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苏小妞,我们约会吧vs隐瞒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互撸娃,互撸娃,弟弟大大洞洞大……”

    苏小妞从义诊回来,医院就给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

    这几天,除了偶尔和顾念兮见面之外,她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以前活蹦乱跳的人儿,突然变得如此沉默寡言,你说她没有半点的心事,压根就不可能吧?

    凌二爷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找她了。

    苏小妞知道,这是因为前几天的话,让这个男人有些难以抉择。

    明知道这一点,但那那个男人的甩门离去的形,还是让苏悠悠有些失望。

    连着几都窝在家里,像是祭奠自己这一段早已死去又突然间有了火苗,再次熄灭的婚姻之后,苏小妞总算再度走出自己的家。

    出了公寓,外面的太阳还是挂的老高。

    苏小妞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不管离了谁,太阳都还是照常升起。

    那她,又怎么可以让自己的脸发霉?

    迎着灿烂的阳光,苏小妞扬起了灿烂的笑脸,将几来的霾全部藏匿在这张灿烂的小脸下面。

    末,阳光变得越来越毒,温度也越来越高。

    这样的天气,对于向来短裙紧衣的苏小妞来说,是最适合的天气不过了。

    一红色俏皮短裙,上一件粉色衬衣,在腰上打了个结,将自己迷人的腰露出。

    修长迷人的腿,在这裙摆飘飘之下,若隐若现。

    惹得,过往的行人都将视线落在她的上。

    而苏小妞像是早已习惯了这些人的注视似的,拨了拨垂在自己前的金色长发,带上酷酷的墨镜之后,便大步朝着自己的红色ini走去。

    只是苏小妞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遇到跟自己一样包的人。

    在她的红色ini旁边,是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

    比起她的红色ini,这两红色法拉利可以说更为吸引人的视线。

    且不说这辆车子的价格就比她的红色ini高出许多,单单此刻依靠在这车子旁边的男人,就有够包,有够迷人抢眼的。

    过往无数的男男女女,都不自觉将视线落在这个男人的上。

    而这个男人在这样无数道视线之下,也是游刃有余。

    自动屏蔽了周遭无数道视线之后,这个男人径自看向苏悠悠。

    而很快的,苏悠悠也发现这些人的视线有些不对味。

    每一个看了凌二爷之后的人,都会转看向她苏悠悠。

    这感觉,让苏小妞咀嚼着,总觉得这些人看着他们两之后脑子里都浮现了三个字——有

    这啥意思?

    难道她苏悠悠的上,还打了凌二爷的标签不成?

    再度上上下下将凌二爷打量了个遍之后,苏小妞发现了端倪。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凌二爷有心,总之今儿个凌二爷这浑上下的装束,就跟她苏悠悠一个样的。

    那修长的腿上,是一条红色长裤,明灿灿的颜色和苏小妞下的短裙是一个样的。

    而上那一粉色条纹衬衣,虽然看上去颜色比她苏悠悠的浅了一些,但从远处看是一模一样的。

    再者,还有凌二爷上的墨镜……

    这样的两装束,还真的让人难不误会是侣装。

    “今儿个怎么跟姐姐学了?”

    走过去的时候,苏小妞跟个女流氓似的,一脚就直接揣在了凌二爷的车门上,然后车依靠在自己的ini。

    好吧,她苏悠悠就是仇富。

    每次看到凌二爷边有那么多款跑车,她就想要在上面一一留下自己的足迹。

    踹了一脚,苏小妞将自己的美腿移开之后,满意的打量着这红色法拉利上的那个鞋印。

    苏小妞这个妞,其实真的不好应付。

    有时候狡猾的跟泥鳅一样,有时候又猥琐的跟流氓差不多。

    可偏偏,苏小妞撞上了跟她一样包的凌二爷。

    而这男人比她还要狡猾,比她还要猥琐。

    有样学样,是凌二爷制服苏小妞最好的方式。

    苏小妞在他的法拉利上面踹上一个脚印,凌二爷便抬腿往苏小妞的红色ini而去。

    当他的脚底踹上车子之前,苏小妞赶紧横生挡住。

    靠!

