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带着面具的女人VS她的怀疑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在刘雨佳的印象中,顾念兮一直都是最典型的d市女代表。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脾气温顺,你永远都看到她的脸上是浅浅的弧度。

    可近些年来的顾念兮,好像真的变了。

    变得坚强,变得懂得进退,更变得你越来越看不透她。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此刻的刘雨佳有些怕了。

    顾念兮敢在她的面前如此大声的叫器,还扬言她有可以将自己赶出云阁的资格,难不成她真的就是这云阁的幕后老板?

    可这怎么可能?

    别人她是不知道,但她刘雨佳可是对顾念兮的事知根知底的。

    她的市长老爸可是一届清官,家里除了那房子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积蓄。

    这样的顾念兮,怎么可能会是在短短的一年之后,分店迅速在全国各地拓展开来的云阁幕后老板?

    就算是也好,顾念兮去哪里找那么多的资金来支持?

    就算谈家也不缺这个钱好了,可顾念兮在谈逸泽没有出事之前每天都在明朗集团,这样的她怎么有时间去管理别的公司?

    不……

    不可能!

    这便是刘雨佳给出的那个答案。

    只是,在她思量了这一番之后,再抬头对上顾念兮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人此刻正和她一样打量着她刘雨佳。

    而那双眼眸,好像带着超越常人的穿透力。

    和她家的那个老男人一样,那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却不像是在看着你,感觉好像透过你看到了你想要极力隐藏的那些东西。

    这样的感觉,是让刘雨佳不安的。

    她怕自己当初做的那些事被顾念兮看穿,更怕顾念兮看穿了她本来的面目……

    而这一刻,她甚至还看到了顾念兮对着她红唇勾起的样子。

    顾念兮真的是标志的美人胚子。一眸一笑,都能随意的牵动别人的心,即便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

    可这样的笑容落进了刘雨佳的眼中,却感觉像是一把刀子,一把从她的口直接捅入内心最深处的刀子!

    “顾念兮……”有那么一瞬间,刘雨佳真的想要先行投降。

    好吧,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最为狼狈的一次。被人看透,被人猜透的感觉,让她无所遁形。

    可即便是刘雨佳已经打算好了投降的准备,面前的这个女人却貌似一次都没有想过要放过她。

    “陈总,我感觉我是谁,还是麻烦你来说比较好!”

    不再看面前那个脸色从刚刚到现在变得极为难看的女人,顾念兮看向一直都站在自己边的经理。

    其实,她本不想太过张扬。

    至少,没想着要在这样闹的场合,公布自己的份。

    可是这个女人,却是三番两次的来挑唆她。

    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顾念兮觉得这个女人不应该被饶恕。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现在的她只想着将这女人彻底的打压到再也抬不起她引以为傲的头颅!

    可顾念兮选择的并不是自己说。这还不是怕,她现在空口无凭,大家谁也信不了?

    可现在呢?

    这云阁的经理也算是内部的高层。

    他在这儿说出来的话,也算有举足轻重的意思吧!

    “是!”

    领到顾念兮的旨意,姓陈的经理笑的跟弥勒佛一样。

    要不是这大老板的旨意不要张扬的话,他老早就想要和别人说这年纪轻轻的美女,其实就是云阁的幕后老板了。

    再说了,人一旦有秘密在心里,就像是在心里长了个猫爪子似的。

    不告诉别人吧,心里头的那个猫爪子时不时的就伸出来挠你一下,让你心里痒痒的。

    但要告诉人吧,他也怕惹得这大老板的不悦。

    而现在,人家大老板已经明说了让他将他所知道的告诉大家,他现在也能将心里头的那个猫爪儿给抓出来了。

    而听着顾念兮的口吻,还有刚刚他们的对话,在这里围观的人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落在了陈经理的上。

    特别是刘雨佳,感觉此刻她盯着陈经理的眼珠子就快要掉出来似的。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清了清嗓子,云阁经理开了口:“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位年纪轻轻的美女,她就是我们创办一年多,短时间内就在国内刮起一阵‘云阁’潮,我们云阁的首席,也是云阁的创始人!”

