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兮,SH国际老板vs舒霍报应

    无疑,当这个充满女王架势的嗓音在这个会议室大门前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寻着声音往了过去……

    只见,昔喜欢穿着各种美艳高跟鞋的女王,如今正坐在轮椅上,而她的后还有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推着这轮椅。

    向来,和苏悠悠一样,喜欢用各种浓妆艳抹来装扮自己的女人,如今素颜出现。

    毕竟已经过了最美好的年华,如今素颜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是有那么些苍白。而昔那头喜欢挑染成各种颜色的长发,如今也被挽成了一个发髻。

    脸颊的两端,有些毛发因为短了些,所以在挽成了发髻的时候,散落下来。

    而这样的妆容,却让这个女王多出了一些女人味,少了那抹让人退避三舍的傲气。

    这人,便是施安安。

    她的出现,和她的气场一样,都让人不自觉的为之一振。

    特别是她那高高隆起的腹部,让人的视线落在她的上,就难免多出一份复杂神色。

    因为为s国际,近几年在这个城市的空降集团而言,施安安也算是公众人物。

    所以,关于施安安的**,也成为时下媒体掏空了心思想要挖掘的。

    只不过,就在这样形形色色的报道中,却没有人说施安安是已婚人士。

    所以,当施安安以如此形象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免得怀疑,能让这个高傲女王心甘愿为之生儿育女的男人,到底是谁?

    而在这些人复杂的神色中,最纠结的怕是骆子阳了。

    事实上,对于施安安这个女人,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一样。

    毕竟,这是和自己有过体接触的女人……

    再者,他骆子阳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女人都沾染,正因为不讨厌施安安,所以才会和她……

    自从被苏悠悠发现,骆子阳除了对自己那段青涩的恋很苦恼之外,也自动自觉的摒除了外界关于施安安的消息。

    虽然偶尔午夜梦醒也会记得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这么个女人,但他最多只会想想她到底现在过的好不好。

    今天的会议,他也设想会见到过这个女人。

    早上开车到市委这边的时候,他也有过挣扎,有过矛盾和不安。

    因为时隔这么久,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面目来再度见到这个女人。

    好在直到会议开始的时候,骆子阳都没有看到施安安的影,他突然间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只是没想到,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施安安还是来了。

    而且,是以任何人都没有想象到的形象出现。

    看着施安安高隆着的肚子,骆子阳是会想,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想到十个月之前,自己确实和施安安有过那么一段,骆子阳的心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

    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么?

    如果不是他骆子阳的,又会是谁的孩子?

    这两个问题,是再度见到施安安的时候,盘踞在骆子阳脑子里的。

    只是因为太过专注的盯着施安安高隆着的肚皮看,所以骆子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他看着施安安的时候,顾念兮对他投去一记意味不明的视线。

    纵使再怎么讨厌负心汉,但顾念兮也无法否定那些年和骆子阳的友谊。

    知道当初骆子阳和苏悠悠交往的时候还背叛过苏悠悠,顾念兮的心里自然是难受的。

    除去霍思雨这个完全已经变了样的人儿之外,苏悠悠和骆子阳便是她顾念兮青葱岁月里最真挚的好友。

    她也清楚,苏悠悠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

    但她的观始终和她顾念兮一样,干净纯粹的像是水晶,无法参杂别的杂质。

    骆子阳竟然让她撞见了和施安安在一起的一幕,现如今骆子阳再怎么对苏悠悠好,都不可能挽回苏悠悠的心了。

    至于施安安,其实顾念兮心里也清楚那孩子是谁的。

    虽然有些不赞同施安安当初夺人所的做法,只是她也无法看着一个怀着三胞胎的孕妇一个人单独承受这么多的苦痛。

    事过境迁,顾念兮也懂事不少。

    她也开始懂得,世事其实不能单靠天枰去衡量什么。

    最终她还是希望,施安安和骆子阳能走到一起。

    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都快有三个漂亮的宝贝了……

    不过顾念兮的想法,可不代表是施安安的想法。

    从进入会议室之后,施安安仍旧秉着一贯的女王作风,干净利索的让人推着轮椅上前。

    而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叠资料。

    整个过程,这个女人甚至连看骆子阳一眼都没有。

    如此漠然的眼神,都让昂骆子阳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不然,以他们两人的关系,怎么可能能做到如此漠视对方?