    这红色ini虽然没有人家的法拉利值钱,可都是她苏悠悠自己攒来的。

    她平常都当成自己的祖宗似的伺候着,难道还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对着自己的车行凶不成?

    见到苏小妞呈一个大字挡在自己的面前,凌二爷的脚慢悠悠的收回,然后又慢悠悠的凑上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苏小妞实在琢磨不透今儿个的凌二爷到底是抽了什么风。

    这个时间,他不在医院好好照顾凌母,跑到她苏悠悠这边来做什么?

    就在苏小妞想不通这凌二爷到底是搞什么飞机的时候,这男人又突然伸出长臂,将呈着大字的苏小妞直接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一出,真的让苏小妞下了一跳。

    想要从这个男人的怀中挣脱,可这个男人的双臂就像是在她的上打了锁似的,让她动弹不得。

    “干什么干什么?光天化之下耍流氓可是要被枪毙的!”

    苏小妞挣脱不了,就开始到处骂爹骂娘。

    而凌二爷好像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苏小妞似的,连动都没有。就这样,无比安心的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苏悠悠的颈窝里。

    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布料,将自己上帜的温度传达给她。

    等到苏小妞快要按耐不住,即将炸毛的时候,这个男人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我怎么记得犯强罪最多也就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怎么到你这儿就要枪毙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流氓还特不要脸的按着苏小妞的子在自己上乱蹭着,感受着苏小妞上那凹凸有致的段。

    凌二爷的调子,和往没有什么区别。

    仍旧是个痞子,在苏小妞的眼里仍旧没有个正形。

    可谁也不知道,此刻将一张脸埋在苏小妞的颈窝里的男子,此刻早已红了眼。

    “再说了,说起帅流氓,也是你对我做的好不好?要不是你示意我,我怎么可能对你上下其手?所以,苏小妞你要是不想被我起诉的话,现在老老实实的跟爷去开房。伺候的好了,爷没准还放过你,不让你坐牢了!”

    你见过耍了流氓还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的人么?

    面前的男人,就是这德行。

    明明是他抱着她苏悠悠上下其手的,现在还有理了!

    在德国的时候,教苏小妞功夫的那个老外曾经和她说,女人最好的武器,便是美色。第二,则是高跟鞋的后脚跟。

    趁着凌二爷正抱着她的腰,一边在她的上乱蹭的时候,苏小妞便照着凌二爷的皮鞋,让自己的后脚跟深深的陷了进去。

    然后,她感觉到怀中的男人一僵。

    可落在她腰上的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还再度收紧了。

    不放?

    苏小妞又用力往下踩。

    可从始至终,这个男人却连动都没有。

    一直到苏悠悠踩累了为之,这个男人始终不吭一声。

    而这样的凌二爷,让苏悠悠感觉很不对劲儿。

    人前痞子,人后流氓的凌二爷的形象早已深入了苏悠悠的心之后,苏小妞只是觉得被自己踩了之后,这个男人应该是又叫又闹的抱着自己要亲,要吻,要滚单,再不然还有各种折腾的办法。

    可今儿个的凌二爷,却突然沉默了。

    那拥抱在苏小妞腰上的手,勒的她快要闯不过气就像是恨不得将她的子烙进他的子里似的。

    “凌二爷,你……”

    怎么了?

    苏小妞平静下来的时候,收回了自己的腿。

    而凌二爷那双好看的皮鞋虽然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可上面已经被她尖锐的高跟鞋留下了好几个印记。

    可苏小妞的话还没有说完整,就被凌二爷的低哑嗓音给打断了。

    整个过程,凌二爷一直都抱着苏悠悠的腰,然后苏悠悠听到这个男人说:

    “苏小妞,我们约会好么?”

