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二爷给你笑个vs见红了!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我看那个姓梁的怎么也都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看着一脸郁的男子,谈妙文索将一直在他们周围打转的聿宝宝给抱了起来。

    以前聿宝宝要是被陌生人一抱,估计扯开嗓子哇哇大哭找爸爸。

    不过今儿倒是安分的。

    被谈妙文抱在怀中,这小家伙竟然还大着胆子摸着谈妙文的脸。

    而被这双胖乎乎的小手一触碰,谈妙文感觉自己内心某一处好像出现了裂痕。

    那颗因为当年受到伤害而彻底冰封起来的心,好像开始渐渐愈合了。

    扫了一眼此刻正揉着谈妙文的脸蛋玩的不亦乐乎的聿宝宝,谈逸泽也有些诧异。

    毕竟,自从受伤之后,这谈妙文便对所有主动触碰他的人很抗拒。

    对于那些不在他的意愿下触碰他的人,这男人通常就是一拳。

    而习惯了厮杀生活的谈妙文,早就练就了一个拳头就能要人命的功夫。

    可这次,对于聿宝宝的碰触,这个男人的唇角竟然是勾起的。

    这一幕落在谈逸泽的眼里,更多的是感慨。

    “姓梁的想怎么做是他的事,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就够了。”

    “那就先这样,我先走了。”将还躲在自己怀中的小家伙递给谈逸泽之后,谈妙文就转想要离去。

    可这一转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好像拉住了他的衣领了。

    转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聿宝宝这小家伙竟然拽着他上风衣的扣子。

    “宝宝,快放手。都快要将表老叔的衣服给揪坏了。”看着被自家祖宗弄的皱巴巴的谈妙文的上衣,谈逸泽感觉有些头疼。

    虽然这些年谈妙文都只是隐藏在暗处,但对于他的习谈逸泽还是清清楚楚的。

    这个男人一向不喜欢穿皱巴巴的衣服。

    要是他的属下将他今天要穿的衣服给弄得皱巴巴的话,那绝对会是一场噩梦。

    对于这个自认为是活死人的男子,所谓的亲和同心,早已远离了他。

    所以一旦有人做的让他不顺心,这个男人大都会选择送那个人去见上帝。

    这也是看到聿宝宝这小祖宗竟然不怕死的揪着谈妙文的衣服,谈逸泽会有些生气的原因。

    其实,他也是怕谈妙文发起脾气来,谁都不认,会伤害到聿宝宝。

    可看得出今天谈妙文的心真的特别好。

    明明看到自己的上衣被这个小混蛋弄的皱巴巴的,他的嘴角竟然向上勾起。

    “怎么了,舍不得表老叔?”

    他牵起了那只胖嘟嘟的小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

    “下次表老叔过来的时候,再好好的陪陪你好不?”说到这的时候,男人突然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塞到了聿宝宝的手上。

    那玩意,看上去有些像是手机。

    可里面的按键,似乎比手机又复杂了许多。

    “小家伙,这个以后就是你和表老叔专属的联系通讯仪器了,记得要好好保管知道么?”

    说着,谈妙文自从发生那些让他的大变的事之后第一次吻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便是聿宝宝。

    “好了,我真的该走了。”

    貌似这回的聿宝宝真的听懂了谈妙文在说什么,没有去抓着他的衣服。

    而谈妙文得了空,便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这一幕,再度让聿宝宝看的眼睛直了。

    唔……

    爸爸和表老叔都能跟从这里出入,是不是他也能?

    对了,要是真的能从这个窗户跑出去的话,那是不是今后跑出去玩都不用被妈妈发现了?

    好吧,对于好奇聿宝宝而言,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

    无奈,他家老子的读心术也是非人的。

    在发现了他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这窗户看之后,他竟然将他给丢回到了上,然后径直走向窗户,将那扇因为谈妙文的离去而敞开的窗户直接给关上。

    “给老子死了这条心思!”关好了门窗之后,男人再度回到大边的时候,还用他那没有受伤的手戳着聿宝宝的脑门。

    咳咳……

    他的心思还真的被他老子给发现了。

    聿宝宝的小脸蛋,瞬间腾起了两朵小红花。

    其实他也没他家老子想的那么坏,爬窗户也不是想要偷盗别人家的东西。只不过就是想着要出去玩……

    “出去玩也不行!”

