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他的不信任vs我要未婚男青年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宁静的夏天,他蹲在那边抠pi眼,心里头有点……”下了班的苏小妞,是一天之中最为欢畅的时候。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

    开车回到公寓楼下的时候,苏小妞一边哼着歌,一边从自己的车后箱里将自己刚刚顺道路过菜市场买回来的东西给提了下来。

    这段时间,凌二爷应该不会过来了。

    按照他那么在乎他母亲的感受,应该是时时刻刻陪在他母亲边才对。

    没准到时候他家老娘来玩个什么临终遗嘱什么,让他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她苏悠悠,估计按照这凌二爷的孝顺程度,也会老实照办才对。

    看看,接连好几天,凌二爷都没有出现过,这和苏小妞的猜测已经**不离十了。

    从将凌母的病告诉凌二爷开始,其实苏小妞也想到会是这样的。

    但这一脸几天都没有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苏小妞还是有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无奈。

    凌二爷没有出现的这几天,苏小妞虽然绪有些不加,但现在还是照样的活蹦乱跳。

    这个世界上,离了谁地球还不是照样转?

    所以,苏小妞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一个男人连着几天没有来找她,就搞的跟世界末即将到来似的。

    该吃的时候,她照样吃,该睡觉的时候她照样睡,该猥琐的时候照样猥琐。

    你看她现在,就是全人类猥琐的好典范。

    明明人家梁静茹一首好听又清新的《宁静》,却被她改成了最近网络上最流行的猥琐词汇,一边走着一边哼着,小区里的住户哪个听到了不是用怪异的眼神瞅着她?

    可苏小妞的脸皮向来比城墙厚,就算人家都在看着她那又怎么样?

    反正她想唱就唱,而且还唱的很嘹亮。

    提着青菜和,苏小妞一边朝着大嗓门喊着歌,雄赳赳气昂昂的跟远赴战场的战士差不多。

    “宁静的夏天,他蹲在那边抠yn,心里头有点……”就在苏小妞绕来绕去,走出电梯哼着让人类恶心的歌曲回到家门前,准备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那扇门竟然自动打开了。

    哇靠!

    这该不会是进小偷了吧?

    趁着她苏悠悠不在,竟然擅自闯入她的家里?

    这个小贼,她苏悠悠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丢下了提着的东西,苏小妞比划起了拳脚,先省得待会儿贸然行动手脚拉不开,使不上劲儿。

    而被她随意丢在地上的蔬菜和类,滚了一地。

    特别是那几根黄瓜,有两根直接给滚进了屋子里。

    舒落心坚定的认为,这是她有先见之明,让黄瓜先探路,测探军

    然而就在苏小妞完了子,准备来一招猴子偷桃什么的招式之时,门内的那个人比她更快速的将她的手一拉,直接给锢了。

    下一秒,她苏悠悠直接被拉进了一个怀抱。

    不好!

    本来想要先测探军的,没想到竟然被敌人抢了先机。

    你看看,她苏悠悠现在都被敌人搂进怀中了……

    这事很大条!

    苏小妞那向来不正经的脑子已经开始脑补了,莫非这小贼本来是来偷东西的,但她苏悠悠这么闯进来之后,他见她苏悠悠冰雪聪明,活泼可,美丽妖娆……(此处省略一千字),所以起了色心?

    好吧,苏悠悠是觉得,觉得她苏悠悠长得好,材也完美想要跟她有个几腿的蛤蟆多了去了!什么时候也轮到他一个小贼对自己起了色心?

    不过这蛤蟆要是能变成王子的话,苏小妞还是觉得自己会考虑的!

    可下一秒,苏小妞飘远了的神志被拉回了。

    因为那只本来落在她苏悠悠腰上的手现在正慢慢的朝着她的滑去,这是很不好的征兆。

    她都没有看清这蛤蟆的长相呢!

    要是这么不清不楚的就被占了便宜的话,她苏悠悠还是人么?

    最起码,也要让她先把把关是不?

    想着,苏小妞后脚跟一动,准备用自己现在最有力的武器打的敌人落花流水!

