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巩固家庭地位vs顾念兮失踪

    “你就努力讨得丈夫的欢心,不就得了?”

    听着顾念兮那带着浓浓酸味的语气,谈逸泽有些无奈。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悫鹉琻

    “可小女子不懂得怎么讨男人的欢心。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两个正在用斗嘴的方式来庆祝他们此刻喜悦的人儿,已经完全将同样呆在他们边的聿宝宝给忘记在一边了。当着小孩的面呢,他们就开始有些少儿不宜的斗嘴了。

    而对于这一点,聿宝宝貌似已经习以为常。

    爸爸妈妈正在忙着斗嘴,小家伙就这么抓抓,那边挠挠。总之,他也是开心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什么。

    “不知道,那我教教你好了!像是今晚上穿着那制服到上躺着,摆几个好看一点的pss之类的。又或者是今晚给我跳个舞,一边跳一边来点什么互动之类的,都行!”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都是带笑的。而且那种表,让人也不难联想他嘴里那些话都代表着什么。

    顾念兮听着,都觉得满头大汗。

    “谈参谋长,你这是以权谋私!你要清楚一点,我可不是靠卖的!”

    揪着谈某人的脖子,顾念兮一阵乱哼哼着。

    怕她真的生气,谈逸泽还不忘轻拍着她的背部,随后才说这:“这招虽然有些过时,但我觉得必然是你巩固家庭地位的首选!”

    不愧是名嘴,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你要是不仔细听,绝对听不出这男人的话里到底有多么的漾。还以为,他只不过是在循循善些什么。

    “要是我的家庭地位要靠卖来巩固,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等找一个不需要靠我卖的丈夫吧!”

    “你敢!”

    果然,谈参谋长最在乎的就是这一点。

    每次她喊着要去寻着下一任丈夫的时候,这家伙勒着她腰的力气,就像是恨不得将她揉碎,镶嵌在他的子里似的。

    即便他明知道,这不过是她顾念兮的一句话玩笑话,他还是不愿听到。

    这就是谈逸泽。

    又霸道,又小气的老男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这么小气的样子,顾念兮的心里总是觉得暖暖的。

    因为她知道,这男人是真的在乎自己的。

    就算只是玩笑,他也不愿。

    于是,某个恶趣味的女人,便总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刺激一下谈参谋长。

    因为她就想看着,他们家谈参谋长炸毛的样子。

    “等我找了新老公,你看敢不敢!”

    “臭丫头,还真敢说啊。你等着我今晚把你收拾的下不来!”

    每一次顾念兮更上一层楼的挑衅,自然引得这男人更进一步的耍流氓。

    感觉到这个男人开始在自己上顶,顾念兮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为啥?

    你难道不觉得,这个男人大庭广众的就在这里做这么猥琐的动作,有些丢人么?

    就算他谈逸泽觉得这不丢人,就算他谈逸泽脸皮够厚,她顾念兮也不敢玩了。

    他不要脸,她顾念兮还要呢!

    怕继续被这个男人逗着,她的脸用红炸了,顾念兮索跳下了这个男人的怀抱,然后便抱着儿子走进屋了。

    可盯着某个女人如同小老鼠逃窜的样子,谈逸泽还不忘恶趣味的朝着她的背影喊着:“记住,今晚给老子等着!”

    ——分割线——

    “施总,很高兴见到你!”

    踩着高跟鞋,一头俏丽的短发,女人的出现确实有够速度的。

    而她那大方的打招呼方式,也让靠在贵妃椅上的女人,有些诧异。

    不得不承认,霍思雨确实是个有实力的女人。

    她的交际手腕,绝对不比那些上流圈子里的千金小姐差。

    只可惜,这个女人走错了路。

    如今想要回头,也难。

    “你也看到了,我的子不方便。过多的礼节,咱们就省略吧。请坐!”

