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谈逸泽吃醋了!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第274章 谈逸泽吃醋了!)正文,敬请欣赏!

    章节名:第274章谈逸泽吃醋了!

    “老公,见到咱们的宝宝,你不开心?”顾念兮问,“还是你嫌弃,我给你生的宝宝难看了?”

    听谈逸泽刚刚抱怨孩子长的像是小猴子的意思,会不会是她不喜欢这孩子的长相?

    “没有,没有不开心。你和我生的孩子,就算是只屎壳虫,我都觉得好!”谈逸泽依旧坐在边上的椅子,对孩子理不理的。

    不过这话,他倒是没有说谎。

    或许因为当初顾念兮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因为手骨折必须要动手术而不得不流产造成的遗憾吧,谈逸泽当初知道顾念兮又怀孕的时候,简直就跟上了天一样的开心。

    “没有不高兴?那你的嘴巴怎么都可以挂酱油瓶了?”顾念兮白了谈逸泽一眼。

    她没有鄙夷谈逸泽的意思,更不是不相信谈逸泽的那番话。

    而是谈逸泽口中的那“屎壳虫”三个字!

    拿自己的孩子和屎壳虫做比较,谈逸泽你真够可以的!

    不过顾念兮深知,她家谈参谋长每一次的甜言蜜语都说的让人惊心动魄,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真的没有不高兴!”

    谈逸泽自然也憋见了顾念兮白了自己一眼,只能无奈的凑到他们母子的边。

    此刻,谈逸泽的眼神可以说真的很专注。

    不过,谈逸泽的眼眸里,只有顾念兮一个人。

    至于那个皱巴巴的小猴子,谈逸泽自动给忽略了。

    “那你是怎么了?”顾念兮这会儿也知道谈逸泽是有话想跟自己说。夫妻都做了那么久了,她要是连谈逸泽想要做什么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也真的听枉费了他们在一起的这段岁月。

    被顾念兮追问之下,谈某人有些尴尬的开了口:

    “兮兮,可不可以不给这小猴子喂?”

    “不是小猴子,那是咱们的宝宝!”顾念兮怒,甩了谈逸泽两个大白眼。

    “好,不是小猴子,是宝宝。你能不能,不要喂这宝宝?”现在重点不是还是是不是猴子,而是他压根就没法想象,本该属于自己的福利被其他人给霸占了。

    谈逸泽其实就是一个占有非常强大的人。

    在他的认知中,顾念兮就是他一个人的。

    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和孩子分享她的子。

    孩子出生之前,谈逸泽就i想过这个问题。

    所以他还打算这两天,就要和顾念兮说清楚自己的想法。

    他自认为,顾念兮也应该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谈逸泽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其实这还是有缘故的。

    当初他们还没有搬进现在的大宅子之前,是住在军区大院里的。那年头,计划生育还没有实施,辅期的妇女也常见。所以在谈逸泽小时候的时代,便能经常看到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孩子喂的画面。

    而这样的一幕,自然也在谈逸泽的脑子里根深蒂固。

    当一想到顾念兮给孩子喂,他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周围有很多的人。

    而结婚这段时间的了解,他知道顾念兮是相当含蓄的一个人。就算她的上围真的很傲人,但她穿衣服都是挑非遮得严严实实的那一种。

    饶是他这个当丈夫的,想要一览她的美好,都要死磨硬赖的好久。

    这样的顾念兮,可能给别人看么?

    还有,他这个当丈夫的想要都要死磨硬赖的,他就不信这小娃娃什么都不做,能让顾念兮为他宽衣解带的。

    也正因为这些想法,谈逸泽坚信顾念兮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可谁又能想到,羞涩什么的,在母面前什么都不是?

    一看到这孩子,顾念兮心里的某一处就软了。只要是对孩子好的,母亲自然是想方设法的想要为孩子做。

    羞涩什么的,早就是浮云了。

    所以,今天也才会出现顾念兮会自动问老胡喂的事

    而谈逸泽始料不及,自然像是哑巴吃了黄莲一样。

    “为什么不给宝宝喂?难道你是担心我的材走样么?”顾念兮的想法,压根就没有和谈逸泽的处在同一个线上。

    这会儿,她还兴致勃勃的和谈逸泽说:“老公我跟你说哦,其实两个月前我就报名了瑜伽班。等做完月子之后,我就去学瑜伽。据说,材一下子就可以恢复了。还有还有,悠悠也跟我说,其实产后要是保养的好的话,材没准比没有孩子之前更好哦!”

