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老男人的冷暴力!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年轻人,会吃的时候要多吃一点才对!”

    李腾说着又招来了一旁等候的佣人说:“吩咐下去,让厨房多做一些,待会儿送到兮兮小姐的房间!”

    因为怕李腾查到顾念兮的份,所以对李腾介绍的时候,他们都说她叫顾兮兮……

    所以现在就连李腾,也喊着顾念兮“兮兮”了。

    这样过分熟稔的称呼,又让谈某人的眸色沉了沉。

    “这……”

    顾念兮从来还真的没想过大毒枭也会如此的招待人,突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了。

    她抬眸,看向谈逸泽准备寻求帮助,可谈某人现在好像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谈逸泽此时在分析着这李腾到底对顾念兮忱是在卖什么关子,所以自然而然的忽略了顾念兮的求救信号。

    好在熊逸虽然和顾念兮闹别扭,到底还是从大局考虑。看到这个女人开始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便说了:“没事,既然腾老大这么忱,咱们就接受下来。你吃不完,我会帮你吃的!”说这话的时候,熊逸伸出手,轻拍了一下顾念兮放在桌面上的手背。

    这一突兀的举动,让谈逸泽的眸色幽暗了几分。同样的,也让坐在他们对面李腾脸色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老婆的子,老婆的一切,都是他谈逸泽的地盘。

    若是寻常,谈逸泽看到熊逸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触碰他老婆的手的话,估计他会直接伸手将熊逸的手给拧断。

    可这一次,谈逸泽却是按兵不动。

    在察觉到李腾脸色的变化之后,谈逸泽的脸色更是以一种古怪的速度在变化中。

    顾念兮其实也察觉到她家老东西今天好像都不在状态中,她想要看清这个男人到底在纠结些什么东西,或许自己可以帮上点什么才对。

    可看了好久,她发现谈参谋长现在的脸色是她从未见到过的。

    她自然也无法从这个男人的脸上读到什么。

    至于熊逸,虽然他们刚刚还在闹别扭,可当他拍着她的手背的时候,顾念兮便读懂了这个男人是在示意她小心谨慎行事。

    总之,餐桌上的三个男人的脸色,是两个女人所看不懂的。

    而顾念兮和李子干脆不看他们,两个女人自顾自的聊起了天来。

    等到晚饭结束的时候,顾念兮在熊逸的陪同下离开了。

    而谈逸泽自然是跟着李子离去的。

    至于李腾,没有人知道他在晚饭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顾念兮在晚饭之后就打算回房睡觉了。只是没想到,熊逸竟然跟着自己进了房间。

    看到自己后的跟虫,顾念兮白了一眼:“不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吗?怎么又跟着我进屋了!”

    “难道就不许我进来参观参观?”

    熊逸小爷也是有自尊心的。

    在被顾念兮打击了那么多次之后,他打死都不会主动和顾念兮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她所以跟着进来的。

    “你有什么好参观的?不是都一样的房间吗?”顾念兮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看不懂熊逸。

    “反正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熊逸小爷臭着一张脸,继续赖着。

    “你怎么参观就怎么参观,我现在去洗澡!”说着,顾念兮转就拿着卧室里已经备好的换洗衣物准备走进浴室,只是她没想到就在那一刻,熊逸竟然将她给拉了回来。而这一拉,是直接让两人滚到了上。

    而熊逸的动作更是超乎寻常的速度,直接拽起了被子就往两人的上带。

    这一幕,多少让顾念兮是有些慌张的。

    虽然知道熊逸和谈逸泽的交,应该不至于让他对自己作出什么事来才对。但想到早上自己对熊逸做的那些,她也无法排除熊逸现在是来打击报复她。

    “熊逸,你干什么呢!”

    被子蒙上的时候,顾念兮有些惊慌的准备挣扎。

    抬眸的时候却发现此刻压在她上的熊逸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而且那架势,一点都不像是在和她顾念兮开玩笑。

    “怎么了?”她压低声音,靠在熊逸的耳际。

    “有人在看我们!”他也用着两个人能听到的声响说。同时,他也使劲的作出扯着自己衬衣的动作,让这上的一幕看起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谁在看我们!”