    那已经搁到施安安面前的手,被她刻意忽略了。

    而她说出的一番话,倒也让人觉得不是刻意为难。

    但霍思雨其实也知道,施安安说的再怎么好听,也不过是拒绝和自己握手罢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落座的那一刻,霍思雨扫了一眼施安安的肚子。

    “肚子很沉,应该是双胞胎吧!”她就像是随口一问。

    “三胞胎!”施安安一边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像是在安慰着肚子里的宝宝似的。

    “哟,三胞胎,真是恭喜了。对了,预产期是什么时候?”霍思雨一边喝着施安安命人送来的冷饮,一边像是话家常似的闲扯。

    只不过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被施安安冷眼一扫:“霍小姐,我记得你应该是给我送东西来的。这些和你无关的事,你还是不要打听的好!再有,若是你有诚心来做交易的话,把你的录音设备给关了,我也欢迎。但霍小姐要是不愿的话,我也不勉强!”

    不愧是施安安。

    就算怀孕,让她的气势稍稍敛了一些。

    但在面对别人的时候,这个女人仍旧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如今她的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你臣服在她的脚下。

    这也是,霍思雨佩服施安安的地方。

    但霍思雨在商场这个大染缸里走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不清楚,越是不利于自己的况,越是要沉着冷静应对的道理。

    所以,当下她也没有表现出乎半点畏惧退怯的表,只是缓缓道:“我不知道施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然而她说这话的时候,微微掐了掐自己的手拿包的动作,已经将她所有的绪都给泄露了。

    扫了一眼霍思雨的这个动作,施安安开了口:

    “看来,霍小姐是没有诚意了?也好!小武,给我送客!”

    在施安安的一声命下,本来才两个人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第三个人,站在霍思雨的面前喊着:“请!”

    虽然这人说的客,可那眼神却凶悍的让人不敢直视。

    仿佛,她霍思雨要是抵抗的话,下一秒极有可能被他拆骨入腹!

    到这,霍思雨总算知道,这施安安动真格了!

    “施总,我把录音笔关掉就是了!”

    咽了咽口水,霍思雨打开了自己的包包,从里头拿出了个和p3差不多的玩意。

    但没等她按下什么按键,这玩意已经被站在一旁刚刚打算请自己出门的那个男人给拿过去了。

    在手中把玩了好一阵子之后,这男人才对着施安安点了下头,随后又消失在这个房间里头。

    而越是这么神奇的消失,霍思雨越是觉得施安安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从她的行头,从她边的保镖来看,这个女人的价肯定不菲。而霍思雨也越是肯定,这s国际所谓的幕后老板,也其实就是她施安安本人。

    那什么神秘老板之类的,不过是为了入驻这个城市的某个噱头罢了!

    因为霍思雨实在想不出,若不是这个s国际的老板,施安安怎么可能为自己请了那么多的随保镖?再者,她怎么过的上如此奢华的生活?

    倘若她的假设都被否定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s国际内部,大有乾坤!

    不过眼下,还真的没有其他证据表示,s国际里头还有那么一个神秘人物存在,所以霍思雨也不做其他猜测。

    “霍小姐,打量了我的房子那么久,该说说你的来意了吧!”

    施安安放下了自己刚刚正在喝的牛

    ,抬头看了霍思雨一眼。

    不出她的预料,果然在霍思雨的脸上看到一丝尴尬。

    大概,在她霍思雨有限的接触人物中,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将鄙视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

    而施安安,却是一个意外。

    从小生活的环境,造就了她不需要对别人掩藏自己的绪。

    就算面对霍思雨,她也秉承着自己一贯的风格。

    而霍思雨呢?

    虽然被施安安如此不留面的表现她的不屑,可她还是咬着牙了过来。

    因为她懂得;小不忍则乱大谋!

    更因为,她觉得施安安这样的女人,为难自己肯定有她的理由!

    若是连这些都不过,更别说是取得施安安的信任了。

    “来之前的电话,我已经告诉施总,我这次来是打算将顾念兮剽窃贵公司的证据交给你,让你将她绳之于法!”

