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老婆孩子热炕头VS小三曝光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老婆孩子炕头……

    以前谈逸泽不知道,为什么军人都说这样的一幕最幸福。

    但当他真的结了婚成了家,有了自己最牵挂的两个人之后,他也突然明白了这话的含义。

    起的时候能看到顾念兮还跟个无尾熊一样的将手放在他的脖子上,谈逸泽的嘴角忍不住轻勾。

    一夜的雪过后,第二天太阳竟然跑了出来。

    晨光下顾念兮的那张白皙的脸上,眼睑下方是一层浓黑。

    看着这层浓黑,谈逸泽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摩挲着,眉宇间不无心疼的神色。

    都怪他。

    明知道这大冷天他不在家的话,她肯定睡的不是那么好。

    可一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了她一次有一次。

    搅和的,这丫头昨晚上都没有怎么睡。

    谈逸泽从来不知道,顾念兮也是这么敏感的。

    以前不管他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如何偷偷解开她的上衣侵袭她的子,她都能呼呼大睡。

    但今天他的手才刚刚放到她的小脸上,这女人就醒过来了。

    看到面前的他,顾念兮的眸子里开始了有了焦距!

    “老公……”看清面前是她的男人,她又跟个无尾熊一样挂在男人的脖子上,脸蛋也跟着埋在男人的口。

    大清早的,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女人如此挑衅?

    伸手,谈逸泽的魔爪开始在被褥里作恶。

    “讨厌,折腾了一晚上你都不累?”

    她现在感觉骨头像是要散架了。只是昨晚上的那场运动,她充其量就是个配合的角色。

    顾念兮实在想不明白,昨晚上这充当主力军的她家谈参谋长,为什么起了个大早,现在还精神头备足?

    锤了一下男人的口,顾念兮的嗓音里带着怪嗲。

    而这引得男人在她的上又狠狠的掐了几把。

    “不累,这几天的储备弹药还有是,现在该拿出来用用了。不然过期该要作废了!”

    男人说的头头是道,在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反抗之时,就将她给就地正法了。

    至此顾念兮再深深的领悟了一回,她家谈参谋长的战斗力非凡……

    ——分割线——

    凌家大宅的门前……

    陈蜜刚刚到街上逛了逛才回家,就看到凌家大宅的门前散落着各式衣物。

    有她前几天才在巴黎时装周弄回来当季最新款式的连裙,有上次老头子送给她的名牌包包,有她拖朋友从国给自己带回来的化妆品,更有她的私人内衣物。

    这些,那一件的价格都不菲。

    可如今,这些东西却如同垃圾一样,散落在地上。

    不知道将这些东西给搬出来的人是不是有意的,她的几件趣内衣都放在这些东西的最顶端。这样的东西混在这一堆东西里面,实在是显眼。

    这不,有好多路过的人都伸长了脖子瞅着这些东西。

    更有人还悄声议论:“这些东西是谁的啊,这么没有公德心,将自己的东西丢在这大马路上!”

    陈蜜心里想,这些可都是上等货色,你到底懂不懂得欣赏?把你卖了都不值这个价钱。

    “这些可都是名牌货色!”又有的人在说。

    听到这话的时候,陈蜜还在心里夸奖着这人识货。

    可她还没有得意多时,便又听到那个人继续说:“这些东西都被人丢出来,你以为这人愿意?我猜这就些都是小三的东西,光是看那几件衣不蔽体的内衣就知道。”

    “这个架势,估计是被人家老婆给赶出来了!”

    这人说的头头是道。

    这不,有几个人已经跟着笑了起来。

    那嘴角挂着的漾弧度,在陈蜜看来实在是显眼。

    什么时候,她沉迷也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前一阵子,她还是在老头子边斩妖除魔的!

