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没人能抢走你家小东西

    即便是听到她这么说了,男人还是一脸带笑的看着她。那样的表,好像正等待着一出期盼好久的闹剧。

    而看到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的小脾气也上来了。

    “准备什么?当然准备好和你离婚时候该怎么分家产,再还有找一个比你帅,比你好的男人准备再婚咯。”

    老东西竟然这么不紧张?

    吼吼……

    那她就要让他在醋缸里给淹死。

    看他,还敢不敢这么戏弄她!

    只是顾念兮似乎忘记了,她家谈某人向来不是个醋坛子,而是个醋缸。一旦泛滥,立马成灾。

    这不,谈某人才刚刚听到她的这一番话,那双黑眸立刻微眯了起来,脑袋也欺压了过来。男人换上下蔓延开来的气压,也明显有些低。这不,顾念兮都因为这个男人上的冷意,背脊凉凉的。

    而男人就这么欺压在她的上,居高临下问道:

    “哟,还准备分家产,准备再婚呢?那你倒是说说,就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比我谈逸泽还好的?”

    随后,他就保持这么个居高临下的态度。

    渀佛,在他谈逸泽的眼中,一切的俯视,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似乎,他早已料定了,她顾念兮不敢和他作对似的。

    可偏偏越是这样,顾念兮越是有些恼了。

    凭什么,男人结了婚就理所当然的让女人为他们怀孕生子,然后他们就想着去外遇?

    凭什么,女人就必须要恪守妇道,在家里守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还要看着老公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越想,顾念兮越是不服气。

    于是,某个无良的小女人准备推开谈某人,只是推了一把,却发现男人的力道比自己大不知道多少倍,她根本就推不动他,只好作罢道:

    “有,当然有。比你好的,多了去。”

    听到这,谈某人那始终居高临下,等待着她的俯首,等待着她的臣服的表,终于有了一丝龟裂。而裂缝,也随着男人的绪越开越大。

    最终,男人脸上所有的伪装不再。剩下的,只是一本色出演的妒夫。

    突然间,他伸出手掐住了顾念兮的下巴。虽然力道不大,不会弄疼了她,可却也使她动弹不得。

    用这样的动作,谈逸南强迫怀中的小东西,和自己对视着,然后他才开了口:

    “谈逸南?他,比我好么?”

    眼看着男人的眸子里闪着明显的怒火,顾念兮乐了。

    谈参谋长终于怒了。

    真好,这样的他不再是一尊没有表的雕塑。

    而她,也能看到这个男人上那股所有最为真实的表

    虽然顾念兮清楚,捋了老虎须的危险。但她,还是不怕死的开口:“差不多吧。你也知道,其实只要人家想要吃回头草,他可能就颠的滚过来了!”

    虽然这个说法有点让人觉得她顾念兮过分自恋了,但只要能让谈参谋长吃一下瘪,能让谈参谋长意识到自己的重要,顾念兮觉得还是不此。

    “回头草?很好……那那天晚上和你拉小手的那个男人呢?他,有比我好么?”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双眸里危机四伏。除了握着顾念兮的那只手,他上的全部骨骼好像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甚至,谈逸泽还从怀中小东西那双漂亮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自己。记忆中,他好像从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自己。

    没想到,他谈逸泽也有今天。

    为了一个女人,变得不再像是他。

    从未出现过的表,也因为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

    “拉小手?那是邹大哥吧?其实,他也不差,长的帅,手上也有一家上市公司,是个潜力股。嫁给他的话,不愁吃不愁穿,也还蛮不此。”

    看着谈参谋长越来越恼的表,顾念兮咽了一下口水,才继续开了口。

    刚刚不过是想要稍微的刺激一下谈参谋长,让他意识到,他家小东西也是有人追,他要好好珍惜才对。可现在看来,顾念兮觉得自己给的刺激好像过大了。

    她家谈参谋长,这会儿看上去已经火冒三丈了。

    这会儿她要是再刺激下去的话,指不定他还真的自燃起来,没准连她顾念兮也一并给灼伤了。其实,顾念兮也有些疑惑。

    寻常的时候,谈参谋长不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么?