    霍思雨说这话的时候,从自己的包包里又掏出了一份文件。

    文件被她放在桌面上之后,然后又推到了施安安的面前。

    可施安安的视线,只在上面定格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随后又抓起了牛,喝了起来。

    将一整杯的牛都给喝下去之后,施安安又不知道做了个什么动作,隐藏在暗处的人又出来,将她手上的杯子接了过去。

    随后,这人又迅速的消失在暗处。

    做完了这些之后,施安安才说:“这倒是有意思。难道你不知道我和明朗集团的顾总还有点交,这么挑拨离间的你是想得到什么好处?不然,还是你想要从我这里什么话?”

    不愧是女王,明明是躺着和你说话,你也能感觉到一股子强大的气场。

    这让坐着的霍思雨,都有些甘拜下风。

    她霍思雨也算是游走商场多年,还真的没有见过有什么女人的架势能和施安安相提并论。

    就连舒落心那个所谓出生在名流家庭,也在谈家呆了那么多年的老女人,她都没有施安安上这么强大的气场。

    但同样的,施安安那毫不留的问话,着实也让霍思雨有些难堪。

    犹豫了好一会儿,霍思雨才开口:“施总,电话里我也说过,我之前跟顾总有些过节,所以我想……”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施安安又将她的话给打断了:“想什么?你以为,单单凭一个过节,就能把人当枪使?我奉劝你,有什么话还是老实交代的好。省得我待会儿送客,大家都不好过!”

    施安安这次连抬眼看她都没有。

    但就算半靠在贵妃椅上,她貌似也能将人的心理活动给琢磨的个一清二楚。

    刚刚施安安的架势,霍思雨也领教过。

    也知道,这个房子虽然看上去只有他们两个人,可实际上这里头藏了多少人,一定是她猜不到的。

    所以,她不敢在这里动手脚。

    怕被施安安给赶出去,霍思雨索说了:“其实我看不惯顾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当然也想要从这次的事里得到点好处!”

    “什么好处!”靠在贵妃椅上的施安安明明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但每次她一说完话,这女人就能随时反映过来,这一点来霍思雨都惊叹不如。

    “我想要代替顾念兮,掌管明朗集团!”

    不入虎焉得虎子!

    霍思雨就是秉着这一点,来和施安安合作的。

    她是知道,顾念兮和施安安有一阵子走的近的。

    但要是没有施安安的帮助,想要挤掉顾念兮同事还要推开舒落心那个烦人的老女人,还真的有点麻烦。

    所以,她不得不铤而走险!

    像是施安安这样的女人,要是能站在她这边的话,就等同于她霍思雨掌控着整个胜局。

    到时候,她也不怕顾念兮那边耍出什么花招了!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掌管明朗集团?你比顾念兮,更有能力?”如果霍思雨仔细看的你,你会发觉此时的施安安的脸上,尽是鄙夷。

    但不知道是这个房子里的光线太过黯淡了,还是因为霍思雨太过急于在施安安的面前表现自己。总之,这一刻的她好像真的没有注意到施安安脸上的表,只是自信满满的开口说:“我并不比她笨,她所学的内容和我所学到的,都一样。甚至,我在她到这个城市之前,比她还要先接触这一方面的内容,比她的实战经验更多!我的能力,也不在她的下面。所以我认为,我担任这个位置,绰绰有余!”

    倘若在面试上,霍思雨刚刚说的这一番话肯定会为她赢得在座主考官的连声叫好。

    现在这个时代,除了要有能力之外,很多公司更注重员工的自信和野心。

    因为在他们看来,团队由这样的人组成,更具活力,也更能带动公司的老员工。

    只可惜,霍思雨暂时的人儿,不是别人,而是施安安。

    这个,其实也大致了解她的本的女人。

    “你这么信心百倍,要是我真的让你坐上了明朗集团的位置,那我岂不是还要担心有朝一连我的这个位置都要被你扯下来?”

