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心疼vs祸从口出!

    ;< ref="p://" re="_blnp://永久网址,请牢记!

    周家大宅的顶层,烧烤架吱吱作响。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袅袅的烟气,缓缓升空。

    周围,朦朦胧胧的,有种说不出的美。

    若是以往的聚会,这个时候肯定是最开心的。

    吃的吃,喝的喝,还有聊天的聊天。

    只可惜,现在不是。

    因为今天晚上的烧烤,大家总是莫名的看向角落里的那一对。

    苏悠悠这几天的起色不错,或许也和今晚要出门之前,化了比较浓的妆的有关系,此刻的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一红色的毛呢上衣,外加下一件黑色碎花裙。

    长长的卷发自然而然的垂直披散在肩膀上。

    因为要吃烧烤,骆子阳看到苏悠悠侧边的几根长发垂散下来,便自然而然的替她伸手挽到耳背后面。

    苏悠悠没有拒绝,只是和他相视一笑。

    这样自然流露出来的亲昵动作,却像是经历过千百次的演练,自然中透着一股子洒脱。

    “悠悠,吃这个。”

    骆子阳将自己精心烤好的鸡翅膀送到苏悠悠的手上。

    “没事,你吃这个吧,我自己会烤。”苏悠悠的手上还有一些没有烤熟的丸子。

    “这个我来吧,你从小就不会烤这东西!”骆子阳没有跟苏悠悠多说废话,直接将自己烤好的鸡翅塞到了苏悠悠的手上,然后从她的手上接过她烤了一半的丸子,继续刷上了烧烤酱和蜜汁。

    如此的配合,让一边的人羡慕不已。

    而坐在角落里,形单影只的凌二爷,则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

    一块牛插在烧烤竹签上,他用另一只烧烤竹签狠狠的戳着。

    一遍一遍……

    那块牛已经熟的差不多,上面却布满了千穿百孔。

    可男人浑然不知,依旧死死的用竹签狠狠的戳着。

    而眼睛,则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一幕。

    该死的!

    该死的骆子阳!

    没良心的苏小妞!

    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难道苏悠悠你都忘记,当初给你烤的人,都是我凌二爷一个人?

    相比较他们那边的三个人,谈逸泽这边则轻松许多。

    顾念兮没有吃过这一类的东西,所以谈逸泽需要承包所有的工作。

    谈逸泽在摆着很多烤,一手刷着烧烤酱,另一手不时的翻滚着片。

    等到熟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先尝了尝,感觉熟透了,吹了吹确定不会烫坏她才递给顾念兮。

    而周先生那边更甚。

    周太太不大喜欢吃这类的东西,所以周先生早已搬来了许多的点心,一口一个的给周太太喂。

    因为这段时间周太太没有给周先生上睡觉,周先生已经好久没有和周太太如此亲昵了。

    眼见这么大好的机会,周先生又怎么可能放过?

    一手给周太太喂着点心,周先生还不时的摸上两把,蹭一蹭。

    被周先生各种惹火的动作挤得实在太受不了,周太太占了起来:“我去个洗手间。”

    对于周太太如此抛弃自己,周先生表示很委屈。

    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珠子,泪汪汪的盯着周太太看,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可周太太,连看他一眼都没有,直接走了。

    因为得不到周太太的关,周先生很伤心。

    于是,他打算化悲愤为食

    不过自己先前一直顾着给周太太喂东西,他面前连一块熟的东西都没有。

    于是,周先生的大眼一转,往他们几个的面前扫了扫。

    谈老大那边熟了的东西最多,而且谈老大烤出来的也最好吃,不过谈老大是给小嫂子烤的,要是抢了小嫂子的食物的话,谈老大打人也是很痛了。

    怕得罪了谈老大,被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一顿,周先生又看向了苏悠悠那边。

    苏悠悠那边是还有烤的差不多的东西,不过看那两个人的黏糊劲,一看就觉得碍眼,估计这吃下肚子里,也会消化不良的。

    转眼,周先生又看向了凌二爷那边。

    凌二爷的手上,正好有一块熟了的

    周先生不说二话,直接拿着叉子往凌二的那块牛上一插,一下子一整块烤熟了的都给他弄了去。

    吹了吹,周先生很给面子的将整块片给吞进去。

    一边,他还大言不惭的和凌二爷说:“老二,这烤的老了,就像老女人一样,肌肤没有弹。丢了也就丢了,重新烤一块没准更好!”