    顾念兮也察觉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意图,也跟着她一起挥舞着手脚,让被褥里端看起来像是正进行着什么似的。

    “我不能确定,但来者估计不善!”

    说这话的时候,熊逸干脆抓起顾念兮的手,直接照着上面咬了一口。

    “啊……”很快,吃疼声便从顾念兮的唇中溢出。

    只是女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此刻在这被褥里又是吃疼的一声喊,让局外人听起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之后,顾念兮想要抓着熊逸的手给啃回去。

    她顾念兮才不是那么好欺负,别人咬她一口,她定要咬回去十口。这可是他们家谈参谋长教会她的。

    可谁知道,她拽着熊逸的手指还没来得及啃下去,男人就直接跳下了。

    “干什么呀?”

    不是说,有人看着他们吗?

    再说了,她顾念兮还没报仇呢!

    “那人走了!”

    熊逸环顾了四周之后,得出了这么一答案。

    “走了?”

    顾念兮也跟着环顾四周,其实这一切看起来跟之前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她真的察觉不到任何人走动过的痕迹。

    这让她不免得有些怀疑,刚刚这一出是不是熊逸弄出来报复自己的闹剧。

    “已经走了!”再度环顾四周,察觉到窗户上开启了一条缝隙之后,熊逸说。

    “神神叨叨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揉着自己被咬的发疼的手指,顾念兮红唇撅起。

    知道这女人肯定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熊逸也懒得解释。

    再说了,熊逸小爷还真的没跟什么女人解释过。

    在他的世界里,女人除了用来暖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特殊功能。

    他还真的不明白,谈逸泽怎么会那么在乎一个女人。

    故意忽略正在向他寻求解释的顾念兮,他径自躺在了上:“我看,我今晚还真的非要在这里睡不可了!”

    现在都还没有睡觉,就已经有人潜入了她的房间。

    若是真的睡着了,那还了得?

    “喂!”

    顾念兮其实真的很不喜欢和熊逸一个房间。

    要是未成年呆在一个房间也就罢了。

    可现在都是两个成年人了,这么呆在一起真的很不方便。

    再说了,她和熊逸在一起除了吵架,还是吵架。

    昨天没办法,两个人同一个房间也就罢了。

    可今天都已经一个人一个房间了,为什么还要跟熊逸同个房间?

    而且,这自称为熊逸小爷的可是一点风度都没有。

    现在就已经将这张大被霸占了,那她顾念兮今晚睡什么地方?

    拿着枕头,顾念兮开始往熊逸的脸上招呼。

    可某男人直接在这里尸,连吭声都不,更别指望他挪动位了。

    闹腾了一阵,顾念兮也安静下来了。

    反正熊逸想要呆在这里就呆在这里吧,反正一会儿谈参谋长知道她在这里,也应该会过来的才对!

    到时候,她再让她家谈参谋长好好教育一下这个没有风度竟然打算让女人睡沙发的熊逸!

    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之后,顾念兮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分割线——

    “妈,您这是打算做什么?”

    这一天,正是明朗集团新年过后和宋亚集团合资建成的大型娱乐公司的开业典礼。

    谈逸南其实一早已经准备好礼服了。

    可舒落心说是要约他出去吃个饭,却带着他到了服装店。

    看到母亲将准备好的礼服送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谈逸南有些错愕。

    这是一黑色系的礼服,里面搭配着的是酒红色的衬衣。领结是墨绿色的缎面,光是看着,就觉得高档奢华。

    尺寸,是他的尺码。

    谈逸南一看,就知道这是老妈给他准备的。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已经有了一礼服了,老妈为什么还要刻意为他准备另一

    “儿子,这只是当妈的对你上任表示一点小小的祝贺!”