    男人再度瞅着他那双放光的大眼之后,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像是被他老子看透了似的,聿宝宝只能对着老子甜甜的笑着,那意思是:我什么都没有乱想。

    “没乱想做好,要是有乱想的话,老子也能将你的花花肠子给洗刷了!”戳着儿子的脑子,谈某人霸气的宣布着。

    望着戳着自己脑门的男人,聿宝宝连吭声都不敢。

    唔……

    没办法,谁让他是他老子呢?

    ——分割线——

    “舒总,这是你刚刚要的关于和宋亚集团一起经营的那家娱乐公司的所有档案!”

    明朗集团大厦里的总裁办公室的旁边,最近设立的这间办公室比总裁办公室还要豪华。

    而舒落心,便是这间办公室的策划人和所有人。

    只是谁都知道,这个最近才开发的慈善部门其实就是个挂羊头卖狗的部门。

    什么慈善事业,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真正的,舒落心之所以还将自己的办公室设立在总裁办公室边上,不过是为了要更好的掌控儿子的一举一动,甚至整个公司的走向。

    就像今天她刻意要来合作经营的娱乐公司的所有资料,不过也是她开始干涉公司事的一种做法。

    每次看完了那些资料,舒落心便会直接跑到谈逸南的办公室里,让他给出做某项决定的理由,再者要是她真的不满的话,就会强烈抗议谈逸南的做法。

    每次,都能将谈逸南的办公室弄的乌烟瘴气的。

    为此,谈逸南有时候不得不妥协,先将计划给搁置了。

    因为舒落心的干预,现在明朗集团有好几处当初顾念兮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决策下来的开发事项现在都处于搁置状态。

    舒落心所谓的有不同的意见,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她要彻底的抹去顾念兮在这个公司里所做的一切。

    不管她当初做的计划对明朗集团好也好,坏也罢,舒落心的唯一目的,就是将她的决策一一摒除。

    其实,关于舒落心所做的这些,公司里也有不少人都不满。

    因为当初顾念兮决策下来的那些东西,其实除了一大部分是当初谈建天在世的时候,他和顾念兮一起琢磨出来的,更多的还有顾念兮采取的一新的管理模式。

    确实,刚开始顾念兮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所有人对于她的年纪和经验都抱着很大程度上的质疑。

    不过在她在这个位置上的这段时间,她的每一项决策也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明朗集团的闪光点。

    她策划的几个方案,还有合作案,更是将明朗集团推向了一个新的台阶。年底每个人得到的分红,也比之前的明显的翻了好几倍。

    可因为舒落心的加入,原先计划好进行的策划都搁置了。甚至有好几个合作方都因为明朗集团迟迟拿不出让人满意的合作方案,而纷纷选择撤销当初说好的合作。

    如此大的变故下,也让公司里的员工怀疑,今年的销售业绩还有年底的分红。

    可没办法,这些都是人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当下属的也不能去管人家家里头的事不是?

    小员工虽然心里有怨言,但能做的也只是服从舒落心的命令,即便心里头对舒落心每天都干预总裁的行为非常不满。

    他们又不是公司里那些高层员工,对于掌权人不满还能直接选择跳槽。

    将文件送到舒落心这边来,这个刚刚从秘书部被调来充当所谓的慈善部门特别助理的员工小黄,每天都干着本不该属于她这个范畴的事

    看到每天都对着总裁趾高气昂的舒落心,小黄打从心里厌恶。

    如果可以,她真想直接走出办公室,不看舒落心这张鬼脸。

    其实,年过五十的舒落心加上她这金贵的打扮,也丑不到什么地方去的。再加上她常年非常注重保养,现在的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

    但那是前一阵子的事

    这两天的舒落心,脸色真的很难堪不说。

    有时候,连化妆都没有就来公司了。

    几天的功夫,这个女人明显的瘦了一大堆。

    而让人更加诧异的是,舒落心的魂不守舍。

    如果在以前,小黄送资料进来的时候,舒落心一定会第一时间接过资料,不然就是让她将资料放在桌上,支配着小黄去做其他的事

    可这两天,小黄给舒落心送资料进来,哪一次不是看到这个女人对着办公桌在发呆。

    让小黄老呆在这里也不是头两回的事了!