    周先生漫不经心的话,乍一听是在说烤

    可明白现在眼下况的其他极为,却明白了他今天喊苏悠悠和凌二,顺便带上骆子阳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周先生看上去虽然是个大老粗,甚至在周太太的面前,他弱智的就像是个小孩,可还真的不得不承认,他是看的最透的那一个……

    “老二,你要谢谢我替你消化了这块老。不然,这你吃绝对会塞牙。”周子墨一边嚼着快要烤焦的,一边哼哼唧唧。

    其实,凌二为了苏小妞和那个小年轻在一起寻死腻活的,周先生早已有所耳闻。

    说到底,和苏小妞比起来,还是凌二这个和他一起作战多年的兄弟比较亲。所以,周先生打算帮着凌二解开心结。

    而边上的苏悠悠,脸色也突然不是那么好。

    她苏悠悠是傻,但也不至于傻到周先生这么明摆着的讽刺都听不出吧?

    他嘴里现在说的“老”,可不就指的是她苏悠悠么?

    “嘶……”也许是因为听着周子墨的话,苏悠悠的精神不大集中。一不小心,手碰到了烧烤架。

    烧烤的铁架子上面温度很好,苏悠悠只是碰了这么一下,手背就红了。

    这下,骆子阳急了。

    “悠悠,你没事吧?”

    “该死的!”

    凌二爷也红了眼。

    不顾边那么多人的眼神,立马将自己找了个干净的保鲜袋,往里头塞了几个刚刚自己拿来冰镇啤酒的冰,然后不顾骆子阳,将苏悠悠的手从他的手里给扯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就将那冰凉的东西给靠上去。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凌二爷的话不是那么温柔,可手上给苏悠悠降温的动作,却又是那么的轻柔。

    就算旁人看不出,苏悠悠自己总感觉的到吧?

    一时间,苏悠悠只能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从前两天和凌二爷说过自己和骆子阳在一起之后,苏悠悠就断绝了所有能和凌二爷取得联系的方式。

    这是,他们从那之后,第一次面对面。

    她知道,她和骆子阳在一起的这个决定,依照这个男人火爆的脾气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关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周子墨说要一起吃烧烤。

    苏悠悠虽然答应了,也知道周子墨想要做什么。

    所以她来了,还带着骆子阳来。

    就是想要看看,这凌二爷到底想要做什么。

    可一整个晚上,这个男人始终都不说一句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他们两人。

    苏悠悠很担心,怕况会一发不可收拾。

    一整个晚上,她是坐在这里,但一直神游太虚。一直都在担心着,这个男人到底会作出什么事来。

    可出乎预料的是,她手烫伤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出手。

    感觉到凌二爷掌心里的暖,苏悠悠的眼眶微红。

    而低垂的脑袋,这一刻更甚,像是恨不得直接埋到地上。

    或许是察觉到苏悠悠的这个细微的动作,骆子阳突然伸手挡在了凌二爷和苏悠悠的中间。

    “我来!”

    他强势的想要从凌二爷的手上抢过那袋冰块。

    可凌二爷不肯。

    两个人,就这么对上了。

    “这是我找来的冰块,凭什么给你?”凌二爷其实更像说,这是我凌二爷的女人,凭什么轮到你这个小年轻来照顾。

    “就凭我是苏悠悠的正牌男友!就比你有资格!”

