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掐了他老婆vs争宠

    章节名:第459章掐了他老婆vs争宠

    “谈参谋长,您有什么吩咐?”

    在谈逸泽的命令声下,刚刚还躲在门外的两个人进来了……

    而对于谈逸泽此时喊了别人来参合此事,罗军宝也是感到各种不爽。

    好吧,其实罗军宝对于自己竟然差点将人家谈参谋长的媳妇拐回家当老婆的事也觉得各种惭愧。

    可罗军宝并不觉得,这事错误全部在他!

    谁让这位谈参谋长的老婆长的这么年轻?

    听说生过孩子,可瞅着怎么一点都不像是人家生完孩子的女人?

    加上这一板,还有披肩长发,说她是大学生也不为过。

    再说了,她自己脸上又没有标明自己是谈逸泽的老婆。

    让他这个大龄剩男又强烈迫娶的,动了歪脑筋。

    不过他也不想将这件囧事闹得整个军区人尽皆知。

    他还打算在这个军区整个老婆,回家过年呢!

    所以,他此刻对谈逸泽投去了求饶的表:谈参谋长,你行行好。没听说过,宁拆十座庙也不拆一桩婚么?虽然他现在的姻缘还没有浮出水面,但他总感觉好事就要临近了。在这个节骨眼,谈参谋长求求您,别整出什么幺蛾子,行不行!

    谈逸泽当然也接收到后者的眼神,随后他勾唇一笑,对他道:“放心,绝对不会让你难做的!”

    谈某人很少在别人的面前露出这样祸国殃民的笑容,所以打从来这军区还没有看到谈参谋长真正小脸的罗军宝,还暂时被这笑容糊弄的傻傻的。

    可两个兵蛋子,还有顾念兮对这谈参谋长稍稍有所了解的人便知道:军宝啊军宝,你完蛋鸟!谈参谋长这是在说反话呐。

    不过眼下,这罗军宝正沉醉在某人的妖孽笑脸中,自然察觉不到众人示意:危险!

    但很快的,谈参谋长便和他解释,他到底打算做什么了。

    扫了一眼刚刚顾念兮坐过的那张椅子,谈逸泽薄唇轻勾道:“把这椅子给拖出去,让每个兄弟都坐一坐。看看,我们的罗上校,什么好事能成!”

    一番话下来,非但罗军宝汗颜了,连顾念兮的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敢,人家谈参谋长知道这罗军宝最在意别人坐了他的椅子,所以他报复的时候就专门往人家的痛处踩。

    他就说么!

    这龟毛的男人当初到这个办公室来的时候,还自带了一把椅子!

    开始的时候谈逸泽还纳闷呢!

    这椅子那一把坐着不一样,难不成他自带的拿一把还是金子做的不成?

    可瞅着,原来也就是一把破木椅。

    今天听他说这一番话,谈逸泽倒是明白这人究竟龟毛到什么地方了!

    他刚刚的意思不是说他觉得椅子是和人体最亲密的部位相接触么?顾念兮就坐了他的椅子那么一会儿,他就还打算将她顾念兮给娶回家了。当面撬他谈逸泽的墙角的人,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松的放过?

    现在就把据说只和顾念兮以及他自己亲昵接触过的椅子拉出去给弟兄们都好好的坐一坐,看看他最后到底从中都挑出什么人把这婚事给办了?

    而听到要将自己的椅子拖出去给谁都坐一坐只是,罗军宝脸色变成了菜色。

    这感觉,真的不好。

    和自己每天都亲昵接触的椅子,现在要被兄弟们都坐上一回的话,那跟被人轮了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这把椅子还是当初他强烈要求下新做出来,保证完全没有和别人接触过的。

    要是被人拖出去给坐一遍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上哪儿找这么干净纯粹的椅子了。

    “谈参谋长,我不就掐了你老婆一下么?至于么?”