    施安安不动声色的样子,也让霍思雨感觉到了压力很大。

    在施安安的面前,霍思雨承认,这比大学踏出校门的时候第一次的面试,还要让她心惊胆战。

    “不会的,思雨懂得知遇之恩。施总,您尽管放心好了。不管我将来走的再远,我都会铭记施总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帮了我一把!”

    “呵呵……”

    施安安在听闻她的这一番话之后,只是轻笑了一声。

    也没有作出后最后的定夺,就靠在贵妃椅上,另一手有节奏的敲击着贵妃椅的扶手。

    那拍子,一下一下的,让霍思雨都不清楚,这施安安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施总,其实我还了解一点。你的肚子里孩子父亲应该是骆氏集团的骆总吧?只可惜,骆总记挂他人……”

    霍思雨小心翼翼的说着。

    她的意思是说,骆子阳的心一直都在苏悠悠的上。

    这一点,打从他们刚刚上大学的那一阵,霍思雨就看穿了。

    也就苏悠悠那个傻子,一直都没有看出来罢了。

    见施安安没有过激的反映,她又继续说:“孩子生下来天真可,想必施总也不希望到时候让孩子被人说是没有爹的孩子……”

    霍思雨还打算继续说些什么。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施安安那有节奏的拍子停了下来。

    本来一直闭目养神的她,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眸。

    简单的一个眼神,犀利中带着警告意味,让霍思雨也没有最先开始的跃跃试。

    在施安安的那个眼神之下,霍思雨只能最后补充了这么一句:

    “施总,我知道我说这些话有些冒犯了!但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也能帮你设计一下,怎么让那个男人回心转意,回到您和孩子的边!”

    其实,关于女人的心境,施安安也不得不承认霍思雨把握的很好。

    她能看透,女人心里其实在乎什么。

    只是她霍思雨却忽略掉了,她是施安安。

    因为她是施安安,是天之女。

    别人吝啬给的感,她也不会要。

    而她所期盼的感,也不会是别人的将就。

    纵使为了孩子,她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

    这,才是施安安。

    霍思雨猜透了无数女人的心,却无法读懂她的。

    这,才是霍思雨最大的悲哀。

    但眼下,施安安并没有想直接给霍思雨当头一棒。

    因为那个强压在她头顶上的人说了,这霍思雨留着,还有用!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破坏了那个人儿的计划的话,怕是她生孩子之后还照样不好过。

    扫了还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恶心嘴脸,施安安说了:

    “你的提议我会看着办的。至于我答不答应,就看我竞标大会那天能不能出现再说……”

    一番话下来,施安安显然没有继续和她说下去的冲动了。

    她抬手一挥,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又出现了。

    “送霍小姐出去吧。我累了,想睡!”

    施安安没有更多的言语。但她的话,就好像圣旨般。只要说出口,就有人必然会按照她的话去做。

    对此,霍思雨深表羡慕。

    现在,她的希望已经不仅仅是打败顾念兮了,而是有种一取代了施安安,成为那样的人上人。

    但霍思雨还没有研究够施安安在这里的地位的时候,那个出现的黑影便对着她伸出手,作出一个“请”的动作。

    知道施安安现在是下了逐客令,霍思雨也不敢多停留。

    起之后她对施安安欠一笑:“那施总,竞标大会那天我们再见了!”

    说着,霍思雨踩着高跟鞋,一如来的时候那样的匆匆,消失在了房间内。

    ——分割线——

    离开的霍思雨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离开之后原本喊着说累了想睡觉的施安安,在她离开的时候就命人过来。

    她的贵妃椅,只是看上去像是贵妃椅。

    但只要稍稍按下扶手上的某个按钮,这贵妃椅的下端就出现了两个轮子。而后的那个人貌似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直接伸手就推着这女人,朝着这个屋子最里端的位置走了过去。