    施安安的出现,对于舒落心来说,自然是惊讶的。

    但同样的,施安安的出现,也给某些人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这人,便是霍思雨!

    那天带着那些东西去找施安安的时候,施安安边说了,等他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出席这个会议,再回答她。

    其实,当时施安安的意思有些含糊不清。

    但霍思雨就是认定了,施安安这出现,就等于变相的应承了那些。

    应承她霍思雨,帮助她坐上明朗集团总裁的位置,将顾念兮和舒落心,乃至从来都看不好她霍思雨的人都给赶出去,而做为回报,她霍思雨则需要想方设法让骆子阳回心转意,回到她施安安的边。

    眼下,施安安出现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经过几天的反思,施安安还是觉得她霍思雨的提议颇具可行

    于是乎,站在边上一直都默不作声的霍思雨,突然绽放了诡异妖娆的弧度。

    那样的笑容,落在舒落心的眼里有些不安。

    因为她听说过顾念兮和施安安关系算是不错,但她还真的没有听到过这霍思雨和施安安有什么牵扯!

    可霍思雨现在见到施安安出现,竟然笑的这么开心。

    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这个该死的女人还背着她舒落心,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随着施安安被推向她舒落心站着的那个台子前方,舒落心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跟着往下沉。

    而顾念兮也注意到,那个站在施安安后,推着施安安向前走来的老人,一直用一种奇怪的打量方式看着她。

    那样的感觉,很奇怪!

    并不是带着侵犯的眼神,就好像在确定着什么。

    而此时站在顾念兮边的韩子,自然也注意到这个人的眼神。

    为下属兼好友的他,认为这个时候自己该而出。

    所以,他站到了顾念兮的跟前,企图阻挡这个人落在顾念兮上的视线。

    但奇怪的是,这人的视线貌似还穿透了他的子,继续打量着顾念兮。

    最后的最后,这个人的视线落在顾念兮凸出的腹部上。

    在确定了不少东西之后,这个男人最终抬头,对着顾念兮会心一笑。

    那笑容,没有半点侵略

    倒是带着几分赏识!

    可顾念兮就纳闷。

    她貌似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吧?

    “施总,这会议是在八点半召开的。您这个时间点到,会不会晚了点?”

    会议室里,有人对于施安安的晚到貌似不是很满意。

    但施安安充分发挥了自己女王特制。

    就算在这个时候质疑她,她也可以全然漠视。

    甚至,还能继续用她那高傲的语气说着:“嗯,晚了点时间到,对此我很抱歉。不过大家也看到了,我是个孕妇,肚子太大了。车子开得太快的话,难免发生危险。但我也相信在座的各位,不会为难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的高龄孕妇吧!”

    的确,有些事被明摆着说开来,还真的没人敢去提及这些了。

    你看看,施安安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摆明了她孕妇的份,再者还说她随时有危险。

    任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让人以为自己有意和一个孕妇作对。

    要是这女人没有任何危险也就罢了,但若是她在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也不好。

    再者,施安安还不是中国户籍。

    若是在这边发生点什么事的话,待会儿可能还要惊动大使馆。

    而再座的人都是聪明人,自然不想为自己引来是非。

    所以,在施安安的这些话之后,也没有人敢怎么提及施安安迟到的事

    而施安安在看到了大家的反映之后,又说了:“再说了,今天前来参加这个会议,其实也不能说是为了这个会议。在今天迟到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决定s国际撤出在这次老城区的竞标!”

    施安安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震惊。

    可以说,除去市本来就在房地产一方独大的明朗集团,s国际便是最有可能赢得这一次竞标的。

    而且,和政府方面合作,对于一个集团而言,所有的意义都不一样。

    再加上,s国际本来就是个跨国集团。

    对于他们而言,比本市的集团都更希望能和政府方面合作。这代表着,他们真真正正的融入了这个城市。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施安安竟然打算扯出这次的竞标,这可以说给所有人都带来不大不小的震撼。

    就连站在一边,将整个会议过程目睹其中的顾念兮,都对施安安投去了不解的眼神。

    为什么,施安安会在这个时候撤出?

    想想这一次施安安再度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顾念兮还和她见过一面。

    当时,也是施安安告诉她这一次能和政府合作对于每个集团的重要。而且听施安安当时的分析,顾念兮也明白了这一次竞标而言到底对s国际意味着什么。

    所以,她更不明白施安安在这个节骨眼上的做法。

    施安安,你到底都在做什么?

