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各找各妈vs金枪不倒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老公,这是什么!”

    她仰着头望着他,黑色的眼眸里盛满了迫切。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

    这样的顾念兮,在谈逸泽的眼里像极了被惊扰到的小鹿。

    甚至,谈逸泽还注意到了她抓着小发卡的小手上,有着轻微的颤抖!

    其实,在谈逸泽发现小女孩用的东西,顾念兮已经记不清楚这是多少次了!

    可她真的不明白,这东西谈逸泽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为什么每一次都会出现在他的口袋里?

    难道,除了她顾念兮和宝宝,他谈逸泽还有其他的人?

    不安,一点一点在顾念兮的心里汇聚繁衍。

    有什么东西,好像在她的心里头奔涌着。

    顾念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是!

    她和谈逸泽的婚姻,一开始就不是跟别人一样的。见面的次数,连五个手指头都数不上来,他们就领了结婚证。

    她也曾经想过,她和谈逸泽的婚姻或许就像是一缕青烟,一吹就散。

    没准过不了多久,就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三年了!

    他们结婚已经三年了!

    聿宝宝都生下来了。

    她顾念兮对这个男人的依赖,更是与俱增。

    虽然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没有和她顾念兮说过一句“我你”,但顾念兮从来都不介意。

    因为她心里一直认定了这个男人,她相信这个男人也一定是她的!

    就算得不到承诺,得不到一句“我你”,又怎么样了。

    应该不会改变,他们之间相的这个事实吧!

    可当一次次看着这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谈逸泽的上,顾念兮开始犯迷糊了。

    会不会,他们的这段婚姻从始至终都只是她顾念兮一个人的自相愿?

    会不会,谈逸泽根本就没有像她顾念兮一样的深着她?

    会不会,这段已有三年的婚姻对谈逸泽而言,仍旧只是一个游戏那么简单?

    此刻,顾念兮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是被什么重物压到了似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越来越接近湖底,岸上这个男人的面容越来越是模糊。

    可奇怪的是,明明眼泪早已蓄满了她的眼眶,却没有落下来。

    “谈逸泽,这到底是什么!”

    她的声音,低哑的不像是她。

    失望,低迷,在这一刻全都汇聚。

    她的眼眸,不像是之前那般的明亮。

    焦距,一点一点的涣散。

    她就像是沉溺在水里的人,痛苦的在这绝望的深渊里一个人挣扎着。

    而岸上,他始终只是袖手旁观。

    看着她从最开始的挣扎,到最后的力气尽失,然后缓缓的沉入谷底……

    “兮兮……”看着她瞳仁里的泪光,谈逸泽的心在抽搐。

    他知道,这丫头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是啊!

    像是这样额的小物件总是凭空的出现在他的上,要是换做自己是她的话,估计不想歪都难。

    可他这一刻能告诉她,这是他谈逸泽打算在临出发之前准备送到他们那个曾经错过的孩子的墓地上,给他当成新年礼物的吗?

    其实谈逸泽这次要送去的东西还真的非常多。

    有小玩具,有各色各样的小物件,还有聿宝宝最玩的那类会发光的电子枪。

    快过年了。

    所有的人都是欢天喜地的。

    谈逸泽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那个角落。

    所以他想趁着自己出发去实战演习之前,将这些送到他的小墓地里。

    因为他不知道这次的实战演习到底要耗时多长,能不能在年前赶回来。

    那些小东西他都收好了。

    没想到遗漏在自己的口袋里的小发卡,却将这一切都给泄露了。

    到底,人算不如天算!

    谈逸泽是想在这个时候将隐藏了两年的秘密告诉顾念兮的。告诉她,其实他们曾经还有一个宝宝……

    可那个宝宝因为他谈逸泽当时候脑子不清楚,导致让她顾念兮发生了意外。到后来,还再一次遇险,不得不拿掉……

    可这些话明明到了嘴边,却像是凭空长了塞子一样,将全部的话都死死的堵在他的喉咙里。

    他真的担心,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将全部况都给说出来的话,到时候顾念兮铁定非常的伤心。

    而自己这几天又要去实战演习,肯定不能陪在她的边。

    她这个小小的肩膀,该怎么去支撑起这些事实?