    陈经理本以为,自己一番话之下,肯定会引得掌声连连。

    毕竟这云阁幕后老板,从第一天开创至此都是一个谜团。

    多少媒体都想着要抢占先机采访到这云阁董事长?

    可无奈,云阁内部的大小事,都交由云阁总店的总经理负责,甚至各大活动也是他代表出席的。

    这也当然引发了各行各业的猜测。

    什么所谓的神秘幕后老板,无非就是这个云阁总店的总经理在故弄玄虚罢了。

    所以,早在这一年多来,有很多人就将这云阁的幕后老板当成了云阁总店的总经理,认为这不过是他们为了要让云阁风靡大江南北所以弄出来的一个噱头罢了。

    所以今天正式揭露云阁神秘老板的真实面目,陈经理以为这里的食客和服务员都会报以烈的掌声。

    可迎接他的是什么?

    是所有人一瞬间的呆愣,还有鸦雀无声!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整个安静的现场,连顾念兮都感觉,这气氛实在太诡异了,有木有?

    难不成,大家都不相信她所说的?

    其实,大家要是真的不信,顾念兮也没有什么办法。

    总之,她就只想着要将面前这个讨人厌的女人,请出她的云阁罢了!

    只是,在顾念兮犹豫着这个气氛安静的太过诡异,自己该不该出声打破这样的尴尬的时候,全场却突然爆发出了一阵阵烈的掌声。

    是的。

    刚刚听到陈经理的话的之前,所有人压根真的没想到风靡大江南北的云阁的幕后老板竟然会是顾念兮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

    要是顾念兮自个儿说出来,估计真的没人会当真。

    可是从云阁分店总经理说出来,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那是,谁也不敢怀疑的事实!

    于是,就出现了在短暂的错愕之后,所有人都鼓掌的原因。

    他们的掌声,为了云阁这一年多来的发展,更多的还是为云阁的幕后老板的能力。

    一个小姑娘家,竟然掌管了如此大的财团?

    这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设想的问题?

    特别是那些应征到云阁里当服务员的年轻人们,当看到这样一个比他们还要年轻漂亮的小丫头竟然是他们的老板的时候,哪一个不震撼,不佩服的?

    这当中,已经有好些个已经跃跃试的揣着自己手上的卡纸,准备上前找顾念兮签名的。

    而关于这些,其实顾念兮都看在眼里。

    不过在她看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将面前这个让她感觉到碍眼的女人给请出去。

    扫了一眼云阁站在门口的两名保安,顾念兮清了清嗓子就喊着:“那边的保安人员,请你们过来一下,麻烦请这位小姐,今儿个到别处用餐!”

    其实,今儿个刘雨佳在这边的表现,其实大多数人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当顾念兮喊着要让保安员将她给请走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异议。

    可刘雨佳呢?

    她怎么可能真的就这样乖乖的跟着保安走?

    当然,她也承认在刚刚听到这顾念兮竟然还真的是这云阁的幕后老板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是有些诧异的。

    但就因为这样就让她刘雨佳乖乖的跟着保安员走?

    顾念兮,你也太看不起现在的刘雨佳了吧!

    甩开了保安员想要上前触碰自己的手,刘雨佳道:“顾念兮,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我怎么觉得这次应该用在你的上!”瘟神暂时赶不走,顾念兮便让保安疏散一下刚刚被食客围的水泄不通的位置。

    当然,为了今天刘雨佳在这儿闹出来的一出戏,顾念兮还必须要会做一番表面功夫。

    “今天大家到云阁的消费都算我的!还麻烦各位美女帅哥回到位置上,服务员将会在第一时间给你们送上最好的美食!”

    其实,国内早有民以食为天的说法。

    所以,顾念兮的一番话下来,自然引起了在场的人的共鸣。

    那些人纷纷的夸奖着顾念兮,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刚还被挤得水泄不通的过道,如今已经恢复了之前。

    看着这幕,陈经理自然也不得不再度佩服顾念兮真的是天生的管理天才。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美食所收买的,而此刻站在顾念兮面前那咄咄人的刘雨佳,便是这样的人!