    那些有意靠近老头子的女人,都一个个的被她给收拾了。搅和的最后谁都不敢轻易的再给那个老男人打电话。

    谁知道这几个月的功夫,现在角色发生了互换。

    明明前一阵子丢人家衣服的事才是她做的,如今倒是轮到了她的衣服被人给丢出来。

    不用说,陈蜜也知道这些事都是谁做的。

    明知道这些人都有心矗足在原地看笑话,可陈蜜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将自己被丢出来的那些衣服都给一件件的收拾好。

    这些,可都是她陪在老爷子边这一年多收获的。

    她可舍不得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这么给丢弃了。

    果然,这些人就是来看她的笑话的。

    见她蹲在地上捡东西,就开始笑着。

    有些人甚至还讲起了悄悄话。不过虽然是悄悄话,那音量可不小。

    连蹲在地上的陈蜜,都听的一清二楚。

    “就是这女的吧?”

    “对对对,看她那个样,也就当小三的料。”

    “真恶心,那些的衣服都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更有的人,还说:“对了,这不是凌家大宅么?这女的,该不会是凌耀的新女人吧?”

    “我看也像,估计是被凌老太给收拾了!”

    “凌老太回来了?不是听说她前一段时间被送去法国的疗养院了?”

    都说,三个女人围在一起,比一个市场还要闹。

    而现在围观矗立观看这场笑话的,可不仅是三个女人。

    那场面火爆的,怎一个市场了得?

    “已经回来了,听说是前一阵子刚回来的。不过现在凌耀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已经曝光了,估计这些野花野草的子不好受!”

    “对对对,我就说像是凌老太那样厉害的角色怎么会纵容凌耀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呢?你看现在人家回来了,立马开始收拾人了!估计眼前的,就是被她给撵出来的!”

    其实这一片住着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住在这里的女人大都是成天没事干,除了打打麻将就是茶余饭后和人家闲聊。

    而如今这个被丢出来的女人,俨然成为他们最新鲜的题材。

    寻常的女人在这么丢人的时候也会忍一忍就过去了,可陈蜜不一样。

    她就是不喜欢被人这样围着,骂着讽刺着!

    听着这些人竟然都说她是小三的时候,她开始发飙了。提着自己手上的一袋子衣服,她就朝着围观的人群嚷嚷着:“谁是小三了?”

    “哟,名不正言不顺住在这里,还不是小三,难不成还是正室?”有人的嘴角带着鄙夷。

    “你说什么呢?我都给这个男人生了孩子,我凭什么是小三!”

    陈蜜一直以为,连孩子都生了,最起码自己也和凌母平起平坐。要是搞不好,凌耀真的为了她将凌母给踹了的话,那她可就是凌家的当家女主人了!

    所以当她被这些围观的女人说的如此不堪的时候,陈蜜就跟个疯子一样朝着那些围观的女人飞扑了上去。

    女人的打架,无非是扇巴掌和扯头发。

    陈蜜以为自己只要解决了那个说话最冲的,自己就能成为胜利者,让那些不识相的女人都乖乖的闭上嘴。

    怎知,住在这附近的女人一般都是时常呆在一起打牌的。

    就算不是友,也是同一战线的。

    所以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之后,立马挽起袖子加入了这场属于女人的战役。

    除了要发泄这女人打在自己姐妹的伤痛之外,他们也将这个女人当成了小三的代表。

    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男人钱包鼓起来之后,婚外留这事已经不少见。

    而住在这里的女人,大都已经是结了婚成了家的。有的,老公也跟凌耀一样,在外面扬起了三儿。

    不过有些因为不知道小三的下落,所以他们不好动手。

    如今当陈蜜这样一个当了三儿还不要脸的在这里朝着正室叫器的女人出现在这里之时,她便成了所有女人的公敌。

    一时间,几个女人揍一个,信手拈来。

    扇巴掌,揪,扯头发,还有撕扯衣服,几个女人轮番上阵。

    于是,惨叫声和嘶吼声不绝于耳……

    而当窗外正上演着这样一出好戏的时候,凌母则站在凌家大宅的二楼,一手端着咖啡品尝着,一边漫不经心的欣赏着。

    她当然知道,自己今天将这个女人的衣服给丢到大门外之后路过的人会有什么反映。

    换成以前,她是不会让别人看凌家的笑话的。

    但现在,她觉得没有必要了。

    因为凌家人的脸,早就被凌耀自己给丢的不成人样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她怎么还需要顾及?

