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新邻居vs我谈逸泽说到做到!

    “苏悠悠,不要怀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睍莼璩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最优秀的。而且,在妇产领域,没有谁比你更有资格站在那个讲台上!”

    这个吻,不知道进行多久。

    苏悠悠只知道,自己只要呜咽一声,凌二爷的舌头就进行更深层次的掠夺。

    以至于她到最后,都不敢发出那样的声响。

    而渐渐的,原本鼻尖的酸涩也渐渐褪去。

    直到结束这个吻的时候,两人的气息都变得有些不稳。

    苏悠悠伸手就想要推开这个男人,可男人的手却先于一步扼住了苏小妞的手腕,再度将她带进自己的怀中,将她的脑袋恩在自己的口处。

    而他,则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在苏小妞的颈窝里,像是想要感受到她的温度,也像是要用这样的动作,感应她存在于自己的世界一般。

    不知道拥抱了多久,苏小妞才在自己的耳边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一刻,她破涕为笑……

    凌二爷永远都忘不了,苏小妞在哭泣之后,绽放的那个夺目笑容。

    傻悠悠!

    明明该死的在意着别人对她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明明不喜欢别人对她专业的不认可,却还是笑着。

    可他知道,这丫头不过是不喜欢别人看到她哭泣的一面,也不喜欢任何人为她苏悠悠担心。

    即便,那人还是他凌二爷,一个曾经伤她入骨的人。

    但苏悠悠,你知道我现在看着你笑中带泪的样子,有多心疼么?

    无可忍奈的,男人再度紧紧的扣住了女人的腰,像是恨不得将苏小妞给厥入自己的体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才听到怀中的女人说着:“放开我吧。再不然我真的要睡着了。我现在还有几个检查要做,做完才能休息。下午,还有个手术!”

    听着苏悠悠的话,凌二爷松开了手。

    低头一看才发现,苏悠悠原本就有些青紫的眼眶,因为哭泣之后颜色变得越深了。

    现在的她,还真的有点像是国宝。

    而这样的苏小妞,让凌二爷眉头皱成了一团。

    “苏小妞,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睡好?”

    凌二爷伸手扼住了苏小妞尖细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放到自己的面前仔细端详。

    看着那因为休息不好而深深陷下去的眼眶,他的黑瞳里唯有疼惜。

    “不只是昨夜那么简单。最近一阵子那一层搬来了个疯子,每天晚上都将音响开到最大,吵死了!”苏小妞揉着眼眶打着哈欠,一边说。

    “你没有过去让他将音乐关了吗?”以凌二爷对苏悠悠的了解,苏悠悠可不是个会听之任之的人。

    通常,她更喜欢用现在所掌握的“暴力”解决问题。

    按照她的话来说,那便是:强权即真理!

    “我过去不知道多少次了,可那人压根就不给开门。最可恶的就是,那人神出鬼没的。我连跟他碰上面的机会都没有!”

    苏悠悠抱怨着。

    听着苏悠悠的叙说,凌二爷的眉心高挑:“对了苏悠悠,你说那个老是吵到你的人住的哪个方位?”

    “就是以前我的隔壁住的那一个小家子,里面还有个烦人的老太婆的那户人家!前段时间他们家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搬走了。而这个疯子,也就在这个时候住进来了!”

    听到苏小妞的这话,凌二爷的眸色当即一沉。

    他知道,那个吵得苏小妞一连几夜都没有睡好觉的人是谁了!

    真该死!

    他怎么疏忽了这一点呢?

    但眼下,不敢让苏小妞瞅出什么端倪的凌二爷便安慰着说:“你现在先去休息一下,我去跟院长说先帮你将后面的几个检查推迟,好好睡一觉去吧!”

    “可是……”

    苏悠悠想要拒绝。

    但拒绝的话,被凌二爷的食指封住了。

    “下午不是还有手术么?你确定你这瞌睡状态适合手术?”

