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不是清白之身vs老公,救我

    “他我?”

    正打算将一整杯酒灌进肚子里的周太太,被顾念兮拦截了下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边坐着的那个女人。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顾念兮的话,倒是让周太太有些许的诧异。

    此刻,喝了有些稍稍高了的周太太,整个脸蛋都有些微红。

    可能因为体质的关系,周太太脸上的红,还一度延伸到她的耳朵上。

    今天出门的时候,周太太在生了聿宝宝之后,总是喜欢清汤挂面的齐肩短发,被她随意的捆绑成一个可的马尾辫。

    而那个本来可的小圆耳朵,也露了出来。

    寻常白皙色泽好看的耳朵,现在被晕染上这一层淡淡的粉,更是让人无端产生一种想要将这小耳朵给放在口里好好品尝一番的举动。

    而问着顾念兮的周太太,此刻红唇儿微微撅起。

    一双大眼里,也带着些许的雾气。

    这样的周太太,估计周先生是没有见到过。

    若是见到了,肯定要为之癫狂。

    连顾念兮这样同样为女人的,见到了周太太这幅人的模样都能动了其他的心思,更别说是其他的人了!

    “是啊。”顾念兮因为周太太的诧异,前前后后的寻了一下自己的话里有没有什么语病。

    但她,倒是没有找到。

    周子墨喜欢周太太,那是谁都能一眼看穿的。

    若不然,那么强势的男人,为什么周太太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

    “可他要是我,他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晨跑,不管我的心?”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今儿个的周太太到底没有寻常那样,将所有的绪都掩藏在她那副憨憨的表下。

    眉心处的折痕,也将她的思绪泄露殆尽。

    原来,不管周太太是再怎么强势冷漠的女人,也会在意这些。

    顾念兮本以为,那天自己和周太太说的那些话,当时周太太并没有放在心上。久而久之,她还以为周太太真的不介意发生了什么事

    而当喝的有些高了,脑子有些迷糊的周太太开始诉说自己的不甘之时,顾念兮才发现,原来周太太不是不在意。

    而是,她害怕丢失了这样一份得来不易的感,所以才不敢对周先生刨根问底。

    她的,卑微的连顾念兮都为她心疼。

    “念兮,我不是清白之和周先生在一起的,你知道吗?”

    当周太太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和她说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轰然的崩裂了。

    和周先生结婚之时,周太太竟然不是清白之

    而说完了这话的周太太,伸手就要拿顾念兮旁边的那杯酒。

    顾念兮赶紧伸手,打算拦着她喝。

    她看样子已经喝的有些高了,要是在这么喝下去,顾念兮真担心……

    “念兮,让我喝吧。不喝,我是没有勇气说出来的!”

    这话,倒是让顾念兮动了恻隐之心。

    好吧,八卦是女人的天

    一旦有什么事知道了一半,却不能全部知道的话,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开裂了一个口子,你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扣出更多的东西来。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顾念兮知道,这周太太寻常将自己的绪压抑的太多了。

    如今,这样的绪也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而周太太不敢当着周先生将这些东西给倾诉出来,一定有自己的顾虑。

    如今,她不过是自己当成一个感宣泄的地方,说出来也就好了。

    或许,说出来之后,周太太也能活得更轻松一点。

    松了手,顾念兮看着又是一杯白酒下肚的周太太,她说:

    “梦瑶姐,你悠着点。”

    这么个喝法,顾念兮还真的担心待会儿自己能不能将她给搞定带回家!