    舒落心说着便示意女服务员将整西装都送到了谈逸南的面前:“换上试试看吧小南,这一衣服可是妈妈挑了好久的!”

    舒落心的这话,说的得体大方。

    也让谈逸南,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那好吧,妈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换上!”

    他的上任,谈逸南看得出舒落心真的很开心。

    只是他没有告诉舒落心,这个位置他并没有打算坐多久。

    其实他一早就想要告诉母亲,说自己等顾念兮一回来,他就打算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

    可看着舒落心这么开心,谈逸南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也罢,就让母亲再多高兴几天吧!

    谈逸南本来就是一富家公子哥的形象,如今舒落心的这奢华礼服更是将他的这一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谈逸南就被舒落心叫了过去。

    舒落心一边帮着他整理着领结,一边说:“小南,我看你今天就穿这一去参加开业典礼吧。真的太好看了!”

    “可是妈,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要穿的衣服!”

    “小南,妈的要求也不高,就想看着你穿着我挑的衣服站在台上!”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表,只是稍稍侧过脸。

    这动作,让人看起来觉得她好像是因为谈逸南的拒绝有些小小的失落。

    可因为背着光的关系,谈逸南并没有看到母亲脸上那抹得意的弧度。

    就这样,他以为舒落心真的只是想要看着他穿上这件衣服,便说:“好吧,那我就穿着这一去。”

    不过就是一衣服吗?

    舒落心想要看,他就顺了她。

    谈逸南并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会接借一衣服大做文章。

    换上这一衣服,他便跟着舒落心吃了顿饭,随后便来到了娱乐公司的开业典礼上。

    其实关于这个开业典礼,顾念兮没离开之前也早就做了安排,让谈逸南作为这个开业典礼上明朗集团的代表。

    所以今天的这些,其实还算是在计划中。

    谈逸南的到场,也没有让宋亚集团那边感到多尴尬。

    然而谈逸南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上看到刘雨佳。

    并且,这刘雨佳的上,还穿着自己如同一侣衣的晚礼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刘雨佳上的那礼服,谈逸南的眸色微深。

    刘雨佳上的礼服,从面料上看来,和自己是一个样的。

    除了她的酒红色那一块,是作为收腰设计。而墨绿色作丝巾,系在脖子上。

    刘雨佳的肤色不错,如此的礼服在她上显得高档端庄,也让人有些惊艳。

    再加上,现在的她五官真的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这样的她,真的让到这个开业典礼上的男人,垂涎三尺。

    可即便感受到了众人对于她今天这一装扮的惊艳,但刘雨佳却从谈逸南的脸上读不到任何快乐表

    恐怕,她这一穿着带给谈逸南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看一个男人是真的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其实不是看他的表,而是听他的声音。

    因为,表有时候真的能够轻易的骗过人。

    可声音,很难掩饰住他对你的不屑。

    就像现在谈逸南的声音一样,对于刘雨佳的出现烦躁,厌恨。

    再者,这个男人也从来没有掩饰住自己对刘雨佳的讨厌。在他看来,这完全没必要。

    此刻的谈逸南,就像是看到苍蝇掉到了粥里的感觉,恶心嫌弃。

    “怎么,我就不能来这里吗?难道你没有听说,这次公司前来的有两个代表,”刘雨佳的嘴角仍旧是瑰丽的笑容,没有因为全场目光的汇聚而欣喜,更没有因为谈逸南的厌恶而无助。

    “这还真可笑,我是决策者,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现在顾念兮不在这边,所有的事都是由他一个人亲手办。

    可关于刘雨佳所说的事,他真的算是一无所知。这怎么可能?

    “刘雨佳,我劝你不要自作主张,现在就给我滚回去!”

    睨了一眼和自己几乎差不多的衣服,谈逸南眼眸里的厌恶又深了几分。

    “我当然也想现在回去,可谈总,老夫人可是交代我今天一定要陪在你的边,包括这上的衣服,都是她帮我准备的!”