    “舒总?”看着发呆的舒落心,小黄下意识的又喊了一声。

    这回,舒落心总算有反映了。

    “吓死我了,我说让你送东西进来就进来,为什么那么大声,想要吓死人?”

    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下属发脾气,这就是舒落心的风格。

    或许在她这贵太太的生活里,给她服务的人就是下人,所以她也不会分什么是下属,什么是女佣。

    反正要是让她不满,她给人的就是劈头盖脸的数落。

    “舒总,我刚刚已经喊了您好几声了,您都没有答应!”对此,小黄也是满脸的委屈。

    这舒落心都自己发呆,喊的小声她听不到,喊得大声她又开始发牢的。

    真的就跟慈禧太后一样的难伺候!

    “是这样吗?”扫了一眼小黄,舒落心从来就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一旦有过错,她也习惯往别人的上推。

    “算了,把资料放在这儿吧。”你看看,明摆着就是她的错误,她现在还以为自己有多大方,不和别人计较似的。

    “好的舒总,您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只是临走之前,小黄想着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又踌躇了一下。

    而舒落心是何等犀利的人。一眼就看得出,这个人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有什么话要说?”扫了小黄一眼,舒落心径自开口。

    小黄想了想,还是随口问道:“舒总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为什么这么问?”听着小黄的话的舒落心,眉峰一挑。

    “是我个人感觉,舒总最近好像有心事。”那是很明显的,舒落心最近时常盯着办公桌发呆,不然就是坐电梯的时候神神叨叨的,东张西望着。

    “我就是最近有点神经衰弱。这事,别乱传出去。没事的话,出去吧!”

    舒落心明显不想要和她继续多说些什么。

    “那好,我先走了!”

    一直到小黄离开了办公室的时候,舒落心才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脑袋。

    不是最近有什么心烦的事,而是舒落心总感觉自己的边好像有什么人总盯着她看一样。

    自从那天晚上发生了那事之后,舒落心就老感觉,边总是有什么在跟踪着她。

    而且,这绝对不是舒落心多疑。

    因为从那酒店出来之后,舒落心到家就收到了一条彩信。

    彩信上只有一行字和一张照片。

    照片是那她从那间旅馆走出来的时候被拍到的,虽然当时她已经极力用丝巾包住自己的脸了,但要是仔细琢磨起来的话,还是能轻易的认出是她舒落心。

    而那行字是这么写的:“舒落心,你丈夫才死了多久,你现在就开始偷人了?”

    无疑,这封彩信就像是一块巨石投入了舒落心原本平静的心湖,激起了千层浪。

    到底是什么人会看知道她那天晚上住进了那家小旅馆?

    还有,又是什么人和她发生了那些事

    而舒落心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人一定对自己非常熟悉,非但能喊得出她的名字,甚至还知道她家里头的事

    在此期间,舒落心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和这个拍摄照片的人和平解决这件事

    “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只要把照片和底片都还给我!”编辑了这样的一条短信,舒落心回复到发来的那个号码上。

    可让舒落心气馁的是,这封短信在发送之后就石沉大海。

    舒落心也尝试过几次直接给这个号码打电话,问问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可每一次拨打得到的结果都是:用户已关机。

    找不到隐藏在自己背后的人,舒落心每天都处于惶恐不安中。

    想要定神下来做件事,都难。

    当她正沉思着是什么人想要利用那些照片来敲诈自己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又是一封彩信!

    彩信上,是舒落心今天穿淡紫色裙,出现在明朗集团的样子。

    彩信的下面,又是一行字。

    “舒落心,今天你好像很威风。”

    看到彩信上的自己,舒落心一愣,立马抓着手机按着发送彩信来的那个号码拨打了出去。

    可得到的仍旧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躲在背后做这些事!”