    某男有些不服气的又开了口。

    而随着他这一句响起的时候,谈逸泽又唤回了刚刚抬着罗军宝的椅子准备出去的两兵蛋子。

    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众人还以为这事有转机。

    可被谈某人此刻拦在怀中的顾念兮却是明显的察觉到,这个男人的眸色顿时又暗了几分。

    在如此的眸色之下,谈逸泽的声音传出:“让其他连的兄弟,想要凑闹的也可以过来!”

    好吧,这谈参谋长的这一句命令,也就等同于他罗军宝这张椅子,要被整个军区的兄弟都给“轮”一遍了!

    到这,罗军宝的脸色成了黑色。

    可眼下,和谈逸泽打架是最为不实际的。

    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他就和谈逸泽切磋过了。

    那一架,他的拳脚被谈逸泽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可他真的没想到,谈逸泽收拾别人的手段,比他的拳头还要硬。

    这下,罗军宝是打死都不敢再招惹这个魔鬼了。

    而顾念兮看着谈参谋长这收拾人的手段,也心里有些别扭了。

    她以为她边就只有苏悠悠那个腐女了!

    整天有事没事的就是“爆菊花”还有“菊花残”之类的,没想到她家的谈参谋长也……

    ——分割线——

    顾念兮从军区出来的时候,谈逸泽的路虎正好停在她的边。

    其实,他刚刚去开车的时候,已经嘱咐过这个丫头呆在那边等她。

    可没想到,当他开着路虎回到她原来的位置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前所未有的慌乱袭上心头,谈逸泽第一次意识到,若是自己的边没了顾念兮,会是什么样子。

    焦急的开着路虎车在这边兜着,他的黑色眼眸里,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终于在大门前寻到那抹熟悉的影之时,他的心稍稍放下了好些。

    将车子停在她面前之后,他顺便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侧将副驾驶座上的门给打开。

    谈逸泽没有说话,但顾念兮知道,他是在示意自己上车。

    只是,一时间顾念兮并没有如愿按照这个男人所想要的上车。

    她侧,盯着车上那一橄榄绿军装的男人好一阵。

    这一幕,正巧也被从这边准备开车出去的罗军宝瞅见。

    看到顾念兮站在车边的那一幕,罗同志很自然的联想到跑车美女相伴的那一幕。

    有些羡慕嫉妒恨,罗某人干脆拉下了车窗,朝着谈逸泽的车子叫叫嚷嚷着:“哟,小两口秀恩到这边来咯!”

    那口气,**的调傥。

    其实,罗军宝这人,给顾念兮的感觉真的和其他的兵蛋子的不一样。

    寻常那些兵蛋子哪一个敢这么当着谈参谋长的面调傥他老人家?

    那要做好被他给抽筋扒皮的打算!

    可这罗军宝倒好,看上去倒像是有意想要挑战人家谈逸泽的底线似的。

    军区的大门口,他便叫叫嚷嚷着。

    不过随着谈逸泽的黑眸扫了过去,某个刚刚还在边上吵吵闹闹的年轻人,迅速的将嘴给闭上了。

    顺便,还将车窗给关上了!

    他罗军宝还真的没有怕过什么人!

    在京上他的份地位就是一等一的,谁敢轻易在这位爷面前造次?

    若不是这位爷在京上的那火爆脾气实在是太出众了,才被他家老爷子下放到这边,而且还不准一干人等泄露这位爷的真实份,想要“真枪实弹”的将这位爷的脾气给好好的打磨一番。

    上次调职的那个军区,已经被这位爷给玩转的风生水起,虽然被打压着,但罗军宝这位爷的脾气压根就没有被谁给打磨过,反倒是又不小心滋长了几分。

    可这次,家里老爷子可是亲自点明,要将他送到谈逸泽的边来。

    就是料定了,谈逸泽的这个牛脾气,绝对能收拾的了这罗军宝。

    本来罗军宝还跃跃试的想要挑战一下这位赫赫有名,国内最年轻的军官呢!

    可一想到自己的椅子被人轮着坐的形,某位爷的脸上出现的龟裂。

    还是算了!

