罗军宝吵吵闹闹之下,谈家大宅隔壁的那扇门有人推门走了出来。

    见到是谈逸泽,这人倒是有些吃惊。

    “哟,原来是小泽回来了!”

    是住隔壁的陈老爷子。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人趁着谈家所有人都不在家的时候上谈家来闹事,正想推门出来理论一番呢,没想到竟然撞见这次完美完成搜救任务回来的大英雄。

    “陈爷爷。”

    谈逸泽只是扫了一眼,没心打招呼。

    “我还以为又是什么人来你家闹事呢,正打算出来看看!”陈老爷子说。

    而谈逸泽却迅速的从陈老爷子的嘴里头捕捉到了一个关键字“又”!

    这说明,他不在家的时候,确实有什么人到谈家来过了!

    “谁到家里来过?”

    想到这,谈逸泽三两步来到了陈老爷子的边。

    别说,都是同个大院里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谈逸泽也算是这陈老爷子看着长大的。可如今这孩子上的架势,连陈老爷子都有些害怕。

    所以,当谈逸泽那高大的子靠近的时候,陈老爷子也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可陈老爷子心里头的惶恐,谈逸泽压根就没想过,他只想知道他的女人现在上哪儿去了。

    “快点告诉我,到底谁到这家里头来过!”

    拉住陈老爷子的手,谈逸泽的黑瞳里有了杀意。

    这让陈老爷子,有些后恐。

    “好像……好像是舒家的人!”因为惶恐,陈老爷子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那天他来了之后,好像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新媳妇,让她昏倒送医院了!”

    这话,让谈逸泽的心里头凉了半截。

    陈老爷子口中的新媳妇,谈逸泽知道那就是指他的兮兮。

    不只是谈逸泽,在听到陈老爷子这话的时候,一旁本来吊儿郎当的罗军宝也意识到事的严重

    貌似,从他和谈逸泽呆在一块开始,还真没有见过谈逸泽的上涌现这么浓的杀意。

    显然,这一次舒家人真的触碰到了这位爷的逆鳞了。

    “什么,这群该死的!”

    一听到从陈老爷子嘴里说出来的况,谈逸泽就有种冲动想要去舒家这一家人都给解决了!

    想到这,谈逸泽急匆匆的甩下了陈老爷子的手,修长的大腿就朝着罗军宝的车子走去。

    但事实上,谈逸泽觉得,顾念兮要是住院,谈老爷子只会让她住进劝天朝最好的军区总院。

    所以他现在这是打算去军区总院找顾念兮。

    在他看来,给顾念兮报仇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必须肩上顾念兮一面,确定她完好无损,他才有做其他事的动力。

    见到谈逸泽离去的如此匆忙,陈老爷子还以为他这是要跟舒家的人算账去,他连忙拉住谈逸泽的手,说:“小泽,等等!昨儿个我和你爷爷见了面,他说新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况很不好。估计下午可能要提前剖宫产,所以今早他们带着孩子都去医院了!你现在还是先去医院看一下,估计还能在新媳妇进手术室之前见上一面!”

    陈老爷子灵机一动,想到了现在只有顾念兮能制止的住暴怒的谈逸泽,赶紧将顾念兮现在的况告诉他。

    而谈逸泽一听到这话,心再次往下沉。

    这一次,心湖就像是没有底。

    而他的心,就像是无根的浮萍。

    是啊,一旦没有了顾念兮,他谈逸泽在这个世界上,不就跟浮萍一样么?

    那一刻,他再也顾不上跟后的陈老爷子打一声招呼,急匆匆的冲上车,也不顾还没有上车的罗军宝,就急匆匆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而眼看着车子一溜烟的消失在跟前的罗军宝,急匆匆的想要跟上去。

    “等等我,谈逸泽我将你带过来你好意思将我给丢在这里么?”

    可事实证明,谈逸泽真的好意思!

    因为,明明从后视镜里看到拼了老命想要跟上来的罗军宝,谈逸泽还是照样将油门踩到了底。

    很快,他就将后的罗军宝给甩掉了。

    眼看着自己的车子一溜烟的功夫没了,罗军宝黏黏的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陈老爷子,脸上满是不服气,还叫叫嚷嚷着:“尼玛的,老子这是遇上了土匪!”

    而完全听不到了罗军宝那种不满的嘶吼声的谈逸泽,将油门踩到底,而刹车的另一边则是完全不上力。

    兮兮……

    他的兮兮……

    在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让年纪尚小的她,独自一个人承担那么多!

    还有,她和孩子的况很不好。

    而下午,就要进行手术了!

    那她这两天,该有多害怕?

    而他谈逸泽,竟然该死的任由她一个人孤单的呆在医院里。

    光是想到这一点,谈逸泽就懊恼不已。

    此刻,他只剩下一个信念。

    那就是,他一定要赶在手术之前和顾念兮见上一面。

    黑色的桑塔纳,如同一只咆哮的狮子,驰骋在a市的高速公路上……

    ------题外话------

    马来西亚总理宣布马航mh370机上无一人生还这个消息之后,我的内心一直都无法平静。

    现实永远有些残酷……

    这是我们这些小说的孩纸无法接受的。

    所以,我架空了这次事件,也以这为背景写了这么一段,就是希望能借此安慰一下在现实中无法得到满足的孩纸。

    最后,让我们为mh370上所有的乘客祈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