    明朗集团还有云阁加起来,现在让她每天都肺的事已经不少了,在家她还要带聿宝宝。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再知道了这样的况的话,那她要怎么去承受?

    想到顾念兮可能会发生的况,谈逸泽不敢冒险。

    “兮兮,等我回来,再将这些都和你说好不好?”

    他试图用商量的语气靠近顾念兮。

    他想要将那个颤抖着的肩膀搂进自己的怀中,他想要亲手给她拭去眼角上的泪……

    无奈,谈逸泽刚刚朝着她迈开一步,顾念兮就后退一步。

    “不要!”她执拗的握着那个小发卡,对着谈逸泽说:“上次你也是这么哄我的,上次你也是这么说回来之后会和我说的,可你都没有说!”

    她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一遍遍的在和自己的家长强调着他答应过,却从来不肯兑现的诺言。

    也是,上一次顾念兮也是在谈逸泽的上发现了小发卡。

    那个时候,她也闹过别扭。

    谈逸泽也承诺过,自己会和她说清楚的。

    可到现在,谈逸泽都没有勇气告诉顾念兮。

    不是他不肯说,而是他在看到顾念兮对苏小妞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和她顾念兮毫不相干的小生命那么消失在这个世界都绪那么激动了。

    若是她知道曾经也有那么一个小生命消失在她的肚子里的话,谈逸泽真的不敢相信顾念兮会奔溃成什么样子!

    谈逸泽原以为顾念兮没有问起,自己就再让她多快乐几天。

    可没想到,她对他谈逸泽说过的话一句都没忘。

    而他屡次的不肯据实以告,让他谈逸泽现在的信誉在顾念兮的眼里降低为零。

    不然,她现在也不会死死的抓着那个小发卡,找他要说法!

    “兮兮,我保证我这次回来一定告诉你,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好不好?”

    望着她红红的眼眶,谈逸泽的心,像是挨了一记闷拳。

    “为什么要等到你回来,现在说不行吗?”

    还要等待那么多天,顾念兮怕自己会承受不了而崩溃。

    更怕,她所等待的那个结果正是自己所预料的那个……

    “不行!”他斩钉截铁。

    即便是对顾念兮,他谈逸泽还是有着自己做人的准则。

    那就是,他不想让她一个人面对悲伤。

    听着她的回答,顾念兮原本紧握着小发卡而抬高的手,一点一点的滑下去。

    随着她的手滑下,顾念兮的眼眸也在一点一点的黯淡下来。

    “我……知道了!”

    突然间,她就像是个没有什么的木偶人一样,将手上的这个小发卡放回到刚刚谈逸泽的那件衣服里,然后又将这件衣服塞到了谈逸泽的行囊里。

    再者,将她刚刚准备的那些东西,也一件件的收拾好。

    一切,顾念兮看上去都在尽心尽力。

    可她突然间的哑然,却让谈逸泽感觉到无所适从。

    “兮兮……”

    他尝试抱着她,可却很快的被她给挣扎了开来。

    将东西全都收拾好之后,顾念兮又说:“东西都收拾好了,你自己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差的!”

    此时的她,安静而乖巧。

    可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抬头看谈逸泽一眼。

    这样的感觉,谈逸泽非常不喜。

    “兮兮,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谈逸泽从来没有做过愧对你的事。可关于这件事,我还是希望你给我多一点的时间,等我回来再告诉你!”

    不是他不想要告诉她,而是他怕她一个人真的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

    “我知道了……”

    她仍旧低着头,没看他。

    他知道,顾念兮还是在生他的气。

    谈家大宅的门外,传来了喇叭声。

    那是部队过来接他的车辆。

    “他们来接你了!”

    她说。

    然后自顾自的帮他拿着其中的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的是她刚刚给他泡的腾腾的橘子茶。

    知道这几天在野战的环境下条件可能不是那么好,她还是尽心尽力的想要让他在那边好过一点。

    “我……”

    谈逸泽还想要和她说些什么。

    看着她拿着小袋子就离开,谈逸泽也赶紧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行囊追了上去。

    牵过她的小手,感觉到她在他的掌心里挣扎,谈逸泽的力道又紧了一份,拉的紧紧的。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大门口。

    门口处,已经有两抹绿色的影站在那里。

    见到他们两人同个时间出现,两人纷纷对着他们敬了军礼。

    “参谋长,嫂子!”

