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路已铺好,看你怎么演!

    “念兮,近来好吧?”这是,苏妈妈的开场白。

    苏妈妈的声音,其实带着有些像是男音里的沙哑的那种。

    以前,苏悠悠每一次听她妈开口的时候,总是会笑话苏妈妈的声音是男音。

    其实,苏妈妈不管做事也好,行为举止也好,有时候比爷们还爷们。

    顾念兮甚至觉得,苏悠悠上的那点男人气概,其实就是遗传到了苏妈妈。

    可今儿听着苏妈妈的声音,顾念兮心里的某一处却被触动了。

    因为她从苏妈妈的嗓音里,听到了一个母亲对于女儿的担忧。

    “阿姨,我好的。”

    “对了念兮,我听你爸妈说了,你生了个男孩子。据说,明天就是满月酒了吧。”电话里,苏妈妈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异样,但顾念兮悬着的那颗心,却像是被什么被掐着一样,动弹不得。

    “是啊,我生了个男孩子。等回d市的时候,我会带着我老公和我的宝宝到阿姨那边打招呼的。”苏悠悠的妈妈,其实和她的妈妈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两个孩子小时候不是到她家里住几天,就是在顾印泯家里住几天。

    对于自家孩子关系好,两家人也是知道的。当家长的,也不可能阻挡着。只能,尽量的照顾着他们两人。

    有时候,苏妈妈还戏称,自己为此多了个女儿。

    如今女儿生了孩子,带回家给妈妈看,也是应该的。

    “好啊,你们能过来,我自然是高兴的。不过念兮,我明天就想过去孩子,也想顺便看一看那个死丫头。”

    苏妈妈的一句话,立马让顾念兮的瞳仁放大了许多。仿佛,刚刚她听到的是个多么惊悚的消息。

    因为顾念兮知道,苏妈妈口中的那个“死丫头”指的就是苏悠悠。

    苏妈妈对她们两人还真的是了解。

    明天她顾念兮的儿子满月酒,苏悠悠自然会被她邀请到家里的。

    这个时候她来个登门拜访,不就将苏悠悠给逮了个正着?

    可现在的问题是,凌二爷和苏悠悠离婚的事,她老人家还不知道。

    要是到谈家,受了什么刺激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顾念兮连忙开口说:“阿姨,您先听念兮几句话成不?阿姨过来,是不是先要和悠悠打声招呼?”不然,苏悠悠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是来看孩子的,我为什么要和那死丫头打招呼?再说了,那丫头嫁了人,一年到头都不见人影,连个电话都没有,我为什么要和她打电话?”虽然说是要过来看顾念兮的孩子,但实际上她就是来看苏悠悠的。

    但苏妈妈和苏悠悠是一个样的硬脾气,自然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想念对方的。

    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又突然反咬了顾念兮一句:“还是说,阿姨想要过去看你的孩子,你不高兴了?”

    “阿姨说的是什么话,你能过来看我的孩子,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喜欢呢?”顾念兮赶紧圆了自己的话。

    可这话一下去,苏妈妈又立马说到:“既然你高兴,就这么决定了。好了,我去收拾一下东西,待会儿就要上飞机了。就先这样,不聊了。”

    苏妈妈就像是早已预料到顾念兮还有什么话想要和她说一样,她在说完了这几句便立马将电话个给挂了。

    而顾念兮追在后面喊了好几句:“阿姨,阿姨?”

    可回应她的,只有那该死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忙音。

    顾念兮急了,又回拨了电话回去。

    可电话那头,早已关机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顾念兮一急,将手机烦躁的丢在了沙发上。

    要是阻止不了苏妈妈来,悠悠的事被知道了,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幕,正好被走出门来,想要看看顾念兮接完电话没有,想要带着她回去休息。

    明天儿子的满月酒,虽然请了人过来帮忙。

    可顾念兮这个孩子的妈,明天也是有的忙的。

    今晚要是不好好休息的话,明天估计要受不了的。

    可谈逸泽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出门看到的便是自家媳妇发脾气的一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了?小嘴厥的都快可以挂上一个油瓶子了!”