    听着顾念兮兴致勃勃的和自己说什么恢复材什么的,谈逸泽有些恼了:“我不是担心你的材走样!”

    “那是怎么?”被谈逸泽一吼,顾念兮的脑子就跟当机了一样。空白一片,泪眼汪汪的瞅着谈逸泽看。

    别提那眼神,有多么的揪心了!

    看着那双泪眼,谈逸泽就算有再大的怒火,都会无端的平息下来。

    更不用说,他压根就没有生顾念兮的气。

    他的恼意,全都是来自边那躺着还不忘对他谈逸泽挥手挥脚的小胖墩。

    “你是我的,全上下都是我的。我就是不喜欢多出来一个人,也霸占着你!”这下,够清楚了吧。

    “嗯?”顾念兮怎么也没想到,谈逸泽原来是这么想的。

    当下,嘴角有些抽。

    “老公,现在粉忒贵了。要是不母,全都粉的话,那可是一笔高额开销。”

    “我谈逸泽会赚到粉钱回来的。当然,要是不够,我可以不要我的零花钱。”钱什么的,他谈逸泽才不在乎,他要的只是顾念兮。

    “可母养孩子,不仅对孩子好,还对妈妈好!”绕来绕去,顾念兮还是想要自己养孩子。因为她觉得,这其实也是亲子互动做主要的环节。

    “可我不喜欢!”谈逸泽嘟囔着。

    “可他是我们的宝宝……”某女哀怨的瞅着侧挥舞着小手,还吐着口水泡的小娃娃。

    手指一往他的小嘴边凑,他就开始啜了起来。

    “老公你看,这多可。”顾念兮打算利用小宝宝,来打动谈逸泽的心。

    “皱巴巴的小猴子,有什么可的!”谈逸泽又是一声不满的嘟囔。

    不知道是孩子听懂了,还是他只是无意识的想要伸一伸小腿。总之,这小脚丫竟然往谈逸泽的脸上给踹了一脚。

    当下,顾念兮识相的拉住了小宝宝的腿,不敢再说什么。

    谈逸泽的脸色,那是看都不用看,肯定比没有冲水的马桶还要臭。

    至于这孩子到底是母喂,还是其他的,今天自然不可能讨论出个什么结果来。

    不然以谈逸泽那个暴躁的脾气,还指不定会在这医院怎么暴走起来呢!

    ——分割线——

    “小金孙今天对我笑了。”因为顾念兮和孩子现在都还在医院,所以谈老爷子这几天都是两头跑。

    而且因为有这个金孙孙,这谈老爷子时常连饭点都忘记了。

    这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寻常用饭的时间。

    不过谈家的人都因为没有等到他回家,不敢先开饭。

    等谈老爷子一进屋子,大家菜敢在餐桌前落座。

    而谈老爷子也在这个时候得意洋洋的和谈建天这么说着。

    仿佛这小金孙对他的这一笑,比金子还要金贵。

    “爸,要不把念兮和孩子都接回家吧。你这么两头跑,肯定很累吧。”谈建天自然是担心谈老爷子的子受不了的。

    要是别的季节也就算了。

    可现在是夏季,烈当空。

    虽然说每天他都会给谈老爷子派司机,专门接送他去医院。

    可谈老爷子都八十好几了,这么折腾着也不是个办法。

    “现在还不行,兮兮的子还要一段时间才康复。而老胡说了,这孩子还是跟在妈妈边比较好。再说了,我成天呆在家里不也没事?就当有空和老胡联系联系感、。”谈老爷子说着,嘴角上还挂着轻笑。

    谁都看得出来,他这哪是和人家老胡联系感去了?

    压根,就是和他的小金孙歪腻在一起。

    “那好吧,不过您要注意安全。对了,那孩子今儿个怎么样,等会儿下班之后,我也顺路过去看看他们娘俩。”提起孙子,谈建天也是乐呵呵的。

    “嘿,那小家伙吐泡泡,不知道对好看。”老爷子赞不绝口。

    反正,现在小金孙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是好的。

    “那孩子长的像小泽,将来肯定有出息。”谈建天也说。

    只是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的爷俩却没有注意到,这边舒落心都被他们议论着的这个话题弄得一脸的郁。

    到底,有完没完?

