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老子等不住了

    顾念兮收拾好办公桌,到楼下等谈参谋长的到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虽然现在的天气有点冷,寒风也不断呼啸而过,但依旧没有影响顾念兮的心。站在明朗大厦之前,顾念兮翘首等待。

    昏暗的路灯,将她的影拉的有些长。

    寒风吹过,卷起她的三千发丝,让它们在她的周铺散开来,露出她那精致的五官。柔和的灯色之下,女人美的有些惊心动魄。

    特别是她唇角上一直勾起的弧度,竟然美的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只是如此的人儿,却好像浑然不知,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某个人的到来。

    记忆中,这是和谈参谋长结婚之后,他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邀请自己。虽然结婚有一年了,亲昵接触更是无数。但顾念兮还是无端的期待这个约会。

    很期待,老东西到底会给她怎样的约会。

    不远处,有辆车子缓缓停下,很快车上便下来了一个人。

    即便此刻的天色有点暗,不足以让顾念兮看清楚来人。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顾念兮就能分辨的出,那是她家的老东西。

    也许,那个男人一出生就是个发光体,走到哪里都是个让人无法忽略的存在。

    即便是在如此多人的场合,他依旧是最为惹眼,最为凸出的那一个。连他上的气场,都不同凡响。

    也许,某些人生来就是该享受着别人的戴,别人的景仰,别人的瞩目吧?而她家的谈参谋长,正是这样一个人。

    在万千瞩目的之下,男人似乎也从人群中一眼分辨的出她来。这会儿,他正朝着她顾念兮所在的地方走来。

    时值下班高峰,所以公司里的同事也都在这个时间拥向了大厦门口。只是奇怪的是,所有的人在路过谈参谋长的边之时,都不敢贸然的喧哗,更自动自觉的退开了一条路,让谈参谋长可以从中顺利的来到她的边。

    这样的现象,连顾念兮也感觉到了怪异。

    其实,他们家谈参谋长因为今天是要来和她顾念兮约会的缘故,下班的时候便先回了趟家,褪下了那一鸀色军服,换上了一简单的休闲服。车子也换了,没有他挂着白牌的车子来,而是开了谈建天的。因为他知道,顾念兮并不喜欢让别人知道,她的老公是个大人物。

    但即便是着装如此低调的他,依旧引得在场无数的女为之停顿,目光痴迷而眷恋的落在他的上。

    只可惜,某个男人的视线中,好像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

    在万千瞩目中,男人只是大步朝着她顾念兮的方向走来,连他嘴角上所挂着的弧度,也好像只为了她顾念兮一个人。那专注的眼眸,更像是在告诉顾念兮,他谈逸泽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她。

    走到顾念兮边的时候,男人的薄唇依旧勾勒着优美的弧度。本以为,这个老男人在别人的面前还是会收敛一点了。可当男人的大掌习惯的爬上她顾念兮额的腰的时候,顾念兮的嘴角浮现了无奈的弧度。

    她的老东西,还是那么的霸道。

    只要她顾念兮站在他长臂所能勾到的范围,他就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呆站着。

    寒风拂过,顾念兮的发梢再度被吹起。露出来的那张精致小脸上,更多的却是幸福的弧度……

    “小东西,等了很久么?”将她带进怀中之后,谈某人终于轻启了薄唇。看着她被寒风卷乱了的发丝,他又伸手一一为她整理。

    他的动作,很是轻柔。

    他那富有磁的嗓音里,也有着温柔快要溢出的味道。

    “没有很久。不过老东西,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要请人家到外面吃饭呢?”结婚一年多,她和谈参谋长到外面用餐的次数可真的是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她家谈参谋长是在红色旗帜教育下长大的。衣食住行,他都适量而行。

    所以,结婚这么久,除非必要的场合,他还真的很少带着她出去吃饭。

    “你猜!”盯着怀中好奇的小东西看了好一会儿,谈逸泽隐藏在别人看不见的暗角落里的唇瓣,悄然勾起一抹弧度。

    他知道,他这个人不浪漫,也不懂得说些甜言蜜语。

    他的小东西这么小就跟了他,也没有能享受过别的女人所拥有的这些。

    所以,谈逸泽对顾念兮的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愧疚的。

    不过让谈逸泽感动的是,他的小东西从来都不会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些。更不会和其他的女人一样,非要穿着名牌衣物到处炫耀。

    虽然对小东西的愧疚是有的,但谈逸泽始终不后悔,在小东西22岁那年,就将她强行拉进民政局。

    这就是谈逸泽。

    只要是他所喜欢的,他都会占为己有。就算对象,是小东西,也一样。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拉进门就是我的。不我也没有关系,反正有我着你就行。

    不过谈逸泽幸运的是,他的小东西的心里,也渐渐有了他谈逸泽的影子。

    “人家猜不到!”