    他没有回答苏悠悠的话,也没有抱怨苏悠悠把他给踩疼了。更没有说一句苏小妞的不是。

    他只是安静的抱着苏悠悠,说了这样一句。

    这话,让苏悠悠感到诧异。

    而此时,男人勒的她快要喘不过气的手,终于松开了。

    但他的另一个手,却没有离开苏悠悠的腰

    有些狡猾的手指,在苏小妞打了一个结露出来的腰上,一下一下的打着圈。

    那略显得有些粗糙的大拇指,让苏小妞的皮肤泛红。

    但苏小妞却没有为此推开这个男人,或是挥开他的手。

    她只是诧异的盯着这个男人看,像是想要从这个男人的眸子里看到什么东西。

    貌似,凌二爷也读懂了苏悠悠眼眸里的诧异。

    伸手,他将苏小妞脸蛋上那个将她大半张脸都给遮住的太阳眼镜给摘了下来,然后对她说:“苏悠悠,我们结过婚,我们也上过,可我们好像真的没有一次像模像样的约会。”上一次,和苏小妞去的那片薰衣草田,之后去机场却让苏小妞大哭了一场。

    在凌二爷的心里,那压根算不上什么约会。

    和苏悠悠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他们吵架加起来的时间,比他们温馨的时候还要多上好几倍。

    而他们所谓那些不吵架的时候,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呆在上,沉醉在对方的体上。

    如今想来,凌二爷发现自己和苏小妞,真的没有太多可值得回忆的东西。

    听着男人说的这些话,苏小妞有些诧异的抬头,便见到这个男人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近在咫尺。

    而她从这双黑眸里看到的,是一片迷潭。

    那个迷潭,带着让人窒息的魔力,让你不自觉的想要去探索,让你不自觉的想要深入了解……

    而苏小妞,便沉溺在这样一片泥潭中,不能自拔。

    望着这男人黑亮的眸子,她认真的回应道:“好!”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男人紧绷的脸总算是有了笑意。

    眉梢间那浑然天成的媚态,在这个时候倾泻而出。

    一时间,惊艳四方……

    ——分割线——

    “思雨,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霍父携带着自己的亲友到医院的时候,霍思雨正躺在病上。

    一整张脸,肿的你都有些认不出。

    要不是护士的指引,他们压根认不出,这便是他们家的小孩。

    霍父的嗓音里,带着忧心忡忡。

    不过,他的担忧并不是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着想,而是想着这孩子的面容要是毁了,将来没有男人要她的话,他今儿个在赌场输了的那些钱,该由谁来负责?

    “思雨,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你告诉妈妈,妈妈非要让那个人赔偿不可!”

    一张脸跟涂抹着白面粉似的女人,也急匆匆的来到霍思雨的面前。

    作出一副哭又止的样子,像是一个慈的母亲。

    可这样的眉目落进了霍思雨的眼里,却是可笑至极。

    她会关心她霍思雨的死活?

    霍思雨可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她十七岁快要高考的那个夏天,她爸爸输了村里头土恶霸三千块,她爸回家和木母亲拿钱,两个人因为没钱大吵了一架之后,这个所谓的母亲就跟父亲打商量,说是让她霍思雨这个黄花大闺女陪土恶霸一个晚上,这钱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当时,她的父亲也非常的心动。

    不过考虑到她就要高考了,便和她母亲商量着等着她高空结束的时候,将她给送过去。

    而很不幸的,那一夜因为考前压力,霍思雨没有和寻常在那个时间点入睡。正因为这样,她也正好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

    好狠的父母!

    竟然为了赌资,想要将女儿给卖了!

    也正是因为我i不小心听到了这段对话,高考结束的那一天霍思雨便用自己背着家里人在外面打工存下来的三百块钱,直接买了一张火车票来到了城。

    说是自己一定考上了城的大学,说是自己想要趁着开学之前打工赚取学费,连个地址都没有跟家里人透露。

    为此,她相信自己的父亲母亲肯定在家里也大吵大闹了一场。

    但也因为这个决定,她幸免了小小年纪就将自己的子给父亲还赌债的下场。

    但霍母肯定没有想到,当初她的那个建议早已被小小年纪的她听在了耳里。

    如今她眸子里的焦急和焦虑,在她看来不过是急着想要找到肇事者,拿到赔偿金罢了。

    “我们可怜的思雨,怎么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今儿个怎么会变成这样?”霍思雨的姑妈也上前了。

    比起还想要打马虎眼从自己这边骗钱财的父母,这个女人更急于求成。

    看到霍思雨她便开口:“你在这医院治疗肯定要花很多钱,我听你妈说你前段时间被个有钱的男人包养了。你看你现在都变成这样了,肯定和那个男人脱不了关系对吧?要不这样,你将那个男人的住址给姑妈,姑妈帮你向他问医药费去!”