    这谈逸泽,收拾人还真的有的是法子。

    再在这里给爷叫嚷下去的话,怕是要被这位爷的眼神给生吞了。

    拉动引擎,罗军宝识相的离开了。

    看着远去的车子,谈逸泽的神色又恢复了之前那么平淡。

    不去催促顾念兮,也没有对她有不悦的眼神。

    其实,他只是想要等顾念兮自己做决定。

    扫了军区大门一眼,看到站岗的兄弟都下意思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顾念兮最终还是抬腿上了车。

    其实打从到这军区之后,顾念兮就吩咐老陈先回家了。没了车,想要在这出租车罕见的军区附近打到车,那是很不实际的。再加上,她还是一孕妇……

    这也就是说,其实顾念兮打从一开始就打算坐谈逸泽的车子回去了。

    “……”

    看着推门而进的顾念兮,谈逸泽默不作声。很快,就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当车子驶离军区一大段距离之后,顾念兮开了口:“谈逸泽,我们做个交换好吗?”

    狭小的车厢内,顾念兮那略带干哑的嗓音显得有些空洞。

    “怎么今儿个,倒是想跟我做交易了?”

    在听闻顾念兮刚刚那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从后视镜里打量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顾念兮一眼。

    只见此时的顾念兮,正眺望着车窗外的世界。

    今儿个的天气有些闷,她将车窗拉下来了。

    吹着舒爽的微风,她垂散在肩膀上的黑丝轻轻的飘扬。

    美眸如炬,盯着车窗外那个渐渐被万家灯火点亮的世界。

    有种叫做惊心动魄的美,从她那张精致的脸上漾开。

    “……”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并没有从顾念兮的唇儿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她依旧眺望的窗外的那个世界,安静不做声。

    任由黑色发丝在空中轻轻摇曳,乱了他的心。

    看着顾念兮的镇定自若,反倒是自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谈逸泽索继续说: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交易?”

    随着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此刻的谈逸泽的嗓音里,也有种叫做蛊惑的东西,就像是蛇在暗中吐着蛇信子般。

    他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掌,仍旧很好的掌控着这车子的方向盘,控制着车子在这车流中穿行着。

    那毫不费力的动作,足以看得出他车技的娴熟。

    但你若是仔细看的话,必定会注意到,此刻这个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了些。

    甚至,那好看的指关节,都泛了白。

    谈逸泽掌控自己面部绪的功夫一直很好,这一点顾念兮也是知道的。

    若不是她现在注意到这男人那双修长的手在方向盘上细微的动作,估摸着也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

    将谈逸泽握着方向盘的动作收纳在自己的眼底之后,女人轻启薄唇说:“其实我要的这个交易非常简单。我知道你最近正在收集那个人的证据,我现在的手头上倒是掌握了一些,虽然不多。但比起你掌握的那些,肯定要致命的多!”

    她只是说了这些。

    之后,原本落在谈逸泽十指上的视线,再度落向窗外。

    那美目,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的那个世界。

    这样再度恢复之前安静的她,若是谈逸泽没有听到她刚刚说出的那一番话的话,怕是已经还以为这顾念兮从始至终都保持着这个动作。

    听着顾念兮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他并没有着急着开口回答。

    而是,开始将顾念兮刚刚说的这一番话的重点信息在自己的脑子里做一番过滤。

    顾念兮说她掌握了梁海重要的犯罪证据?

    可这玩意,连他谈逸泽都找不到的东西,难不成这顾念兮的本事比他大还不成?

    不过看到顾念兮看向窗外的那片世界,现在的谈逸泽其实也知道,有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那个女人找上顾念兮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女人之间到底做了什么交易,但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交易的过程中,他的兮兮一定是胜利的那方。

    谈逸泽为什么这么断定和那女人交手过后,胜利的那一方肯定是顾念兮呢?

    那还不是因为,他自认为,他谈逸泽的女人,就不该是孬种!

    沉吟了片刻之后,谈逸泽这才开口:“那你想要我拿什么来交换?”

    虽然说,他们是夫妻。

    夫妻,本不该分你我!

