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吃闭门羹VS给凌老太醒脑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好在,谈逸泽的反应能力还不错,在看到顾念兮开门的时候及时睡会了自己的脚,不然还真的要背负上谋杀妻子的罪名了……

    “兮兮,你怎么了?”

    见顾念兮出来,谈逸泽直接将她拽到自己的怀中,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遍。

    其实,只是今个洗手间,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我没事。”她现在还在生气,压根就不想看到这个老男人。

    撇开他的手,她转就要走。

    但谈逸泽就像是一堵墙,一堵只会直接让她顾念兮撞个正着的墙。

    “谈逸泽,你让开行不?”

    走到哪儿,这男人都堵在哪里不让开,顾念兮郁闷透顶。

    “不让,你小脸白的跟油漆似的,你觉得我能放心吗?”

    说着,他的手又绕过来,想要拽着顾念兮的腰往里边带。

    但顾念兮又故意往旁边一躲,让他再度扑了个空。

    “你现在不放心了?那你这些年不在家的时候呢?你看得到我生病的样子吗?”

    其实有些事,不提起来也就过去了。

    要较真起来,还真的没玩没了了。

    顾念兮现在就觉得,自己这个婚还真的有点委屈。

    每次他出任务的时候,她都要一个人独守空房不说,要是碰到生病,还个人照看她一下都没有。现在还有宝宝,要是宝宝听话还好,有时候不肯听话的时候,你让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感受?

    别说,她是军嫂,就该忍得住寂寞,就该当军人的坚实后盾。

    可你们忘记了,军嫂也是人,也有需要男人肩膀的时候。

    要是以前,顾念兮也会忍着,可这次谈逸泽死里逃生之后,顾念兮真的被吓怕了。

    她真的怕再也见不到这个男人了。

    所以,抵触绪才会变成这样。

    “兮兮……我知道这些年来我真的有愧于你。”

    被戳到痛楚的谈逸泽,此刻也一副认罪的架势。

    “咱不闹,先看病好吗?”

    这脸色都白的跟纸一样,他能不担心么?

    但伸出去的手,还是照样抓空了。

    “看病免了!等我病死了,你不是正好可以无牵无挂的去你的军事演习吗?”甩下谈逸泽再度抓过来的手,顾念兮直接从他边跑开了。

    而这一次,她没有直接回到餐桌前,而是径直朝着楼上卧室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谈逸泽的心里有些不好受。

    说真的,他真的没想到这一次顾念兮会这么个反映。

    当下,他还真的有些后悔,这次主动申请参加这次的军事演习了。

    现在他还处于疗伤阶段,要是演习下来还真的不到他的头上。

    “小泽,你媳妇这回真的生气了!”

    谈老爷子抱着聿宝宝,也跟着从餐桌前离开了。

    这外面如此大的动静,想要不惊动他们还真的难了。

    “爷爷,我是不是做错了?”将聿宝宝给接了过去,谈逸泽的脸色有些晦暗。

    “也不是做错了。”军事演习,其实谈老爷子也懂。如果没有这些对抗演习,将来到真的战场上,那这些士兵就是软蛋。“是她积压了太久的绪,现在只是找一个发泄口而已。你好好哄着,不行的话再作打算吧!”

    带着无声的叹息,谈老爷子回屋了。

    其实,这样的场景对他而言也不陌生。

    当年,小泽的也和他这样的闹过。

    可那个时候的他,还真的不懂得珍惜,也不曾为女人考虑过什么。

    到现在回头看,还真的有些怀念的。

    “老婆子,我现在好像明白你当初的感受了。对不起,我苦了你这么多年……”

    当天夜里,谈老爷子独自一人在卧室里,拿着老伴儿去世之前的照片,一个人肚子呢喃着。

    至于他的宝贝孙子,今夜第一次吃了闭门羹!

    ——分割线——

    顾念兮上了楼,整个谈家大厅里又变得和她嫁进来之前一样冷冰冰的。

    可能是习惯了她这些年在家的时候那股子氛围,现在的谈逸泽越发觉得这房子没有人味。

    扫了一下楼梯口,谈逸泽转跟自家聿宝宝说:“走,老子带你去找你妈!”