    无疑,连来那些短信折腾的舒落心已经筋疲力尽。

    而现在这人竟然敢直接在明朗集团里拍她的照片,这让舒落心不寒而栗。

    如此,舒落心感觉这人好像就在自己的附近,所以她拼命的叫器着。

    而这样的声响,惊扰到了一旁办公室里的谈逸南。

    “咚咚……”

    “妈,你怎么了?”

    或许是这样的声音让人不安。

    谈逸南此刻在没有得到舒落心的准许下就直接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

    入眼的,便是像是发了疯,窝在办公室最里头的墙角嘶吼着,手上还拿着手机,嘶声裂肺叫器着的舒落心。

    此时的她,头发凌乱,眼神涣散。

    乍一看,谈逸南还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眼。

    因为这样的舒落心,简直和之前的她判若两人。

    “妈,发生了什么事?”

    舒落心再怎么坏,但她还是他的母亲。

    看到这一幕,谈逸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前,将窝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小南……小南不要离开妈!”

    舒落心也想找到一个倾泻桶。

    可发生那样的事,你让一个女人怎么说的出口。

    而且,对方还是你的儿子?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不要吓我!”

    可不管谈逸南怎么问,舒落心始终绝口不提。

    而喜闻舒落心现在精神不加,却还是不敢将这事告诉她的宝贝儿子的某人,立马将这消息告诉了某些人……

    ——分割线——

    “嘶……”

    当城市里的人正为了繁忙生活而奋斗的时候,郊区的废弃房屋里某个人正在渐渐苏醒。

    而意识恢复的那一刻,男人只觉得手臂痛得发慌。

    稍稍一动,就感觉自己浑上下的血给被割去了一块似的。

    男人揉着用另一个手揉着自己同样发疼的脑袋。

    脑子里的那些东西,也渐渐的回归。

    那,他和谈逸泽奋战在毒枭窝。

    因为他的手臂受了枪伤,所以行动比较迟缓。

    这也导致了,他最后被后的人成功的突袭,敲晕了。

    晕了之后,他被简单的处理了伤口,然后丢在这个废弃的房子里。

    一呆,就是好多天。

    现在的凌二爷压根就弄不清,自己到底被囚在这个房间多少天了。

    只是觉得,自己现在浑上下都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不过他好像记得之前,还在这个地方见到苏小妞来着。

    可想了想,这大概只是自己的幻觉吧。

    摸了摸自己发疼的手臂,凌二爷的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都到了这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苏小妞。

    看来,苏小妞真的把他给奢靡惨了。

    动了动自己发疼的手臂,凌二爷打算去弄点水来喝。喉咙很干,就像是被火烤过一样。

    印象中,那个将自己带到这里来的人,每天都会准时送东西过来的。

    在凌二爷看来,那个人应该是有意想要留他一名,不然也不会不间断给自己送来食物和水。

    只是凌二爷刚准备起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的肚子上有什么东西压着。

    因为整个屋子黑漆漆的,他压根就看不清靠在自己肚皮上的是什么。

    只觉得,那个东西毛茸茸的。

    估计,是老鼠吧?

    最近几天,唯一和他凌二爷做伴的也就是这个房子里的老鼠了。

    不然这样的鬼地方,谁会来和他凌二爷做伴?

    可出乎了凌二爷预料的是,这“老鼠”竟然说起人话了。

    “凌二爷,你醒了?”

    这“老鼠”还认识他?

    不过一琢磨这“老鼠”的声音,凌二爷的瞳仁里闪现了欣喜的光芒:“苏小妞?!”

    “苏小妞,真的是你?”

    他像是为了确定面前的人是她似的,急忙的伸出手。

    可手一抬,就疼得发慌。

    而面前的人,又发话了:“你干什么你?好不容易才给你切掉了腐,稍稍缝合一下。你真的不想要你的手了?”

    女人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声音,再度让男人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也只有苏小妞,敢如此放肆的驰骋在他凌二爷的世界里。

    “你说,你刚给我做了手术?”