    但这敌人好像早已猜到她会有什么小动作似的,在她苏悠悠刚刚将脚抬起来的时候,这人就直接将脚给挪开了,让苏悠悠踩了个空。

    “你个小兔崽子,没想到还有本事的?想劫色是吧,要劫也是姐姐劫了你的!”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突然半蹲,来了一个回旋踢。

    那个架势,还真的看起来跟女汉子差不多,再加上嘴里的流里流气的话,整个就一个女土匪。

    可苏小妞这个回旋踢压根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她伸出去的脚根本就踢不动这个男人的腿,反倒是将她苏悠悠自己给疼了个半死。

    你问这苏小妞为什么能确定这个人是个男人?

    其实吧,就是刚刚那个拥抱。

    抱过去的时候,苏小妞顺便蹭了一下这人的子,发现前面虽然也崎岖了点,但没有罩子。

    这要不是个男人,绝对也是个暴露狂,光天化之下,竟然溜着两兔子闲逛。

    这一踹这人的两脚的时候,苏小妞才发现,这货的筋骨可能是钢筋水泥铸成的。

    要不然,人长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抗打能力?

    苏小妞揉着自己踢得疼了的小腿,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而本来在一旁充当看客的人儿,再也闲不住了。

    直接半弯下腰,将坐在地上的女人给打横抱起,便朝着沙发自顾自的走了过去。

    一边走,苏小妞跟着一路颠簸不说,甚至还听到了头顶上传来隐隐约约的笑声。

    笑个啊笑?

    没看到姐姐都成伤员了么?

    有什么好笑的?

    苏小妞在心里头叫器着。

    而后者,则像是看穿了苏小妞的心思似的,道:“苏小妞,要想上你二爷,你最好先练练。不然单凭你这小板,一辈子都拿不下!”说这话的时候,这男人还煞有介事的掂了掂自己怀中那副躯的重量。

    听着那熟悉的笑声,还有那永远不着调的猥琐气息,苏小妞的眼眶泛起了红。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么大白天堂而皇之的闯入她家的人是背着她悄悄备了另一把钥匙的凌二爷。

    但在她看来,凌二爷这一辈子最敬重的母亲都已经住院了。现在的他,可能不再有空想到她苏悠悠了。

    所以,她没敢抱着幻想。

    可当真落进这个熟悉的怀抱,被那熟悉的温度和气息撩拨着的时候,苏小妞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你怎么来了?”不在医院看你妈,到她苏悠悠这个阵营里做什么?

    难不成,你凌二爷还真的想要将你妈给气的上了西天?

    当然,后面这话苏小妞没有说出口。

    毕竟他的家人现在还在医院,凌二爷估计也没有心思开这玩笑。

    “我来看看你,怕你饿了顺便给你弄了点排骨,准备中午给你炖点汤……”

    他说这话的时候特认真的看着苏悠悠的眼眸,但憋见了苏小妞手上的另一个东西之时,这男人又笑了。

    本来就勾魂的桃花眼,此刻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艳脱俗。

    而这个男人也很快的就从苏小妞的眼眸里看到那抹惊艳神色。

    将苏小妞眸子里闪现的一切都一一纳进脑子里之后,这个男人再度勾唇:“不过看来我的准备有些多余,你好像自备了好吃的!”

    经过凌二爷的这话一提醒,苏小妞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自己手上所拽的那根黄瓜!

    刚刚进门的时候,苏悠悠怕那黄瓜丢丢在门外给遗忘了,顺手将将黄瓜给捡起来了。一番打斗,苏小妞都忘记了这手上的玩意儿了。

    而且,这黄瓜现在以极为“不雅”的姿势躺在她苏悠悠的手上。

    凌二爷瞅着那根黄瓜的表,怎么看怎么的别扭。

    某男绝对不会告诉苏悠悠,他这是想起了苏小妞在初识的某一晚直接着根带刺小黄瓜就跑到他的酒吧里,当着他的兄弟的面说要爆了他凌二爷的菊花的事

    而苏小妞呢?

    一整个小脸蛋都跟天边的火烧云似的,红艳艳的。

    其实,苏小妞是怕这男人想着她苏悠悠平白无故的买这么多的黄瓜做什么?她就是想吃黄瓜炒蛋,黄瓜煲汤,黄瓜凉拌……

    再说了,黄瓜可是这季节里最天然的面膜。

    用黄瓜铁脸,美白又环保。

    可苏小妞却怕凌二爷误会。

    误会她苏悠悠这是空虚寂寞的表现。

    误会她那这小黄瓜来……

    咳咳……

    我说苏悠悠,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猥琐?你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整天雏菊爆菊的不离口?