    其实,顾念兮也没有想那么多。

    她只是觉得,今的谈参谋长真的很奇怪。

    从见面的那会儿开始,他就一直都在偷笑着。

    虽然那笑声被谈逸泽压得死死的,但她还是从中听到了,那无声的笑……

    “猜不到,那就等会儿我再告诉你!现在,是不是该和我一起去用餐了,我的参谋长夫人!”

    谈参谋长似乎有意不想要将他今天约她吃饭的目的告诉她。

    即便是在此刻,他也保持着那份神秘的笑容。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男人完美的侧面轮廓,以及那嘴角上带着的那份宠溺弧度,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将整个明朗大厦楼下的女人的视线勾住,让人挪不开眼。

    顾念兮当然也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其实就是一个祸害。特别是摆出这个笑容的时候,连秦可欢那么爷们的女人都被他给迷住了,更何况是这些柔柔弱弱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女人呢?

    若是寻常,顾念兮自然会给如此招蜂引蝶的男人一记白眼,让他好好收敛些。

    现在他可是她顾念兮的男人,所以她要求的是从体到心里的服从。可他还将这样妖娆的笑脸摆在别人的面前,这不摆明了在引人犯罪么?

    不过好在的是,今天谈参谋长的好心也感染到了她。这会儿,虽然谈参谋长已经引得无数的女人都忘记了走动,顾念兮还是没有生气的将他一把推开。

    她只是安静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谈参谋长的臂弯中,然后对着男人道:“好的,我的参谋长!”

    当然,她和谈逸泽的声调都是一种他们之间才能听到的音量。

    不过顾念兮却用她的礀态摆明了:这个男人是姐的,不准肖想!

    从刚刚谈参谋长出现的时候,那些女人就一直和望夫石一样,站在原地。说话的,办事的,好像也都忘记了。这会儿,都只瞅着她家的谈参谋长看。顾念兮虽然年纪小,但毕竟也是个女人,她又怎么可能会猜不出,这些女人都在想些什么?

    果然,在她这会儿主动的将小手放在谈参谋长的臂弯之后,接踵而至的喘息声便此起彼伏。

    “原来人家名草有主了!”

    “怎么好男人都让人给捷足先登了呢?”

    “就是就是……”

    这谈话的几个,顾念兮也还记得,这都是他们公司销售部的几名员工,而且都是未婚的高级白领阶级的。顾念兮还记得,当初进这明朗集团的时候,她最先学习的那些内容,还是从这几个人的手上学来的。顾念兮也还记得,这几个人都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顾念兮当时也听她们说过,其实她们早就打算一辈子单了。

    但今天,顾念兮却发现,原来他们家谈参谋长还真不是普通的妖孽。

    竟然连不想结婚的,都能给祸害成这样?

    看来,她还是赶紧将她的老东西给带走吧!

    而谈逸泽感觉到小东西的步伐莫名的加快了些,他自然也迈开了脚步,配合着。

    只不过,他和顾念兮不同的是,他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这办公楼下的那些男员工的上。

    他的小东西年纪还小,也从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再加上,她的上都没有一处标明她是已婚的标志,所以公司里的人大都以为她还没有结婚吧?

    从刚刚他下车的时候,谈逸泽就注意到,即便顾念兮只是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也有不少的男人悄悄的将视线落在她的上。甚至,有好几个还准备上前和她搭讪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下车之后便大步朝着她走过来的原因。

    再不走过来,他谈逸泽还真的担心,他的小东西被别人给拐跑了。

    不过现在想来,他今天的这件礼物还真是买对了。虽然贵了点,但起码能在他的小东西的上打上他谈逸泽的标记。

    越是想到这,谈某人的心约好。

    在上车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忘记,顺手摸了一把自己口袋里的东西。

    还在……

    这很好!

