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抠巴掌VS你的订婚宴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舒落心听着那些人的汇报,脸色越来越难看……

    因为,这汇报出来的这组数据,还真差强人意。

    谈逸南带领下的明朗集团这个季度做出来的业绩,竟然只相当于顾念兮领导下的三分之一?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因为舒落心相信自己儿子的实力,所以在她看来,这两组数据不过是这顾念兮为了在董事会各位领事的面前炫耀自己的才能罢了。

    当然,以前顾念兮怎么显摆,这舒落心也没有权利去管。

    可现在不同,这顾念兮要是拿她舒落心的儿子来踩,以显示自己地位的话,她舒落心又怎么忍得住,让所有人看扁了她的宝贝儿子?

    于是,在第三组人员报告数据的时候,舒落心开口打断了。并且,她站了起来,质疑这组数据的真实

    而对于舒落心的反映,顾念兮也像是早已料到了她会是这个反映似的,冷笑着将自己手头上的资料放到会议桌上,她也跟着站起来:“那我也问问舒姨,您究竟凭什么质疑我的员工作出来的这组数据的真实?”

    其实,如果这个时候舒落心细心一点的话,肯定会发现顾念兮今儿个对她的称呼发生了改变。

    前几次在公司里遇到现在在这里上班的时候,顾念兮都会称她一声“舒总”。

    而今天,她却像是在谈家的时候似的,只喊着她“舒姨”。这很明显,她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舒落心,她已经不是这里的员工了。

    但此刻,舒落心因为太过急切的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证明点什么,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料想到这顾念兮的称呼上有如此大的变化。

    “现在你是这明朗集团的代理总裁,我觉得这儿的员工应该是为了讨好你,所以才作出这组数据。不然,我不相信小南在位的时候,业绩和你的相差的那么大!”

    舒落心的一席话,引得在座的各位董事还有公司的几位高层议论纷纷。

    而在如此的形下,舒落心冷笑。

    别以为只有你顾念兮会这玩这样的门面功夫,你会的我也会。而且比起我来,你的资质还太浅了。

    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这才是她舒落心的看家本领。

    “这组数据还真的不是让我命人做的,您不信的话可以回家问问小叔,是他昨儿个打电话让秘书处发话下去,让各位高层将本季度的业绩做出来对比。当然,我顾念兮也曾经和您一样质疑过这数据的真实,毕竟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的!”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正好堵在舒落心的心口上。

    砸的舒落心,心口闷闷的。

    这该死的野丫头,竟然还当着别人的面来嘲笑她和小南?

    什么叫做两组数据的相差太大!

    要不是上次打了她,被谈逸泽那样警告的话,舒落心没准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要冲上去扇这个女人的巴掌。

    可难道就这样任由这顾念兮在自己的面前狂?

    舒落心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

    “你说这是小南做的,你有什么证据?”

    “不信的话,您大可以打电话回家问问小叔!我相信,他会给您满意的答复!”顾念兮说到这的时候,又扫了一眼此刻坐于会议桌前的几人:“好了,没什么异议的话,我们继续开会!”

    而听着这丫头竟然敢这么藐视自己的话,舒落心愤恨的掐紧双手。

    可她又不得不承认的是,顾念兮这丫头还真的像是掌握了她的脉门似的,知道她今儿个是背着小南出门的。

    这打电话回去和谈逸南求证,不是等同于在变相的和谈逸南承认自己来到明朗集团了么?

    那孩子这两天都在准备出国留学的事,她才能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出来。

    要不然,你以为现在谈逸南会放任她一个人呆在家里?

    在谈逸南看来,舒落心现在是个绪极易崩溃的危险人物。

    可舒落心觉得,这不过是她家小南小题大做罢了。

    她的精神,哪里有问题了?

    会议在顾念兮的话音之下,继续进行。

    可听着那些所谓的业绩汇报,舒落心仍旧是不满连连。

    终于,顾念兮在最后做这次会议总结的时候,舒落心又发话了。

    “等等,我觉得取消和宋亚集团娱乐公司联合的慈善活动这项决议不明智。我觉得,我们明朗集团是个大公司,对外应该是富有心的企业。如果在连这点小钱都抠不出来的话,岂不是贻笑大方?”