    谈逸泽走了过去,将顾念兮给揽进自己的怀中。

    “苏阿姨,就是悠悠的妈妈,明天要过来喝我们儿子的满月酒。”顾念兮对于谈逸泽的拥抱,并不排斥。

    顺着他的手,她靠在了谈逸泽的肩头上。

    “来就来呗,爷爷昨天其实已经让人多准备了两空座,到时候一定坐的下去。”客人上门,哪有不请的道理。

    再说了,吃的东西也准备的平常。

    来的时候,就多了一副碗筷。

    所以对苏妈妈上门,谈逸泽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公,我不是担心悠悠的妈妈会过来看咱儿子。她对我很好,我也拿她当我的干妈看。如今我生了孩子,她还能过来看我,我自然是高兴的。可问题是,她和悠悠已经好久都没有通过电话了,更不知道悠悠和凌二已经离婚的事。若是明儿个被逮了个正着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顾念兮越说越是激动,竟然抓着谈逸泽的手开始掰了起来。

    谈逸泽其实就是个粗汉子,顾念兮那点儿力气,怎么可能弄疼的了他?最多,就像是挠痒痒。

    可看着顾念兮那眉心处的折痕明显,谈某人的心肝抽疼了。

    这顾念兮,打是打不过他的。

    不过只要她的眉心稍稍一皱,比刀子还对他谈逸泽管用。

    “那不就简单了。现在让苏小妞打个电话,直接和她妈说,她和凌二已经离婚了。这,不就行了么?”自己的事自己解决,这是谈逸泽的想法。

    “如果事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你不知道,悠悠妈妈和悠悠一样,是个硬脾气。就因为当初悠悠没有听她的话,她们母女已经一整年老死不相往来了。好不容易,现在思念冲淡了那些记忆,阿姨想过来找悠悠,要是这个时候让她知道,当初悠悠拼死拼活的要嫁给凌二爷,现在竟然弄得出这么个下场,那还不得呕死?再说了,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们还能指望她和悠悠的关系变好么?”

    综上所述,就是顾念兮担心到时候苏悠悠下不来台。

    还有,苏妈妈会到凌二爷的家里去闹。

    凌二爷还好说,因为是他导致了他们婚姻的破裂,他一直都对苏悠悠有着亏欠,就算苏妈妈这个时候大闹凌家的时候,估计凌二爷也会当成没有这回事。

    可关键是,凌家可不是凌二爷一个人的。

    凌二爷能容纳的了苏妈妈,那凌老爷子和凌父呢?

    别的不说,顾念兮至少不认为,这凌父是好相处的一个人。

    苏悠悠和凌二爷结婚之前,顾念兮就见过凌家那二老。

    不得不说,凌父和凌母一样,都是极品。

    那样的极品要是能包容人,就怪了!

    “这样的话,还是要打个电话知会一下苏小妞,让她明天和凌二一起出席咱们儿子的满月酒,最好装的和夫妻一样,不就不怕了?”谈逸泽抬头寻思了一下,丢出了这个想法。

    虽然凌二那差点耽误了他差一点让顾念兮遇上危险,谈逸泽有些恨上他了。

    但说到底,他还是拿凌二当兄弟。

    什么事,都还是先考虑到凌二。

    他也知道凌二现在还想要追回苏小妞。

    所以,他不介意再帮他们一把。

    不过谈某人向来可不会做亏本生意。

    这会儿他是帮了凌二,半年后他谈逸泽的儿子要断了。断之后的粉费据说很高,要是到时候能有个什么人能给报销,就好了。

    于是呼,谈某人为了自家儿子的粉费,开始算计凌二爷了。

    “也是。不过当初悠悠和凌二闹得满城风雨的,要是明天他们同个时候出现,该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吧?”

