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不爽,可以打回去vs人去房空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顾念兮浑骨头都在打颤。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昨夜的谈参谋长就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一整夜都在辛勤的耕耘,弄得她今天走路双腿都在打颤。

    要不是今儿个正好是周末不用去上班的话,顶着这一脖子的小草莓,顾念兮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出去见人。

    当顾念兮正支撑着自己那酸的不像样的老腰在那边慢吞吞的穿着衣服,还不时的发出“哎呀”“哎呦喂”之类的感叹声之时,谈某人已经洗漱完毕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他,又换上了一绿色军装。

    最近这头发没有怎么打理,半寸平头毛茸茸的。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男人,最多就是刮了个胡子,没有其他的装饰,却仍旧挡不住他与俱来的风姿。

    虽然这一绿几乎一年到头都在谈逸泽的上,但顾念兮就是百看不厌。

    可以说,在她眼里,没有什么比这一绿色更适合他家谈参谋长的了。

    “是不是觉得老子很好看?很带劲?要不,再来?”

    谈某人见顾念兮一直都盯着自己看,连本来要上去的毛衫都给忘了,就那样任由自己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

    晨光下,她的肌肤泛着油色的光泽。

    有些扎眼,谈逸泽觉得!

    所以,他很想充当一个覆盖在上面,免得这扎眼的光刺激到别人的眼睛的遮拦物。

    他挑着眉看着呆愣着看着自己的女人,干脆将自己拿着的毛巾都丢在一边,爬上了

    随手一拽,再度将顾念兮欺压到下来。

    好吧,谈参谋长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

    再加上昨晚上的教训实在印象太过深刻了,一直到现在顾念兮想起来双腿都在打颤。

    可顾念兮就是看不惯谈参谋长如此的威胁自己,于是某女直了腰板和谈参谋长叫器着:“谈参谋长,如果你不介意为了我迟到的话,我是不介意!”

    军人,一般都是没有什么周末可言的。

    当初谈参谋长之所以在结婚后经常周末有一天的休假,还不是他以前没结婚的时候长年累月积下来的假期?

    如今,这些假期都已经在婚后用了个七七八八了,现如今谈参谋长每天都要到部队去。

    而现在这个时间点,谈逸泽差不多该出发了。

    也正是仗着这一点,谈逸泽应该没有时间来收拾她,顾念兮才敢这么大声的朝着他叫器着。

    “臭丫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收拾了你吧!”

    揪下她一侧的吊带,谈某人来势汹汹。

    “谈参谋长,我可记得您昨晚上还说过今早上还有个什么击训练!”

    顾念兮跟个狐狸似的,拉长了眼睛贼贼的朝着他笑着。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这丫头有时候还真的鬼的很。

    知道他今天有重要的训练项目,所以就踩着他的痛楚戳。

    “臭丫头,看我今天晚上回来怎么收拾你!绝对让你明儿个上不了班!”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狠狠的朝着她的上来了一巴掌。

    好吧,这一巴掌看上去来势汹汹的。

    但到底,她家的谈参谋长又怎么可能舍得真的打她?

    在巴掌落下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用巧劲将这一巴掌的力道给化了去了。

    所以,这一巴掌下去的时候,没多痛。

    可某女还是捂着自己的小,装腔作势的一副风雨来的样子。

    “你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不爽?你可以打回去啊!”

    某男站了起来,对着镜子里整理着自己刚刚弄的有些凌乱的军装之后,还得瑟的朝着顾念兮挑了挑眉。

    看着他这副得瑟劲,顾念兮真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他。

    要是她顾念兮打得过他谈逸泽的话,老早就打了!还用得着,每天都被他欺压着么?

    可想到苏小妞昨儿个的吩咐,顾念兮只能收拾好自己心里头所有的不甘愿,对谈逸泽说:“老公,你打了我我可以不计较。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怎么样?”

