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错乱一晚VS我可不是好惹的!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苏小妞就是苏小妞,连害怕慌张的表现手法都和别人不一样。请使用< ref="p://" re="_blnp://访问本站。

    弄得凌二爷顿时满脸的黑线。

    好吧,现在内衣店的美女员工都一个劲的瞅着他凌二爷看。

    如此近距离之下,凌二爷的手机里传来的那个大嗓门的呐喊声,自然被他们给完完全全的听了去。

    虽然这男人有着倾国的美貌,但他上的阳刚气质一点都不少。

    这些女人,刚刚还在幻想着,如此俊男在上的表现如何,却不想电话里听到的竟然和他们所想象的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菊花不保?!

    这意思是不是,这男人其实是个受?

    于是,在现代腐女思想渐猖獗的况下,一群女人又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脸,不明意义的看着凌二爷。

    凌二爷努力忽视边那些女人投来的各种意义不明的笑,刻意忽略掉现在想要揍死苏小妞的冲动,问那边的人:“苏小妞,这是什么意思?”

    太后来了?!

    哪个太后?

    难道是他凌二爷的亲妈?

    上次聚会的时候谈老大也知会他凌二爷凌母回来的事

    可这段时间要忙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凌二爷实在是分无术。

    不然,也不会一连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苏小妞了。

    再者,凌二爷也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母亲会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所以凌二爷并不是很担心凌母会流落街头。

    再不然,她以前不也还有一些好姐妹么?寻常都是一个高档包包,又一名牌衣服的往外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那些好姐妹应该也会收留她才对吧?

    然而凌二爷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母亲在外一向过分的嚣张。

    就算她有钱可以送别人各种各样的礼物,可每一次被她无奚落人,就算是那些名牌包包和衣服都弥补不了人家内心的被她弄出来的伤痕。

    所以现在看到凌母弄的个这样的下场,众人除了笑话她,还能做什么?不拿个鸡蛋和烂菜叶丢过去就算不错了,你还想让别人大方有好的将她接到家里住不成?

    只是这些,凌二爷都不知道。

    所以他一直以为凌母应该有去处才对。

    这几天工作一忙,也没时间打理。

    差一点,他都忘记母亲回来的这件事了。

    如今苏小妞的这一番话,让凌二爷的警铃大作。

    该不会,是母亲又找上苏小妞了吧?

    难不成,她又想要暴打苏小妞不成?

    以凌二爷对自家母亲的了解,他并不觉得这不可能。

    眼下,他已经顾不上让苏小妞选一喜欢的衣服了,直接将这两衣服都塞在一个篮子里,丢给店员道:“帮我把这些都结账!”

    不给他们这些人点什么事做,他们就一直围在他凌二爷的边。

    搞的,他想要和苏小妞正儿八经的说点什么事,都不能。

    “好的。”那个接过凌二爷手上东西的店员,有些意犹未尽的朝着收银台走去。

    “是我妈来了,现在已经到了谈家大宅了。具体况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现在要立马赶回去。”本来还没有到下班的点的,可苏小妞一听到这苏妈妈都到了念兮的家里了,她还能在那里相安无事的上班不成?

    请了半天假,苏小妞马不停蹄的往谈家大宅赶。就是生怕母亲会发现点什么端倪!

    当然,要是可以的话,苏小妞是万万不想要麻烦人家凌二爷的。

    无奈的是,这出戏是他们当初共演的。

    少了一人,这出戏难不成要变成独角戏?

    说完了这话,苏小妞果断的挂断了电话。此时的她,已经是上了告诉。现在这个时间段正直上下班的高峰期,若是从城里绕过去,绝对会碰上大塞车。为了赶时间,苏小妞只能抄近路绕上高速。

    “苏小妞,你不用害怕,我马上赶过去!”凌二爷说。

    可这一说完才发现,电话那边早已传来了挂断的声响。

    “苏小妞?”