    一抹灿烂的弧度在男人的唇角漾开之后,他便拉动了引擎,让车子朝着某个地方开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谈逸泽这次带顾念兮来的餐厅,虽然不像是上一次周子墨家的那么奢华,但从装潢和餐具的考究,顾念兮也不难猜出,这里吃一顿也能用去他们小半个月的工资。

    不过谈参谋长说了,今特殊,许她好好的享受一次。代价当然就是,后面的这个月,他们要省吃俭用一些。

    不过难得和谈参谋长约一次会,顾念兮也苑决定不去计较这些。

    照例,他们点上来的是中餐。因为他家的谈参谋长,其实不喜欢洋人那些刀叉。

    而顾念兮在每一样菜上来之后,都大口大口的吃着。因为这些东西在她的眼中,都是白花花的银两,一点都不能浪费了!

    整个过程,谈参谋长依旧保持他用餐的优雅。

    不过因为今天心非常好的缘故,谈参谋长也比寻常多吃了一碗白米饭。

    虽然菜式有点多,但两人还真的将一整桌子的菜吃的一滴都不剩。

    晚饭过后,甜点时间也到了。

    餐桌上除了水果拼盘,其他的东西也都收走了。

    “老东西,不是说好要告诉人家,今天为什么要带人家来吃饭的么?”吃着她最喜欢的葡萄,顾念兮顺手也往谈参谋长的嘴里塞了一个之后,便开口问着。

    其实在谈参谋长的面前,顾念兮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反正这是她家的老东西,又不是别人。再说了,刚刚吃饭的时候她沾的满嘴的饭粒,不还都是他们家的老东西帮她给擦掉的么?

    吃完了葡萄之后,顾念兮又开始吃哈密瓜。这个哈密瓜好吃的,将一块往谈参谋长的嘴里塞之后,其余的三块顾念兮都划分到自己的角落,这些都是她的了,吼吼……

    顾念兮的举动,谈逸泽其实也都看在眼里。但男人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是宠溺的弧度。

    反正他的小东西吃,他全给她都可以。当然,前提是她不能撑的太饱。

    看的她塞水果塞得双颊鼓鼓的,再看顾念兮光秃秃的左手无名指,谈逸泽的手自然而然的伸向自己的口袋。

    是时候,该将这个东西,戴在她的小东西的手上了。

    这样以后别人看到她的无名指,也都该知道这小东西也是有主的了!

    想到这,谈逸泽的手滑向自己的口袋。

    只是,就在谈逸泽的手触及绒线盒子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嘟嘟嘟嘟……”

    如此急切的铃声,在这样的氛围下,突然变得有些沉闷。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看到手机频幕上显示的是舒落心的号码,谈逸泽的眉心微皱。

    本能的,他准备将手机放回到自己的口袋里。

    其实从这个女人嫁给父亲开始,从她一次次的背着父亲奚落他,他就没有喜欢过。

    自然而然的,每一次她给他打电话,谈逸泽都想要自动忽略。

    几乎,她的每一次来电谈逸泽都会自动的忽略掉。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将准备将手机收起来的时候,谈逸泽的心却无端的抽搐了一会儿。

    而顾念兮似乎也憋见了来电显示,这会儿看了看谈逸泽的眼神之后,便道:“要不老公,你先接电话吧。没准,舒姨有什么急事!”

    谈逸泽和舒落心向来不合,这一点顾念兮是知道的。

    对于舒落心而言,谈逸泽是她的丈夫和前妻所生的儿子,所以她多多少少心存芥蒂。

    一般时候,舒落心也不会主动打电话找谈逸泽。

    所以,她的来电多多少少让顾念兮的心也有些不安。

    这也是,为什么顾念兮会让谈逸泽接电话的原因。

    听了顾念兮的话,迟疑了一会儿之后,谈逸泽也摊开了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只是在听完电话之后,谈逸泽那双黑色的眼眸里所有的光亮突然都消失殆尽的景象,也让顾念兮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

    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么?

    “舒姨,我和兮兮马上就赶过去。还有,你让其他人,也先照顾一下爷爷。”不知道电话里的舒落心说了什么,这会儿谈逸泽的脸色越是沉了几分。

    爷爷?

    谈逸泽提到了谈老爷子,难道是谈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么?