    但现在,这顾念兮的意思就是想要分个清楚。

    这一点,稍稍有些伤了他的心。

    但谈逸泽也清楚一点,顾念兮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听闻谈逸泽刚刚的那一番话,顾念兮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这么反问。

    那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飘渺。

    让你摸不清,看不透……

    可就算是这样蒙上了一层神秘薄纱的顾念兮,谈逸泽也知道她所说的那些是什么!

    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谈逸泽还要了解顾念兮的男人了!

    可他明明听得懂顾念兮说她想要什么。

    这个男人,却是安静了下来。

    一双幽深的瞳仁,一直紧紧的盯着前方的挡风玻璃。

    像是,他真的认真而专注的开着车。

    但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才知道,此刻他的心却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的平静。

    之后,车子在安静中一路前行……

    而直到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谈家大宅门前的那一刻,车上都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顾念兮在车子停下来之后,便先行推开车门下了车。

    因为,谈家大宅的院子外,已经匆匆跑出一抹小影。

    跟在这小影都面的,还有一头比他的个子还要高出许多的大狗。

    这便是二黄。

    在院子,这片自认为是它领地的地方,看守聿宝宝就是它的主要职责。

    寻常聿宝宝要是想趁着大人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走的话,这二黄肯定直接上前逗着小圈子,然后在用嘴巴咬住小主人的衣服,直接将他往屋子里头拽。

    不是它想要故意将自己的口水留在小主人的上,而是它没有手。

    所以拽住这闯祸的小主人的任务,只能落到自己的嘴上面了。

    而今儿个二黄难得好脾气的放任这闯祸的小主人跑出大门,还不是因为它认得那停下来的车子声音是谈逸泽的。

    而且这之后,它还闻到了一股子最熟悉也是最让他喜欢的味道。

    那是,女主人的味道。

    所以,二黄非但没有阻拦聿宝宝出门,自己也跟着颠的出门迎接了。

    谈逸泽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顾念兮此刻被一人一狗围攻的一幕。

    聿宝宝一天都没有见到妈妈,争着抢着想要往顾念兮的上爬。

    而二黄也貌似不甘于被他抢了先,仗着自己狗体高大,将聿宝宝往外挤了挤。心里纳闷着:就只有宝宝一天没有见着女主人么?他二黄也一天没见到了!

    聿宝宝这被挤开,就开始红了鼻子。

    无奈之下,顾念兮只能先将宝宝抱起来,在半蹲下去伸出一手好好的安抚一下二黄。

    “好好好,你们两都是好孩子。一会儿,都给你们弄点好吃的!”

    看着不远处顾念兮又是安抚孩子,又是安抚狗的样子,一下车谈逸泽便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儿子,怎么就那么没有他谈逸泽的风范?

    还沦落到,要跟狗儿争宠的地步?

    安抚完了狗,聿宝宝这边也没有刚刚的红鼻子了,顾念兮便对二黄说:“二黄,咱们走!待会儿我给你弄根大骨头吃!”

    许是因为有了骨头这个饵,刚刚还忙着争宠的二黄,这会儿摇晃着大尾巴颠的朝着谈家大宅里走去了。

    而这边顾念兮也将这浑上下都沾了好些泥土的聿宝宝,给好好收拾了一下,这才打算进门。

    而见到顾念兮就要抱着孩子进门之前,谈逸泽便先行走上前,将刚刚还赖在她怀中的聿宝宝一下子给扛到自己的肩头上坐着。

    这下,聿宝宝连缠着谈参谋长都不用,就能坐一会儿高高,不知道有多高兴。这会儿,就开始在谈逸泽的肩膀上乐呵着。

    而谈逸泽只是一手固定着他的小子,随后看了看一脸倦色的顾念兮。

    今儿个顾念兮起就有些感冒的迹象了,鼻音很重。

    再者,他也知道现在顾念兮每天忙着两个大公司,那业务量肯定比自己现在每天要处理的事有过之无不及。

    看着她眼圈下方的那一圈浓黑,这也是现在的谈逸泽为什么不敢直接将那个重担子落在顾念兮上的原因。

    “妈,高高……”这聿宝宝小矮子估计是长时间备受高度压迫,今儿个难得能在谈逸泽的头顶上耍耍威风,还不忘调皮的和顾念兮得瑟一番。

    看到儿子坐在谈逸泽头顶上那个颠的德行,顾念兮伸手又踮起脚尖才能掐了掐他的小脸蛋:“好了,你就在这儿跟你爸爸先玩一会儿,妈妈现在先去洗澡。”