    对着两人回了一个军礼,示意他们回到车上等,谈逸泽这次不由分说的就将女人给抱在怀中,蹭着她的小耳朵,他说:“兮兮,相信我。我一定会护住我的这条老命,回来给你一个交代的!”

    “我……知道了!但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顾念兮的声音哑然。

    虽然心里有怨气,但她还是担心着他。

    虽说是实战演习,但真炮实弹的,哪能有不危险的?

    “好了,我要走了。再不走,真的要耽误部队出发的时间了!”揉了揉怀中女人的脑袋,他又说:“好好的在家呆着,等我回来!”

    然后瞅到睡的有些不清不楚的从谈家大宅里走出来的周子墨,谈逸泽过去锤了一下他的肩头,让这个本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男人瞬间清醒过来。

    “我去演习了。帮我照顾一下你嫂子,他们娘俩在这个家,千万别给旁人欺负了去,知道吗?”

    周子墨虽然现在脑子还有些混沌,但还是听出来了谈逸泽的意思。

    “谈老大,你放心,我绝对不辱使命,保护嫂子不受舒人侵扰!”

    好吧,周大爷从来都不是个文明人。

    连称呼别人为人,也说的如此的顺溜。

    这要是被舒落心听到,还指不定直接拿着扫帚把他给赶出去。

    “那就好!我就走了!”

    最后揉了揉顾念兮的小脸,谈逸泽走了……

    而顾念兮虽然嘴上是没有说什么,但那一天她一直站在雪地里,一直到谈逸泽的车子开出了很远,远到都看不见的时候,她还傻傻的一个人矗立在雪地中。

    要不是到最后被周子墨横拖硬拽给拉进门去,都不知道她一个人要在雪地里傻站多久……

    ——分割线——

    谈逸泽离开的这段时间,顾念兮的生活还算是充实。

    每天都准时的到明朗集团报告,处理着那些忙不完的事,有空闲的话还要到云阁,看看账本,想想有什么促销政策。

    忙了一整天回到家,还要给他们家闹腾的聿宝宝洗澡。

    最近聿宝宝是越来越不安分了。

    走路已经走的比较稳当了,但这小胳膊一点都不妨碍他的捣蛋。

    每天都能将他勾的到的东西给弄的一团糟,有时候是将茶几上额的东西都给弄到地上,有时候是将客厅里电视机旁边摆放着的那些d给全部丢在地上,更有时候还会将二黄的饭碗给踢得个老远。

    好在二黄还算是比较老实的。

    被这小祖宗都骑在头顶上玩了,这二黄也不敢嚷嚷出声。

    而顾念兮一回家,就要跟聿宝宝收拾被他丢称一堆的东西。

    还要去院子里安慰一下被当马骑的二黄,帮它顺顺被聿宝宝弄得一团糟的毛发。

    再者还要将浑弄的脏兮兮的聿宝宝丢进浴缸里,给他洗簌。

    好不容易将这些都给做完了,聿宝宝倒是会享受,一倒头就在自己的小上呼呼大睡了。

    而顾念兮却对着那个空的大,不得安眠。

    谈逸泽离开了。

    好像将她所有的生活乐趣也一并带走了。

    她现在的生活就好像只剩下两个字——忙碌!

