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我比想象中爱她vs逸泽老同志

    章节名:第479章我比想象中她vs逸泽老同志

    “兮丫头……”

    楚东篱在听闻那一番话的时候,眸色忽然变得有些复杂……

    他真的没有想到,顾念兮对谈逸泽的信任,已经到了现在这地步。

    “东篱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谈逸泽是什么人,我比你们都清楚。他虽然戾气是重了点,但他却是个重重义的人。而他对自己所的人,必定也会倾尽他的所有!”

    她的男人,虽然不浪漫,虽然很严肃,却对的人无比的忠臣。

    这个男人虽然从来都不说她,但他对她表现出来的那种帜感,其实比他亲口说出来,还要真切。

    所以,顾念兮选择相信他。

    “若我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当初我也不会选择上他!”

    一句话,将她对这个男人的感诠释。

    没有在说其他的话,顾念兮只是对楚东篱嫣然一笑,随后便走进了顾家大宅。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楚东篱迟疑了片刻,随后也跟着迈开脚步……

    分割线

    “你,跟我去书房!”

    就在谈逸泽进入厨房,开始处理自己刚刚从外面淘来的韭菜之时,顾印泯同志紧跟着出现在厨房里,扫了一眼谈逸泽正在水槽里清洗的那些韭菜之后,顾印泯开口!

    “我知道了!”岳父大人召见,谈逸泽也不敢怠慢。

    将水槽的水龙头给关掉之后,他找来干布将自己的手擦干便紧随着顾印泯朝着前边走去。

    这两人一前一后准备走进一楼书房的时候,正好撞见顾念兮和楚东篱走进来。

    “你去哪儿?”看到谈逸泽要跟着顾印泯进屋,顾念兮有些慌张的拉住了正好路过的他的手。

    “岳父大人召见呢!”

    谈逸泽歪着脑袋,和她说。

    本来是打算和老婆嬉皮笑脸一下,却发现这女人的脸色出奇的苍白。

    原本还打算继续朝前的步伐,顿时又给收了回来。

    刚刚在院子里的时候,他是急着要去将这些菜给收拾好,也没有细看顾念兮的脸色。

    如今看来才发现,这丫头的脸色都快透明了。

    还怕是自己给看错了,又伸手扣住了顾念兮的下巴,将她的一张笑脸都给端到自己的跟前细细的打量着。

    “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早上起来的时候,脸色不还好好的么?

    难不成,是被岳父大人的反映给吓得?

    可这有什么可怕的?

    照理说,岳父大人最先收拾的肯定是他谈逸泽。

    他谈逸泽都不害怕,她顾念兮又怕什么?

    难道她还不知道,她爸最宠的人就是她了。

    就算她顾念兮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按照岳父大人对她的疼程度,估计也会归咎于他谈逸泽。

    “刚刚看到板栗有点反胃……”

    可昨晚上又没有吃什么东西,蹲在洗手间里什么也吐不出来。

    到现在,胃里都还翻江倒海的,怎么脸色能好呢?

    “又反胃了?”

    听到她的话,谈逸泽的眉心再度出现了折痕。

    他的担心,浅显易懂。

    “要不,我给你弄杯蜂蜜水喝喝?”

    谈逸泽正说着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抬头见到父亲就站在不远处,书房的门没有关上,看样子他应该是在等谈逸泽。

    “我自己去泡就好,你还是先进去吧,爸爸在等你!”怕谈逸泽这会儿怠慢了,顾市长没准会发脾气,顾念兮推了推谈逸泽。

    “那好,你现在就去泡,要是还不舒服就回房间里躺一下,我待会儿就过去陪你!”

    嘱咐完这些之后,谈逸泽这才跟随着顾市长进了房间。

    而顾念兮则盯着两人消失在书房门之后的背影,皱了皱眉。

    “你很担心他?”

    楚东篱不知什么时候又来到了她的边,他的嗓音,带着某种刻意的压抑。

    “也不是担心,他什么世面没见过?就是不知道我爸会说什么!”

    盯着紧闭的那扇门,顾念兮的嗓音带着轻叹。

    “你倒是对自己的父亲没信心?傻丫头,你觉得你爸还能把他怎么样?”