    “念兮,我以前也谈了个男人。当时,我还小,以为那就是我一辈子想要的幸福,我以为我他胜过我自己的生命,为他抛弃生命都可以了,更何况是这子……他那天晚上要,我也就给了。”

    “可谁知道,那个负心汉,在要了我的那一晚上之后,就离开了。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就像是个疯子一样,每天晚上都是哭……”

    “就那样,我一直都在等着他……”

    “可等着等着,我发现原来等待会让一个人麻木,让一个人失去了期待。最后,我才答应我爸爸,跟城里人头头称道的墨老三,也就是你的周大哥相亲。”

    “那个时候,我真的等的累了。我以为,结婚不过是找人搭伙,顺便将这一生都给耗完了。我知道,我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估计,你周大哥也一样。”

    “我们相亲见面,每一次都出乌龙。到最后,第一次见面也就是新婚夜……”

    “也是那一天,我成了周先生的人。他也知道,我不是第一次……”

    “一开始,我抱着的想法是只结婚,不谈。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周先生就走进了这里来了……”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是哀伤的周太太,捂着自己的口。

    她的意思是,周先生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

    这一点,顾念兮倒是明白。

    只是看着还是照样哀伤的周太太,顾念兮不由得反问:“既然你也喜欢周大哥,那周大哥也喜欢你,不是正好?”

    婚姻里,两个人若是没有感的话,还真的难以走到最后。

    周太太在最关键的时候,遇对了人。

    在这一点上,她还算是幸运的。

    最起码,比那些结了婚,在婚姻里受尽了委屈,到最后离婚才恍然大悟的那些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再者,周先生也事事都顺着她的心。

    周先生对她的讨好,谁人都看得出。

    “是啊,是正好。他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所以我就打算这样糊糊涂涂的过子。就算他真的有什么喜欢的人,就当我子的残缺,让他在外面留有一处念想,也就是了……”

    说到这,周太太又是一杯酒入腹。

    那辛辣的酒精,一点点的刺激着周太太的口腔,火辣辣的感觉,让她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但顾念兮知道,比起嘴巴里的那点不适感,更让周太太不舒服的是她的心。

    周太太,其实比想象中的周子墨。

    可曾经受到过背叛的她,也比起其他的女人,眼里更容不下一粒沙子。

    在听到顾念兮和她说的,周子墨和别的女一起有说有笑的晨跑。周太太的默不作声,不是她不在意。

    正因为她在意,该死的在意,她才不敢轻易的开口问周先生。

    因为她怕,怕她的质问会将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给打翻。

    可越是藏在心里头,她越是不好受。

    这样的不好受,也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子墨。

    于是,她只能将所有的苦,都藏在自己的心里头。

    而越是压抑,周太太的心态越是糟糕。

    怪不得,最近她顾念兮每次看到周太太的时候,都发现她比上一次见面的瘦。再者,还有她的眼圈下方,总有那么一层黑。

    看来,最近因为这事,她没有睡好觉,也没有吃好饭吧。

    而顾念兮知道,自己有必要找个时间,和周子墨好好的说说这件事了。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若是单靠一方在小心翼翼的维持,这样的婚姻迟早是要破灭的。

    “梦瑶姐……我觉得你有必要和周大哥好好的沟通下!”

    顾念兮尝试着劝说已经喝高了的周太太。

    可周太太说了:“不……我不能说!我要是说了,他要是开始嫌我烦怎么办?你不知道,他当初会喜欢跟我在一起,就是我比其他的女人省心多了!”

    “要是让他觉得我比其他的女人还要烦,那怎么办才好?”

    周太太似醉非醉。

    可说出的话,却让人足以察觉到她的用心良苦。

    原来看似冷漠又傻乎乎的女人,不过是想方设法的想要维护自己来之不易的罢了。

    “梦瑶姐……”看着周太太眼眶里蔓延开来的红,顾念兮心疼不已。

    她真不知道,若是让周先生看到这样的周太太,他会是个什么样的表

    顾念兮打算劝说让周先生过来和她谈谈,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在自己的兜里乱掏了一阵子的周太太,一脸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和顾念兮说:“念兮,念兮,我跟你说个事啊,我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什么事梦瑶姐?你说,我不告诉别人就是了!”

    知道苏梦瑶定是喝醉了,顾念兮也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今天出门忘记带钱包了!”