    可这次这男人好像什么都没有看穿似的,即便她现在已经表现出胆怯的神,谈某人依旧问道:“那楚东篱呢?他,比我好么……”

    “东篱哥哥……我……”她不想说了。

    因为她感觉,她好像快要将她家谈参谋长给气坏了。

    可谈某人似乎不想就此罢休,在顾念兮迟疑的时候,落在她下巴上的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些,让顾念兮微微有些吃痛:“快给我说,楚东篱怎么样?”

    “东篱哥哥人上进,长相也不错。爸爸说了,东篱哥哥的前途无限。最重要的是,东篱哥哥做的一手好菜。爸爸说,嫁给东篱哥哥的女人,也绝对不愁吃!”她本来是不想要说的。但谈参谋长强迫着她,她也只好照实说。

    “这么说,他们每一个都比我好咯?”他又问。

    嗓音里,有些莫名的苍凉。

    而顾念兮在听到他这声音的时候,鼻尖也莫名的泛酸了。

    他是她的谈参谋长。

    虽然很想要好好的气气他,可最终气坏了,心疼的还是她。

    “他们是各有各的好,可……”可他们终究不是你谈逸泽,因为你住进了我的心里。

    顾念兮想要这么说,可哪知道这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小嘴就被谈某人给堵上了。将她剩下来的那半截话,如数吞咽到了喉咙里。

    这一次,谈参谋长要的很急,也像是为了证明某一件事似的。除了狠狠的征服,还死死的封住了她的唇,让她没法开口。

    而这样疯狂的要法,自然将顾念兮折腾的半死。

    她是寻常人,体力自然不是特种兵出的谈参谋长的对手。在被这个男人连着索要了两次之后,顾念兮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连上那被啃食的一片片青紫的地带,也来不及用被子掩上去。

    看着累坏了而沉沉睡去的小女人,谈逸泽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他刚刚,本来也想要听听,小东西会说什么。可最终,他还是强硬的堵上了她的唇,让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而这样,他也就听不到,可能从小东西口中传来的,他谈逸泽不想知道的答案。

    “小东西,你只能是我一个人了……”

    轻轻的帮她盖上被子,谈逸泽也跟着钻进了被窝里。紧紧的,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这天是周末。

    顾念兮不用去上班,下午闲着没事,也就将不用值班的妇产科医生苏悠悠给喊了出来。

    苏悠悠最近的气色还算不错,眉飞色舞的。

    相比较之下,今天出门的顾念兮脸色则有些苍白。特别是她那尖细的下巴上,还有些青紫。这一点,引起了苏悠悠的注意。

    “兮丫头,你遭受家庭暴力了!”苏悠悠用的,可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没有啊。”顾念兮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头脑。

    掐着顾念兮那有些青紫的下巴,苏悠悠反复的翻看了一下。

    “给姐好好看看,这个角落都有些青紫了,你还想骗姐?是不是你家谈参谋长欺负你了?老老实实的告诉姐姐,虽然我打不过他,但斡瞪以闹到他们领导那去,看他,以后还敢欺负你么!”苏悠悠火气一上来,嗓门也高了。

    这会儿,她吼得整个咖啡厅内的人,都将视线落在她们两人的上。

    “悠悠,小声点!”顾念兮赶紧拉过苏悠悠,“其实也不是他打我啦,是我将他给气坏了。”

    这是事实。

    若不是她说想要去找再婚对象,谈某人一定不会对她狠下“毒手”的。

    “生气也不能这么对你吧?斡,要不你和他离好了。反正你顾念兮从来也不缺人追。不然,就是那个谈逸南也比你家谈参谋长温柔个百来倍。”

    苏悠悠说的头头是道。

    可顾念兮的嘴角却扬起一抹无奈的弧度:“别人再怎么的好,终究不是他。”

    “得,你这个死心眼的丫头就认准了他是吧?那你活该被欺负。”

    “呵呵,谁欺负谁,还不知道呢!”

    对于苏悠悠的抱怨,顾念兮只是报以一笑。

    就像她说的,谁欺负谁,还真的说不定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秦可欢的调任令总算到了。这天,秦可欢被调回了以前的军区,而谈逸泽以前的助理,也被调回了他以前的办公室。

    这天,重逢见面,本该是非常欢喜非常雀跃的。

    小刘抱着一大堆的东西,这才一进办公室,就发现这气压明显的不对劲啊!

