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四个男人找上门!

    最快更新!

    “谈老大,我今晚还找了墨老三跟我们一块儿过去。整人这事,墨老三这家伙比较在行。”谈逸泽才下班来到医院接顾念兮回家,没有走进苏小妞的病房前,正好撞见了也一并到医院来,不过是来照顾苏悠悠的凌二爷。

    此时,凌二爷刚从市场回来。

    不过他手上提着的那堆东西,倒是让人吃惊了一把。

    此时凌二爷的手上,左手拿着一直剥光了毛的鸡,右手上还有一大堆的蔬果。看样子,他是准备给苏小妞熬几天了。

    这家务活,其实谈逸泽也干过,也为顾念兮熬过许多的汤。

    可他,还真的没有见到过凌二爷也弄成这么副德行。

    怎么说来着,这凌二爷向来是凌家的小少爷,从小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什么时候见到过人家凌二爷这幅家庭妇男的形象?

    估计连凌老爷子见到现在凌二爷的这个德行的话,都要吓死了。

    这凌二爷从小就一顿饭都没煮过,他能分得清盐和糖么?

    不只是凌老爷子会这么担心,事实上当看到凌二爷这一手的食材的时候,谈逸泽也有些担心。

    这凌二爷向来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似的,他煮的东西能吃么?

    “怎么了谈老大,有什么问题么?”见谈逸泽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凌二爷问道。

    事实上,凌二爷心里也清楚,谈老大为什么会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还不是,就他凌二爷手上这一大堆从来都没有在他便看到过的东西么?

    其实两天之前,凌二爷做这些的时候,也被这医院大大小小的护士参观过,甚至连这军区医院的院长老胡也借着给苏小妞检查体的借口,偷偷的到他们的病房里看了他这一行头。

    那仗势,好像他凌二爷下厨,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稀奇似的。

    每天,都有成批的人医护人员往苏小妞的病房里围观。

    刚开始的时候,他凌二爷是还会那么害羞一下,然后将满个病房门口围观的人群给驱散。

    可渐渐的,被围观也是一种习惯。

    凌二爷也逐渐的习惯了在所有人的围观之下,穿上了围裙在苏悠悠的病房里下厨的感觉。

    这段时间,可是将他凌二爷的脸皮厚度给提高了不止几个档次那么高。

    所以就算现在被谈逸泽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像是要探究点什么出来,他也没有什么感觉。

    “没啥问题,就是感觉你好像变种了!”从一个爷,变成了一个佣人!

    不得不承认,这谈参谋长说话确实够犀利的。

    别人都只敢在心里想,但谈逸泽却是直接说出口。

    “也没有变到什么地方去,就是想要给苏小妞弄点有营养的东西吃。在外面买的那些汤,我怕不干净,也没有营养。家里带过来吧,又觉得肯定没有我这现煮的好吃。”凌二爷现在什么都没有,就脸皮厚的跟城墙有的一拼。

    现在,竟然还在人家谈老大面前得瑟起来。

    弄得,谈逸泽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今晚,务必要让那人说粗话那个幕后指使的。”