    养了个三儿还不够,竟然还要让这个女人住进这凌家大宅?

    凌耀,是你自己不要脸的!

    那就休怪我无了!

    再度轻抿了一口咖啡之后,凌母嘴角带着轻笑,看着楼下那个在大雪天被人收拾的衣不蔽体,浑上下布满青紫,头发像是鸡窝头的野女人。

    陈蜜也在这个时候好像感应到楼上有什么人正看着她,抬头正好撞见了凌母的目光。

    当看到那个女人竟然一脸带笑的站在楼上看着她被那么多人羞辱的时候,怒火在陈蜜已经花掉了妆的脸蛋上腾升。

    看着这女人脸上涌现的怒意,凌母嘴角继续勾起。

    这么一下子就生气了?

    那你以后拿什么跟我斗?

    要知道,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抢了我的男人,霸占了我的公司,你就休想过上安宁的子。

    如今,这些只是开始。

    接下来上演的,恐怕是你陈蜜和凌耀都承受不起的。

    想要跟我斗?

    你们,还太嫩了!

    对着楼下的女人毒一笑,凌母推开了二楼的窗户,将自己刚刚喝剩下的那半杯咖啡连带着杯子,朝着楼下那个已经被收拾的没有任何力气逃开的女人给丢了过去……

    ——分割线——

    今天起之后,谈参谋长就一直呆在卧室里。

    而他的手上捧着的,就是那顾念兮搜刮出来的那个盒子。

    回到家之后,谈逸泽发现原本自己都收拾的跟豆腐干一样的衣服,一件件的都被折腾的不成人样。

    他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给他收拾衣柜了。

    说起收拾衣柜,倒不如说她是诚心要将这些东西给弄乱了。

    本来还整整齐齐的衣柜,被她那么一搅合,就跟土匪进了村,将所有东西都给搜刮了一遍似的,乱的不成人样。

    估计,这个盒子,她应该也发现了。

    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将这个衣柜里的衣服都给收拾好,谈逸泽摊开自己的那个小盒子。

    里面有两个银链子,是他前一阵子花钱让人按照自己想要的款式打造出来的。

    一个,是给聿宝宝的。

    上面非但有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的联系方式,还有聿宝宝的出生子。

    这家伙从小就捣蛋。

    谈逸泽可以想像,要是这个小坏蛋再长大一些的话,估计也是个的家伙。

    为了防止这小子自己走失,谈逸泽特意打造了这个银链子,就是打算在他两周岁生的时候给他当成生礼物!

    这些,他都跟顾念兮说过。

    至于另一个……

    另一个上面也雕刻着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的电话号码,而背后刻着的那个期,则是当年他和顾念兮的第一个孩子走的那一天……

    时至今,再度想起那个孩子被人从顾念兮的肚子里拿出来的那一天,谈逸泽的眼眶仍旧有些红。

    “宝宝,好像是时候,该让你妈妈知道你的存在了!”

    将那条银链子放在掌心,谈逸泽将它带到自己的脸颊上轻轻蹭了一下。

    这动作,就好像他每次抱着聿宝宝的时候,总喜欢把他的小脸贴着自己的,然后用自己刚冒出的胡渣尖刺刺那小家伙的脸颊,引得那个小家伙咯咯咯的笑。

    如果那个宝宝也还在的话,该有多好?

    当谈逸泽拿着银链子出神的想着这些事的时候,顾念兮正好抱着聿宝宝进了卧室。

    昨天和宋亚集团的老总见完面,约好了第二期工程在明年的破土一事之后,她总算在临近新年的时候空闲下来了。

    本来她今早应该去云阁看看的,听云阁的总经理说,他这两天做了一个新年云阁的促销方案,正打算让顾念兮过目的。

    要是可以的话,这个新年云阁也会推出一系列的优惠政策。

    可她家的谈参谋长刚刚回来,顾念兮还想要赖着他不放,所以就没有去云阁。

    带着聿宝宝下去吃了个早餐之后,本来还想拉着这个小胖子到外面走走,消消食的。结果这小胖子一吃完东西就开始嚷嚷着他要他家谈参谋长。不带他上来,还在下面闹得死去活来哭鼻子来着。

    无奈之下,顾念兮只能带着他上来了。

    不过这一进门,顾念兮倒是看到捧着盒子若有所思的谈逸泽。

    而且,这样的谈参谋长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

    这还真是奇了!