    “披着一张人皮面具做人!顾念兮,我真替你感到恶心!”

    别人因为一顿美食觉得顾念兮好大方,可在她刘雨佳看来,顾念兮无非是虚伪透顶。

    可这顾念兮,还真的不是以前的那个了。

    即便面对她的冷嘲讽,她也只是轻轻动了唇儿:“大家彼此彼此!”

    一句话,又再度像是刺儿一样,扎的刘雨佳上串下跳的。

    “顾念兮,谁跟你彼此彼此?”

    “当然是你了,刘雨佳!”现在因为手术之后,刘雨佳比之前高出了许多,甚至今儿个还踩着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这样的她自然高出了顾念兮好一截。

    可即便是这样,刘雨佳所能凭借自己今儿个的高度享受到的优越感,仍旧没有多少。

    明明是她高出了顾念兮好些,可顾念兮那双盯着她看还带着笑意的眼眸,却让她连连挫败。

    “你……”

    被顾念兮堵得有些开不了口的她,面色很是难看。

    可顾念兮瞅着她这样,却像是在欣赏一件自己刚刚攻占下来的玩物似的。

    美眸眸色一变,瞬间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似的。

    她盯着刘雨佳,语调颓然间就强硬了几分:“刘雨佳,你敢说你现在不是带着面具做人么?”

    其实,一番话可以理解成,她刘雨佳也跟别人一眼,用着障眼法似的笑容哄骗着别人。

    可这话落进了刘雨佳的耳里,却好像有了别的意思。

    盯着顾念兮那双冰刃做成的眼眸,刘雨佳躲躲闪闪了起来。

    顾念兮,该不会是知道了她其实真的不叫刘雨佳吧……

    ——分割线——

    和别人称兄道妹这种,老实说真的不像是舒落心的风格。

    可最近这段时间,她都以一个妹妹的份在和梁海见面。

    说来也奇怪,那发生过的事,梁海就好像被从脑子里给抽离了似的。

    每次见到舒落心的时候,梁海都笑的极为真诚。有时候是心的带着舒落心去吃一些好吃的,有时候又带着她去见见一些干部,更有时候还带着舒落心去搞什么野餐。

    总之,梁海所表现出来的真诚,还真的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疼妹妹的好哥哥!

    可这样的梁海,却不知怎的总让舒落心感觉不自在。

    可能,部分原因是因为那一夜的事

    也可能,还有梁海时不时表现出来的亲昵举动。

    总之,这个梁海真的是舒落心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类型。

    舒落心从他的眼神中,真的实在猜不透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

    只是,即便她看不透,她还是必须在这个男人每次约见自己的时候整装出现。

    除了自己不敢得罪这样的男人,更还有因为她舒落心现在真的不能少了这个男人当依靠。

    就像是今天这样,这男人约她出来见面,她体有些不舒服,但还是来了。

    见到梁海的时候,舒落心努力的扯了扯自己僵住的脸,露出个还不算是太难看的笑容:“海哥,对不起啊,我迟到了!”

    其实,舒落心也不想在和这个男人见面的时候失礼的。

    可无奈刚刚出门之前,她发现谈逸南神色匆匆的走了出去。

    她想着,这谈逸南可能是去出去见陈雅安了。

    可现在她都已经和梁海说好了,要让谈逸南和刘雨佳凑成一对的。

    虽然这个男人在她的面前表现的谦和,也没有展现过他的威严。

    可舒落心也聪明,她不会傻到觉得这样的男人格就是好。在她看来,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人,都必然有几把刷子。就像谈逸泽那样,都是狠角色!

    正因为这样,舒落心可不敢违背自己和梁海的约定,所以她也想要阻止谈逸南,让她不要见陈雅安。

    可急匆匆跟着谈逸南走了好一阵子,却跟不上他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先来到梁海这边赴约。

    “没事,是我先到了一会儿!”梁海勾唇,像是压根真的没拿这事当一回事。

    他是谁?

    梁海!