    谈逸泽那德行,是会怕谁的人么?

    听楚东篱的分析,顾念兮也觉得其实还蛮有道理的。

    自家男人,她还真没有见过他怕谁。

    这本来选择的那颗心,也终于回到了原位……

    分割线

    “你真的打算让兮儿生下这个孩子,你不后悔?”

    进入书房之后,顾印泯单刀直入。

    “后悔什么?那是老婆和孩子,我有义务保护好他们娘三!”

    正因为当初经理母亲的死,所以谈逸泽从小就发誓,有朝一若是他谈逸泽恩那个娶到老婆,绝对不会让那些阿猫阿狗来破坏自己的家庭。

    孩子,他更是比谁看的还重。

    听闻谈逸泽的一席话,顾印泯的视线又落在窗外面那个风平浪静,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天空。

    良久之后,他才开口说到:“你不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谈逸泽倒是先开口了。

    谈逸泽当然知道开口打断长辈的话不是有礼貌的行为,或许会让顾市长有怨言也说不定。

    但他,就是开了口了。

    因为,他谈逸泽就是不准任何人对他的孩子说丧气话!

    “爸爸,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既然已经结婚了,就有把握对我的老婆孩子负责。”此时,谈逸泽抬头看顾市长。

    黑色的眼眸里,虽然还有着一滩别人所无法涉进的迷潭。可那眸光,却是晶晶亮的。

    此刻的谈逸泽,让顾市长觉得,他不像是在用一个女婿的口吻和他说话。而是,在和他做男人之间的承诺。

    “你真的有把握,保护好他们母子三人?”

    顾市长的意思,其实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现在的顾市长,语气明显的比之前软了不少。

    也对,顾念兮是他顾印泯的账上明珠不错。

    但顾印泯也有力不从心的地方。

    例如,若他和殷诗琪百年之后,他们的掌上明珠也无法做到守护终

    所以,他们也希望在自己年老之后,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寻得一良人,能护她一世周全。

    而眼前这个,甘愿用自己的前程作为赌注,之为了自己的女儿。

    他,能不另眼相待么?

    “爸爸,请相信我。我谈逸泽,不打没有准备的战!”

    说着,这男人还对着顾印泯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也正因为这个动作,让顾印泯又是明显的一愣。

    到最后,顾印泯点了点头:“也罢,都四个月了!若是真的着那丫头,恐怕……”

    顾印泯没有将这句话给说完。

    但他也相信,谈逸泽懂他的意思。

    孩子都四个月了,没准肚子里也有些感觉了。

    这个时候突然让顾念兮拿掉孩子的话,她肯定会记恨他们所有人的!

    “爸爸,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请你相信,我能为兮兮做的,比你们想象的多!”

    若是这番话从别的男人口中说出来,肯定会让岳父大人觉得有些说大话的嫌疑。

    但这一番话从谈逸泽的口中说出来,却让人感觉到信服。

    他的黑眸,仍旧如同暗夜中的海洋,深不可测。

    唯一能让人看得清的,只有这个男人对于顾念兮的感……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割舍不下的东西。

    “我希望你记住今天对我的承诺!”

    扫了一眼仍旧用标准的军人站姿矗立在书房一脚的谈逸泽之后,顾印泯沉吟了片刻,开了口。

    “我谈逸泽拿我的命担保!”

    他的声音,仍旧是底气十足。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既然他有信心对待兮儿和他们的孩子好的话,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再说了,早在不知道这谈逸泽便是自家女儿选定的人之时,顾印泯就能感觉的到这个男人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比他上的军衔还不简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此刻,顾印泯还真的想不到。

    所以,他觉得自己还需要点时间来想想。

    “好的!”

    听到顾印泯的话之后,谈逸泽抬腿就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今天答应要给顾念兮做韭菜饼,没准这馋嘴的丫头现在都在等着。

    他可不想让那个丫头等急了。

    但走了几步之后,谈逸泽又站住了。

    他的异常,引起了这边顾印泯的注意。

    “还有什么事么?”

    “我就是想要请教一下爸爸,您的那些川味牛粒,怎么做的?”