    骆子阳不甘示弱。

    但即便两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但还是没有人肯退让一步。

    僵持中,一人抓着冰袋的一边。

    可这个袋子是保鲜袋,没有什么弹

    一拉一扯之间,冰块掉落了一地。

    可男人间的怒火,并没有随着冰块的掉落而消失。

    凌二爷感觉到冰块被骆子阳弄掉了,就像是自己的心意给这个小年轻给践踏了,怒火一发不可收拾。

    他上前,扯住了骆子阳的领口就是往上一提。而骆子阳同样也不甘示弱,拽起了凌二爷的衣领。

    眼下,况好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而周太太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上了个洗手间回来,楼顶上就在上演无间道。

    至于周子墨和谈逸泽,一直都按兵不动,像是正在等待什么好戏。

    旁边顾念兮有些急,想要上前去看苏悠悠到底怎么样了,顺便劝住这两个男子,可她的手却被谈逸泽给拽住了。

    “妈的,我凌二爷的东西也是你这种阿猫阿狗能动的了的?”

    “你还确定,这是你的东西么?”

    果然,男人的吵架除了动嘴皮子的功夫之外,手脚也会相加。

    这两个男人已经不安分的挥舞手脚。

    而苏悠悠看到这,只是说:“够了,别闹了。我没事,我去一趟洗手间!”

    再不走,她怕自己的泪水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掉落。

    转,苏悠悠没有理会后那两头困兽,大步离去。

    “悠悠……”

    凌二爷的眉心皱成了一团,本来握紧的拳头,最终还是收敛住了。

    至于骆子阳,他也不是看不懂现在的形势。

    谈逸泽和周子墨虽然现在保持中立。但一旦凌二爷占下风的话,这两个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弟兄被其他人欺负么?

    所以,在这里动手,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想到这一点,骆子阳原本拽紧了的拳头,也收了回去。

    “老二,被我吃掉的,你找不回来。所以你重新弄一块吧。”周子墨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凌二爷只是狠狠的将手头上最后的一块冰往周子墨那边丢过去:“吃你的!”

    如果苏悠悠的毒能那么轻易的戒掉的话,那当初他也不会走到和苏悠悠结婚的那一步。

    随后,他转道:

    “我去那边抽根烟!”

    一出闹剧,随着凌二爷的这一句话告终……

    ——分割线——

    “明明都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洗手间里,苏悠悠的眼眶红红的。

    其实,刚刚还有泪水来着,不过被她抬手拂去罢了。

    “明明就知道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傻?”她对着镜子里红着眼眶的女人嘟囔着。

    “一切,都会好了!”苏悠悠低头,往自己被烫的发红的手背多冲了一会儿水。

    不过因为刚刚凌二爷处理得当,现在她的手上那片红肿已经好了不少。

    还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现在真的长进了。

    以前就算是被凌父打的个半死,他连去处理都不肯。

    有时候,就那么放任着伤口发炎。

    而现在,她苏悠悠烫伤了。

    他竟然还知道给她的伤口覆冰块……

    想到曾经有一次,凌二爷大半夜的为了给她泡泡面,被水给烫伤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给他处理的。

    估计,是从那个时候学会的吧。

    叹了一口气,苏悠悠将手上的水渍擦干。

    怎么回事?

    为什么最近那些往事都会老是闯进自己的脑子?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要去想了!”

    苏悠悠靠在墙壁上,一个人呢喃着。

    本来狭小的空间里,却不知道为什么会传来这么一个声音:“谁说,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凌二爷的声音?

    可奇怪,这个洗手间里只有她苏悠悠一个人,那男人的声音,是怎么跑进来的?

    苏悠悠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只见从洗手间那扇窗户的外面闪进了一个黑色的影。

    虽然还没有看得清那影的面容,但苏悠悠却还是从这个男人的型看得出,那便是凌二爷……

    只有那个男人,才有如此完美的线条。

    只有那个男人,气质卓然,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的!”

    从窗户跳进来,这男人不要命了?

    这宅子起码五层。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在最顶端的位置。

    要是一个不小心,没准会从这里掉下去,一下子就挂了。

    “苏悠悠,你担心我?”

    要是寻常,苏悠悠这么对着他大吼大叫的话,凌二爷还是多少会甩甩脸色的。

    毕竟,他凌二爷可是天之骄子,什么人和他说话,哪一个不是阿谀奉承的?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对他大呼小叫的人?

