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谈某思想汇报vs你又怀上了!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上了楼,谈逸泽看到顾念兮并没有进入卧室,而是站在三楼的客厅里开着的那扇窗户前。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冷风,从那扇窗户灌进来,有些冷。

    顾念兮今儿个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衫。

    现在的季节,其实白天穿这玩意温度就差不多。

    但入了夜,还是有些冷。

    此刻站在这扇窗户前吹着冷风,估计是有些冷了,双手抱臂。

    从这个画面,谈逸泽读懂了一条信息:老婆需要自己了!

    于是,谈某人赶紧将自己乎乎的怀抱送上,从顾念兮的后将这个女人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她都一整天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也没有给他趁机抱一抱的机会。

    要是寻常他一整天呆在家里的话,都不知道逮着顾念兮抱了几回了。

    将老婆抱在怀中的谈某人,这会儿心也不错。

    特别是蹭着她毛茸茸的发顶,他甚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暖。

    那是,心里头的暖……

    “老婆,是我错了,不要和我生气好不好?”

    迎着窗户的冷风,谈逸泽的嗓音变得有些哑。

    光是听着,就能若有似无的撩拨着人心里的那根弦。

    听着谈逸泽那低哑嗓音的顾念兮,没有再度和早上一样,那么坚决的撇开了他的手,也没有拒绝他的拥抱。

    但,也没有转过面对他。

    这一幕,多少还是让谈逸泽有些心酸的。

    从结婚到现在,他和顾念兮好像还没有一次这么处在一起,闹了一整天别扭的。

    但从昨天到现在,顾念兮的态度也变了好多。

    这说明,他谈逸泽的努力起了作用。

    也说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老婆……”

    见顾念兮没有回到自己的话,谈逸泽又在她的耳边,呢喃着这个只属于她顾念兮一人的称呼。

    “既然你说你错了,你就应该说说,你到底哪里错了!”

    终于,顾念兮开口了。

    她的声音,有些哑哑的。

    可以想象,此刻背对着谈逸泽站着的女人,应该红了双眼。

    想到她那双兔子眼,谈逸泽落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

    “我不该没有向上参谋长夫人请示,就自作主张的要求去参加对抗演习。我不该不顾我家参谋长夫人的感受……”

    摸着顾念兮的腰,谈逸泽觉得手有些痒痒的。

    对于一个长年累月只要和顾念兮窝在一块儿,无不欢的男人,昨晚上那么规规矩矩的抱着她睡了一觉,连她的衣服扣子都没有解开过的男人而言,这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好不好?

    要不然就算顾念兮的亲戚霸占着属于他的温柔乡,谈逸泽都会趁着顾念兮睡着解放了她的上半,然后以各种演练的理由,将她的上本弄得一块块红。

    可就是昨晚,他还真的连亲一下都没有。

    好吧,亲是有,不过亲的是小脸蛋,也拉了小手。

    可就是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所以现在,这谈某人感觉自己憋坏了。

    这么和顾念兮汇报思想工作,他的手也不甘寂寞的开始探进顾念兮的粉色毛衫里。

    相对于外面被冷风灌进来的冷飕飕的,隔着一层毛衫的里面暖乎乎的。

    于是,感觉进了温带,体更加利索的谈某人,更准备往上迅速发展。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领导同志发话了:“谈逸泽,这就是你汇报错误的态度?”

    好吧,这一句话,还真的让谈某人准备一气呵成的爪子老老实实的给收回来了。

    感觉到那只手在最后掐了一把之后恋恋不舍的撤离,顾念兮又说:“给我端正你的态度,再汇报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和谈逸泽都生活了这么几年了,她顾念兮现在对于这些口令,也是有样学样的。

    估计是为了讨得顾念兮的欢心,这谈逸泽还真的站直了军姿,对着顾念兮有模有样的敬了个军礼,然后大嗓门跟喊着口号似的,喊着:“报告,谈参谋长夫人!”