    你清楚了吗?

    难不成,你是不想让这次舒落心和霍思雨制造的剽窃案影响到我顾念兮?

    此刻,顾念兮心里是震撼的。

    若是施安安真的对她做到这一点,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虽然以前一段时间,顾念兮也曾经拿施安安和苏悠悠相提并论。

    当因为施安安突然在苏悠悠和骆子阳的感上横插一脚的关系,顾念兮一度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在这段时间,两人见面的次数更是少了。

    没有交流的友,顾念兮也不知道它还在不在。

    可在这样的况下,施安安要是而出,就为了她顾念兮而放弃了这么大的案子的话,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但顾念兮所不知道的是,她也只猜对了其一,没有猜对其二。

    施安安撤出这个老城区的竞标,是为了让这两只疯狗设计的陷进不至于伤害到她顾念兮,但更多的施安安还是因为听从于那个男人的命令……

    若非那个男人,施安安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肥飞走!

    “当然,我撤出这个竞标也是有前提的,我要查清楚这一次s国际内部设计泄漏的事,这也是我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

    施安安说着话的时候,看向站在一侧的顾念兮。

    老实话,施安安看向顾念兮的眼神,还和刚刚扫视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差不多。

    但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却总感觉,施安安这个视线里貌似包涵了其他的东西。

    但那玩意到底是什么,顾念兮暂时还不清楚。

    只不过,施安安的眼神落进了某些人的眼里,就变成了其他的味道。

    霍思雨早就觉得施安安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跑了,所以她料定了施安安可能已经因为苏悠悠的事和顾念兮闹翻了。

    如今施安安的到来,还有她刚刚说的那一番话,让霍思雨觉得这施安安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而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证明s国际这次内部设计泄漏,和剽窃都和顾念兮有关。

    这样的话,到时候她霍思雨也就能顺利的依仗施安安爬上明朗最高的位置了。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的嘴角得意的勾起。

    “做错了事的人,我s国际必定不放过。但同样的,我s国际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又是施安安的一句话,让霍思雨脸上的得意又鲜明了几分。

    看到霍思雨的笑容,舒落心不免得怀疑这霍思雨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不过很快的,又是施安安的一句话,让原本高挂在霍思雨嘴角上的弧度,瞬间崩掉,瓦解……

    在霍思雨充满期待的眼神中,施安安是这么说的:

    “今天我之所以到这里来,除了要揪出s国际泄露设计幕后的主使者,也要还一个人公道。我说过,我们s国际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所以……”

    说到这的时候,施安安停顿了一下。

    坐在轮椅上,手拿麦克风的她在后那个人自动的转过轮椅的况下,她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的上。

    随后,众人能看到的是,那个高傲如同女皇一般的施安安,竟然对着顾念兮歉意的点了点头:“对不起,顾总。让您和这件事牵连上,是我考虑不周!”

    因为施安安的一句话,顿时整个会议室里像是炸开了锅。

    施安安向顾念兮道歉,也就是说s国际设计被明朗集团剽窃的事,压根就是不成立的。

    而同样处于炸开锅状态的,还有霍思雨!

    这算什么?

    施安安不是过来帮助她霍思雨的么?

    怎么现在竟然和顾念兮道歉?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么?

    想到这的嘶吼,霍思雨着急着上前,想要和施安安说些什么。

    “施总,你会不会说错了什么?”

    “霍小姐,你觉得我哪里说错了么?”因为看到有人直接冲上来和施安安说话,所以施安安后的那个人自动自觉的拦在了施安安的面前。

    从这个角度,霍思雨只能看到施安安的脸上非常平静,就像是压根不记得当初和她说过什么似的。

    到底,霍思雨本该放弃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施安安现在压根不想承认那些东西。

    但她不甘心,所以霍思雨再度开口:“施总,难道您忘了那天晚上你答应我……”

    “我可不记得,我答应霍小姐什么事!”

    斩钉截铁的一句话,让霍思雨即将说出口的话瞬间噎在喉咙里。

    如此简明扼要的拒绝,让霍思雨顿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

    总之,因为施安安的临时变卦,霍思雨当初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

    而看到霍思雨脸上那恍惚神的舒落心,也是一阵得意。

    看这个人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和施安安勾搭过了。

    不过勾搭上和勾搭过,最终还是差那么一截。

    看样子,这霍人的计划应该是失败了,不然现在怎么会是那么茫然的眼神?