    听着这老女人的话,霍思雨很想笑。

    估计,这姑妈还以为,她霍思雨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是被男人的原配给打了。

    连她亲自开口,梁海都没有给她半毛钱医药费了,你觉得她这些三姑六婆去,那个男人会给么?

    指不定,被那个老男人叫人给丢出来!

    再说了,就算这姑妈要到医药费了,她会将这钱拿回来给她霍思雨治疗么?

    想想都没有可能。

    她宁愿拿着这些钱回乡下修建她的猪窝,养多两个小猪仔,也不可能救活她霍思雨。

    “……”

    看着自己这些所谓的亲人,霍思雨半天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

    而护士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样的一幕。

    “吵吵吵在,这里是医院,吵什么吵?再吵,都给我出去!”

    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霍家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见霍家一群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那护士又继续开口说:

    “那什么,你们就是霍思雨的家人吧?她现在骨头处又发生错位,急需手术!你们去把费用给缴了,马上进行手术。不然,她的腿真的要报废了!”

    而听着这一番话的一家人,立马消了声。

    谁的上有钱啊?

    他们都急着赶过来,不就是想要从霍思雨的上捞到一丁点好处么?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没有动静?既然过来了,就赶紧去把她的手术费用还有治疗费用,住院费都给付了,都处在这里做什么?”

    见他们没了动静,护士又开始催促着。

    “护士,这手术费还有住院费要花多少钱?”最后,还是霍父先开的口。

    “手术费还有其他的治疗费差不多五万块吧。你们先把钱放进卡里,等要用钱的时候医院会从里面扣费的!”

    交代完之后,护士离开了。

    “哇,这医院宰人啊,弄个手术就五万块,上哪里找啊!”霍父开始抱怨了。

    “就是,随随便便开个口就五万块,当我们是开银行的啊!”霍母开口。

    “你们家思雨不是有钱么?赶紧让她自己先拿出来垫着啊!”

    姑妈提了意见之后,几个人纷纷看向躺在病上的霍思雨。

    而后者在发现了这几个人的眼神之后,立马开口:“我要是有钱的话,我用得着通知你们么?”

    这一句话,让原本带着期待的几个人迅速的开始打起撤退的念头。

    最先的那个人,便是霍思雨的姑妈。

    “我记得了,我刚刚急着出门的时候,忘记将煤气炉关了,我得马上回家去看看!”说着,她跟一阵风似的,立马消失在病房里。

    霍思雨没钱,那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难不成,还真的要去给她凑医药费不成?

    再怎么说,她也不过是她的姑妈而已。

    “对了,这个时间点我要赶回去给小城做饭呢!他爸,我也先走了!”

    第二个撤退的,是她妈。

    这个时间点赶回到乡下给孩子做饭,你认为可能吗?

    借口,一看就知道是个借口!

    但能离开,就是好借口。

    一溜烟的功夫,这人就离开了。

    剩下的霍父,其实也一直都在寻着离开的借口。

    可他没有那两个女人下好手快,这不一下子就变成被留在这里的那个人。

    而现在,只剩一个人的借口,也越不好找。

    正当他正寻思着自己该找什么借口离开的时候,霍思雨开口:“你不会也想着要离开吧?咱们先说好,你要是想从我这里离开的话,今后别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半毛钱!”

    其实,霍思雨说最前面的那一句话的时候,霍父还真的想要和她说,他是想要离开的。

    但后面听到这个“钱”字的时候,他的嘴巴立马识相的闭上了。

    也对,要是能从这个这孩子的上得到钱的话,他为什么要离开呢?