    估计,苏悠悠也不想现在让苏妈妈知道她和凌二爷离婚的事吧。

    凌二爷现在是只要能和苏悠悠在一起,来者不拒。

    这事,估计好办。

    不过问题是怕人多口杂,要是一个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可就不好了。

    “这个倒不用担心。那些人再怎么想要议论,至少在我谈家大宅里是不敢的。”谈逸泽勾唇一笑,对于自己的威慑力十分满意。

    看着自家丈夫嘴角上那个弧度,顾念兮原本揪着的心,这时候也松懈了许多。

    也对,在谈家大宅里,谈逸泽一摆在那里,谁敢他妈的唧唧歪歪,就是不想活了。

    “好了心好了是吧,咱们去睡觉吧。”说着,谈逸泽揽了揽顾念兮的腰

    因为刚刚生完了孩子,她的肚皮还是有些软乎乎的。

    不过这么抱着,真的很舒服。

    比抱着自家儿子睡觉,都不知道舒服多少。

    想到这,谈某人很不要脸的往老婆的上蹭了蹭,表示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享受过当丈夫的权利了。

    “我要先给悠悠打个电话,先让她做一下准备。”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捡起了一边的手机,往苏悠悠的手机上拨电话。

    至于靠在自己脖子上那张哀怨的俊颜,顾念兮决定忽视。

    “兮丫头,这么大晚上的不享受你难得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的二人世界,给我打电话做什么?”电话里的苏悠悠,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的猥琐。

    “该不会是,明天的满月酒不打算请我这个干妈了吧?我可告诉你顾念兮,不准你剥夺了我当干妈的权利。”苏悠悠在天马行空。

    “悠悠,你胡扯什么呢!我打电话是想要告诉你,你妈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明天要来参加我儿子的满月酒。”顾念兮说。

    而这话,被苏悠悠一听,立马大吵大闹了起来:“人家谈参谋长儿子办满月酒,她来瞎折腾什么呢?该不会是最近广场上没人能欣赏她的广场舞,所以特意跑到谈家大宅秀一秀吧?”

    以苏悠悠对老妈的了解,这还真的蛮有可能的。

    要知道,她妈这几年退休了,闲着没什么事可以做,所以每天都到广场上跳舞,最后还弄了个广场舞的带队的。

    每天都到处宣传着广场舞,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广场舞的带队的!

    不过苏悠悠哼哼唧唧说了这些之后,顾念兮随之抛来的那句话,简直就像是手榴弹。一被丢到,苏悠悠感觉自己像是瞬间被榨干了!

    “悠悠,你先别胡扯,听我说。你妈说是来参加我儿子的满月酒,可实际上更像是过来看你的。你和凌二离婚的事,不是到现在都没有告诉她么?你先想想看,你妈知道那事的后果。”

    “那就绝对是天雷勾地火!”苏悠悠的形容词,永远是这么的雷人。“念兮,我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这老娘,一整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突然间就杀过来,不是要让我上断头台吧!”

    苏悠悠开始急了。

    要是她和凌二爷的事被妈妈知道的话,那绝对比原子弹战争还要可怕。

    “要不念兮,我明天先去躲躲,暂时不参加你儿子的满月酒了。等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找机会陪我干儿子?”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一个人跑了,凌二爷怎么办?还有你妈那个脾气,待会儿不得到凌家闹一场?你也知道,凌父一直到现在都对你怀恨在心。要是你妈这个时候去那里一闹,没准就被他弄个什么罪名架在脖子上了。再者,还有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帮你的子阳哥哥,怎么办?”

    苏妈妈那个火爆的脾气,和苏悠悠的如出一辙。

    若是她知道这件事骆子阳也有参与的话,那大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苏悠悠本来还看着gv津津有味的表,现在彻底的垮了。

    “我老公刚刚倒是想了一个,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执行。”顾念兮卖了个关子。

    “谈参谋长想的办法自然是好办法,快告诉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愿意。”

    谈参谋长是什么人?

    人家是为国家出谋划策的人。

    这样的人想出来的办法,会有错?