    “该死的!”没有得到苏小妞的回答的凌二爷火气很大,烦躁的将手机丢进口袋里之后,他便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苏小妞说的那么急,现在的她肯定非常害怕,非常慌乱。

    苏小妞最在乎她的这个妈妈了,别看她的嘴上每天哦读和苏妈妈抬杠,但背地里没人比她还要孝顺。

    以前的苏小妞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五千块,出去了生活费要两千多一点,其余的她都会寄回家给妈妈贴补家用。

    每次回去,也是用自己的生活费买了各种各样的补品。

    只是想着苏小妞对母亲的孝顺之时,凌二爷又不自觉的想起当初为了和他结婚的苏小妞,竟然不惜和自己的母亲断了母子关系。

    想来,当初的苏小妞是多么的喜欢他信任他,不惜孤注一掷,背水一战?

    只可惜,是他凌二爷亲手将她的恋给掐灭了。

    不过这一次,绝对不会了!

    苏小妞,这一次我绝对不会任由你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要杀要刮,我们都在一起!

    凌二爷步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内衣店,而后还追着赶出来的店员:“先生,您的内衣!”

    只是不管后的人怎么喊,凌二爷就像是压根就没有听到似的,头也不回的朝前走……

    ——分割线——

    与此同时,城郊的豪宅里,女人一直坐在房间里头抽烟,从昨晚到现在,烟气从未消散过。

    和她呆在一起的孩子,从昨晚上到现在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

    可女人压根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只顾着自己抽烟。

    等到佣人过来推门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卧室里都被浓烟所笼罩。

    开了门,开了窗,等烟气散尽之后,佣人说:“我现在把孩子抱出去弄点东西给他吃!”

    说这话之后,佣人连没看女人一眼,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了。

    女人或许顾着自己想事,连回答都没有。

    从她口中和鼻翼中呼出的烟气,又是那么的呛人。

    扫了女人一眼,佣人便带着孩子离开了。

    说实话,从昨晚到现在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抽着烟发着呆。

    好像从凌耀离开之后,她就是这样的状态。

    半夜被孩子的哭成吵起来几次,佣人说要给孩子喂点什么东西吃,可这女人愣是不答应。

    要不是真的可怜这个孩子,这名佣人也不想要呆在这样晴不定的女人边。

    将自己几包香烟最后一根给抽完之后,女人厌烦的拨着自己面前摆放的几盒香烟,希望找到还有没抽的。

    可无奈的是,这些都被她一夜间给抽光了。

    找不到尼古丁发泄的女人脾气又开始暴躁了起来,发了疯似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

    嘶吼声,不断的从她的嘴里溢出。

    老男人又是一整夜都没有回到这边来。

    那样撩人的夜,他会上什么地方去?

    会和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

    光是想到这些,女人的心里就各种烦躁。

    然而对于卧室门外正在给哭了一整夜的孩子喂东西吃的佣人而言,是再寻常不过了。

    年轻的女人以为靠着自己年轻的段和美貌就能留住男人?

    其实不然!

    年轻貌美又怎么样?

    你现在再怎么年轻,再怎么花容月貌,始终都有年老色衰的时候。

    男人的新鲜期一过,你什么都不是。

    再者,若是男人是因为你的年轻貌美不要了别的女人和你在一起的,那他有一天也会因为同样的理由,再将你抛弃,然后找寻比你年轻貌美的女人。

    这样周而复始的更替,他们当佣人的,见的多了。

    就拿他们的老主顾凌耀而言,光是他请他们照看的人,就已经有五六个了。而到她这里,已经是第七个了。

    然而,连佣人都不得不称赞的是凌耀的本事,家里的红旗不倒,外面又是红旗飘飘。而且这些年,这男人还能搞的不让家里头的女人知道,能力简直是常人难及的。

    就在佣人给孩子喂饭的时候,女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此时的她,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已经梳理整齐了,还画上了妆。

    无奈,一整夜没睡,她的脸色还是憔悴了些。

    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换好了外出的服装,大冷的冬天,女人的上还是一迷人的超短裙,再搭配上昂贵的皮草。

    “我现在要出去一下,先生要是回来的话打电话通知我!”