    一脸神秘之下,周太太的嗓门扯得老高。

    这下,本来她准备说出口的那些“小秘密”,倒是非常大方的和餐馆里其他的人分享了。

    不仅是来这里的客人,连带着这间私人菜馆的老板和伙计,貌似也都听到了。

    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他们两人。

    而顾念兮也貌似知道这些人那怪异的眼神意味着什么,赶紧说着:“那啥,梦瑶姐没关系。你没有带钱,我带不就……”

    不就成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伸手抓着自己刚刚带出门的包包。

    最近怀孕了,她每天出门之前带着的东西有点多。

    像是用一个保温杯装着一杯温开水,口渴的时候随时能喝。

    再者,还有里面塞了好多的纸巾和小垫子。

    几乎,所有的常用品,顾念兮都带足了。

    唯独,少了钱包……

    不过里面,她倒是放了一张银行卡。

    因为最近怀孕了,她进出的地方也有些有限。

    现在大部分的地方,包括餐厅还有一些卖场,都提供刷卡服务。

    不过转看了这一间比卧室大不了多少的私人菜馆,顾念兮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里应该是不可能提供什么刷卡服务了。

    也就是说,她们两今天应该都是付不上钱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你看看现在,整个餐厅里的人,都像是看待两个吃霸王餐的人一样的看待着他们两。

    要是眼下,她真的付不出账来,这怎么办才好?

    难不成,要打电话回家,把谈参谋长给喊出来?

    可刚刚,是她顾念兮好不容易把谈参谋长给劝回家的。要是现在因为没有带钱将谈参谋长又给喊出来的话,那得多丢人?

    而看着顾念兮一脸纠结的在她的包包里掏了半天,愣是没有拿出什么东西来的周太太,又笑了。

    “哟,念兮你该不会也和我一样,没有带钱吧!”

    周太太喝高了,貌似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不适合大张旗鼓的宣扬。

    正因为这样,周太太今天和苏悠悠有些类似的大嗓门,再度将这个消息给宣布的人尽皆知。

    而听闻这个消息的私人菜馆的老板也来到了他们这一桌子旁边,那眼神像是要让她们交代些什么。

    “梦瑶姐……”

    顾念兮还是头一次被人用吃霸王餐的眼神盯着,顿时无所适从。

    拉了一把还在边上嘟嘟嚷嚷的周太太,顾念兮企图和餐馆老板解释着什么:“那个,我不是没有带钱,就是我出门的时候忘记带现金,不知道刷卡可不可以?”

    说着,顾念兮赶紧把自己的卡给交出来,表示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想要吃霸王餐的念想。

    可看着顾念兮那一张瞅不出多少钱的卡,老板愣是盯了半天,最后说了:“小姐你倒是看看我们这里,像是能够刷卡的地方么?”

    “我……”

    被这么一问,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了。

    是啊,她自己也都看得出这里是不能刷卡的,还能怎么样?

    “要不这样先生,你帮我算一下我们这一桌子需要多少钱,我明儿个再给你送过来,成不?”

    她顾念兮自认为,自己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再说了,吃的这一桌其实也没有几个钱,她顾念兮堂堂两个集团执行首席,怎么可能付不出这么点钱?

    不过老板貌似对大肆宣扬自己忘记带钱包,还准备赊账的人的印象不是那么好。

    也对。

    你看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要是直接让这两个人赊账的话,到时候肯定也有很多人想要跟他赊账。

    当然的,赊账是没有什么问题。

    但怕就怕赊账之后,后续一大堆的问题。

    有的人赖账,有的人干脆以后都不来了……

    你想想,一个小餐馆,哪能经得起这么多人折腾?

    所以,眼下跟顾念兮要回钱,那是势在必行。

    “小姐,麻烦您也为我们考虑一下好不?像是我们这样的小餐馆,真的经不起这么多的折腾……”

    老板的话,倒是让顾念兮顿悟了。

    她也做餐饮服务,当然知道赊账其实真的很麻烦。

    “那……”

    顾念兮咬了咬红唇,又看了一眼直接醉倒在桌子上的周太太,顿时感到亚历山大。

    眼下,丢下周太太一个人回家找钱来,肯定是不现实的。

    你想想,一个喝醉的人,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要是让周太太一个人放在这里,遇到意外怎么办才好?