    谈逸泽用这么一句话作为结尾,结束了本次他看不下去凌二爷得瑟的对话。

    事实上,那天帮他们抓住了那个肇事嫌疑犯的人,就是谈逸泽的表叔,谈妙文。

    不过这一点,到现在谈逸泽都没有和凌二爷说。

    因为他知道,谈妙文压根就不想要那么多人知道他的份。

    所以,就算凌二爷怎么拐着弯的想要从他的嘴里出点什么东西,谈逸泽绝口不提。

    最终,凌二爷也放弃了想要从谈逸泽口中弄出点关于这个奇怪声音的主人的想法。

    因为凌二爷太过于清楚他们谈老大的脾气了。

    他不想说的事,你就算撬他的嘴,也是说不出什么东西的。

    所以,他们的重点都放在了折磨那个肇事者上面。

    不过这人的嘴巴,也相当的严实。

    那天晚上都被他们弄成了个半残,还是决口不肯提关于那场事故的事

    只是多多少少提到了,有人想要花钱雇佣他,是想要买了苏小妞的命。

    这一点,让凌二爷心寒不已。

    现在,他的心里也有了底。

    之所以留着这人一条小命,就是想要摸出想要害死小妞那人的证据。

    对于凌二爷而言,想要谋害了苏小妞的人,一天不出,他是不会安心的。

    至于谈逸泽,在知道了这个人是针对苏小妞来的,倒是松了一口气。

    最起码,他的心肝顾念兮,还是安全的。

    不过既然这事害的顾念兮差一点没命,他折腾到了一半,断然是不会撒手不管的。

    所以他也决定,要联合凌二爷,将幕后的人都给揪出来!

    要知道,这顾念兮和苏悠悠的感,那是比他们哥们穿同一条开裆裤还要铁的。

    依照这顾念兮的脾气,断然是不可能会不和苏小妞见面的。就算明着告诉她,有危险。她也断然不会抛下苏小妞不管的。

    所以,类似苏小妞碰上危险,连带着顾念兮也撞上,这样的事也不是说不可能了。

    这便是谈逸泽这一次决定帮助凌二爷斩妖除魔的根本原因。

    他,要给顾念兮一个安安全全的环境!

    不过那个人,他们怎么折腾都不肯直接说出那个指使人是谁,这一点确实有些棘手。

    所以凌二爷今天搬出了整死人不偿命的周子墨。

    这一点,谈逸泽是赞同的。

    “好久都没有见到老三了。”

    谈逸泽说。

    “听说,孩子都会爬了。”是的,墨老三最近光顾着和他们家会和他霸占周太太的小娃斗智斗勇了。

    所以近期才都没有出现。

    虽然知道墨老三现在有妻有儿,忙的不亦乐乎。

    为兄弟,是不该在这么幸福的时候打扰到他的。

    可没有办法,对付这个嘴硬的人,也就只有吊儿郎当的周子墨有办法了。

    经过这一阵协议之后,两人大步朝着苏小妞的病房里走去。

    不过进入这病房之后,两人都识相的将刚刚谈论的那些事都给隐瞒好。

    “老公,你下班了?”见到自家的老公下班回家,顾念兮的脚上虽然有伤,都不忘上去黏糊一把。

    “当心点,脚都还没有好呢!”谈逸泽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谁都看得出他对于顾念兮能这么和自己亲,是相当高兴的。

    这不这男人的嘴角都快要翘上天了。

    这是,这小两口的惯例。

    现在在谈家大宅里,所有的人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对于苏小妞来说,这还是头一遭。

    见到这小两口粘乎的那个劲,她的浑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

    “行了行了,我的鸡皮疙瘩都一了。”苏悠悠不满的嘟囔着。“你们要亲,就回家去亲。”

    “苏悠悠,你这是妒忌!”顾念兮靠在老公的边,得瑟。

    “是,我是妒忌。所以,你们要亲还是回家去,不要在姐姐的病房里煞风景。”苏悠悠嘟囔着。

    而这话,让谈逸泽有些不满。

    他老婆也只有在他下班的时候会这么的迎接他,他谈逸泽一天也只有这么一次享受的机会。那容得到苏小妞来这里唧唧歪歪的?

    要是,她这话打击了顾念兮对他谈逸泽的积极,以后都不这么的迎接他下班,那还得了?

    想到这,谈大爷很不给面的开了口:“你要是想要亲,也不是不可以。你瞅瞅,你边不是有一个?”

    说到底,谈逸泽还是站在凌二爷的这一边。

    要是其他人,敢这么对苏小妞说凌二爷的好话,苏小妞估计立马就炮轰了回去。

    可无奈,现在在她的面前说着人家凌二爷的好话的人,是谈参谋长。

    这苏小妞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一张扑克脸的谈逸泽面前大放其词。

    看着苏小妞那副憋屈的样子,凌二爷有些心疼:“小嫂子,要不你和谈老大今晚都在这里吃饭吧。”