    “好!”聿宝宝是谈参谋长的忠实粉丝。不管这个男人说什么,他都是无条件支持。

    这会儿,他已经将胖乎乎的小手落在谈逸泽的脖子上,等着谈逸泽将他带走。

    “兮兮……”

    抱着这个个头小,重量却不小的聿宝宝,谈逸泽回到了卧室前。

    其实,谈逸泽这个时候还意识不到在这件事上,顾念兮发了多大的火。他以为,她应该和以前一样,就算生气也会给他留门。

    可伸手一推卧室门,谈逸泽这才发现:门,被锁了!

    看到这扇紧闭的大门,谈逸泽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才意识到:事大条了!

    聿宝宝是有一样学一样的,看着自家老子揉着脑袋,他也赶紧抡起胖嘟嘟的小爪子跟着揉。

    不过揉的地方,不大对劲。

    人家谈参谋长揉的是额头,他是揉着自己的小脸蛋。

    还一个劲儿的对着谈参谋长咯咯咯的笑,估计是觉得很有趣。

    “臭小子,你难道没看你老子吃了闭门羹么?还那么开心?”

    面对孩子的笑脸,谈逸泽又无奈,又好笑。

    将这小家伙的小爪子给抓回来之后,他又一本正经的和孩子说:“咱今晚要是进不去的话,估计爷俩就要在客厅对付着。你给老子安分点!”

    这孩子,貌似还是听不懂谈逸泽的话,仍旧嬉皮笑脸的想要抓谈逸泽的手指头。

    知道儿子有点皮,谈逸泽索放任他将口水涂在自己的肩膀上。

    眼下,还是哄好老婆最重要。

    至于怀中这个趁机作乱的小坏蛋,还是等闲下来的时候再好好的收拾。

    “叩叩叩……”

    “兮兮……”

    敲了们,谈逸泽又喊。

    只是卧室内,仍旧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兮兮?”

    没有动静,谈逸泽皱了眉。

    “兮兮,你在里头没事吧?”卧室里,貌似没有人在。

    这样的动静,让谈逸泽眯起了眼。

    “你要是再不开口说话的话,我就踹开这扇门了!”

    谈逸泽见里面仍旧没有动静,便开始各种威胁。

    其实,谈家大宅的门都比寻常人家的要牢固,可即便是这样,这些门在谈逸泽的眼里还是形同虚设。

    要不是带着聿宝宝的话,他老早就跳到外面走窗户进去了,还用得着在这外面伸长了脖子等个老半天?

    或许因为迫于他要踹门的威胁,顾念兮开了口。

    “谈逸泽,你要是敢踹我的门,我跟你没完!”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估计,还是在强忍着泪水。

    不过即便隔着一扇门,谈逸泽人就能想象到屋里的景。

    其实,顾念兮现在就站在这扇门的后面。

    虽然她现在没有和别的女人一样,和丈夫大哭大闹,可她一定是眼睛红红的,瞪着大门口,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想到她现在的形,谈逸泽很是愧疚。

    他的小东西,被他给欺负哭了。

    “兮兮,开个门好吗?我们谈谈!”

    知道她现在很伤心,谈逸泽开始放软了语气。

    “我不想和你谈。谈逸泽,我讨厌你!”

    “兮兮……”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对我?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对我?”

    “我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来容易吗?我大半年都没法回家,没有见到我的爸爸妈妈,我想他们的时候也只能电话联系。我都为你做到这样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我不求你每天都陪着在我的边,可你为什么就不能等你的体完全康复了才去?谈逸泽,你不想想我,不想想我们的宝宝?你要是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孩子怎么办?”

    她就像是在发泄似的。

    将前段时间他失踪时候的惊慌,还有无助全都给发泄出来。

    一整夜,顾念兮都不肯给谈逸泽开门。

    弄到最后,聿宝宝都靠在谈逸泽的怀中睡着了。

    那小家伙估计是弄清楚了大人在吵架,今天晚上特别乖,一个人呆着就睡着了。不然以寻常的淘气劲儿,这小家伙肯定要拉着他们陪着他玩一会儿。

    看着他熟睡的小脸,谈逸泽索将自己的风衣给拉开了些,将这小家伙给包住,省得待会儿他着凉了。

    然后,他敲了敲门:

    “兮兮,宝宝睡着了,让宝宝进去睡觉好不?”