    谈逸泽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倒是让顾印泯微愣。

    因为他还真的无法从谈逸泽的上看出一点适合当家庭妇男的趋势。

    “牛粒?怎么了?”

    顾家的牛粒,一直都放在冰箱里。

    不过,那些都是他拿来当下酒菜的。

    寻常,压根没有人吃。

    正因为这样,所以这些东西一直都不多,也不少。

    看谈逸泽的样子,应该是昨晚尝过了他的牛粒了。

    想到他谈逸泽为自己女儿付出了那么多,顾印泯便大方的表示了:“你要是想吃的话,冰箱里的第二个抽屉中还有一些。要是不够,等我下次去超市的时候再找点来就是了。”

    可谈逸泽仍旧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离开,而是再度站定了脚步:“爸,不是这样的,是兮兮想要吃。”

    “兮儿想吃?那丫头怎么了?我以前弄这些的时候,她每次都各种嫌弃,今天怎么就喜欢吃上了?”

    想起顾念兮每次看到他的川味牛粒的那个嫌弃样,顾印泯有些纳闷。

    难不成,是谈逸泽自己想吃牛粒不好意思管他这个岳父大人要,所以打着兮儿的旗号了?

    可谈逸泽怎么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纳闷了一刻钟之后,顾印泯听到谈逸泽这么说:“估计是怀孕之后,胃口有些变了。我看昨晚上的那些都已经被她吃光了,还是多准备点比较好。最近一阵子,她的胃口都不是那么好,所以我看到她想吃什么东西,都想要给她吃上。对了,苏小妞也说过,孕妇要是想吃什么东西吃不到的话,没准将来生出来的小孩子会变成大小眼!”

    每次说到顾念兮的时候,顾印泯发现女婿那双如同千年化不开的冰层的眼眸里,总是能无端的透出一股子柔

    “吃不上想吃的东西,孩子会大小眼?”

    听到这话,顾印泯的眉心也皱了皱了。

    按照殷诗琪同志的意思,貌似顾念兮这次怀上的应该是孙女。

    男人大小眼也就算了,反正到时候娶不娶得到老婆,都要靠自己的本事。

    可小公主就不行了!

    小公主一定要长的漂漂亮亮的,这样那些追丫头的臭小子才会将他们的门槛给挤破了。

    “川味牛粒的做法是这样的……”

    光是想到这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宝贝外孙女长的不漂亮,将来要和自己抱怨,顾印泯便赶紧招了招谈逸泽过去,将自己仅会的那道川味菜做法和谈逸泽说。

    分割线

    “兮儿,你不好好吃着东西,总是摇头晃脑的做什么?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的话,待会小心我跟顾印泯市长告状去!”

    顾印泯和谈逸泽先后进了书房都没有出来,殷诗琪怕顾念兮刚刚吐完,胃里有些空,所以让她先吃饭了。而楚东篱这会儿也被招呼着先过去吃饭。

    可顾念兮虽然手上拿着碗筷,但脑袋还是是不是朝着顾印泯市长的书房瞅着,貌似想要从那扇关闭的大门看出点什么端倪。

    “殷同志,容许我提醒你一句,要跟老顾同志告状的话,待会儿他骂谁还不一定呢!”

    顾念兮得瑟的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口粥之后,朝着殷诗琪得瑟的摇头晃脑。

    一看这狐假虎威的德行,殷诗琪又不免得在心里暗骂着一句:老顾同志,都是你丫的将这丫头给宠的没法没天了。

    看她现在,我都教育不了她了。

    而边上的楚东篱貌似也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一个劲儿的笑着。

    他到底是在顾家串门长大的,谁不知道这顾印泯市长还真的将他的宝贝闺女当成心肝宠着。

    要是殷诗琪跟她发生了冲突的话,顾印泯照样还是无条件站在女儿的这一边。

    虽然说,老婆得罪了很可怕,但顾印泯同志还是会将多年来的习惯延续着。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殷诗琪同志也很生气自家女儿每次被她教育的时候都搬出顾市长来压她,让她感觉自己好像当了多少年后妈似的。

    “你别老实盯着书房的方向成不?你老公是个什么德行,难不成还能被你爸给吞了不成?”殷诗琪有些没好气的白了女儿一眼。

    这话倒是揭穿了顾念兮的心思。

    她还真的怕谈参谋长被老爹给吞了!