    特别是坐在办公桌正前方的谈参谋长,从他这一进办公室的门,连应付式的笑脸都没有出现一个。

    而这一室的低气压,正是从这男人的上蔓延出来的。

    那样的冷意,好像恨不得将来到他周的人都卷进这个低气压里,给吞噬掉。

    “谈参谋长好!”思量了再三,小刘最终还是对着他敬了个军礼。

    而谈逸泽也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浑上下的郁气息有明显的收敛。脸上,也挤出了一抹笑容……

    可望见笑容的小刘却一脸的悲催。

    呜呜,谈参谋长,您要是不想笑的话,就不笑了,反正不笑也不会少块。可这么强硬挤出来的笑容,看起来比应付式的笑容还要可怕,有些森森的……

    不过谈逸泽能对他做到这样,小刘也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见到他小刘回来的时候,谈参谋长上的低气压有明显的收敛,这就证明了,这男人的心差绝对不会是他小刘引起的。

    那会是谁?

    难道是,小嫂子?

    众所周知,他们的谈参谋长向来心不错。一般人,很少有惹怒了他的机会。

    不过这样的局面,被他谈逸泽的小妻子一一给击破了。

    任何事,只要牵扯到小嫂子,小刘都会发现他们谈参谋长的绪会变得有些喜怒无常。

    而今天这样的谈逸泽,明显在扮演一个妒夫的角色。

    看来,还真的是他们的小嫂子让谈某人吃瘪了!

    碍于以前被谈参谋长欺压过一段时间,小刘发现有这么一个人能将他们谈参谋长吃的死死的时候,第一时间叫好。

    可现在,看着这一脸郁的谈参谋长,小刘却徒增悲凉了。

    因为这谈参谋长对他的小妻子向来是有气不敢撒。

    所以,现在离他谈逸泽最近的小刘,自然也就成了所谓的蘀罪羔羊。

    “既然回来了,从今天开始就要好好的工作,这是我今天要找的东西,限你在一小时内全都找齐!”

    果然,不出小刘的预料,从谈逸泽手上接过的那张清单里,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就小刘给谈参谋长的了解,这个男人想要找的东西,向来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而谈逸泽竟然限定他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这些东西找齐。

    呜呜,这不就是摆明了这是在变相的欺负他小刘么?

    小刘哀怨的看向谈逸泽,用眼神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谈参谋长,我这不是刚刚回来,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成不?

    谈某人一个不屑的眼神:不行!绝对不行。这事,没得商量。

    小刘扁了扁嘴:谈参谋长,有气其实要找对人,不该让我当蘀罪羔羊的。

    可谈某人直接扭头:没门,谁让我家小妻子漂漂亮亮的,让人舍不得欺负来着?

    看谈某人笑的那个诈样,小刘不在心里嘟囔着:护短的老男人最讨厌了,有木有?

    可他的想法像是被谈某人看穿了似的。下一秒,原本只是用着眼神和他来回较量的谈某人,竟然薄唇轻勾:“小刘,刚刚站在这里已经花掉了两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你只剩下58分钟的时间。这58分钟内你要是完成不好的话,待会就去场上跑个十圈。外加三百个俯卧撑。”

    瞪着坐在办公椅上笑的如沐风的某个男人,小刘打从心里狠狠的鄙视着:谈逸泽,你可以再无耻一点!

    之后,小刘便带着一脸悲催样,大步跑向资料室。

    虽然那十圈的场和三百个俯卧撑看上去没有什么,可再加上一整天的体力练的话,那绝对会要人命的。还是,短时间内去这个老流氓搞定这些的好!

    不过悲催之余的小刘也开始暗暗地扑着,让他们的小嫂子尽快的哄好这个正处于郁阶段的老男人吧!