    每天跟个陀螺一样,一直转个不停。

    睡不着觉的时候,顾念兮会起来看看账本。

    可这一切,仍旧弥补不了她心里头的那份空缺。

    她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留着半寸平头的男人,想着他不时的温柔,想着他的一切一切……

    有时候,顾念兮甚至还会对着聿宝宝那张酷似那个男人的脸发呆。

    一发呆,就是好几个小时。

    对于这些,谈老爷子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也不知道这小两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顾念兮这次对于谈逸泽去出任务的样子,真的非常不正常。

    可他问了顾念兮,顾念兮又始终说没事。

    几番之下,谈老爷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索的是,不靠谱的周子墨住在这里。

    每天,不靠谱的事还是会时不时的发生。

    虽然有时候这神经粗线条的男人都会让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抓狂,但也会时不时逗笑顾念兮。

    例如,今天早上的周子墨,就盯着一张鸡窝头,带着一整间都被齐齐给尿湿了的衬衣下楼来。

    说好的他要亲手洗干净这件衣服,结果这男人竟然拿着马桶刷刷衣服,弄得后来所有人看到他的衬衣,都不自觉的嘴角一抽。

    再者,顾念兮不在家的时候,他会接替顾念兮给两个宝宝喂饭吃。

    小祖宗要是不乱跑,不乱动还好。

    结果这一乱动,周先生就觉得自己对不准目标物了。

    明明刚刚瞅着是小嘴,可勺子一凑上去就变成了耳朵,要不然就是圆嘟嘟的小脸蛋……

    好吧,等周先生喂了一碗饭,这两个小祖宗估计吃到的不过是几勺。

    其他的,都黏在他们的小衣服上面,不然就是小脸蛋上面了。

    每次顾念兮回家看着自家的小祖宗那一整脸的饭粒,都有些认不出这还是他们家的小祖宗了。

    再者,周先生还会在谈家大厅里趴下来,给两个孩子当马骑。

    其实也是因为这两个小祖宗实在是难以伺候好。

    只要一不顺心,这一个小祖宗哭了,另一个铁定跟上。

    周先生都觉得自己的耳朵会不会在周太太和谈老大回来之前变成个聋子了。

    为了免得自己备受魔音侵扰,周太太回来发现自己变得不帅,周先生就讨好这两个小祖宗,爬趴下来给他们当马儿骑。

    可他貌似忘记了。这两个小祖宗都不是善类。

    这不,前面坐着的齐齐正揪着周先生那头因为周太太不在家,而无心打理变得非常蓬松的头发,后面的聿宝宝这拉扯着周先生趴下来不小心露出的内裤。估计,他是觉得这小裤裤和他家老子的很像。他想要偷一个,等着他老子回来给他当礼物。

    “太子爷,这内裤不是你家谈老大的,别这样孽待我周太太买的东西成不?”

    内裤都快要被聿宝宝给扯下来了,周先生对此表示郁闷至极。

    其实前一阵子他就听谈老大说过,他们家的聿宝宝最喜欢的就是玩内裤。

    那个时候周子墨还不以为然。

    不过他现在倒是信了。

    这聿宝宝,和他老子一样的变态。

    专挑别人寻常都不会玩的东西!

    “爸……”

    显然,周先生的话聿宝宝是一个都听不懂。

    不然此时的她又怎么会一边喊着他家老子,一边扯着他墨老三的内裤。

    看样子,聿宝宝是打算揪着他的内裤回去当压寨夫人了!

    “小祖宗,求你了。内裤这玩意是讲究尺寸的。就算将我的给你,你也不能穿是不是?”

    这两个宝宝都在自己的背上,想要他们下来真心不容易。

    可要直接甩下一个来保住自己的内裤,要是哪个磕着碰着,不管是谁回来他周子墨都要挨骂。

    想着自作孽不可活,周先生就这么趴在谈家大厅里一脸憋屈。

    索,就在他的内裤就要被聿宝宝给大卸八块的时候,顾念兮回来了。

    见到聿宝宝正在扯周子墨的内裤,顾念兮赶紧上前制止了这个小祖宗的恶行!

    聿宝宝被成功掳获的时候,齐齐也被周先生从头顶上扯了下来,两个小祖宗终于从他的上离开,周先生感觉这陪着宝宝玩是门力气活。

    比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被谈老大练的时候还要累人!

    “宝宝,不是和你说过不能随便动人家的内裤吗?这么小就跟只小色狼一样,长大后哪个女孩子敢要你?”顾念兮将聿宝宝给送回到他自己的小上,让他一个人呆着。

    这边,周先生感觉自己浑上下都被人给拆开重组过一遍似的,累的他一直哼哼着……

    “小嫂子,你家这位小祖宗将来肯定比凌二还要风流。人家凌二这么小的年纪还不懂这些呢,你家这位小爷这么小就开始扯人家的内裤了。不行,你可要好好的管管,要是将来真的变成凌二那种到处留的货,到时候肯定有你受的!”