    以前卧室里要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谈参谋长立刻能警觉起来。

    而今天倒是好像连她都快要走到他边了还没有察觉到。

    可见,谈参谋长现在正在想着的事,该是有多么的专注。

    慢步凑近谈参谋长的时候,顾念兮刻意压低了脚步声,不引起这个男人的注意。

    因为她已经注意到,谈逸泽此刻手上的那个盒子,正是她前两天给谈逸泽收拾柜子的时候翻出来里面正藏着两个银链子的那一个。

    “老公!”

    就在顾念兮已经站在谈逸泽的边的时候,顾念兮开了口。

    目光,直视着谈逸泽手上拿着的那个刻着莫名其妙的期的银链子。

    “兮兮……你怎么上来了?不是说带着这小胖墩去外面溜溜的吗?”

    谈逸泽被顾念兮的这一声拉回了神志,转过看到顾念兮竟然站在自己的边的时候,竟然有些错愕。

    从他语序有些凌乱的样子,顾念兮可以猜得出此刻他有些怕被自己发现什么。

    可他手上的链子不是都被她给看了去了吗?

    她倒是要看看,这老男人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家胖墩说要上来看你,还哭闹来着,就没去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还是直勾勾的瞅着谈逸泽手上的银链子。

    那意思很明显,她在问谈逸泽要解释。

    而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的聿宝宝实在觉得自己有够憋屈的。

    他不就是吃了一脸,有些肥嘟嘟的么?

    怎么就被自己的家长一脸嫌弃的喊成了小胖墩了呢?

    你们才是胖墩,你们全家都是胖墩!

    让聿宝宝更为憋屈的是,他老妈要带着他去散布消食竟然是用个“溜”字,老爸也竟然听从她用了个“溜”字。

    如果聿宝宝没记错的话,只有院子里的二黄太爷爷带着它出去玩的时候才用的上这个“溜”字。

    呜呜……

    到这一天聿宝宝真觉得,他在这个三口之家里面,真心一点家庭地位都没有!

    妻一直在渴望着要个解释,谈参谋长这回怎么可能还注意到自家宝宝的憋屈?

    此刻的他整个心神都在顾念兮的上了,哪还考虑得了聿宝宝?

    “兮兮,你想知道这个东西的由来,是不是?”

    站了起来,谈逸泽将自己的掌心之物摊开摆在顾念兮的面前。

    没错,这个就是她那天看到的那两根银链子。

    “一个是给咱们谈聿的。不过这个是给他两周岁的生礼物,所以我现在还没有拿出来!”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好奇宝宝已经伸出自己肥嘟嘟的小爪子想要摸一把属于自己的链子。

    结果,小爪子这才一伸出来,就被他家老子给拍走了。

    摸了摸自己那被拍的有些痒痒的小爪子,聿宝宝一脸郁闷。

    不是说东西是给他的吗?

    给了又不让他摸,谈参谋长真坏!

    无视自家儿子被谈参谋长给欺负了的憋屈眼神,顾念兮问:“另一个呢!”

    这个项链是聿宝宝的。

    这一点,没有出乎顾念兮的预料。

    但她所在意的是,另一个项链雕刻的那个期,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上面,也有谈逸泽和她顾念兮的名字和号码?

    这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

    “兮兮,你还记得吗?当时你的手肘骨折处再度错位了,需要麻醉……”谈逸泽的嗓音,在那一刻变成了浓浓的嘶哑。

    顾念兮甚至还从谈逸泽那双黑色的眼眸里,看到她从未见到过的疼。

    奇怪,谈参谋长的绪,可不是别人一下子能轻易读懂的。

    就连她顾念兮这个和他最亲密的人,每次看到他眼眸里的绪都要揣测个好半天,才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可现在为什么,他的悲哀那么明显。

    这不像是他谈逸泽!