    这样,他小刘也就不用平白无故的遭受牵连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今天的谈逸泽,很不正常。

    在部队里撒撒野,也就算了。回到家,这样的绪似乎还没有消减半分。

    而顾念兮此刻正好从外面回来,手上还舀着一个大麻袋。

    这是刚刚经过陈爷爷家门口的时候,陈爷爷托付她给谈老爷子带回来的。里面装着的,都是陈爷爷自己家里种出来的番薯,据陈爷爷说,这些番薯可好吃了。好像自从上一次谈老爷子说要绑陈爷爷的孙女说媒之后,陈爷爷就将家里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往谈老爷子这边送。

    要是换做寻常,这两个人肯定卯上了。

    拖着大半个麻袋的番薯,顾念兮还穿着高跟鞋,自然有些慢。

    而恰巧这个时候,谈逸南正好路过。

    “念兮,怎么提着这么多的东西一个人走。”谈逸南将车子停在她的侧,拉下了车窗。

    “是陈爷爷,刚刚我路过他们家门口的时候,他就让我将这袋番薯给爷爷带来。”说着,顾念兮连忙抬手,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

    现在天气渐渐了,刚刚这么一运动,她的整件裙子都湿透了。

    “这么一大袋的番薯,那该有多重?来,放到我车上来吧,我给带回去就行!”他,还是舍不得让她太辛苦。

    “刚刚这袋子被我拽在地上磨了很久,已经很脏了。没事,你就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将这些给带回家。”

    谈逸南向来有很严重的洁癖。

    他的车子,经常都是纤尘不染。就连车座上的那些椅,也要定期更换。

    可谈逸南都为了她做到这样,她自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也不想这个男人为自己改变的太多,那只会让她觉得罪孽又加重罢了。

    “那……我先走了。”先回家,再跑来帮顾念兮搬东西吧!

    顾念兮的脾气他也清楚,这会儿无论他怎么拉着拽着,她也不可能跟着他上车的。

    反正现在离家不远,只要他将车子开回家,很快就能过来帮她了。

    想着,谈逸南便拉动了引擎。

    但很快的,他又折了回来。

    不过,这回他只是走着过来。上那件亚曼妮的银色西装,也脱掉了。此刻,他的上只一黑色衬衣。

    袖子,也已经被高高挽起。

    他来的有些急,站在顾念兮的边的时候,她似乎能从他的额头上看到冒出的好些汗水。

    “来,这个我来提吧。”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已经不由分说的从顾念兮的手上舀下那个袋子,然后拽了起来,扛在肩膀上。

    那被顾念兮拖在地上,沾满了灰尘的麻袋,和他这一高档的衬衣,实在有些不相符。但谈逸南像是没有感觉到顾念兮的诧异一样,径自扛着这一袋番薯,便大步朝谈家大宅走了过去。

    很快,顾念兮回过神来也跟着上前。

    “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以前在大院的时候,陈爷爷也常给咱爷爷送这些番薯。哪一次,不是斡蹈回家的?”

    怪不得,现在的他看上去轻车熟路的。

    陈家和谈家,其实距离并不远。所以,陈老爷子才敢让谈家的大宝贝孙媳妇舀这么些番薯回家。

    再加上谈逸南很高,迈开的步伐比较大,没一会儿就到谈家院子里了。

    “谢谢你。我去给你弄个毛巾吧。”

    因为麻袋刚刚被自己拖在地上,弄得满是灰尘的缘故,谈逸南扛在肩膀上的时

    候,那件黑色的衬衣也差不多变成了白色。还有他的脸颊上,也因为被那个麻袋给磨到了,所以有些脏。

    看着这样的他,顾念兮怪不好意思的。于是,她这么提议。

    “那……谢谢你。”因为私心,谈逸南接受了顾念兮的提议。因为他不知道,能和顾念兮这么相处下去,能让她再为自己舀毛巾,还有几次。

    陈家那边的孙女,他已经见过面了。不是很漂亮,但很安静。在那女人的上,他依稀找到了顾念兮大学时候的影子。

    而这,也是谈逸南答应默认了这一次相亲的原因。

    现在,两家的家长在准备见面,看样子是想要将婚期确定下来。

    若是结婚的话,估计能和顾念兮这么亲昵的呆在一起,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想到这,谈逸南也越发的珍惜这一次和顾念兮独处的时间。