    一番话下来,苏小妞倒是没有拒绝了凌二爷的安排。

    点了点头,她朝着医院里的办公室走去。

    既然早上的检查被推迟了,苏小妞自然要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以迎接下午的那个手术。

    而见到苏小妞离开的凌二爷也没有去阻止。

    因为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确定苏小妞已经走出了这扇门之后,凌二爷立马掏出了手机,熟练的按下了一连串的号码,然后按下拨通键。

    而在电话那边被接通,甚至在电话那边出声前,凌二爷就开始咆哮了:“好你个混小六,我让你去给爷好好的看着苏小妞,以免的她发生什么意外,你倒是给爷弄的苏小妞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刚刚看着苏小妞那深陷下去的眼圈,他都快要心疼死了。

    若此时小六子站在他的面前的话,肯定少不了挨一顿打。

    没错,原本住隔壁的那一家子,确实是凌二爷给打发了的。

    因为他知道,苏小妞和那个住那边的老婆子处的不是很好。

    也更担心,凌母会不会跟之前一样,一有什么事便不分青红皂白的到苏悠悠的住处闹事。

    所以,他便让人在没有惊动苏小妞的前提下,让六子打发了人,住进了那边。

    想着,若是凌母过去闹的话,至少还有人能跟苏小妞有个照应。

    可他要是知道,这六子住过去会让苏小妞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一个觉的话,打死他都不会这样做。

    “二爷,您这是哪门子的火山爆发?您让我过来跟苏小妞做邻居,我这不是搬过来了吗?再说,您让我不要出现在苏小妞面前,我连个都不敢被苏小妞察觉到。您还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六子似乎刚刚睡醒,嗓音带着刚刚清醒的沙哑。

    可听着他这刚刚睡醒的声音,凌二爷更恼。

    六子晚上不睡觉,白天照样可以睡。

    可苏小妞不一样,她白天是要工作的。

    要是晚上没有睡好觉的话,她白天怎么办?

    想着,凌二爷的心又揪了一把:“你还敢说你没给我吵到苏小妞?难不成,晚上不是你放的音乐?”

    “音乐?”六子还处于半清醒的状态,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才反映过来,凌二爷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凌二爷,这音乐还真的是我放的。您也知道吧,我现在在酒吧呆着习惯了。大晚上的要是不听下什么音乐,就浑不自在!”

    但他还真的没想到,这音乐会影响到苏小妞的睡眠。

    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不这么干。

    没有人比六子清楚,苏小妞就是凌二爷心里头的一块宝贝疙瘩。

    那还是捧在手里头怕摔着,含在嘴里头怕化了的那种。

    要是知道的话,借他六子几十个肥胆,都不敢这么做呀。

    “二爷,您别生气,我从今晚开始就带着耳机就是了!”

    “带着耳机能听到什么声音?”

    “那不然,我不听音乐就得了。凌二爷,您就饶过小六这一回吧!”

    六子耍着嬉皮笑脸。

    其实吧,要是换成寻常人,肯定现在就被凌二爷给揍趴下了。

    还好,对于他小六,二爷正将他看成兄弟。所以在这事上,二爷只是恼了过来反问他而已。

    从这一点上,六子心里已经颇为感动了。

    “这事就算了。你还是从那边搬出来吧。”凌二爷沉吟了片刻,便说着。

    &p;nb

    sp;他虽然是心疼苏小妞,但也不能就因为这一点事就真的将六子往绝路上吧?

    再说,六子还真的为他凌二爷做了许多的事

    现在,连味觉都丧失了!

    “可我搬出来的话,那苏小妞怎么办?要是您母亲又突然来找她的话……”

    六子当然也知道当初凌二爷让他搬进这里头住的目的。

    “你搬出来,我住进去!”

    “凌二爷,您这是打算近水楼台先得月?”

    六子听到凌二爷的这句话,在那边调笑着。

    “那又怎么样?反正苏小妞,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丢下这话之后,他又吩咐道:“赶紧把你那狗窝好好的收拾下,争取今晚就让我搬进去!”

    这样的话,就由他凌二爷亲自守护苏小妞了!

    “喳,小的现在就收拾,从这苏小妞的边上,有多远滚多远!”

    带着调傥的调子,六子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还不是因为他知道,他六子可以和凌二爷开任何玩笑,除了在苏小妞的事上。

    “你这臭六子!”