    男人的厌恶,其实早已深深的印在她的脑子里。

    可女人却还是能和没有看到一样,笑对一切。

    甚至,连同她的嘴角一直都是轻勾的。

    现在的她,看上去更对于谈逸南的厌恶乐在其中。

    这个男人到底对她有多厌恶,她可是知道的。可看着他因为自己而千变万化的表,刘雨佳的心里就是没有过的喜悦。

    谈逸南,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厌恶我到几时!

    “什么?”谈逸南好像真的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搞的鬼。

    不过短暂的错愕之后,男人好像又想清楚了什么。

    原来是母亲做的?

    不过这一点倒也不怎么出乎他的预料!

    其实母亲临时说要吃饭,却变成到了那边挑衣服,那个时候他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

    只是谈逸南真的没想到,母亲竟然还将刘雨佳给弄进来。

    “既然是这样,麻烦你现在回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应付好!”说完这句话之后,打算转离开的男人又想到了什么,转对刘雨佳说:“以后我妈的做的决定,你也别搀和。我妈是有时候犯糊涂,我希望你也别跟她一样,犯糊涂了!”

    丢下这话,谈逸南转就准备离开。

    可刘雨佳一听,却是笑了:“谈总,其实也不是我想要过来的。可没办法,老夫人千叮咛万嘱咐的,你让我怎么说?刚刚我到这边的时候,老夫人还给我来电话了。不信的话,您自己接吧!”

    说着,刘雨佳将正在吵闹的手机递给谈逸南。

    一看,果真还是母亲的电话,谈逸南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接过了电话。

    “雨佳,你和小南会和了吗?”

    “妈,是我!”

    “小南,怎么是你接的电话,雨佳呢!”电话那边传来的是谈逸南的声音,舒落心有些惊讶。

    “妈,这里没有她的事,你怎么也让她搀和进来了?”问出这话的时候,谈逸南的声音带着不耐烦。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刘雨佳的时候,就各种不喜欢。更别说,现在是他妈使尽全力的想要将他和刘雨佳撮合在一块了。

    “儿子,雨佳有什么不好?又年轻又漂亮,最疼她的表舅还是个参谋,据说在里面的职位不比谈逸泽的低。我看,这孩子配你在合适不过的。听妈的话,好好跟人家处着,秋季的时候赶紧把婚事给办了,你都耽搁了那么多年了!”

    舒落心苦口婆心的劝着。

    “妈,您这是在说什么?我都跟您说了多少次了,我真的对她没有什么感,您为什么非要这样?”还瞒着他给两个人都弄了一样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早约好了要这么穿的。

    你看,现在在这个开业典礼上,有多少人已经注意到他们两人的穿着是一样的,正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们呢!

    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还有,他要怎么和陈雅安说?

    他谈逸南早已约好了在今年秋季的时候去拉斯维加斯度假,到时候在那边登记结婚。

    “为什么要这样?小南,那妈倒是要问问你,刘雨佳有什么不好的!你说你一个离了两次婚的人,能有这样的闺女和你在一起已经不错了。你还想要什么样级别的美女?”

    “妈,我没想要什么。我只是……”他现在只想要平静的生活,想要和看的还算顺眼,也还和自己比较合拍的陈雅安安安静静的度过下半生就行了。

    但陈雅安的名字,现在真的不适合在舒落心的面前说。

    不然以他们两人之前的矛盾,到时候肯定是要闹翻的。

    但谈逸南此刻保持沉默,不代表舒落心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在他沉默的时候,舒落心直接替他补充道:

    “你只是想要陈雅安对吗?”

    “妈?”

    舒落心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其实她一早就知道他和陈雅安到现在还有来往?