    现如今,谁不想巴结他?

    每次相聚,谁敢迟到的?

    可舒落心却迟到了,你真以为他会不恼?

    恼,那是一定的。

    时间观念,这些人都是非常注重的。

    但梁海却处理的,让你感觉他一点都不像是在生气,这就是他待人处事的能力。

    “海哥海量了!对了,海哥这次约我出来见面,有什么事么?”舒落心将自己的包包放下之后,坐在了梁海的对面。

    同样出生在名门的舒落心,这些表面工夫也是杠杠的。

    在梁海这样的男人面前,她也表现的矜持有礼。

    这也是这老女人这么多年来能在别人面前伪装的像模像样的原因。

    只是这些表面功夫,在别人面前做一做还行。

    但若真的到了谈逸泽他们这一类走南闯北,早已将世态苍凉看透的人物眼里,简直形同虚设。

    很明显,梁海也是这一类的人。

    看到舒落心嘴角上那抹虚伪的笑,他连唇角都懒得给她一个冷笑。

    示意服务员上前,将他早已点好的菜给送上来之后,他才开口:“这次见你,就是想让你安排一下你儿子和我们雨佳两个年轻人的事儿。”

    他说的倒是顺溜,可听到这一番话的舒落心却是明显一愣。

    “这……”

    要是之前,舒落心听到梁海这么主动的要求的话,她自然是欣喜接受的。

    可眼下这况,谈逸南明显还在和陈雅安见面,难道真的要让她和儿子给闹翻?

    “怎么?你们小南那边不同意这门婚事不成?”扫了舒落心一眼,梁海开口。

    嘴角的笑,在这刚刚送上的牛排烟气升腾中变得朦朦胧胧,看不清真真假假。

    “哪会!要是能和雨佳这样聪明能干的孩子共结连理的话,那是我们小南前世修来的福分。小南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舒落心就是这样的,明明心里还在担心小南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但这边已经开始做起了表面功夫。

    这,就是舒落心。

    表里不一的歹毒小人!

    “既然是这样,那还请麻烦尽快安排好双方正式见面的子。落心,你也是女人,我相信你应该也能明白女人是耗不起的这话。我们雨佳可不差追她的男人,要是你们小南真的想要和我们雨佳在一块儿的话,那就请让我看到他的诚意!”

    不愧是当参谋长的,这梁海说起话来,就i是有着舒落心所难以抗拒的威慑力。

    特别是那双眼眸,让人一看就不寒而栗。

    一番话下来,舒落心败下阵来。

    “我知道了,我尽快会安排好这两人见面的!”她笑着说。

    “那我们开始用餐吧。这西餐厅的小牛排煎的不错,我一直想着要让你过来尝尝!”

    梁海毕竟是游走江湖的老手。

    你看,刚刚被人当头一棒,现在又送上甜枣。

    一组合拳下来,舒落心是苦不堪言。

    至于到现在这谈逸南上哪儿,她都理不清。看来,这谈逸南和刘雨佳的婚事,还真的有够她折腾的。

    话说回来,这谈逸南上哪儿去了呢?

    舒落心跟不上,不知道。

    但梁海呢?

    他真的不知道么?

    非也!

    谈逸南现在正去的,也是他早就安排好了的。

    现在的整出戏,都按照他的剧本开演。

    好戏要开罗,他只希望这舒落心,还能把握好这剧本里的角色……

    ——分割线——

    谈逸南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电话里的人说,他的手上有着她母亲私会男人的照片,要和谈逸南见一面。

    私会男人一事,谈逸南自然不相信这会是母亲做的事

    虽然在谈家那么多年,父亲谈建天对母亲一直都算不上恩,但至少也是相敬如宾,母亲虽然有时候会无理取闹,但任谁都看得出她至少对待谈建天是出自真心的。

    若不是这样的话,当初她也不会为了成功坐上谈少的位置,将原本的谈少疯了,甚至到最后还让她走上了绝路。

    所以,关于舒落心对谈建天的,还真的指天可待。

    话说回来,谈建天走了这段时间,谈逸南也不是没有跟母亲提过,要让母亲接下来再找一个可以陪伴她的人。

    可每次提出来,都被舒落心拒绝了。

    她总是告诉谈逸南,她舒落心这一辈子有他谈逸南这个孩子就足够了。

    所以,谈逸南当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他自然将这个电话归为恶作剧,或是骗财的手段。