    凌二爷果然是懂得迂回的人。

    说的好听点,他是在邀请谈逸泽和顾念兮留下来吃饭。

    但说的不好听点,他这是变相的在请顾念兮和谈逸泽回家。

    听这话,顾念兮在心里暗骂凌二爷这只老狐狸。

    不过考虑到现在苏悠悠确实需要吃饭和休息,顾念兮只能拽着谈逸泽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回家去吃饭就行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苏悠悠的话,顾念兮还真的想要留下来。看一看,这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凌二爷,到底是怎么做饭,怎么烧菜的。

    “其实,我是不介意在医院吃饭的。”就在顾念兮说完这一句话“六夜言”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时候,她边的谈参谋长就这么开口道。

    不愧是谈逸泽,一句话憋的在场的其他两个人一整张脸都扭曲了。

    顾念兮这会儿,还真的不得不佩服谈逸泽的能耐。

    他这一句话,摆明了就是说,他想要看着凌二爷煮饭的样子。

    这话,让凌二爷不满,苏小妞不乐意了,可偏偏这两个人怎么也都不敢说出一个“不”字。

    这,就是气场!

    属于谈逸泽的强大气场!

    “老公,还是等下一次吧。你忘了,咱们宝宝还在家等着咱们两人回去呢!”顾念兮浅笑盈盈的对谈逸泽说。

    可背地里,小手却是悄悄的掐了谈逸泽那有些戳都戳不进去的腰

    她的意思,谈逸泽其实也看得穿:就算不想要给凌二爷面子,也要给苏小妞面子!你看,她现在还是病患呢!

    对于顾念兮的话,谈逸泽向来都是会听的。

    虽然,他还真的有那么点想要留下来,看凌二爷做饭,看他出丑的样子,但最终他还是大手一摆,道:“那算了。还是回家看孩子去吧!”

    说完了这句话,谈某人便环着顾念兮的肩头,大步朝着病房的门口走去。

    而凌二爷在这一刻,也赶紧放下了手头上的东西,上前送客:“那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烧一桌子的菜给谈老大和小嫂子。”

    凌二爷说的好听,其实不过就是想要送走他们么?

    而且,对于一个大半辈子都不曾下过厨房的男人来说,这凌二爷煮的饭菜能不能吃,都还是个问题。

    这话,顾念兮在心里嘀咕着。

    不过谈逸泽可没有顾念兮这么的给凌二爷面子,他当即甩下了这么一句:“希望苏小妞不要被你的饭菜给弄得吐了就行。”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谈逸泽便带着顾念兮大摇大摆的走了。

    至于凌二爷,被谈老大那么毫不留的批评之后,只能灰溜溜的回到了苏小妞的病房去了。

    送走了这两尊大神,回到苏小妞的病房里已经累的一整个额头都是汗……

    ——分割线——

    “为什么走的那么急,难道你不想看看凌二会作出什么菜来么?”带着顾念兮走出去的时候,谈逸泽揽着她的腰,让她体的大部分重量都落在自己的上。免得牵扯到膝盖上的伤口。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是用疑问句。

    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因为他知道,他这小妻也不是什么好鸟!

    咳咳咳……

    不,说错了。

    是也不是什么善类。

    果然,不出谈逸泽的预料,顾念兮的眉心纠结了好一会儿,就道:

    “想看是想看……”

    看吧,一对邪恶的贼公婆!

    这苏悠悠,没有看错人。

    “那要不我们回去?”

    谈逸泽很“好心”的建议着。

    其实,他就是好奇这凌二爷到底会弄出个什么东西来。

    “我觉得,现在回去也不晚。”

    “老公,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吃凌二爷煮的东西吧?难道你认为,那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煮出来会是什么能吃的东西?”顾念兮可不想害苦了自己的胃。

    “也对。算了,这难吃的东西就让给苏小妞尽享用,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东西。”今儿个难得两人饭点了还在外面,谈逸泽如此建议着。

    特别是,现在顾念兮因为还在吃消炎药的关系,都不用给儿子喂

    “好啊,不过老公,我要吃很贵很贵的东西!”其实,她就是想要看一看谈逸泽舍不舍得为她花钱。

    要是谈逸泽真的带着她去吃什么贵的东西的话,她也不见得会吃。

    “想吃什么尽管说好了。你给我的那些零花钱,就给儿子买了玩具。其他的,都还存着。”