    可这一次,凌二爷却表现的兴奋异常。

    听到苏小妞说的这一句话之后,凌二爷高兴的就像是个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冲上前拽住了苏悠悠的肩膀。

    一苏杭黑眸,晶晶亮的。

    连天空中璀璨的繁星,都无法比及。

    “苏悠悠,快跟我说,你担心我!”说她还担心他,说她还在乎他,这样他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我不是担心你。”

    “苏悠悠你骗人!”

    要不是担心他的话,她苏悠悠会费这么大的力气和他对骂么?

    “是,你说对了,我是担心你!”苏悠悠的这一句话,让凌二爷感觉到自己迎来了曙光。可接下来苏悠悠说出的另一句话,却让凌二爷的眼眸在一瞬间彻底的黯淡:“我担心的,是你凌二爷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凌家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给告上法庭。想你们的大户人家,我苏悠悠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看到男人的眼眸没有一丝光亮,苏悠悠强忍着心里的酸涩,别开了脸。

    “只是这样么……”

    男人的声音,嘶哑的不像是他。

    “就是这样,不然你还以为能怎么样?”

    说完这一句话,苏悠悠挣脱了男人的攫制:“我要上去了,二狗子应该在等我!”

    “你真的和他在一起?”后,男人的嗓音还是那么的哑。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还有假?你,也结婚吧。找个门当户对的姑娘,我想你妈应该会很高兴。”

    说完这一句话,苏悠悠推开洗手间的大门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男人,则呢喃着那一句:“门当户对……”

    ——分割线——

    苏悠悠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刚刚那个在洗手间里和自己说话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烧烤架旁边。估计,又是从窗户那一块走的。

    本来想和他说这样很危险的,但想到刚刚的那些,苏悠悠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安静的落在在骆子阳的边,他将烤熟的丸子也放到了苏悠悠的面前。

    “吃点吧,你今晚上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骆子阳将男友的这个角色演绎的酣畅淋漓。

    只是他的背后,总有那么几道冷冷的视线。

    “你也吃,工作一天了,你不也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么?”苏悠悠说着,将自己的丸子分了几个给骆子阳。

    这一幕,让周围的唏嘘声又响起。

    “嗯!”骆子阳很开心,最起码苏悠悠已经注意到今天他没有吃什么东西,把好吃的留给自己一些。

    吃着丸子的他,心里甜滋滋的。

    之后,他们几个都自顾自的烤着,除了凌二爷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

    其实,这过程中周子墨还想给凌二爷创造点什么机会的。

    可无奈,刚刚见到了他们跋扈相向的那一幕,周子墨再怎么犯二也知道,今天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

    等到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挥手告别。

    骆子阳和苏悠悠先行开车离开。

    而凌二爷急着要开车追出去,看看苏悠悠到底被骆子阳给藏在什么地方,却一个猛踩油门,直接将车子撞在了周家大宅前面的大树上。

    树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凌二爷那辆包的宝马车凹陷了一大块,很明显的接近报废。

    周先生本来想要挽着周太太回家好好的亲一番的,可听到了这么一声巨响出门一瞅。

    好家伙!

    女人追不成,大树给抱上了。

    看着凌二爷车头凹陷下去的地方,周先生的嘴角猛抽。

    “谈大哥他们也喝了酒,二哥看样子不行,要不老公你送他们回去?”凌二爷的那辆车子估计是报废了,周太太便劝周先生。

    “不送。”周先生大手一摆,表示这不可能。

    “真的不送?”