    可那个人随即往他的电子邮件上发了这么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舒落心,衣衫半露,眼神迷离。

    过来人一看就会明白,她那个时候处于什么状态。

    而这张照片的出现,让谈逸南开始意识到事不对劲。

    凭着自己在大学里兼修的图片制作课程,谈逸南也断定了这样的照片是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

    也就排除了人为合成这照片的嫌疑。

    可母亲是处于什么况下被人拍摄下这张照片的?

    还有,将这张照片发给自己的人,又是何居心?

    这两个疑问,一直都在谈逸南的脑子里徘徊。

    在这样的况下,谈逸南答应了对方去见面。

    并且,他也带上了足够的钱,准备买下对方手上的照片和底片。

    然而谈逸南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当他赶到对方要求的那个见面的场所的时候,迎接他的并不是那个所谓要提供照片的人,而是母亲和另一个男人的见面……

    这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陌生。

    而且,整个用餐期间,母亲都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不成,他妈妈真的和别的男人在幽会不成?

    本意上,谈逸南也想要上前问出实来,包括照片的事

    可谈逸南好歹也在这商场上打滚了这么多年,他当然也清楚,在没有弄清楚事原委之前,不能打草惊蛇。

    所以,一番挣扎之下,谈逸南最终还是拽住了拳头……

    ——分割线——

    云阁的幕后老板今天在本市一家云阁分店亮相了!

    而且,这个幕后老板还是个年纪轻轻的美女。

    当这个消息快速的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传开之际,顾念兮此时正靠在家里的沙发上,昏昏睡。

    相比较回到家之后一直都处在惴惴不安况下的刘雨佳,用顾念兮来形容自己的话来说,她还真的像是一头猪。

    “妈……看黄!”

    聿宝宝刚刚被谈逸泽抱上楼去,这会儿刚将他从楼上抱下来,这小家伙就颠的跑来折腾他昏昏睡的老妈。

    他朝着,就是想要让老妈陪着自己去看院子里的二黄。

    其实,要看二黄,他自己都能去看。

    别看他个头小,还没有人家二黄高。

    可每次见到二黄的时候,都能将这在别人面前威风凛凛的警犬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但太彪悍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你看,现在家里头的二黄每次看到他都是躲。

    有时候就躲在狗屋里头,不管老爷子怎么喊都不肯出来和聿宝宝会一会。

    其实,那也是人家被聿宝宝给折腾的怕了,想方设法来化解见面的机会。

    现在这整个家里头,唯一能让躲着不见的二黄出来的,也就只有顾念兮了。

    而且,只要有顾念兮在的时候,二黄还会给他表演一些节目。

    像是什么握握手,趴着躺着,然后假装中枪之类的。

    正因为这真的很好玩,所以每次聿宝宝要看二黄的时候都缠着顾念兮,而不是缠着他最最喜欢的谈参谋长。

    “妈……”

    不过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声音太小了,一直都没有吵醒顾念兮。

    那胖嘟嘟的小脸蛋,见老妈一直都不肯理会自己,腮帮子鼓鼓的。

    于是,向来都认为他家谈参谋长是无所不能的聿宝宝,便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和老爷子聊天的谈逸泽。二话不说,踮起小脚接让自己的小手牵到了谈参谋长正坐着放在花圃上的那只手。然后拉着谈逸泽,就往屋子里透拽。

    “哟,有什么急事?”

    每次看到儿子这个颠的样子,谈逸泽总是忍不住打趣他。

    可小家伙的表达能力有限,只能硬拽着谈逸泽。

    没办法,谈逸泽只能起了,和边的老爷子说:“爷爷,我跟他过去看下!”