    凌二爷刚刚准备发脾气,就听到电话被挂断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收起了手机,认真的琢磨着,自己这个新邻居应当用什么样的方式跟苏小妞见面……

    ——分割线——

    “兮兮,你是犯困了吗?犯困的话,就先睡一下。等宝宝待会儿过来,我再喊你起来。”谈逸泽扭头的时候,发现顾念兮正在打盹。

    靠在边,她有一下没一下的往下耷拉着脑袋。

    她的脑袋,已经窝到了边的位置。

    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往下栽倒。也让谈逸泽心惊跳的。

    谈逸泽赶紧走上前,将这个丫头揽到自己的肩头上。

    “我没事,就是有点儿困。”

    她揉了揉眼睛。

    呆在医院都两天了。

    这两天里,因为谈老爷子和殷诗琪都觉得医院这样的地方,实在不适合聿宝宝这样的小孩来,怕他在医院里被人染上流感,所以顾念兮已经有两天整没有见到孩子了。

    孩子是从她的上掉下来的一块

    从他出生到现在,顾念兮还真的没有一次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小家伙。

    从昨晚上开始,她就开始耐不住喊着,要让谈逸泽将孩子带过来给她看一下。

    可先前两次都没有得到同意,终于在今儿个午饭的时候靠着上演一出“绝食”活儿成功的为自己争取到这个机会。

    当然,现在她还怀着孕,顾念兮不可能傻到真的拿自己和孩子的小命来开玩笑。

    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她料定了,边这个男人肯定舍不得她一整天都不吃东西。

    所以,谈逸泽同意了。

    不过前提是,她要吃下比寻常多的青菜。

    能见到孩子,寻常最讨厌的青菜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吃完了东西之后,顾念兮就一直等着孩子过来,连午觉都不肯睡。

    可现在怀孕四个月的她,睡眠特别的好。

    每天只要头沾到枕头,她就昏昏沉沉的。

    而现在一不睡午觉,她就感觉脑袋有点不像是自己的。

    “我看你困的是很厉害,乖乖的躺上去!”

    现在孩子的况稳定了不少,也让他放心了许多。

    早上问过医生,他们说还要观察两天再让顾念兮出院。

    毕竟上次顾念兮被送到急诊室的事,到现在他们整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还心有余悸。

    要是没

    等顾念兮的体稳定下来就让她出去,到时候顾念兮要是在外头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他们医院的工作人员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再者,现在他们更知道,这丫头非但是顾印泯市长的宝贝女儿,还是楚东篱楚书记非常重要的人。

    为什么知道是非常重要的人?

    还不是因为顾念兮住院的第二天早晨,某个男人在得知了顾念兮住院的消息之后,便风风火火的朝着医院赶来。

    但到了这里的时候,这男人压根就不知道顾念兮现在住的是在什么病房。然后他的一个电话,将院长大人都给惊动了,为他亲自带路。

    而也就是在那一天,他们亲眼见到了,寻常在电视机前永远谦和,永远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的男子,却在那一天丢掉了所有的伪装,在院长的带领下直接闯进了病房,怜惜的将还在睡梦中的女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虽然楚东篱楚书记一直都没有公布自己和这个女人的关系,但有不少人猜测这女人和他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然一般的兄妹,又怎么会在对方有危险的时候,如此的疯狂震惊。

    可谁都看得出楚书记对这个女人不一般的,却也能轻易的感觉到这女人边的另一个男子不一般。

    在这女人在这医院住院的几天时间里,院长大人已经不止一次接到来自各方各位领导打来的电话,有些拐着弯的说是要好好的看着顾念兮,不准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端来,有些则是连威胁带压迫,若是顾念兮肚子里的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那这家医院也就不用存在之类的。

    正因为以上几个问题,现在医院里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就生怕一个不小心弄得这女人不开心,到时候肯定能闹得满城风雨。

    “老公,我看你这两天也没有睡好。要不这样,你陪我到上躺一下好不好?”

    蹭着谈逸泽的肩头,闻着他上那股子熟悉的香气,顾念兮舒服的将自己的双眸微眯起来,如同猫儿一样的慵懒的神,取悦了谈逸泽。

    伸出大掌,他轻揉着她柔顺的发丝。

    这丫头,估计不知道他不是没睡好,而是压根就没有睡。

    头一天晚上是因为医生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况很不稳定,所以他是睁着眼睛盯着她直到天明。那天她是在他眼皮底下被人踹到的,谈逸泽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一幕。那个时候谈逸泽就发誓,绝不会再让顾念兮再在自己的面前发生第二次意外。

    而第二天,顾念兮肚子里的孩子况开始稳定下来了,按照道理说他是可以安心小睡一阵子的。

    可无奈的是,顾念兮的这张病太小了。

    他稍稍移动,就有可能动到她的小腹。

    想到她和孩子现在的状况都不是很好,谈逸泽一整夜都不敢动弹。连带着的,也一整夜都没有合眼。

    不过还好,两天不睡觉,这对于常年训练的谈逸泽而言,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们在部队里进行野外对抗演习的时候,他最高的记录可是三天都没有睡一觉。

    所以现在,在老婆面前两天都不闭眼,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

    可顾念兮见他没有回答,还以为他是不答应她。

    抱着他的长臂,使劲的摇晃着:“跟我睡觉,好不好?”