    不过这是大家的心声,粗线条的苏小妞压根听不到。

    此刻,这黄瓜在她的眼里便成了烫手山芋。

    怕自己被误会,苏小妞干脆将这手上的小黄瓜直接塞给了凌二爷,美其名曰:“赏你?”

    撂下这一句话,苏小妞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被凌二爷抱回到沙发上的之后,两人是以何种暧昧的姿势一起坐着。

    凌二爷将苏小妞带回到沙发上之后,压根就没有将苏小妞给放回到沙发上。而是,这样将她放在自己的怀中,仍由苏小妞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而苏小妞这神志一拉回才意识到,这两人坐的如此的暧昧。甚至凌二爷还翘首看着她,两人的距离近到她苏悠悠可以数得清他细而密的眼睫毛。

    本来意识到这姿势有些暧昧想要离开的苏小妞,在看到凌二爷的眼睫毛的时候又像是中了蛊似的,微凉的指尖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凑了上去。

    指尖一根根掠过凌二爷的眼睫毛的时候,下的男人不自觉的颤抖了下。

    其实,凌二爷的自制能力还算可以。什么样的女人,他凌二爷没有玩过。早已在万花丛中练就了浑解数的凌二爷,也对自己的把持能力相当自信。

    可每次遇到猥琐又单纯的苏小妞,凌二爷的一切都溃不成军。

    其实凌二爷也知道,苏小妞这一刻对他所做的,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其实,她应该就是好奇他的睫毛或是眼睛,想要摸摸看罢了。

    可他凌二爷这个没出息的兄弟,偏偏就是对这样的触碰有了感觉。

    那是以前其他女人不管怎么逗弄,都没有的冲动。

    感觉自己的子都紧绷的跟在弹弓上似的,可这苏小妞却除了他的眼睫毛,其他地方都没有怎么摸过。

    她的视线,一直都随着自己的指尖跳跃着。

    时而笑,时而愣。

    其实,苏小妞就只是在想:

    这凌二爷,果然长的天生就是一狐狸胚子。

    凌母时常骂别人是狐狸精,勾引人。可她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最大的狐狸精,就是她凌母制造出来的。

    终于,在凌二爷快要受不住苏小妞这般磨人的举动的时候,他一把便扣住了苏小妞作乱的手,将她给按在了沙发上,然后拿着手上的那根黄瓜质问她:

    “赏我这个做什么?”

    此时的凌二爷,一双桃花眼微眯着。那勾魂摄魄的感觉,越发的让人的心跟着颤抖。

    “赏你的就赏你的,你想做什么就是你的事。别那么念念叨叨的,跟个老太婆似的成不?”这男人眼眸里的绪,苏小妞太过熟悉了。

    赶紧起,将压在她上的男人给推开之后,她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沙发。

    “苏小妞,你给我回来!”

    凌二爷的声音这边刚刚落下,另一边苏小妞已经被一团黑影笼罩。

    不用抬头看,苏小妞而已知道这追来的人是谁。

    也无需反抗,因为苏悠悠知道自己斗不过他。

    再度任由这个男人跟扛沙袋似的,将她给扛回了沙发上之后,凌二爷将手上的“烫手山芋”给丢在了一边:“给我看看你的腿!”

    说着,凌二爷那双和他长相有些不符的粗糙大掌就伸过来抓着苏小妞的脚踝。

    “不行!”苏小妞连忙抓着自己脚的膝盖处,准备将自己的腿给夺回。

    你想想,苏悠悠寻常最喜欢秀的是什么?

    那就是她的大长腿。

    就算是大冷的冬天,苏小妞都不放过这样的机会。

    而今天,苏小妞还穿着最能撩拨男人的黑丝袜。

    这会儿凌二爷说要看她的腿,那的意思不是等同于让她当着他的面把这黑丝袜都剥了么?

    你想想,刚刚苏悠悠都什么事没做,这男人就能火烧火燎的!

    要是当着他的面脱掉丝袜,那还指不定化为狼呢?