    这世界上,又不是顾念兮一个人会生孩子?

    再说了。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顾念兮的孩子一个人。

    为什么这两个老不死的,每天一进门都围着那个孩子说?

    现在那孩子和顾念兮都还没有回来呢,就将这两人的魂都给勾过去了。

    要是将来顾念兮带着孩子回到这里住,那还不定得闹成什么样。

    光看这老爷子对那孩子的喜欢,指不定将来谈家所有的财产都要落在那孩子的上。

    想到这,舒落心简直连饭都咽不下去了。

    “对了雅安,前两天的检查被小南的事给耽搁了,这两天你要是有空的话,和我再去一趟医院。”

    舒落心说的这一番话,一来是想要提醒这谈家两位老头,他们谈家金孙,可不只是顾念兮一个人有。

    再者,其实舒落心从陈雅安那的反映,也不难看出其实这陈雅安并没有怀孕。

    但这会儿,就算死马,舒落心也想要当成活马医。

    总不能,让这眼睁睁就要到手的谈家财产,全都落进了别人的手里吧?

    所以现在,就算明知道陈雅安这一张牌,可能让她输了。

    但舒落心,还是想要赌一把。

    而被舒落心这么一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陈雅安的上。

    就连刚刚讨论着这顾念兮和小金孙的谈老爷子和谈建天,也都纷纷看向了陈雅安。

    当下,陈雅安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貌似她假怀孕的这事,顾念兮知道了,谈逸南知道了。而且就像他们所说的,舒落心没准也看得出来。

    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舒落心却突然提起自己的事,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陈雅安的脸色不是很好。本来送到了嘴边的饭菜,突然难以下咽。

    “这样吧,子就决定在明天。明天正好是礼拜天,你不用上班,到时候我们和那天一个时间出发就成。”没有经过陈雅安的答复,舒落心便自己确定了这一次的检查行程。

    “……”陈雅安咬着唇,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其实,这个时候她相信了顾念兮一句话。

    那就是:“陈雅安是斗不过舒落心的!”

    这老女人,做的事都是面面俱到的,让人想要扳倒她,还真难。

    而就在陈雅安赶到万般无措的时候,后突然来了一个人。

    那人,正好抓住了她陈雅安蜷缩在饭桌上不知道该如何示好的手。

    这人,便是谈逸南。

    谈逸南那发生了车祸,车子严重损毁。

    不过还要的是,他并不是驾驶员。

    那他骨折,在医院动了手术,便可以出院回家。

    之后,谈逸南还去了警局录了口供。

    经过目击证人的描述和现场的勘察,都说这是一起交通意外。

    不过谈逸南却觉得,这事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么简单。

    因为那谈逸泽在车子撞向那辆大卡车之前,明明听到了坐在前方的驾驶员,也就是明朗集团的律师顾问小王说:“车子的刹车失灵了!”

    可等到谈逸南醒了,和交警同志说的时候,他们察看却发现刹车还是好好的,没有任何被动过手脚的痕迹。

    可怎么想,谈逸南都觉得事有些蹊跷。

    毕竟他和明朗法律顾问小王,也认识好几年了。自然也清楚,这小王的驾龄也有十年。

    所以那他才会放心的将车子交给他开。而自己和助理则在后边整理着哪一次要去签约的资料。

    没想到,这一开就是车毁人亡。

    俺常理说,这小王有十年的驾龄,自然是不可能将油门当成刹车踩的。

    可当时车子的刹车是怎么失灵的,还有为什么过后交警同志却说这车子的刹车还是好好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这一切,知道的恐怕只有小王一人。

    而他,也在这场车祸中丧命了。

    这案子,怕是要无果而终了。

    还好的是,这一次算他谈逸南命大。

    只是骨折,动了手术之后,他已经可以回家修养。

    现在他还能在书房里开视频会议,不至于落下明朗集团的工作。

    刚刚开饭的时候,他就在楼上整理一些资料,瞪着下午视频会议要用的。下楼的时候没想到,爷爷已经回来了,也正好撞见了舒落心正在着陈雅安去医院的一幕。

    看到陈雅安那错乱的样子,谈逸南索直接和舒落心说:“不用去医院了,其实前两天雅安已经买了验孕棒,验过了。没有!”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谈逸南就如同寻常一样,自顾自的在边上坐了下来。拿起碗筷,开吃。

    而这个答案,却让舒落心有些恼:“什么?没有!”