    女人吩咐完这些之后,就提着手上的名牌包包离开了。

    至于她的孩子,她是从始至终连一眼都没有看过。

    看到妈妈离开,还不会说话的小宝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看……

    ——分割线——

    当豪宅里的女人匆匆离开巢,却不知同个时间段在城郊一幢公寓里,正上演着这样一幕——

    “嘶……”晨光中,男人是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头疼中醒来的。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周遭的一切都非常陌生。

    入眼的,是浅蓝色的,还有浅蓝色的墙壁……

    除了家具是米白色的之外,整个房子都被清一色的浅蓝包围。

    这并不是凌家大宅,也不是他购买给自己人住的豪宅,更不是那些他名下的房地产。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凌耀支撑起自己的大半个子,有些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起的时候,被褥从他的上滑落下来。

    而露出来的他的子,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昨天晚上……

    急切的看向自己的边,男人并没有在这张蓝色大上找到其他女人的踪迹。

    但大上一块明显已经干涸了的血迹,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着这块血迹,凌耀努力的回想着什么。

    可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脑袋实在是疼,压根就想不出什么东西。

    而当凌耀正努力回想着什么的时候,这个房间最里端的位置竟然传来了一声呜咽:“呜呜呜……”

    那呜咽声,如泣如诉,好不可怜!

    顺着这个呜咽声,凌耀抓起了被褥裹在自己的下半就朝着那个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

    绕过这个屏障,男人发现这声响是从厨房里闯来的。

    凌耀找到声响的起源地之时,心顿时碎成了两瓣。

    “文儿?”

    好吧,这哭声都是从这个女人这边传来的。

    此刻,女人的一头长丝有些过分的凌乱。

    上的那件大恤,也有些破破烂烂的挂在她的上。

    其他不说,上半还有些许的抓痕,连他的手臂上都有些黑紫。

    而最让凌耀揪心的,还是这女人的泪水。

    “文儿,到底怎么了?”

    “你别哭啊,有什么事你尽管和我说,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

    这女人还是凌耀有生以来第一个想要珍惜的人。

    所以他的泪水可想而知,对他凌耀来说有多大的震撼

    他堪称是最好的人,对待自己的人出手阔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男人知暖知,会照顾女人。

    但即便是这样,能让凌耀如此着急的人儿并不多。

    而眼下的女人,却让凌耀在短时间之内为她破例无数次。

    “欺负我的人就是你……”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抬起头来看他,眼泪也是簌簌的往下掉。看女人哭的如此伤心,凌耀迷糊了,自己什么时候欺负过这个女人?

    “文儿,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欺负你了?”对于昨晚,他还真的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你欺负我了还不算,现在还跟我装懵?隔壁李大婶就说过,城里的男人一点都不可靠。遇上你我还以为李大婶说的话不能全信,可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李大婶说的都是真的。你都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了,现在还跟我装疯卖傻?算了,我也不要求你对我负责,我明天就去订火车票,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回来城里了……”

    说着,女人又是一声号啕大哭。

    看女人哭的如此的伤心,凌耀摸了摸脑袋,视线有些迷茫的落在角落里的那张小上。

    上面那一小堆的血渍,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难道,昨夜是……

    “文儿,我昨晚是不是对你……”

    男人能欺负了女人的,无非是上的那些事

    文儿言又止,而上的那摊血渍又是如此的明显,让人联想到这些其实并不难。

    奇就奇在,对于昨晚是如何到了这小房子的,还又是如何平常了这个女人的,凌耀找不到一丁点的记忆。

    以前,醉酒和女人搞到上的事,其实凌耀也作出过不少。

    不过像是这一次一样,找不到任何的记忆的还是第一次。

    “你还说?我讨厌你,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见男人还提起昨晚上发生的那些事,女人越是着急了。