    今儿个有感冒的迹象,她不打算太晚洗澡。

    不然,怕是会加重感冒。

    和儿子嘱咐了一番,也不知道这正在得瑟中的小家伙到底有没有将她的话给听到耳里去,顾念兮便转打算上楼去了。

    而眼看到顾念兮要上楼去呃这个清醒,谈逸泽连忙开口唤住顾念兮:“兮兮……”

    听到后传来声音,顾念兮自然是停下了脚步,可她并没有回过头来。

    如此站了好一阵,谈逸泽也知道她是在等自己说下去的时候,他便轻启了薄唇说:“你今天说的那个……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他说的是顾念兮刚刚提出的那个交易。

    他相信,顾念兮也应该听得懂才对!

    “我知道了!好了,我先上去了……”

    如他预料的那边,她听懂了。

    回过头来,看了看骑在他脑袋上的聿宝宝,又看了他一眼之后,她便转朝着楼上走去了。

    而谈逸泽还不忘在后头嘱咐着:“把洗澡水的温度调高一点……”

    听着后头传来的嘱咐声,顾念兮的唇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分割线——

    这一天的一大早,霍思雨是被自己昨晚设定的闹钟铃声给吵醒了。

    自从毁容又跛脚之后,她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试过这么早起了。

    没睁开眼睛就转将一边的脑中给按下之后,她又在被窝里翻滚了好一阵子。

    不过想到今天是自己再度重回明朗集团的第一天,她还是从恋恋不舍的被窝中起来了。

    起的时候,霍思雨先是洗了把脸,又给自己画上了一个妆。

    现在的她,鼻子虽然从舒落心那边得了些钱,给隆回来。也不至于像是刚开始那样,塌陷了鼻子那么的难看。

    但因为整容过度,她本来不用整容还算是姣好的面容,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张“僵尸”脸。

    所谓的僵尸脸,就是笑起来也不自然,生气起来也不自然。

    一旦动怒和生气,整张脸就跟扭曲似的。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霍思雨也相信这张面容,会朝着越来越丑陋的方向发展。

    这,便是整容的后遗症。

    但此时的霍思雨并没想着这些。

    只要有钱,她相信自己有朝一还是能恢复以前美艳的脸盘。

    画上自己最喜欢的浓妆之后,她又用自己最喜欢的防水眼线,将自己那双美目勾勒的妖娆了几分。

    最后,她还不忘扫上腮红。

    重回明朗集团的第一天,她可不愿意让苍白的脸色给任何人看扁了去。

    画完了妆之后,霍思雨便找到了昨天自己从明朗集团人事部那边带回来的那工作服。

    衣服到现在还是用黑色的包装袋装着,没有拆封过。

    这足以说明,这霍思雨在将这衣服带回来之后,压根就没有拆开来看过。

    其实,到这一刻霍思雨仍旧没有对这工作服怀疑过什么。

    可当扯开黑色的包装袋,看到那一翠绿色的服装的时候,她的眉心皱了皱!

    这是,什么玩意儿?

    昨天,她到明朗集团去的时候,明明看到那边的女员工都穿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外搭配黑色西装长裤的。

    可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浅绿色的?

    带着疑惑,霍思雨将袋子里的衣服给全部拽了出来。

    只见,这衣服的上衣和下裤,都是清一色的浅绿色。

    可颜色,其实霍思雨也谈不上讨厌。

    只是纳闷,自己的工作服为什么和其他员工的不一样。

    再者,还有这一衣服的尺码。

    这么宽松,都可以装下两个霍思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人事部的部长曾经在她还是刘雨佳的时候,有好几次约着她出去外面见面。光看眼神,霍思雨便知道这男人对自己起了色心。

    可因为和他上过,霍思雨不满意这男人在上的表现,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推拒了这个男人的约会。

    正因为这些,霍思雨不自觉纳闷:会不会是这个男人现在是公报私仇,故意想要给自己难看。

    所以,他才将这一和公司员工衣服不一样,尺码也不一样的服装给了她霍思雨?