    “……”里面,鸦雀无声。

    趴在门板上听了好一会儿这里边的动静,谈逸泽皱着眉。

    里面,顾念兮已经没有了声响。

    难不成,这丫头也睡着了?

    黑眸子转悠了一下之后,谈逸泽索抱着聿宝宝下楼,交到谈老爷子的手上。

    “爷爷,今晚先麻烦你带带这个小家伙,我上去看看他妈,估计应该也闹累了睡着了!”

    “没事。你们不在家的时候这小家伙也是我带着的,你先上去看看兮兮好了。记住,不准再惹她生气了,不然我跟你急。你看人家多好的一个姑娘,就被你坑蒙拐骗弄来当军嫂,你常年不在边不说,现在还没事总找事做,她能不委屈么?”

    谈老爷子接过谈逸泽手上的聿宝宝之后,开口说。

    “我知道了,那爷爷我上去了!”

    “好,要是兮兮没睡的话,给她弄点吃的。我看今天,她一口东西都没吃!”

    “好……”

    一边回着谈老爷子的话,谈逸泽已经朝着楼上跑了上去。

    当然,现在卧室的门被顾念兮反锁了,谈逸泽要想要强行闯进去的话,估计又会惹毛了这丫头。

    于是乎,谈某人爬上了窗户,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悄悄的来到了某扇窗户前。

    看着此刻坐在边,整个脑袋侧靠在上的顾念兮,谈逸泽的黑眸暗了暗。

    悄悄推开窗,从上面跳下来之后,谈逸泽已经听到这个女人均匀的呼吸声,应该早已熟睡。

    不过她的睡姿,应该不是很舒服,看她眉心处的折痕就知道了。

    “兮兮,我们到上去睡。”将女人给打横抱起,谈逸泽轻手轻脚的将她给抱回到了上。

    当然,这一次好不容易闯进来,他怎么可能就此松开她?

    给顾念兮盖好了被子之后,谈逸泽索掀开被褥跟着一并躺了进去。

    其实,将丫头给抱过来,这想法今天都不知道多少次盘踞在谈逸泽的脑子里了。

    但迫于今儿个顾念兮真的动气了,要是这时候把她给抱过来的话,都不知道要还要跟他怎么闹。

    不过现在,这丫头睡着了。

    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生气的野丫头变成了温顺的小猫,趴在他谈逸泽的怀中。

    看着被他压在口处的那张小脸,谈逸泽用自己有些粗糙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

    不过就算是在梦中,这丫头估计还在和他生气。

    你看这会儿,都已经躺在上了,她的眉心还是卷成了一团。

    看到这,谈逸泽索在这个女人的眉心处印上一吻,用唇儿抚平了她眉宇间的折痕。再度放开顾念兮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恢复了寻常的睡颜。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对不起兮兮,今儿个没想到让你伤心的……”

    谈逸泽的这话,其实只是一个人在呢喃。

    他没有想到,这话会得到女人的回应。

    在谈逸泽点了她的鼻尖之后,那女人在睡梦中像是受到了什么侵扰似的,鼻子一皱嘟囔着:“坏人!”

    但嘴上是这么嘟囔的,本来还顶着谈逸泽的口的手,却在这一声之后换上了谈逸泽的腰……

    看到这一幕,谈逸泽微愣。

    “好了我知道错了,我是个大坏人!睡吧,明天起来在给你做些好吃的赔罪!”

    揉着她那一头细碎的头发,他再度将她拥的更紧……

    ——分割线——

    顾念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是自己一个人呆在上的。

    揉着睡的有些凌乱的发丝,一时之间她还真的想不起来昨天的事

    直到跳下的时候发现,自己昨儿个应该是窝在尾的。

    因为,她昨天披在肩膀上的毛衣,还掉在尾的位置。

    这一切,也让顾念兮想起自己昨儿个和谈逸泽发生的争吵。

    一边想着,顾念兮一边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走到卧室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是反锁着的。

    难不成,这谈参谋长还真的听了她的话,老老实实的呆在外面不成?