    谈逸泽就是这样,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部队和家里头两边跑。

    再说了,他也不用想寻常人那样要出去买香烟。部队都会有特供烟,再说了,谈逸泽的烟瘾其实不大。

    有时候,两三天都不见得抽上一根。

    衣服什么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除了两家居服之外,谈逸泽都是穿军装。

    应酬什么的,自从娶了顾念兮之后,谈逸泽一般都不参加了。

    存下来的钱,他除了给儿子买玩具,就想要给顾念兮买好吃的,还有漂亮的衣服。

    按照苏悠悠来说,谈逸泽就是现在绝无仅有的十二孝好男人。

    “……”

    就这样,这小两口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医院。

    然而这个时候凌二爷的这边,却已经是忙的火朝天。

    说实话,凌二爷确实没有下过厨房。

    不过在苏悠悠住院的这段时间,他也开始对这些东西熟练了起来。除了,摘菜的时候还是会摘得像是菜叶被拿着搓衣板蹂躏过一遍似的,除了切菜切的时候,就像是杀人放火一样的惊悚恐怖之外,其他的还好。

    至于盐和糖,凌二爷倒不会认错。

    因为从家里带来这两样东西的时候,他就让管家在上面标注了标签。这样,他就算想要放错,也难。

    看着男人在病房的另一个角落里忙活的团团转的样子,苏悠悠的眼神有些黯淡。

    如果,这一幕是发生在他们还没有离婚之前,那该有多好?

    可和凌二爷面对面的时候,苏悠悠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感伤。

    你看,这男人要是不折腾出什么动静,就好像不是他凌二爷似的。

    这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那么大的一把钢刀,就在厨房里跺鸡。苏悠悠有些好奇这男人到底在做什么事,便悄悄下了上去看。

    谁知道,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妹的,人家熬鸡汤不是整个鸡都给弄进去的么?

    可凌二爷这是在做什么?

    他把鸡给分尸了!

    当然,要是切掉一个头还好,可关键是凌二爷连这鸡的翅膀和鸡腿,都给拆掉了。

    “你……这是做什么?”苏悠悠对于这很血腥,很暴力的一幕,有些咋舌。

    “哟,你怎么下了?快去上躺着。”凌二爷这会儿才注意到站在自己后的苏悠悠。

    看着那单薄的接近风筝的苏悠悠,凌二爷的心里闷闷的。

    “我这都躺了几天了,让我下活动活动不好么?”

    “行行行,不过你要是有哪个地方不舒服,要先告诉我。”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对着苏小妞那个挤眉弄眼的模样,就像是一只在撒的萨摩。

    现在只要苏小妞能对他说一句话,凌二爷都像是这样感恩戴德。

    “不用了,我真的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对了,你这是要做什么?”鉴于前几天在这里时不时吃了凌二爷放多了盐的东西,苏悠悠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来。

    即便,她不是那么喜欢厨房这个地方。

    “我要给你煮鸡汤。”凌二爷被苏小妞又绕回到这个问题上,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脑袋。

    “鸡汤?那这个是……”苏悠悠指着凌二爷切开了的鸡翅和鸡腿。

    “那个……其实我不是喜欢这几个部位,所以……”凌二爷指了指垃圾桶。

    得!

    这凌二爷不喜欢的东西,要丢垃圾桶了。

    可问题是,一只鸡上最好吃的部分是在什么地方?

    还不就是这鸡翅和鸡腿?

    可这凌二爷倒好一句不喜欢,估摸着是真的要将它们给丢了。

    “败家子!”苏悠悠在心里暗骂一声,便径自推开了凌二爷。“你到边上去,我来弄就好了。”

    其实大部分的事,刚刚凌二爷已经做好了。像是摘菜洗菜这类的事,都好了。

    而且凌二爷洗的菜,还算是比较放心的。

    估计,他是将菜都当成衣服揉,正面搓完了还担心背面搓不干净。两面搓完之后,这菜叶的汁都被挤出来了,能不干净么?