    话说回来,关于这和宋亚集团联合的慈善活动,也就是类似于就会那种。

    这所谓的慈善活动,到时候还会邀请来自各方的阔太太,捐出他们自己的心之物,然后在慈善晚宴上拍卖。卖的的所有款项,都会拿来进行各种慈善事业。

    这还是舒落心前一阵子亲自决定下来的,并且那个所谓的方案,也都是她带领着名下的几名员工,制定出来的方案。

    这还是她舒落心有生以来第一个出炉的方案,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就这样被顾念兮被否决了呢?

    在舒落心看来,其实这问题的本不是出在这个方案上,而是出在顾念兮的上。

    是她顾念兮故意要和她舒落心作对,所以连她决定的策划这个女人都将它给否决了。

    而顾念兮听着这舒落心的话,又是摇头一笑:“舒姨,您大致没有算清楚您所谓的这次慈善晚宴的所有开销吧。这次的开销,无论是酒水还是糕点,您都要求最好的。还有开设这次的活动,也设立在五星级酒店。这笔开销,恐怕不低吧!”

    “你这个寒颤的丫头没有出席过这样的活动,肯定不懂这些。我们邀请过来的,都是一些集团总裁的夫人,难道能用低档次的东西招待人家么?再说了,要是做不到这些的话,怎么能让他们心甘愿的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捐出来拍卖!”

    舒落心仍旧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

    “您招待考虑用最好的,不让明朗集团丢脸,这一点我肯定。”好的优点,顾念兮肯定。

    不过这缺点,顾念兮当然也不能放过:“但若是一个简单的活动,就让明朗集团耗资千百来万,拍卖所得的款项又不超过这个数,到时候恐怕落进慈善机构里面的钱,也很有限吧!”

    你真当那些阔太太傻?

    会将昂贵的珠宝首饰送到这小小的聚会上拍卖?

    就算要,人家也是去更有名气,更有助于丈夫的晚宴上捐出。

    而这,也导致了这次舒落心策划的这个慈善活动,绝对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原因。

    正因为看透了这一点,顾念兮才将这个决策给驳回。

    “好了,我们明朗集团要真想做慈善公益,就应该做到真真正正的实处。近段时间我去过一次边远山区,我发现那里的孩子每天都要走很长的山路,翻山越岭,才能到达学校。还有饭菜,也只有家里边研制的咸菜酸菜之类的。所以我打算下半年的时候,让我们集团策划一次探访山区孩子的实况。到时候也捐出两辆校车,还有资金让山里边的孩子也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快乐上学。”

    其实这些,都是前一阵子跟着谈妙文去寻找谈逸泽的时候路过山区里的一所小学看到的。

    当时,顾念兮在这所学校里借厕所。

    而这些,都是她亲眼所见的。

    所以打从这一次回来,就有这么一个想法一直存在顾念兮的心里头。

    今天,舒落心提出来的这些也正好让顾念兮大胆的将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而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也得到了在座的各位董事的支持。

    整个会议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更有人还提出,要在这所山区小学设立一些助学基金,资助这些孩子走出大山,帮着家里边脱贫。

    而明朗集团真正的慈善机构,也在这一次会议中初具模型。

    等到这次会议结束的时候,舒落心都处于懊恼中。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刁难,又让顾念兮逮着了表现的机会。

    看她几句话,又将整个会议室里的那些高层给忽悠的颠的,舒落心的心里就说不上的气。

    算了,现在这位置上是顾念兮的股,这公司里的人谁不想讨好她?

    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女人,心里有许多的怨言。

    但最终,只能灰溜溜的准备会办公室。

    谁让现在的她这边还要防着谈逸泽可能会有的报复行为,这边还要看着别人的脸色?

    舒落心起离开这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一直都看着她。

    看着她消失在会议室门口的影,顾念兮的红唇冷勾:舒落心,你不会还以为,这明朗集团现在还有你的一席之地吧?