    想到那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顾念兮的心又开始猛地提了起来。

    本来就要再度伸向水果拼盘的小手,也收了起来。

    之后,谈逸泽还交代了一些事,便挂断了电话。

    “兮兮,我们要回去了!”这是谈逸泽挂断电话之后,对她所说的第一句话。

    “好。”没有问为什么,顾念兮只是坚定的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谈逸泽的掌心中。

    然后跟着他,大步的离开了这间餐厅。

    只是上了车之后,顾念兮才知道,原来出事的,并不是谈老爷子,而是谈建天。

    刚刚开完会议的谈建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昏倒了。

    还好被准备去送资料的秘书发现,及时送进了医院,现在正在急诊室。

    其实,谈逸泽和谈建天的关系算不上好,这一点顾念兮是知道的。虽然他们每天能呆在一张餐桌上吃饭,虽然他们表面上和其他的父子没有什么区别,但在每一年谈逸泽母亲祭的时候,他们父子间关系的恶劣,便会暴露无遗。

    只要每一次谈建天想要去探望他母亲的坟墓,谈逸泽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朝着谈建天咆哮,朝着他怒吼,朝着他发泄。甚至,还会将谈建天想要送给他母亲的鲜花,狠狠的丢在地上,践踏踢开……

    这些,都是顾念兮亲眼所见。

    表面上,谈逸泽一点都不屑于谈建天的关心,一点都不屑谈建天对他的管束,甚至一点都不屑他这个父亲。

    但……

    顾念兮还是看出了,其实谈逸泽是非常喜欢谈建天这个父亲的。

    若不然,为什么向来处事冷静的谈参谋长,会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全僵住了,像是被层层的冰霜所覆盖。

    若不然,为什么谈参谋长会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她顾念兮拉出那个餐厅?

    虽然谈参谋长没有说,但顾念兮却能从谈参谋长今的心,还有他嘴角上带着的笑意看得出,其实他对这个约会是非常重视的。

    特别是今天他去接她下班的时候,刻意换上的西装,还有打上领带……

    这一切,都是寻常都不能从谈参谋长的上看到的。

    但今天,他的谈参谋长却为了她顾念兮做到了。

    可因为谈建天昏倒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顾念兮从餐厅里带了出来,这足以说明,其实谈建天在谈逸泽的心中的分量,一点都不轻……

    只是,谈逸泽一直都肯承认罢了。

    回去的路上,谈逸泽都没有说话,视线也一直都落在前方的挡风玻璃上。

    这样的他,好像整副心都在认真的开车,但顾念兮知道,其实他是在担心谈建天。

    因为车里的光线有些昏暗的光线下,谈逸泽的大部分脸都隐匿在黑暗中。他的双唇紧抿着,目光也安静而沉稳,这样的他宛如古老的欧洲贵族,神秘而高贵。

    但即便男人表现的如此的平静,顾念兮还是感觉到了,男人那张紧绷着的脸上,写满了紧张。

    高傲如谈逸泽,虽然不屑父亲的疼,最终谈建天还是他最放不下的那个人。

    车子的速度很快,这一路上闯了红灯无数。但谈逸泽似乎没有想到什么,他的视线依旧专注的落在车前方。

    等到车子赶到军区医院的时候,谈逸泽这才拉下了紧急刹车。

    车子才刚刚一停下来,谈逸泽便开始迅速的拉下自己上的安全带。

    虽然这整个过程,谈逸泽一直很想表现的自己非常冷静。但在准备拔出车钥匙的时候,男人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掌上那轻微的颤抖,还是没有能逃脱的出顾念兮的眼睛。

    那一刻,顾念兮突然伸出了自己的小手,覆盖到了谈逸泽的大掌上。

    “老公……”

    “小东西,我没事!只是对不起,今天……”

    今天,他本来想要给她一个最美好的生的。

    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样的事

    至于想要送出的那份礼物,现在还安安静静的躺在他谈逸泽的口袋里。

    本想,现在就将这礼物送出去的。但他的心思,却让他安静不下来。而谈逸泽也知道,他的小东西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来接受这样一份礼物。

    还是,等他们都冷静下来的时候,再将这份礼物送出去吧!

    抱定这样的主意之后,谈逸泽的手回握了顾念兮的。

    那浓浓的歉意,也浓缩在他的这个深深的回握之中。感受着谈逸泽指尖上轻微的颤抖,顾念兮的唇角却悄然划开了弧度:“今天你能陪我吃一顿饭,已经是我最大的满足了!还有,老东西,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说的,是谈建天!

    她相信,谈逸泽听得懂!

    “嗯。我们下车吧,爷爷可能已经到了这边了!”