    一点都不像……

    这意味着什么?

    顾念兮说不上来。

    只觉得,谈逸泽现在想说的,是和自己那天手肘骨折再度错位的那个手术有关。

    有什么东西,开始一点点的在顾念兮的脑子里汇聚。

    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不断的涌现。甚至,还有什么东西呼之出。

    可当顾念兮快要从自己脑子里的那些影像抓住什么东西的时候,谈逸泽的手机响了起来。

    那个喇叭声,除了部队的事,就只有另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用的紧急呼叫声。那是谈逸泽专门设立的,一旦有任何况,他都要立马出动。

    虽然很想一口气将事都给说出来,可这个喇叭声却让他不得不动

    将手上的那两根银链子交到顾念兮的手上之后,谈逸泽说:“兮兮,我……”

    “不用说了,我知道现在你有急事需要走!”

    和谈逸泽同共枕三年,顾念兮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男人手机信号意味着什么?

    她不可能出于自己的私心,就任的将这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边。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一次任,有可能会为国家和人民百姓导致不可收拾的后果。

    听懂顾念兮的谅解,谈逸泽也很开心。

    他的小丫头,好像开始长大了。

    她也开始懂得体谅他,也开始懂得进退……

    很好,她的蜕变正是他谈逸泽所欣喜的。

    “兮兮,等我回来再和你说好了。但请你相信我,我谈逸泽对你,是绝对的忠诚!”

    对着顾念兮敬了一个军礼,谈逸泽就推开了窗户。

    从窗户上跳到二楼的空调外机架子上,再从架子上直接跳到底层的车辆停放处,然后迅速的上车拉动引擎,车子一溜烟就消失在谈家大宅的前方。

    早已习惯了自家男人的飞檐走壁,顾念兮只是在看着他的车子消失的时候对着车股说了声路上小心,就将会灌进寒风的窗户给关上了。

    而聿宝宝似乎没想到他家谈参谋长竟然能这样上窜下跳的跑了,一直瞅着窗户的方向,貌似还在等着他家的谈参谋长再度从窗户上出现。

    没有理会儿子的傻劲,顾念兮只是抓着谈逸泽塞在她掌心里的那根银链子思索着什么……

    谈参谋长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当初的那个手术?

    为什么她会在想起那天手术自己的双腿被打开的场景,眼泪就有种奔涌而下的冲动?

    这些,到底意味着什么?

    ——分割线——

    “结果到底怎么样?”某医院里面,一男人正在医院里的走廊上来回的走着。

    男人上是一手工西装,从西装的款式和其他的,就看得出这男人份的不凡。

    “怎么检查那么久了,还没有出来!”

    男人嘴上说说还不够,一直在朝着诊所里面张望着。

    “凌总,您不用着急。一般检查的时间比较长,估计是真的怀上了!”

    他的助理在边上说着。

    当凌耀的助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在凌耀的脸上看到过他如此重视的表

    可想而知,里面的女人对他而言真的不一般。

    但男人没想到的是,此刻被说男人被止入内的检查室内,此刻一男人堂而皇之的从窗户上进入。

    当看清楚男人熟悉的面容之时,苏小妞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有些错愕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谈……”

    她正打算喊着什么,却被男人以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之后,立马消了声。

    没办法,这男人上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以至于向来欺善怕恶的苏小妞一般在他面前都只能乖乖的闭上嘴。

    “苏小妞,检查什么的你都不用做了,待会儿把这个东西给外面那个人就行了!”

    男人将一份东西塞到了苏小妞的手上。

    苏悠悠有些错愕,摊开一看。

    “这……”看清楚还了那份东西上的验证结果,苏小妞错愕的再度看向男人说:“你这是让我做假!”

    她苏悠悠当初帮着霍思雨一次,导致顾念兮被甩,到现在还备受良心的谴责呢!

    现在让她再做,苏小妞恼了:“我不要!”