    周先生一开口就和凌二不对盘,因为他看到了此刻正从大门口走进来的凌二爷。

    其实今天凌二爷本来还有点事需要呆在公司处理的,但考虑到这谈老大去实战演习了,这谈家大宅里就剩老人女人和小孩,凌二爷实在觉得不放心。

    至于这个周子墨,早就被他给刻意忽略掉了。

    那人也算是正常人?

    不算!

    绝对不算!

    这周子墨一般只要不将谈家给搞出什么大问题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他照看这个房子里的人?

    你想都别想!

    大老远的就听见周子墨和小嫂子嚼舌根,凌二爷一上前就直接将公文包甩在他的上。

    “老二,你就不能斯文一点?你这个德行,今后谁敢要你?”

    周先生还有板有眼的教训起了凌二爷。

    得!

    在他周先生的眼里,大概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最受欢迎。

    “斯文?那是那些咬文嚼字的人玩的,不是咱们这类已经玩惯了刀枪的人!”

    凌二爷不以为意。

    他就是看不惯周先生每天在周太太的面前装腔作势的德行,明明就是个大老粗,还要硬装成斯文人?

    “那是你!我就不同,我一直都是斯文中的翘楚!”

    周先生不自知自己是个大老粗。

    说这话的时候还得意的伸手梳理了一下自己那一头周太太不在家之后都不曾整理过的蓬松头发。

    “我呸,少在那恶心了。小心你儿子都被你给吓吐了!”

    凌二爷一拳砸在了周子墨的背上。

    看样子,他不是怕周先生这恶心劲吓坏了周思齐,而是怕他吓坏了自己!

    “嘶!”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周先生当然要寻思着找个可以演绎的机会了。

    “我说老二,你怎么就这德行?没看到我今天带孩子都快累死了?你还这么折腾我!”

    捂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肝”,周先生坐了起来依靠在凌二爷的边,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不趁你病要你命就不错了,还指望我对你温柔点,放!”

    嫌弃的推开这一脸装腔作势的男人,凌二爷朝着正在边上给两个宝宝喂水果的顾念兮喊着:“小嫂子,你还是赶快打电话让周太太回来将她家周先生给带走吧。这货我真的快要忍受不了了!”

    和周子墨一整天都呆在一起,凌二爷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备受摧残。

    特别是每天晚上还要带着这长的一模一样的一大一小一起睡觉,凌二爷真的感觉自己的世界快要崩溃了。

    头一天晚上,他们三个人是一被子。

    睡下去的时候,周先生的睡相很正常,小齐齐也很乖。

    可等到了半夜凌二爷被冻醒便看到了周先生连带着一整的被褥滚蛋底下,而小齐齐则整个人都睡在了他凌二爷的枕头上,还在上面撒了一泡尿!

    第二天晚上,换上了新被单之后,凌二爷怕和昨晚一样的形发生,便和顾念兮多要了一被褥,顺便将小齐齐也穿上了尿不湿。

    睡下去的时候,大家都安分守己的,凌二爷独自一被褥,周先生和小齐齐一

    结果睡到后半夜,悲剧还是照样发生了。

    不过这一次比昨晚被冻醒还要吓人,因为凌二爷是被醒的。醒来之后凌二爷发现,刚刚还一人一被褥的周先生不知什么时候滚进了他的被窝里,还大手大脚的将他整个人给抱着。

    他们家的小齐齐更甚,直接就睡到了他凌二爷的脸上,差一点就将他给闷死了!

    面对这凌乱的一幕,凌二爷只能先将睡到自己脸上,还流了一脸口水在的小齐齐给提到了一边,然后准备推开上的八爪鱼。

    不过这八爪鱼估计是长了吸盘了,直接黏在他凌二爷的上,任凭他怎么推都推不开。更让凌二爷受不了的是,周先生竟然直接拽着他准推开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然后说:“周太太,别闹!”