    可想着昨晚上自己从尾回到上睡觉,还有梦里那个熟悉的拥抱,顾念兮还真的不认为这老男人会这么老实!

    最终,顾念兮一转,将视线落在卧室里的那扇窗户上……

    下楼的时候,顾念兮看到谈老爷子正抱着聿宝宝在大厅里玩。

    不过这小家伙估计是在淘气了,将谈老爷子最心的棋盘还有棋子都给弄在地上了。

    于是乎,上演了大眼瞪小眼的一幕。

    “宝宝,还不快跟太爷爷道歉!”

    顾念兮下楼的时候赶紧走了过来。

    这棋子还是前年老爷子和隔壁老陈下棋赢来的,一直都舍不得用,搁在客厅里的橱窗里。每逢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他必会带领客人参观一下他的战绩。

    可这调皮的聿宝宝,竟然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打开了橱柜的门,还将这些棋子给弄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顾念兮赶紧冲了过去。

    生怕,这聿宝宝将谈老爷子的血压给弄上去了。

    看着这掉落了一地的棋子,聿宝宝估计也知道自己做错了,站在原地低着头,瞅着地上凌乱的棋子。

    但道歉是个什么玩意,他估计还弄不清楚。

    “快给太爷爷道歉,跟太爷爷说对不起!”

    顾念兮过来的时候,半蹲在聿宝宝的边。

    可老半天,这小家伙没有一点动静。

    “爷爷,对不起!”

    看着自家孩子那个憋屈的样子,顾念兮也不好再说他了,干脆自己给谈老爷子道歉。

    “小孩子都这样,没什么的!”现在反倒是谈老爷子来安慰起她。

    虽然有些心疼自己的战果就这样被小金孙给弄成这样,但从他的神态中看得出,这谈老爷子还真的没有生气。

    而这,也让顾念兮放心了好些。

    不过这散落了一地的棋子,顾念兮便开始捡起。

    这聿宝宝现在做了错事的熊样,顾念兮可不指望他还能捡起这些棋子,而总不能让谈老爷子自己去捡起来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在厨房里忙活的谈逸泽听到了顾念兮的声音之后关了火走了出来。再看到这一地的狼藉便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能让这个家变得这么遭的,除了那个捣蛋鬼还有谁!

    “谈聿!”

    谈逸泽上前,喊着聿宝宝的大名。

    好吧,他家老子也只有在真的生气的时候会喊他这个名字。

    听着自家老子的声音,聿宝宝扁了扁小嘴。

    “我前一阵子教你的那些都上哪里去了?喊你大名的时候,要做什么?”

    听着这谈参谋长惯用的大嗓门,谈老爷子和顾念兮都微微皱了眉,其实意思就是谈逸泽对待儿子太过于苛刻了。

    然而在他们准备开口说谈逸泽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还站在原地不敢吭声的小家伙竟然以一个标准的军姿站立着,而且还对着谈逸泽有模有样的敬了个军礼。

    “自己做错的事,要自己解决。都多大的人了,还让你妈帮你收拾残局,丢不丢人?”

    见儿子立正站好,谈参谋长又开始发话了。

    一句话之后,刚刚还站在原地的小家伙,还真的认认真真的捡起了地上的棋子。

    虽然他的小手不大,但一次拿一个还是不成问题的。

    看着孩子和小鸡啄米一样在地上认认真真的捡着东西,谈老爷子和顾念兮都露出了笑容。

    其实有时候吧,让孩子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也是好的。

    看到这伤心了一整天的人儿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谈逸泽的嘴角也跟着轻勾。

    “兮兮,你过来。我给你煮了点东西,趁吃!”

    搞定了儿子之后,谈逸泽又开了口。

    而这一次,谈逸泽明显放慢了语速。

    这是这男人在刻意讨好她。

    听着他的声音,顾念兮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紧了又紧。

    “兮兮,去吃点东西先吧,从昨天晚上你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肯定饿坏了吧!”

    谈老爷子见这形,赶紧也催促着。

    到底都是自个儿的孙子,难不成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打光棍不成?