    而且办完事之后,以这个男人不要脸的德行,一定还会将罪名落实到她苏悠悠的上,说是她苏悠悠勾引他的,他凌二爷不过是顺从了她罢了。

    正因为对于这个男人的德行了如指掌,苏小妞这个时候才变得如此小心翼翼。深怕自己真的一个不小心触碰断了两人最后那根理智的弦……

    但这男人却像是压根没有听到她苏悠悠的话似的,一扯就直接将苏悠悠的腿给扯了过去。

    因为突然失去了平衡,苏小妞此刻侧躺在了沙发上。

    “嘶……”

    有东西碎掉的声音。

    苏小妞顺势看去才发现,她今儿才刚刚换上的丝袜,被男人撕成了碎片。

    而她那条大长腿,现在就呈现在凌二爷的面前。

    不出预料,苏小妞发现凌二爷的眼眸在盯着她的长腿之后,有些变化。那么焦躁,就像是恨不得将她苏悠悠一并给烧掉似的。

    其实,苏悠悠也知道,凌二爷最的就是她苏悠悠这条大长腿。

    以前他们关系好的时候,凌二爷没完回家的时候都臭不要脸的第一时间扯开她的裤子,不然就是她的裙摆,说他想要看着她的长腿被他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有时候,这男人还喜欢拉着她白而细滑的小脚丫亲个不停。

    关于这样的节,苏小妞其实也在她常所喜欢的那些狗血小说里看到过。

    恋足癖!

    这,便是凌二爷的症状。

    只是苏小妞没想到,那些狗血小说的节也会发生在她的上。

    不过今儿个,凌二爷并没有直接拉着她的长腿就直接往上蹭。

    而是,盯着她腿上的某一处,眼里横生了疼惜。

    “苏小妞,你丫的一天不老实,就活得不耐烦是不是?”

    有些懊恼的男人,朝着苏小妞扯开嗓子吼着。

    “差不多吧。谁让我是命一条,和你们这些金贵的少爷是比不了的!”仇富,永远是苏小妞生命的主题。

    时不时的,她就老拿凌二爷这金贵的少爷出来涮下。

    “命?既然觉得自己那么的话,不如好好服侍你二爷我,倒也好把你的坐实了!”比起苏小妞,凌二爷那臭不要脸的德行更加要命。

    都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相生相克的。

    一个人嚣张跋扈的,必然有另一个可以制服她的。

    而对于苏悠悠来说,凌二爷便是和她命中相生相克的那个人。

    她猥琐的时候,凌二爷肯定比她更猥琐。

    她犯的时候,凌二爷肯定比她还要

    于是,每逢斗不过凌二爷的时候,苏小妞便识相的闭上嘴。

    “怎么不说了?不准备犯了?”一时间的沉默,让两人间的气氛变得莫名的有点尴尬。

    特别是,现在的凌二爷一手还抓着人家苏小妞的一个脚丫。

    若是不说点什么,凌二爷生怕自己转移不开注意力。到时候本来想要给苏小妞上个药,缓解一下腿部的疼痛,到时候倒是作出一些让苏小妞的脚伤更为严重的事来了。

    “犯是永无止境的!”苏小妞一闭眼,说出了一句颇有哲学的话来,但也成功的为她引得许多白眼。

    “苏悠悠,你看药都上完了,吃饭的时间点也没有到,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事来排解一下这样无聊的时光?”凌二爷拉着人家的小脚板,两眼放光芒。

    其实,他更想直接说的是:“苏小妞,要不我们一起到上盖被子打一炮?”

    可这目的太明确了,凌二爷怕苏小妞觉得他凌二爷太轻浮了,一见面就直接聊到上去!

    可凌二爷貌似还不知道,其实他在人家苏小妞的眼里,压根就不是轻浮,而是早就浮上天。

    “无聊的话你给橙橙洗澡去……”

    说着,苏小妞将自己被撕烂了一个腿的丝袜直接从腿上剥了下来。

    语气让它遮还掩的留在自己的腿上引人犯罪,还不如直接脱掉。

    而这一动作,让本来刚刚就一职瞅着她的大长腿发愣的凌二爷跟打了鸡血似的。

    “苏小妞,橙橙洗澡我是不会,不过要给你洗澡,你二爷我会洗的忒干净的!”

    某男人盯着苏悠悠的子,就像是两眼发光的狼。

    “去去去!我又不是残废了还是怎么着,怎么就需要沦落到你来给我洗澡了?”