    “不送!”他们有手有脚,走回去也行。他周子墨现在很忙,看老婆带孩子。

    “好,你不送我去送。不过咱们说好,你这一个月也别想上我的!”周太太发表了最后的声明,一边已经拿好了车钥匙,准备走出去。

    “别啊老婆,这么大晚上的你放我和儿子两个大老爷们在家能做什么?”周太太要走,周先生急了。

    “能做什么?反正我老公不懂得人世故,只能由我来。”周太太的话酸不溜秋。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送行了吧!”说着,周先生很委屈的从周太太的手上拿过钥匙。

    “乖乖把他们送回去,明天就回到上睡觉!”看着周先生那副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周太太在心里不止一次暗骂周先生其实是在装可怜。可最终,她还是对抗不了周先生那双可怜巴巴的黑眸子,放软了话。

    而这话周先生一放进耳里,立马来了精神。

    原本还垂头丧气,如同丧家之犬,现在已经是斗志昂扬了。

    在周太太的脸上亲了一口,周先生说:“遵命我的周太太,我立马将他们平平安安的给送回家,回来再好好的伺候你!”

    周太太说让他回到上去睡觉,还不是说给他开荤了?

    耶耶耶!

    他都好几天没有抱一抱周太太那软乎乎的小段了,现在别提他的兄弟多想念周太太了。

    待会儿回家,他一定要将这几天积压下来的火气,好好的招呼一下周太太。

    也让周太太明白,他这段时间没有偷腥的事实。

    想到这,周先生浑都是干劲。

    不由分说的将还准备将自己那辆破铜烂铁给开会去的凌二到自己的车上,再将谈老大他们给塞到后座上,周先生开车大摇大摆的上路了。

    不过这会儿周先生貌似忘记了,其实自己刚刚趁着周太太不在,悄悄的喝了一罐啤酒的事实……

    ——分割线——

    “谈老大,小嫂子要是困的话让她先躺一会儿,我们很快就到了。”车上了公路,周先生说。

    “不用,她是有些晕车。”顾念兮从上车开始,就一直靠在谈逸泽的怀中。周先生见了,还以为她是想要睡觉。

    殊不知,其实顾念兮是晕车。

    顾念兮的晕车况其实还算比较严重的。

    一般太过摇晃了,她就晕死晕活的。特别是怀孕的时候,只要一坐车就吐,从上车的地方吐到下车的地方。

    索,谈逸泽开车不错。

    有时候考虑到顾念兮坐在边,也会将速度放得更慢。

    不过今天不行。

    晚上因为烧烤吃多了,他有些口渴,喝了许多的啤酒。

    而周子墨,谈逸泽看过他只喝了一点,所以才放心将车子交给他开。

    可周先生对于新上手的车子,控制的不是那么好,一直左右摇摆着,弄得顾念兮晕的迷迷糊糊的。

    “小嫂子晕车?”对此,周先生表示很吃惊。“不对啊,我们以前不是去过小五那边,那时候嫂子不也是坐车过去的么?”

    周先生觉得,谈老大这该不会是因为看他长的比他帅,怕小嫂子的魂被他给勾走了。所以故意讹他的吧?

    无疑,周先生很自恋。

    可谈逸泽压根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有他谈逸泽在,这周子墨能入得了顾念兮的眼么?

    就算能,他也第一时间将周子墨给灭了!

    “你也不看看,那是谁开的车!”谈逸泽没想要和这个弱智继续辩解,直接甩下这么一句话。

    再说了,就算顾念兮坐他的车还会晕,谈逸泽也会想方设法将她给锻炼的不会。

    他谈逸泽就是这样一个人。

    只要是他喜欢的人,不管什么事他都希望她能和他在一起。

    周先生听着霸气侧脸的谈参谋长的话,撇撇嘴。

    聪明如周先生,当然知道这谈老大的意思是他的车技比他周子墨好。

    周先生,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还真的不得不承认,他们几个人的车技就属他有些烂。

    也不是说他开车就会撞车,是他一开起来就没个轻重,容易颠簸。

    以前周太太坐他的车的时候,也晕的个七荤八素的。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况才稍稍好点。

    被谈老大奚落了一番,周先生很无奈。

    不过他识相了一点,不再开口唧唧歪歪,而是专心的开车,尽量的让车子摇晃的不是那么厉害。

    免得待会儿小嫂子要是难受了,这谈老大又要跟他没完没了了。

    “兮兮,还难受么?”周子墨认真开的时候,比之前的颠簸好了不少。

    “还可以。”