    “说!”因为谈某人那只咸猪爪没有落在她的腰上,这会儿得了空能自由动弹的顾念兮干脆转过来,看着后的男人。

    而且,此刻她的双手还放在背后,真的跟领导是一个样的。

    而这之后,谈某人还真的有模有样的汇报起来:

    “我不该没有向上参谋长夫人请示,就自作主张的要求去参加对抗演习。我不该不顾我家参谋长夫人的感受……”

    “那接下来,跟我说说以后你应该怎么做?”

    听着谈逸泽的那番话,顾念兮皱了皱眉头,好像她刚刚真的经过一阵思索似的。

    之后,她又开口说。

    “报告谈参谋长夫人,今后我应该坚定不移的跟着谈参谋长夫人的旗帜走,谈参谋长夫人的领导下,勇于创新,开拓进取,加快推进我们夜间生活的和谐度,为祖国繁荣昌盛做奉献!”

    哟呵!

    别说,人家谈参谋长在说着这些话来,还真的有模有样的。

    可顾念兮知道,这谈某人不过是每天都在部队里写那些什么汇报都写成习惯了,干脆将那些话给扯进来罢了。

    听着这话的顾念兮,感觉天雷轰轰。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我们的夜间生活和谐度,和我们祖国的繁荣昌盛有什么联系?”

    让他给她做思想汇报呢!

    竟然还敢给她扯到这些有的没有的上面来,这不是诚心欺负她顾念兮么?

    “有什么关系?”谈逸泽抓了抓自己的半寸平头,然后又补充上:“家庭生活和睦,社会才能稳定安康,祖国也才能繁荣昌盛!”

    没想到,他还真的给扯上关系了。而且,还说的有模有样的。

    这要是放到大会上,没准又是一次充满激的演讲。

    顾念兮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男人,她还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婆,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能不能不生气了?”谈逸泽这会儿做完了报告,又开始不老实了。

    只要顾念兮呆在他的长臂所能涉及到的范围内,谈某人其实就不想要让她一个人呆着。

    于是,他的爪子这会儿又开始不安分的朝着顾念兮的腰摸了过来。

    “啪……”

    被顾念兮赏了一掌之后,谈逸泽略带委屈的将自己的爪子给收回去。

    “兮兮……”

    “别喊我的名字,在把今晚的思想领悟整理成字面检讨书之前!”

    朝着他努了努嘴,谈逸泽这便看到了放在三楼大厅茶几上的纸和笔。

    呵呵!

    他还真的小看这丫头了。

    敢今晚上该怎么对付他,都给准备好了!

    现在,还写字面检讨书?

    “兮兮……”

    他又开了口。

    “我说过,在整理成字面检讨书之前,不要喊我的名字!”这,还真的跟魔鬼教官一个样了。

    “那喊什么,我是想跟你说,跟你写什么字面检讨书也成。能不能在写检讨书之前,让我亲一个?老子都憋了两个晚上了!”

    你听听,这说的有多委屈?

    其实吧,就算生了这聿宝宝,这小两口寻常的亲昵举动还是没有减少。最多,就是背着聿宝宝偷偷亲个小嘴儿。

    要是寻常,这大半天的功夫都不知道亲了多少次了。

    而且,指不定已经滚到上去了。

    可今儿个,他就刚刚那会儿抱了一下顾念兮,谈某人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憋得慌了。

    “别给我转移话题!不想写是吧,今晚你还是一个人在这儿带呆着!”

    说着,顾念兮转就打算回屋了。

    而且那逃脱的速度快的就跟小老鼠一样,估计是打算在他谈逸泽没反应过来之前,逃回到卧室里并且将门给锁上。

    不过这一回,谈逸泽明显已经有了防备。

    在顾念兮刚刚转的时候,某人的长臂一拉,直接就将顾念兮给逮了回来。

    “别想再和昨天一样,老子可不想再从窗户上回自己的房间了!”

    一句话,谈某人泄露了昨晚上自己做出来的龌龊事了。

    顾念兮这会儿直接甩了一个“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眼神给他。

    狼就是狼,你让他收起犬牙当小绵羊,那怎么可能?

    你看他现在跟饿狼差不多的眼神,不就知道了?