    说到这的时候,苏小妞直接转看向跟上来的凌二爷。

    本以为,苏小妞这个时候应该是要和他凌二爷打一架的。

    可没想到,怒气冲冲的她转过来,却好像所有的火光都消失无踪了。

    而她看向凌二爷的眸子,也变得平静无波:“凌二爷,你是有事来找我的,对不对?”

    听着苏小妞的话,本来跟打了鸡血似的男人,突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脸拉的都快要到了地上了。

    “苏小妞,我来的时候是想要和你说的。但我考虑了一下,我好像没有脸这样和你说!”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又无比熟练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动作麻利的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其实,凌二爷的烟瘾真的不大。

    最起码,苏小妞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年,还真的没有怎么看过这个男人像是最近这阵子这样,接连的抽烟。

    今儿个见面的时候,苏小妞又发现,这个男人上的烟味更浓了。

    “那,你也就别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拿不起手术刀了。我如今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帮你们将资料准备的周全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看着自己的手出神。

    这手,现在每一次握住手术刀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颤抖。

    就这样的手,以后还怎么真正的站在手术台上为别人做手术?

    “苏小妞,你可以再试试看的!”凌二爷将一根香烟抽到底的时候,又抬起头来对着苏悠悠说。

    没有多少的烦躁,也没有懊恼和不安。

    他的表现,他的平静,让他看上去压根就不像是一个知道了母亲得了重症的男子。

    “试?我拿什么去试?那是人命!稍有个差池,命就没了!”

    扯开了嗓子,第一次苏小妞这么歇斯底里的朝着凌二爷尖叫着。

    貌似他们结婚了那么久,还真的没有一次像是这样,争得脸红脖子粗的。

    “当时我们在黑屋的时候,你给我手臂切除烂的时候,不是做的好的?”

    凌二爷有些心烦气躁的再度抽出了第二根烟。

    到这,苏悠悠也听说了,凌二爷的意思。

    可能他认为,她苏悠悠现在是因为不想要给凌母动手术,所以才这么推脱的。

    “不管你信不信,那次我给你做手术的时候我抱着反正你也活不下去,最多做不好我跟你一起死的决心做的。至于你妈,我还真的做不到和她一起死。”

    其实,苏小妞知道,这些话本来不该在这个时候说的。毕竟现在,凌母处于那样的关口,凌二爷的神经对于“死”这样的字眼,高度敏感。

    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绪。

    而她苏悠悠,也向来没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就不说的习惯。

    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才是她苏悠悠的风格。

    说完了这话之后,苏小妞感觉一阵风刮过自己的脸。

    本能的,她闭上了双眼。

    但,她没有迎接到印象中的巴掌。

    不过很快的,她便听到了玄关处传来的门被甩上的声响。

    转,看向此刻已经紧闭的那扇大门,苏小妞的嘴角所勾勒出的,是自嘲的弧度……

    原来,还是这样!

    在他的心里,他妈永远都是第一位……

    而对于她苏悠悠的信任,在他妈面前,永远不堪一击。

    只是现在的苏小妞,没有之前那样一旦失去了一个人,就像是溃不成军无法活下去似的。

    地球离了谁,不还一样照样转着?

    半弯下腰,苏小妞捡起了刚刚两人进门还没有及时收拾好那些被她丢在地上散落出来的瓜果。

    收拾好了这些,苏小妞最后才捡起刚刚被男人丢在茶几上的黄瓜。

    黄瓜上,仍旧有着两人刚刚的温度。

    可讽刺的是,人已不再……

    ——分割线——

    再度和顾念兮见面,是在这一天的午后。

    最近这段时间,苏小妞没有住在谈家大宅,这可把顾念兮给憋坏了。

    一个周末不见面,顾念兮就害怕被苏小妞给抛弃似的,又是电话又是短信的,把苏小妞给着现

    “兮丫头,别跟我说你是太想念姐姐才这么火急火燎的将我给喊出来。我可告诉你,姐姐没有当蕾丝的趋向!”要是有,她也早就被谈参谋长这个霸道土匪给灭掉了。

    “悠悠,我就是最近特别想吃烧烤。不过你也知道,谈参谋长说那是不健康的食物,不让我吃!”看着顾念兮一口一口的往嘴巴里塞鸡翅,苏小妞一阵哆嗦。

    其实,顾念兮不说她也看得出,这货肯定是嘴馋了。

    不然,按照她以前的德行,她难能一口气吃这么多的东西。

    再说了,今儿个她一短信就简洁明了的将见面的地点定在了烧烤店。苏小妞这才刚到呢,就见到她顾念兮已经烤了好些东西,正往嘴巴里塞呢!