    意图将东西推回给男人的时候,苏小妞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而那刀子并不是面前那个男人架上去的,而是刚刚让苏小妞有些惊艳的高大美女弄上来的。

    “你的小命现在可在我的手上,你说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呢?”后的女人的嗓音不知道怎么的变了味,让苏小妞听着起了鸡皮疙瘩。

    而那脖子上的金属触感,更让苏小妞皱起了眉。

    不过让苏小妞惊愕的是,本以为这两人要挟着她的人应该是一伙的,竟然在她的面前闹起内讧:“把刀子拿开!”

    “她不帮我们你凭什么让我拿开!”后的那个女人的手劲很大,让苏小妞有些怀疑。

    “凭她是念兮的朋友!”前方的男人说。

    “哟,原来是侄媳妇的朋友,失敬失敬!”后的女人果然松了手,但刀子还是在她苏小妞的面前比划着,光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

    “你先把刀子收起来,我保管能让她同意。”冷凝了后的那个人一眼,前方男子以不容忍反驳的语气说着。

    “……”

    最终,后的那个人还是将刀子给收起来了。

    “你这是演的那一出?该不会是什么国际案子需要您的协助吧?那我苏悠悠要是在这里帮了忙,是不是也有个什么功臣勋章?”

    苏小妞突然猥琐的裂开了嘴。

    听的让后的那个女人有些直接将小刀往她脖子上一划,了结了算了的冲动。

    “虽然没有什么功臣勋章,不过你这事本来就是你家的事!”男人冷扫了一眼苏小妞后那个人跃跃试的样子,再度开口:“这可是你家凌二的事。你要是帮了的话,我相信这对你百利无一害!”

    听到凌二的名号,后女人冷眸一敛,最终转回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上。

    “这是凌二的事?”起先,苏小妞是有些错愕。

    “……”回答她的,是男人的点头。

    不过很快的苏小妞又变正常了:“奇了,我和他早就八竿子打不着了。我凭什么要帮助他!”

    “你要是不帮的话,凌二辛辛苦苦奋斗来的那些东西,可能都会不保。你们好歹也夫妻一场,怎能见死不救?”

    似乎害怕苏小妞想不通,男人又补充上了这么一句:“再说了,难不成你不想将你之前在凌耀那边吃过的亏,都给讨回来?”

    “……”听男人的话,苏小妞的脸色沉了沉,最终接过了他手上的那份东西。

    苏小妞的安静,让人难以察觉到她答应帮这个忙,到底是因为凌二爷,还是因为她吃过的亏……

    但总之,苏小妞是应承下来了。

    室内的其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等到凌耀能顺利进入这个检查室的时候,室内已经剩下两个女人。

    此时,苏小妞正带着口罩在给躺在上的女人做b超检查。

    “医生,她怎么样了?”

    “没看到画面上那个那个孩子吗?”

    带着口罩的苏小妞,语气很不善。

    不过处于兴奋中的凌耀压根就没有意识到什么。

    “是有了吧?!”

    “太好了,没想到这把年纪了还能有另一个孩子。”

    “文儿,我真的太感谢你了!”

    说着,男人竟然当着苏悠悠的面就将躺在上的女人给亲了。

    看的,苏悠悠一脸的恶心。

    其实,明知道凌耀应该是看不懂b超上的那些东西,苏小妞还是为了以防万一,将以前自己看过那些孕妇的录音带放在了这架机子上。

    所以说现在凌耀看到的不过是一卷录音带,然而他浑然不知,竟然对着那录音带上不知道是何方人士的孩子高兴的合不拢嘴。

    而更让苏小妞不得不佩服的,是这个女人的演技。

    从检查室出来之后,她就一副虚弱状。

    而凌耀此时已经开始充当起了称职的父亲,全程守候在这个女人的边。

    当苏小妞将这一份事先准备好的检查报告放在凌耀的面前的时候,凌耀真的高兴的跟个疯子一样。

    “凌耀,你就那么开心?”看着凌耀对这个孩子的重视,苏小妞又不自觉的想起凌二爷上每次被凌耀揍完之后出现的伤疤。明明同样都是他凌耀的孩子,为什么他能对凌二爷那么狠心?