    她之所以惊讶,倒不是因为陈雅安没有怀孕。

    其实前两天看陈雅安的表现,她就大致猜到了陈雅安根本就没有怀孕。

    她的吃惊,只是碍于谈逸南竟然会帮陈雅安。

    还有,因为谈逸南的这一句话,将她所有的计划都给推翻了。

    她本来还想着要借着这一次机会,再度除掉陈雅安。

    原因,自然是舒落心总觉得这陈雅安是一个石头脑,根本就不可能帮上谈逸南。

    就像这一次,她没有霍思雨的演技,还学着人家霍思雨假怀孕。一下子就被人戳穿了,更让舒落心不满。

    这样的女人在舒落心看来,定然是对谈逸南一点帮助都没有。

    所以,与其留着这陈雅安在这家里吃闲饭,倒不如将她给送走。等过一阵子,再给谈逸南重新找一个。

    反正谈逸南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再离一次,也没有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什么不好的。

    可没想到,她的整个计划才准备实行呢。

    这谈逸南,竟然开始帮腔!

    “你们自己验,可能不准。要不,明儿个还是到医院去一趟吧。”舒落心坚持着。

    待会儿检查就算没有毛病,她舒落心也给她制造点。

    弄成个什么不孕不育什么的,像是谈老爷子这么注重传宗接代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同意这陈雅安继续留在这个家里?

    可这计划,舒落心才刚刚想到,便又被一个男音给打断了:“算了吧落心,孩子的事一时半会儿急不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要是你这么着,这雅安也会着急。没准,孩子越难怀上。”

    开口的是谈建天。

    只是,他对陈雅安没有怀上孩子,到也没有什么失落。

    因为,眼下他们已经有了一个金孙孙的。

    再怎么,也没有比这个来的更好的。

    “我看也是。这孩子的事确实一时半会儿急不来。媳妇,你还是不要那么着急的好。”谈啦叶子也开始帮腔。

    眼见,这谈家的人都开始为这陈雅安说话,这一时半会儿舒落心自然也不能再开口说些什么。

    不过一想到这陈雅安可能坏了谈逸南的好事,还有让他们的财产被顾念兮他们给弄了去,舒落心的心里就不安。

    不行,看来这段时间,她还是要找个机会,将陈雅安给拉下来才行。

    想到这,舒落心的嘴角上一抹冷闪现。

    ——分割线——

    苏悠悠过来看顾念兮,是在第三天上午。

    不过今儿个出现的苏悠悠,倒是让顾念兮有些惊悚。

    虽然苏悠悠的上,一如既往的穿着她最喜欢的红色,虽然苏悠悠还是和寻常一样,穿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招摇过市,虽然苏悠悠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灿烂的微笑,但她一个眼睛上这个黑乎乎的熊猫眼,也太他妈的惊悚了吧。

    刚刚见到面的顾念兮,还以为这苏悠悠一时兴起,玩起了化妆舞会什么的。

    “悠悠,你这眼圈是用什么颜料画上去的,还蛮真实的。”

    顾念兮伸手一撮,这一戳才这眼圈是真的。

    而且,苏悠悠的那一块,还肿的老高。

    “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弄的?”因为被吓到,顾念兮的音调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这事说来话长。”苏悠悠摆手,眨了眨眼睛。

    不过黑肿的那只眼睛眼皮肿的有些过分,稍稍一眨眼睛,都觉得疼。

    “什么长不长,短不短的?你到底是怎么弄的?”顾念兮生气。

    不过是才两天没有见到这苏小妞,她竟然弄成这么个德行了。

    “你刚刚做过剖腹产,不能动怒。来,躺下躺下!”苏悠悠虽然不想跟顾念兮说的,但她是妇产科医生,自然知道现在还在坐月子的女人是不能轻易惹他们生气的。

    咬了咬唇,苏悠悠最终决定和顾念兮说出事:“那什么,我就跟凌二爷还有骆子阳他们打了一架!”