    想着,顾念兮只能打消了这个念想,看向周太太的包包。

    今天她出门的时候,没有带手机。

    现在,只能抱希望周太太的这个手机了。

    本来她是想要给韩子打电话,让他给自己送点钱来的。

    可打开周太太的手机的时候,顾念兮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的手机,怎么可能里面会储存韩子的电话?再者,她也没有谈参谋长的好记,过目不忘。

    眼下唯一的可能,便是……

    求助谈参谋长了!

    因为,她除了谈家大宅和谈参谋长的电话,以及d市家里爸爸妈妈的电话之外,其他的她是记不住了。

    而眼下,让远在d市的父母给自己送钱来,是不现实的。

    打电话到谈家,也不现实。

    聿宝宝被谈老爷子带出去玩,估计今晚会比较晚回家。

    唯一的可能,便是求助谈参谋长了……

    无奈之下,顾念兮只能往谈逸泽的手机上拨了!

    ——分割线——

    不知道是不是一直都在等着她的电话,顾念兮这边才往谈逸泽的手机上拨号,还没有听到电话里那个单调的铃声呢,顾念兮就听到了来自谈逸泽的声音。

    “兮兮么?”

    熟悉的男音里,带着不熟悉的沙哑,也染上不熟悉的急切。

    或许,她今儿个气呼呼的出门,他到现在都没有安下心来。

    其实,顾念兮本来没有那么矫的,不知道怎么的在这样的境下听到了谈参谋长的声音之后,所有的酸意在一瞬间涌了上来。

    “老公……”

    那带着梗咽的嗓音,顿时让谈逸泽的心沉了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连续三个问题,彰显着这个男人的不安和担忧。

    而顾念兮眼下,也至顾得上掉泪了。

    “到底怎么了?”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她今天怒气冲冲的跟周太太出门,连饭都没有吃。

    谈逸泽一直就担心,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再者,她现在还是个孕妇。

    平时出去的话,他都要一再确认她的路上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才行。

    更别说,今天是在没有预兆的况下让她去的。

    现在再加上她的哭声,谈逸泽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怎么了,你别哭先?跟我说,到底什么事?”

    谈逸泽隐隐带着的咆哮问道,让一直坐在旁边的周先生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事实上,他的周太太出门他也不放心。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回家,就是想瞪着周太太将顾念兮送回来的时候,先看看她再说。

    可谁知道,现在是小嫂子拿着周太太的电话打来了,而不是周太太……

    会不会,是周太太出事了?

    所以,小嫂子才哭的那么伤心?

    当这个想法闯进脑子的时候,周先生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所有的东西都乱糟糟的。

    他抓着自己的外,就想要往外跑。

    还好,谈老大在这个时候一手拦住了他。

    “等等看,看看发生什么事!”

    谈逸泽说。

    听闻谈老大的声音,周子墨的黑眸沉了沉。

    也对。

    现在要是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这样跑出去也找不到他们,无济于事。

    稍加冷静下来的时候,周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急躁的有多么的可笑。

    可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他的周太太到底对他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没了她,他周子墨什么也不是。

    “兮兮,你冷静一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好说,说完了我马上过来找你。”

    他哄着。

    因为他知道,顾念兮绪一旦失控,就容易说不清楚话。

    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她绪平复下来。

    果然,一会儿之后,顾念兮开口了:“老公,我忘记带钱包了。梦瑶姐也忘记带钱包了,我们吃了饭没钱付帐,现在被扣在这里了!”