    ——分割线——

    “你这是在干什么?该死的野丫头,我不在这个办公室,谁准许你动我的东西的?”舒落心刚刚踏进自己前段时间才安置好,舒适又宽敞的办公室的时候,就见到自己的秘书兼助理,竟然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将她的那些东西一件件的往一个箱子里收拾。

    没有经过她的准许碰她的东西,这野丫头的狗胆也太大了!

    愤怒袭上心头的舒落心,一上前就往这个助理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打的,那个助理眼泪汪汪的。

    捂着发疼的脸颊,她和舒落心说:“舒总,不是我想要动您的东西的,是顾总回来之后,就让我把这间办公室给清出来,她打算在这里种花来着!”

    “种花?”

    顾念兮竟然敢当着助理的面说要拿她舒落心的办公室来种花。这顾念兮,还真的狗胆包天了!

    看来,她这段时间没有好好的收拾她,这野丫头还真的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转,舒落心怒气冲冲的打算去顾念兮的办公室找顾念兮算账。

    可俗话说得好,说曹到!

    刚刚舒落心这还想要上去找顾念兮呢!

    这不一会儿的功夫,顾念兮带着韩子还有她的秘书,以及公司里的一个高官就到了她这边来了。

    不过顾念兮显然不是来找她舒落心的。

    她的视线越过她舒落心,看向刚刚正在收拾着这办公桌的助理。

    视线扫过那名助理脸上的一抹红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暗了暗:“收拾好了没有?”

    “顾总,我是想要收拾。可舒总……”

    舒总不让,还打了她!

    助理感觉有点委屈。

    是,她是在明朗集团工作,是该服从上级的领导。

    可这算什么?

    她在家的时候,也是家里的宝贝。

    连她的父母都没有人敢这么打她呢?

    这老女人凭什么这么对待她?

    其实,关于这个助理的绪,顾念兮一眼便读懂了。

    因为当初她被舒落心打的时候,其实也跟她现在的心差不多。

    视线再度落向舒落心的时候,顾念兮的眸子微眯了起来。

    当她是被因为谈逸泽在这边,怕他真的动怒当面要了这个老女人的命,所以才不得不先劝说那男人回家的。

    若是当时她想要这个老女人的命的话,怕是谈参谋长早就帮她动手了吧!

    想到那个老男人,顾念兮的薄唇轻勾了下……

    “舒姨,您这么做不大合适吧?我这明朗集团的员工,虽然是雇佣来的,可不意味着谁都能打他们吧!您倒是说说,今儿个把我的员工打了,要怎么解决才好?”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索将自己手上的那几分文件全都交给了自己的秘书拿着,双手抱臂看着舒落心。

    而这样的顾念兮,让舒落心极度不爽。

    这给她的感觉,好像是顾念兮现在正等着她的好似似的。

    “什么你的员工?顾念兮,你最近嚣张的。这明朗集团,你还以为真的就是你一个人的了?”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还慢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前,落座在自己前段时间高价定制来的那个皮椅上:“这是我的办公室,还轮不到你这野丫头到我这边来撒野,现在给我带着你的人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视线扫到这现在还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给自己收拾东西的秘书,她又说:“你,也给我滚!”

    不让她滚做什么?

    难不成还真的要让这人将自己的办公室给清空出来,给顾念兮种花?

    那,她舒落心岂不是真的成了整个明朗集团的笑话?

    “舒姨,如果是前一阵儿您这么说,我倒也赞成您在这里发号施令,毕竟那个时候您还是这明朗的经理。”

    顾念兮没有如她所说的那般带着她的人离开,而是仍旧站在舒落心的面前,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而这一脸的笑,在舒落心此刻看来却和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没安好心。

    特别是刚刚这顾念兮说出来的话,让舒落心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顾念兮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那个时候您还是这明朗的经理?

    难道现在,她不是了?