    当下,一双漂亮的眼眸哭的红肿,活像是被人给揍了两拳似的。

    当然,凌耀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这双眼睛,还真的是被人弄了两拳,才弄得出眼下这个效果的。

    “文儿,昨晚真的是我对你……”到这,男人算是明白了。

    估计,昨晚他是真的醉酒无意识,就将这女人给强要了。

    不然,她上这些青紫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男人疼惜的将女人拥进了自己的怀中:“既然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也罢,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待你的……乡下那种地方,就不用回了。从今以后,你也不用到酒店去上班了,你住的地方,我也会给你安排好的。以后,你就跟着我,只要我凌耀有一口饭吃,就绝对不会让文儿挨饿……”

    或许是被这女人用回乡下的说法给急了,男人有些冲动之下便说出了此番誓言。

    只是他没有察觉到,当他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女人的脸上是一抹得逞的弧度……

    当然,这样的表只是一瞬间,不然如此精明的凌耀,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那你说的,你要对我负责……”

    “知道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那,男人信誓旦旦的给了女人承诺,却不知这个承诺,也是将自己推进了深渊的开始……

    ——分割线——

    “请问你们凌总现在在位置上么?”不死心的凌母,今天照样出现在凌氏大厦的楼下。

    不是她不想直接上去找凌宸,而是这里的保安似乎已经被凌耀下了命令,不让她随随便便的进出这个大厦。

    现在的她,最多只能来到凌氏大厦的大厅,询问一下凌二爷现在还是不是在位置上。

    “凌总?您是说凌二爷还是……”还是凌父?

    凌氏大厦,可是有两个凌总。

    所以每次有人来找这两个人,都会先问清楚,是找凌二爷的还是找凌耀。

    其实按照凌母以前的脾气,她现在怕是大声嚷嚷骂人了。

    无奈现在的凌氏已经不再是她当初在这个城市的时候的凌氏,这里有许多员工已经换了,更多的还是被凌耀给收买了,不认她凌氏这个当家主母。

    而面前的这个前台小姐,面孔较为生,大概不是之前的那些前台小姐。

    “我找凌二爷!”按耐住自己想要发飙的心,凌母回应道。

    “找凌二爷?凌二爷现在不在位置上!”女人歉意的点头之后,和凌母说。

    “现在不在位置上?怎么可能?现在还是上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不在位置上?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所以故意不想和我说?还是说,你们的凌总让你们和我这么说的?”

    凌母听到凌二爷现在不再位置上,自然生气。

    依照凌母对凌二爷的了解,这个儿子虽然在女人的事上比较荒唐,但在工作心和事业心上,没有人比他还要出色。

    她就不相信,儿子会在上班的时间点出外!

    所以现在在他看来,面前的前台小姐一定是被凌耀给收买了,故意不让她见到自己的儿子的。

    其实这些天凌母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从老爷子或是老刘那边打听到自己儿子的手机号。

    无奈的是,老刘和老爷子的嘴巴都紧。

    他们说了,既然是宸儿不想要告诉你他的手机号,还是等他回来的时候,亲自和你说明。

    其实,这也不能怪凌老爷子和老刘。

    不是他们不肯告诉凌母,而是他们知道这凌母要是知道这凌二爷现在还在追回苏小妞做努力,绝对又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为了给凌二爷多争取一点时间,他们是故意不让凌母找到凌二爷的。

    从家人那边都打听不到凌二爷的下落,凌母的心里本来就积压着怒火。

    匆匆赶到凌氏大厦,没想到在这里也带那个不到自己儿子的下落。

    这让凌母怎么不生气?