    到时候,她不就没有农民翻把歌唱的机会了?

    不过到底是女孩家,被殷诗琪当着楚东篱的面给揭穿了,顾念兮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嫣红着一张脸,她的唇儿嘟嘟的:

    “殷同志,你难道没有发现有时候很讨厌?”

    “讨厌么?若是说实话会被讨厌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殷诗琪是个不会说谎话的人!”

    殷诗琪又是一番话,弄的顾念兮都有些尴尬了。

    刚刚没有承认的事,在殷诗琪的变相打趣下,也坐实了。

    “妈,你欺负我!”这下,顾念兮感觉自己如何辩驳都像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了。

    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殷诗琪压根局没有将她当成一回事:

    “你去给顾市长打小报告啊!”

    难得顾市长不在这边,她殷诗琪完胜一次,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得瑟下,殷诗琪都觉得有些对不住自己了。

    只是很不巧,当殷诗琪同志正得瑟着这一次难得的胜利的时候,顾市长便和谈逸泽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而正好,顾市长也听到刚刚他的名号,便随口问道:“刚刚谁说要跟我打小报告来着,我正好有空!”

    “爸……”顾念兮一见救兵来了,就想要往顾市长边蹭去。

    可殷诗琪同志哪儿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连忙在顾念兮挤上去的时候就将他们爷俩中间的那个位置给挡住了。

    然后对着一脸愤恨不平的顾念兮挑了挑眉之后,便转对着顾印泯同志说:“老顾同志,鉴于你现在衣冠不整,所以还请麻烦跟我会卧室换一衣服之后,再从长计议!”

    “这……”顾印泯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没办法被殷诗琪挡着,再说现在自己一的泥巴,浑都不舒坦。

    若不是刚刚被进门得知顾念兮怀孕的那个消息给吓到了,没准他早就将这一衣服都给换了。

    这会儿一进确定了谈逸泽是真心的,他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算是放了下来,当下便接受了殷诗琪同志的提议,转去了卧室。

    而殷诗琪也跟着顾印泯离开,当然临上楼之前,殷诗琪还不忘对着女儿挑了挑眉,那样子好像是在跟顾念兮说:小样,跟我斗,你还嫩的很!

    对于母亲的挑衅,顾念兮只能小声的碎碎念着:“小人得志!”

    “什么小人得志?”这个时候正好刚刚走在顾印泯后的谈逸泽来到了顾念兮的边,听到她一个人在碎碎念着什么,于是便问道。

    “啊,没什么!”

    顾念兮赶紧随口应着,打算糊弄过去。

    “你刚刚喝了蜂蜜水没有?”

    谈逸泽伸手摸着她那张小脸。

    “没喝,不过妈给我弄了粥,喝下去就不是那么难受了!”顾念兮不过是打算糊弄谈逸泽,不然你觉得她现在会这么乖巧的回答这个男人么?

    “没事就好。这小孩,又这么闹你,看出来之后我不……”谈逸泽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便探向顾念兮的小腹。

    好吧,这要是换成之前怀着聿宝宝的时候,他早不知道凑上她的肚子说了多少话了。

    可这一次,他连得知她怀孕都比别人晚。

    又在此之前将顾念兮给得罪了,结果弄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的听这个孩子的声音。

    可这大掌才刚刚触及到顾念兮那微凸的小腹,正打算好好的摸摸,却给顾念兮给拍开了。

    “谈逸泽同志,请你收好你的咸猪爪,免得乱了军心!”顾念兮将他的手拍开之后,还一本正经的教育着他。

    “我怎么动乱军心了?我摸摸我孩子不行?”

    谈某人挑了挑眉。

    “也不是不行,但现在隔着一层肚皮,明显你摸得不是你的孩子,而是我!作为你的上级领导,你想摸就能摸的么?”

    前阵子不是还拿着离婚协议在她顾念兮面前耀武扬威的么?

    欺负了她顾念兮不说,连带着她的孩子也跟着她遭罪。

    想到那次差一点流产的经历……

    顾念兮觉得,不行!