    “顾念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一阵他们已经在公司撕破脸皮了,现在也没有必要为了那么点面子,还在这里和顾念兮维持那些可笑的表面功夫。

    “我的意思是,明朗集团慈善部已经被我给取消了。至于您所谓的慈善部经理的这职位,自然也失业了!”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玩味似的笑,像是在等着舒落心的反映似的。

    而舒落心的反映,一点都不出呼这顾念兮的预料。

    在听完她这一番话之后,这舒落心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的在这个房间里吵了起来。

    “顾念兮,你有什么权利将这个明朗集团的慈善部给取消?就算你是现在明朗集团的代理总裁,也没有这个权利吧!”

    这个部门可是当初谈逸南上任明朗集团董事长一位的时候,她和儿子拗了多久才让儿子给她设立这个部门,安个经理的职位当的?

    为了保住自己在明朗集团的一席之地,就算现在满大街还在议论她舒落心那些不检点的行为,她还是硬着头皮来上班了。

    她到底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还有她到底还要承受多少人的讥讽?

    这顾念兮知道么?

    她不知道!

    所以,觉得自己对这份工作非常认真的舒落心,打从心里认为这顾念兮压根就没有资格将她的这个部门给撤职。

    “我有没有这个权利,当然不是我顾念兮一个人说了算,而是由爸爸说了算,您是这个意思吧?”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干脆示意这一直都站在自己的边,担任明朗集团的法律顾问,还有以前谈建天的私人秘书的韩子上前,让他将舒落心想要的东西拿出来。

    而看到这曾经为谈建天的左膀右臂的韩子现在死心塌地的跟随在顾念兮的边的时候,舒落心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难不成,这韩子手上还真的有什么东西对她舒落心不利不成?

    “韩律师,现在您就告诉我们舒姨,我顾念兮到底有没有这个权利?”

    短短一个月把她顾念兮先前好不容易和各个公司谈成功的各个合作方案给取消不说,还为此让明朗集团背负了一大笔的赔偿违约金。之后,她舒落心还利用职位之便,用明朗集团的各方慈善款项,来讨得她姐妹的欢心。这给明朗集团带来的,不是正面效果,而是塑造出一个颓废的企业形象。再者,还有她近段时间在网上弄出来的羞人的照片,更让明朗集团因为她舒落心个人,损失惨重!

    就这样的人,她顾念兮岂能还将她留在这公司里?

    “舒女士,事是这样的。这一份是谈建天谈总裁在当初离世的前一个月的时候定下来的遗嘱。这份条款,里面包括这顾念兮女士是这三年里他指定的唯一明朗集团的代理总裁。任何人在没有顾总的同意下所设下来的部门,或是签署下来的合同条款再者是所做的决定,都属无效。”

    韩子将一份盖着红印的文件摆在舒落心的面前。

    “不……这不可能!”

    谈建天都已经去世快一年了!

    他怎么可能死之前就料想到去世之后可能发生的事

    再者,这谈建天怎么可能这么相信这过门的儿媳妇,而不相信她这个枕边人?

    一定是顾念兮造假,想要用来对付她舒落心的对不对?

    可舒落心刚一吼出这一句的时候,韩子又交代了:“这上面还有谈建天总裁的亲笔签名,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倒是可以拿到相关部门去检验一下!”

    “谈建天的签名?你唬谁呢……”

    舒落心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双手还是颤抖的将韩子刚刚递给她的那份资料接起来。

    在看到上面那熟悉的笔迹的时候,猩红再次充彻舒落心的整双眼眸。

    还真的是谈建天的亲笔签名!

    为什么会这样?

    谈建天,我舒落心虽然不是你的结发之妻,但好歹也和你同共枕的几十年!

    你竟然帮着一个外姓人,来对付我?

    你这么做,还是表明你的心里只有那个人对不对?

    该死的谈建天!

    既然你到死了还那么维护你和那个人的孽种,那我就要看看你还能维护多久!

    发了疯似的,舒落心在确定完这份文件的真实之后,就开始疯了将这份文件给撕了,将一份完整的文件给撕成撕破,然后在将这些碎片抛在空中。

    看着这成了碎片的玩意在空中飞舞,舒落心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看吧,谈建天!