    苏悠悠是这么想的。

    “办法很简单,就是明天你和凌二继续扮演夫妻。”

    “不是吧?”这个主意,貌似苏悠悠刚刚真的没有想到。

    也可能,她压根都没有想过会和凌二再度成为夫妻。

    即便只是扮演的,她的心里也是怪怪的。

    “就只有这么个办法。至于凌二那边,我家谈参谋长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再者,那些人也不会在我们家里议论纷纷的。到时候,你们就尽的演就行。”顾念兮说。

    边上,某个男人原本落在顾念兮腰上的大掌,又收紧了几分。

    不是想要对顾念兮做什么事,而是他听到了她说的“我家谈参谋长”。

    好像生完了孩子之后,顾念兮说起这一句之后,越发的有味道了。

    也让他谈逸泽,越发的有了归属感。

    “这……”苏悠悠出现了迟疑。

    都过去了大半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找不找得到,当初和凌二爷是夫妻的那种感觉。

    而这边,谈某人等着电话结束,好和妻一同入睡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苏悠悠迟迟不给答案,等的谈逸泽最终没有了耐

    直接,将话筒从顾念兮的手上抢了过来,他说:“路已经给你铺好了,就看你自己怎么演。”

    说完这一句,谈逸泽不由分说的就将顾念兮的电话给摁掉了。

    “老公,你怎么这样?”

    顾念兮不满。本来她还想要劝一劝苏悠悠的。

    “不这样怎么样?要是等到她心甘愿的拿主意,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谈某人不以为意的将顾念兮的手机丢在一边。

    “可她要是待会儿不肯这么演怎么办?”

    顾念兮还是担心这个问题。

    “你就放心好了,她肯定会接受我们的提议的。”某男人突然将坐在自己边上的女人给打横抱起。

    感受着手臂上的重量,谈逸泽不挑了挑眉。

    生完了孩子的顾念兮,确实比以前重了一点。

    不过她的胳膊和大腿,都不见长

    那这些重点是增长在……

    想到这的时候,谈某人的黑眸往顾念兮的口一扫。

    呵……好家伙!

    长的比他儿子的脑袋还大!

    “为什么?”此时的顾念兮还没有察觉到谈某人落在她口处那不善的眼神,依旧还担心着苏悠悠。

    殊不知,她已自难保。

    “因为弦在上不得不发!”谈逸泽回应给顾念兮的是这么个高深莫测的答案。

    刚开始,顾念兮还有些弄不明白这谈逸泽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不过等她发现这谈参谋长的眼神一直都落在她上的某一处,立马惊悚了起来。

    都不知道,谈参谋长的这一句话,是在说人家苏悠悠呢,还是在说他自己!

    不过很快的,顾念兮连担心的余地都没有了。

    因为谈某人,已经抱着她大步朝着卧室里走去……

    ——分割线——

    城市另一端的别墅内——

    苏悠悠刚和顾念兮通完电话,眉心皱的可以夹死苍蝇。

    和凌二爷在母亲的面前假扮夫妻,苏悠悠觉得这个方法不大可行。

    再说了,就算自己过得了自己这关,那凌二爷那边呢?

    他,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和自己演出这么一场戏?

    人家现在已经有未婚妻了,没准压根就不想要和别的女人拈花惹草。

    可除了谈参谋长想出来的这个方法,苏悠悠却想不出其他什么可行的法子来。

    在沙发上打滚了好几圈之后,苏悠悠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给凌二爷发了一个短信。

    苏小妞:在么?

    凌二爷:在,当然在!

    某男人在这会儿,表现的无比真诚。

    只是苏悠悠所不知道的是,当她正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短信另一端的男人却还在凌氏的办公大楼上。他面前的那张办公桌上,是堆积如山的文件。

    本来男人在面对一个文件的时候,脸色也沉的不像样。

    而被他这会儿喊到办公室的高层主管,脸上也是一片郁。

    但他还没有开口训斥这名弄出文件重大纰漏的高层主管之前,却接受到了苏悠悠的消息。

    这会儿,凌二爷脸上的沉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比窗外的月牙还要有韵味的笑容。

    看的,高级主管也有些发痴。

    不过越是看着凌二爷这笑容,他的心里越是没有底。

    一个成天都是一张扑克脸的人,现在突然笑了。难道,你不会觉得背脊突然凉飕飕的么?

    事实上,主管就是这么觉得的。

    在他看来,凌二爷的这抹笑容简直比阎罗王的笑容还要来的森。

    当高级主管正硬着头皮,等待着凌二爷的批示的时候,苏小妞的短信又来了。

    苏小妞:明天有没有空?