    只是,当所有人各怀鬼胎的时候,却有一个人注意到刚刚施安安对顾念兮的态度有些奇怪!

    那个人,就是谈妙炎。

    从表面上,施安安的年纪就明显比顾念兮大了许多。

    甚至,连她背后的s国际,也比明朗集团权利财力大了不知道多少。

    而外界传言,施安安却在这样的况下,对顾念兮道歉。甚至,谈妙炎还注意到施安安对顾念兮用了个“您”……

    这个词,除了能对年纪稍长一点的人用之外,就是下属对上司的称呼……

    施安安虽然是个外国人,但据说她大小就学习中国文化。

    对于这样的低级错误,她应该不会犯才对!

    难不成……

    有某个念头,在谈妙炎的脑子里闪过。

    但眼下,一切未得到证实,谈妙炎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想太多的比较好。

    ——分割线——

    虽然眼下的况未明,但因为施安安的出现,让舒落心觉得整个形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舒落心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毁了所有的计划。

    再者,在所有的证据都呈现上来的况下,舒落心也不认为这施安安能顺利的帮助顾念兮开脱。

    是的,在舒落心眼里,现在的施安安不过是念及以前的旧,对顾念兮进行袒护罢了。

    只是舒落心却觉得,施安安也太不自量力了。

    就算他们s国际的财力物力再好,在如此明显的证据面前,也不过是画蛇添足罢了。

    真想要保住顾念兮,还不如等事后给顾念兮请个好一点的律师比较好。

    看着施安安,舒落心笑了:“施总,我知道您和我们家念兮的交是不错,想要在关键的时候拉她一把,也是人之常。但我也希望您为我们家念兮考虑一下。年轻时候犯了错,没什么大不了。倘若犯了错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我觉得那才是一个人最大的失败。所以我希望这一次,施总还是不要插手这些事比较好!剽窃就是剽窃,这种行为其实和强盗的行为没有什么两样,倘若施总故意维护念兮,可是会让她失去一次亲口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的次数罢了。当然,更严重的还是今后。犯了一次错,没有得到及时纠正。那今后,势必还会犯第二次,第三次……到时候,施总你还觉得你能像是今天这样维护她么?”

    舒落心的一番话,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个盼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慈祥长辈。

    也因为她如此义正言辞的教育,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虽然知道这数落心现在和顾念兮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她所做的无非是想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将顾念兮拉下来。但他们也不敢否认,这舒落心某些话也是对的。

    而明朗集团又是本市的龙头企业,关系很多人的生计问题。

    若是在这个时候插手人家的内部问题,到时候要是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很多人都怕牵扯不清。

    而在这个时候,听闻舒落心说的那一番话的施安安,却是笑开了。

    “既然舒女士一直都认为念兮是整个剽窃事件的幕后主使者,那我倒是想要问问,您除了这上面的证据外,还有其他的证据么?你知道的,在法庭上证明一个人有罪,也需要几方证人的证明。可您这里,貌似都只有你请来的这些人能够证明。这证据,怕是作假的吧!”

    某些时候,顾念兮总觉得,施安安的行事态度和谈逸泽真的很像。

    就像是现在这样,施安安和舒落心对话的时候,还不忘朝她看了那么一眼。

    这当中蕴含的东西,太多。

    顾念兮来不及捕抓,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施安安的质疑,是让舒落心有些无法辩解。

    但舒落心也狡猾,施安安可以质疑自己手上的证据,那她为什么不能质疑施安安掌控的证据?

    所以,反映过来的舒落心反问了一句:“施总口口声声质疑我证据造假,那我也想问施总一句,您又是凭什么认定念兮不可能剽窃了s国际的设计?”

    但她这话才问出来,就听到会议室里回着施安安的笑声。

    如此的笑声,带着鄙夷又带着嘲笑。

    像是在讥讽着,她舒落心的无知。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怀疑念兮剽窃么?”笑完之后,施安安才说出了这么一句。

    这话像是在和她舒落心说的,但施安安的视线却是看向台下的那些人。

    这样的话,更像是在对着整个会议室里的人说的。

    这样的施安安,顿时有种让人摸不着底的感觉。

    而给舒落心的感觉,自己貌似已经掉下了施安安之前就设定好的陷阱里。

    扫了一眼会议室里所有人充满期待的眼神,施安安笑道:“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的话,我也不妨和大家说清楚,我为什么不会怀疑是念兮剽窃了s国际集团的原因!”