    当然,霍思雨能从以前爬到当初的位置,观察能力自然也不会差给谁。

    她回想了一下昨天到明朗集团去的时候各个员工的穿衣打扮之后,想起了他们那些人的衣服上面貌似还会挂着一个章一样的东西。

    那个东西上面,会写着自己所在的部门,还有名字!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急切的在黑色的袋子里摸索了好一阵。

    不出她的预料,黑色的塑料袋子里,还真的有那么个章。

    而霍思雨也在拿到这玩意之后,迅速的看了看这玩意上面到底写了什么部门。

    再此之前,霍思雨也预料到,这顾念兮应该不会如她所愿的那般,直接再度将她霍思雨安排到策划部,那个最接近公司核心内容的地方。

    她料想过,现在的顾念兮估计不会让她的子过的那么好。可能是调到什么小部门当一个不起眼的员工之类的。

    这些,虽然不是霍思雨信誓旦旦要进入的策划部,但霍思雨也有自信,自己应该能从其他的女员工那边的出一点什么东西来。

    在这个方面,霍思雨还算是冷静的。

    但当“清洁部,霍思雨”这样的字眼落进她的眼眸里的时候,她刚刚还为之骄傲的冷静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倒塌了!

    “顾念兮……”

    “顾念兮,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女人!”

    “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直接就将霍思雨最后的一道精神防线给冲垮了。

    现在的她,再也不是刚刚起时候对着镜子里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又涂又抹时候的志在必得了。

    看她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珠子,就知道她现在是何等的羞恼。

    因为她万万都没有想到,自己拿出那么有价值的东西和顾念兮交换,竟然只换得一个清洁工的位置!

    她霍思雨可不傻。

    往年这明朗集团的清洁工,都是雇佣钟点工过来。

    在这明朗集团有固定的钟点工职位的,应该还没有。

    可这顾念兮,却现在为她弄了这样的一个职位。

    这不是摆明了,就是在玩她霍思雨么?

    不可饶恕!

    这个顾念兮,真的越来越不可饶恕了!

    就算不念在以前他们都是从d市出来的份上,最起码也要念在她今儿个将这么重要的报给了她的份上吧!

    可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恩将仇报。

    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打算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

    不……

    她不想让顾念兮这么耍!

    她现在要去明朗集团,亲自问问顾念兮!

    她这么做,到底会不会愧对自己的良心!

    有了这样的打算,霍思雨很快就换上了一衣服。

    不过,这换上的衣服自然不会是顾念兮给她的那一“清洁工”服侍!

    换好了衣服之后,这女人便怒气冲冲的出门了。

    但在此之前,怒气袭上心头的霍思雨也没有忘记,再度将那清洁工的衣服,还有那块章都一并给塞进刚刚的那个黑色袋子里。

    现在她还住在舒落心的房子里,要是让她知道她霍思雨竟然被这顾念兮给耍了这么一通的话,绝对会被她笑话的。

    更为重要的是,一旦舒落心知道她霍思雨口口声声说自己有能耐进入明朗集团谋职位。到头来,不过谋得一个清洁工的职位的话,她霍思雨不出两天绝对会被舒落心给扫地出门的。

    正因为对那个老女人的了解,使得在这所房子里的霍思雨一言一行,都极为小心翼翼。

    将东西都藏在黑色的袋子里之后,霍思雨这才出了自己的房门。

    不出她预料,舒落心老早就坐在大厅里,正喝着咖啡,看着电视。

    但霍思雨也清楚,其实这老女人压根就不是在看电视,而是在观察自己有没有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去明朗集团上班罢了。

    扫了正在假装看电视的舒落心之后,霍思雨便迈开脚步准备离开。

    而舒落心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来:“不是说今儿个要去上班,还要穿什么制服么?”