    “也不是刚才,都折腾了一天了!”其实具体时间,苏小妞也不知道。

    从早上被丢进来,她发现凌二爷是伤口发炎所以才晕倒之后,就一直忙活着。

    “你要感谢我,走到哪都带着手术刀和缝合针。!”若不是这些,估计他凌二爷的手也要报废了。

    不过在这样环境下,要进行一场切除烂的手术难度也相当高。

    利用阳光透进来的那点光线,苏小妞将凌二爷的伤口弄到了那一块。然后再从这个男人搜刮来打火机,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工作。

    当然,在手术条件限制的况下,苏小妞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手术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凌二爷。

    黑暗中,她凭着自己的直觉摸到了凌二爷的脸。

    而后,摸上了他的额头。

    确定他的度已经退了一些,她也欣喜若狂:“度退下来了,你有救了!”

    可凌二爷呢?

    这男人已经从刚刚的欣喜中回过神来。

    “苏小妞,你怎么那么傻呢?”

    到这地方来,活活折腾人不说,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

    可他的傻悠悠,竟然还自己送上门来。

    但对于凌二爷的话,苏小妞一点都不在意:“我要是傻的话,你现在估计就没命了!”

    “我……”

    其实不用苏悠悠说,凌二爷也清楚若是没有苏悠悠给他处理自己的伤口的话,今儿个命真的没了。

    可要让她和自己在这里一并遭罪,凌二爷宁愿自己一个人丢了命。

    好像察觉到这个男人要说什么,苏悠悠爬了起来:“我去把饭菜给你弄过来。”

    凌二爷估计也知道苏小妞既然已经折腾进来了,让她现在回去压根是不可能的事,也便没说什么。

    “吃多一点吧!”黑暗中,苏悠悠只听到凌二爷的咀嚼声。

    可她,还是听得出,这个男人到底没吃多少。

    “这盒饭的味道虽然差了一点,但多少吃一点,才能活着出去吧?”和凌二爷都认识好几年了,她苏悠悠又怎么不知道,人家凌二爷是个挑剔的人物。

    也对,像是他这样,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孩子,从小到大,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样样都是最好的。

    这样的人,要能吃得惯这样粗糙的饭菜才怪。

    “苏悠悠,要我吃也可以。你亲我一口!”黑暗中的男子,狡诈一笑。

    而苏小妞的脑子里只闪现了几个字——趁火打劫!

    “啪……”

    一个暴炒栗子就直接落在了凌二爷的脑袋上。

    “苏小妞,你谋杀亲夫!”本以为打着自己上还有伤口的旗号,能从苏小妞的上讨到点什么乐子的凌二爷,却不想迎接他的竟然是这样的暴力。

    “亲个啊!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现在什么德行,和大便差不多。你以为,我是蜣螂?抱着一坨大便还不肯撒手?”

    蹭鼻子上脸的男人,最不可饶恕。

    “苏小妞,你难道就不能文雅一点么?”凌二爷虽然知道现在自己好几天没洗澡,肯定脏的不像样了。

    可就因为这样被苏小妞打了一下,凌二爷说心里不委屈就是假的!

    可人家苏悠悠发表官方讲话了:“我苏悠悠就是永远都不会文雅!看不顺眼,就给姐姐滚蛋!”

    要是都跟他们有钱人一样,每天都装腔作势,连吵架都要脸上带着笑容的话,那岂不是要累死了?

    无疑,那样的生活,苏悠悠要不起!

    不然,当初的她也不会主动签下离婚协议。

    “苏悠悠,我没说我看你不顺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凌二爷感觉说上几句好话。

    说真的,他当初会喜欢上苏小妞,也是看上这丫头率真不做作的子。

    “我就觉得你看我不顺眼了!连我亲手给你送来的饭菜都不吃?”

    不顺眼是一回事,饭菜又是另一回事。

    可苏悠悠,却将这两件事折腾在一起了。

    其实,苏悠悠压根就没有和这个男人置气。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真的滚蛋就能完结的了?