    “你要想吃也行,不过兮丫头,咱能不能文雅点?你瞅瞅你现在的德行,跟恶狗一样!”

    说起今儿个吃烤的顾念兮,苏小妞的嘴巴一阵抽抽。

    寻常还斯文的一个丫头,怎么今儿个吃东西就跟东北大汉似的粗犷。

    白皙的脸蛋上,都不知道沾了多少烧烤蜜酱了。

    这才吃了多少,她就这样。

    要是吃完了,那不还成大花猫了?

    “苏悠悠,我现在顾不上。你知道,我从昨晚上就一直幻想着面前有很多很多的烤,给我吃个够。来来来,你也快开动。不然,你的那份也要被我给吃光了。”

    说着,她直接往苏小妞的手上塞了个烤鸡腿。

    一顿饭下来,顾念兮一个人吃了两人份的烤。直到吃完,苏小妞付账的时候,都有些心惊跳的。

    “我说兮丫头,你最近的大姨妈真的有来么?”

    苏悠悠看样子还是在怀疑,她顾念兮到底有没有怀孕。

    你说她没怀孕吧,今儿个的表现为什么这么的反常?

    寻常吃两三个鸡翅就腻死她的女娃,今儿个愣是吃了七八个,还烤了一大堆苏小妞都数不清的东西往嘴巴里塞了。

    吃到最后,要不是苏小妞担心把她给撑坏了,回去不好和人家谈参谋长交代,怕一个不小心被谈参谋长给毙了,愣是将顾念兮打算最后塞在嘴里的两根骨相连给抢着塞进自己的嘴里的话,这顾念兮没准还不消停。

    “当然有啊,上次不是跟你说过,我家大姨妈前一阵子才来报告!你少替我担心了,要是你那么迫切的想要多个干儿子的话,还不如直接自己生个!到时候,你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玩腻都成!”

    顾念兮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吃的真的有些撑。

    但小嘴还一直在吧唧着,回味着刚刚的美味。

    要是能将刚刚被苏小妞给虎口夺食的那两个骨相连要回来,该多好!

    听苏小妞的意思,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这会儿,开始和苏小妞斗嘴。

    苏小妞很喜欢小孩,这一点顾念兮是知道的。

    要不然,她现在还是照样有事没事的就往他们家里钻,逮着聿宝宝就亲个不停。

    有时候甚至还主动过来带聿宝宝出去玩,而且一出去不管聿宝宝想要买什么,她都照样掏钱不误。

    弄得别人都以为,她这当干妈的是亲妈来着。

    “要生也得有人跟我生是不?你别以为姐姐我是圣母玛利亚,还能无繁殖!”

    苏小妞将吃的撑到有些走不了路的顾念兮给塞进了副驾驶座之后,自己才绕到另一边上了车。

    “怎么没人跟你生?凌二爷最近不是住你那儿么?来个霸王硬上弓什么的,你不就也给我弄个干女儿还是干儿子什么的玩玩么?”

    顾念兮最近常拿苏小妞和凌二爷开玩笑。

    其实吧,她最近也是瞅着了这两个人有了明显的复苏迹象。

    有了前一段在大毒枭里面凌二爷的深表白,顾念兮其实也盼着这两个人能够重归于好的。

    最近这段时间,顾念兮一打趣苏小妞,就见到这丫头的脸蛋红的跟天边的落似的。

    可今儿个,况有些不对劲。

    一提到凌二爷,苏小妞的脸就刷白刷白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

    前两天两人不是还打的火么?

    怎么今儿个,又跟冰雪期即将来临似的?

    “悠悠,你怎么了?”