    再者,这个孩子还是个幻影……

    苏小妞真的是在替凌二爷感到不值。

    “你……”

    好像还没有这么被人直呼其名,凌耀一时间有些纳闷了。

    等到苏小妞揭下脸上的口罩的时候,凌耀才发现面前原来是苏悠悠!

    “原来是你!又在医院里混起来了?”凌耀的口气,带着对苏小妞惯有的不屑。

    或许在他看来,为医生的苏小妞,压根连帮他们这些商人提鞋子的资格都没有。

    “是啊,我又当医生了。倒是你,又让人家年轻小姑娘替你怀孕了?都一把年纪了,你都不害臊么?”

    和凌耀的再次见面,两人可以说是分外眼红。

    两人你来我往的语气都不是很好。

    敌意,分外明显。

    “最起码我还能让女人为我生儿育女,可你呢?你连这些女人都不如,到现在连个蛋都没下过!”

    凌耀在商场上打滚过多年,他的嘴皮子当然也不是摆设的。

    三两下的,就挑着苏小妞的痛处往死里戳。

    这一戳,还真的让苏小妞红了眼。

    凌家这些该死的!

    当年要不是这些人,她苏小妞就算宫外孕也有把握能将自己的孩子保护好。

    可这些人在她怀孕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故意将凌二爷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画面摆在她的面前,不是电视就是报纸杂志。

    那样,她能安心下来养孩子才怪!

    导致了她的流产还不算,现在竟然还来戳她的痛楚!

    她苏悠悠见过无耻的,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了。

    真想,现在就将凌耀给拍到墙上,让他连扣都抠不下来。

    可一想到那两个人刚刚和自己说的,苏小妞只能硬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是啊,我连个蛋都没下过。可比起你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起码我不会被人一见到就说是个搞外遇的专业户!”

    “你……”

    凌耀被活活给涮了一次。

    可一想到边还有个女人,怕苏小妞说的那些话让这女人误会了去,毕竟现在她还有孕,要是影响了她流产可就不好了。

    最终,凌耀也硬生生的咽下了苏小妞给的哑巴亏。

    “凌耀,缺德事做多了,总会遇上鬼的!这是你家二的怀孕检查报告,一个月记得过来做一次胎检。现在胎儿八周,况不是很稳定,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有生活!”想起那男人刚刚和自己交代过的那些,苏小妞迅速的将这些都给交代完,当然是为了自己不要继续面对凌耀这张让她恶心的脸。

    当然,逮着了奚落凌耀的机会,她当然是不会放过的。

    “不过要你这种人不要生活也难。可这女人现在不行,你要是要的话还是到酒吧里找那其他女人吧。反正,那些才是你的最……”

    苏小妞丢下这一番话,惹得凌耀气的头顶冒烟,就大大咧咧的离开了。

    被气的浑不自在的凌耀,却被后女人的手给拉住了。

    “耀,不要这样。她说的也对,像你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属于我一个人?”

    女人的眼眸里带着感伤。

    “文儿你说什么傻话呢!不要听她的一派胡言。好了,我们现在先回家去,养好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对了,这两天我就开始着手办一下离婚手续。到时候,我就能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光明正大的份……”

    “耀,真的太谢谢你了!”

    “傻文儿,这是我应该做的……”

    之后,两人动的拥抱在一起。

    只有站在门口的苏小妞,被弄得起了一鸡皮疙瘩。

    ——分割线——

    谈逸南被舒落心骗去相亲,是在这个星期的周末。

    这天,舒落心准备找谈逸南出去吃饭,却被谈逸泽准备再一次用公司事多的借口推掉。

    自从他知道看了母亲做的太多事之后,一时之间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舒落心。

    即便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自己的生母,她做的事一般不会害了他谈逸南。

    可谈逸南仍旧觉得,自己的母亲办事的手段实在太过于心狠手辣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母亲,所以他只选择了逃避。

    至于陈雅安,明知道舒落心会反对他和她在一起。

    可谈逸南还是违背了舒落心的意思。一方面是他们都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感是有的。谈逸南也不想每天都要空出一些时间,去见母亲说的那些门当户对的女子,另一方面,谈逸南也有对陈雅安的亏欠。