    “乖,稍稍忍一下,以后我尽量都不喝酒。”刚刚没想到这个,不然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将顾念兮搂得更紧一点,谈逸泽尽量不让她的脑袋晃到。

    周大爷的开车法,还真的让人不得不佩服。

    估计,他是将这车当成了警车开。

    连红灯亮起都没有意识到,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其实周子墨的想法很简单。

    那就是,小嫂子现在很不舒服,他还是尽快送他们回去的好。车子一会儿听一会儿走的,听周太太说这是最难受的。所以周先生想要尽量的避免这一点。

    再说了,就算用谈老大的车子闯红灯被扣几百块的,他相信谈老大也不会介意的。

    因为他知道,对于谈老大来说,没有什么比小嫂子的体更重要的。

    可很不巧的是,今天正好碰到交警设卡巡逻了。

    周子墨闯了红灯过来,交警同志自然而然的看在眼里,将他们几个给拦了下来。

    “先生,麻烦你下来接受一下酒精测试。”

    因为这一辆车上,总共有两个人喝的有些高。所以,交警同志一上前,就闻到从车上传来的浓烈酒气。

    特别是副驾驶座的凌二爷,此刻已经醉的一塌糊涂。

    不然刚刚的他为什么会将自己那辆包的宝马开着去撞树?

    因为车上酒气比较重,所以交警自然而然的要检查周子墨的。

    可周先生这会儿觉得自己无辜了。

    他不过是趁着周太太去上洗手间的功夫喝了一瓶,怎么现在要接受检查。

    而且周先生也知道,这一调查肯定是什么证件之类的都要送齐。

    可谈老大今天开的车是他老子的,他周先生刚刚因为是被周太太强行弄出来送他们的,自然也没有带驾驶执照。

    要是这么一被拦截下来的话,估计一下车,待会又要浪费一大堆的时间。

    再说了,车子后面小嫂子一张脸白的跟唱戏似的。

    要是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先将他们都给送回家去。

    所以周子墨和他们说:“先让我送几个朋友回家吧。待会儿回来再过来接受处理行不?”

    “不行,你这样的人我是见多了。想趁我们给你方便的时候溜走,以此来逃脱法律的制裁!”

    这交警同志似乎是老手,朝着周子墨大声的嚷嚷着。

    这架势,估计以前被讹过的次数不少。

    “你这人怎么这样,老子都说了待会儿开过来让你们处理。跟老子玩摆谱,你是他妈的活腻了吧!”

    周子墨恼了。

    向来在警局也只有他大爷的们,现在为了将这几个人送回去,他第一次低三下四的说这些话,没想到这牛掰的倒是和他叫嚷起来了!

    “哟,竟然敢在你爷爷面前摆谱。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交警同志似乎对周子墨的这个语气很不满,这会儿竟然将头伸进了车内,唧唧歪歪的。

    周子墨气一来,拉了拉袖子就准备和他大打出手。

    好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开口呵斥住了他:“老三,住手!”

    “谈老大你没有看见他欺人太甚么?这样的人要是不好好的收拾一下,不知道我们的市民要受多少的委屈。”

    周子墨虽然有着痞子的格,但在他所的警察事业上,他是百分百的忱。

    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狐假虎威,想要作威作福的人。

    而今天这一位交警同志,貌似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

    “算了,是我们开车闯红灯犯错在前,你先下车看看况,待会儿有什么事再说。”谈逸泽的黑眸闪了闪。

    其实,像是这样狐假虎威的人,谈逸泽见多了。

    他知道,越是和这样的人较劲,越是没完没了。

    不如按照他所说的做,也省得大家浪费时间。

    听着谈老大的一番话,周子墨最终还是下了车。

    “要早先按照我说的做,该多好!”交警同志看到周子墨按照自己说的下了车,心里头不知道有多爽。

    “你妈的,给老子闭上嘴,要什么检查就快点,老子还赶时间。要不是谈老大给你说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唧唧歪歪的么?”周子墨今晚是给了面子,才不打他的。

    不过他给的可不是这名狐假虎威的交警同志的面子,而是谈老大的面子。

    而这个白目的,竟然还洋洋自喜?