    她貌似没有察觉到刚刚被谈逸泽已经拉下了一个吊带裙的带子,此刻还傻乎乎的坐在上,和谈逸泽大眼瞪小眼。

    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口处的美好风景,正在招摇过市。

    惹得,谈某人的眸色再度沉了沉。

    不过看顾念兮这个架势,某男就知道这顾念兮现在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求自己,而且这个要求还棘手的。

    不然,她也不会使出这招美人计。

    正因为知道她的子,所以谈逸泽此刻只能别开了自己的脸,省得眼珠子待会儿在她的前定住,让他的兄弟丢脸不说,还要让他乖乖臣服在顾念兮的美人计之下。

    “你说说看,合适的话我就答应你,不合适的话……”

    后面的话,谈逸泽没说。

    只是一个劲的对着镜子里,摆弄着自己领口。

    “其实要的我昨晚上跟你提过了。我就想要让你把你们队里那些未婚资优的男青年介绍下……”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像是怕谈逸泽误会似的,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是介绍给我,是介绍给悠悠的!”

    顾念兮可没有忘记,昨晚上就因为她说错了一句话,差一点被谈参谋长折腾死在上。

    要是这么大清早再来一次的话,她怕自己会猝死在这事上。

    “我知道……”

    听到顾念兮后面的这一番话,谈某人倒是不出意外。

    可这个反映,却让顾念兮郁闷了。

    “你知道我要介绍给悠悠?那你昨晚上为什么还那么对人家……”

    往死里做?

    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让她顾念兮看看他谈逸泽重振雄风的样子?

    顾念兮本以为这谈参谋长是为了她的话而吃醋,虽然体在遭受折磨,但心里头躲躲闪闪还是有些窃喜的。

    谁让结婚到现在,谈参谋长一句“我你”都没有对她说过?

    可顾念兮没想到,她一整夜任由谈参谋长揉扁掐圆,到最后谈参谋长竟然跟她说他都知道?

    这意思是,他早就知道她顾念兮是给谁介绍对象,而他也不是吃醋了?

    想到这,顾念兮一张小脸垮了下来。

    妹的,原来不是吃醋!

    害她还在那里孔雀开屏自作多了一整夜!

    “解放军不就是要抓住一切的机遇和挑战么?”

    在某女懊恼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这男人又丢下了这样一句话,弄得顾念兮当场就愣在原地。

    靠!

    敢那么收拾她也是机遇和挑战的话,那让她死了算了。

    耷拉着脑袋,顾念兮感觉有点受伤。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男人每天都说她,可为毛这老男人却连开口说一句都懒得?

    莫非,她顾念兮真的有那么廉价?

    连一句“我你”都不值?

    此时,谈逸泽已经整理自己的军装完毕,正打算出发。

    一转看到上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女人,便不自觉的朝着她那边迈开了腿:“好了,我尽力帮你找个资优的男青年就是了。别老拉长小脸,会长皱纹的!”

    有句话这么说来着: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但要谁穿了他谈逸泽的衣服,他必定砍了他的手足。

    以此看来,在谈参谋长的眼里,凌二爷早已被抛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

    “真的?”

    “真的,我保证!好了,要是起就下楼去吃点东西吧,我必须要走了!”说着,男人快速的凑上前,咬了她的小嘴一下,随后便带着隐隐的笑声离开了。

    你看的没有错,是咬了一口。

    虽然不至于破皮流血,但小嘴被咬了还被笑了的顾念兮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被谈逸泽给糊弄过去了。

    真是个老闷

    每天上要多漾有多漾,可就是一次她都不肯说。

    吼吼……

    要是这样的话,她顾念兮以后也不跟她说她有多喜欢他好了!

    ——分割线——

    “我不吃这些药,给我滚出去!”

    “凌太太,请你配合我们的治疗。您现在的绪太过激动,对您的健康有影响!”

    凌二爷刚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从母亲的病房内传出了争吵声。

    听到这,凌二爷赶紧加快了脚步冲了进去。

    “什么健康什么绪激动?我跟你们说,除非你们把我儿子给叫来,我就吃药。不然,谁也别想在我的面前撒野。”可能是因为护士小姐的称呼,导致了凌母绪一下子就失控了。

    她现在还什么凌太太?