    不过,谈某人倒是没有一点被人发现做了坏事的心虚,直接大大咧咧的脸就朝着顾念兮的唇儿给压了过来,快速的夺得了这个女人的吻。

    都一整天没有啃上一口了,这会儿他已经别的慌了。

    再不给他吻吻的话,谈逸泽怕自己会发疯。

    但这一吻,显然没有能够满足他这两来的心慌。

    于是,某人干脆不理会怀中女人的挣扎,直接将女人给打横抱起便朝着他们的卧室方向走去。

    而被谈某人这么打横抱起的女人有些心慌。

    想要从这男人的怀中挣脱,可她发现这压根就不可能。

    眼看,自己这会儿都已经被欺压到了上,并且衣服已经被解了一大半了,顾念兮只能支支吾吾的喊着:“字面检讨书……”

    说好了,不写好字面检讨书,不准喊她的名字的。可现在这男人竟然这么忒不要脸的硬凑上来?

    可对于谈参谋长而言,他觉得顾念兮说的是没有写好字面检讨书之前不准喊她的名字,有没有和他说不能亲她吻她,是吧?

    你看,这都吻了,抱了,甚至衣服都脱了。

    要是把她给做了,也没有差吧?

    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谈某人索将这顾念兮给固定在自己的怀中,看着她还口口声声的和自己要字面检讨书,他用沙哑的嗓音回复道:“知道了,做完了老子就给你写,写几千字几万字都没有问题!”

    撂下这一句话之后,谈某人的唇儿就霸道的锁住了怀中的女人的,将她想要说出来的那些话语,都给吞进喉咙里……

    而此时楼下的谈老爷子在听到三楼上那传来的汇报声,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看来,他这个孙子比他当年还要懂得怎么哄老婆开心,也就不用他担心了是不是?

    “爸……”聿宝宝看到老爷子在笑,还以为是爸爸下来找他玩了,可一转顺着谈老爷子的视线看向楼梯口的时候才发现那边是空无一人。

    “你爸爸没准今天给你造出个小弟弟来,你啊就跟着太爷爷乖乖睡觉去,知道不?”

    揉着那圆溜溜的小脑袋瓜,谈老爷子不知道笑的有多开心。

    而聿宝宝呢!

    他压根就不知道太爷爷口中所说的制造小弟弟是神马意思。

    但看太爷爷那高兴的劲儿,估计制造出神马小弟弟来的,应该是好事吧?

    ——分割线——

    “妈,您就不能给我消停消停么?”

    费了好大的劲儿,凌二爷才将这在人家苏小妞办公室里大吵大闹的凌母给拉回了家。

    此时,凌母一直都拉着个脸,看样子绪不是很好。

    凌二爷坐在另一端的沙发上,没有和往一样,和母亲那个亲劲儿。两人中间隔着一个茶几,但谁都没有看向谁。

    而从凌二爷那张沉下来的脸也不难看出,这男人现在绪也不怎么好。

    “我消停?那也得她消停,我才能消停!”

    凌母觉得委屈。

    和自己恩多年的丈夫突然间就被狐狸精给拐跑了,和她离婚也就算了。现在连她宝贝了多年的儿子也想要跟着别的女人跑。

    而且,光是听着凌二爷的这话,凌母就猜到他应该是听信了那个女人的话。

    为什么丈夫儿子,一个个都是这样?

    宁愿相信那些狐狸精,也不相信她?

    莫名的,凌母感觉特别委屈。

    特别是在体检查这件事上,她还是认定了是苏悠悠和别人打通了关系,所以才导致了她的体检报告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

    说她入院治疗,估计活不到一年?

    这怎么可能?

    她的体没有谁比她自己还要了解!

    最近都没有什么毛病,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

    “太太,老爷子说是今晚不回来吃饭,在外面应酬。让您先一个人吃!”