    于是,人的邪恶嘴脸在这个时候展现的淋漓尽致。

    本来一副准备离开的男人,在这个时候还跟一个好父亲似的,给霍思雨捻了捻被角,说:“怎么会?我是你爸爸,你都躺在这里了,我怎么可能放任你在这里一个人躺着?”

    “既然不舍得看我躺在这里的话,那你就把那天拿我的钱,拿出五万来给我交了这医药费!”

    霍思雨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父亲留在这里不就是想要将她最后的老本给榨出来么?

    而一听到霍思雨竟然管自己要钱,霍父的脸便开始往下沉。

    “你爸爸我,哪有那么多的钱!”

    “你不是前几天才从我那里拿了二十万么?我又不是要全部,我只要五万块!”

    “钱都已经输了……”

    说这话的时候,霍父挠了挠头。

    “输了?那么一大笔钱,你都给输了?”二十万,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怎么可能说输了就输了呢?

    “你要是不相信就不相信,反正我跟你说输了!”而且,输的还不止这个数目呢!

    前几天正因为拿了二十万,他感觉自己的手头阔绰了。

    寻常见人家坐庄的总是将钱往兜里装,所以他也学着人家阔气了一次,坐了庄。而且还规定了,每个下注的都不能少于一百块!

    寻常都是赌十块二十块的,这一次竟然一次一百块。

    他其实是作着发财的千秋大梦。

    可这一坐,钱就哗啦啦的往外掉。

    原本二十万,一下子就赔光了。

    可这就算了,他还是不死心。

    总觉得别人坐庄都赢,怎么可能轮到自己就输了呢?

    于是,在输光了这二十万之后,他还是没有收手。

    就这样,还欠了五万。

    而听了他这一番话的霍思雨,气的差一点吐血。

    这个白目,真的将她当成了银行不成?

    二十万几天的功夫,就给输的没影了,而起还欠了债?

    虽然她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她知道自己的腿真的拖不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将家里的钥匙交给霍父,嘱咐着:“在我的那边有一张卡,里面还有十万块,把里面的钱取来。”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记着,除了那卡,别动里面的东西!”

    见霍父走之前,霍思雨还不忘嘱咐着。

    不是她信任一个赌鬼,而是现在的她真的无法动弹。

    若是真的任由自己的腿这样下去的话,她怕是真的要瘸了!

    所以,她只能姑且相信她的父亲,等自己的腿好了再说……

    ——分割线——

    手牵手走在大马路上,或许对于大多数的侣并不陌生。

    可这对凌二爷和苏小妞来说,真的是非常新奇的一件事

    一整天,他们都将手机给关了。

    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

    没有人找得到他们,也没有人认得出他们。

    两个人,就这样手牵手安静的走着。

    当然,凌二爷的风姿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

    这不一会儿的功夫,这包的男人便招蜂引蝶,弄了一大群花痴女跟在他们的后。

    有好些的,甚至还悄悄的掏出手机,对着他们两人进行各种偷拍。

    “小凌子,把你那几个粉丝给赶走成不?吵得本宫心烦气躁的!”苏小妞一口吃着烧饼,一边喝着凌二爷递来的可乐,嘴里嘟囔着。

    看着她吃的小脸圆嘟嘟的样子,凌二爷第一次发现,原来街上的东西也是这么好吃的。

    以前,在城里的时候,他总觉得街边卖的东西就不干净。有时候就算苏小妞想吃,他都不让。

    可他现在倒是发现,原来街边也有好东西,而且除了好吃之外,还能让人心愉快。

    可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发现呢?

    扫了一眼后跟着的那几个女粉丝,凌二爷也颇为头疼。

    “喳!”