    “哟,口出狂言!”

    或许是不喜欢周子墨的狂妄,这会儿他还真的跟他较上劲了。

    可他却不知道,这个世界生来就是有那么一类人,他们真的有着狂妄的资本。

    就像是这一车子的人,谈逸泽,凌二爷,以及他们之中最柔弱的顾念兮。哪一个,没有傲的资本?

    只是他们现在,不想闹事罢了。

    周子墨生平第一次他妈的觉得受委屈,做了酒精吹起测试还不够,还怀疑他是故意不吹气,所以酒精测试仪才没有多大的显示,又让他抽了血。

    等到血液检查也正常之后,交警同志又不干,硬是让周子墨出示相关证件。

    “我的证件都放在家里!”

    “那车证!”

    “车证也没有带在上!”

    车证还是谈老大他爸的。

    今晚他估计是为了不要太招摇,所以没有开他的白牌车。

    要不然,阎王爷见了他的车都要绕道。

    “车证也没有带在上,你的借口还真他妈的多。”上上下下的扫了一眼周子墨之后,交警同志只是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估计,是城东的哪个小混混,招摇撞骗的次数多了,所以他见了也有些熟。

    因为周先生刚刚是临时被周太太喊出来送他们几个走的,所以他的上也只是非常普通的居家服。

    头发也因为刚刚洗过,呈现自然蓬松状态。

    这样的周子墨,除了给人更加狂野的感觉之外,一点也和电视上那个一警服,英姿人的周警官搭上边。

    而小交警自然也没有想到这便是前段时间在电视上出现过的,这个城市的刑警代表,更是让他当成了偶像一样的周子墨。

    若是他知道,估计也不会用漫不经心的语调和周子墨说了这样一番话:

    “既然是这样,那就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局,还有这辆车子现在也一并拖走!”

    “什么意思!”

    周子墨恼了。

    这他妈的,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车子都拖走,那他怎么将谈老大他们送回家?

    “就是怀疑你非法盗窃他人车辆,还无证驾驶!”说着,交警同志已经噼里啪啦的指挥着人员将他们的那辆车给拖走。

    至于谈老大和小嫂子,还有喝的醉醺醺的凌二爷,此刻已经被遣送下车。

    “你他妈的,你知道我是谁么?我都说我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你怎么还能将我的车给拖走!”周子墨急了。

    “你就算是天王老子,现在也得跟我走一趟!”交警同志幸灾乐祸。

    他今天就是看这一群人不顺眼。

    大半夜的都喝的浑是酒味。

    特别是边上站着的那个女人,一直都窝在男人的怀中。

    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不过一看就是出来卖的!

    一女还要伺候着这么多男人?

    不三不四!

    “你……”

    周子墨恼了开始挽起袖子,准备上前大打出手。

    可这会儿,谈逸泽还是呵斥住了他:“老三!”

    “谈老大,你不觉得他们欺人太甚了么?”

    周先生表示很委屈。

    “算了,走一趟就走一趟了,待会儿让家里给我们将证件给送过来就是了。”至于顾念兮,下车之后脸色还不是很好,现在要给她弄杯温水喝才行。

    想到这,谈逸泽又将顾念兮纳在怀中紧了紧。

    秋天的夜晚有点凉。

    谈逸泽是在这地从小长到大的倒也觉得没有什么,不过顾念兮有些受不了。

    谈逸泽已经将外披在她的上,只是她的脸白的有些吓人。

    “兮兮,你没事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不用,我跟着你们!”

    她以为,这是要被带回交警大队了。

    凌二爷喝的醉醺醺的,只知道现在要跟着大队人马走。

    周子墨虽然恼了,不过因为谈老大不让他打人,他知道谈老大的话都有他的道理,所以都给忍着。

    一行人,已经决定听从他们的话回警局。

    却不想,刚刚那名交警同志的手机响了。

    “抓到人?”