    说完这话,他又将凌二爷给抱的紧了一些,还一脸笑意的在他上蹭了蹭。

    光是看着周先生脸上那抹漾的笑容,凌二爷就可以猜得出这周先生估计是将他凌二爷给当成他们家周太太了!

    而周先生做出来的恶心事,只有更恶心的,没有最恶心的。

    在一整夜对他凌二爷又摸又蹭,弄的他一整夜都没有怎么睡好之后,第二天凌二爷才刚刚趁着周先生那些乱蹭的动作有所减缓稍稍眯了一下眼的时候,他就大吵大闹起了。

    “你怎么睡到我的被子里!”

    “老二,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想要跟我睡一了!”

    “原来,你是窥探我的美色许久了!”

    “周太太,你快回来啊!要不然,你家周先生的清白不保了!”

    “……”

    在大上大喊大叫的周先生像是一个被人刚刚给强了的女人似的,丝毫没有想过这些龌龊事都是他一个人在做,他凌二爷也是受害者。

    就这样,凌二爷度过了两个无眠的夜。

    凌二爷真心感觉,周太太要是再不回来,他凌二爷这一世的英明都要葬送在他们家周先生这个二货的名下了。

    而听到凌二爷竟然让小嫂子去催周太太回家的周先生暗自窃喜了一下。

    不过周先生向来是张扬的。

    所以他所谓的“暗自窃喜”也不过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想法。

    他这会儿喜上眉梢的神,连十八里外都能闻见他上透出来的那股子漾。

    “墨老三,你很得意!”凌二爷又往他的肚子上招呼了一拳。

    连着两天晚上都没有睡好,他要不在周先生的上找点什么乐子,他就对不住凌二爷这个美名了!

    “没有!”

    周先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以内那个忘恩负义,撇下老公和孩子去出差,不管他们死活的小女人要回家而高兴。

    虽然他的心里,只要一想到她回来之后就能见到她神采飞扬的小脸蛋,还有她做的炒丝的味道,以及她那双软乎乎的小爪子,再者还有她那浑的香味……

    好吧,周先生承认,他承认是有那么一点高兴。

    不过,并没有凌二爷说的那么多!

    “没有吗?”

    凌二爷又问。

    “就一点点!”

    好吧,醋缸子其实早已打翻的男人现在也变得很小气。

    白了这个弱智一眼,凌二爷看向顾念兮,希望顾念兮能尽快的找回周太太,将边这个扰了他两晚上清梦的男人给带走。

    在凌二爷问着的时候,顾念兮已经拨通了周太太的电话。

    “梦瑶姐,我是念兮!”

    “没什么事,你家周先生很好,小齐齐也很好!”电话那端的周太太的语气似乎有些急切,估计是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问题。顾念兮赶紧安慰着。

    不过这话倒是引得周先生诸多的不满。

    其实在周先生看来,小嫂子应该为他的家庭和睦多考虑一些才对。

    在周太太着急的时候,小嫂子可以考虑说一些话,例如她家的周先生因为过分思念周太太而生病了之类的。

    这样,或许周太太会因为担心自己而赶回来的!

    但小嫂子好像没有考虑的这么多,周先生有些失望。

    虽然不尽人愿,但周先生还是眼巴巴的守在顾念兮边的电话筒,就是想要听到周太太的声音。

    好吧,他承认就这么两天没有看到周太太,他想她都快要想到发疯了。

    其实他要想听到周太太的声音,也可以自己给周太太打电话了。

    可因为吃醋变得小心眼的周先生就是固执的不肯给周太太打电话。

    他就是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周太太,他周子墨也是会生气的!

    虽然下了各种毒誓不能给周太太打电话,也在心里列出了种种周太太的不是阻止自己给她打电话,可周先生还是照样会没有骨气的守在谈家大宅的电话旁边,看看有没有周太太的来电。当然,要是像顾念兮这样的旁人给周太太打电话的时候,不管他正在做什么事,也会通通丢下,就这样安静的守在一边,听着电话那边那个女人的声音……

    “都很好?那应该是我家周先生要你打电话过来的吧!”