    舒落心的一番话,不知的人还真的以为,这是哪家的婆婆如此的关心自己的儿媳的工作问题。

    但霍思雨听在耳里,却明白这老女人不过是在怀疑自己。

    看她压根就没有穿什么制服出去,这老女人估计已经起了疑心了。

    不过从这一点上,霍思雨倒是比较好了解。

    现在,舒落心在谈逸南那边已经彻底的失掉了支持,不管她想要做什么,最先反对她的人肯定是谈逸南。

    这样的儿子,舒落心现在也不敢将自己夺权的大计交到他的手上。

    至于她自己,因为前一段时间的视频风波,现在她压根就不那么敢出门。

    就算偶尔出门一次,也必定将自己的整张脸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就像是深怕被人看得出她便是视频女主角似的。

    可她貌似不知道,网络上的这点东西,其实都有时效的。

    一阵子是火了,但很快就会被其他更具点的东西给取代。

    而人们,也会很快的忘记自己看过的内容。

    但这个老女人一出门就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还头上披着一条丝巾,脸上又带着口罩也墨镜,就像是准备干什么坏事不打算被别人认出来似的。

    而众人一看到有这么个穿着打扮如此特殊的人出现,视线自然落在她的上了。

    这样一来二去,她反倒是引起了别人的关注。

    而那些探索的视线,却也让这老女人以为他们是认出了自己便是那网络上的女人,越来越不敢出门了。

    恶循环,如此重复着。

    不过在霍思雨看来,这个老女人最适合在这样见不得光的地方呆着了。

    所以她自然也不会将这些告诉老女人的。

    不过,霍思雨也知道,这老女人的心思比谁人都要精密。

    不然在谈家大宅那么多年,和谈逸泽对着干的况下,她怎么还有可能这么活下来?

    如今她注意到自己没有穿制服,霍思雨也有些害怕顾念兮给自己的职位竟然是个清洁工的事被这老女人知道,索将这个黑色的袋子甩在自己的肩头上,看上去随意又洒脱的和她说:“这制服实在有些不符合我的风格,我打算到公司那边再换上就行了!”

    若是在这里穿上,岂不是被这老女人全都知道了?

    “好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边胡扯,先走了!”

    或许是害怕舒落心会突然跟猛虎似的扑过来察看她这个袋子里的东西,霍思雨没有像是寻常那样总挑战着舒落心的底线。甩了甩自己的袋子之后,霍思雨便快步离开了这所房子了。

    而她不知道,在她将这大门甩上的那一刻,那原本就紧跟在她霍思雨后的幽暗实现,瞬间又冷了几分。

    “不合你的风格?哼……”

    ——分割线——

    “顾总!”

    这边,顾念兮才刚刚到了公司,她办公室里的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

    一接听,是楼下接待处打来的。

    而听着这人的声音,好像有些慌。

    “怎么了,慢慢说!”

    “是这样的顾总,有个女人提着一袋黑色的东西,叫叫嚷嚷着说要上去找你!我这边已经让保安给拦下了,可她现在还在大厅里闹。您说,是不是要报警处理?”

    其实,在这样的大集团工作,他们这些人也摸出了许多他们公司里上位者的脾气。

    有的人是不愿将事闹到警察局去,有的则怕这些琐碎的事

    有的更是直接拿出钱来,将准备闹事的人给打发了。

    不过今儿个这个来闹事的女人也是他们以前的员工,看样子像是有些发疯了。

    怕让这个女人继续呆在大堂里叫骂会影响了公司的名誉,所以前台小姐打电话请示顾念兮,问问她要不要报警处理。

    哪知道,电话里的顾念兮在听闻这些的时候,便料定了那个人便是昨天才来这里和自己谈判的霍思雨。

    沉思了片刻之后,顾念兮说:“没事,你让她上来吧!”

    “可是顾总……”那个女人好像是疯了,特别是叫骂那个泼辣劲儿,几个保安都有些拉不住。

    这样的人放她上去总裁办公室,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么?

    要是伤了总裁的话,没准到时候她这个放任这个女人上去的,也要丢工作了!