    或许是因为谈逸泽的刻意讨好,也可能是因为谈老爷子的劝架,顾念兮有了行动,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这,谈逸泽的脸上毫不吝啬的丢出了大笑脸。

    看样子,他老婆的气已经消了?

    “还不快点去伺候着?要是人家开始嫌弃你,我看你要当一辈子的光杆司令了!”

    见到孙子在顾念兮走后还傻傻的站在原地,谈老爷子又开始催促着。

    “爷爷,您说我会做光杆司令么?”

    得,你还别说。

    有时候,这谈逸泽还真的皮得很。

    你看看,这谈老爷子跟他说正事呢,他现在竟然还有心和他开玩笑。

    “你以后会不会做光杆司令我是不知道,但你现在要不跟过去的话,我想你应该很快就便光杆司令了!”

    冯说,这谈老爷子还真的有制服谈逸泽的本事。

    你看,他一句话这落下,刚刚还在这边和自己油嘴滑舌的男子,一溜烟朝着厨房跑了。

    看着这猴急样的孙子,谈老爷子的嘴角露出弧度。

    这臭小子都已经被他抓住弱点了,你觉得现在这臭小子还能和以前一样,在他的面前说肆无忌惮么?

    ——分割线——

    “兮兮,这是我烙的松仁饼,我刚刚尝过,味道还可以!”

    进了厨房,谈逸泽没敢耽搁,就开始将各式准备好的东西都送到了顾念兮的面前。末了,还将一杯牛递给顾念兮。

    “别担心,这味道还不错。”

    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似的,谈逸泽还先拿起其中一块,啃了一口。

    在他的唇齿之间,顾念兮还能听到食物被咬碎了发出来的清脆声向。

    其实,顾念兮倒是相信这个男人做的食物的。

    他都常年在外,所以一般饿了也会自己解决。

    以前在那小公寓的时候,她要是难受还是他给煮的饭菜。

    那味道,顾念兮至今记得。

    虽然比不上人家餐馆里的味道,但比她顾念兮煮出来的东西味道还要好。

    当然,这只是顾念兮个人的看法。

    扫了一眼他充满期待的眼神,顾念兮最终还是拿起了一块饼。

    看到顾念兮一口口的将食物往嘴里送,他笑了笑:“你先吃着,我去把给收拾一下,顺便将昨天晾着的被子给拿出去!”

    说着,谈参谋长这就自顾自的围着围裙走了。

    看着那修长的着那件和他刚毅的气质极为不相符的粉色小熊围裙,顾念兮的嘴角抽了抽。

    但他同样也在纳闷,这谈逸泽今天没事么?

    寻常这个时候,不应该已经到部队去了?

    怎么今儿个,他倒是想当起良家妇女……哦不,应该是家庭妇男!

    叠被子,扫地,洗碗,做菜……

    这一整天下来,顾念兮都感觉自己好像出现幻觉了。

    每当她想做一件事,刚刚起的时候,边这个高大的男人势必会抢先一步,将所有的事给做好。

    看着这带着浪漫色彩的褥上摆着的那块“豆腐干”,顾念兮嘴角抽了抽。

    这男人,每次叠被子都会将被子给整成这幅德行。

    看不顺眼,她只能将这被整成了豆腐干的被子再度拆开,铺在上。

    而后,顾念兮来到卧室的窗前,看向此刻正在谈家大院里,帮着刘嫂晒昨天的那几条被子的谈逸泽。

    此时,这男人上的那条围裙还没有来得及脱下,帮着刘嫂将被子都给晾上去之后,这男人总算是停了下来。

    但他好像早已感受到她的目光似的,在停下来休息的那一秒钟,一下子就将视线落在呆在三楼窗户前的顾念兮的上。

    那双在阳光下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光芒的黑色眼眸,就像是充满吸引力的磁铁。

    一不小心,就能将你的灵魂乃至你的信念全都给吸过去。

    而顾念兮,对于这个男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深,还真的没有多少抵抗力。

    要是有抵抗力的话,当初她也不会被他骗过来当媳妇了。

    “……”看那男人的眼眸,顾念兮突然变得有些无措。

    要是以前,她肯定会傻乎乎的飞奔到楼下这个男人的边。

    但想到昨天,顾念兮索将窗户给拉上,阻挡窗外那双勾魂的眼眸。

    “哼,看不到就省心了!”