    毕竟当初陈雅安和他的那个孩子,是被自己的母亲给活生生的弄死的。这也导致了,今后陈雅安可能很难再生育。对于这样一个女人,谈逸南实在是做不到硬生生的将她给推开。

    在这两方面的夹攻之下,谈逸南只能和舒落心打起了游击战。

    一方面背着她和陈雅安好,另一方面则千方百计的躲着母亲,就怕她又要找自己去相亲。

    同样的,当今舒落心说要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谈逸南照样想要逃开。

    可舒落心说了:

    “小南,都快要过年了,难道你不能陪妈妈吃顿饭吗?”

    “自从你爸走了之后,我都是一个人吃饭的。别的子也就算了,现在都年底了,你就陪妈妈吃个饭,说说话好吧?”

    无疑,提及谈建天的死,谈逸南也有些伤感。

    最终,他同意了和母亲一起吃饭。

    只是等谈逸南到了餐厅门口的时候,谈逸南才发现自己又被母亲摆了一道。

    因为他们还没有走进餐厅呢,刘雨佳就站在那边朝着他们两人招手。

    不用说,谈逸南也知道这是自己母亲搞的鬼。

    “妈,您怎么又将她给找来了!”

    对于别的女人,谈逸南或许没有这么大的反映。

    但对于刘雨佳这个女人,谈逸南的敌意是非常明显的。

    “我看这顿饭也不用吃了,您不是已经找到了可以陪您吃饭的人了吗?”说着,谈逸南便转:“我看,这顿饭您就和她吃吧。我还有点事,先回公司了!”

    说着,谈逸南便转迈开了脚步。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舒落心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谈逸南离开?

    不顾自己脚上朝着高跟鞋,她也跑了起来。

    急忙的即将离去的谈逸南,舒落心还差一点滑了一跤。

    “小南!”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谈逸南不可能将他活生生的推开。

    “小南,别这样成不?不就吃个饭吗?”

    “妈,您也说是吃个饭,可您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复杂?”

    还将刘雨佳喊上,这意图实在是明显。

    “小南,妈知道错了。就这一次,你总不能真的走了,让妈妈给人家看了笑话吧?”

    “小南,妈保证这一次之后以后不再这样,好吗?”

    碍于是自己的母亲,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谈逸南只能跟着她走了进去。

    不过谈逸南说了:“妈,这是最后一次。要是今后你还骗我出来吃饭又给我带女人过来的话,我再也不陪您吃饭了!”

    “知道了知道了!”

    舒落心的嘴上回答的顺溜,可实际上心里真的答应了吗?

    笑话!

    自己的儿子她还不了解?

    他怎么可能真的将她舒落心弃之不顾?

    再说了,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他谈逸南好。

    你也不想想刘雨佳的表舅是什么份。

    要是真的两人能走到一起的话,对于他谈逸南而言将来只有利没有弊。到时候,谈家的财产还怕落进了别人的手中吗?

    想着,舒落心便笑着挽着自家儿子的手,来到了刘雨佳的面前。

    刘雨佳的脸上也是笑,仿佛之前她什么都没有发现似的,一如既往的相待。不只是舒落心,连对待谈逸南也是如此。

    可她当真什么都看不见么?

    笑话!

    谈逸南都折腾出了那么大的动作了,她刘雨佳要是一点都没有发现的话,那岂不是和瞎子没有区别吗?

    谈逸南,没想到分开这么久了,你还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到现在,还没有成功逃脱你母亲的掌控。每天拼死拼活,还跟舒落心手上的傀儡一样?

    说起来,你还真是悲哀。同样的,刘雨佳也在庆幸自己当初的离开,不然恐怕处境比现在还要糟糕。

    不过这也好,谈逸南要是逃不开他母亲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一定会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边。

    到时候,当初他谈逸南给她的那些屈辱,她还怕讨不回来吗?

    这顿饭,吃的可以说是有说有笑。

    但饭桌上的每一个人,却都是各怀鬼胎……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