    她都已经和凌耀正式办完离婚手续了,凌太太的头衔早就让给了别人。

    所以,在她看来,如今这些护士还对她使用这样的称呼,无非是在讽刺她罢了。

    可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护士。

    虽然外界现在传言凌耀已经离婚了,但凌家还没有正式发布新闻。

    外界的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些。

    称呼错了,也是难免的。

    但凌母却不是这么想的。

    在她眼里,现在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心里嘲笑她,嘲笑她离婚了,嘲笑她还病了,病的这么严重。

    小护士准备再度劝着她开口:“凌太太,您要找凌二爷也没有办法。院长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可凌二爷都没有接……”

    凌母又发飙了:“滚,你给我滚出去,你以为用这样的理由就可以搪塞我,我告诉你没门!别以为我病了就好欺负。等我病好了,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就在况即将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凌二爷进来了。

    他赶紧上前,拦住就要上前和护士掐架的凌母,将她给拉了回来:“妈,这又是怎么了?”

    “宸儿……”

    “宸儿你总算是回来了!”

    看到凌二爷,凌母的绪总算稳定了许多。

    但拉着凌二爷的手的力道,却有些大了。

    趁这个时间,凌二爷示意护士将药给拿过来,然后出去。

    “妈,您呆在这就是为了养好病的,怎么能不吃药呢?”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已经将那些药送到了凌母的手上,并且递上一杯温水。

    “宸儿,妈今天真的特别怕你一走就不回来了。你看你一整夜的,都上哪儿去了。妈都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

    一直到这一刻,凌母拉着凌二爷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生病的人,有些脆弱。

    这一点,凌二爷也是现在才有所体会的。

    以前在别人面前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母亲,今儿个竟然会害怕被他给一个人丢在医院,那感觉让他的心头酸酸的。

    “妈,我不是说给你去找医生了吗?”

    “那医生,找到了吗?”

    凌母随即反问。

    那双和凌二爷有几分相似的眼眸里,此刻透着对生的渴望。

    “……”看着这样的凌母,凌二爷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该怎么和母亲说呢?

    说那个医生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当年欺负狠了的苏悠悠?说她现在无法给你动手术罢了?

    琢磨了一番之后,凌二爷又开口:“暂时找不到。不过妈,您相信我,我一定在短期内把他给找来!”

    “宸儿……”

    没找到吗?

    凌母眼眸里的渴望,瞬间又黯淡了。

    “妈,您别想那么多。我已经答应过您,会将他给找来的,您就放心好了!把这药给吃了,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吧,我听护士说,你昨晚上一整夜都没有怎么睡!”

    “宸儿,我现在特别怕一个人!”

    “妈,您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您不还有我吗?来,吃了药躺下睡一觉,我今天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守着您!”

    伺候完凌母吃药,再让她躺下去,凌二爷便一个人窝在病房内的沙发上。

    其实,他没睡。

    包括昨儿一整夜,他连合眼都没有。

    一整夜就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想他以前和苏悠悠那些快乐又心酸的过往,又想着凌母以前对待苏小妞作出的那些事。最后,还想到了这个手术……

    苏小妞说,她这一辈子再也拿不了手术刀,站在最喜欢的手术台上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母亲。

    关于这一点,其实凌二爷也不是不清楚。

    苏小妞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接受心理治疗,每次报告都会直接送到他的办公室里。

    每每看到那毫无进展的报告,他的心也跟着难受。

    所以,当初他才会不顾凌氏的危机,直接将他手上的所有钱都投入到了这个医院,为的就是希望苏小妞还能在最喜欢的岗位上工作。

    苏小妞的心理病,他一职都是知道的。

    可凌二爷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在听到苏小妞说她不可能和他凌二爷的母亲一起死的时候,那么生气……

    但现在冷静下来,凌二爷也觉得苏小妞说的有理。

    他母亲都对苏小妞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可现在竟然要苏悠悠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让她站上手术台,治疗那个当初差一点害的她自杀的人?