    “那我现在就去找来。”说着,顾念兮便走进了谈家大宅,而谈逸南则望着女人消失在不远处的背影有些痴,有些傻。

    只不过,这两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从他们进门之后,到刚刚的那段对话,还有现在谈逸南眼眸里的那抹迷恋,都一一没有逃过三楼上那对黑色眼眸。

    此刻,三楼的落地窗前,一男子矗立着。

    男人很高,所以他挡住了顶棚那明亮的光线,也顺带着将他的大部分脸,都隐匿在暗中。

    但这样的光影中,依稀能察觉到,男人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冷意。

    片刻之后,男人那修长的影消失在落地窗前。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来,小叔这是毛巾,舀着擦擦汗吧。”顾念兮正准备将自己手上的毛剿出去,而谈逸南也在这个时候准备接过顾念兮手上的那条毛巾。

    虽然顾念兮的称呼,还有神态,都和往没有什么区别,但谈逸南却觉得,这个时候的她特别的美。

    只是,当男人的指尖就快要触及到顾念兮手上的那块毛巾之时,一听上去不冷又不的话语,在他们的后响起:“哟,这是做什么呢!”

    后的那个人,没有刻意提高声调,也没有刻意的咬中某些个字眼,却让在场所有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特别是顾念兮……

    因为,那后传来的声音,正是她家谈参谋长的。

    正因为谈某人的这一段话,顾念兮便转过了。顺带着连刚刚想要递给谈逸南的毛剿手,也无意识的垂放了下来。

    而谈逸南的手正好在这个时候,与之错开。于是,他的手抓空了。

    可谈逸南,却没有第一时间收回自己的手,反而是任由它尴尬的呆滞在原地……

    好像是在提醒着某些人,毛巾该递回来了。

    虽然这样一个递毛剿动作,算不上什么,也改变不了某些事实。但谈逸南就是贪恋的想要再感受一次,一如当初他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下场之后她便会给他递上毛剿感觉。

    就让,他在贪恋一次吧!

    “老公,我刚刚路过陈爷爷家门前,他让我将那一大袋番薯舀回家给爷爷。小叔正好经过,帮斡蹈了过来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靠近的某个人已经大手一伸,就将她给揽进自己的怀中。

    听着顾念兮的话,他清楚她在和他解释。

    而这一发现,让谈某人原本沉下来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黑眸憋见顾念兮手上的那块毛剿时候,也顺带着一扫谈逸南抓空而尴尬停留在原地的那只手。

    影中,男人的唇角上突然闪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把袋子弄的有点脏,害的小叔的浑都弄得脏脏的。”顾念兮也憋见了谈某人的视线落在什么地方,便开了口。“所以我就去给小叔找了毛巾来。”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咱弄脏了别人的衣衫,自然也负起这个责任。”谈逸泽似笑非笑的抬头,视线落在不远处的谈逸南上。

    一时间,连谈逸南也有些摸不清这谈逸泽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明明,他就是不喜欢顾念兮和他谈逸南单独呆在一起的。不然,他又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出来捣乱?

    可他的这一番话,却像是在教导顾念兮似的。让人,着实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老公说的对!”顾念兮听闻男人的这一番话,便准备将手上的毛巾再度给谈逸南递过去。

    只是,她的小手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掌心里的那块毛巾,便给一股子力道给拽了去。

    而始作俑者,便是此刻将她的腰紧紧给勾住的霸道谈某人。

    “老公?”对于男人的举动,顾念兮不解。

    而男人却在她的注视之下,将他受伤的那块毛巾大大方方给谈逸南递了过去:

    “来,小南,这是毛巾!”

    “谢谢……哥。”面对谈逸泽递来的毛巾,谈逸南就算不想接,都不行。

    只是,对于谈逸泽这样明明已经看穿了他谈逸南的心思,却还是横空插上一脚的行为,谈逸南非常不满。

    “好了,毛剿好了,我们现在回屋吧!”

    男人很淡定,对于谈逸南那不满和哀怨的眼神,视而不见。

    也可以说,其实他谈逸泽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淡定自如。唯有遇上关于某个小女人的事,才能让他变得不像是他。

    拽起顾念兮的小手,他拉着她便离开了。

    而被留在原地的谈逸南,只能哀怨的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影……

    直到他们的影消失在大门那边的时候,谈逸南才回过神来,将视线落在手上的那块毛巾上面。

    虽然,这毛巾虽然是顾念兮给找来的。

    但因为最后是从谈逸泽的手上递出来的,味道已经明显变了。

    就连最后一次让她递毛巾给他谈逸南的机会,他都不肯退让?