    鉴于其他事都被凌二爷给做完了,苏悠悠只剩下将现在的这些食材都给放到锅里去,然后调调味。

    而时隔大半年,凌二爷再度见到站在边上给自己煮饭烧菜的苏悠悠,感慨万千。

    想当初,他们新婚的时候,每天苏悠悠站在厨房里的时候,凌二爷都会像是个愣头青一样,跑到厨房里颠的跟在她的股后面转。

    那个时候,他觉得上为了自己穿上围裙的苏小妞,真的美的艳压四方。那个时候的苏小妞,似乎也非常喜欢自己跟在她的后在厨房里打打下手什么的。

    虽然他做的有些笨拙,做出来的事偶尔还会被苏小妞骂。

    但即便是这样,凌二爷不傻,还是从苏小妞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可以看得出,她也很开心。

    可后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不敢去厨房跟在苏小妞的边呢?

    对了,是母亲。

    那一天,凌二爷照常下班了就往厨房跑。因为他知道,媳妇下了班就在那厨房里。可一进厨房的时候,凌二爷便看到跟着苏小妞站在厨房里的凌母。

    当时,凌母的脸上还带着笑意。

    凌二爷,自然也想不到其他。

    只是等母亲走出病房之后,苏小妞便强硬的将他给推出了厨房去了。

    当时凌二爷还以为苏小妞是吃了什么撮要。而且接下来一连几天,只要他以跟着苏小妞走进厨房,苏小妞就板着一张脸对着他。

    后来的后来,凌二爷就不再跟颠的跟着苏小妞进厨房了。生怕,再度惹她生气。

    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凌二爷才发现,当时苏小妞之所以会那么做,估摸着是他妈和她说了些什么吧?

    只是,都怪他凌二爷笨。

    一直都没有看得出,他妈和苏小妞一直都不对盘。

    若不是后来爆出凌母打了苏小妞,还有那些视频,凌二爷还真的不知道,母亲竟然会对苏小妞作出了那么多可怕的事……

    一想到这些,凌二爷便越觉得愧对苏小妞。

    有那么一瞬间,男人的眼眶微红,在看到正在煮鸡汤的苏小妞的背影的时候。

    那一刻,凌二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汹涌澎湃,大步上前,将苏小妞给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分割线——

    顾念兮和谈逸泽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

    这会儿,儿子已经在谈老爷子边的小睡着了,还打着小呼噜。

    说起来,也真是怪。

    本来只要喝牛,就会哭闹的小家伙,在这次顾念兮受伤之后,竟然安分了下来。就算喝牛,也不会哭,只会皱着眉头瞪着大人看。

    再者,这两天他也非常识相的不敢去粘着顾念兮。

    小两口吃完了饭,本来是打算去看一场电影的。不过后来谈逸泽接了一电话,便说自己还有点事,要出去。

    但他,还是坚持着将顾念兮亲自送回家。

    顾念兮一到家,先是去看了儿子。

    小家伙还是改不了踢被子的毛病,顾念兮一进门就看到他在乱蹬被子。

    “爷爷,今天辛苦了。”看着这会儿还守在儿子边,时不时的帮着儿子盖被子的谈老爷子,顾念兮发自内心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说什么话呢?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辛苦的?再说了,这是我的小金孙孙,照顾他也是我的本职。”谈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还轻拍着睡梦中的小金孙。

    “对了兮兮,你的脚怎么样了?老胡今天打电话过来说,让你千万不要吃牛那类的。”

    “爷爷放心,我没吃那东西。”

    “对了,小泽不是回来了么?我怎么没有看到他过来看儿子?”谈逸泽虽然不大喜欢这儿子和自己一起霸占顾念兮的可恶行径,但这孩子毕竟是他的亲骨,他哪里会不喜欢?

    每天下班回来,都要过来瞅瞅儿子的人,今儿个怎么不见人影?