    “你和他们打架?哪一个先动手的?”

    “不是一个,是两人一起。也就是,我们三人打在一块了。”苏悠悠老老实实的将顾念兮生孩子那一天所错过的那些,都给交代了出来。

    生怕,再度惹恼了刚刚生完了孩子的顾念兮。

    只是顾念兮这一听才知道,原来那谈逸泽是因为知道苏悠悠去参加凌二爷的订婚礼可能有危险,所以才离开自己的。

    不过顾念兮可不会像是一般的人那样,知道自己的老公为了别的女人而离开快要生产的自己而生闷气。

    因为她相信,她家的谈参谋长。

    再说了,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苏悠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哪怕是死了,这谈逸泽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的。

    现在,他能为苏悠悠做这些,顾念兮真的很开心。

    最起码,在她住院的这段时间,谈逸泽代替了她,保护了她的好姐姐。

    “也就是说,你们是因为我老公警告,所以这两天都没有过来么?”顾念兮生完了孩子之后,其实都一直在等苏悠悠。

    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

    为此,她还几次三番的让谈逸泽给苏悠悠去一通电话。就是害怕,这苏悠悠因为不知,所以没有来。

    而她自己的手机,几天没用早就没电了。

    可她的子又不能起来,这也才不能亲自给苏悠悠打电话。

    可每一次和谈逸泽说这事,谈逸泽都会黑着一张脸问她:“到底要找苏悠悠那个疯婆子做什么?”

    当时,顾念兮还纳闷了,这谈逸泽近来是吃了什么火药,他的孩子看不顺眼也就算了,现在连苏悠悠也看不顺眼?

    不过经苏悠悠和她这么一说,顾念兮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醒来之后,她家的谈参谋长的脸色总是那么臭的缘故了。

    原来,他就是生气自己差一点因为苏悠悠,而害的自己丧命不开心。

    “那是。你可能不知道,你老公当时的脸色就跟阎罗王一样,瞪谁谁下地狱!”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还想着要怎么形容谈逸泽当时警告她和凌二爷不准靠近顾念兮的表

    正巧,瞅见病房大门处正好进来一人,而这人的脸部表那和苏悠悠见到的阎罗王有些相似。

    于是,神经一直很粗线条的苏小妞便指着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说:“差不多就他这样的。你不说,当时你家谈参谋长忒吓人了。就跟这人一样,看着就像是要吃人。”

    “悠悠……”

    顾念兮刚刚是和苏悠悠聊得很开心。

    不过一看到苏悠悠刚刚指的人,还有她口中说出的话,顾念兮就顿时一阵结巴。

    因为苏悠悠刚刚指着的,还口无遮拦的人,就是谈参谋长……

    而谈参谋长也貌似听到了苏悠悠刚刚的那番话。现在,他的脸色真的和臭马桶有的一拼。

    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甚至还紧握成拳。

    一看就知道,谈参谋长现在的心很不美丽。

    估计现在想要将苏悠悠给活活弄死的心都有了。

    “兮丫头,你是不是也觉得忒可怕了。你这胆子就跟耗子一样,你不知道我当时对着你家谈参谋长那个阎罗王的表,我要多勇敢有多勇敢。”苏悠悠还在臭着。

    貌似,粗线条的苏悠悠还没有意识到事的严重,这会儿还在她的病前捶顿足拍部,一脸爷们的对顾念兮承诺:“没事,就算他想要怎么样,你姐姐我都会好好的保护你。”

    “悠悠,不要说了!”此刻,顾念兮已经不敢将自己的视线落在站在大门处的谈参谋长的上了。就怕自己当了先锋队,死在谈参谋长的怒火下。

    “兮丫头,怎么了?我们只不过是在谈论你家谈参谋长,你用不着这幅吃了屎的表吧?再说了,我也没有说你家谈参谋长的坏话。”苏悠悠看顾念兮的表,还以为这顾念兮现在是在袒护她家的谈参谋长。当即,还准备对她进行一番嘲笑。

    可苏悠悠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么个男音:“都说是阎罗王表,瞪谁谁下地狱了。还不是坏话?”