    当凌母和凌二爷一个人占据一个沙发暗自生气的时候,凌家大宅里的佣人上前道。

    这段时间,凌耀从这凌家大宅搬出去之后,凌老爷子虽然还是住在这儿,但一般都没有怎么回来吃饭。

    其实,今儿个凌老爷子说他不回来吃饭,凌母也大致猜想到。自从凌耀离开之后,他这个当老子的也和她相处的有些尴尬。成天,都在找理由不回家吃饭和她相对着。

    当然,今天他不回来更好。不然她现在和凌二爷说的这些,估计还要撵着藏着。

    但眼下,凌母就像是只喷火龙。急切的寻找着发泄的出口。

    太过靠近她的事物,不管是无辜的还是罪有应得的,她都恨不得一口气都烧光了。

    “他在外面吃就在外面吃,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没有看到我正跟我儿子说话么?人,再让我看到你管的那么宽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太太……”

    佣人其实也觉得怨。平时要是什么事没有及时汇报,这老女人肯定会来找茬,如今她也做到及时汇报了,这个老女人照样还是能找茬。

    但眼下,和这个老女人极力狡辩,也没有什么收获。没准,还会被她骂的更不堪。

    佣人最终没再说什么,便匆匆退下去了。

    其实刚刚自己的老妈对着别人那样大喊大叫的时候,凌二爷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但这毕竟是自家老妈,他也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她是不?

    等到那些外人都走开之后,凌二爷才说:“妈,您不能这样对待家里请来的帮佣。他们是在我们家工作,又不是我们的奴隶!”

    “你现在是想教训起你妈了是不是?宸儿,到底那个狐狸精都跟你说了什么,你现在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妈,您不要狐狸精狐狸精的叫好不好?她是苏悠悠,她有名字!”

    “一个人,配有什么名字?”总之,只要儿子偏袒那个女人,凌母的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

    而“人”两个字,最终还是刺激到了凌二爷。

    从将母亲带回到这个家开始,他一直都在忍着。

    好不容易,他和苏小妞现在的关系才缓和了一些,他真的很怕母亲这一闹,将他先前所有的努力都给毁了。

    到时候,苏小妞又跟前一阵子似的,那么冷冰冰的左看右看都觉得他凌二爷不顺眼怎么办?

    但面前的这个女人,毕竟是生他凌二爷,养他凌二爷的女人。

    凌二爷已经极力的克制自己的绪,免得真的发怒起来将人给揍了!

    可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踏入他的底线范围。

    “啪……”

    凌二爷一怒,直接将刚刚摆在自己面前茶几上的那个茶杯给扫在地上。

    精致的陶瓷杯在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变成了一堆碎片。

    如此的声响,震得凌母也有些害怕。

    虽然这凌二爷是她的孩子,但他这么对自己发火,她还是第二次看到。

    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对自己发脾气,还是当初她暴打苏悠悠的那段视频在法庭上公开的时候。

    而第二次,就是现在……

    “宸儿!”

    “妈,这样肮脏的字眼,我不想从您的口中再听到一遍。您可是名门出,难道您成天都挂着这样的字眼在嘴边,不觉得丢人么?”

    “我……”凌母想要辩解。

    但在她即将开口说话之前,凌二爷又说了:“妈,打从见到苏悠悠开始,我对她的感觉就有别于其他的女人。但那个时候,我不懂那是什么感觉。结婚,搬进凌家宅子,都是我的主意,是我想要将苏悠悠困在我的边,不然别的男人染指。”

    “以前那感觉,我不懂是什么。但离婚之后,我懂了。苏悠悠就是我认定的那个女人,我要一辈子和她共度的那个女人!”

    “我今儿个和您说这些,也不是想要从你的嘴里得到祝福什么的!”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盒,抽出香烟然后点烟,动作一气呵成!

    很快,那迷蒙的雾气便在两人的周边弥漫开来了。

    其实,大多数的时候凌二爷在这个家里,都没有怎么抽烟。当着长辈,他还是多少有些分寸的。

    但现在,他顾不上他凌二爷的分寸和教养了。

    因为他知道,不管他怎么做,他和苏小妞的婚姻都得不到凌母的祝福。

    既然得不到,那就不勉强了。

    “妈,我请您听清楚!若是我再发现,你再次这样到苏悠悠的办公室里头闹,伤了她的话,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这个家门了!”