    可笑……

    真是可笑!

    但可笑的不是苏小妞,而是他凌二爷!

    明知道是强人所难的事,却还是因为这事迁怒苏小妞?

    想了又想,凌二爷掏出了手机。

    他想着要给苏小妞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道歉。

    可考虑到边凌母已经熟睡了,他又将手机给放了回去。

    算了,还是等凌母绪稳定一点,在给苏小妞打个电话吧。

    现在打过去,凌二爷怕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凌二爷最终,还是收起了手机。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时另一家医院里的妇产科办公室里,苏小妞正对着一个手机发呆。

    一整个早上,她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瞅着手机了。

    看看上面有没有未接来电,再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未读短信?

    其实她也清楚,自己这样的表现,对于那个男人就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可她等到的是什么呢?

    一整个早上,手机连响过一次都没有。

    甚至,短信也没有!

    看着没有任何显示的手机屏幕,苏小妞的眼眸再度黯淡无光。

    “你们知道吗?我们医院要举行下乡义诊。据说有十来天,一路沿着那些偏僻的小村镇进发,一路义诊!”

    只要在有人的地方,就有这样的小麻雀。

    刚刚出炉的小道消息,在这些人新来的小护士的耳里变成了门话题。

    而年长几岁的医生都在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露出苦不堪言的表

    这义诊的地方,都是一些偏僻的农村。

    你以为,那里会有五星级大饭店的待遇?

    想得美!

    要是能将小学的那些课桌椅暂时弄成板给他们休息,就不错了。再惨一点,还有可能住进老庙。

    其实像是这样的义诊,这医院每年都举办那么好几次。

    每次去,都要在医生里面抽调一些人。

    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已经参加过。

    对于那小村落里的义诊生活,每个都有些恐惧。

    特别是在上洗手间这个事上,简直是每个人的噩梦。

    那些地方通常都是没有修建洗手间的,最多就是个茅厕,而且是连遮挡都没有的茅厕。

    男同志还好说,上洗手间也只是提提裤子就轻松解决。而女同志,要是碰上大姨妈来了上个洗手间,简直要命了!除了要防止踩空掉下茅坑,还要担心附近有没有村民经过看到。

    现在光是回想起来,这些已经参加过的医生每个都直哆嗦。

    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还有那个什么耶稣的,你们都要保佑啊亲!千万别让这么倒霉的事,降临到咱的上。妈哄,阿门!

    这是在听闻今年的义诊活动来时的时候,办公室里每个医生的心声。

    “苏医生,今年据说还是抽签决定!”小护士叽叽喳喳的跳到苏悠悠的面前说着。

    其实整个办公室里,就只有苏小妞和这般小护士合得来。

    这还不是因为人家苏小妞在这一群人中最年轻,也是最恶搞有朝气的一个。

    所以这医院里一旦有什么新鲜事,他们总是第一个跑来告诉苏小妞。

    办公室里的其他医生都有些无奈:“你放心好了,再怎么抽这名额都不会落在你们苏医生的头上!”

    “就是……”

    有人起了头,便有人跟着附和。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现在连他们的院长都要忌惮苏小妞几分。

    这其中,肯定和那个城里人人惊叹的凌二爷不无关系。

    再说了,一连几次有人到苏医生的办公室来闹事,哪次不是被那个男人给平息了的?

    看那个男人对苏小妞小心翼翼呵护备至便可以看得出,那人怎么可能会舍得让苏小妞去参加那样累死累活的义诊活动?

    所以,就算到时候苏悠悠真的不幸被抽中了,到时候肯定院长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让他们去给苏悠悠顶班。

    这也是,今儿个他们这群寻常看起来和苏悠悠还算不错的医生,今天为什么如此感伤的原因。

    这科室里总共就三个人。除了苏小妞,现在不就百分之五十的机率要“中奖”了?

    想到那茅坑生活,每个人的脸又拉了拉!

    “苏医生怎么就不会去呢?”

    “就是?院长不是说,是用抽签决定么?每个科室都要有一个参加的!”