    坚决不能让谈逸泽就跟他的孩子进行一番深入交流,免得孩子又开始朝着他那边倒戈了。

    不过也亏得顾念兮机灵,拿上级领导来压着他。

    他谈逸泽要是说还能摸的话,肯定会被她笑话。

    所以,沉吟了片刻之后,男人回答道:“作为上级领导是不能想摸就摸,但关键你是我的女人!”

    是他谈逸泽的女人,他菜不自觉的表现出这样的亲昵行为,好不?

    谈逸泽想要传达的意思就是这个。

    但顾念兮说了:“女人就不是领导?”

    一句话,还真的将谈逸泽准备出口的话给堵得死死的。

    这丫头,果然要是惹毛了,就是一只狐狸。

    而且,还是带着尖牙的狐狸。

    “是是是,女人也是领导!”

    不过话说回来,他还是领导的老公呐。

    见顾念兮转就要朝着餐桌走去,谈逸泽还是有些不死心,直接将女人再度拉回了自己的边,他又问道:“真的摸一下都不行?”

    其实,看到这个男人本来的架势,如今却为了摸自己的孩子一下在她顾念兮面前降低了份,可一想到这个老男人竟然当面和她讨论摸还是不摸的问题,她就恼了。

    这老男人,还真的将她顾念兮的脸皮当成和他一样都是用钢筋水泥铸成的不成?

    旁边楚东篱还在呢!

    他竟然就开始讨论这些话题!

    虽然说现在楚东篱表现的专心致志的喝着粥,但难保这楚东篱不会将刚刚他们的讨论给收进耳里。

    一想到楚东篱可能听到了,顾念兮的小脸又羞又红的。

    “不行!”

    “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谈逸泽仍旧拉着她的手不放,继续问着。

    看着,有些死缠烂打的意思。

    “没有。想要摸你孩子,先给我整出一份报告出来,我再酌考虑一下!”

    吼吼……

    还回旋的余地!

    当初你拿离婚协议给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回旋?

    现在落到我手上,你以为我真的是观世音菩萨的心肠?

    将谈逸泽的手给拍开之后,顾念兮就直接回到了餐桌上,一口口的吃着粥。

    “……”看着那丫头别扭又傲的背影,谈逸泽顿时觉得自己哑口无言了。

    摸一下孩子还要打报告?

    而且,还酌考虑!

    这坏丫头,到底都是从什么地方学的这些?

    而谈逸泽还没有别扭完这几个问题的时候,就看到坐在顾念兮对面的楚东篱朝着他挑了挑眉。那德行,谈逸泽还能不知道他是啥意思?

    他不就在问他谈逸泽,竟然也有哑口无言的一天?

    谈逸泽虽然心里头对这丫头在头号敌的面前不给自己一点面子有些埋怨,但还是毫不客气的回应了楚东篱的眼神:爷就跟我老婆玩斗智斗勇,你想玩还没有呢?

    于是,本来还在得瑟的楚东篱,瞬间蔫了……

    而谈某人则站在顾念兮的后,笑的各种得瑟。

    但没有多久,他便听到有人说了:“谈逸泽小同志!”

    谈逸泽认定,那是老婆需要他紧急出动的时候。没多想,他便大步上前,来到老婆的跟前,一个笔的军姿,表明他随时听候老婆大人的差遣。

    不过对于顾念兮刚刚的那个称呼,他倒是颇有微词:

    “兮兮,我比你大!这个小字……”听着有多别扭?!

    顾念兮听到谈逸泽的抱怨,于是挥挥小手,一派大度的作风道:“那好,谈逸泽老同志!”

    “噗……”

    最先受不了这称呼的,倒是楚东篱。

    一个没忍住,他差一点连粥都给喷出来了。

    而楚东篱都听着那个称呼有了那么大的反映,更别说当事人谈逸泽同志。

    嘴角上,有着明显的抽搐,证明着这个男人内心有多么的别扭。

    “兮兮,你可以去掉那个形容词!”

    也就是那个“老”字!

    虽然他们相差八岁,但谈逸泽还真的不喜欢提到这个老字。

    可顾首长发话了:“我喊你你就应是就是了,别提太多的要求!”