    “小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都在做什么事。你是我的儿子,我就算不用派出什么私家侦探就能轻而易举的从你的脸上看到你最近都在做的事。你别以为我现在不知道你和陈雅安每天都在见面,你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

    舒落心的语气,比之前还要严厉。

    “陈雅安到底有什么好?连个脑子都不灵光,现在连生孩子都几乎变成不可能的,你还想要和她怎么样?”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叹了一口气,才接着说:“小南,如果你现在硬是要和她在一起的话,那我也可以明确的和你说,要我同意是不可能的。你要是真想和她在一起的话,结果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这好像是目前为止,舒落心第一次如此明确的表示自己对于他和陈雅安的态度。

    此刻,谈逸南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夹心饼,夹在母亲和陈雅安中间。

    “妈……”

    他试图和母亲化解陈雅安的问题。

    可舒落心说了:“小南,今天你要是和雨佳老老实实的参加开业典礼也就算了,不然的话,你休怪我对陈雅安动手!”

    舒落心其实也不想要迫自己的儿子的。

    可当看着他和陈雅安的关系越来越好,她真的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儿子给排挤在外面。

    以前的事就不说了,可现在这点,她打死都不会同意。

    陈雅安那,她每天都在躲躲藏藏的。现在要立马找到她,对于舒落心而言也比较难。

    不过,她可以从谈逸南这边下手。

    她就不信,自己还拆不散这两个人!

    “妈!”

    听到舒落心想要对陈雅安下手,谈逸南也有些慌。

    事实上陈雅安的家人自从被舒落心迫要他们两人离婚的时候就被整的很惨,现在陈雅安在家里的子也不好过。

    若是舒落心再对他们动手的话,那陈雅安怕是……

    可舒落心压根连想要听自己的儿子说什么的冲动都没有,直接就对电话说:“好了,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你现在和雨佳好好的相处,就这样吧!”

    说完,舒落心便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谈逸南这边,也只能听到被挂断的忙音。

    “妈?”

    “妈,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该死!”听到电话给挂断了,谈逸南是又气又恼的直接回拨。

    可那边,舒落心早已关机了。

    紧握着刘雨佳的手机,谈逸南的脸色沉的不像样。

    “开业剪裁仪式现在开始,相关人员各就各位……”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这么个声响。

    而一直都站在边上的刘雨佳在看到谈逸南一脸灰心丧气的模样之后,估摸着舒落心早就将这个男人最后的一点希望之火都给灭了,便主动上前。

    “怎么样谈总,现在还要我滚吗?”她的红唇,高傲的勾起。

    就像是骤定,这一次谈逸南绝对不会拒绝了她。

    别的她是不清楚,但这舒落心对于怎么收服自己儿子的心思,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她就不信,这个男人现在还能反抗的了他母亲!

    不出她的预料,谈逸南再烦躁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便说了一句:“走吧……”

    随后,他便先行迈开了脚步。

    虽然这个男人摆明了是心不甘不愿和他刘雨佳一起参加开业典礼的剪彩仪式的。

    可到了电视荧屏前,这个男人还是摆出了该有的风度。

    这是,谈逸南在公司的事上表现出来的态度。

    开业典礼剪彩仪式如期进行。

    而从电视上看到这开业典礼剪彩仪式的陈雅安,手上还拿着满心欢喜要今晚给这男人庆功的香槟,也在看到电视机上的这一幕的时候,从她的掌心滑落……

    谈逸南,这就是你说的会给我的惊喜吗?

    ——分割线——

    “兮兮,喜欢这里的花吗?要是喜欢的话,我让他们给你送几束放在房间里!”

    这天一大早,顾念兮就被李腾邀请一块儿到后花园里看他新培育出来的花种。

    其实,大毒枭的话,还能有什么?

    无非是罂粟花的改良品种。

    除了拥有着让人疯狂着迷的毒液之外,这花朵还有着迷人的色彩。

    当然,昨晚上将顾念兮的被霸占了,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让顾念兮睡在沙发上一夜,导致现在还头重脚轻的熊逸小爷也跟着过来了。

    谈参谋长的女人被邀请去赏花,他这个名义上的伴侣实际上和给她提鞋差不多的小爷还能不跟上?

    要是没有问题,还好说。要是一旦有什么况,谈逸泽还不得将他的皮给扒了?