    将可乐交给苏小妞之后,这男人一手插着口袋就转去解决麻烦了。

    可这男人连个转,都惊艳四座,惹得后的妹妹惊叫声连连。

    对此,苏小妞只能摊手表示无奈。

    等苏小妞啃完了酥饼,喝完了可乐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凌二爷正在那边跟那群女生理论着。

    而这当中好些正掏出手机,对着这个男人进行各种抓拍。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搞定!”苏小妞来到凌二爷的边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男人的臂弯里。

    看到苏小妞的这个动作,凌二爷明显一愣。

    但很快的,有笑声从这个男人的薄唇中溢出,暖暖的,有些不真实。

    “老婆,他们调戏我!帮我报仇!”蹭鼻子上脸,其实不是每个男人都做得好的。特别是强势的男人,弄不好有些滑稽。

    可凌二爷这妖孽,天生就有一副戏骨。演什么,像什么。

    这不,这男人一作出楚楚动人的模样,立马又让后的妹妹们尖叫着。

    “小凌子,这处理的不是你的工作么?”看着那些犯花痴的少女,苏小妞心里也有些堵。

    不然,她刚刚也不会主动将自己的手放到这个男人的臂弯中,让他那么的得瑟。

    秉着谁招惹的麻烦谁解决的道理,苏小妞不想插手到这出戏中,免得伤害了祖国未来的花苗。

    “……”听到苏小妞的回答,凌二爷的笑声又动听了几分,如同潺潺流水,叮咚动人。

    他刚刚喊苏小妞“老婆”。

    可不知道她是没有听清楚,还是默认了的关系,她没有反驳他。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了,他没有这个资格这么喊她了。

    当这个熟悉的称呼喊出来的时候,这男人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多么的怀念他们当初的那些美好……

    虽然他知道,答案极有可能是前者。但他宁愿欺骗自己,是后者,苏小妞默认了自己的称呼……

    一天。

    就算是一天也好,他真的想要溺死在自己制造出来的这个虚幻世界里。

    “老婆,既然你想要把她们给赶走,那你听从我的指挥好不好?”

    他一直在笑,就算说完了这话之后,他仍旧对着她笑。

    不只是嘴角在笑,连眼睛也在笑。

    这样的凌二,苏小妞也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过了。

    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一次次的敲击着自己的心脏。

    “好……”

    鬼使神差,她有这么回答。

    貌似,只要凌二爷一笑,她苏悠悠的整个世界都不能自已。

    苏小妞没有料到凌二爷会做些什么,只知道在她回答这一声之后,那个男人的笑脸突然在自己的面前放大,再放大……

    一直到,最后四片唇瓣相接处为之。

    那一刻,苏小妞勾勒着妖娆蓝色眼线的美目,瞪得老大……

    再度和这个男人见面,他不是没有吻过她。

    耍赖的,卖萌的,强硬的,又或者装作漫不经心的。

    总之,他成功了好几次。

    可没有一次,让苏小妞的心跳变得如此错乱的。

    近在咫尺,她还能看到他染上笑意的眼眸。还能看到,他的那双眼眸里,只有她自己。

    周围,是那些围观者此起彼伏的笑声,尖叫声。

    还有好些照相机的声响……

    可凌二爷就像没有感觉到什么似的,吻得忘我。

    那样一点一点的汇聚的力量,就像是飞蛾扑火在凝聚勇气。

    终于,在苏悠悠感觉自己腔里所有的氧气都要耗尽的时候,这个男人松开了她。

    本以为这个男人会跟她说些什么,可就在那一刻,他却拉着她突破了层层人群,奔跑开了。

    而后面刚刚追随的那些人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人吻完就跑,跟疯了似的追赶着。

    “呵呵……”

    “哈哈……”在看到那些人被他们甩在后的那一刻,两人都不自觉的轻笑出声。

    有多久了,他们没有一起像是现在这样爽朗的笑着。

    这一刻,他们盯着彼此都带着笑容的脸,久久无法移动视线……

    ——分割线——

    “轰隆……”

    半夜,雷声响起的时候,顾念兮突然从上坐了起来。

    整个额头上,都是汗珠。

    谈逸泽一向浅眠,当然也在上有了动静的时候,跟着醒来。

    “怎么了这是?”

    他跟着她坐了起来,瞬间将这个屋子里的灯给拉亮了。

    “没什么,做噩梦了。”她拨开了自己前面的齐刘海。

    “做什么噩梦了?整个子都湿了!”