    一个称呼而已,她真不明白这两个男人的脸色为什么都变成了绛红色。

    “谈逸泽老同志!”

    “是!”

    “白粥没啥味道,你家首长肚子里的那个吃不惯,所以想吃香喷喷的韭菜饼。你现在,赶紧去给你家首长做韭菜饼,若有耽误,革职查办!”

    顾念兮摸着肚子,眯着眼睛。对着谈逸泽耀武扬威的样子,就像是古代那宣布圣旨的太监,各种小人得志的德行都给展现了。

    看着顾念兮现在这个德行,谈逸泽只能颇为无奈的应道:“知道了,小的马上就去准备,做好了就给送来!”

    “赶紧的!”

    “是,赶紧的!”

    一声令下,谈逸泽老同志各种小马达全开,朝着厨房去了。

    而楚东篱直到这个男人离开之后,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兮丫头,还真有你的!”

    “你应该说,谈参谋长可怜的。被我这个土恶霸剥削着!”

    “呵呵……”

    兮丫头,你可知道其实我更希望,被你这土恶霸剥削着的人,是我?

    但看你们相处的样子,我发现好像真的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看着那个虽然差遣了谈逸泽去做烧饼,却眼神一直紧跟着那个男人离开的顾念兮,楚东篱的嘴角唯有苦涩……

    分割线

    “宋小姐,你好!”当d市因为一场强台风过后,所有的市民都在忙碌着让自己的生活回到正常节奏的时候,市的某一家高级私人会所里,一女人将刚刚做完了sp的女人给拦截住。

    “你是……”

    宋喜燕一简单的白色连裙。

    比起前段时间在电视上看到的她,瘦了好多。

    但这瘦了一些,貌似没有影响到这个女人。

    或许是因为刚刚才做了一整的护肤,宋喜燕此时的皮肤白皙光滑,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年龄将近三十的女人。

    “我是明朗集团的前任慈善部经理,我叫舒落心!”

    舒落心挽了下自己的头发之后,才开口自我介绍。

    “你好,舒女士!”

    宋喜燕伸手和他简单的握了下,随后便松开。

    “请问,你有什么事找我?”

    明朗集团慈善部的前任总经理?

    虽然宋喜燕认不得面前这个女人,不过前段时间这个头衔倒是闹得沸沸扬扬的。

    不过,这个女人倒是来找她有什么事

    “宋小姐冰雪聪明,一定也猜得出若是没有要紧的事,我是不会来麻烦您的!”

    不愧是舒落心,回答起来是一的。

    “你可以直说!”

    “我是想直说,不过……”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看了一眼宋喜燕后几个帮着提袋子的年轻人。

    这几个,除了是宋喜燕的贴保镖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功能。

    看了一眼他们之后,舒落心这才说到:“恐怕有些不方便!”

    “他们都是我的私人保镖!我爸爸怕我再发生意外,所以给我安排的!”宋喜燕也不喜欢撵着藏着,便直接说着。

    其实,前一阵子她差一点嫁给了假的凌二爷,还闹出了怀孕一事之后,父亲只能将她下嫁给赵氏集团的公子哥。

    连当初喜宴什么的,都是女方出的钱。

    宋喜燕也知道,这无非是父亲想要给自己买个一世无忧。

    可谁又能想到,这赵氏集团的公子哥什么都不会,只会败家也罢了,竟然还有酒瘾。

    结婚的那一阵子,每次喝完了酒就发了疯似的折磨她,嘴里口口声声喊着“婊子”二字。

    宋喜燕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个男人是嫌弃她带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的。

    可那个时候木已成舟。

    再说,宋亚集团的股价因为她前段时间闹出的绯闻,不知道跌了多少。

    为了不让自己的父亲再度为自己的事心,她本打算咽下所有的委屈,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

    可谁又能想到,姓赵的那个疯子竟然在一次喝了酒之后,不顾她的意愿强暴了她,甚至还导致了她的孩子流产……

    这之后,她本打算隐瞒的事,也瞒不住了。

    他父亲,直接让她和姓赵的离婚了。

    不过姓赵的就是个疯子,不肯答应离婚,开口还要了天价分手费。

    女儿被弄的流产,体和心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宋家人现在怎么还可能支付天价分手费?