    “好,小心点,别让他弄到你的手!”虽然孙子已经长大了,但谈老爷子还是很心。特别是谈逸泽这次受伤回来,谈老爷子总寻思着要劝着他转业。

    但一直,都没有瞅到适合的时机。

    刚刚这都准备说出嘴了,又被这淘气的聿宝宝给打断了。

    不过看着这小家伙的样子,谈老爷子又始终生气不起来。

    “好。”

    这头和谈老爷子说了声,谈逸泽这边已经半弯着腰,任由自家的聿宝宝带着自己朝着大厅里走了去。

    进门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的口水都要往外冒的顾念兮。

    老实说,顾念兮这德行还真的有点糟糕。

    你说睡着就睡着了,为什么还要将裙子撩的那么高?

    两节白花花的大腿,都快要露出来被别人看光光了都不知道!

    谈逸泽过去的时候,没有多说一句就先将顾念兮的裙摆给掀了下来。

    可聿宝宝像是和他置气似的,又将顾念兮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这下,谈逸泽总算知道顾念兮睡着了为什么还掀着两个大白腿让别人看了,原来是他们家小祖宗的恶作剧。

    “不行,男女有别,妈妈的裙子不是你的玩具,知道不?下次要是敢冒犯我老婆的话,小心老子收拾你!”

    谈逸泽再度将顾念兮的裙子给整理好了之后,便转和聿宝宝这么说。

    可无奈,年龄尚小的聿宝宝压根就不知道“冒犯”是什么意思,只能歪着脑袋似懂非懂的瞅着谈参谋长看。

    “爸,要妈……看黄!”聿宝宝虽然小,但机灵的很,对于自己听不懂额的玩意,他干脆自动给屏蔽掉,这也省得这个小脑袋瓜想的太费劲。

    拉着谈逸泽的手,他又指了指顾念兮。

    这回,谈逸泽算是看懂了。

    这小家伙原来是想到院子里逗二黄玩,结果顾念兮叫不醒所以他才来搬救兵的。

    对于儿子的做法谈逸泽是非常感动的,毕竟这小家伙现在就懂得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找他了。

    可感动归感动,谈参谋长还认得清一件事,那就是:娶了老婆的儿子会跟泼出去的水没有什么差别,只有老婆才永远都是自己坚实的后盾。

    这个观点,一看就知道谈参谋长和谁亲了?

    自动屏蔽掉儿子频频送来的“秋波”,谈参谋长温柔的俯下将侧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而顾念兮也被他这么移动悠悠转醒。

    看到妈妈终于睁开大眼,聿宝宝高兴的在旁边上窜下跳。在他的理解中,妈妈醒来,看二黄耍有望。

    可哪知道,看到睡眼朦胧的老婆的谈参谋长,心脏里的某一处就跟被谁撞了一下那么的脆弱。

    将老婆的脑袋往自己的口一按,他便说:“怎么在这里就睡着了,我的傻丫头?要睡应该到楼上睡!”

    他蹭着顾念兮的脸颊,还有那轻声细语的模样,简直比对待聿宝宝还要温柔。

    这未免,让聿宝宝有些醋意大发。

    于是,聿宝宝赶紧凑上前,拉了拉老爸的裤腿,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此刻正躺在谈逸泽怀中睡的迷迷糊糊的顾念兮看,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老爸,我要的是妈妈陪我看二黄,而不是让她到楼上睡!

    奈何,聿宝宝的小眼神攻势,貌似又被他家老子给自动屏蔽了。

    “我睡着了?”顾念兮打了个哈欠,在谈逸泽的怀中伸了伸懒腰,顺势又将自己的手给环在谈参谋长的脖子上取暖了:“一脑袋的数字有点乱。”今天,在云阁顺便看了下账本,感觉脑子现在都快要被那些数据给撑爆了。

    感觉,还是呆在谈参谋长的怀中最舒服了。

    于是,某女人又抵不过对谈某人上的惑,在他的怀中乱蹭着,寻找着她最的那个角度。

    聿宝宝又看到了老妈霸占了自己安在谈参谋长上的窝,又抓了抓谈参谋长的裤腿,照常示意着:谈参谋长,我要看二黄,快让妈妈带我去。

    无奈,妻心切的谈参谋长,此刻眼里还怎么容的下别人?