    乍一听,谈逸泽的心松了一些。

    “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我……我也说不清……”顾念兮环顾四周。

    这地方,她还真的不熟悉。

    她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城人,像是这样的小巷里头,她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今天之所以能到这个地方,还是周太太将她给带来的。

    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只是现在,周太太醉的昏昏沉沉的,顾念兮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你把电话拿给老板!”谈逸泽当机立断。

    “……”顾念兮按照谈逸泽所说的做,也不知道谈逸泽到底都跟老板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老板交代了地点之后,又很快的将电话交到顾念兮的手上。

    “兮兮!”

    电话里,还有谈逸泽的声音。

    “你在那边好好呆着,要是冷了就找点的东西喝。我很快就过去,自己小心点!”

    虽然知道她也是个大人,但他还是不厌其烦的提醒着。

    这足以证明,这个女人在他谈逸泽心里的地位。

    “好的。不过老公,你把周大哥也给叫来吧。梦瑶姐喝醉了,现在喊不起来!”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谈逸泽开始拿起车钥匙。

    而一边,墨老三见谈逸泽的脸色不是很好,便赶紧跟上去。

    “怎么了,是不是我周太太发生什么事了?”

    要真是这样,周子墨觉得自己肯定会发疯的。

    “周太太喝醉了!现在两人都没有带钱包,被餐馆扣留着。咱们赶紧过去把账给结了,把人领回家才行!”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关上家门,钻进自己的车子里了。

    市夏季的夜晚可不是d市!

    入了夜,天气相当的凉。

    顾念兮早上出门的时候只穿了那一条雪纺裙,大半夜吹风的话肯定会感冒的。

    他只能加快速度。

    而周子墨在听到谈逸泽的话之后,微愣了一下。

    他的周太太,一直都是那么冷漠的子,也会喝醉了?

    半信半疑,周先生还是照样跟着谈逸泽上了车。

    谈逸泽一路过去,都将车窗打开着。

    城夜晚的凉风,不时灌入这车子内,让两人都保持着一份清醒。

    顾念兮他们所在的地方,其实并不远。

    但因为这些地方处于比较偏僻的小巷子里,进入稍稍有些难度。

    要是遇上对面还来一辆车子,两车就要在巷子里磨上好半天。

    等到谈逸泽带着周子墨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私人菜馆里的客人,已经散去。

    唯一剩下的那一桌,还有桌子上趴着两个女人,倒是显眼的。

    周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周太太走了过去,而谈逸泽自然速度赶到顾念兮的边。

    看着她趴在自己的手儿上,谈逸泽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扶起来之后,就赶紧抚上了她的额头。

    庆幸的是,顾念兮的额头温度还算正常。

    不过被这么一弄,顾念兮倒是睁开眼睛了。

    眼睛有些惺忪,看样子刚刚其实是睡着而已。

    “这么冷,怎么在这里睡?”

    入了夜,夜风真的有些微凉。

    谈逸泽是一路吹着风过来的,所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手心也有些微凉。

    可顾念兮的手儿,比他的还要凉。

    摸着她冰冷的小手,谈逸泽赶紧把她揽在怀中:“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就是好困。”

    她怀孕之后,一直嗜睡。

    若不是今儿个和谈逸泽闹,她估计吃完了饭早睡着了。

    “好了,你先去车上等我。毛毯在里头,我付完帐就过来!”

    “嗯!”

    带着几分睡意的顾念兮,倒是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在她耷拉着脑袋走向车子的时候,另一边周先生已经干脆将喝醉的周太太打横抱起。

    许是感觉到怀抱有些熟悉,周太太不安的在周先生的怀里蹭着,还振振有词:“周先生,我好像又梦到你了。真好……”

    “周太太,是真的我。你不是梦到我……”

    看着如同孩童般无助,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周太太,周先生的心有些疼。

    特别是闻到她浑的酒气,周先生皱着眉头:

    “小嫂子,你怎么也不看着她,让她喝了这么多?”

    好吧,他周子墨其实和谈逸泽都是一个样的人。

    只有自己的老婆,最金贵。

    被这么一问,顾念兮倒也停下了脚步。

    刚刚脑子的睡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一脸兴师问罪的周子墨,顾念兮也来了气:“你怎么不问问,她为什么喝这么多?”