    谈逸泽伸手探了进顾念兮的上衣里,发现里面整个都湿了。

    “梦见有个小孩追着问我,为什么我不要他了!老公,我好像没做什么缺德事吧?”她的呼吸,到现在还没有平稳,可想而知刚刚的梦给她带来怎样的冲击。

    而本来还探在她的衣服里,准备到她的口和她打下招呼的谈逸泽,却顿时僵住了。

    孩子……

    这缺德事,确实她没有做过。但他谈逸泽,却做过。

    本来半夜想用自己的攻势让她睡着,但现在却突然没了兴致。

    将手从她的子里收回来之后,他下去了衣柜那边,取来了另一件睡裙。

    “把这衣服给换了吧,整个都湿了!”

    “嗯,”衣服湿黏黏的也不舒服,顾念兮没有反驳就开始换衣服了。

    而寻常总是衷看她换衣服,但每次都没有机会好好现场观摩的谈参谋长,这一次竟然没有兴致在这里欣赏,而是打开了卧室门下楼了。

    今儿个的谈参谋长,到底怎么了?

    寻常她不肯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他总是各种僵持。

    可今儿个她倒是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了,他怎么一副不领的样子?

    难道,谈参谋长也更年期到了?

    挠着自己湿答答的头发,顾念兮有些琢磨不清。

    谈逸泽下楼了许久,回来的时候手上捎了一杯牛,外带一个子都是香烟味。

    “把牛喝了吧!有助于睡眠!”他说着,将牛递过去。

    见到顾念兮盯着他,眉心紧蹙的样子,他便揪了揪自己的衣摆,说着:“那什么,刚刚烧水的时候等的时间有点长,就抽了根。”

    这丫头,鼻子很灵。

    估计,已经闻到味道了。

    只是寻常他都在家不怎么抽烟,今儿个夜里竟然抽了,他自己倒是觉得有些别扭。

    当然,此刻的顾念兮也一定不知道,他有多害怕现在被她看出端倪。

    “要是你不喜欢我这一味道的话,那我也换衣服?”

    他问。

    “不用了,大晚上的换什么呢!快进来!”

    其实,她只是觉得这谈参谋长寻常都是土牛一头,压根就不会在意自己上是什么味道。

    要是从训练场上直接回家,那一可都是汗臭味。

    那时候他抱着她顾念兮亲上两口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他会主动跟她说他上有味道要去换衣服?

    但今天,这男人真的是太反常了!

    “快点把牛给喝了吧,然后赶紧睡!”进了被窝,他又开始催着。

    其实,他就是想要将灯给关了,省得她这双眼睛乱瞅,看出什么端倪。

    “老公,你是不是有话想要跟我说?”

    她抿了一口牛之后,问道。

    “我?我能有什么事……”他说着说着,到后面的时候倒是有些打结了。

    平息了一下,他又问道:“兮兮,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有什么事瞒着你,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其实,这话他老早前就想问了。

    问她,如果知道当初那个孩子在她不知况下给拿掉了,她会生气么?

    可每次,这话到了嘴边,都会被他原封不动的咽回去。

    而今晚,他借着顾念兮的那个梦,打算说出口。

    如果不是顾念兮反问了这么一句的话,谈逸泽相信今儿个自己肯定能说出来。

    但没想到,顾念兮会这么反问他:“谈逸泽,你不会背着我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吧?”

    其实,前一阵子顾念兮就发现家里的这个老男人有点问题了。

    他买玩具的时候,总是有两发票。

    可带回家给宝宝的,都只有一份。

    疑惑,在顾念兮的脑子里越滚越大。

    这个问题,她已经不止一次问他了。

    可每次问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直接否决,就像这次一样。

    “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谈逸泽可连初吻都被你强了,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机会和别人生孩子?”

    谈参谋长说这个话信誓旦旦的。

    可每次说到这的时候,原本想要借着机会说出来的那些话,也被咽回去了。

    就像,现在一样。

    “那不然呢?你有什么事会瞒着我?”