    “不就是阎罗王表么?”苏悠悠的嘴麻利的搭上话,可这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后凉风阵阵。

    转一看,这站在她苏悠悠后的人,不就是刚刚被她苏悠悠形容成阎罗王的谈参谋长还能是谁?

    当下,苏悠悠有种立马找个铁锹,在地上挖洞先准备好自己的墓地的冲动。

    “兮丫头,你怎么也不提醒一下我?”想起刚刚自己还指着谈参谋长的脸,说他想要吃人的表,苏悠悠这会儿真的很想哭。

    “我刚刚提醒过你了。”

    “唔……谈参谋长,我刚刚没说你像阎罗王那样的恐怖,我是说您像阎罗王那样的威武迷人。”苏悠悠瞪了顾念兮一眼,意思是她刚刚的提醒真的不大明显。而后便立马化为狗腿,将谈参谋长给夸了个天花乱坠。

    可当下,谈参谋长的手还是动了一动。

    那一刻,苏悠悠感觉自己的小命即将要葬送在谈参谋长的魔爪下,便哀嚎出声:“呜呜,谈参谋长您大人有大量,饶小人一名。后做牛做马,不敢言辞。”

    看着苏悠悠那副哆哆嗦嗦的样子,谈逸泽的嘴角直抽:“刚刚不是胆子肥的么?这会儿怎么又跟耗子一样了?”

    谈逸泽只是抬手,将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不知道抓着什么。

    而后,黑眸又扫了一样还躺在上的顾念兮。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眼,但顾念兮立马知道了,这谈参谋长是在报复苏悠悠,报复她刚刚说了她顾念兮胆小如鼠。

    看到这,顾念兮算是松了一口气。

    光是看谈参谋长现在还有心事为她报仇,顾念兮就知道其实谈逸泽压根就没有想要对苏悠悠动真格。

    不过让她觉得无奈的是,他家的谈参谋长真的太过护短了。

    连苏悠悠说她一句,他都不喜欢。

    “谈参谋长,您误会了,其实小人的胆子一直很小,比老鼠还小。”苏悠悠继续狗腿。

    而顾念兮在看着苏悠悠如此的表现,在心里唾弃这苏小妞一番之后,还是开了口:“悠悠,孩子现在还在监护室。你走出去,从这边到楼道口的那一间,孩子就在那里。爷爷和我爸妈,也都在那里。”

    顾念兮其实就是想要给苏悠悠一个逃脱的机会。

    虽然她心里对苏小妞这种欺善怕恶的行为极为唾弃。但她可不想自己唯一的好姐妹就此被谈参谋长给吓破胆。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看小宝宝。”知道顾念兮其实就是想要给她逃脱的机会,苏小妞一推开病房门,就一溜烟的消失了。

    ——分割线——

    “子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苏悠悠离开之后,谈逸泽一把抓下了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坐在顾念兮的边。

    “还行,没有什么难受的。”

    “你还住院呢,不要老让她过来吵你。”谈逸泽扫了门口一眼,便对顾念兮说。

    那意思是,他谈逸泽口中指的“她”,就是苏小妞。

    “她就是来看看我和孩子,你不要对悠悠那么凶神恶煞的好不好?”顾念兮得知了她住院期间发生的这些事,除了有着对谈逸泽的愧疚,还有感激。

    感激他会在她顾念兮不知况下,为苏悠悠做了那么多。

    也感激他,这么的关心护她顾念兮。

    想到这,她拉住了谈逸泽的大掌。

    其实有些话,有些意思,他和她都不用说出来。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意会。

    看吧,谈参谋长也知道了她的意思。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不然,为什么会在她牵住了他的手的时候,他刚刚被苏悠悠激恼了之后眼眸里的那些凶神恶煞,都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不是对她凶,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她有多欠揍。”谈逸泽揉着顾念兮的长发,感受着那微凉的触感穿透自己掌心的舒适感。

    “……”对于谈逸泽的这话,顾念兮保留发言权。

    确实,这二货苏小妞有时候作出的那些事还真的是瞒欠揍的。

    顾念兮在心里想。

    不过她毕竟是自己的好姐姐,总不能真的伤了她吧。

    “好了,这段时间别老让她来打扰你就行了。”看着顾念兮那个纠结的样子,谈逸泽最终还是松了口。

    其实,除了因为苏悠悠害的他谈逸泽没能陪在经历着危险的顾念兮边,让谈逸泽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她之外,谈逸泽更不想让这苏二货在这个时候带坏了他的女人。