    可是不答应,姓赵的就每天都来找她的麻烦。

    到最后,他父亲才不得不给她安排了这么多的保镖在边。

    如今,这个女人竟然一见面就让她将保镖给撤掉,这怎么可能?

    “舒女士,恕我直言,若是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不谈也罢!”

    宋喜燕现在该死的害怕再度碰到那个疯子,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给那个人可乘之机。

    丢下这话之后,她示意边的几个人便走了。

    任凭舒落心怎么喊,都没有回头。

    在宋喜燕这里明显吃了瘪的舒落心,脸色怎么能好看?

    盯着宋喜燕的背影,她便掏出手机,匆匆忙忙的拨了个电话,一接通就说了:“赵公子是不是想要知道您妻子的下落?”

    “我是谁不重要。你知道要知道,我能提供给你可靠的报就是了!”

    “地址我一会儿就发给你!希望,你还要好好的‘疼’你的老婆!”

    几句话交代下来之后,舒落心掐断了手机通话,最后对着不远处已经上了车的宋喜燕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森森的笑容……

    分割线

    “爸,我要!”聿宝宝是个食主义者,一见到谈逸泽正端着香喷喷的块出来,他就直追着谈逸泽的大长腿在底下晃着。

    “不行儿子,这是你妈的!”你妈,我现在的首长!

    那,可是今天下午她吩咐要做的。

    而且指明了,在她吃之前,谁都不准尝。

    只是将放好之后,谈逸泽抬头看向顾念兮的卧室大门还紧闭着,眉头又皱在一起了。

    早上给顾念兮做的韭菜饼子,本来是想要哄她多吃一点东西的。可谁知道,这丫头一吃就蹲洗手间去了,像是要将胃里的所有东西给清空似的。

    吐完了之后,脸色跟白纸似的。午饭都没吃,就说去睡觉了,结果睡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

    聿宝宝是听得懂爸爸说这现在不能吃。

    可他就是没法控制住自己对的**。

    一双漆黑的大眼,盯着那一盆冒着气的,小嘴儿都在吧唧嘴。

    “儿子,真的那么想吃?”

    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谈逸泽将在茶几旁边围着一旁转悠的孩子抱在自己的大腿上。

    只见聿宝宝,点头如小鸡啄米。

    想吃想吃。

    只要是,他都喜欢。

    而且,吃多少都没有问题!

    “那好,爸爸给你尝一块,记得不能跟妈妈说!”这话要是被顾念兮听到,肯定会碎碎念:谈逸泽,我长的像是后妈么?

    “两块!”

    聿宝宝比划着小手。

    逗得谈逸泽无奈的笑了:“臭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讨价还价了!”

    “你不知道的可多了!”就在谈逸泽准备抬手去给聿宝宝夹块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顾念兮的声音。

    谈逸泽这一抬头才看到,这丫头总算是醒来了。

    脸色没有中午的时候那么的难看,但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看到他们爷俩在这边议论着要瓜分的顾念兮,便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都说不准偷吃我的东西!大的不老实,小的也不让人安心!”

    一走过来,顾念兮直接就将整盘都给抱怀里了。

    眼看着就要吃到的,突然飞走了。

    聿宝宝当下就泪眼汪汪了!

    “爸……”

    软软的撒声,让谈逸泽低头看了儿子那双圆溜溜的大眼:“傻小子,不就是一块么?至于馋成这样么?跟你说,别那么没有志气。不然,也别跟外面的人说我是你老子,省得丢人!”

    在谈逸泽的世界里,儿子不应该这么气。

    可聿宝宝压根就听不懂啥是叫器,圆溜溜的眼珠子总是盯着谈逸泽。

    到最后,谈逸泽也受不了儿子的眼神攻势,妥协着说:“那个……兮兮,能不能给咱儿子一块?”

    好吧,这一回谈逸泽还真的扮演了一回溺儿子的老子。

    “谈逸泽老同志,咱先说好,给儿子吃了这的话,后果你可要全权负责!”

    顾念兮抱着,一块块的往嘴里塞。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

    谁让她今天到现在都没有吃进去多少东西?