    将窗户给关上之后,某女一个人靠在窗户边上喃喃自语着。

    “小泽,这兮丫头还真的生你的气了!”刘嫂也在边上,看到了刚刚这一幕。

    其实,能让谈逸泽这么吃瘪的人,还真的没有。

    而难得看到这谈逸泽吃瘪,家里的长辈好像都像是来看好戏似的。

    对于他们的话,谈逸泽都没有放在心上。

    再度扫了一眼刚刚已经关上的窗户,他的眼眸里仍旧有着足以溺死人的温柔光芒:“没事,看来我还需要再锻炼锻炼!”

    ——分割线——

    在这个光灿烂的季节里,整个城市呈现出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但有个地方,却明显和现在的这一片盎然生机不符。

    这地方,就是在苏悠悠的办公室里。

    此时,苏悠悠刚刚结束了今天的看诊,拿起自己昨儿个从主任那边拿来的相关书籍,正准备钻研一些东西。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里闯进了一个人。

    这人,来势汹汹。

    特别是眉宇间的狠戾,就像是苏悠悠欠了她多少钱似的。

    “凌老太,我记得今天你好像没有预约过我的门诊吧!”

    苏悠悠将手上的书放在一边之后,站了起来。

    没错,此刻出现在她苏悠悠的办公室的人,正是凌母。

    估计是凌母进入办公室的动作有些大,让这办公室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看向了她所在的角落。

    甚至有个护士还以为这应该是过来看病的患者,细心的提醒着她:“太太,看诊的话要现在门口那边挂号!”

    虽然有些人将凌母归类为是来看病的。

    但苏悠悠可不这么想。

    要是连她是来找茬的这点都看不出的话,那也枉费了当初她和这个老女人一起过了那段子。

    不过今儿个凌母到这里之后,只是一直用毒的眼神看着苏悠悠,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这,让苏悠悠纳闷了。

    这老女人为什么从一进门就这么看着专注的看着她苏悠悠?

    苏小妞虽然自恋了些,但可不认为这老女人是因为喜欢她苏悠悠所以才出现在这里的。

    扫了一眼她手上还抓着的另一个东西,苏悠悠道:

    “凌老太,您有什么事的话,要不在这坐坐,咱们谈谈也成!”

    说完,对着刚刚开口的那个护士说:“小何,你给弄个椅子过来!”

    “唉,苏医生!”那护士应完了苏悠悠之后便打算转给凌母找来椅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沉默着的凌母总算是开口了。

    不过这老女人一开口,让这个办公室里的气氛都变了。

    “人,我不用你这样假惺惺的!”

    “哟,这你会不会说错了?是你自己找上来的,又不是我过去找你!”要说假惺惺,应该是说她自己才对吧!

    “如果是有急事过来找我的,我欢迎。如果是想到我办公室来闹事的话,那请离开!”苏悠悠不想再因为这个老女人再度被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其实,刚刚苏悠悠从这个老女人的手上看到的,应该是另一家医院的体检报告。

    估计,那家医院给出的答案,也让凌老太不是很满意。

    所以,苏悠悠一开始还以为这个老女人是打算来问这病的。

    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苏悠悠自嘲式的勾了勾唇,嘲笑自己有些自作多了!

    “苏悠悠,你这个人到底用了什么方式,让所有的人都联合起来帮你做这些龌龊事!”

    将手上的病历狠狠的砸到了苏悠悠的办公桌上,这老女人开始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因为这妇产科办公室传出的动静有些大,自然也引起了路过这里的人的关注。

    于是,办公室门被推开了,门外有不少人朝着门内张望着。

    这场景,其实苏悠悠并不陌生。

    想当初,这个老女人找人来暴打她苏悠悠的时候,也曾经在医院里折腾出这样的一出来,同样也让她苏悠悠成为她自编自导自演的戏码中的一员。

    “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扫了门口张望的那些人。

    后者,因为被看到,稍稍的将脑袋藏了起来。但很快,苏悠悠的视线移开的时候,那些刚刚低着头的人,又开始钻了出来。

    “不明白?你是在跟我装傻吧苏悠悠!你联合别的医院给我都给我开出了假的体检查报告,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

    凌母紧握着拳头,在这里叫器着。

    其实,不过是因为她不想相信那份体检结果罢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是恶肿瘤?