    “夫人,您误会了!”看到凌母开始发飙,前台小姐试图解释着。

    “我误会?你们这样闹不是让我见不到我儿子是做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是凌二爷的生母,你们没有资格这么对我!等我把凌氏的股权弄回到我手上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凌母插着腰,一副准备泼妇骂街的样子。

    看她这幅德行,估计把以往她总挂在嘴边的礼仪,还有淑女风范什么的,都给抛到脑后去了。

    “夫人,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是凌二爷现在真的不在位置上,这两天凌二爷连续加班了好几天,现在总算忙完了,估计是回家休息去了!”前台小姐说。

    “加班?怪不得这两天都没有回去看他爷爷!那好吧,我现在回去看看,要是我发现你在骗我的话,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说着,凌母才大步离开。

    “夫人,请慢走!”前台小姐这么和她说。

    即便遭到凌母如此突如其来的唾骂,前台小姐仍旧保持着嘴角上的弧度。

    没有办法,谁让他们做这一行的就要承受这些?

    要是舍得下这份待遇很好的工作的话,她老早上前扇这个老女人巴掌了!

    “……”最后刮了一眼前台小姐,刁钻的凌母这才缓缓的迈开脚步。

    既然宸儿现在该回去休息,那应该会回到凌家大宅吧?

    想到现在回去就能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凌母的心总算是好了不少。

    只是,在凌母准备赶回家和自己的儿子好好说说话之时,有个女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哟,这不是凌太太么?”

    面前的女人,一惹火的红色短裙上,还搭配着一件白色的皮草。

    凌母的眼,不着痕迹的将这个女人打量了一番。

    女人很年轻,大概二十几岁。

    一头大波浪的发丝,让她看上去越发的妩媚。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太过放纵的关系,女人脸上就算画着那么浓的妆,仍旧掩饰不住她此刻的疲劳。

    “你是……”

    虽然认不出面前的这个女人,不过以凌母阅历自然不难看出,面前这个女人来者不善。

    “我是谁,我想凌太太应该知道才对吧?”

    女人站在她的面前,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看着女人那涂抹着水红色唇彩的嘴角高高的挂起,凌母的瞳仁越来越是放大……

    刚刚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就觉得很是熟悉。

    还想着,该不会是出现在某个报纸上的不入流的小明星吧?

    可琢磨了好一阵子之后,凌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在自己头上摆放着的那张照片上的人儿一个模样?

    也就是说,这女人便是和凌耀勾三搭四的那个女人!

    想到这,凌母的眼眸一暗:“你这个女人,在这里做什么?”

    向来有钱有权,也养成了凌母狗眼看人低的习惯。

    在她的眼里,反正要是做的不如自己的,就是女人。

    而面前,这个和凌耀勾三搭四的女人,不是女人是什么?

    “这里可是凌氏集团,是办正经事的地方,想你这种下三滥的种,来这里做什么?也不嫌丢人?”见女人在她反问了那么一句之后,嘴角仍旧挂着胜利的弧度,凌母便越是确定,面前的那个女人便是凌耀带在边的女人!

    “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喝杯咖啡吧?我想现在站在这里接受大庭广众质疑的眼神,也不是您凌太太的风格!”

    女人依旧是笑。

    虽然眼角还有昨的疲惫,但在面对凌母的时候,她就像是斗胜的公鸡!

    “……那好吧。那边有家咖啡厅,我们现在过去!”和这个的女人呆在咖啡厅里,凌母觉得这会玷污了自己的人格。

    可是放任这样的女人出现在凌氏大楼下面,凌母又觉得这会玷污了凌氏。

    思前想后之下,凌母还是决定和这个女人去一下咖啡厅,她正好也有些话想要和她“探讨”!

    “请!”

    即便是站在高姿态的凌母的面前,这个女人仍旧没有半点惧意。

    说完这个字之后,女人便先行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惹得跟在后面的凌母,怨毒的眼神连连。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在她的面前摆谱,看她待会要怎么收拾她!