    听着老婆嘟囔的那些,谈某人心里真的心疼了。

    将怀中跟个小猫似的乱动谈的女人给按紧之后,谈逸泽将她打横抱起,随后便朝着楼上走去。

    边走,男人还不忘和顾念兮说:“想睡就睡吧。以后想睡觉别躺在沙发上,会着凉的!”

    而且,还会被小色魔掀开裙子的!

    “嗯,老公你要陪着我睡觉!”某女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通常都跟个无尾熊似的,喜欢勾着他的子睡。

    知道这一点的谈逸泽,听着她提出的要求也不意外,随即勾唇一笑,道:“好,都听你的!”

    很快,这样恩恩影就消失在谈家大宅的楼梯口。

    看着老爸老妈消失的方向,聿宝宝一脸的憋屈。

    谈参谋长,说好的看二黄的表演的。

    可你一见到老妈,好像什么玩意都忘记了!

    再度瞅了一眼没有人影的楼梯口,聿宝宝一脸的憋屈,只能颠的跑到院子里和老爷子玩。

    不过这小家伙从这一天开始也清楚了一件事:在他家谈参谋长的面前,他这个儿子是一文不值的!

    ——分割线——

    隔天,顾念兮这个前任明朗集团的代理总裁便是近一年多来,风靡大江南北的云阁特色食管的神秘老板的新闻就登载在各大报纸和杂志上。

    上面,还有几张顾念兮之前代表明朗集团参加各种商业活动的时候,媒体上捕捉到的照片。

    照片和报道说的真真切切,不过到最后还补充上了这么一句话:“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顾念兮,也就是前明朗集团的代理总裁的亲口验证!”

    虽然报纸上这么说,但这一则新闻还是同样在这个城市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而最难以消化这个消息的,便是舒落心了。

    坐在明朗集团刚刚设立的慈善部门的经理办公室里,舒落心一大早就开始阅读秘书送来的那些财经杂志。

    以前,这些新闻她是不那么关注的。

    就算看,她也只挑着有自己儿子或是和明朗集团有关的报道看。

    可自从在明朗集团上任这个所谓的慈善部门经理,舒落心每天都会认认真真的将各大财经报都给研究一遍。

    这,当然是想要让自己以后能多给明朗集团出谋划策,好稳定现在的地位。

    只是舒落心万万没想到,这阵子因为继承人争夺继承权过后,股市行一路走下坡路已经好一阵子走下坡路的明朗集团今儿个又上了财经报的头条。

    只是,这报道上却没有人让她欣喜的内容。

    而是顾念兮是这全国遍地开花的云阁的幕后老板?

    这对于现在的舒落心而言,无疑是绝地反击。

    这样的消息一走漏,对于明朗集团自然是不好的。没准明天的股价,又会继续下跌。

    这该死的顾念兮,没想到她舒落心已经将他从这明朗集团给撵出去了。这会儿,她还是能跑出来继续危害明朗!

    是的,在舒落心的眼里,这报纸上的最后一句话,无非就是顾念兮炒作的噱头。

    无非,是利用和这小杂志的主编还是副主编有什么大的关系,就让人家写出了这样一篇报道。

    至于顾念兮和云阁的关系,在她看来压根就不存在一丁点的可能!

    顾念兮是有先前谈建天给她的那几项工程,可在舒落心的调查中,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将这些楼房对外出售。

    她的手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来支持云阁?

    只是舒落心却不知道,顾念兮的楼房虽然不对外出售,也也有业内的人士看重她自己在这几幢楼房里随意的装修风格。

    所以,这些楼房中有几十,已经被人给买下了,还有好几是已经付下了定金。

    这样的顾念兮,还愁没有流动资金么?