    一边打着哈欠,熊逸小爷一边在边上时不时的说上几句。

    “不用了,要看就到这边来就好!这么好看的话,还是让它呆在最适合它的地方比较好。”顾念兮婉言拒绝。

    其实她是不想弄一束毒花放在自己的头,不然谈参谋长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将她活活弄死?

    当然,弄死这一点是有点夸张了。

    她相信他家谈参谋长是不至于弄死她,但弄个什么半生不死之类的,这个男人是最在行的。

    “呵呵,你的真的很好。怪不得我的女儿会那么喜欢你……”李腾毫不掩饰的对顾念兮赞赏。

    其实,一般到这边来的女人都知道他李腾的价。

    所以他要送个什么东西自然档次也不会低,很少有女人会这么拒绝他。

    可顾念兮,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推拒。

    这不免,勾起了男人的**。

    可越是接触,他发现这个女人好像真的有着不一样的闪光点。

    时而妖娆妩媚,就像是昨晚上他偷窥到的一样,时而又是自主,就象现在一样,不管他提出什么来,顾念兮都婉言拒绝,要自己做。

    越是接触顾念兮,他感觉有种诡异的东西一直都埋伏在心头。

    那是已经许久不曾有过的占有

    现在的他,真的该死的想要让这个女人成为自己的。

    其实,李腾还有另一方面的打算。

    自从自己名正言顺的女人给害死之后,就只留给他一个儿子。找到流落在外面的女儿,也纯属意外。

    这两年,为了这女儿儿子,他没少费心。

    可当儿女们渐渐找到自己的伴儿,他也开始觉得空虚。

    他好歹也是个男人,也有正常的需要。不只是体方面的,心里也想要有一份归属感。

    而无疑,顾念兮便是他眼中在适合不过的人选。

    最起码,这女人的胆识就不错,能胜任他的夫人一位。

    再者,他还是女儿的好友,估计他要是和她结婚的话,女儿那边也能相处的不错。

    最后一点,这女孩年轻漂亮,很合他的胃口。

    只是现在让他纳闷的是,一直都跟在她边的熊逸。

    起先他也还怀疑这两个人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层关系,可昨晚上……

    为男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了!

    “李叔叔别取笑念兮了……”顾念兮只当这些是和长辈之间的互动,哪知道这男人里头还存着那么多的心思。

    倒是边的熊逸,再度发现了这个男人落在顾念兮上不同的眼神。

    侧过,熊逸小爷不着痕迹的将这两个人挡在自己的两边,然后伸出食指勾着顾念兮的下巴,看似暧昧的凑近了几分对着她说:“别被人一夸奖就飘飘然的,别给小爷丢人知道不?小心回去我收拾你!”

    其实熊逸是在暗示顾念兮不要和李腾走的太近,这一点顾念兮倒是看得清楚。所以,她也没有曲解了他的意思。

    可这一幕,倒是让从不远处走来的男人吃味了几分。

    谈逸泽一大早起来就听李子说,父亲竟然约了顾念兮一起赏花?

    这让谈逸泽警铃大作!

    这李腾到底在耍什么招?

    将主意打到他谈逸泽老婆的上来?

    因为昨晚知道况不对劲,不能去找老婆发泄这段时间积压下来的火气的谈逸泽一早起来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肝火越是旺盛。

    洗簌两三分钟解决之后,男人便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后花园。

    可一过来,就看到面前一幕。

    肝火旺盛的谈某人,准备出击。

    可拳头还没有握紧,面前的一幕便因为第三者插足而发生了变化。

    而成功分开了熊逸和顾念兮的,便是谈逸泽一直视为死敌的李腾。

    “逸少,今儿正好想起有点事想找你谈谈,不知道逸少可否赏脸,一起吃个午饭!”李腾开了口,再度强行介入他和顾念兮中间。

    “吃饭?当然可以!”熊逸微眯了双眼,盯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很快,嘴角上浮现了淡淡的笑意。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早餐应该备好了,我们现在过去吧!”