    说到这的时候,施安安突然将今天自己从一进门就捧在怀中的那份文件抬高了些,随后说道:“大家可能都听过我们s国际有限公司的传言吧?从入驻城开始,大家就一直传言,我们s国际有个神秘幕后老板,而我施安安不过是个傀儡总裁!”

    “我今天在这里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关于s国际神秘幕后总裁的传说,其实是真的。我施安安从始至终,只是个傀儡总裁。我的幕后,其实还有一个真正的大老板!”

    “至于这个大老板是谁,又在什么地方,也是我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本来我是不想在这样的况下宣布她的份的,但迫于现实又不得不这么做。不然,她这么受别人冤枉,我还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她才好!”

    “好了,说了那么多,我现在就向大家郑重介绍一下,我们s国际的幕后大老板,也就是整个跨国集团s国际的幕后首席,就是现在站在台下,现在正兼职明朗集团代理总裁的顾念兮顾总!”

    当施安安用如此平常的语气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里简直就像是炸开的锅。

    连凌二爷,都没有意识到是这样的结果!

    顾念兮?

    s国际?

    这怎么可能?

    关于s国际的创建,当初在他们入驻本城的时候凌二爷已经调查过。

    这公司,创立于十几年前!

    十几年前的顾念兮,还不过是个在啃棒棒糖的小丫头片子!

    那个时候的她会去创立s国际这么庞大,又资金雄厚的跨国集团?

    天方夜谭!

    这是,凌二爷当下最直接的想法。

    但同样处于震惊中的,又何止是凌二爷一人。

    眼下,霍思雨和舒落心,都像是被吓呆了。

    连嘴巴都忘记合上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舒落心便上前了:“施总,你会不会又是什么地方弄错了?她是顾念兮,不是别人!”

    舒落心最接受不了的便是,顾念兮每次都能爆出如此吓人的份来。

    就像是当初,她才是市长千金一样,让人不安。

    可想到s国际那么大的国际集团,又想到了初见顾念兮时候那连皮草都买不起的小丫头片子,舒落心实在没法将这两个东西联系在一起。

    一定是施安安搞错了!

    而霍思雨自然也不可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

    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也选择站在舒落心的队伍中。

    她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可以扳倒顾念兮,和她平分秋色的机会。

    可眼下,顾念兮怎么可能摇一变就成了s国际集团的总裁?

    要知道,不管在本市乃至本国再怎么物质雄厚,一旦扯上“国际”二字,那就差远了。

    所以,霍思雨真的不希望顾念兮和这玩意扯上关系。

    不然,她今后连想要追上顾念兮的念头,也冯想了。

    “就是就是!施总您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对我们撒谎。您就算再怎么不想追究她的责任,也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话来!”

    两人,这个时候倒是站在同个战船上。

    只可惜,这样的互帮互助,团结友的行为,却只赢得了施安安的一记冷眼。

    “我就纳闷了,你们刚刚口口声声喊着要我拿出证据来。我现在拿出来了,你们倒是不相信了!如果不相信的话,那……”

    说到这的时候,施安安将自己刚刚抬高的那份资料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自己看吧,s国际现在所有的证件都在这里。不过有一点,这些东西可别给我弄脏弄坏,我们公司的运行还需要这些证件!”

    而当施安安将这样一份所谓的证件放出来的时候,霍思雨和舒落心都是抢着拿去看的。

    为的,就是证明施安安所说的都是假的。

    当然,也是为了安抚自己的不安。

    但出乎他们的预料的是,所有关于s国际的证件上,有很多的英文,但最后都出现了顾念兮的签名。

    这意味着什么?

    突然间,两人都沉默了。

    而施安安在这个时候,又开口说了:“这也就是我认定了我们顾总不可能是剽窃s国际设计的原因。s国际和明朗集团,现在都是顾总名义下的财产。她又怎么可能,自己指使自己的人去剽窃了自己的作品?”

    施安安一句决定的语句,让整个剽窃事件发生了逆转。

    “天方夜谭,对不对?”