    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前段时间,她不相信这个检查结果,所以一边换了一间医院做检查,一边还要办凌二爷的婚事。

    等到这两天所有的事都平息下来的时候,她才有空到医院拿检查报告。

    可这报告上,仍旧是她不想看到的玩意。

    她不相信这个结果,她凌母争强好胜了一辈子,不管什么都要比别人好,怎么可能会输在体上?

    她好不容易才要回到凌氏集团继续上班,她好不容易……

    不……

    这不可能!

    所以她觉得,这应该是这该死的苏悠悠背后串通别人弄出来的。

    在拿到这个检查结果的时候,凌母便匆匆的拿着这份报告过来找悠悠了。

    其实,关于这一点,其实苏悠悠还是多少能理解的。

    在看到这样一份体检查报告的时候,谁都会害怕,包括这个一直都在外人面前非常强势的女人。

    在苏悠悠看来,她现在不过是用这样大吵大闹的方式来发泄她心底的恐惧罢了。

    不过,苏悠悠觉得,这老女人的发泄方式错了。

    她应该在家里发泄,而不是到她苏悠悠这里来!

    “凌老太,那您倒是给我说说,我联合别人做个假的体报告给你,我能得到什么?你要害怕,也要有个度。这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能进来撒野的地方!”

    扫了一眼凌母刚刚丢过来的那份体检报告,苏小妞索将检查报告拿起来,看了看。

    结果,不出她的预料。

    “你说什么,我会害怕?我在商场上什么样的狡诈手段没有看过,什么样的危险没有见识过,我会害怕你这雕虫小计!”

    凌母好像已经到了某个崩溃的临界点,此刻说出来的话总是有些颠三倒四的。

    “你好想要什么好处?你不过是想要让我疯了,然后趁机回到我儿子的边,圆了你的豪门阔太太梦罢了。我告诉你苏悠悠,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一天,你别想着要嫁给我儿子!你,也别想缠着我儿子!”

    听着这老女人的话,苏悠悠真的感觉有些累。

    为什么每次和她见面,都要时不时的扯上凌二爷?

    而且每次讨论的话题,都是她苏悠悠如何的缠着他凌二爷?

    难道凌母当真没有想过,其实她和凌二爷的另一种可能?

    “我看你最好还是回家问问看,从以前到现在,到底是你儿子缠着我,还是我缠着他!”

    给脸不要脸,那就不给脸了,如何?

    每次见面都是这样的老三篇,谁听着都烦。

    “我儿子缠着你?苏悠悠,我看你还真的疯了,我儿子是什么背景什么地位,你又是什么背景什么地位?你竟然说是我儿子缠着你,笑话!”不知道刚刚苏悠悠说的那些是哪一点击中了凌母的笑,此刻这老女人竟然在这办公室里呵呵大笑着。

    但不知道是这笑声本就带着一股子冷意,还是因为这医院办公室比较宽敞的缘故,这笑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背脊都有些凉飕飕的。

    “你要不行的话,现在先回家去问不就是了?”

    她还懒得跟这老女人解释了。

    从她和凌二爷认识开始,你哪只眼睛看到过是她苏悠悠主动黏上人家凌二爷的了?

    每一次,不都是那个男人着老脸凑上来的?

    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说曹到!

    你看,他们刚刚在说凌二爷吧,现在这男人还真的出现了。

    其实,凌母第一眼也察觉到儿子进来了。

    第一感觉,凌母觉得这孩子应该是从司机哪儿听到自己的行踪,所以才跟着来的。

    可当儿子偏离了自己预定的路线,朝着苏悠悠那边走了过去,甚至还当着她,乃至所有人的面霸道的搂上了苏悠悠的腰的时候,凌母的眼神里出现惊慌的表

    怎么可能?

    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又搅和在一起了?

    前段时间苏悠悠不是才刚刚回国么?