    但因为舒落心参不透这一点,所以她压根就没有将今天报纸上所说的这些,当成一回事。

    现在,她想到的只是要用什么方法来对付此次归来野心勃勃的顾念兮。

    而与此同时,同样看到国内今的重大新闻的,还有此时远在德国的施安安。

    此时的她,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牛坐在阳台上吹着风儿晒着阳光。

    看到这报纸上所写的那些,沐浴着阳光的女人勾唇一笑。

    她没在国内的这段时间,这个女人的变化还真的蛮大的。

    怪不得,当初外公一看到这女人的资料就说,她是只潜力股。只要有耐,这女人的上能收获到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当时,施安安还不相信来着。

    但看到今时今的报道,虽然上面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施安安却是非常肯定的。

    顾念兮,还真有你的。

    不过能被谈逸泽那样的人看中,又怎么可能会错的了?

    想到这,施安安放下了手上的报纸,喝了一口手上的牛

    那腥甜的口感,让这个女人很不适用的皱了皱眉头。

    比起这腥甜的牛,她还是钟于苦涩的黑咖啡。

    只是她现在的况,不许她喝黑咖啡!

    瞅了一眼自己现在已经明显凸出了好些的肚皮,施安安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六个多月了。

    再过不久,这孩子就会跟电视上的那些孩子一样,从她的肚子里蹦达出来了。

    不同的是,这个孩子将注定没有爸爸……

    想到自己这个孩子的命运,施安安望着微风吹过,不时发出声响的沙沙声的大树。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施安安也不希望这个孩子到这个世界上来遭这一遭没有父亲的罪。

    检查出怀上这个孩子的时候,施安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掉。

    毕竟,她清楚,骆子阳并不她,又怎么会要了自己的孩子。

    可那段时间,因为公事太忙,她压根就抽不出时间到医院做人流。

    到了后来,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的时候,她想要到医院将这个孩子给拿掉,却在检查中听到了这个孩子的心跳声。

    那一刻,施安安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生命中好像有了割舍不下的东西,所以在当天的手术中,施安安是从手术台上跑掉的。

    之后,她便借口德国这边有公事要处理,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有回到国内了。

    如果可以的话,施安安打算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将孩子生下来。

    孩子没有父亲不要紧,她施安安可以一个人分饰两种角色。

    此刻,她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想到这的时候,施安安伸手摸了摸自己那鼓起的肚子。

    腹中的胎儿也像是感觉到了她的触碰似的,挥舞着手脚和她示意着。

    感觉到孩子正在和自己互动,向来有着女强人称号的施安安,嘴角上露出浅浅的弧度。

    那样的笑容,和商场上的阿谀我诈全然没有关系,只是一个母亲对于一个孩子的期盼……

    ——分割线——

    谈逸泽这天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顾念兮正忙里忙外的。

    奇怪,这女人最近这阵子不是连班都没有去上,她忙什么劲儿呢?

    而且,今儿个的顾念兮还买了好些东西,在厨房里折腾着。

    这边,还不许刘嫂进厨房,还吩咐了她不准偷看。

    刘嫂看她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便将这事儿和谈逸泽说了。

    谈逸泽没有发表意见看法,而是直接走到厨房里,将正折腾着虾仁的顾念兮给提出来:“给老子老老实实的交代,你和儿子都不能吃这玩意,折腾这些做什么?”

    谈逸泽说的是虾仁。这东西是营养价值高,不过碍于他们娘俩对于这玩意都过敏,所以谈家大宅一般是不准备这道菜的。只有苏小妞在这儿的时候,顾念兮才会弄上。

    今儿个,苏小妞出门前就说了今晚要和同事在回d市之前聚一下,压根就不回来吃完饭。那顾念兮现在弄这玩意是准备做什么?

    “谈参谋长,您回来了也不出声,吓死人了!”和谈逸泽别扭的嘟囔了两句,顾念兮转又回到了原地,折腾着那些虾仁。

    之后,她貌似想起了什么,将手上的虾子放下,又将手给摘了,回到谈逸泽的边一本正经的问着他:

    “老公,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格,是一模一样的?”

    “容貌有可能被复制,但格却难复制!”说到这的时候,谈某人挑眉问道:“你在怀疑谁?”

    “刘雨佳!”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