    唯一吃了一点进去的,也被吐出来了。

    而谈逸泽没有理会顾念兮那句话的意思,只当这丫头喊他“谈逸泽老同志”上瘾了,便点头从她的手上弄了一块,掐碎了往聿宝宝的嘴儿里送去。

    本来是想要让儿子解解馋的,谁知道这块一到了儿子的嘴里,本来还一脸哭像的聿宝宝,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哟,这是怎么了?”谈逸泽还是第一次看到聿宝宝哭的这么大声,都吓得有些糊涂了。

    还是顾念兮先反映过来,赶紧将儿子嘴里的牛给扣了出来。

    只见这牛一出来,本来还哇哇大哭的小孩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辣的?”看着顾念兮手上的块,谈逸泽眉头蹙起。

    “可不是?咱儿子吃辣会哭,你都不知道?亏你还当人家老子!”这会儿,顾念兮还将呆在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接过手,将本来就装好了一瓶温水的瓶给递到他的小嘴前。

    看着儿子大口大口的喝水,谈逸泽顿时又觉得对这娘俩多了几分亏欠。

    “兮兮,抱歉。我真的没有想到,儿子……”

    “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儿子!”聿宝宝到现在都要两周岁了。结果,他这个当父亲的,还是这么的不懂他。

    这要是让孩子长大知道,指不定得多怨恨他。

    “……”

    看谈逸泽的嘴皮子动了动,应该是还想说些什么话,顾念兮赶紧就开口说着:“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赶紧也给我弄一些水来,辣死了!”

    虽然她还真的是因为吃了这么多的牛有些渴了,但更多的不过是她不愿意看到这个男人表现出如此卑微的一面。

    她的男人,是谈逸泽。

    在她顾念兮的印象中,他从来是顶天立地,独当一面的男子。

    从来,不需要为了任何人任何事卑躬屈膝的男人……

    “遵命,我的首长!”

    组织上有命令,谈逸泽岂敢不从?

    顾念兮一声令下,这男人一溜烟就跑了。

    而抱着聿宝宝的顾念兮,索便在沙发上坐下来。

    这一坐,顾念兮才看到茶几上自己放置的那个文件夹,那是前两天她打算处理好的云阁的财务总账。

    本来打算两天前就做好,让那边的人过来拿的。没想到,谈逸泽的到来,倒是让这事搁置了两天。

    估摸着,云阁总店的经理现在应该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怎么从她这里催来这份文件。

    看来,今天就算熬夜,也一定要将这一份文件给赶出来了。

    再度往自己的嘴儿里塞了一块,顾念兮看了怀中的聿宝宝一眼。

    只见聿宝宝只是抱着瓶,没有对她嘴里的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之后,顾念兮便笑了笑。

    这小子,现在学聪明了。

    知道这辣了,他不敢再喊着

    揉着他的小脑袋之后,顾念兮便摊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一份文件。

    “这……”

    一看到这文件上的那些数字,顾念兮的眉心直接变成了一团。

    不是这文件少了几页,而是这本来是她没有做好的文件,竟然都搞定了?

    而且,顾念兮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这些数值貌似都是正确的。

    再者,前几行上面,也有她顾念兮的笔迹。

    不过,她填上去的那个数值,还被打了个大叉叉,在旁边补了一串数字。

    看着这个数之后,顾念兮赶紧在脑子里迅速的暗算了一遍,这才发现这后头被补上的才是对的。而自己填上去的那个,竟然少算了一个数。

    可这玩意,前两天她看到的时候不是还空空的么?

    怎么今儿个上面就全都好了?

    对着这个文件夹,顾念兮各种琢磨,唇儿也紧紧的抿着。

    但几秒钟之后,顾念兮想到了当初她在博亚集团策划的某个项目,被人泄漏之后,也有一个晚上需要她紧急补救。

    可结果,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的企划案已经整理好了。

    而那个时候,帮着她顾念兮补救的是……

    想到这,顾念兮的美目里再度出现了诧异。

    难不成,又是谈逸泽……

    可这个想法出现,顾念兮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味!

    而此时,刚刚去倒来了温水的男人,正好将那杯温水送到顾念兮的面前。刚毅的脸上,还有着让人惊艳的笑容:“领导,您的水!”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