    招呼完这些人之后,李腾便率先带头走在前方。

    而后的两人,自然而然的跟上。

    当然,其实早已察觉到谈逸泽的到来的熊逸,也转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谈逸泽刚刚站的位置。

    那意味幽深的眼瞳,让早已隐匿起来的谈逸泽眉心微皱!

    熊逸,你这是什么意思?

    ——分割线——

    “逸少,这次的军火生意,我可以让出这个!”李腾比划出三个手指。

    做他们这一行的,自然知道这三个指头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一大批军火的百分之三十利润,非常可观。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只是,这李腾的子,别人不清楚,和他打了多年交道的熊逸还能不清楚?

    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大做强的,还不是靠着打击被人发家致富的?

    这样的人,会随随便便让出他的利益给你?

    那只能说明,他有什么东西要跟你交换罢了!

    所以,当听到这个男人竟然主动和自己说要让出利益来,熊逸小爷本来切着龙虾的刀叉全部放下。

    拿起放在一边的毛巾,他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双手。

    其实,这样的熊逸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黑道上的人物,更像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只是那双犀利的眸子,却让他比公子哥凭空多了一丝狠戾。

    其实,在李腾邀约他一起吃午饭的时候,熊逸也猜到了这个男人应该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李腾邀约自己,在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之前竟然会主动退让三分。

    这不免让熊逸怀疑,这个男人竟然是不是吃错药了!

    “腾老大,咱们也就别拐弯抹角。什么东西,竟然能让您如此主动放弃到手的肥?”

    熊逸可不会傻乎乎的以为,像是李腾这样的人会将一块大蛋糕送到你的嘴上。

    没有在你的上削去一层肥,就不错了!

    “逸少真是青年才俊!这样吧,我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把你边的女人,让给我。这次的军火生意,我都可以让给你!”

    李腾的嘴角上,带着志在必得的弧度。

    这一整批的军火生意让出,可是一个不菲的数目。

    在他看来,应该很少有人会拒绝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吧!

    而熊逸在听到男人的这番话只是,只是眸色稍微加深。没有过多喜怒哀乐的表现,像是早已猜出了某人的心思似的。

    眨巴了一下嘴角,像是在回味刚刚龙虾的好味道,男人又说:“我边的女人可不少,我还真的不知道腾老大看上的是哪一位!”

    他漫不经心的语调,让李腾越发猜不透他的心思。

    别看熊逸年纪轻轻,花花肠子可不少。

    他可不认为,这男人真的不知道他看中的是哪一个。

    在李腾看来,现在熊逸的做法无非是在和他抬价。

    于是,李腾也放下了手上的刀具,对熊逸说:“逸少边的女人有多少,我是不知道,不过我就看到你这次带来的那位……”

    他说的再明显不过,那人指的就是顾念兮!

    而熊逸一听,眸色再度深了几分。

    他也想过这老头子打的是顾念兮的主意,还真的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敢当面提出来。

    要是这女人真是他熊逸的,他倒是可以毫不在意的送出。毕竟,在他看来女人真的和衣服没有什么区别。在谁的上,不是穿?

    要是真的能将衣服送给李腾这样的大毒枭,换个好交的话,也算是个好买卖。

    可关键是,这人不是他的,而是人家谈逸泽捧在手心里的祖宗。

    要是他真的将谈逸泽的女人拿出去卖了的话,估计他这一辈子也别想好过了。

    得罪了一个大毒枭,并不可怕,最多以后见了他绕路走。

    可得罪了一个谈逸泽,那就完了。那个男人可以无孔不入,就算你想要躲着他都不成!

    “这就难办了……”

    琢磨着后果,熊逸一手敲击着钢化玻璃的桌面,一面望向窗外。

    “有什么难的?还有什么比你我的交重要?”

    在李腾看来,熊逸还真的没有拒绝自己的必要。

    可他却不知道,熊逸愿得罪千千万万个李腾,也不愿意得罪一个谈逸泽!