    你死了还留着这玩意,不就是想要让那个孽种的女人可以来对付我!

    我现在将这玩意都给毁了,看你还能怎么样。

    看着这纸片在空中飞舞,舒落心的笑声在这个宽敞的办公室内里回着。

    那带着冷意的笑声,不让这些看客看的有些心寒。

    唯有韩子和顾念兮两人,面无表的盯着这老女人的举动。

    最后,在顾念兮的示意之下,韩子又说了一句:“舒女士,您就算毁了这文件也没什么事会发生,因为这文件只是一个复印本。真正的文件,在此之前顾总已经收起来了!”

    一番话,让原本漾在舒落心脸上的诡异笑容,变得僵硬,最后发生了龟裂。

    碎片,一点一点的坍塌下来,掉落在地面,残破不堪……

    怎么会这样?

    她都已经将这玩意给撕成了碎片,还是拿顾念兮没办法?

    为什么……

    谈建天,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

    是不是因为那个孽种的女人,所以你都看不到我这些年呆在你边对你的好?

    想到有这个可能,舒落心突然跟疯子一样,准备朝着顾念兮飞扑上来。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突然挡在了舒落心的面前,将她原本想要扑到顾念兮的子给拦了下来。

    并且,这人还将她挥舞的双手给抓了下来。

    死死的扣在自己的前,然后收紧……

    “妈……不要这样了,求您……”

    熟悉的嗓音,不熟悉的沙哑。

    那是,她舒落心的宝贝儿子。

    她舒落心努力的大半辈子,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大计,却败在这宝贝儿子的手上……

    看到这个孩子,舒落心真的恨不得打他几个巴掌!

    她舒落心拼了大半辈子的事,他竟然连打一声招呼都没有,就让她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这到底算什么!

    可抬手的时候,看到他那种熟悉的脸庞的时候,舒落心又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那毕竟,是她亲生的,又是亲手带大的孩子。

    第一次,舒落心对自己的命运感觉到这样的无力。

    “妈……不要这样!我们先回家,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好好说!”

    谈逸南此刻就像是哄着孩子,低声喜悦,又无比耐的哄着自己的母亲。

    其实他看得出来,母亲的绪早已有些失常了,在那组照片被公开之后。

    这两天他答应母亲呆在家里,其实不是怕了母亲,而是他担心她会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作出后什么疯狂的行为来。

    今儿个本来他也不想离开家的,可没办法他去留学的那些手续出了一点问题,所以他只能先到那边看看。

    可没想到,母亲竟然会趁着他出门办事的时候偷偷溜到明朗来。

    要不是先前的秘书打电话和他告密的话,他还真的赶不到这边来。

    “我不要,小南我不要回家!我死都要留在明朗集团,这里是我的,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凭什么轮到这个狐狸精在这里得瑟?凭什么……”

    舒落心在叫器中,被谈逸南拉着朝着大门口走去。

    而在离开这个办公室的时候,谈逸南看向顾念兮的时候露出一个无比愧疚的眼神。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他和顾念兮的距离,真的越来越远了……

    ——分割线——

    “顾总,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问这话的,是舒落心刚刚打了的那个助理。

    “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家休息两天,等心好一点再回来上班。至于这里,我会让人过来把这地方收拾了!”

    舒落心在这里打了人,最终还是要轮到她顾念兮来给她擦股。

    “谢谢顾总!”

    被打了巴掌,心自然不是很好。但有了总裁的体谅,员工的心自然好了许多。

    现在还能得到难得的假期,助理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韩子,话说回来,这文件的复印件真的在我那里么?”

    顾念兮盯着地上舒落心刚刚留下来的碎纸屑,若有所思。

    “这文件我先前复印了一份,放在我家里,还没来得及拿过来!”

    想来,刚刚某人说的信誓旦旦,原来不过……

    可却将舒落心给疯了。

    这,还让顾念兮佩服的。

    “韩子,你还真的有往演艺圈发展的潜能!有需要的话,我给你联系一下导演!”