    “不知道,刚刚吃完饭他本来是说要去看电影的。不过后来接了一通电话,是有急事就把我给带回来了。估计,刚刚已经走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正拿着干净的手帕,给儿子擦擦小嘴。

    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谈老爷子的眸子里一串暗涌流过。

    不过这样的眼神,很快就被他给掩饰了过去。

    而顾念兮忙着给儿子擦小嘴,自然没有发现。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城市某一处废弃工厂内——

    “谈老大,老三怎么还没有到?”刚刚趁着苏小妞已经入睡,悄悄过来的凌二爷在看到这废弃工厂的大门入口处之后谈逸泽一个人的时候,张望了四周。

    刚刚出发之前,他还打电话给周子墨的。

    那厮的说过,他会马上赶过来的。

    其实周子墨的家,距离这边自然比凌二爷从医院赶来这边还要近了好些。

    可等到凌二爷到这边,还是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会不会,临时有事?”谈逸泽听着这话,眉头皱了一下。

    其实,论说他们无兄弟整人手段最高深的,非周子墨莫属了。

    前几天,他们两人将这男人折腾个半死不活的,还是没能从他的嘴里弄出个什么答案来。

    本来今天约上周子墨,谈逸泽还以为今天一定能从这个死鸭子嘴硬的人口中弄出个所以然来。却没想到,周子墨竟然迟到了!

    “不会。那厮的寻常约好了,如非什么火急火燎的事的话,是不会迟到的。”是兄弟,所以他们都大致的了解彼此的脾气。

    “要不,我们先进去?”谈逸泽扫了工厂那扇紧闭着的铁门,问道。

    “那……好吧!”周子墨都没有到,他们难道还傻站在这里不成?

    还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再好好的修理那个人一顿,给苏小妞他们两人报仇。

    “等等我……”就在他们两人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不远处闪现一个影。

    从这人的型和嗓音,谈逸泽和凌二爷都认出,这是他们的墨老三。

    不过,今天到这废弃工厂的,可不只这墨老三一个人。

    因为,周子墨的口上还挂着一个小娃。

    因为是大半夜出门,这小娃的上穿着厚的衣服。

    小脑袋上,还带着一定可的棒球帽。

    见到谈逸泽和凌二爷的时候,这小娃也不怕生,大眼珠子在扫视了两人一圈之后,还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家伙的小手上,还拿着瓶,里面装着少许的

    “不是吧老三,我们是过来审讯犯人的,你将你儿子带过来做什么?”凌宸一看到周子墨上挂着这个乐呵呵的小娃,一顿惊讶。

    “这小家伙最近老在半夜闹。昨晚上弄得周太太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我就想说今天晚上我带着孩子就行。本来想哄他睡着然后再出来的,可这家伙一整夜都不肯睡觉,还老缠着我。”周子墨宠着周太太,从以前就远近闻名。

    现在这小娃闹着周太太睡不好,都顶着两个大眼圈了。

    虽然周太太从没有因此抱怨过自家娃不好带,但周先生还是非常非常的心疼。

    不用周太太明说,今儿个下班回家的周先生,就主动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甚至还揽着带孩子的活,美其名曰是要让周太太好好的休息一下。

    看在周先生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周太太自然答应了这周先生的请求。

    不过她分给周先生的家务活,也只有扫地和带孩子。

    至于洗碗……

    周太太想起当初两人住在小公寓里的惨痛经历。

    周先生向来十指不沾阳水。

    要让他吃饭,这他非常的在行。

    可要是洗碗,看着那带着油污的碗筷,想想周先生的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所以每一次周先生的洗碗,无非是趁着周太太不注意,将这些沾满了油污的碗筷,都给悄悄的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再找个时间,悄悄的将垃圾桶的垃圾给处理的无声无息的。