    “我觉得抽签是最公平的!”

    “我也是……”

    几个小护士叽叽喳喳的。

    “反正你相信我们好了!”

    那里头坐着的另一个医生开了口。

    而听着他们的话,苏悠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他们都说这次的义诊抽签结果其实只会在他们两个人的上产生,和她苏悠悠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是他们又何曾知道,现在那个男人怕是恨死她苏悠悠了吧?

    想了想,苏悠悠索清了清嗓子说了:“这次咱们科室就我去吧,不用抽签了!”

    “呃?”

    “啊?”

    这两个声音,同时从这两个医生的嘴巴传出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诧异的光芒。

    但更多的,还有窃喜。

    “这……苏医生这怎么好意思呢?”

    其实,人就是这样。

    直接和利益挂钩的时候,你最能看得清这些人的嘴脸。

    寻常和你称兄道弟的人,可能很多。但在关乎自己的利益之时,谁还会记得他是你的兄弟?

    “没事,就这样决定吧!”轻轻扯了下唇,苏小妞的下班时间真好到了,收拾好了自己桌上的东西,她便离开了。

    只剩下那几个被留下来的人,面面相窥……

    ——分割线——

    “悠悠,我跟你说哦,我家谈参谋长已经答应给你介绍个未婚又资优的男青年了。怎么样,兴奋吧,激动吧。”

    下班的时候,苏小妞便接到这顾念兮的电话了。

    这丫头,对自己的事还真的蛮上心的。昨天才托付她说的事,今儿个她就来电话了。而且,还是踩着她苏悠悠下班的时间点,看样子是“蓄谋已久”了。

    “兴奋着激动着呢!”

    此时的苏悠悠,已经坐进了自己的红色ini里面,随后将自己的包包放在副驾驶座上。

    “那掌声在哪里,尖叫声又在哪里?”和苏小妞聊天,压根就不需要多正经。

    因为顾念兮知道,对于苏悠悠而言,正经神马的都是路人了!

    “都在我这里呢!你现在下班了没有?”苏悠悠说。

    “下班了,是不是想要约我呢?我可告诉你,我现在也是大忙人,每天想要约见我还要提前预约来着。”顾念兮臭着。

    其实不用别人明说,苏小妞也知道,现在的顾念兮无非是想用自己逗她开心。

    但“谢谢”两个字,对于自己的好姐妹说出来,就显得生分了。

    于是,苏小妞心里感动着,嘴上还照样跟着顾念兮开机关枪:

    “还需要预约来着?那算了。本来还想着要趁着这个风和丽的好子,带你这个最近跟馋鬼一样的出来吃点好吃的!既然还要预约,那算了!”

    说着,苏小妞便打算将电话给挂上。

    而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了顾念兮的呐喊声:“要请我吃好东西吗?那我有空有空!我要吃火锅!”

    “喂,顾念兮不是吧?这都快夏季了,你竟然想吃火锅?”

    苏小妞发现,她真的是越来越不能理解顾念兮最近这一连番的行为了。

    本来不吃的东西,最近都拼了命的往嘴巴里塞。

    本来不是这个季节该吃的东西,她现在又拼命的想吃。

    要不是头顶艳阳高照,苏小妞没准以为自己是在做恶梦呢!

    “苏悠悠,我就知道你说想要请我吃好吃的是假的,你这个负心汉,吝啬鬼,小气吧啦……”巴拉巴拉,顾念兮在电话那边碎碎念着。

    到最后,苏小妞只能无奈的开口说着:“我知道了,我们吃火锅!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

    要是不阻止这丫头说下去,估计她能说到晚上呢!

    “悠悠,还要顺便捎上我儿子,这两天他都跟着我来上班。要是咱俩去吃好吃的不带着他去的话,待会儿他要跟他爸告状我就完蛋了!”

    听到这,苏小妞干脆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喊着:“完蛋了,我今天的钱包要扁了!”