    ——分割线——

    从凌氏大厦出来的时候,天空正好飘起雪花。

    其实本来凌母是想让自己的司机接送自己的,无奈从她去了法国之后,她的专用司机就已经被凌耀给辞退了。而凌老爷子的司机,她是万万不敢动用。家里的车子是有,不过她拿不到车钥匙。

    无奈之下,她只能自己打车到了凌氏大厦的楼下。

    没有司机的接送,这会儿凌母遇上下雪,也只能仍由这大雪落在自己的头顶上。

    根本就不能像以前一样,有司机的接送还有人帮着自己撑伞,不让雪花掉落在自己的上。

    而那个女人不同。

    她现在正风光得意。

    出门之前,她连凌耀的司机都给带过来了。

    现在下雪了,她有人帮着她开车门,也有人帮着她撑伞,甚至还有人帮着她端着咖啡。

    如此的阵势,比起以前的她有过之无不及。

    “你没开车来吧?要不坐我的车?”看到凌母跟在后用怨毒的眼神看着自己如此大的阵势,女人看似好意的建议着。

    但挑衅的眼眸,无一不在向凌母说明她的炫耀之意。

    凌母最看不起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让她看了笑话去?

    想到这,凌母拽了拽子自己的包包,说:

    “不用,就这么一截路,我自己可以走过去!”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过去等你了!”说这话的时候,女人钻进了车子,并且吩咐司机开了车。

    看着女人如此大的架势,凌母手中的那个lv名包,已经被她的双手掐得变了形。

    但即便是这样,仍旧缓解不了她心里的怒火。

    下雪天路不好走,这是众所周知的。

    特别是对踩高跟鞋的女人而言,这样的露面简直就是地狱。

    这些年,居高位的凌母自然喜欢优雅的打扮。

    前几天那么狼狈,是个意外。

    回到了凌家,她又和之前一样,打扮的高贵和优雅。

    而如此的装扮,自然是少不了高跟鞋的。

    但眼下,对于积雪已经过了鞋跟位置的鞋子来说,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她这一脚踩下去,雪花就跑到了她的鞋顶。

    怕雪花融化了,雪水会弄乱了脏了自己的皮草,凌母又是小心翼翼的拽着自己的长款皮草。

    如此一脚深一脚浅的形下,实在有些狼狈不堪。

    而那个本该离开的女人,在见到凌母如此狼狈的况下,竟然吩咐司机停了下来,就在凌母的前方。

    以凌母的洞察能力,自然不会察觉不到,这个女人现在是用如此的方式嘲笑她。

    只是就算她嘲笑着自己,也仍旧改变不了她现在的窘境。

    该死的雪花,有些钻进了她的鞋子里,融化了。

    现在她的袜子,肯定是湿了的。

    而她的脚,已经被冻得有些麻木。

    “该死的女人,看呆会儿我怎么收拾你!”就算现在占据下方,凌母依旧嘴硬的朝着前方车上的女人嚷嚷着。

    可这个女人知识化淡笑着,再度吩咐司机一番。

    而这一次,车子并没有直接朝前驶去。

    而是,等到凌母走到了车子的后方之时,狠狠的滚动了几下后轮,让刚刚掉落在地面,那些还有些松散的雪花就这样朝着凌母的上飞去。

    加上风是迎面出来的,这溅起的雪花就这样砸在了凌母的上,有几个甚至还掉落在她的头顶上。

    有那么一瞬间,凌母被雪花砸的尤为狼狈。

    “女人!”

    她发了疯似的朝着前方踢过去,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竟然敢这么折腾自己的女人。

    可那女人好像是知道了她的想法似的,在她准备飞扑过来直接,让司机拉动了车子的引擎,一瞬间,本来还好好的停在她面前的车子,瞬间就消失在远处……

    而扑了空的凌母,因为自己的鞋跟承受不了断了,而摔了个狗吃屎!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样的一幕,坐在车上的女人嘴角上挂着胜利的弧度……

    凌太太?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凌太太么?

    恶心!

    你这个位置也坐了很久了。

    是时候,该轮到别人来享受享受了!