    凌二爷一看苏小妞这是想要约自己出去的意思,当即噼里啪啦的打出了一大串的字:有,当然有。是想要去吃饭,还是想要去喝酒?我凌二爷随时都会奉陪。

    本来,凌二爷是还想要在后面加上“苏小妞你要觉得荣幸”。可想了想,他怕说了这句话之后苏小妞会嫌弃他太过自恋,反而不找他玩了。当即,凌二爷把这几个字都给删掉了,这才发出去。

    不一会儿,苏小妞的短信又来了。

    苏小妞:那好,明天和我参加我干儿子的满月酒,假扮我的丈夫。我知道你的脸皮够厚,拈花惹草风流快活已经成为习惯,所以应该不会拒绝我的!

    苏悠悠其实只是怕被凌二爷拒绝,所以才会说了后面的那些话。

    只是她不知道,短信这边的男人在看到她后面的那一串话之后,眼眸黯淡了许多。

    苏小妞,一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我的风流我的快活,都只为了我们有一个更好的明天么?

    但凌二爷知道,现在不适合和苏小妞谈这么感伤的话题,便立马回应了他的短信。

    凌二爷:不用假扮,我本来就是!

    就算后来知道凌母将那张结婚证弄成假的,但在凌二爷的心里,妻子的位置只有苏小妞一个人。

    可短信才发了一下子,他的手机立马接收到了三封短信。

    而信息都是一个样的。

    苏小妞:是假扮!

    后面,是一大串的感叹号!

    看到这,凌二爷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

    他的苏小妞,还是不喜欢被人乱认。

    这一点,到现在凌二爷都不知道,对他而言是好是坏。

    也罢。

    他想都没想,就回复了一条。

    凌二爷:是假扮!

    这下,苏小妞的短信姗姗来迟:知道就好。对了,管好你的人的嘴巴,要是露馅了,小心姐姐不饶你。

    凌二爷:知道了,苏小妞。这边我会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

    出席谈家的金孙的满月酒,其实不是什么正式的场面。一般来说,谈老爷子也不喜欢铺张,最多就在家里弄几个菜招待人,请的人也不会多,除了谈逸泽的几个兄弟,还有的就是谈老爷子那一辈的几个相好的。像是他们隔壁,每天都要和谈老爷子下棋的老陈,还有墨老三家的老爷子。至于他们家凌老爷子,凌宸可不认为这两位老爷子的感突然变好了,好到金孙的满月酒还邀请来邀请去的。

    在凌二爷看来,谈老爷子之所以大张旗鼓的邀请凌老爷子过去,不就是为了和他们家老爷子炫耀自己已经得了金孙的这件事?估计,明天还要将凌老爷子气个半死。

    今天之前,他已经吩咐了凌老爷子的助理,给老爷子准备了几个清心丸。

    明天吃完了,再去谈家。

    至于苏小妞今天突然要自己明儿个去假扮她的丈夫,凌二爷可不会认为苏小妞是无聊到突然想跟他玩游戏。

    在他看来,苏小妞明天一定是有什么难缠的事,才会想到要他出马。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凌二爷都不会却步的。

    他,再也不会让苏小妞再一次倍受伤害,而孤立无援了!

    和苏小妞聊完短信之后,凌二爷突然觉得自己该早点回家,却准备点什么了。像是礼服,还有领带,再者还有自己的发型什么的。

    在苏小妞的面前,他要尽可能的保持完美才行。

    这样,才有机会再度赢回外貌协会会长苏悠悠的青睐。

    想到了这,凌二爷扫了一眼面前那份资料。

    上面的好几个数据,都除了差错。

    本来将这人叫来这里,他是想要好好的教训他一番的。但一想到明儿个就能和苏小妞见面了,凌二爷的心倍好。于是,男人伸手抓了自己面前的那份资料,丢到那人面前:“把这份东西拿回去重新修订。若是让我再发现上面有什么数据出现差错,那今后这个高级主管的位置,也该换人当了!”