    电话里的女人,得意洋洋的声音。

    周先生凑得如此近,又怎么会听不出?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电话那边的周太太现在是非常的得意。

    她的嘴角此刻一定是向上勾起的,她的眼眸此刻也必定是满含笑意的。

    这该死的周太太!

    都将老公和孩子丢在家里一个人跑出去鬼混了,竟然心还能这么好!

    周先生对着电话,各种抓挠,就像是恨不得将电话里的女人给拖出来狠狠的蹂躏一遍。

    看着周先生在电话旁边抓挠的样子,顾念兮还以为这周先生是想要自己跟周太太说电话,便将电话递给了他。

    可周先生却一阵摆手,他表明:这将老公和孩子都给丢在一旁出去快活的女人,他周子墨是不可能那么快原谅她的!

    “怎么了念兮,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家周先生在旁边!”

    周太太似乎有千里眼。

    大老远的隔着电话她竟然能嗅到她家周先生正在电话旁边,这实在让电话这边的所有人都有些错愕。

    可周先生却立马对着顾念兮一阵比划。

    最后,周太太听到的便是顾念兮这样说:“没有,周大哥现在正抱着齐齐在院子里看小狗呢!”

    不知道时不时顾念兮的错觉,在听完了她说的这一番话之后,电话那边的周太太的话语里好像有些失落。

    “是吗?那让他和孩子都多穿一点,我可能还要两三天才能回家,这边的企划一直谈不拢!好了,就先这样,我要去忙了!”

    说完,周太太那边便挂断了电话。

    而挂断这电话的周太太可能不知道,她刚刚的那一番话也让在场的几人同时垮下了脸。

    原本周先生还以为自己闹闹别扭会引起周太太的关注,没准周太太会让念兮将电话交给他,然后好好的哄哄他,再或者是对于自己这一次抛下老公和儿子的恶行各种道歉,然后指天发誓下一回绝对不干这样的龌龊事了。

    周先生一直都认为是这两种可能,可没想到他家周太太做的真的够潇洒的。

    在知道他没有在电话机旁边之后,她竟然就这么果断的将电话给挂了。

    而且更让周先生抓狂的是,周太太竟然还说要呆在那边两三天!

    这下,周先生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要炸开了!

    这个该死的周太太,明明知道他现在还在生气,竟然连一句解释都不肯给他。现在还竟然要跟那个姓左的在那边对厮混两三天……

    想到自家周太太要和年轻人呆在一起,周先生的脸色很沉。

    而和周先生同样脸色沉的还有凌二爷。

    周太太还要两三天才能回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凌二爷还要忍受周子墨这个二货多两三天的时间?

    苍天啊!

    为什么现在不来一个雷!

    将周先生这个二货给带走!

    凌二爷仰天长叹……

    ——分割线——

    谈逸泽的实战演习似乎很激烈。

    激烈的,连续两天都没有给过顾念兮一通电话。

    在这段时间里,顾念兮除了要担心这个男人是否平安到达演习地点,还一直在纠结着谈参谋长上为何会总是频繁的出现的那些小物件。

    而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顾念兮还遇上了两个人。

    两个,可以称得上熟人的人!

    这天是明朗集团的年前的总结大会,这个会之后,明朗就要正式休年假了。

    这样的节,可以算是除了明朗集团的周年庆之外,最重要的节

    而在这样的子,顾念兮当然也会出现。

    这一天的顾念兮,上穿着红色加绒抹裙,裙边滚着金边,看上去高档又大气。外面搭配的那件白色小皮草,还是两年前谈参谋长用他一个月的工资加上他那一年老爷子给他们的过年红包买下来的。

    按照谈参谋长说法,为了给顾念兮买这样的一件小皮草,他们家要几个月都勒紧裤腰带。

    那个男人从来都舍得在她的上花钱,按照苏小妞和自己说的,男人一般要是舍得在你的上花功夫,就证明他的心里头是有你的。

    或许,她顾念兮应该对谈参谋长有信心才对!

    宴会上,顾念兮不时的摸着自己上的皮草,想着她和谈参谋长有过的曾经。

    突然间,她觉得其实她没有必要那么担心。

    只不过,她还是想要知道那个所谓的答案!