    但女人的迟疑,并没有使顾念兮改变主意。

    她仍旧说了:“让她上来吧。”

    顶楼,其实还有两个保安。

    而且这两个,还是当初韩子请来的。

    据说,拳脚功夫也了得的!

    若是这霍思雨真的敢在这里撒野的话,她顾念兮也不妨请她吃吃新鲜出炉的“拳头”!

    只要她不怕她再度隆好的鼻子报废的话……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吩咐人放开她!”

    公司上层的人的意思,是他们底下这些人所不能违背的。

    在得到顾念兮的命令之后,前台小姐就让人松开了霍思雨的手。

    而本来还正挣扎的霍思雨,因为突然失去了制控能力,失去了平衡就这样摔在了地上。

    那本来就有些跛了的腿,现在摔得老疼。

    可按捺于不想要在这些狗眼看人低的面前失去了尊严,霍思雨只能迅速的挣扎起,再度拖着自己那条半残的腿朝着电梯方向走。

    ——分割线——

    “没有我的吩咐,你们都不要进来!”

    在霍思雨来到办公室之前,顾念兮先行安顿好了顶层的保安。

    “是,顾总!”

    虽然不知道顾总到底想做什么,但他们这些人也知道,不该打听的东西千万不要去打听。

    等到霍思雨走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那个位置上。

    不过今儿个的她并没有埋首于桌前看着那些文件,而是坐在办公椅上,双手抱臂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面前的霍思雨。

    看到这样的顾念兮,霍思雨恨不得冲上前撕烂了她的脸皮。

    可考虑到某些事,她只是将自己提着过来的那个黑色的袋子,直接丢到了顾念兮的办公桌上。

    因为这突然甩过来的黑色袋子,顾念兮原本放在桌子上的些许东西摔在了地上。

    不过对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顾念兮倒是一点都没有在意。

    她的眼眸,仍旧直勾勾的盯着霍思雨看。

    “哟,今儿个不是说来上班么?怎么就穿这一就过来了!”

    看上去就像是在跟她霍思雨打招呼,但实际上顾念兮唇角的那抹嘲讽可是毫不掩饰的。

    “顾念兮,原来打从一开始,你就打着这样的主意?我就说么,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好给我安排职位!”

    听闻顾念兮口中的嘲讽,霍思雨一下经不住就破口大骂。

    可“蛇蝎女人”这样的骂词,在霍思雨的口中传出的时候,更像是赞叹。

    因为顾念兮的笑容,在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又明显的深了几分。

    “这话你可就说的不对了!怎么说,我也都按你说的给你安排了职位不是?”

    顾念兮的笑容,让她看上去像是个天真无邪的女人。

    可嘴角那抹沾了毒的笑容,却让霍思雨寒透心扉。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命运竟然会掌握在顾念兮的手上。

    “顾念兮,我的交易是要策划部的经理。你给我安排的这算什么?”

    霍思雨仿佛要将自己的满腔恼火发泄出来似的。

    这会儿,她已经不只是想顾念兮咆哮那么简单了。

    还随意的拽起了办公室的茶具,花瓶之类的,就开始往地上砸。

    那噼里啪啦的声响,在办公室外面都听的心惊跳的。

    这不,两名保安都有些按耐不住了,想要冲进去。

    当初韩子之所以雇佣他们到这办公室最上面来,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保护顾念兮的人生安全。

    若是顾念兮受了伤的话,他们也不用留在明朗了。

    可一想到顾念兮刚刚的嘱咐,当中一人迟疑了。

    “我说,我们真的不用进去妈?那女的就像是个疯子一样。顾总会不会……”

    “可顾总不是说了,让我们听到她的命令的时候再进去?”

    “要不,我们再等等……”

    相比较门外的这两名保安,顾念兮倒是镇定了许多。

    看着霍思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撒泼的样子,顾念兮只是笑着。

    笑着这霍思雨现在还看不清楚形势,笑她现在还拿自己太当一回事,更笑她现在的绪竟然这么容易失控。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倒是觉得,比起策划部的经理,这清洁部比较适合你。”顾念兮仍旧不动声色的坐在位置上!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