    ——分割线——

    等凌母用狼狈的姿态走进咖啡厅的时候,那个坐车离开的女人现在已经坐在咖啡厅里,面前摆着刚刚泡好的咖啡,浓浓的香气带着飘渺的烟,在她的面前升腾。女人看似很享受的轻啄了一口,看到凌母来只是浅浅一笑。

    笑容里,无一不是对凌母的挑衅。

    或许是这件咖啡厅里的暖气开的足,此刻女人上的那件皮草已经褪下。一妖娆的贴短裙,将她上的美好曲线完美的展现。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所处的年华真的太过美好了。

    美好的,连凌母都有些羡慕。

    “坐下来一起喝杯咖啡吧!我看你在外面也冻得很难受,就先帮你点了一杯咖啡了!”

    女人看了她一眼之后,笑道。

    伸手,她将另一侧的那杯咖啡推到了凌母的面前。

    气腾腾的咖啡,在冬里总有着令人向往的暖意。

    但眼下,凌母压根就不想要接受这一份好意。

    端起刚刚那一杯腾腾的咖啡,凌母将这一整杯的咖啡如数泼到了女人的脸上!

    打一巴掌给个枣吃?

    你认为,她凌母会那么傻,任由她摆弄?

    “货!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惹的!”

    将一整杯的咖啡如数的倒在她的上之后,整个咖啡厅里的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有些人,甚至还在惊叫着。

    甚至这咖啡厅里的服务员也过来,像是准备劝架。

    不过这个始作俑者,却没有半点愧疚之意。

    看着面前女人那一红色的衣服被她的咖啡给染成了褐色,凌母依旧觉得不解恨。

    “呵呵……”

    更出乎这咖啡厅里的人的预料的是,这泼咖啡的没有半点的愧疚,连这被泼咖啡的都笑了?

    而且,还笑的那么妖冶。

    仿佛刚刚的她不是被人泼了咖啡,而是享受了一次男女欢似的。

    好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餐厅里本来想要过来劝架的,都离开了。

    只剩下这两个女人,继续僵持着。

    “你今天来找你,可不是让你泼咖啡来着。”女人拿起边上摆放着的纸巾,擦拭了一把自己的脸之后,又若无其事的拿起了自己随携带的化妆镜,补了补妆。

    凌母不好惹,她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早在她打起那个老男人的主意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个老女人的德行。

    做足了准备之后,她才开始涉入这个凌家。

    难道现在,她还会怕这些人不成?

    补好了妆之后,女人依旧是浅笑盈盈。

    如此的女人,一点都没有小三撞上正室的时候那般的惊慌。

    “那你倒是说说看,今天找我来做什么?”泼了别人一脸咖啡,觉得自己洗刷了自己刚刚被溅了一雪花的冤屈之后,凌母也坐了下来。

    “我来找你当然是有正经事想要和你谈谈了!”她将化妆镜放回到包包里之后,一脸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

    “什么正经事?”凌母犀利的眼神再度刮了此女一眼,她可不认为像是这样下的女人会有什么正经事。

    “当然是和你探讨一下,你这个凌太太的位置也坐的够久了,是不是该换个人来坐坐了!”女人的语气很平淡,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弧度,如此的架势让人很难想到,她刚刚说的竟然是小三想要赶跑正室那样丧尽天良的话。

    而凌母在听到这番话之时,刚刚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瞬间又密布云。

    “你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这个?”凌母冷笑。

    就算是想要离婚,也不应该由这个女人和她说吧?

    再说了,她不认为她的宝贝儿子会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和母亲离婚!

    对着,凌母还是有些信心的。

    “我有什么资格?当然凭借的是,我也生下了凌氏的继承人!”

    女人的嘴角,再度扬起。

    那双画上了抢眼的淡蓝色眼影的眼眸里,正神采奕奕的看着凌母。

    如此的眼神,说是在打量着她,不如说是在挑衅凌母。

    “什么?”

    上次,凌耀和这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出现在凌氏大厦的这一幕,凌母自然也撞见过。

    那个时候,她就起了疑心。

    但秉着凌耀对她这么用心多年,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而现在女人的这话,更像是将她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凌耀背着她和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也就算了。

    现在,竟然连小杂种都生了?