    “但我刚才还说了,我们s国际不会冤枉了任何的好人,但同样的也不会放过在我们设计上做手脚,又冤枉了我们首席的人!”施安安的视线,在舒落心和霍思雨,以及刚刚那个被叫进来,证明顾念兮剽窃的人儿的上转悠了一圈。

    那骇人的气场,让三人都不敢吱声。

    看到了他们的反映之后,施安安又喊了一声:“来人,将这三个人都给我带出去,送到警察局,控告他们涉嫌盗取我公司内部资料,破坏我公司内部团结,跟涉嫌毁谤我公司首席!”

    在施安安的一声命下,会议室之外又冲进了几个人来。

    这些人,都是一直跟在施安安边的那些人。

    他们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这三个人的边,将还呆滞在原地的三人,都给反手扣住,直接带向会议室大门外。

    施安安如此雷风厉行的作风,又让顾念兮不自觉想起她家的老男人。

    老实话,从施安安刚刚进门到现在,顾念兮的整个脑子处于空白状态。

    唯一想到的,只有她家那个老男人。

    而同样处于傻不愣登状态的,还有谈妙炎……

    但你可以发现,这个男人此刻看向顾念兮的眼神,貌似又多了一层含义……

    ——分割线——

    在会议被宣布继续进行的时候,施安安早就提前离开了。

    她的出现,和她的离开一样的匆忙。

    但却让会议室里的许多人,都出现了不在开会的状态中。

    这当中,有脑子内存突然有些不够用的顾念兮,还有一直盯着会议室大门看的骆子阳。

    施安安的出现,到她走出这个会议室,从始至终都不曾看他一眼。

    不……

    应该说,施安安不曾将视线多停留在他上一秒钟。

    那感觉就像是,他们只是陌生人那么简单!

    可事实上,他们早已做过了这个世界上最为亲昵的事,还算是陌生人么?

    骆子阳不认为他们是陌生人。

    所以,他现在才在这整个会议中找不到平衡点。

    为什么,再度见面施安安会像是陌生人那般,不曾多看他一眼?

    为什么,施安安的肚子已经那么大了?孩子的父亲,又是谁?

    为什么,他骆子阳本以为心里没有这个女人的存在,却会因为她的突然出现,乱了阵脚?

    整个会议,他也知道若是能拿下这个老城区的开发案对于骆氏集团而言意味着什么。

    可他,就是静不下心来。

    他的整个脑子里,只有那个坐在轮椅上,腹部高隆着的女人……

    而顾念兮呢?

    其实吧,她现在脑子里空空一片。

    想不清楚为了什么,更弄不清楚怎么了。

    脑子就好像一团棉花,软绵绵,轻飘飘,好像睡一觉。然后,将这些事都摒除在自己的脑袋之外。

    不去看,不去想,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而坐在顾念兮边的韩子也貌似发现了顾念兮的异常,为特级助理的他便启动了应急反应。在顾念兮所发愣的状态下,他成功的接过了顾念兮在会议上的发言。

    当最后明朗集团的设计图呈现在投影机上的时候,会议室里的人再一次发出了感慨。

    这分明,就不是刚刚那两个女人一直都在说顾念兮剽窃的那个作品!

    看来,整件事的始末另有隐

    所以,这个会议下来,不出意外的老城区竞标结果就是明朗集团以压倒的投票夺得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整个会议室里,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顾念兮在这个时候才被拉回了神志,跟着大家鼓起了掌。

    ——分割线——

    会议,是在早上十一点的时候结束的。

    比预定的时间,整整多出了一个小时。

    当他们出来的时候,所有等候久已的媒体记者突然一哄而上,纷纷询问着顾念兮关于夺得了此次老城区开发案胜利的心和感想。

    更有在会议一结束就得到内幕消息宣称顾念兮是s国际幕后老板的人儿,一度纠缠在顾念兮的边,想要从顾念兮的口中探得什么风声。

    “顾总,请问您夺得本次老城区开发案的胜利,有什么感想?”

    “请问顾总,我们记者接到爆料,爆料者宣称,今天s国际的传言的代理总裁施安安施总说,您才是s国际的幕后老板。请问,这件事属实么?”