    不再踏进这个家门是什么意思?

    其实,就是脱离母子关系。

    而这一听,凌母急了。

    “宸儿,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我是你妈,我是生你养你的妈,怎么说也是我们两人比较亲,你怎么可以为了那个……”人,凌母想要这么说。但看到凌二爷迅速黯淡下来的眸光,她又改了口:“你怎么可以为了苏悠悠这么对我?”

    “妈,该说的不该说的,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这些年你到底都对悠悠做过什么,我相信你自个儿比我还要清楚。既然清楚,我也就没有必要和您解释我怎么这么对待您了!”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凌二爷转便朝着凌家大门门外走去。

    今儿个他老妈将苏小妞又给惹毛了,不知道会不会将他这段时间所有的努力又给白费了。

    凌二爷觉得,现在自己还是赶紧买点东西回去给苏小妞做顿饭,压压惊,顺便好好哄哄比较好!

    毕竟,这个媳妇儿他凌二爷都追了快一年了。

    再要不赶紧将她给抱回家,怕是要被墨老三给笑死了。

    凌二爷的步伐很快,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凌母的面前了。

    看着这个再度因为凌二爷的离开而变得冷冰冰的大房子,凌母绝望的嘶吼着……

    ——分割线——

    “苏医生!我今儿个有点急事,您下班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将这些东西给拿到主任的办公室去?”

    被凌母大闹了一场之后,今儿个整个工作进度都给耽误了。

    有些医生已经结婚生子,下班的有点晚,这会儿正准备赶去幼儿园接孩子。

    和他们相比较,她苏悠悠现在没牵没挂的,就算下班不回家应该也不会有人来找她吧?

    也对,寻常这个时间点都会来催着自己赶紧下班,然后吃他什么精心研制出来的心餐点,其实就是一大堆烧焦的东西,外加几个没有味道的汤的男人,今儿下班的时候都没啥动静。

    其实,苏悠悠对此也不意外。

    在她看来,凌二爷对他妈那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不然当初,也不会导致他们离婚。

    没准,那男人现在被他妈拉回家,进行着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

    而她苏悠悠,现在就是她口中坏女人的典范。

    要是凌二爷再次听信了他妈的话,没准以后也可能再也不来找她苏悠悠了。

    想到这,苏小妞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没事,你要接孩子就快点去吧。这些东西我顺道拿过去就行,反正我正好也要去将主任借给我的书送回去!”

    苏悠悠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前一阵子从主任那边借来的书,还有一些资料数据什么的。

    “那谢谢你,苏医生!”

    “不客气!”说着,那个女人急匆匆的背着包包离开了。

    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女人,也有了所牵挂的东西。正因为这样,他们的脸上也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光彩。

    看着那人匆匆离去的背影,苏悠悠总是会不自觉的想着:什么时候她苏悠悠也会变成这个样儿?

    等那人离开之后,苏悠悠也背着自己的包包,手上捧着诸多的东西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主任办公室的时候,苏小妞进去的时候发现主任还没有下班,正在办公桌前埋头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

    “主任,我把林医生的要交的报告也顺便拿来了,她赶着去接孩子。还有,这是您前一阵子借给我的书,还有这些资料,我都放在这里了!”

    苏悠悠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主任在写什么东西。

    最上面是几个大字——“xxx的报告!”

    关于什么报告的东西,一般都是呈给上级领导的,也没有她苏悠悠什么事。

    于是,某女便将自己拉长的脖子给收了回来。

    “行!”

    主任头也不抬的丢给了苏悠悠这个字。

    今儿个的主任,好像有些异常。

    按照别人的说法,一般下属进了上级的办公室,上级领导是这么摆谱的。

    但那是普通人。

    其实这主任对于苏悠悠来说,是她的导师,是她在这个城市的半个亲人。

    而这,也不应该是他们相处的方式。

    苏悠悠有些纳闷了,主任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寻常一见面都是有说有笑,再不然还勾肩搭背的,今儿个怎么连话都像是懒得跟她苏悠悠说了?