    直到两人都来到了最里端,那个最黑暗的地方之时,那人顺手朝着边的一个开关按了下去。

    本来整个黑暗,看似已经到了尽头的地方,整个亮起来。

    那突然而来的亮光,让人觉得有些晃眼,有些睁不开眼睛。

    可等你睁开双眼的时候,也会发现,原来这个房子大有乾坤。

    刚刚黯淡光线下看似已经到了尽头的地方,在点亮的那一瞬你才发现,原来这后面的宽敞,比前边还要大。

    而这个屋子最里端的位置,还有一比前面还要高端大气的沙发。沙发是明黄色的,犹如古代帝皇那般的大气磅礴。至于站在他周围的那些人,一个个神严肃。在男人没有发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严阵以待,如同雕塑一般。这大概,也是刚刚霍思雨为什么会觉得,这个房间里的总是有那么多人,层出不穷的缘故。

    只是她大概都没有想到,屋子里头所谓的藏着的人,每一个都没有故意隐藏自己。不过是被黑暗笼罩下来罢了。

    而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明亮的光线照下,他的脸蛋漂亮的有些不真实。简单的白色衬衣还有褐色长裤,却成为最耀眼的点缀。让他,成为整个屋子里头,最抢眼的一道光。

    这样的人儿,让你不自觉的想要凑近。

    可看清了这男人眸子里的光芒,却让你开始犹豫着该不该上前。

    因为,这眸色里的绝傲不羁,是你所压制不了的。

    那样的眼神,如同一把利刃,随时随地能取走任何人命的利刃。

    这大概也是,这屋子里头有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男人没有发话之前开口的缘故吧。

    此刻,本来是站着如此多人的屋子,却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响都能听到。

    不过对于所有人的僵硬,似乎也有那么个见怪不怪的人儿在。

    “刚刚她说的话,你大概也都听到了。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对于这个男人那张拉长的脸,施安安已经习以为常。

    她从大学毕业开始就被迫在这个男人

    的手下工作了。这么多年,她要是还不了解这个男人的习惯的话,那也可以说她这么多年都白混了。

    “……”她的话,貌似男人当成了空气。

    黑眸一直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施安安貌似有些沉不住气,在得不到回应之后,她又说了:“该不会,你还打算放她交由自取吧?我可告诉你,你现在若是再不压制住这个疯狂的女人的话,怕是她今后的目标就不只是顾念兮的位置那么简单的。像是,我的位置,或是兮兮的命,都有可能成为她下手的目标……”

    一番话下来,本来男人手上端着站在喝的那个杯子,突然传来了清脆的声响。

    “啪嗒”一声。

    按照男人的喜好,装着茶的茶具,不求最精致,而是最结实。

    只是就算是如此结识的杯具,在男人的掌中也能成了一堆碎片。

    气和水,从他的掌心蔓延了开来。

    看到这水杯碎在男人的掌心,男人边的那些人坐不住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少爷手上的水擦干,把烫伤药拿来!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有个比较苍老的男音响起。

    这是这房子里的大管家。

    以前,多年前他就跟从这房子的主人,去了德国。

    若不是少爷打算在这里生根落户,他也不会被他口中的老爷给差遣回来!

    不过就算没有呆在老爷边,这个长者的份也不被人看低。

    你看他的一声命下,原本屋子里头看似木偶不动弹的人儿,都开始忙活了起来。

    只是和忙活着的人儿相比较,这里头坐着的两个人却安静的对视着。

    特别是那个男人,安静的就好像刚刚被烫着的那只手并不是他的那般。

    “邹叔,你别忙活了!他皮糙厚的很,不碍事!”

    看着老人在男人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女人发话了。

    “这烫着可大可小,马虎不得,安小姐。”没理会施安安的话,老人家继续小心翼翼的为男人做包扎。

    一直到确定包扎好了,这男人的手暂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男人才站到了一旁。

    施安安看着这样的一幕,貌似也习以为常。

    也对,爷爷一向对于这个外孙疼有加!