    要不是周太太最后发现家里的碗筷都凭空消失了的话,周先生大概是会这么哄骗周太太下去。

    只是那次被发现之后,周先生就被下令不准接触厨房里的碗筷了。

    就算现在周太太急需要睡眠,她还是不敢让周先生做。

    不然,岂不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这周先生,神经向来有些粗条。

    你看,他帮着周太太照顾孩子,却将孩子半夜带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来。

    “可这大半夜的,带着孩子过来,不好吧?”谈逸泽也是刚当爸的人。看过的育婴书,自然也不少。

    再说了,他现在也经常抱着儿子。

    儿子上现在还多软,他也知道的。

    可周子墨倒好,竟然将软乎乎的婴儿带到这种地方来。

    要是吓坏了孩子,可不好。

    “没事。这是我周子墨的儿子,他才不会怕这些了。再说了,我们齐齐自小就开始接触这类事,也能帮助壮胆,将来当个好警察。”他周子墨的儿子,自然将来也要当警察。

    粗线条的周先生自然也认为,早点让儿子涉及社会,会更好。

    “……”听着这周先生的一番话,所有的人头上满是黑线。

    靠。

    这么个小娃,你确定他看得懂?

    “你们不要怀疑,我周子墨的儿子绝对不简单。”某人继续臭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两人都问道了有一股不是那么好闻的味道从周先生的上发出。

    “这是什么味道?”凌二爷捂着鼻子。

    “是啊,这是什么味道?”粗线条的周先生也跟着握着鼻子:是真的很难闻。

    唯有谈逸泽很淡定的说:“你家齐齐大号了!”周子墨的儿子叫周思齐,据说这名字是周子墨自己取的。谈逸泽自然也想自己给儿子取名字,不过这都要等到儿子百之后。

    谈逸泽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他儿子上大号的时候,也会闻到这么个味道。

    而周子墨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道:“该死的臭小子,在你妈的面前就装成个乖宝宝,在我的面前什么坏事都做!”

    周子墨边暗骂,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新的纸尿裤和纸巾,便开始帮儿子换洗。

    而谈逸泽和凌二爷在看着周子墨忙活的不亦乐乎的这一幕,都不知道今晚喊上这粗线条的墨老三是不是正确的。

    等到周子墨给儿子弄得干干爽爽,又将儿子装在他面前的背带里,带着儿子的周子墨,和凌二爷他们大步朝着废弃工厂里走了进去。

    在看到谈逸泽以及边的凌二爷和周子墨的时候,谈妙文的表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边说:“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现在离开了。”

    这两人,其实谈妙文也不陌生。

    虽然说现在他是不经常在国内,不过对于周子墨和凌二爷这城里的两大风云人物,他是如雷贯耳。

    见到谈逸泽今晚带着两个人出现,这事大半就成了。

    不过他还真的不方便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露面,不然就瞒不住他现在份的事了。

    想到这,谈妙文说完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在这两人都没有看清自己之前,朝着工厂的窗户一跃,消失了。

    “好手!”见到这人就这样消失了,周“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子墨赞叹着。

    他怀中的小宝宝,也好奇的张望着那人消失的方向,吐了个泡泡。

    “对啊,我就说,我们以前的那批人里,除了谈老大好像就没有人有这样的手了!谈老大,你这块宝是在什么地方挖来的?”

    凌二爷再度见到那个人,仍然带着好奇。

    不过,这还是不可能从谈逸泽的嘴中得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看着那人消失的窗户,谈逸泽道:“还是先动手吧。动完了,咱们好收工回家!”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又扫了周子墨怀中的小娃一眼。意思是,小齐齐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好主意,早点手工,早点回家陪周太太睡觉!”周先生很赞同谈老大的提议。如果周太太休息的好的话,今晚他们来一阵翻云覆雨,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周子墨勾唇一笑。

    “老三,你说现在该怎么做?”对于早一点回去,凌二爷也是赞同的。早点回去,就意味着能早点陪着苏小妞。

    “看看,我给他带了什么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2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双截棍。

    “抽他?其实要想这么做的话,也不用这么麻烦。”谈逸泽说。用个双截棍抽人,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要知道,这里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一个上前就差不多将这个人的骨架给拆开了。

    “不,这东西给他的。你把他上的绳子都给解开吧。”周子墨说。

    凌二爷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办了。而后,还好意的将双截棍递给了那个人。

    “你现在可以用这个东西,打败我们。如果打败的话,我们会让你走的。但你要是打不过我们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周子墨说。

    而在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他悄悄的按下了手上某个拍摄装置。

    这一切,瞒“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得过眼前慌乱想要逃跑的那个人,但瞒不过谈逸泽。