    “听不清楚?我不介意再说一遍。我和老头子的儿子已经满岁了,他也答应过我,会将整个凌氏集团的继承权,给我的儿子!你说,现在连你的儿子都没有什么资格在这个凌氏里面呆着了,您觉得这样僵持着还有什么意思?”

    女人浅笑盈盈。

    怕这话没有多少的震撼,她随即又补充道:“老头子现在吃喝拉撒都在我那边,你那边形同虚设。不如早点儿离去,我也会劝一劝老头子多给你一点赡养费,大家好聚好散。”

    “女人,竟然将主意打到我儿子的上,你不要命了?我凌家,何时轮到你这样的女人说话。”

    其实,其他的况下凌母还算是好说话的。

    但若是涉及到自己最的儿子,她就像是吃了火药似的。

    听到这个女人和凌耀竟然算计着要剥削他宝贝宸儿的继承权,凌母感觉自己浑像是被泼了冷水似的。

    “我凌家?呵呵……”听凌母的话,女人就像是听到了天底下的大笑话似的,笑开了。“你不觉得,这个词汇现在很不适合你?是,现在是你的凌家,不过很快就不是了。老头子已经答应我,很快就和你离婚,把我和儿子接过去!”

    她就像是个胜利者一样,宣布着这些。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气不过,凌母就像是被激怒了的野兽一般,着她刚刚又点上的咖啡,准备再度泼在这个女人的上。

    故伎重演,这是凌母现在唯一觉得能稍微发泄一下自己心里怒火的方式。

    可女人这一次好似早已有了防备似的。

    在凌母才抓起了咖啡的手,那女人的手突然就这样将她的手给拉住了。

    继而,她反推了一下。

    原本就要泼到她脸上的咖啡,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直接泼在了凌母的上。

    那褐色的液体,顺着她那今天早上才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发丝滴落下来!

    “你……”

    眼下,自己已经变得异常狼狈。

    凌母想要说什么,可无奈怒火就像是形成了一道闸似的,将她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直接给堵上了。

    “你以为天底下的人都是傻瓜,任由你一个人玩转?”确定了一下凌母手上的咖啡已经完了之后,女人松开了手说着。

    很久以前她就见不惯这个女人如此嚣张的气焰。

    以为自己是凌氏的掌权人,就可以狗眼看人低?

    刚刚当着整间咖啡厅的人修理了她让她狼狈不堪还不算,现在竟然还打算故伎重演。

    这个老女人未免也太把自己看成一回事了吧?

    “老女人,第一次玩的时候我没有防备,在你手上吃了亏,我认栽。但第二次,我若是再在同样的地方跌倒,那岂不是傻子的行为?”

    女人再度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包包和皮草。

    “现在能坐一天凌太太的位置,就好好的珍惜。别等到位置变成别人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她看似好心大方的和凌母说了这些之后,就踩着她的高跟鞋准备离开。

    前面说的那些,有掺假的成分。

    但最后的这一句,却是真的。

    凌耀就像浮萍一样,他在一个女人上停留的时间都是有限的。

    而她现在,就是印证这一番话的最好证明。

    这个凌太太的位置,就算不是她的,也终有一会属于别人!

    这是这段时间,她在凌耀的上最好的领悟。

    其实,她也蛮同凌母的,摊上凌耀这样的男人。

    帮着他打天下,帮他生儿育女,甚至还帮他打理整个凌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如今竟然被他这样一脚给踢开,谁能受得了?

    踩着高跟鞋朝着咖啡厅门口走去的时候,女人还在凌母的边停顿了一下,轻轻张动薄唇说了这么一句: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不要以为,就你一个人懂得对付别人!”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女人这一次真的消失在咖啡厅里……

    ------题外话------

    天兔走了那么多天,俺还处于重灾区,一直停电状态。

    今天跑出来弄了个可上网的钟点房,80块三个小时。

    好贵→_→

    不过为了及时更新,握爪:&;_

    记得俺的月票,不然俺真的要哭了。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