    “是是是,我马上拿回去修改!”眼见凌二爷松了口,那人吓得连连点头。

    不过今儿个的状况着实真的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要知道,在凌氏能升任到高级主管的这个位置,少说在这里工作也要五年以上。也就是说,他在凌二爷的手下已经工作了五年之久,也对凌二爷的脾气有着大致的了解。

    这个男人,笑起来倾国倾城。

    可整死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

    他曾经就有好几次亲眼见到过凌二爷将人给整的死去活来的。

    今儿个他用那样的面目对待自己,高级主管还以为这一次自己肯定保不住这份工作了。可哪知道,他竟然只是让自己回去修订一下。

    莫非,刚刚凌二爷玩手机另有猫腻不成?

    是那个菩萨级别的人物,救了他呢?

    要是让他知道这人是谁的话,一定对他三叩头。

    不过领导的心思,你不能去猜。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最重要一点,好奇害死猫。

    现在能挽救,还是尽力去挽救好了。

    想到这,高级主管抓着文件,疾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至于凌二爷,已经有模有样的开始为明天和苏小妞的“约会”做准备了!

    ——分割线——

    “悠悠,我刚刚煮了面条,出来吃吧。”苏小妞正和凌二爷发短信的时候,骆子阳就在厨房捣鼓吃的。

    今天晚上他还有几分文件要看,估计没有到三点是搞不定的。所以还是弄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开工的好。

    可谁知道,喊了三遍,本来一听到有吃的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苏小妞,竟然都没有出现。

    这一点,让骆子阳觉得奇怪。

    收拾好了灶台,骆子阳走了出去。

    见客厅的沙发上,苏悠悠正对着手机在发呆。

    想都没想,骆子阳就这么走了过去:“悠悠……”

    本来,他只是想要喊苏悠悠去吃面条的。

    可哪知道,一句话竟然吓得苏悠悠在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转看到骆子阳,想都没想就给了他一个拳头:

    “狗奴才,你想要吓死人啊,走路都不出声音的。”

    骆子阳被打,有些委屈。

    不过他的眼珠子倒是听转的快的,一下子就瞄到了苏小妞手机短信上的收信人凌二爷三个字!

    大半夜的,苏悠悠为什么给那货发短信?

    这么一想,骆子阳的眼眸突然微眯了起来。

    “苏悠悠,你大半夜的给他发信息,想做什么?”

    “那什么……我就联络联络感,不行么?”苏悠悠一直都是色大胆小怕狗咬的类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型。一见到骆子阳这眯起来的双眼,就知道这货生气了。

    “联络感?大半夜的和那男人联络感,倒不如和我联络,如何?”骆子阳突然的俊脸,突然朝着苏悠悠的压了过去。

    本来还听阳光帅气的一张脸,这一刻满是郁气息,如同暴雨来临之前。

    “二狗子,我们本来感就很好,我觉得我们不必联系感,真的!”面对那不断凑近的骆子阳,苏悠悠有些没有骨气的咽了咽口水。

    “可我怎么觉得,我们两人的交都不如你和他的。你看,你大半夜的有闲和他聊天,就没有闲和我说话?”骆子阳的话,酸不拉唧的。

    连他自己,都问道了其中的醋味。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心和他聊天的,要不是他死乞白赖的要我和他聊天,姐姐才不理他呢!”苏悠悠本来是这么说的。

    但说完之后,见到骆子阳还是一脸的不信任的看着她,当下苏小妞很没有骨气的妥协了:“好吧,我跟你说了。其实明天我妈要来参加我干儿子的满月。念兮说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逮我苏悠悠。我离婚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和她说,我怕她知道会受不了。所以,我请那人帮我演一场戏,假装我丈夫!”

    苏悠悠本以为,骆子阳知道了实际况之后,那郁的脸色会消失。

    可谁知道,在苏悠悠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骆子阳直接从郁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暴走!

    此刻,他没有故意欺近苏悠悠。

    而是不断的在这大厅里来回踱着步。

    那架势,有些吓人。

    苏悠悠躲在一边,半天都不敢出声。

    “好你个苏悠悠。”

    “你为什么不和你妈直接说,你和他已经离婚了?”他就是不喜欢,凌二和苏悠悠还有什么牵扯。

    “我怕我妈受不了,会在这里闹。”苏悠悠如实回答。

    对于这个答案,其实骆子阳是能接受的。

    要是让苏妈妈真的知道这苏悠悠在这里吃了这么多的苦,最终还弄得个离婚的下场,没准还会挥舞菜刀。

    “可你为什么不找我假扮?”除了恼苏悠悠大半夜的竟然和凌二悄悄联络之外,骆子阳更为在意的是苏悠悠遇到麻烦,竟然不先来找自己!