    刚刚听到周太太口里的卑微,顾念兮就很心疼了。

    这一番话,其实她老早就想要质问周先生了。

    没想到,他这会儿倒是撞到自己的口上来。

    “不管为了什么事,你都应该看着她不是么?喝了这么多,她明天肯定很难受!”

    宿醉的感觉,很不好。

    这一点,周先生也很清楚。

    “难道你以为,让她将所有的事憋在心里头,就是好的?你难道都不觉得,她最近心每天都很糟糕,人也瘦了一大圈?”

    顾念兮承认,自己这个时候的语气是有些不好。

    但她,就是控制不住。

    她就是看不惯,周太太的那么卑微。而周子墨,却还背着她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嘻嘻闹闹。

    在她眼里,结了婚的男人,就应该自己注意点分寸。

    要是真的有什么女人倒贴上来,也应该清楚一下自己的份。

    可周先生倒是没有从自己的上检讨问题,反倒是来质问其他人。

    这一点,顾念兮着实看不惯。

    “……”果然,被顾念兮这么一问,周先生倒也不敢出声了。

    而刚刚在里头付完了账的谈逸泽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和周子墨嚣张跋扈的一面。

    “怎么了兮兮?”

    谈逸泽过来的时候,一手就将她给环在自己的怀中。

    天冷,本来他以为她已经上车盖上了小毛毯。没想到,他出来的时候她还站在外头。

    你看看,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都冻得凉凉的。

    谈逸泽捂着她的手,尽可能的给她取暖。

    当然,他也不可能忽略顾念兮现在盯着周子墨的眼神,有些无端的恨意。

    “老三,要是没事的话,你开你的车,把你媳妇儿给带回去先!”

    不是他帮着周子墨,而是谈逸泽觉得现在两方在这里僵持着也无益。

    天这么冷,让两女人呆在外头也不是办法。

    就算周子墨真的让顾念兮受了气,明天把他直接叫过来收拾一顿就是了。何必让顾念兮呆在这里吹凉风呢?

    “好……”

    周子墨也知道谈逸泽的意思,带着周太太就朝着周太太的车子走去。

    “兮兮,咱们也应该回去了!宝宝可能就要到家了,爷爷说他今天在老赵家里尿了裤子,一路正跟着他闹脾气呢!”

    谈逸泽打算用宝宝转移顾念兮的注意力。

    哪知道顾念兮不买账。

    见到周子墨带着周太太就快要钻进车里的时候,她朝着他们喊着:“你要是真的心疼她的话,就不该那么对她!”

    “我怎么对她了我?”

    周子墨也懊恼。

    为什么顾念兮今晚上就像是带刺的刺猬似的。恨不得,将上的刺都往他周子墨的上扎?

    可他都没有想到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你要是没在外面勾三搭四,梦瑶姐会那么伤心?”顾念兮的绪有些激动。

    要不是谈逸泽的长臂一直揽着她,估计她现在已经冲到周子墨的跟前,跟他大打出手了!

    看着怀中这丫头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似的,弯腰充满攻击状的样子,谈逸泽也颇为无奈。

    你以为,周子墨真的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憨厚,没有任何攻击的么?

    谈逸泽可是见过这货打女人,而且出手也不比他谈逸泽轻。

    在他们的眼中,除了自己的女人,其他的人压根就没有必要怜香惜玉。

    若不是现在有他谈逸泽在她边,周子墨卖了他几分薄面的话,现在没准还真的跟顾念兮杆上了。

    只是怀中某个不怕死的丫头,还是一次次的朝着周子墨挑衅着。

    看来,这丫头还真的被他谈逸泽给宠坏了。

    现在什么人,她都敢招惹!

    “我……”

    周子墨从来不是个容易沉得住气的人。

    被顾念兮这么一激,抱着周太太的他就大步朝着顾念兮走了过来。

    那架势,就像是恨不得跟顾念兮理论一番似的。

    不过就在他走到顾念兮跟前的时候,谈逸泽一手就将顾念兮给带到自己的后。

    虽然他知道在他面前,周子墨是不敢对顾念兮怎么样,但他也不敢冒这个险。

    “老三!”