    “是,刚刚是抓了几个,认错态度极其恶劣。”那人说着,还扫了他们快要上了警车的几人一眼。

    “现在让他们过去?”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那名交警同志走了过来。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准备上警车的一行人又被他留给拦住了。

    “你还想怎么样?我们都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听这话,周子墨不给面的回驳。

    “是这样的,我们局长想见你们几位,就在街对面的酒楼里。”交警同志的大半张脸都被挡在他的帽檐下,看不出他的表

    “酒楼?不是要去警局么?现在又为什么要去酒楼?”周子墨反映不过来,反问。

    “去那边,就可以不用去警局,你们何乐而不为?”说这话的时候,那交警同志的表有些奇怪。

    特别是看向现在钻在谈逸泽怀中的顾念兮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带着很怪的味道,让顾念兮感觉不是很好,往谈逸泽的怀中钻了钻。

    谈逸泽感觉到她的举动,还以为她是冷了,连忙将她上的衣服给拉的紧了点。

    “怪了,说去警局也是你说的,现在说不去也是你说的,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周子墨向来不好糊弄。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

    “老三,我们就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谈逸泽扫了那名交警一眼,眼神古怪!

    “……”

    周子墨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听从了谈老大的话,收起了手,跟在他们的后。

    于是,在那名交警的引导下,他们一行人跟着走了。

    路上,谈逸泽还对周子墨说:“老三,你的监控摄像头带了吗?”

    “外是前天晚上出任务的时候穿的,周太太应该还没有给我洗,应该还放在里面,我找找。”

    “找到了!不过谈老大,这是要做什么?”周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玩意。这个东西可是当初玩范老爷子的时候用的。

    “你打开它,别在外上,待会儿不要乱说话。”谈逸泽用着两人听到的音量和他说。

    “我知道了,不过谈老大你的意思是,这里面另有隐?”周先生的黑眸子忽明忽暗的,一遇到这类的事,他也极为血。

    反贪污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放弃了那么多的晋升机会,就要赖在这城市当一名专门负责经济刑事案件的警察。

    “这事是前一段时间听说的,据说这一片的局长受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咱正好趁今天,好好的核实一下,也算是为老百姓做一件好事。”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眼神也呈现出一种和周子墨类似的血。

    “那好,我取证,你负责沟通。证据交上去,我会跟进。”这么一句话,已经决定了后面的走势。这显然,他们这样的合作已经不是第一次。

    “好的。不过你待会儿要看着点凌二,别让他乱来。”要是他酒醒,估计他也喜欢这类的。

    想当年他们当初一起合作,不知道打击了多少这类的贪污案件。

    “好!”

    ——分割线——

    一番议论之后,他们一行人已经到了交警同志说的酒楼。

    好家伙!

    说是酒楼,这不是本市的五星级酒店么?

    谈逸泽和周子墨对视,这更有戏了。

    周子墨用凌二的子做遮掩,让上的摄影头,故意对准了这进去的标志照了一下。

    之后,才跟着七拐八拐的,到了这里头的包厢。

    一推门,又是吃惊不少。

    这餐桌上,燕窝鱼翅鲍鱼还真不少。

    一桌子虽然吃的差不多了,这菜还剩的不少。

    酒,也多的。

    见到这会儿门被打开了,除了他们几个人,还有走在前方,已经换下了工作服的交警同志之后,最里端的那个胖子发话了:“哟,就是这几位吧?”

    “是,就是他们几个。”有人回答。

    “好,让他们过来吧。”

    说着,他们几个又被带上前。

    “去里面蹲着个十天半个月的不是很好受吧?这样吧,我给你们开个后门,要是把我们今晚的这桌的账给结了,今晚的事我可以让他们都当成没有发生过。”这听着圆滚滚的肚皮的人说的轻车熟路。

    末了,还将猥琐的眼神往顾念兮上刮了刮!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_→

    < ref="p://.nsn." re="_bln.nsn.为你提供精彩言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