    但心里虽然有疑惑,苏小妞也不敢贸然问出口。

    毕竟,谁都有不想要被人窥探到的内心深处。

    这么想着,苏小妞又说了:“那主任,要是没啥事的话,我就先下班了!”

    “好!”

    她得到的仍旧是言简意赅的回答。

    苏小妞扁了扁嘴,最终还是背着包包转过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主任的声音又从后传来:“苏悠悠,你后悔了吗?”

    一句话,有点没头没尾。

    但苏悠悠,却还是听懂了主任的意思。

    其实,她是在问,她苏悠悠竟然为了当初暴打了她的对象费了好几天的功夫研究了这么多的资料,熬夜的两个眼睛都成了熊猫眼了。这还不说,凌母压根就没有一丁点感激她苏悠悠。反而心里一不顺心,就跑到她苏悠悠这边来大吵大闹了。

    看来,今天发生的事还真的是纸包不住火。

    一溜烟的功夫,一下子就传到了主任的耳里了。

    而主任,估计也是为了这件事生气的。

    从那天,她打算开始研究这些资料的时候,主任就不大喜欢。

    而凌母今儿个又到这里大闹了一通之后,她更是不支持她苏悠悠的这个决定了。

    沉吟了片刻,苏悠悠回到:“不后悔……”

    “我说你这个笨脑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东郭先生的故事你听过没有,你现在救活她,到时候她还是会照样咬你一口!你要是真的想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话,她势必会成为你们的绊脚石!”

    主任说着说着,干脆将手上的笔都给丢了。

    “主任,我先是个医生,再然后才是个普通的女人。难道你要我不肯施以援手,让她活活等死?对不起,我做不到……”

    其实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的嘴角,又是一个苦涩的弧度。

    她当然清楚凌母这个人的格,救了她她是不会感恩的。等到她好起来的话,没准又要过来欺负她苏悠悠了。

    而主任的那些考虑,苏悠悠也觉得不无道理。

    若是她真的想要和凌二爷在一起的话,这女人活着肯定是个定时炸弹。保不准她什么时候就开始撮合她的宝贝儿子和别的女人。

    这样的事,她当初又不是没有做过……

    但是,苏悠悠想的是,她和凌二爷还有可能吗?

    苏悠悠嘴角上的苦涩就像是水面上的涟漪,随着风儿开始扩散开来。

    “苏悠悠,你真傻!”

    其实,苏悠悠没有直接说她的决定。

    但她的一番话,主任怎么可能听不懂?

    这孩子,怕是还是孤注一掷了。

    “主任,您不是说我是傻的让您心疼的人么?所以,您就让我傻个彻底吧……”

    这一,主任到底没有劝的住苏悠悠。

    反倒是她看出了,这个嘴里每天都吐着那些不对味的话的傻妹子有多善良……

    ——分割线——

    “嘶……”这一天,顾念兮刚起的时候,就一顿龇牙咧嘴的。

    锤着发疼的老腰自的时候,她发现侧的那个男人已经在穿衣症状了。

    此时,天才灰蒙蒙的亮。

    末,在这样的清晨里,还是稍稍有些冷的。

    男人貌似听到了后传来的声响,转看向她。

    在看到顾念兮已经支撑着子坐起来的时候,男人挑了眉道:“再躺会儿,天还没亮呢!”

    “不睡了,浑疼!”她揉着自己的藕臂,一副不清不怨的样子。

    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还有些时间之后,男人索伺候起了她。

    将昨晚上被他亲手剥掉顺便丢在尾的衣服给拿过来,他看样子是准备帮她更衣了。

    看他的动作,顾念兮干脆充当了无赖,手不是朝着他拿起来的衣服伸过去,而是朝着他的脖子过去,直接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充当起了无尾熊。

    “怎么了?大清早的,难不成还想要再来一次?”谈逸泽看似正在戏弄她,但还是伸出手抱住了她的药。

    感受着她背部的细腻丝滑,又看到女人起之后被子滑落毫无遮拦的蝴蝶骨还有下面的那些,他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下。