    她不过想着让这个男人多吃几口饭,最起码有体力恢复一下体。

    虽然明知道这个女人的伎俩,可凌二爷还真的为了她这话,大口大口扒起了饭。

    一边,男人还用咀嚼的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和苏悠悠说:“我没有看你不顺眼,你看我这不是吃着么?”

    之后,苏悠悠没有说话。

    但隐藏在黑暗中的唇儿,却是高高勾起。

    离婚那么久,这男人还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傻乎乎的,苏悠悠的心里除了女人的虚荣感,还有些自己所察觉不到的满足感。

    ——分割线——

    被囚着,但子还是照样。

    不同的是,这两人之间好像都在刻意回避一个问题。

    这就是,苏悠悠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找凌二爷。

    其实,凌二爷不是不想问的。

    但他也怕,怕从苏小妞的口中得到的那个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更怕,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也没有力气坚持下去,陪着苏小妞走出这个鬼地方。

    总之,虽然说苏悠悠傻乎乎的将自己给送进来,让凌二爷有些恼。但同样的,也正因为这苏小妞出现在这里,激发了凌二爷逃生的本能。

    因为他不舍得让他的苏小妞,跟着自己一起丧命在这老鼠满屋子跑的地方。

    苏悠悠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老鼠,每次遇到这些小东西,苏悠悠就像是个得了失心疯的人一样,在屋子里头大喊大叫着。

    现在也一样。

    当这个屋子好不容易被窗口那点透进来的光照亮的时候,苏悠悠瞅见了此刻蹲在他们不远处,正啃着凌二爷昨晚吃剩下的几个饭粒。

    这下,苏悠悠疯了。

    也顾不上凌二爷上还有伤,就直接跳到了男人的上。

    “苏小妞……”大清早的就迎来这么的拥抱,这对于还有伤在的凌二爷有些伤不起。

    顺着苏悠悠的视线,他也看到了正在这个屋子里为非作歹的老鼠。

    “不用担心,有我在它吃不了你!”

    拍了拍苏小妞瑟瑟发抖的肩头,凌二爷安慰着。

    其实男人的安慰,无非是要引得女人的感动。

    可苏小妞从来都不会客气。

    听到凌二爷这么说,她便发话了:“那当然,也就你跟它是一国。”

    “苏小妞,你忒狠了点吧?”

    虽然两个人一早起来就开始斗嘴了,不过这也是有好处了。

    听到了人的声音之后,刚刚还在满屋子跑的老鼠现在总算从某个小洞子里钻了出去。

    而凌二爷接着窗外的阳光,也看到了苏小妞那白皙的脸蛋上现在也粘上了许多的红土。

    其实,凌二爷不止对女人的材脸蛋要求极高,甚至对女人的清洁程度也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一般女人的脸上要是沾了什么灰尘的话,凌二爷是打死都不会去吻她,更别说想要和这个女人做什么勾当了。

    可不知为何,今满脸都粘着灰土的苏小妞落进了凌二爷的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美。

    望着这张小脸,凌二爷有些失了神。

    看着她的红唇,他感觉自己浑上下的血液都在叫器着吻下去。

    凌二爷向来不喜欢委屈了自己,当这个想法出现在脑子里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付出了行动。

    对准了苏悠悠的红唇,他慢慢朝着她靠了过去。

    苏小妞的眼眸里,有着诧异。但更多的,在凌二爷眼里看来是深

    可就在凌二爷以为自己就要成功吻上苏小妞的时候,他的脸蛋被推向了另一边。

    “丫的欠抽了是吧?大清早的就对本宫不敬,小心我阉了你!”

    挥舞着手上的手术刀,苏小妞咬牙切齿。

    刚才差一点就被这个男人迷惑,以至于偷吻成功了。

    此刻的苏小妞,不过是用自己的伶牙俐齿,来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慌乱如麻。

    “苏小妞,其实你也想着被我吻是不?不要狡辩了,我看得出来!”什么时候,都无法阻挡住凌二爷自恋的步伐。

    看吧,明明一只手上的伤还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这凌二爷竟然还对着苏小妞搔首弄姿。

    “花孔雀,别让姐姐看到你那恶心的嘴脸!”