    还有,儿子不也才死里逃生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当这凌母正沉浸在这不大不小的无措中的时候,凌二爷先开了口:“苏小妞,听院长说有人找你的麻烦?跟你二爷说,谁找你麻烦,二爷将他的老窝给端了!”

    这个男人,还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但因为,他确实有着这样的资本,也不会让别人觉得是在说大话。

    可苏小妞看了这二爷的德行之后,直接就将他落于她腰上的手给抓开了,丢在一盘:

    “哟,你来的正好,有人有点事要问你呢!我看,你还是和人家说清楚的比较好!”

    苏小妞蔫蔫的样子,像是不待见凌二爷。

    这感觉,特么的不好。

    于是,凌二爷认定了导致苏小妞心不悦,以至于他凌二爷吃瘪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苏小妞口中说的那找他凌二爷的人。

    黑眸,照着办公室扫了一圈,凌二爷打算锁定这个目标,然后快速出击,解决完了好和苏小妞一起回家滚被窝。

    可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在这人群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影。

    “妈?”

    “妈,您怎么到这儿来了?”凌二爷看到凌母站在这里的第一时间,明显一愣。

    但很快,他便明白了苏小妞刚刚为什么对自己是那种态度了。

    这,又是自己老妈搞的鬼吧!

    三两步上前,凌二爷拽着老妈的手,打算先将她从这里带走。

    你想想,一边是自己的老妈,一边又是和自己生气闹别扭不肯回家的媳妇,凌二爷现在觉得夹在这两边真的头很疼。

    还是先带走一个,免得事态升级就更不好控制了。

    “妈,咱们有事还是先回家说去吧。”

    “不,宸儿我不走!”

    凌母甩开凌二爷的手,指着苏小妞开口:“你现在就当着她的面跟妈说清楚,是不是这个货一直缠着你,所以你才不肯听妈的话的?”

    估计,在每个母亲的眼里都一样,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就算是犯了错,也是别人家的孩子给带坏的。

    “妈,苏小妞不是货!我跟您说了多少遍了,您要是再这么喊她,我肯定跟您急!”

    苏悠悠是他凌二爷搁在心里的宝贝,那容许的谁这么说她?

    就算是自己的母亲,也不行。

    “再说了妈,苏小妞也是您的儿媳妇,我缠着她不过是想把您的儿媳妇给带回家!”一句话,等同于变相的否认了凌母口中所说的那些。

    可这话却让凌母的脸色彻底的垮下来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当着这个姓苏的人来反驳自己,还有周围那么多人都在看着。

    这让她的老脸,有些搁不住了。

    ——分割线——

    “我去洗水果,爷爷咱今天还吃葡萄吧!”

    晚上,顾念兮被人争夺了洗碗的权利之后,在电视机前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准备去洗些水果。

    “好啊,葡萄。我的小金孙最喜欢吃葡萄了!”现在谈老爷子什么习惯,都按照他的宝贝金孙的喜好来。

    正在地上来回转悠一个人不知道玩着什么的聿宝宝听到葡萄二字之后,开心的“哇哇”直叫。

    “妈妈一会儿给你拿来!”

    说着,顾念兮这一起,刚从厨房里洗完碗的男人走出来听到这话,就赶紧说:“没事,我去就好!”

    撂下这话,男人又转回到了厨房里。

    你看,这抢事做,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积极的。

    都一整天了,这个男人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钻进了厨房里又继续忙活着。

    看到这形,顾念兮的眼神暗了暗……

    等到谈逸泽再度穿着那一滑稽的围裙从厨房里端着葡萄出来的时候,顾念兮道:“放下东西,我有事和你说!”

    撂下这话,她上楼了。

    谈逸泽见她这个态度,当然赶紧将自己手上的葡萄给撇下,乐呵乐呵的跟着媳妇的后跑。

    按照他对媳妇的了解,他明儿个去参加对抗演习,是有望了!

    而这会儿抱着金孙喂葡萄的谈老爷子在看到这小两口一前一后的上了楼之后便对小金孙说:“小乖乖,我看你今晚又要跟太爷爷窝一块了,你爸你妈今晚肯定有的忙咯……”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