    看到苏小妞那苍白的脸,顾念兮莫名的慌了。

    苏悠悠一向将自己的真实感藏的比较深。就算真的伤了心,你从表面上也不能读懂什么。因为她都会用最为灿烂的笑脸,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悲凉。

    可今儿个一提到凌二爷,苏小妞的脸却苍白的没有血色。就算是笑容,也掩盖不住她的无奈。

    由此,顾念兮推断,这两个人应该是有什么矛盾了。

    “没什么。”

    苏悠悠说着,准备伸手探向车钥匙。

    可准备伸出的手,却被顾念兮给拉住了。

    “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

    抓着苏悠悠的手的顾念兮,眼神无比坚定。

    她不想再度成为自己的好姐妹受了伤,而自己又是最后一个知人!

    “凌二是不是又欺负你了?还是说,他又再外面朝三暮四,拈花惹草了?”

    这样的三八男,顾念兮最看不顺眼了。

    听着顾念兮的话,苏小妞依旧是无力的笑着。

    如果真的是他凌二爷在外面朝三暮四的话,苏小妞还不至于这么伤心。

    小三,其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凌母。

    不管小三再怎么猖獗,她苏悠悠都有办法将这些人从凌二爷的生命中剔除。

    可凌母不一样!

    她是生他养他凌二爷的人。

    他们不可能将凌母从凌二爷的生命中给剔除。

    这样的人,就像是一颗毒瘤。

    而且,是永远都无法剔除的毒瘤。

    只要她稍稍动一动,便能让她苏悠悠和凌二爷的命运,悲痛万分。

    可最让苏悠悠痛心的,其实不是凌母……

    “那该死的混蛋,我现在就去把他给阉了!”

    从刚刚开始,顾念兮的视线就一直落在苏小妞的上。

    看着苏悠悠的眼眸时而柔和,时而犀利,到最后又变成了绝望。

    那一刻,顾念兮手变成了拳头。

    怒气冲冲的拉开了车门,她拖着就快要撑爆的肚皮,信誓旦旦的就要去找凌二爷。

    到底怎么回事?

    她倒是要问问看。

    问问看当初他为什么那么信誓旦旦的和她顾念兮表示他真心喜欢苏悠悠,也要问问他到底他凌二爷的喜欢是什么样的?

    如果是一直都这样将苏小妞伤的千疮百孔的话,那她顾念兮还是决定要让他凌二爷收回他的喜欢。

    “兮丫头,算了!”

    在顾念兮推开车门之前,苏悠悠拉住了她的手。

    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平静无波。

    唯有那双盯着车窗前的挡风玻璃外面的事物看着的眼眸里,有着莫名的哀伤。

    “悠悠,凭什么算了?他没有资格,没有资格让你这么难过的!”

    朝着苏悠悠大声叫器的顾念兮,已经红了眼眶。

    连她光是看着苏悠悠的眼神和语气,都能感觉到那心尖上的痛楚。

    那苏悠悠呢?

    苏悠悠的心里头,到底承载了多少痛?

    “兮丫头,你最近帮我问问,你家谈参谋长那边有没有什么没结婚弟兄,帮我介绍个!当然,那人排除在外!”

    对于苏悠悠的这个跳跃话题,顾念兮还有那么几秒钟没有搞清楚她是什么意思。

    等到回神的时候,她才想到了什么。

    苏悠悠想结婚了?

    苏悠悠一直渴望有个家,有个孩子,组成幸福的一家三口,这一点顾念兮也知道。

    可不对!

    这事不应该发生在这个时候,不是吗?

    因为她从苏悠悠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点待嫁的急切。反倒是,看穿了苏悠悠一直以来掩藏的层层疲惫。

    “苏悠悠,你真的想结婚?你告诉我,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摆脱他?”

    盯着此刻强行扳过她苏悠悠的子,迫使她和她对视的顾念兮,苏悠悠垂下了眼眸:“嗯。两方面都有吧。我是觉得,年龄到了,反正都要结婚,嫁给谁不一样过一辈子?还有,我也觉得我不该这样和他耗下去了,太累了……”

    不愧是她苏悠悠的好姐妹,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所想。

    “悠悠……”

    “念兮,你别说了。反正有空,就帮我问个。三条腿的蛤蟆是难找,可两条腿的男人遍地是。结婚不就是找个人搭伙过一辈子么?啊,其实到最后连个都不是。”

    这是这,顾念兮和苏小妞见面之后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分割线——

    “兮兮,把这个喝了!”