    “我又不是和你结过婚……”苏小妞嘟囔着。

    一句话,倒是让骆子阳恨不得弄死她。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和苏悠悠结婚的人是凌二爷,假扮苏悠悠的丈夫的人自然也是凌二爷才对。可为什么一想到苏小妞明天一整天都要和那个男人相对着,他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烤架上烤着一样?

    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骆子阳的暴走,持续中。

    像是只有这样的举动,才能发泄他心中所有的不满似的。

    不知道在这个屋子里绕了多少圈之后,骆子阳终于安静了下来。

    而边上,苏悠悠说着:

    “二狗子,你听我说,只是一天又不是一辈子,你用不着这么生气。”

    “……”骆子阳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苏悠悠看,像是恨不得用眼神在苏悠悠的上烙下一个大坑似的。

    他很苏悠悠的没心没肺,更恨苏悠悠的自作主张,竟然要那个男人和她演戏?

    可最终,还能怎么办呢?

    唯一能阻止的了苏妈妈在这里过分疯狂的行为的,也就只有这个方法了!

    想到这,骆子阳稍稍安静了下来。

    最终,骆子阳愤恨的走向厨房,吃面去。

    临离开前,他甩下了这么一句:“今天晚上,吃完了锅碗瓢盆全部由你包了!”

    他的意思是,今晚吃完了东西之后,全部都要苏悠悠来打扫。

    虽然是惩罚苏悠悠,但苏悠悠也知道,这二狗子其实就是在给她找台阶下。

    她立马狗腿道:“是,狗主子!”

    ——分割线——

    第二天的谈家大宅,可算是一片喜气洋洋。

    而大清早,谈逸泽就出发去了机场。

    这阵子,顾念兮还没有出月子,岳父岳母自然是要由他来接的。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当然,他也被他老婆授意,顺便将可能还在机场的苏妈妈给一并接过来。

    谈逸泽和苏妈妈没有见过面,自然也问过顾念兮苏妈妈的长相。

    而顾念兮一句话,就摆平了:“你只要看到,机场那个穿的最为红艳的,比苏悠悠的红还要红上几分的人,就是了。”

    苏妈妈也红色。

    不过苏妈妈喜欢的红,比起苏悠悠的还要浓烈上几分。

    以前,顾念兮就觉得,苏悠悠之所以会那么喜欢红色,件件衣服都离不开红色,大概也是遗传了她的母亲。

    接收到老婆的意思之后,谈逸泽便出发了。

    目标,除了顾市长夫妇之外,还有一抹比火焰还要浓烈的红!

    至于谈家大宅这边,顾念兮还没有出月子,大部分的事还是不能做

    除了和来的宾客稍稍打打招呼之外,顾念兮都是在休息。

    而谈老爷子则是抱着自己的宝贝金孙,笑呵呵的和众人夸耀着。

    刘嫂忙里忙外的,和几个今天请来帮忙的大婶,在厨房里看着菜色。

    舒落心自然也在,除了皮笑不笑的应付着来人之外,她还不忘背地里将今儿这幅闹的场面,还有厨房里的菜色,以及今天来往宾客送的那些礼物,都给一一记下来。

    等将来,谈逸南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可以拿来做比较。

    至于陈雅安,她早去上班了。

    今天顾念兮还没有出月子,自然是不可能帮忙的。

    要是这会儿还留在家里的话,岂不是全部的事都要让她办了?

    她才不要!