    撒这玩意儿,还真的是一门技术活。

    寻常,谈逸泽都不怎么见到这丫头在自己的面前亮出这门绝技,还以为她不会玩这个。

    可没想到,这丫头撒起来,让他连骨头都酥了。

    薄唇一勾,男人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头说到:“真拿你这丫头没有办法!”

    随后,他跟着女人一并钻进了被窝里。

    一直到,侧的女人传来均匀呼吸声的时候,谈逸泽这才跳下了

    “董局,我前天跟你打听的事,现在有眉目了吗?”

    悄悄的看了一眼顾念兮安静的那张睡脸之后,谈逸泽抓着

    自己的手机,闪出了病房,站在外面打起了电话。

    “谈参谋长,这……”

    电话这边的人儿,言又止的样子。

    像是,有什么事,难以启齿似的样子。

    而这样,谈逸泽貌似已经察觉到这个男人像是打算想要隐瞒什么。

    黑色的眼瞳,瞳仁深处在一瞬间缩了缩。

    “你想说什么?”

    听到谈逸泽的这一句话,电话那边的人儿似乎松了一口气。

    但接下来,谈逸泽说出口的这一句话,顿时又将他放回原位的心脏再度揪起。

    “还是你觉得,你舍不得将这个人给交出来了!”

    一番话下来,电话这边的董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当然,在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董局也开始纳闷着,这个男人果真如同传说中的那般料事如神。

    本来他以为,自己可以用拖延战术,弄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可没有想到,这伎俩还没有弄出来,倒是被这个男人给戳穿了。

    这让他,都不知道将自己的老脸往什么地方搁了。

    只是纠结了一番之后,他还是不得不开口:

    “谈参谋长,我是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好歹也当上了个局长。

    如今在他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很少这么不给他面子。

    所以,他也想着自己能不能从谈逸泽这边讨得一点薄面。

    哪知道,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回应他:

    “你觉得应该说就说,不应该说最好闭嘴!”

    男人的冷哼,竟然隔着电话大老远都让他感觉到心肝发颤。

    只是想到昨晚上见到的那个人,他还是硬着头皮和谈逸泽说:“谈参谋长,事是这样的。前天对夫人无礼的那个年轻人,其实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希望……”

    希望谈参谋长还高抬贵手,放过他这一次。

    董局想要这么说。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谈逸泽直接打断了:“他命苦,那我谈逸泽的孩子就不命苦?还没有出生呢,就差一点天人永隔了!”

    更重要的是,若是让顾念兮亲眼看着这个孩子离开,到时候她肯定会万念俱灰的。

    单凭这一点,谈逸泽就觉得那个人不可饶恕!

    “谈参谋长,我知道那是您自个儿的孩子,担心是一定的。可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夫人和孩子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么?您难道就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子里撑船么?”

    从他当上这个局长开始,他要做一件事还真的没有人让他这么费唇舌。

    没想到,今儿个谈逸泽却像是滴水不进。

    “我听董局的意思就是,若是那一天我的妻子和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直接将他们一家子的命都给要了?”

    电话这段的谈逸泽,低哑的嗓音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

    但他浑上下蔓延开来的寒意,就连电话这端的董局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这……”

    一句话,成功的让董局变得有些哑口无言。

    任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说一句“是”字。

    不然,必定会被人抓中把柄。

    只是若是不说,他今天想要开口让谈逸泽手下留的事,必定无法达成……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董局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谈逸泽这边,已经率先出声。

    “董局,你要是不肯将人交出来也行。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是一点。但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相信两天之后,答案便会揭晓。不过,您可清楚我谈逸泽说话做事的脾气?”男人的声音,静默中又冷了几分。

    特别是那说话的口气,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能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