    是不是都顾念兮开玩笑,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当然,要是寻常的时候,谈逸泽肯定不介意就这样抱着女人再滚一圈的被窝。

    但今儿的子……

    想了想,谈某人还是别扭的将自己的脸给扭开,不去看那些让他向往,更有可能让他沦陷的风景。

    “难不成我说我还想要再来一次,谈参谋长会同意?”顾念兮依旧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不动弹,但窝在他怀中的唇儿已经微厥。

    “怎么?送到我嘴边的美味,我谈逸泽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大清早的男人是最不逗的,虽然一整个晚上都做了很多功课了。可在谈参谋长看来,昨儿夜里的那些不过是前两天补课罢了,今天的美食还没有正式开始呢!

    被顾念兮这么一逗,谈某人本来想要规矩的大掌也规矩不了。

    下一秒,直接探入了被褥下方,将他想要的美景都给一一掠夺。

    “谈参谋长,您就不怕耽误了您的时间么?”就在谈逸泽珠海那边一举攻下自己最喜欢的美景之时,下的女人哑着嗓音问道。

    而这一句话,也成功的将谈参谋长原本已经全心投入到上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的男人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耽误时间……

    看样子,这小东西应该早就知道了?

    “兮兮,那什么……”

    经过昨天的冷战,谈参谋长还真的担心再两人给闹僵了。到时候他要是不在家的话,更不好收拾了。

    所以,此刻他打算在出发之前尝试和顾念兮解释什么。

    但女人只是低着头问他:“如果我这个时候让你别去,你会答应么?”

    因为低着头,这段时间顾念兮长的过长而没有及时修剪的刘海,此刻就这样挡在她的面前,让他看不清这个女人的表

    “兮兮……”

    会答应么?

    不会!

    这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只是演习,但在谈参谋长的眼里,演习就是为了具备更好的战斗力。

    若是在这个时候临阵逃脱,在战场上就等同于当了逃兵。

    而这,是这个男人万万无法接受的。

    但看着耷拉着脑袋的顾念兮,他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别说了,我知道我留不住你。可谈逸泽,你要答应我,带伤上场,这是最后一次!”

    再度抬头的时候,谈逸泽才触及到她已经发红的眼眶。

    原来,他的决定她都知道。

    放任手骨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男人再度回去作战,这对于她而言,又是一次漫长又无助的等待。

    可她,还是答应让他去了。

    因为,她知道她要做他坚实的后盾。

    只有这样,他在前方的战场上才能心安的面对敌寇。

    还有,她也知道,这是这个男人的梦想。

    他是鹰,就应该要翱翔于天际……

    而她,应该做那个远远看着他翱翔的人,而不是在他的脚上系上绳子,困住他。

    她一直都明白这些,只是想到上次的那些,她却止不住心寒。

    昨夜,其实这个男人想要累垮她,然后第二天悄悄的离开。

    等到将来平安回来的时候,再好好哄她。

    他做的这些,她都知道。

    可一整夜,她却都没有睡着。

    因为,她想着自己和谈逸泽这一路走来。

    也想起了,当初自己不也是因为喜欢上他这个为军人的正气劲儿么?

    最终,她作出了退让。

    但前提,是他要能平平安安的回到她的边。

    “谢谢你,宝贝……”

    听到她的这话,谈逸泽自然也明白了这丫头到底为了自己作出了怎样的退让。

    “好了,别说了。出发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吧,赶快整理一下,我送你出去!”

    拍了将脑袋窝在她颈窝里的男人,顾念兮说着。

    “好……”

    这一次,谈逸泽没有再拒绝顾念兮送自己。

    因为他知道,不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离开,她心不安……

    ——分割线——

    “哟,瞧瞧这是谁来找我了?这大忙人突然出现在我这小办公室里,真的让我的办公室蓬荜生辉了!”

    不靠谱的苏悠悠,见到顾念兮的时候嘴巴更是不靠谱了。

    自从取消了假期之后,苏小妞也知道自己是瞒不住顾念兮了,索打了通电话跟顾念兮坦诚了。

    这不,顾念兮没过两三天,就直接杀到办公室来了。

    “得,你现在就给我叽歪,等会儿被我收拾起来你就知道了!”