    “顾总……”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可整个过程,顾念兮却是一直都对这问题保持沉默。

    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些个消息是否属实。

    脑袋就像是一团棉花。

    早上所经历的那些事,就像是一场梦似的。

    现在,她只想找到谈逸泽,好好的在他边安心睡个觉。至于其他的事,她现在不想管,也管不了。

    跟在顾念兮边的明朗集团的相关工作人员,还有韩子他们形成了一个圈,将顾念兮保护在其中。

    现在顾念兮怀孕了,他们都担心她被这些狗仔队给挤到。

    再者,今天会议的时间进行的是有点长,因为霍思雨和舒落心这两个人闹腾的。

    他们正常人觉得有些疲惫,更不用说是顾念兮这个孕妇了。

    从里头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一直耷拉着脑袋,脸色也不是很好。

    但她还是扯开嗓子一遍遍的对着媒体记者说:

    “对不起,目前无可奉告!事后我们明朗集团将会开关于此次老城区的相关新闻发布会!到时候,媒体记者可以尽提问!”

    簇拥着顾念兮离开的那些人,也在这个过程中碰到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的边,同样也围着不少的记者。

    这人,便是谈妙炎,也就是同样参加此次老城区竞标in集团的总裁。

    因为是新入驻本城的集团,所以他也是本次采访的重点。

    不过相比较顾念兮,这人对于这些倒是比较游刃有余。

    在x市的时候,in集团也是龙头老大。

    每次接下什么大工程,或是有什么企业带队出席的时候,他也是狗仔队追逐的目标。

    这么多年下来,谈妙炎其实已经习惯了。

    所以,面对边紧跟着的那些人,谈妙炎始终保持着嘴角的弧度。

    不疏离,也不可

    这是他认为,在媒体记者面前最好的姿态!

    但在碰到顾念兮的那一团人的时候,他的眉头却是一皱!

    仗着高优势,他越过了许多人,看到了在人堆中的顾念兮。

    此时的她,脸色真的比早上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苍白了好多。

    不知道是不是体不舒服,还是因为从空调室里出来有些闷的关系,此时的顾念兮额头上都是汗水。

    几根刘海,还湿答答的粘附在上面,让她看起来有些狼狈。

    当然,他也没有错过,顾念兮在每次人都挤到了她的边的时候,那双小手拼命的挡在自己的面前的动作。

    不知道是被这个动作触到了内心的柔软处,还是顾念兮那双眼眸里突然冒出的急切触动了他,明明早已习惯了这样画面的谈妙炎,却在看到这个况下的顾念兮的时候,改变了行走的方向,来到顾念兮那堆人的边。

    因为谈妙炎突然走向这边,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停下脚步。

    而当谈妙炎突然闯入人堆中,来到顾念兮的面前,更有不少记者赶紧拿出手中的摄影机,拍摄下这难得的一幕。

    “没事吧?”来到顾念兮边的男子问着。

    “没事,就是被围的好闷,有些喘不过气!”虽然不是很喜欢边这个男人,但在公众人面前,顾念兮又不得不保持适度礼貌。

    “我送你吧!看你一汗……”说这话的时候,谈妙炎突然张开了自己的手臂,揽住了女人一侧的肩头,另一侧的手则挡向他前面的那些人,尽可能的为顾念兮腾出一点空间来……

    当然,被这个男人握住肩头的一瞬间,顾念兮的子一僵。

    老实说,除了她家老男人之外,她还真的不喜欢别的男这么触碰自己。

    但她也不得不承认,比起自己边的那几个工作人员,谈妙炎的做法让她安全了许多。

    至少,他的手臂比较有力量,能为她挡住周边过多的人的推挤。

    于是,顾念兮只能顺从的想要借由他,走出这个困境。

    而谈妙炎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多事。

    本来,凭着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关系,他巴不得这女人出事才对。

    可为什么看到她汗流浃背的样子,他又有那么一丝奇怪的心疼?

    可就在谈妙炎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自己心里头的奇怪感觉到底都是为了什么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个高大突兀的影快速的朝着他们所在的角落前来。

    那人的移动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前几秒还看到他在十米之外的地方,下一秒就出现在他们的边。

    而且他的手臂突然扣在了谈妙炎环着顾念兮肩头的那只手,看似不动神色的将他的那手从顾念兮的肩头上给拨开了。

    而后,这个男人以更快的速度,将顾念兮的腰占有的环住……

    ------题外话------

    三月一号,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

    握爪……

    →_→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