    不然当年也不会一怒之下,为了这个在国内仅存的血脉,打造下如此大的江山。

    但谁也不可否认,他的这个外孙的能力。

    这个庞大的江山,在他接手的短短几年的时间,又登峰造极。

    只是碍于这个男人的份,他只能做一些背后的决策。台面上的事,都要由她来代理。

    如今,整个世界的人都以为,她施安安才是s国际的主人。却不知道,其实这个神秘老板,却还真有其人。

    不过很快的,这局面很快就要结束了。

    但谜底揭晓的时间,还要听从这个男人安排才行!

    “我从来不是个会逆来顺受的人!霍思雨既然打起了我的人的主意,我定让她永无宁!特别是那些在暗中纵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只是,我的兮兮不不希望她只是躲在我羽翼下,她有她的蓝天,她有她的希冀。我的,不应该束缚她的手脚,而是让她展翅高飞。等她飞的累了之时,我能成为她停泊的港湾,那便足以!”

    光亮中,男人不知道在沉吟了多久,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那你的意思,你还打算让顾念兮一个人面对?”

    老城区的竞标在即,那些人在顾念兮的背后一遍遍挑唆着。

    让一个被保护的过好的女人,独自面对这么大的浪,施安安实在有些不忍。

    “放心,我的兮兮比你看上去的要坚强!当然,她要是收拾不了他们,最后不是还有我么?至于那两

    个人,竞标一揭晓,也该到牢房里好好蹲着,等待漫无天的牢狱生涯了。”

    一番话之后,男人便起了,朝着顶层的窗户一跃而上,消失在这个屋子里。

    而面对这一场景,所有的人都似乎也见怪不怪。

    只对着那个消失的男子,慢慢一鞠躬。

    直到那个男人消失之后,刚刚施安安称之为邹叔的人儿,来到了施安安的边问道:“安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安排?”

    本来,现在就是最好的出击时候!

    让那些准备对他们少夫人动手的人,都绝了那个念头。

    这也是,老爷在德国打来的电话里重点交代的内容。

    虽然这个外孙媳妇现在都没有见着面,但他们施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任人欺负的。

    所以老爷子的国外长途中一再交待,若是这些人真的是冲着她的外孙媳妇来的话,不用客气!

    而他们也在老爷子的交代中,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可少爷的一番话,却将他们原有的计划都给打乱了。

    当下,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施安安说:“就按照他交代的吧。至于我们这边,将所有的资料都给我备齐了,那一天我要是能赶得上的话,我就亲自过去。若是不能,邹叔就代表我去参加那个所谓的竞标大会吧!”

    “是的,安小姐!”

    很快,这所房子又恢复了寻常那般的安静。

    连同房子里的光线,又恢复了寻常施安安最的静谧。

    只是所有人却都能感觉到,在这一过程中,貌似有什么东西变了……

    ——分割线——

    “小泽,你可回来了!”

    这天,谈逸泽回到家的时候,就见到谈老爷子神焦虑的在谈家大宅里兜兜转转着。

    那焦躁的步伐,难以掩饰他内心的担忧。

    “怎么了,爷爷?”

    谈逸泽上来,赶紧扶住谈老爷子。

    说实话,比起谈建天,谈老爷子更是他成长的道路上所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

    而谈老爷子见到谈逸泽的时候,就像是见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

    犀利冷清的眸,不再是寻常的孤傲,而是浅显易懂的担忧。

    你更可以看到,老爷子的眸子里还有些薄薄的雾气。

    这足以证明,他内心的不平静。

    “小泽,下午不是说兮兮要去参加什么会议么?你让让她去的。宝宝哭着闹着,要跟着她去。到最后没有办法,兮兮也妥协了带着他去了。可都这么久了,这两孩子都没有回来!这可怎么办才好?”