    “知道了。”谈逸泽肯松口放过苏悠悠,顾念兮自然是高兴的。“对了,老公待会把咱们的宝宝给抱过来好不,我好想他了。”

    “早上不才过来给你看过?”谈某人上班之前,应顾念兮的要求将孩子给她带过来看了一回。

    “可现在我又好想他了。”或许,这就是当妈的心

    这孩子,一刻见不着,就想的慌。

    “那皱巴巴的小猴子有什么好看的。”谈某人不满的嘟囔着。

    虽然有些吃味顾念兮想念孩子多过于想念自己,但谈逸泽还是记得岳母说过,这段时间不能让顾念兮不开心的事

    在她的要求下,他慢步走向了监护室……

    ——分割线——

    “悠悠,你看这孩子的手真小。”谈逸泽将孩子抱过来之后,苏悠悠自然也跟着粘了过来。本来一直都守在监护室外的谈老爷子和顾印泯夫妇,也都在这个时候跟了过来。

    “念兮,你是没有看到过,比你家这娃娃还要小的孩子。你家这小子,七斤八两,算是大的了。”苏悠悠在妇产科工作过,见过的小宝宝自然比顾念兮的多。

    在见到顾念兮的这个小宝宝,她除了感叹生命的神奇之外,她还想到自己那个没有缘分的宝宝。

    如果那个孩子能活下来的话,现在是不是也和顾念兮的这个一样大?

    可人生,没有如果。

    那个孩子,终究还是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想到这,苏悠悠的眼眶有些微红。

    而这一幕,恰巧让谈逸泽撞见。

    没有多说一句,谈逸泽直接大步走到两人之间,将原本眼眶红润的苏悠悠给挡住了。

    “好了,孩子你看够了,该休息了!”说着,谈逸泽便伸手准备将刚刚才放到顾念兮边躺着的小宝宝给抱回去。

    别说刚开始的时候谈逸泽抱着孩子笨手笨脚的。

    但他是个好学生。

    才不过两三天,这会儿他抱起自家孩子来,已经顺手顺脚了。

    不过很明显的是,他们家的大胖小子并不是那么喜欢谈逸泽这么拖着他的小股。才被谈逸泽抱上手,这小娃娃就开始乱蹬。

    小爪子,还有好几次差点挠到谈逸泽的脸。

    “小泽,让我抱,让我抱。”谈老爷子早就在边上按捺不住了。

    殷诗琪也不甘示弱:“小泽,让我抱。孩子呢,还是应该给女人来带。”

    其实,殷诗琪就是想要霸占一会儿外孙。

    现在随着计划生育的普及,外面能见到的小孩子也越来越少。

    顾念兮生了这么一个,又是这么的可,谁不想抱着?

    “亲家母,话不是这么说的。谁说孩子就应该给女人带?男人就照顾不好孩子么?别看我这样,当初我们小泽可是我自己一手拉扯长大的。”眼见殷诗琪要横刀夺,谈老爷子不愿意了。

    这小金孙他可是每天都盼着,终于盼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还没有抱过瘾呢,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被别人给抱走?

    “小泽是你拉扯长大。不过我听说是在八岁之后吧?现在这孩子还小,理应该由女人来抱着。”殷诗琪不满。

    眼见岳母和谈老爷子差一点为了谁抱着小宝宝的这个问题大吵起来,谈逸泽很是苦恼。

    这样的况,他说谁都不好。

    继而,谈逸泽求救似的看了边上一直站着默不作声的顾印泯顾市长一样,希望他能解救自己于水深火中。

    可顾印泯接收到女婿的这个眼神之后,只是云淡风轻的扫了还在谈逸泽怀中的宝宝一眼:唔,这小子怎么看都没有自家宝贝疙瘩那个时候好看!

    于是,顾印泯同志眨巴了几下眼睛之后,便直接朝着自家宝贝疙瘩的病边走去。

    至于老婆和亲家老爷子,他一个也不想说。

    “孩子我抱。”

    “我抱!”