    推开凌二爷之后,苏小妞靠在墙角的另一边,当然她也不可能走远。

    现在想要跑的出这个房间是不可能的,再说了这房间里还有老鼠的存在。

    “苏小妞,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因为苏小妞绕到另一边坐着,凌二爷也赶紧蹭了过去。

    “苏小妞,我就是开开玩笑!”

    很难想像,这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此刻正用如此憋屈的语气哄着一女人。

    “苏小妞,别气了。二爷给你笑个,请笑纳!”

    这个男人一向不靠谱。

    明明自己上还有伤口,现在竟然还对着苏悠悠笑。虽然他不说什么,但为医生的苏小妞也清楚,这没有麻醉药的况下手术,病人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可这男人就像是个二愣子,感觉不到痛似的,傻乎乎的对着她笑。这多少,触动了苏悠悠心里的那根弦。

    “去去去,笑起来都丑死了!”其实,苏小妞也不是什么矫的女人,只是她不愿看着这个男人强颜欢笑罢了。

    “上还有伤,我警告你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呆着。”烧没有完全退下去的况下,苏小妞一点都不敢含糊。

    “苏悠悠,要我安安分分的也不是不行,你跟我拉个小手什么的,就可以了。”

    好吧,大尾巴狼也有玩清纯的时候。

    可你会相信大尾巴狼抱着小羊只是想要牵牵手,而不是想要吃它么?

    估计,谁都不会相信。

    苏小妞也不相信,所以在凌二爷伸手过来的时候就直接拍开了他的手:“滚犊子,本宫的手也是你说摸就能摸的吗?也不瞧瞧你自个儿的德行。”

    “德行?我的德行怎么了?”

    苏小妞的话,让凌二爷为自己叫屈。

    当然,这个男人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上。

    除了脏一点,臭了一点,还有那么邋遢了一点之外,凌二爷感觉自己还可以啊!

    不对,就有一个地方让凌二爷感到有些别扭。

    那个地方是……

    他的手臂!

    苏小妞说过给他做手术,切除了腐的那一块!

    不是那个地方已经完全康复了,而是这地方上绑着一个东西。

    在这样的条件下,你可以称它为纱布。

    可看着这玩意的弧度,凌二爷的心里各种别扭。

    “苏小妞,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的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手臂上吗?”

    扫了自己手臂一眼之后,凌二爷的脸色变了天。

    好吧,这绑在凌二爷手臂上,暂时充当纱布的不是别的东西,就是苏悠悠的罩。

    而被提及这一点的时候,苏小妞的脸色也有些不正常。

    要是况准许的况下,她怎么可能把自己最贵的那件内衣捐献出来呢?

    可昨天她浑上下最干净的,也就是这内衣了。

    “姐姐是怕你没个事业线,特意弄出来给你挤挤!”看到凌二爷那别扭的脸色,苏小妞干咳了几下之后开的口。

    “挤个啊!给老子弄掉!”

    男人哪有喜欢自己的上挂上属于女人的玩意?

    要是出去了,岂不是被人给笑话死了?

    “弄弄弄,弄你个死人头!到底是活着重要,还是面子重要?你要是不想要的话,我待会儿就让那个过来送饭的帅哥绑着玩!”

    在苏小妞看来,凌二爷是傲了。

    昨天那急的况下能找到干净点的东西给他绑着伤口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这还是苏小妞家里最贵的一件内衣了。她这么做容易吗她?

    可这个男人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要将她好不容易给弄伤的伤口给拆开来,这算什么?

    “……”听着苏悠悠的话,凌二爷默不作声了。

    不是因为理亏,到现在他仍旧接受不了自己的手臂被当成了事业线的事实。

    但凌二爷忌惮的是,苏小妞后面的那句话。

    不要怀疑,这苏小妞说的出的话绝对也做得到。

    想到她的贴衣物绑在别的男人的上,虽然这机率比火星撞地球的机率还要渺茫,但凌二爷发现自己真的接受不了。

    坚持之下,他只能冷着脸和苏小妞说:“那出去之后,你要先帮我解开。这玩意挂在手上要是被人看到了,肯定想歪了!”