    得罪了谈逸泽,就像是捅了猴子窝,到时候麻烦连连。

    “腾老大,实话跟您说吧,您在我这随便挑个女人回去养都不是问题,但这兮兮,不行!”

    想清楚了得罪了谈逸泽的种种可怕后果,熊逸干脆掏出香烟来。

    “怎么不行?”

    自从稳坐这边毒枭位置,这些年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这样当面拒绝了他李腾。

    当下,李腾有些拉不下面子。

    “您可能不知道,这兮兮可是我家老头安置给我结婚生子的女人。最近我们都在努力,没准她的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我的种,您说我怎么可能将她让给你……”

    虽然说这些话,让熊逸小爷感觉有些辱没了自己,可他还是不得不说。

    可熊逸的话,让李腾不悦了。

    此刻,他也干脆放下手心的一切,直接和熊逸直视:“逸少,今天咱们既然来了,我也就直接挑明了。这个女人,我非要不可。您要多少,直接开价也行!”

    悄悄,这已经摆明了,这熊逸要是不答应他,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没准,离不离得开餐桌,都成个问题了。

    熊逸也是道上混的,自然也知道这李腾撂下这话的意思,“我看这样吧,腾老大不如给我i两天的时间考虑考虑。”

    拖延时间,是现在最佳的选择。

    “……”

    可沉默的李腾,让熊逸也知道,他的提议并不在考虑的范围内。

    看他的表现,熊逸又补充说:“反正我和她这两天都在这里,您也大可放心不是?再说了,要个什么价位,我该好好掂量掂量,不是么?”

    好吧,熊逸的最后一句话取悦了李腾。

    当下,他也就爽快的应承了下来:“那我等你的回复……”

    “好……”

    无疑,进过了这插曲,接下来的龙虾大餐也变得索然无味。

    边吃饭便和李腾聊天的熊逸,也不时的看向窗外的位置。

    此时,谈逸泽正和李子从外面走过。

    在别人看来,这两人真的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在李子的掩饰下,谈逸泽现在所要调查的东西应该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可谈逸泽,你现在要知道,人家的主意都已经打到了你老婆的头上来,你会怎么样?

    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熊逸勾唇:有意思!

    ——分割线——

    “老公,你昨晚怎么不来找人家?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

    夜幕降临的时候,顾念兮终于在窗户边上等来了某个男人。

    当再度投入这个男人怀中的时候,顾念兮便主动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然后,就开始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你知道吗?那只熊昨晚上竟然让我睡沙发,弄的人家今天早上脖子难受的很!”

    好吧,顾念兮也是普通的女人,也会偶尔对自家老公诉说着生活的苦闷。

    不过今晚上的谈逸泽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一听到她体不舒服就给她这边按按,那边揉揉。做完了按摩还顺便豆腐吃了一大堆。

    今晚的他,在听着顾念兮诉说着这些的时候,只是安静的听着,黑瞳一直都注视着她。

    那过分诡异的安静,让顾念兮蹙起了眉心。

    “怎么了?老公,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错了?”

    揉着刚刚洗过的发丝,她愣愣的看着谈逸泽。

    一般,也只有她错的离谱的时候,谈逸泽才会用这样的冷暴力对待她。

    可寻思了好一会儿,顾念兮都没有发现这几天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老公,不管人家做错什么都不要跟人家计较好不好?亲一个,笑一笑!”

    说着,她主动的送上自己的红唇,在谈逸泽的脸上亲了亲。

    可后者,仍旧一点笑容都没有。

    “老公,我是不是又给你惹祸了?”看到谈逸泽这张扑克脸,顾念兮终于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开了谈逸泽的脖子,憋屈的窝在一边。

    这样的她,就像是被遗弃的小狗。

    水汪汪的大眼珠里,还有水雾在一点点的化开。

    看这样的她,谈逸泽终是抵不过,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坏丫头……”

    ------题外话------

    30号,卖萌求个票子~!哟西~!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