    入夜的时候,顾念兮正在陪着聿宝宝玩。

    小家伙刚刚洗完了澡,浑上下都香喷喷的,本来想要哄着他入睡的,结果这小子的精神头备足,一直都在上捣蛋。

    谈逸泽端着牛进来的时候,这娘俩正在玩哈痒痒。

    顾念兮仗着自己的手脚长了点,将聿宝宝给收拾的咯咯咯直笑。

    好在谈参谋长及时伸出了援手,不然这聿宝宝一定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将这捣蛋鬼抱在怀中,谈逸泽将自己泡好的牛给递上前。

    不过比起顾念兮,聿宝宝更懂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

    胖乎乎的小爪子比顾念兮还主动的先抓住了杯子。

    不过被他家老子一个瞪眼,聿宝宝只能乖乖的松了手。

    “你晚上都吃了那么多的东西了,难不成真的想要变成了胖墩?”

    调皮捣蛋的聿宝宝,在同龄人里体重已经远远超标。但同样的,他的高也超标了不少。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聿宝宝那张好吃的小嘴。

    不过谈参谋长不会纵容他夜间吃太多的东西,特别是还要跟他谈逸泽的老婆抢吃的。

    但顾念兮却不一样。

    看到宝宝那双蹭亮的大眼,她的心就软了:“他要就给他一点吧!”

    “不行,都吃了那么多了,要是胖到不行将来讨不到老婆,难不成还要老子养他一辈子?”戳了戳儿子的小脑袋瓜,刚实行完提前教育的谈参谋长又对顾念兮说:“还有你,今晚晚饭都没吃什么东西,赶紧把这东西喝了。”

    “遵命,谈参谋长!”

    对着谈逸泽敬了个滑稽的军礼之后,顾念兮接过他手上的牛,一口气喝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越来越喜欢牛的味道。

    喝完之后,还不自觉的自己的嘴角沾上的

    看着这香艳的一幕,谈某人的眼眸微微沉了下。

    “走,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老子有些事,要和你妈好好谈谈!”

    说着,谈参谋长就直接将聿宝宝给塞在了小上。

    本来还和顾念兮闹着要玩耍的聿宝宝,被谈参谋长这么一塞进小上也老老实实的呆着,丝毫没有反抗。

    看着那小家伙在小上睁着大眼珠子好奇的张望着这边,就是没敢吵着要跟过来的模样,顾念兮在心里吐槽着:欺软怕恶的小痰盂!

    “兮兮,今儿个天的。要不,把外面那件给脱掉?”

    谈某人走过来的时候,一副啥事都好商量的样子。

    不过听着他的这话,顾念兮白眼连连:这天气还?不冷不,刚刚好的吧!

    再说了,她今儿个穿的只是件毛衫,和这个天气刚刚好。

    怎么会

    看谈参谋长那火光四溢的眼神,顾念兮估计是谈参谋长火焚了。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也琢磨着今天苏小妞和自己说过的那些事,顺应谈参谋长的要求,将自己外面的毛衫给脱了。玲珑的段上,只有一件长吊带裙。

    “呵,老婆我现在又觉得冷了,我感觉我们还需要盖上一条被子!”

    臭不要脸的老男人,说风就是雨的。

    一瞬间,就用被子将顾念兮包裹了起来,连带着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被阻隔在外面的,只有聿宝宝那双圆溜溜的大眼。

    “老公,别急。我还有点事要和你说呢!”

    被人卷进了被褥下,顺便连衣服都给剥了的顾念兮现在呼吸有点急促。

    因为上欺压着的男人,有点猴急,就像是一刻都不想多耽搁似的。

    “你说,我听着……”顺势咬了一口她的脖子,让她跟着颤抖连连。

    顾念兮很想将这猴急的老男人给推开,但考虑到今儿个的事,她开始继续任由这个男人继续在自己的上猖獗。

    “那什么,你们连理不是有许多未婚男青年吗?有没有体格好,材棒,长相也不赖,最关键的是好的?”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的手上一顿:“你要这未婚男青年做什么?”

    “介绍给我……”然后我再介绍给苏小妞。

    可这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整,某女便被卷进了一场“腥风血雨”中。

    “好啊,有老子功能齐全的丈夫了,还想要出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于是这一夜,顾念兮在被窝里被收拾的“嗷嗷”直叫……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