    一个大吃货,加上一个小吃货,苏悠悠感觉今天中午的午餐,绝对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不忍目睹……

    ——分割线——

    “兮丫头,我说你吃归吃,慢一点成吗?我又不会跟你抢,要是把你的嘴巴给烫着了,待会儿你家谈参谋长扛着枪来找我怎么办?”

    顾念兮一到火锅店就直接将聿宝宝塞给苏小妞带了,自己一坐下来就开始涮羊,牛,一个劲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

    那德行,简直跟非洲难民差不多。

    “我也没办法,你不知道我从昨晚上就一直想着吃火锅。现在看到了,还不许我吃么?”顾念兮对此表示很委屈的扁了扁嘴。

    其实,她也不知道最近自己为什么总是想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特别是每次想到的时候,她都馋的要命。

    只可惜,她吃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谈参谋长所不喜的。

    估计在家里提出要求,都会被打回去。

    幸好她还有个好姐妹,她想吃什么苏小妞肯定会给她买。

    “知道了知道了,想吃什么自己喊,吃到你撑着成不?”苏小妞还真的拿这个丫头没有办法,你现在不给她吃她就和你干瞪眼,一副被她苏悠悠欺负了的样子。

    要是这德行让她家谈参谋长给看见的话,那她苏悠悠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苏小妞都这么发话了,顾念兮赶紧扯开嗓子喊着:“服务员,这边再多来两盘羊!”

    而苏悠悠听着,嘴角又抽抽了。

    刚刚才吃了两盘,现在还来两盘,苏小妞现在还真的怀疑起顾念兮这肚子的构造了。

    “我说念兮,你真的没有吗?”

    盯着要完了羊,继续往嘴巴里塞东西的顾念兮,苏小妞一脸疑惑。

    “啥有啥没有?”说着,顾念兮往自己的嘴巴里又塞了个丸子,瞅见儿子正在苏小妞的怀里干巴巴的瞪着自己嘴巴里的丸子看,顾念兮只能颇为不舍的将自己碗里的另一个丸子掐碎,弄到儿子的碗里,让他自己吃。

    为了报复儿子吃了她一个已经涮好的丸子,顾念兮决定要将这一整盘子的丸子都给涮了吃。

    等到处理完这些的时候,顾念兮抬头看了眼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苏悠悠:“你刚说我有什么了?”

    苏小妞指了指她顾念兮的肚子,然后说:

    “孩子啊!”

    “孩子?不就你怀里的那个?”说完了又看向聿宝宝,小家伙发现妈妈正看着他,便乐呵呵的傻笑了下。

    而顾念兮赶紧教育着:“咱今天吃好吃的事,可不能和谈参谋长说哦。要不然,下回你干妈带我来吃饭的好事,绝对轮不到你!”

    “爸……嘘!”

    聿宝宝用胖嘟嘟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嘴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那小摸样简直可的让人着迷。

    “这傻小子!”

    顾念兮看着他用掐着丸子的手涂的自己满脸的酱料,只能赶紧拿着纸巾给他擦了擦。

    吩咐完儿子事之后,顾念兮便觉得心安了,便埋头继续和自己的丸奋战。

    “念兮,你真的确定你没有?”苏小妞还是不确定。

    “没有!我前天把这况也和刘嫂说了,她说她之前生完他们家小子的时候也有一段时间跟我一样。估计是……”顾念兮说到这的时候,往嘴巴里塞了一口

    看上去像是在卖关子,可实际上是馋得慌。要是不再吃口,她感觉自己的嘴巴会就此烂掉。

    “是什么呀,快点说。”

    “是要长膘了!”

    自顾自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另一口,顾念兮看着面前快要被她气的大出血的苏小妞,乐呵着。

    “就你这样还长膘,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难道不是吗?就这样的吃下去,不长膘真的对不起我这段时间吃下去的那些好东西。”

    某女笑的一脸的灿烂。

    总之,这段饭还开心的。

    若不是最后苏小妞跟顾念兮说:“兮丫头,我这段时间可能要去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回d市吗?”她问。

    苏悠悠能去的地方,应该只有这些了。

    在顾念兮看来,这苏悠悠应该是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出去散散心。

    可苏小妞的回答,倒是有些让顾念兮出乎意料:

    “不是!”