    一起工作的时间长了,顾念兮也时常和韩子开玩笑。

    其实,她就是见不惯这韩子整天跟个僵尸似的,面无表,怪吓人的。

    “行,要是有张x谋导演的戏,您也给接个!”

    不过这面无表的人开起玩笑来,还真的有够……吓人了!

    顾念兮打了了冷颤之后:“算了,放你这样出去吓人怪不道德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明朗谋发展吧!”

    “多谢顾总抬……”

    面无表的男人又甩出了这么一句话,直接让顾念兮又打了个冷颤……

    ——分割线——

    “谈老大,今儿个把咱们来搞个家庭大联欢吧!”

    “啥主题?”

    “就庆祝谈老大您英勇就义……”

    “……”某人冷瞪了二货男一眼,眸色硬生生的让后者打了个冷颤之后,他改口:“我个呸,说错了!庆祝您这个大英雄明儿个重回到工作岗位,我们举办家庭联欢家庭三加二!”

    所谓的家庭联欢三加二,就是三个两口子,再加上两个宝宝。

    至于老四和小五,这两个最近都即将荣升爸级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周先生觉得这两个人特别窝囊,所以不喊上他们了。

    其实表面上哼哼唧唧的,周先生却好像没有考虑到,当初周太太怀上孩子的时候,他可比人家这两个还窝囊。

    “行了,准奏!通知下去,今晚到我家来。”

    “喳!”

    于是,由某个二货主导的所谓的家庭联欢晚会,也就是简单的聚会就如期举行了。

    周先生是主导者,当然是第一个到场的。

    看他现在这边环着老婆的腰,那边还一手牵着小齐齐,子还算满舒畅的。

    当然,要是这小粘虫没有跟着过来的话,周先生觉得自己会更像是活龙。毕竟,他都有老长时间都没有和周太太过两人世界了。

    可没有办法,先前周先生已经和周太太请示过了,想要将这小粘虫留在家里,便遭到了周太太的一整晚的白眼还有变相的冷暴力之后,周先生只能妥协了,将这个小粘虫捎上。

    但前提是,周先生今晚上还是想要独占老婆一人。

    于是,这周先生一整晚上都呆在他们娘俩的中间,打算离间他们娘俩,然后一个人独占老婆。

    可这刚刚一岁半的小齐齐个头还比较小,走了几步累了,就开始眼巴巴的张望着妈妈的方向,扁了扁小嘴,要抱。

    看儿子那眼神,周太太的心都化成了棉花堆,伸手将想要将儿子给抱起来。

    可人家周先生伸出老长的腿,将这娘俩给硬生生的隔开了。

    “去去去!大老爷们你丢不丢人?走着还要我老婆抱你?去,一边呆着去!要想被抱,等你自个儿找媳妇抱去!”

    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

    看着自家男人那土匪似的教育方式,周太太感觉天雷滚滚。

    好在周太太准备要暴怒给自家周先生一个暴炒栗子的时候,谈参谋长牵着二黄出来迎接了。

    之所以牵着二黄,还不是某个小淘气包死活要坐在二黄的上。

    于是乎,两人一狗就以如此形象粉墨登场了!

    这一幕,简直让小齐齐羡慕瞎了,于是当场为忘记自己刚刚要什么来着。

    “哟,这都有坐骑了!”

    周先生看着骑在上面的小胖墩,开始不着边际的调傥了。

    聿宝宝一向都是个得瑟的主儿,特别是有他老子在他旁边为他撑腰的时候,他的胆子特别的大。

    要不然,刚刚怎么逮着二黄就往人家的腰上爬,都快将二黄给折腾死了才骑上去的。

    这会儿,还有别人的夸奖,而聿宝宝笑的咯咯咯的,刚刚冒出来的几个小白牙齿还晾在外面,明晃晃的。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

    聿宝宝是得瑟了,可人家二黄就郁闷了。

    他之前好歹也是威风凛凛的警犬,还跟着自己的指导员去去过好些地方缉毒,抓拿逃犯!