    摇晃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高脚杯之后,顾念兮准备轻抿一口。

    可在酒杯接触自己红唇的时候,被一只大掌给拦截了下来。

    “小嫂子,香槟少喝一些,今晚这些香槟都是加了一些酒的。”是凌二爷。

    一宝石蓝礼服出现的凌二爷,仍旧是全场的焦点。

    薄唇似勾非勾,妖娆的不像样。

    光是看着,就很少能有女人能抵挡的了这样男人的吸引。

    “我没事。就是口有点渴!”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环视了一下凌二的边:“不是让你邀请悠悠了吗?”

    悠悠一直都想要见识宴会,正大光明的在宴会上站在凌二爷的边,也一直都是一年前悠悠的心愿。

    对于这些,顾念兮一直都知道。

    所以当今天晚上有了如此的机会,顾念兮也将请柬发给了苏悠悠。

    就是希望,能了却苏悠悠的心愿。

    “她不肯来!再说,岳母也不想让她来!”

    比起两年前他凌二爷想要和苏悠悠结婚的那一阵,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障碍是越多了。

    以前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苏妈妈,如今也加入了反对者的行列。

    这多少,让凌二爷有些力不从心。

    “拥有的时候,就是不知道珍惜……”

    顾念兮没有回凌二爷的话,只不着边的提了这么一句。

    凌二爷知道,顾念兮还是多少有些怪他。

    可想来也对,当初苏悠悠对他痴心一片,甚至为了他凌二爷都可以和家里断绝了所有来往,就为了嫁给他。

    可他却连一个宴会都不肯带着她参加,就怕苏悠悠那大大咧咧的格会作出什么丢人的事来。

    然而现在,就算他凌二爷想要奢求苏小妞和他肩并肩的出现,都只能在梦里才能实现。

    “小嫂子教训的是!”对于顾念兮的话,凌二爷是一句都不敢反驳,只能无奈的喝着酒。

    为明朗集团的现任董事长,顾念兮的致辞将这个宴会带入了一个高峰。

    此时,前来参加明朗集团的聚会的,可不仅仅是他们明朗集团内部员工,还有和明朗集团有合作关系的各方领导。

    对于对于今晚出现在这宴会上的凌父,顾念兮自然不例外。

    然而让顾念兮意外的是,此刻站在凌父边的女人……

    “这个丢人的,竟然把那号人物也带到这地方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边依靠着的年轻的女子,凌二爷又狠狠的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酒。

    “那是……”

    其实凌父的花名一直在外,他边围绕的女人也是多的数不胜数。这一点,顾念兮也知道。

    不过至今能引起凌二爷这么反感的女人,还真的很少。

    这点,引起了顾念兮的关注。

    “这就是他养在一边的,最近还生了个小杂种的女人!”凌二爷言简意赅的说着。

    “哟,你爸还真是金枪不倒!”这么老了竟然还生了个孩子,不是金枪不倒是什么?

    “金枪?没准让人偷梁换柱都不知道!”凌二爷将酒杯撂下之后,就大步准备上前。

    而顾念兮赶紧追上去,拉着他:“凌二,你可别太冲动?”

    这要是他们凌家举办的晚宴,要怎么胡闹顾念兮可管不着。

    但这是明朗集团举办的,顾念兮可不准他们谁在这里撒野!

    “放心小嫂子,我自有分寸!我清楚这是明朗集团,要是在这里搅乱了你的事,谈老大演习回来还不得将我的皮给扒了!”

    凌二爷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

    一双漂亮的眸,却一直注视着凌耀和那个女人的角落。

    那犀利的颜色,就像是恨不得将这些人给拆骨入腹。

    白了凌二爷一眼,顾念兮给了他一记“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就在顾念兮得到了他的承诺,知道自家公司的晚宴不会被搞砸,准备放任凌二和他爸好好的“聚一聚”的时候,从凌二爷的嘴里又飘出了这一番话来:“小嫂子,我就纳闷了,谈老大不是说那个女人和你也有一笔未算清楚的账?可我怎么瞅着你好像都没有想起来!”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