    谈逸泽出了声。

    恰到好处的音量,正好将周先生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谈老大,小嫂子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周子墨没有刚刚那怒火冲冲的样子,只是懊恼的看着怀中的周太太。

    他也知道,能让周太太喝的伶仃大醉,肯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可他也尝试问过周太太很多次,只是她都不肯告诉他。

    如今,周子墨也想方设法的想要从顾念兮口中得到什么消息。

    “你真的没有做什么愧对梦瑶姐的事?”

    “没有。我周子墨可以问天发誓!”他对周太太,从来没有二心。

    他打从个小破孩的时候,就喊着要娶她当媳妇,怎么可能对这女人有二心?

    “那这个周末的上午,你和什么人在公园里透晨跑?还笑的嘴巴都歪了!”

    仗着老公挡在自己前头,周子墨伤害不了自己,顾念兮的底气也足了。

    此刻,这丫头手插腰,到还真的像是准备和别人开吵的泼妇。

    这样的顾念兮,倒是引不起谈逸泽讨厌,只是让他觉得有几分好笑罢了。

    狐假虎威,现在说的就是这丫头!

    “这个……刚好我队里最近来了个新同事,她说她不熟悉我们那边的地形。说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晨跑,我就带她去了。就是个同事,没有别人。”

    周先生使劲的回想着。

    “你真的觉得只是同事么?”

    “不是同事,还能是什么?你以为,天下的女人都能当成老婆的?”说这话,周先生还不忘抬起怀中周太太的小脸,蹭了蹭。

    “你把别人当成同事,别人不一定把你当成同事,好吧?”

    虽然周先生在感这件事上是迟钝了点,但经过顾念兮这么提醒,他也知道周太太最近在郁闷什么了:“小嫂子,你的意思是我家周太太为了这点事和我闹别扭?”

    突然间,他有种涣然大悟的感觉。

    “差不多!”

    “哎哟喂,我这个笨脑子。要是早点提醒我该多好?周太太你这个傻瓜,别人再好,都不是我周子墨要的。我只要一个你,就足够了!”

    周子墨懊恼的往周太太的脸上钻,满是胡渣的脸,蹭着周太太滑嫩的脸颊,引得怀中的女人不适的挣扎了几下。

    看着她絮絮叨叨又抓着自己的衬衣睡着的样子,周子墨的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小嫂子,谢谢你提醒我!刚刚多有冒犯,还请原谅!”

    虽然周子墨寻常行事乖张了点,但许多道理他也是懂的。

    若不是顾念兮在乎周太太的话,她有怎么可能为周太太打抱不平?

    而周先生寻常就担心周太太子冷,寻常只有那么可怜的几个发小,有时候他们一忙,她连找人说话都没有。如今看到有一个和他一样关心周太太的人将周太太当成朋友看待,他当然是欣喜的。

    “周子墨,好好待梦瑶姐!她……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你!”

    顾念兮听周子墨的那番话,微愣了一下。

    看到他抱着周太太朝着车子走,又喊着。

    听着顾念兮的坏,周先生的影微微的僵住。

    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此时周先生的嘴角上,竟然勾勒着灿烂的弧度。

    但因为此时夜色正浓,周先生的笑容被隐藏了起来。

    随后,周先生带着周太太,先走了。

    看着他们的车子驶离原地,谈逸泽一把就将躲在自己后的女人给捞了回来:

    “现在闲事都管完了,该和我回家算算总账!”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顾念兮顿时明白,周太太家里的风波是平息了,他们谈家的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雨姐,那个……老城区的设计出来了没有?”