    好不容易现在从前线退下来了,还要被人这么欺负?

    而且,对象还是一个气的小淘气包。

    现在,竟然还被这么一个二货嘲笑?

    听着周先生那不着调的调傥,二黄直接甩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你才坐骑,你们全家都是坐骑。

    “嘿,周先生,你看人家二黄特鄙视你!”

    周太太直接目睹了二黄甩白眼的一幕,乐了。

    而后者感觉自己被周太太瞧不起就算了,现在还被一条大黄狗给鄙视了,心里头别提有多委屈了。

    不过因为今儿个他不让周太太和小齐齐接触,这丫头一整天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现在竟然因为一条狗给了自己的小脸,说到底周先生还是心存感激的。

    至少他知道今晚自己不用睡沙发了!

    “好了,我们先进去,让这两个孩子在这里玩吧!”近来天气变暖了些,现在院子里还有阳光,谈逸泽便让孩子在院子里玩耍。

    “好好好……周太太我们先进去吧!”

    周先生一听到能单独和周太太在一起,心里别提有多乐呵了。

    可相对之下,周太太则有些郁闷了:“谈大哥,孩子在这里没有问题吧?”

    小齐齐可是周家人的心头,也是周太太的宝贝,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我让二黄看着他俩!”

    最近谈逸泽都呆在家里,有时候顾念兮出门让他一个人看着孩子,而他自己又想着在大厅里看一下军事报道,就让家里的免费保姆帮着他在院子里照看宝宝。

    而这个免费保姆,就是院子里的二黄。

    现在聿宝宝已经能单独走路了,就跟个野孩子似的,淘气的很。

    有事没事,都喜欢跟二黄在院子里头打滚。

    而且这二黄还特别聪明,有时候聿宝宝这个小淘气包还想着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溜出门玩,还被二黄逮了个正着。嘴里咬着聿宝宝的棉衣帽子,就将这小祖宗给带回家了。

    正因为有了这些经验,谈逸泽还觉得,这个狗保姆带起孩子来还不错的。

    “二黄,立定!”

    因为是军犬,所以二黄对这些命令几乎是条件反。在谈逸泽的命令之下,立马雄赳赳气昂昂的站起来。

    这姿势,让两个宝宝看的都有些发了痴。

    等将来,他们也想要命令这只大狗狗站起来。

    “老子要进去陪客人,你在这院子里好好的看着这两个宝宝,记住看紧了。做得好的话,今晚上我给你加餐!”

    说着,谈逸泽揉了揉二黄的脑袋。

    然后便和周先生和周太太进门了。

    而他们这一走,二黄变成了两个宝宝的玩伴,在院子里头不知道玩的有多开心。

    听着阵阵笑声从院子里传来,大人也就放心了。

    ——分割线——

    相对于这两家人的聚会,此时正在苏悠悠的公寓里头忙活的凌二爷,可不那么的轻松。

    这苏小妞不知道从昨天回来之后在哪里吃了火药了,逮着自己就开炮。

    这不,刚刚他凌二爷又被炮轰了。

    本来他也是好意,泡了一杯牛想要给苏小妞暖暖胃,垫垫肚子。因为今晚的食材,又被他凌二爷给糟蹋了,弄的难以下咽。

    可这刚刚叫的外卖,还要老长时间才能送到,毕竟现在还是这下班的高峰期,大堵车的难道这快递车子还能飞起来不成?

    而苏小妞吃完饭之后就不知道躲在房间里头做什么。

    出于关心,也出于好奇,凌二爷就端着牛没有敲门就往苏小妞的卧室里头闯。

    可谁知道,苏小妞从此时就跟个刚出生的婴儿似的,光溜溜的在这房间里头转悠?

    这一看,凌二爷感觉自己喉咙干燥,血流都往自己的脑门上走。

    这可了不得了。

    而这苏小妞一见到他凌二爷还傻愣的呆在她的卧室里,抓着被子就往自己的上遮。

    “你死太监,本宫的子也是你能看的?出去,自插双目变瞎子。”苏小妞还真的将自己当成太皇太后了,遮住了子就跟女皇一样靠在大上,弄得凌二爷心花漾的!