    “不是?那你要去什么地方?”这回,顾念兮也顾不上回味自己刚刚吃过的美味,瞪着大眼等着苏悠悠回答。

    “其实是这样的,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医院要下乡去义诊。我们科室也有一个名额,然后姐姐我就自告奋勇了!”

    苏小妞的语气很轻松,让人感觉这次过去不是去遭罪,而是去散心似的。

    可在顾念兮听来,她听得出苏小妞心里的无奈。所以,她想着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好好的散散心,想清楚一些事

    “悠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如果这次的离开,能让苏小妞再度回到以前那样的开心的话,顾念兮也觉得值得。

    “还是我的兮丫头好。姐姐这次去可能最少也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我就担心到时候你嘴馋了没人给你买东西!”

    看着顾念兮那张脸,苏小妞的语气突然略带感受。

    “说什么呢?其实只要不吃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我家谈参谋长也会带我去的。悠悠,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说到这,顾念兮又问起:“什么时候出发?到时候,我去送你。”

    “其实就后天,也没有什么。到时候我跟随医院的大部队出发,不用搞的这么麻烦。你记得带好我的干儿子就行,别让我回来看到你们娘俩又跟馋虫似的。”

    “好……”

    “干儿子,你要好好听你妈的话,知道不?虽然她有时候是有些不靠谱,但她也是最你的人,知道吗?来,再让干妈亲一个。等干妈回来了,就给你带一大堆的玩具玩好不?”苏悠悠抱着聿宝宝亲了又亲,像是在用这样的行动诉说着自己对顾念兮和孩子的不舍。

    只不过聿宝宝压根就听不懂苏小妞到底都跟他啰啰嗦嗦的说了些什么,唯一弄懂的两个字“玩具”,倒是让他乐呵了一个下午……

    ——分割线——

    “你说什么,苏悠悠是妇产科这次去参加义诊的代表,怎么回事?不是都说好了,要抽签的么?”院长看到这次义诊的名单,当即大发雷霆。

    别的人参不参加,也不关他的是,但苏悠悠不一样。

    这苏悠悠,可是人家凌二爷的宝贝疙瘩。

    人家凌二爷之所以投资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在这家医院,无非就是为了让苏小妞能呆在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上。

    这一点,连人家凌二爷都在他的面前亲口说了。

    为了苏小妞都搞出了这么大的阵势的凌二爷,怎么可能舍得让他们家的苏小妞到那样偏远的地方去受苦?

    到时候这苏小妞要是磕着碰着,还是给饿瘦了,那他这个当院长的是不是也要换人了?

    院长其实到现在,都对当初苏小妞流产住院一事,凌二爷一生气直接弄断了他的腿还记忆犹新。

    想着这要是再次将凌二爷给惹得发了那么大的火,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次能不能活得成。

    于是,当看着这份报告上苏悠悠的名字的时候,他朝着下面的人大发雷霆。

    “我是交代下去,这次要抽签的!”这名此次负责义诊的主任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没办法,每次只要牵涉到苏小妞的事,连院长的脾气都变得晴不定的。

    “那你就没有告诉苏悠悠,哪个签不会抽到?”

    听着院长的话,主任的脸也拉的老长:“院长,您的意思是让我们作弊?”

    “作弊怎么了?别人去参加义诊不会死人,可苏小妞去会死人的!”院长又开始大声叫器着。

    那声响,都快将院长办公室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给震下来了。

    “死谁?”

    主任摸着头脑,有些不清不楚的。

    苏小妞去义诊又怎么了?难不成,她的医术还能治死人不成?

    “我!”

    院长白了一眼之后,将这名单直接丢在了主任的面前:“重新拿签,直接将苏小妞排除后在外,让科室的另外两个重新抽!”

    “不是院长,这次他们科室说是连抽签都没有,是苏医生自己直接自告奋勇的要去参加义诊的!”