    一个下午过去了,这都入了夜。可两人,却连半点消息都没有。

    说真的,现在的顾念兮是掌控着两大集团的首脑人物,但在谈老爷子的眼里,她仍旧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一个孩子带着一个孩子,再加上肚子里还怀着宝宝,大半天都没有消息,谈老爷子都快要急疯了。

    打出去的电话,都没有回应。

    从下午打到现在,电话直接变成了关机不说,就连他刚刚直接打到会议时候一直都应该跟顾念兮在一起的韩子那边,他都说会议结束之后就直接将顾念兮和聿宝宝给送到了家里来。

    只是聿宝宝一直在车上吵着要吃糖果,无奈之下在到家之前,顾念兮只能带着他先行下车去买糖果。

    而韩子,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她遣回家。

    可得到这个答案的谈老爷子越是担心了。

    这也就是说,下午的时候顾念兮和聿宝宝都已经到了这边来了。

    可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娘俩遇到什么不测?

    光是想到这点,谈老爷子就内心发凉。

    r&;“什么?”

    谈逸泽一听,瞬间变了脸。

    顾念兮,那是他的整个世界。

    自从有了她,他的生命才有了色彩。

    而自从有了她,他也不敢回忆自己生命里那些没有她的岁月。

    他真的不敢想像,若是她离开的,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韩子那边呢?您打电话去确认了没有?会不会,会议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可瞅着这天色,谈逸泽又觉得不可能。

    天都已经黑了,就算在怎么重要的会议,都不可能耽误到现在。

    而他的担忧,在谈老爷子的口中得到了证实:“我等不到他们娘俩回来,就已经打电话过去了。韩子那孩子说,兮兮早就被他送回来了。可宝宝吵着要吃糖,没送到家顾念兮就下车带着宝宝买糖果去了!可结果到现在,都没有人影……小泽,这可怎么办才好?”

    “怎么会这样?该死的!”

    他一直都千防万防,就一直防着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对顾念兮下手。

    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执意要将顾念兮送回到d市。

    若不是她怀孕,恐怕他到现在都不敢接她回来。

    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

    可没有时间,留给谈逸泽去悲伤。

    在这个节骨眼上,时间就是生命。

    他不敢想像,多耽搁一秒钟,他的兮兮会遇上什么事

    掏出手机,他赶紧拨通了墨老三的电话:“老三,你现在赶紧帮我调出我家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里拍摄到的画面,看看有没有你嫂子的踪影!”

    “谈老大,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那端,墨老三正在往嘴巴里头塞东西。

    今天下午,他才结束了个大案子。

    几天没有见到周太太,她貌似已经气消了。

    在他回来的今天,还特意做了好多的炒丝。

    虽然不像是高级厨师做出来的那么美味可口,甚至还做的有些老了,咬都咬不烂,但周先生还是觉得这便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

    当然,最让他开心的,是周太太说了,今天晚上他可以不用睡沙发了!

    这对于他周子墨而言,便是天底下最好的消息了。

    不用睡沙发,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今晚上他可以对周太太做些坏事?

    现在光是看着周太太的子,他都爪子痒痒的。

    了两个月的子,可真的不是那么好受。

    现在,他都馋死了。

    就恨不得,把一整盘的丝都直接给到进嘴里,然后直接抱着周太太滚单。

    但还没有吃完饭,谈老大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而电话的要求,有些奇怪。

    谈老大最近有烦心事,这周子墨是知道的。

    但他没想到,谈老大却找他要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小嫂子的画面。

    难不成,小嫂子出墙了?

    “你嫂子和孩子,从早上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担心……”

    后面的话,谈逸泽没有直接说出来,但多年的兄弟谈逸泽就算不说,墨老三也明白他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回到局子里,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周子墨挂断电话之后,再度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一口丝,这才将碗筷搁下。

    “老婆,丝放着,我回来会吃光的!”周太太难得特赦给他做的丝,岂能浪费了?

    “我现在还有点事,要先回去局子里了!”

    “谈大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是寻常,不管她做的饭菜有多么的难吃,周先生都会一

    口气吃完的。

    能让周先生突然放下碗筷,也就真的是出了什么事了!