    所以今儿个她比寻常还要早到公司,只等着待会儿饭点回家,到时候正好吃现成的饭就行了。

    “老凌,今天你能来参加我金孙的满月酒,真是让我谈某的脸上增光不少。”凌老爷子的到场,使得这个满月酒的闹气氛上升到一个台阶。

    今儿不是法定假期。

    现在能提前到场的,都是他们那些退休的老人。至于其他的,大概都要到饭点才能到。

    而他们这一辈的人,其实都大致的知道凌老爷子和谈老爷子不和的事

    这不,明明是简单的一句客的话,愣是让谈老爷子说出了几分火药味。

    “老谈,你说笑了。你请柬都下了好几张了,我要是不来,倒是让人说我不给你面子了。”凌老爷子也精,被谈老爷子涮着玩,可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他和谈老爷子也对上了。

    刚刚那番话,是谈老爷子占尽了上风。

    可被凌老爷子这么一说,到好像是他硬将人给来。

    说的,这场满月酒,弄得好像是针对他凌老爷子的鸿门宴。

    这话,谈老爷子自然是不听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谈老爷子立马将自己的金孙孙请出场。

    今天他的小宝贝穿的是一小唐装,上衣和小裤裤,都是金色的。而马甲,是红色的。看起来,既大气又贵气。

    惹得在场的人,赞叹声连连。

    再者,这小祖宗好像会讨好人的。

    这不,被推出来给大家伙看,小祖宗也不怕生。竟然对着众人,笑呵呵的。

    特别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太爷爷对凌老爷子有成见似的。这小家伙竟然一个劲的对着凌老爷子甜笑。

    弄的,凌老爷子都有些感触。

    竟然一下子抛弃了往和谈老爷子的成见,伸手将在小里的婴儿给抱了起来。

    “真是个乖孩子,来凌爷爷抱抱哦!”这孩子真是可,有灵。他看着都喜欢。

    若不是谈家的子孙,就更好了。

    “……”眼见自己的金孙孙竟然被凌老头那混球给抱了去,谈老爷子自然是各种不爽。特别是看见自家金孙竟然对凌老头笑,谈老爷子的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有种像是自己被金孙孙给遗忘了的感觉。

    不过很快的,发生了一件事,让谈老爷子意识到,自己的金孙孙始终是站在自己的这一边的。

    因为,在凌老爷子抱着这孩子不久之后,这小祖宗乐呵呵的往凌老爷子的上尿了一

    看到这,谈老头子乐了。

    自家的金孙,还真是当将军的好材料。

    俗话说得好,兵不厌诈。

    这孩子还这么笑,笑的一个天真烂漫没有心机。谁知道,一接手就尿了一

    谈老爷子在心里赞叹着:这金孙孙是个可塑之才。没准将来比他老子,还要出色!

    被尿了这么一,凌老爷子的脸色自然是好不到哪去。

    心里一个大叫不妙,刚刚自己中计了。

    在凌老爷子看来,这点大的小娃娃一定是受了谈老爷子的指使,所以才会对他笑的那么没心没肺,招惹的自己想要抱他,还尿了他一

    而且这一尿完,这孩子还对自己一脸的笑!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太爷爷,就有什么样的金孙,都是险的人!

    可还能怎么办?

    这孩子还笑,若是他凌老爷子就因为一泡尿揍了他,肯定会被天下人笑掉大牙的!

    想到这,凌老爷子再怎么生气,也只能将这小娃娃安好的放回到小里,命助理去给自己找来换洗的衣衫。

    当然,凌老爷子也没有错过自己转的时候,谈老头在他后对他金孙说的那一句:“小宝贝,做的不错,真给太爷爷解气!”

    听听,这还不是这老头指使的。

    吼吼……

    等将来凌二生了娃,他一定也要他的金孙尿谈老爷子一解气!

    可眼下,这凌二连老婆都讨不回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他整出个金孙孙来?

    说曹,曹到!

    就在凌老爷子想着这凌二到底什么时候能给自己整出个金孙孙的时候,凌二爷到了。

    凌二爷的出场,一如既往是全场的焦点。

    因为这个男人,有着倾城的容貌,完美的段。

    就算不用借助其他的外物,这男人依旧是这人世间最美的那道风景线。

    更不用说,今儿个到场的凌二爷,一盛装出席。

    而他的边,还带着个女人。

    那女人,也一如记忆中那般,穿着红色的连衣裙。

    时隔大半年,当这样的两个人再度同一时间出现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的强占所有人的眼球……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