    一番话下来,连院长也听的瞠目结舌。

    这么辛苦的义诊,谁不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这苏小妞倒好,直接自告奋勇?

    “你说,我们不如直接告诉苏小妞,她这次去义诊的资格被取消了,怎么样?”

    院长琢磨着说。

    “不成,你看是她自告奋勇的,说明她有这个积极。若是到时候您非把她给拦下来,苏小妞一个不高兴在凌二爷边吹吹枕头风,到时候咱们俩可都完了!”

    在这样一番探讨之后,院长敲定了一个决定:“得,我还是亲自打电话去问问凌二爷的意思。看他想不想让苏小妞去。他要是批了,我们岂有拦着的道理!”

    这一番决定之后,院长拨通了此时正呆在军区总院,陪着母亲接受各项详细检查的凌二爷的手机。

    此时的凌二爷,正站在门外,看着昔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母亲被人推进了检查室里。

    趁这个时间,凌二爷接通了电话:“什么事,赶紧说!”

    凌二爷现在没什么时间可浪费。

    凌母最近精神高度紧张,只要一会儿不到的时间见不到他凌二爷,就会开始对医生和护士大吵大闹的。有好几次,还将护士给打了。

    这也让凌二爷,万万不敢怠慢。

    连着几天,他都没空离开医院。就算凌氏有什么大事要决定,他也让那些高层直接拿着文件到这医院来找他签字。

    “是这样的凌二爷,我们医院这两天要举办义诊,义诊医生的名单已经出炉了……”你家苏小妞的名字就在其中,您说这是要让她去还是不让她去?

    院长陪着笑脸问着。

    可后面的那半截话还没有说完整呢,那边便传出吵吵闹闹的声响。

    “宸儿!”

    “宸儿,你在哪里?这些人要害我,这些人都想要害我!滚,你们都给我滚……”凌母发狂的声音,从检查室里传来。

    凌二爷这边听的清清楚楚的,也没有心再继续接电话了。

    “反正医院那边的事,你先看着办好了。好了,我这边还有点急事,先挂了!”说完,凌二爷也顾不上听这边这人说的是什么,径自就将电话给挂了。然后,他便快步走进检查室里安抚母亲的绪。

    而电话这边的院长,没想到凌二爷这么快就将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院长都要哭了。

    “怎么样了?”主任看了一眼院长现在那死灰般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到底同意没同意?”

    “他让我拿主意。我也不知道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那怎么办?”

    看着出发之前要整理好的名单,主任也为难。

    “怎么办?凉拌呗!”

    “那这苏小妞,咱们到底让她去不去?”

    “让她去吧,让她去吧!总之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挑个比较简单的死法!”

    一锤定音,苏小妞去参加义诊的事总算是定下来了。

    于是,接到明天就要出发的电话的苏小妞,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收拾着行李,当然最后也不忘将自己最的小受美照给捎上。

    至于家里养的小狗,她一并寄养到了顾念兮那边。

    收拾好了行李的苏小妞,在第二天便上路了……

    只是她并不知道,在她踏上了前往义诊山区的那一刻,正好有一男人出现在她的公寓门前。

    一连几天的时间,凌二爷都在想着自己该怎么和苏小妞道歉。

    他设想了自己说出的这一番话之后,苏小妞会有各种各样的表

    可能是原谅,可能是释怀,也可能是臭脾气的冲上前将他凌二爷给暴揍一顿。

    但不管苏小妞会怎么骂他打他,凌二爷都想好了应对的措施。

    说到底,这次是他凌二爷将苏小妞给惹得这么生气的,就算给苏小妞揍一顿,又有什么?

    当然,揍别的地方都可以,除了脸蛋和他的兄弟不成!

    一来他凌二爷还需要靠着这张脸蛋惑苏小妞,而来凌二爷是为了他们将来的福考虑。

    但凌二爷设想的千千万万种结局中,还真的没有今儿个到苏小妞公寓里的人去房空……

    ------题外话------

    嗷嗷~!粗线打个滚!周末愉快~!大家~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