    凌二爷是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更何况他也巴不得别人将他和苏小妞给扯到了一块。

    但他清楚,苏小妞现在最不喜欢那些人总带着有色眼镜看她。

    正因为清楚这苏小妞的脾气,所以他刚刚知道的时候才有些生气。

    她怎么动不动,就将自己的贴衣物给贡献出来了呢?

    当生气的同时,其实凌二爷也有些暗自窃喜。

    他家苏小妞非但来到这个鬼地方和他同生共死,更为了自己连这玩意都豁出去了?

    这能让他不感动么?

    可这凌二爷,其实也有和苏小妞一样的毛病。

    这毛病,就是口是心非,嘴巴忒

    明明感动的就差流泪了,可这凌二爷还是不忘在关键的时候煞风景。

    扫了一眼苏小妞的口,他知道里面是空的。

    于是乎,某男人大言不惭的对苏小妞:“苏小妞,你那里会不会冷飕飕的?”

    苏悠悠刚开始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指的是什么,但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神,还有他的爪子的时候,她再傻也反映过来了。

    现在还是初时节,这天气在这城市还是蛮冷的。

    虽然这几天没有下雪,可入了夜这冷风可是毫不留的。

    凌二爷觉得自己是个三好青年。不然让女同胞为了自己饥寒交迫,于是他对准了苏小妞的口伸出了自己还觉得满温暖的爪子。

    可这一爪子还没下去,凌二爷的头顶又挨了一记暴炒栗子。

    “流氓!”苏小妞裹紧了自己上衣的外,眼神锋利的就像是刀子。

    得不到好处,又占不到便宜的凌二爷,只能瘪了嘴,一脸苦样。

    苏小妞,到底谁流氓了?

    他凌二爷什么都没有得到,倒是无端端的被她苏悠悠抽了好几下。

    “都脏成这样了,还乱动心思的话,小心姐姐阉了你!你也不用担心今后没有洞钻了!”

    苏小妞再度挥舞着自己昨儿个带来的手术刀。

    其实在这荒郊野外的,要是凌二爷真的兽大发的话,苏小妞自己想要拦住这个男人做点什么的话,压根就不可能。

    你想想,这女人的力气哪里会是男人的对手?

    可当苏小妞正想着这些的时候,这凌二爷却盯着苏悠悠手上的刀子,眼眸里亮起了红光。

    盯着凌二爷这诡异的眼神,苏悠悠也有些发毛。

    “喂,你不会真的要姐姐阉了你吧?”

    好吧,这凌二爷在苏悠悠的心里一直以无比猥琐的形象活着。

    看着他的眼神,她还真的想不到其他。

    而凌二爷却在这个时候,一把夺过了苏小妞手上的那把手术刀。

    “喂……你……”他怕这个男人抢夺了自己最后一件防的武器,更怕这锋利的刀刃会伤了他,想要从他的手上将自己的手术刀拿回来。

    可男人却在这个嘶吼露出了一记灿烂笑容:“苏小妞,我想我们有救了!”

    ——分割线——

    这天早上,顾念兮一大早就被谈逸泽折腾起来了。

    除了要陪着他去做康复检查,还要被这个男人押送去检查体。

    其实,也没有多了不起的毛病,无非是这段时间大姨妈推迟了。

    这是每一个女人都会有的小毛病。

    可在谈某人的眼里,这好像是什么大病似的,含糊不得。

    “快一点!”这男人只要关乎到她的事都跟吃了火药一样。

    她都换好了衣服了,他还在催。

    “我好了,等等再让我上个洗手间吧!”早晨的时候,她感觉肚子闷闷的。

    “事儿真多。十分钟之后楼下集合。”

    谈参谋长连在家里都喜欢掐准时间做事。这一点顾念兮改变不了,也无法反抗。

    “知道了知道了,就一会儿你先下去!”

    躲进洗手间,顾念兮一扯下小内内,见红了!

    ------题外话------

    感冒发烧的人伤不起!~!

    存稿君迅速干瘪中……

    呜呜~!

    →_→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