    她歪着脑袋,看着他。

    而听着这话的谈逸泽,只能揉着她的脑袋:“我就是打个比方,难道连打个比方都不成么?好了,说不出来就不说了。赶紧把牛喝了,然后睡觉。”

    问的是他,现在打道回府的也是他。

    这样的谈逸泽,让顾念兮心里的疑惑真的越来越大了。

    到底,有什么事能让她家这个老男人,都显得这么战战兢兢的?

    “老公……”

    她想要追问些什么,可她发现自己喊了话之后,躺下的男人已经没有了动静。

    他的呼吸均匀,看上去像是真的睡着一样。

    可事实上,谈逸泽真的睡着了么?

    没有!

    他现在的脑子,清醒的很。

    一直到现在,他的脑子对于那个孩子的离开,还是记忆犹新的。

    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告诉顾念兮,对于她的打击降到最低。

    所以,他谈逸泽选择了逃避。

    他也知道,当兵的最忌讳的就是逃避问题。

    可没有办法,每一次只要想到那个无端离去的孩子,连他都感觉到痛心,他就不相信这事对顾念兮不会造成打击。

    正因为有了顾虑,所以他已经瞒了她两年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话也越来越不好说出口了。

    看着边喝完了牛再度躺回被窝里便呼呼大睡的女人,谈逸泽一夜没有合眼。

    ——分割线——

    “老公,你今儿个怎么起的这么早?”

    外面还没有天亮的时候,顾念兮听到了动静醒来了。

    此时的谈逸泽已经整理好了一的衣物,看样子是要外出了。

    可奇怪的是,昨晚上好像没听说他有什么任务,这么大早起来做什么?

    难不成,是有什么紧急任务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顾念兮也匆匆的爬起来。

    可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睡的不是很好的关系,这一起来她有些头晕。

    这一站起来,还差一点栽倒。

    要不是谈逸泽眼疾手快,在她即将栽倒之前将她给捞在怀里的话,没准她已经摔成了个狗吃屎。

    “怎么了?头晕?”谈逸泽捞到了她之后,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大掌,已经开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看看温度有没有异常。

    顾念兮的额头温度算是正常,这也让他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下来。

    “可能是昨晚上睡的不是很好吧,我没事别担心。对了老公,你这么早是要有任务么?”

    靠在他的怀中,她闲着没事就动手整理着他的衣领。

    “没事,就是有点事要先过去处理。不过……”看她的样子,他有些担心,不大敢走开。

    看他的样子,即便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顾念兮也猜到了他的意思。

    “我真的没事。再睡一会儿就好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先去忙好了!”

    她让自己表现的大方得体,比其他的军嫂还要贴心。

    可听着她的话的谈逸泽,却很不是滋味。

    “傻瓜,要是不舒服别硬撑着。”

    “我真的没事,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给你耍拳法!”

    说着,某女挥舞着手脚,准备耍拳了。

    要不是谈逸泽将她给按回上的话,都不知道已经蹦达到什么地方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今天就给我好好的躺在上,至于公司的事我会让韩子看着办的。”

    “那我就乖乖的等你回家!不过你回家之前,要给我买点好吃的知道么?”

    “好。那你在家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等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往她的上招呼了一下。

    力气不大,倒是让这个女人的小脸泛红。

    如同一个几十岁的大妈对着顾念兮念叨了一番,嘱咐她今儿个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之后,谈逸泽这才转离开。

    看她的脸色不大好,他临走的时候还再三回过头看。

    而顾念兮一直都躺在上,看着这个男人的影渐行渐远。

    一直到,这个男人走出了卧室的时候,顾念兮便迅速的坐了起来,随便扯了一件外往自己之后,这边还迅速的掏出手机,将电话拨给自己的司机老陈:“陈伯,马上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题外话------

    有亲说我上文说梁海称霍思雨为自己的外甥女,下文又说他对外宣称霍思雨是她的孙女,问我是不是写错了。

    其实,我们这边舅舅都称呼外甥为孙女,我以为大家都这样称呼,所以没有多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风俗真的很不一样,嗷嗷!

    对于这的误解,我这两天抽空改一下。握爪~!你们~!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