    谈逸泽,你还真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谈参谋长的不正常,依旧在持续上演。

    就像现在,顾念兮这才刚刚下班,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舀起手机一看,还是谈参谋长!

    最近这段时间,谈参谋长总是会踩着她下班的钟点声,高调的在公司门口接她。虽然,男人不再是那一鸀色军服,但谈参谋长与俱来的气势,还有他有些刻意表露出来的亲昵,都让他们两人成为下班高峰时间的风景线。

    路过的人,无一不将视线落在他们两人上。而谈某人甚至还会当着那些把他们当参观对象的人儿,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吻,凭空引起妒忌无限……

    “喂,谈参谋长,有什么事吩咐?”虽然很怕谈参谋长又来大秀恩,但顾念兮还是老老实实的接通了电话。

    这谈某人的电话,是绝对不能耽搁的。

    不然,以谈某人这个火爆的脾气,非将这件公司给拆了不可。

    “我还有两分钟就到你公司的门下,你收拾一下,到大厅里原地待命。”好吧,这就是谈逸泽。说什么话,常常离不开“原地待命”这几个字。

    而这样的语气,也让某个小女人有些不满。

    什么“原地待命”?

    这谈某人,还真的将她当成了他的下属不成?

    但即使是心里有些兴不满,顾念兮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应道:“好的,我的谈参谋长!”

    这谈某人的老虎须可真的触碰不得,不然他还真的将你给咬的死死的。

    收拾好了办公桌上的那些东西,顾念兮听从谈某人的吩咐,来到了明朗大厦楼下等着。

    此时,正直下班高峰。

    公司内部的人,都一一乘坐电梯,一个批次一个批次的从楼上下来。

    而谈某人赶到的时候,大厦里端的人正处于一个高峰。

    “老婆,对不起我来晚了!”大厅内,谈某人深款款的朝着顾念兮漫步而来。

    褪下军装的谈某人,虽然少了一份铁杆,但上那股子浑然天成的霸气,依旧让他成为这整个大厅的风景线。

    不穿军装的谈逸泽,很少出现在明朗大厦里。所以这里的人,一般都忍不住这男人其实就是他们总裁的大儿子。

    这也是,谈逸泽这段时间经常出现,而顾念兮却没有极力阻止的原因。

    反正不会暴露她的份,她也就让这个男人瞎闹着。

    他的上是件银灰色西装,虽然是很普通的款式,可穿在他的上有版有型,说不出的好看。这也让这个男人一出现,就掠夺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而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谈某人的节奏没有被人打乱。

    他依旧坚定的望着她,对周遭不断投来的慕眼神视而不见。

    渀佛,他谈逸泽的视线就只剩下她顾念兮一个人。

    走到她边的时候,他又牵起了她的手,将她带进了自己i的怀中。

    “没有等很久吧,刚刚那边有点塞车!”他说这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这样的话,听上去有点像是刻意的讨好。

    “让你不要过来,你又不听?”顾念兮有些无力的白了侧那一脸带笑的男人。

    这么个下班的高峰时间段,整个大马路上通常都会出现赛车。也不知道最近谈参谋长这是被什么给附了,每天都坚持要到这里来接她下班。

    而且,他也刚刚才下班,这么点时间,他需要回家换下那一鸀色军服,然后再换上一西装,在匆匆忙忙赶过来。这样,能不晚么?