    好吧,凌二爷是觉得,自己不是奴才,苏小妞也不是太皇太后。

    那有什么事,都好商量的对不?

    于是,他颠的上前了。

    放下了牛,凌二爷就抓住了苏小妞的小手,揉了揉。

    那软滑细腻的感觉,让凌二爷脸上更是漾了。

    “奴才这给您送牛来了!”

    “牛放下,你可以滚了!”

    看凌二爷这一副横生的德行,苏小妞当然知道这男人的想法是什么。

    再不然,看看他的那个搭帐篷,也知道个一清二楚。

    “奴才最近学了个按摩手艺,您要不要尝试下?”

    说着,咸猪爪开始往苏小妞的上探索。

    哟呵,这苏小妞的子老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亲亲了,还是那么的滑嫩。

    上下其手,这对于现在没有任何衣服遮挡的苏小妞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招架能力。

    只是,凌二爷发现最近自己的运气真的有些他妈的背。

    本来吧!

    你看现在郎妾意的。虽然说苏小妞到现在都还在拼死抵抗,可你看现在她都被他凌二爷给压在了下,估计过不了多久也会乖乖的臣服在他凌二爷的下的。

    这是,凌二爷对自己魅力的无敌信心。

    可就在这个时候,该死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而且,电话还是谈老大打来的,他要想不接那就是找死了。

    最终,凌二爷只能灰溜溜的接了电话,松开了下到嘴的美味。

    而苏小妞这一挣脱,直接就将凌二爷给踹下了。之后,连忙将自己刚刚觉得有些不合的衣服给换上。

    被踹下了的凌二爷心里十二分的恼火,眼看着苏小妞将一件件衣服往,那美景都要消失了。

    “谈老大,我说您到底有啥事,非在你弟弟这个关键的时刻打来?都快憋死我了,知道不?”

    凌二爷一接电话,开始抱怨来着。

    可电话那边却是不着调的周先生的声音:“二啊,现在是啥关键时刻,该不会是上了子弹,准备发了吧?”

    好吧,周先生他们这群军痞,就是有能耐用这样的官方语言,将这猥琐的话说的头头是道。

    而本来以为是谈老大打来的凌二爷,一听到了墨老三的声音,美目不自觉的瞪大:“靠,老三怎么是你?”

    要知道是老三打来的,他凌二爷肯定不会轻易松开苏小妞的。

    “怎么就不能是我?我说二啊,你现在到底将哪个妹妹给弄了?到第几步了?亲了脱了还是做了?”

    周先生那痞子味十足的调子,听的电话这边的凌二爷都恨不得将他给弄死,更别说现在在他边的人儿了。

    听着周先生的这话,周太太狠狠的就在周先生待会要吃的咖啡里弄了好几勺的糖!

    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咖啡备受周太太凌虐的周先生,嘴角猛的抽抽:周太太,你这是要甜死我?

    “有话快说,有快放。老子没多少时间陪你瞎哼唧!”

    你看,苏小妞这会儿都穿好了衣服,朝着外面走去了。他要是在不跟上,老婆都要没了。

    “我就是好心想要告诉你,据俺们那弟兄得到的可靠报你最近当了免费老子,连媳妇都不用娶,直接就要买一送一了!今儿个,弟弟我是来恭喜你的!”

    周先生又笑了,一脸的混张样。

    而电话这边的凌二爷,越听越不是滋味。

    还恭喜?

    在他看来是这混账来嘲笑他差不多。

    “你啥意思你!”

    “没啥意思。我就记得今儿个好像是你的订婚宴,你说咱哥俩这么多年了,我咋能不道声喜?”

    ------题外话------

    今儿个潇湘论坛感恩节有抢楼活动,具体时间好像是在今天早上十点~下午五点,亲们到时候可以去支持下,有礼品和币币相送哦~!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