    不过,这会儿谈逸泽也知道了这周子墨的用意,自然不会揭穿。

    他同样和周子墨一样,双手环,安静的等着这个人自残。

    果然,在他们的一番等待之下,这人开始挥舞着手上的双截棍。

    “啪……”

    “嘶……”

    “啪……”

    “嘶……”

    “……”

    这人挥舞着双截棍,前者是双截棍拍在上发出的声响,后者则是这人打到了自己的声响。

    “最起码有三根肋骨骨折了!”在看着这一番表演的时候,凌二爷说。

    而那人也在就要走近他们的时候,无力的滑坐在地上。

    看到这,周子墨勾唇。

    顺带着,将他手上的设想装备关掉。

    今晚出来,他便已经确定这个人的小命不保。

    不过到时候,案件要是查起来恐怕会比较麻烦。

    所以他才视线安排了这么一顿,让他自残的戏码。

    等到将来,就可以给他安个畏罪自杀的名号了。

    “老三,还真有你的。”

    凌二爷也在这个时候看出了墨老三玩的是什么戏码。

    “其实我只是知道,这一般不会玩双截棍的人,第一次玩都等于自残。只是没想到,他还真的不会玩。”周子墨面对着笑嘻嘻的儿子,表很无辜的说着。

    “那接下来怎么办?”凌二爷又问。

    “接下来简单,不是有我儿子刚刚新鲜产下的东西么,我给他弄点尝尝。”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很邪恶的扬了扬自己刚刚从儿子上换下来的纸尿裤。

    到这,凌二爷和谈逸泽都汗颜。

    这办法,能行么?

    要知道,这几天晚上谈逸泽和凌二爷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玩卸手卸脚,然后又给他安上去的戏码。可这人,却还是死活都不肯说。

    光是小婴儿的一坨便便,能解决?

    可当两人抱着疑惑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奇迹降临了。

    在周子墨举着那纸尿裤靠近的时候,那人立马嘶吼着:“别别别……我招。我招还不成了?”

    到这,凌二爷和谈逸泽,还真的对周子墨玩邪恶的戏码,佩服的五体投地。

    而某男还拍了拍儿子的小股说:“其实这一切还都是我们小齐齐的功劳。”

    总之,这一夜的事办的,出乎意料的顺利。

    因为舍不得让儿子看到最血腥的一幕,周子墨先带着小齐齐从工厂里走了出来。

    一直到,里面传来了一声惨叫,而后两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之后,三人相伴着离开。

    临回家之前,周子墨还不忘拍着快要睡着的小宝宝的脸蛋道:“对了儿子,今天你可是大功臣。老爸会好好奖赏你的,至于你妈那边,你可千万不要乱说。否则要是让周太太知道我大半夜把你带出来这种地方,那我还不得睡沙发去?”

    周先生最害怕的就是,晚上被周太太赶到家里的沙发上去,在.,又没有周太太抱的地方睡觉。

    所以临回家之前,他还不忘提醒一下儿子。

    至于其他的两个人,对于一个男人竟然还怕睡沙发的丢脸行为,表示极度无语。纷纷对着周子墨甩了一个白眼之后,两人离开了。

    而周子墨看着两人离去的影又嘟囔着:“两个没心没肺的,找我的时候用尽了好话将我给骗过来。事一办成,就将我给丢下。”

    说到这,周子墨正好看到儿子打瞌睡的小摸样,心里的某一处就软了。一改之前大大咧咧的形象,周子墨将儿子的脑袋揽进自己的怀中,道:“好了,知道了爸爸现在就带你回家睡觉。不过先说好了,你长大了可不准跟他们那两个坏人一样,一下子就将爸爸给抛下知道么?有了媳妇,也不能忘了爹。唔……对了,还有你妈。周太太为了要生你,可是拼尽了全力。要是你敢做点什么让她伤心的话,小心老子不放过你。”

    带着儿子回家的路上,周子墨就这么一路的嘟囔着。

    最后,脸挨了小宝宝的一个拳头:吵死了!

    ^_^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