    这天夜里,窝在卧室里的霍思雨正打算给自己那条腿按摩一下,让那一处的疼痛缓解一些,就接到了这么个电话。

    而电话里的那个女人,连打招呼都没有,就直接问起了这事。

    听到是那个女人的声音,霍思雨的嘴角上只是勾起一抹冷笑。

    但她说出来的话,却半点没染上这冷意:“小米啊,我也做的差不多了。不过好像还差点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再好好想想。”

    “雨姐,还少什么,你跟我说。我努力的想,两个人一起努力,比一个人要来的奏效。”

    电话里的女音,像是在老师面前做着什么保证似的,那么认真玩命。

    可霍思雨又怎么会看得上她的保证?

    在她的面前,什么破保证都不如眼前的利益来的重要。

    在心里对电话那端的女人的话各种嘲讽之后,她才说:“我最近觉得,百达翡丽的一块表好看的。若是看着它,我觉得我会更有动力,将这设计给赶出来!”

    “百达翡丽?”

    电话那端的女人,在听到了这个品牌名字的时候,语气停顿了那么一下。

    很明显,她也感到疼。

    百达翡丽是瑞士内瓦仅存的家族经营制表商,历史悠久,工艺精湛,始终致力于设计、开发、精制并装配出世界上最完美的时计作品。但同样,属于世界级别的,也是价格最为高昂的。

    最低的一块,至少也需要13000美元。

    这女人,还真的敢开口的?

    从最开始要各式名包,现在来到了名表。

    从最开始一两万的,到现在要将近十万。

    突然间,吴小米也意识到,这女人答应帮忙,可不是做无用功。

    至少,她从她吴小米这边得到的,已经将近二十万了!

    不过也好,若是十几二十万能搞定这个项目的话,到时候这个工程要是竞标到,那她吴小米所能得到的奖励和提成,肯定不止这个数。

    再想到能保住自己面前这好工作,吴小米一咬牙就说了:“我明天给雨姐送一块去。希望雨姐能尽快拿出来设计稿。你知道的,这两天我们经理催得紧!”

    既然这个女人现在用钱来衡量他们的交,吴小米也觉得松快了些。因为她最起码,能催着霍思雨加快脚步。不用像前段时间那样,在她面前连说一个字都是小心翼翼的。

    “百达翡丽一看,我所有的灵感都来了。放心,我一定会在最后截止时间交上去的!”

    你吴小米急,她霍思雨更急。

    你的急不过是想着要完成上司给的任务,可她霍思雨是急着要实现自己的理想!

    这样,她又怎么可能让设计稿错过了时间?

    挂断电话的霍思雨,视线落在自己边的那个粉色文件夹上。

    那里头躺着的,正是s国际在老城区上面的设计。

    设计别具匠心,也典雅脱俗。

    可以说,s国际拿出来的设计,还真的是够特别的。

    难怪,这s国际能在入驻国内短短两三年的时间站稳脚。

    这和他们的实力,还真的是分不开的。

    若是这一次他们的设计稿没有被泄露出来的话,怕是这次老城区的竞标便最后可能是他们笑到最后。

    只可惜,他们的企业用人不善,出现了蛀虫。

    如今,设计稿被泄露,他们就算做的再好,也是枉然。

    冷笑中,霍思雨缓缓的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个粉色的文件夹。

    其实一旦有了别人的原创稿,什么事都简单了。

    连夜,霍思雨便按照着s国际原本的创作思路,已经用料和侧重点,创作出了另一份,标题上注明:“明朗集团”的设计稿!

    不,与其说这是霍思雨创作出来的。

    还不如说,这玩意是她霍思雨直接给剽窃出来的。

    上面的设计图,她基本上是原封不动的照搬,除了最后的几项数据改了改!

    如此明显的剽窃,她无非就是为了……

    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明显的就是一份剽窃得来的作品!

    天灰蒙蒙亮的时候,霍思雨看着自己面前那一份已经完成的作品,嘴角上那毒的笑容又明显了几分!

    顾念兮,我真的很期待你知道这是一份剽窃来的作品时候的表

    ------题外话------

    嗷嗷,卖萌求个票子~!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