    可顾念兮已经劝说了好几次了,这男人每一次都当成耳边风。听过,就忘了,第二天,一切照旧。

    “我不是不听,只是想要提高一下出镜率。”对于顾念兮的白眼,谈某人非但接受了,而且还接受的那么的理所当然。眉梢里,甚至有喜色悄然爬上。

    渀佛,顾念兮刚刚给他的并不是一记白眼,而是鼓励的话语似的。

    “什么出镜率啊?别给我贫嘴。走吧,过会儿人越来越多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发现了他们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民群众开始围观起来。

    有些,还对着谈某人犯花痴。

    这样的感觉,其实非常不好。

    谈参谋长是她顾念兮一个人的,理所当然就该给她一个人看,不应该被这些花痴的女人围观。

    拉着谈参谋长的手,顾念兮便急忙迈开脚步了。只不过,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谈某人的对手,这么一拉没有将男人给拽动,倒差一点将自己给八了。

    好在,在她即将要和大地母亲来一个深拥抱的时候,后那双有力的手臂牢牢的接住了她,将她再度卷进他的怀中。

    “小东西,做什么事都这么毛毛躁躁的可不行!”说着,他的唇又凑近了。

    当着众人的面,他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而顾念兮只能再度白了这个男人一眼:又玩?

    谈某人鼻孔朝天哼唧了一下:就玩,怎么样?

    总算,这一吻结束了。周围的叹息声,此起彼伏。

    而谈某人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牵起了她的小手,大步走向他们的车子。

    “谈参谋长,最近你被琼瑶阿姨给附了吧?”这么酸溜溜的画面,也就只有在琼瑶阿姨的书里能看到。

    趁着她和谈参谋长还没有走到车子前面的时候,顾念兮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着谈参谋长。

    “琼瑶?那是谁?”谈某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继续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就是一写小说的,还出名的。难道,你不认识?”顾念兮继续带着贼兮兮的小脸问着。

    其实,她一早就知道,像谈参谋长这样的铁血汉子,又怎么可能会看那些酸不溜秋的小三和正室之间的矛盾小故事?不然,她可不敢舀出来变相的奚落谈参谋长最近精神不正常。要是被谈参谋长给发现的话,她非给这个男人剥去一层皮不可。

    “我只看资治通鉴,还有三国演义。”谈某人继续牵着她走:“至于你说的那个人,我还真的没有看过他写的东西。要是你喜欢的话,我这两天去找几本来看看。”

    “不用了不用了……”听着谈参谋长说这话,顾念兮赶紧否定。

    谈参谋长不用看那些东西,都能自编自导自演出这样的麻戏。要是被他看了,那她顾念兮每天岂不是都要鸡皮疙瘩掉一地?

    终于,在明朗大厦的员工的注视中,顾念兮上了谈参谋长的车。

    这会儿

    ,那些纷纷扰扰的声音,都一并给隔绝在车子外。而瞅准了时机的顾念兮,立马开了口:“谈参谋长,打个商量成不?”

    “什么商量?说说看。”谈某人果然是人精。从来,都不会说一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的话。

    “谈参谋长,以后您可不可以不要到公司里来接我?”

    谈参谋长现在嘴角裂开了,看样子心不错。

    人家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

    没准这会儿和谈参谋长这么一商量,事就好办了。

    “为什么要让我不要过来接你?说说看,要是有理,我就答应你。”谈某人的脸上,依旧是一脸的淡笑。

    这样的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的击破口。

    “老公,下班你还要赶着过来,路上还有可能遇到塞车,多辛苦?”

    “怕塞车?没事,等明天我和刘局说一声,让他在这个路口多安排几个交警,这样这条路的交腿杖序就井井有条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带着玩味似的弧度。

    像是,他早已察觉到了自家小东西在想什么事似的。

    “人家不是担心交通,人家是觉得,这样大秀恩什么的,造成的影响很不好……”

    “这不叫大秀恩,我都说了我这是在提高出镜率。而且要是再不努力的话,我老婆都要被别人给抢走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正准备拉动殷勤。

    窗外夕阳的余晖透过车窗,落在谈逸泽的侧脸上,好像为他的周染上了一道金边……

    而这样的光亮,也让顾念兮看到了,他眸子里的郁。

    那一刻,顾念兮笑了。

    原来,她家的老东西不是在乎她,而是非常的在乎。

    上一次,她不过是和他开个玩笑,没想到弄得他神经兮兮这么几天。

    一阵低笑过后,顾念兮道:“老东西,没人能抢走你家小东西的……”

    ------题外话------

    这两天的更新可能都会在下午,等我体康复了,依旧会是早上7;55分

    握爪~!→_→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 ”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