    顾念兮说着又扫了一眼苏小妞的办公室:“你现在应该没事了吧?可以提前下班半个钟吗?”

    “我今天预约好的病人都搞定了,明儿个正是我休假,现在离开应该没有问题!”

    说着,苏小妞果断收拾起了自己的包包,跟着顾念兮离开。

    其他的医生虽然看到了,但也装成没有看到。

    谁让人家苏小妞,现在是院长大人眼里的红人?

    他甚至还吩咐了,现在苏小妞要想早退什么的,都随了她。

    要不然,她要是在这过的不舒心了,他家那个男人还不得将这个医院给轰了?到时候,他这个院长的位置也不保了。

    “苏悠悠,今天我们先逛街,逛完之后再去做个面部护理,怎么样?”

    和苏悠悠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顾念兮便开始安排了。

    听着这一番话,苏小妞放下手上的可可,笑道:“哟,最近家庭妇女这个行业还清闲的?怎么,你这两天公司没事,连家里都不用回去伺候了?”

    自从顾念兮手头上有了公司还有了这么一家子人之后,顾念兮已经多久了没有跟她苏悠悠这么疯过。

    听着她的安排,苏小妞还是颇为满意的。

    “不用了。公司现在进入了正轨,只要不出大问题,韩子在那边也能拿下主意。实在不行,就等我回去。宝宝今天跟着老爷子出去外面见几个老朋友了,刘嫂也跟着一起去照顾他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还挂着浅笑。

    不当父母的时候你是不知道,当了父母之后只要提起小孩,心里就像是蜜罐子似的。

    想到他们家聿宝宝那个招人疼的劲儿,顾念兮的心每次都跟棉花似的。

    “哟哟哟,那你家谈参谋长呢?怎么今儿个不提起你家这老头呢?”

    其实结婚之后顾念兮还真的有了变化,每次谈话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提起她家的老男人。

    不过,今儿个倒是有些出乎了苏小妞的预料。因为今天的顾念兮,好像总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不提他,省得心烦!”

    顾念兮索抓着牛就豪饮起来。

    最近这段时间,她越来越不喜欢咖啡那个苦涩的味道了。

    就算加了精和糖,也不喜欢。

    每次喝了,都有些反胃。

    所以,这段时间她都改成牛了。

    “怎么以前一口一个谈参谋长的,今儿个连提到人家都心烦了?难不成……昨晚上人家耕田的次数多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抬起头来才注意到苏小妞这猥琐的视线落在她的脖子上。

    这一低头,顾念兮才发现她早上出门前围着的丝巾竟然松开了。露出的锁骨上,还有淡淡的痕迹。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结合她现在已婚妇女的份,又有着别样的暧昧。

    “去去去,说什么呢!他今儿个又去参加实战演习了,伤都还没有好,就走了!”说到这,顾念兮有些懊恼的将自己手上的牛杯搁置在一边。

    “哟,听这口气敢是心疼了!”

    苏小妞又是一脸的邪恶。

    “什么呀,你这单女青年懂什么?去去去,小心待会儿我找你家凌二爷去!”

    所谓的好友是用来干嘛的?

    还不是在心不好的时候随意的发泄?

    正如苏小妞扯到谈参谋长一样,顾念兮扯到凌二爷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

    被人踹到死的苏小妞,也结束了刚刚的那个话题。

    因为,苏小妞压根就不知道,现在凌二爷和她到底算什么关系。

    说是同居,可他们在一个屋檐下除了一起吃饭聊天看电视,啥事都没有。要说是单纯的同个寝室关系,也不算。因为每天凌二爷都会逮着机会,和苏小妞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发生一点点的什么的。

    综上所述,苏小妞自己也乱了

    于是,本着保护自己,诋毁别人的原则,苏小妞上下打量了顾念兮一趟,刻意忽略掉顾念兮脖子上那几枚可疑的痕迹之后,她说:“我说兮丫头,你是不是又怀上了?”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