    “不是谈老大,是小嫂子。一整天都没有出现,谈老大担心她是被他得罪的人绑了去!”

    “那怎么了得?那丫头现在还怀着孩子呢?这要是磕着碰着,那岂不是……”

    “所以我要赶紧去找她。不然她要是发生了什么事的话,谈老大和谈家,都会崩溃的。到时候,这个世界也要洗牌了!”

    谈家的根基,比你所能看到的深。

    至于谈逸泽的势力,也比你看到的还要可怕。

    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直接刺激到他的话,周子墨担心依照谈逸泽的那个子,他会让整个世界的人陪葬!

    “周先生,我跟你去行不行?我也担心念兮……”

    “周太太,我知道你也担心。但谈老大这次的事真的有些危险,目前也还不清楚是不是那个人动的手,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卷进来的好。在家好好呆着,一有什么消息我给你电话!”

    他的周太太,他才不舍得让她出去抛头颅洒血。

    “那好吧。”周太太拽着他手臂的手,最终松开了。

    只是等到他已经上了皮鞋打算走出门的时候,周先生又听到了周太太的声音从自己的后传来:“周先生,你自己要小心点!”

    虽然不是什么动听的话,但却让周先生的心里暖暖的。

    因为,周太太的话突然让他记起小嫂子前段时间对他这么说过:“周太太你,比你所能想象到的深!”

    “周太太,我都被你两个月了!”站在门口,周先生的回答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但最后一句点睛之笔,倒是让周太太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周先生是这么说的:“我一定会留着小命,回来好好‘报复’你的。”

    周先生的眼里,两团火苗上窜下跳的。

    这表明,过度的周先生,很危险!

    看着周先生眸子里的火苗子,周太太再傻也明白他的“报复”是什么意思!

    可她随即勾唇一笑道:“好,我等着你回来‘报复’。”

    临出门前的周先生一听这话,顿时感觉浑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

    周太太这是变相的诺今晚会伺候好他么?

    哎哟妈的,周先生连走起路来都感觉自己的子都有些飘飘然了……

    ——分割线——

    “顾总,这是先生交代下来,你和孩子的晚饭,还请慢慢享用!”

    同个时间段,城北的别墅内,一不苟言笑的中年女子推着推车,上面放着各式精美的菜肴出现。

    问着饭菜的香味,顾念兮的肚子也欢畅的打鼓。

    而怀中的聿宝宝,也有些兴奋的盯着推车上那一杯子精美的雪糕。

    无论什么时候,孩子都是孩子。

    就算置于险境,孩子的本都难以掩饰。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先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于一盘盘被摆上来的菜肴,顾念兮始终没有动一下筷子。

    那充满戒备的眼神,也变相的证明这个女人的害怕和担忧。

    早上出门,因为孩子闹着要跟着她出门,所以顾念兮只能带着他走了。下午的会议很顺利,孩子也睡了个饱觉。

    可没想到,回家之前孩子却朝着要下车买糖果,最终顾念兮只能带着孩子在家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包糖。

    只是刚出超市门口,母子两人就被一辆面包车拦截住了。

    车上下来的人,每个都强力壮的。

    顾念兮知道,抵抗可能只会伤害她和宝宝,最终选择跟着他们上车。

    当然,顾念兮担心谈逸泽会找不到她

    而疯狂,所以在上车之前,她悄悄的将自己手上的那块手表丢在地上了。

    那表,还是上次和谈逸泽去人民广场看喷泉的那个夜,在路边摊买的。

    谈逸泽给她掏钱买下这个表的时候,顾念兮就发誓一辈子要好好珍惜。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好歹是他送的。

    然而急之下,她也只能选择了舍弃。

    寄希望于能让谈参谋长察觉到什么。

    只是让顾念兮不明白的是,从下午她和聿宝宝被绑到这里来之后,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动静。

    反而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他们娘俩……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