    “……”

    边上,殷诗琪和谈老爷子还在激烈的争夺着。

    “念兮,你不劝劝他们么?”苏悠悠见这况,都有些后恐。

    “不用劝,反正待会儿最终还是一人抱一会儿。”顾念兮继续躺着,一脸轻松。

    “可他们好像都要打起来一样!”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随意的扫了一眼谈逸泽和两位长辈形成的怪圈。

    两人都在争着抢着,不过都默契的选择了拉着谈逸泽。或许在他们看来,只要将谈逸泽拉到他们的边,孩子便争到了自己的这一边。

    而谈逸泽除了无奈的看着两位长辈的争夺之战之外,还要顾好怀中的宝宝。

    虽然谈逸泽不怎么喜欢这宝宝,老觉得他霸占了顾念兮对他谈逸泽的喜欢。但怎么说,这孩子也都是他的,他还是舍不得让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顾念兮摆手,一点也不为此事心。

    “……”这会儿,苏悠悠还真的有些想要揍顾念兮的冲动。

    可没过一会儿,真的如同顾念兮所说的,两位老人家像是达成了协议一样,一个人抱一会儿。

    看着两人的这一幕,顾念兮对苏悠悠道:“其实这两天,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要自家的宝宝出来这么一会儿,两人就都会争着抢着要抱着宝宝。

    到最后,都会用猜拳来决定,谁先抱宝宝,一人一次多少分钟之类的。

    看着两位老人,一个抱着孩子,一个在边上逗着孩子的样子,苏悠悠也顿时明白了顾念兮刚刚为什么会那么放心的心里了。

    再怎么说,这孩子都是两家人的宝贝,谁都不舍得让这个孩子受伤不是?

    “念兮,生完了孩子很幸福吧?”苏悠悠问。

    “嗯。是很幸福,就是生孩子实在太疼了。”顾念兮抱怨着。

    “疼,却快乐着……”苏悠悠总结。

    只是,她这话好像并不是对顾念兮说的。

    因为苏悠悠此刻的眼神,是看向窗外。

    那迷离的眸光,好像透过窗外看到了不知名的何方……

    ——分割线——

    夜幕降临的时候,顾念兮还很精神。

    今晚的晚餐,还多了好些鲫鱼。

    这些,是殷诗琪给她买来的。

    老胡说,明天她就可以给宝宝喂了。

    为此,殷诗琪就先帮她做准备,买来了这些鲫鱼熬汤。

    不过吃饱了之后,顾念兮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大概是这几天,她白天睡的有点多了。

    晚上,就睡不着了吧。

    谈逸泽刚刚下班才过来,浑上下都是汗臭味。没敢来到她边,就匆匆的走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浑上下已经有了清新的肥皂香。

    不过见到上的顾念兮还是睁着和葡萄一样黑溜溜的大眼珠子瞪着自己,谈逸泽有些纳闷:“这么晚还不睡?”

    老胡说过,产妇生完孩子之后要非常注重调养。特别是作息时间,一定要规律。

    而妻如命的谈逸泽,早已将老胡说的那些话,当成了最高准则来实施。

    见到顾念兮这会儿还睁着眼睛瞅着自己,某男不淡定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把老胡给你叫来。”

    “没有,我哪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再说了,胡伯伯已经下班回家了,这会儿怎么还能让他过来。”

    这几天,老胡俨然成了他们谈家人的专属。

    时不时的,就让老胡过来她的病房里,讨论这些饭菜的搭配是不是达到了标准。

    谈家人大概都觉得这没有什么。

    不过顾念兮可不大好意思。

    “那有什么?我老婆不舒服,他过来看看怎么了?”谈逸泽不满。“我现在就把他给喊过来。”

    “别,我真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这两天大白天睡多了,现在不困了!”顾念兮说。

    “是这样?”可谈逸泽还是有点不放心:“老胡说你现在还是要作息规律。要不,我陪你说说话?”

    “好。”

    “那你等等,我先去给你整理了这些。”说着,谈逸泽开始整理着茶几上摆的保温壶。

    这几天顾念兮不能下地,所以这大部分的事都是谈逸泽一手包办的。

    当看到保温壶里的剩下的鲫鱼之时,谈逸泽的动作一顿……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