    谈逸泽没有多说些什么,但他回握的手上又多了一份力道,让顾念兮知道,其实这个男人也知道了她的意思。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果然和谈逸泽所说的一样,他们赶到的时候,谈家的人都在医院了。

    最让人担心的,是谈老爷子。

    他坐在楼道里的长椅上等候着,眼眸里是说不出的担忧。

    明明是那么不怒自威的人儿,这一刻却如同一个孩子般的无助,只是一遍遍的叹息着,看向急诊室。

    而谈逸南和舒落心也跟在他的边,这会儿舒落心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到底她跟着谈建天那么多年了,这眼泪也看得出真实的。这站在舒落心边的谈逸南,虽然没有任何的表现,但从他的眼眸中里,也能看得出浅显易懂的担忧。

    最先发现谈逸泽他们到来的,还是谈老爷子。

    那一刻,他渀佛找到了救赎,便站了起来,准备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而谈逸泽也赶紧拉着顾念兮走了过去。

    “爷爷,怎么样了?”

    “你爸还在里面,都那么久了,老胡都没有出来!”谈老爷子的声音,说不出的沧桑。

    明明才这么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却好像老了十几岁。

    原本斑白的鬓角,此刻也像是凝结成霜。

    “爷爷,爸爸会没事的,您先坐着,我给您倒杯水过来!”顾念兮赶紧搀扶谈老爷子坐下去,随后便去过道里倒了一杯水过来。

    而此时,谈逸泽也落座在谈老爷子的边。

    看到顾念兮蹲在爷爷的边,不停的安慰着他,谈逸泽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

    整个过程中,谈逸泽虽然不多话,但顾念兮可以看得出,他眼眸里那抹浅显易懂的担忧……

    很快,急诊室的大门被拉开了。

    而一群穿百大褂的医生护士,也从中走了出来。

    “老胡,况怎么样了?”

    谈老爷子连忙走上前,顾念兮也感觉搀扶着他。之后,其他人也蜂拥而上。

    “目前是没有任何的危险,不过详细的况需要住院观察几天!谈老。”被谈老爷子唤为“老胡”的那个医生摘下了口罩。

    年龄,其实和谈老爷子差不多。

    看得出,他应该是某方面的权威专家。

    “现在可以送到普通的病房里静养一下,等会儿你们就可以进去探望了。”说这话的时候,眼尖的顾念兮却突然憋见了老胡的眼神落在了谈逸泽和谈逸南两人的上,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片刻之后,谈建天被推了出来。

    其他人的视线,自然也落在了谈建天的上,应该很少有人注意到老胡刚刚的眼神。

    而谈老爷子和舒落心,也急急忙忙的跟着谈建天到了病房。

    “兮兮,你在这里陪着爷爷和舒姨一下,我去缴费,一会儿就回来!”

    谈建天被送进病房的时候,谈逸泽来过。

    看了一眼躺在病上还没有醒来的谈建天之后,他便这么说。

    之后,他的眼神落在谈逸南的上。

    不出预料,谈逸南也跟着走了出去。

    很快,病房里又剩下他们三人。

    谈建天醒来的时候,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

    此刻,谈逸泽他们已经回来了。

    虽然神色很是正常,但顾念兮还是从谈逸泽的脸上读到了那抹黯淡……

    谈建天住院的这几天,公司里的事自然是由顾念兮和谈逸南处理的。

    当然,每天除了上下班之外,顾念兮每天都会到医院里看一看谈建天。

    而谈逸泽也比较忙。

    近来,他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和加班之外,夜里还要到医院里守着谈建天。

    虽然他们父子间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沉默着,但顾念兮还是发现,在谈逸泽呆在谈建天的边的时候,谈建天的脸上总是会出现那抹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

    几天之后,谈建天终于出了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谈建天出院的那一天,谈逸泽很早就回家了!

    虽然这天他因为工作的关系,没能及时赶回来接谈建天出院,但他还是在晚饭之前赶回了家。

    看到坐在餐桌上的谈建天,谈逸泽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顾念兮还是从他的眼眸中,看出了那股子悦色。

    谈建天见谈逸泽能回家陪他吃晚饭,似乎也异常的开心。

    自从住院之后胃口不加的他,竟然今晚也吃了足足两大碗饭。这也让多都愁云满面的谈老爷子,总算是舒展了眉梢。

    因为谈建天这段期间要以静养为主,所以吃过饭稍稍坐了一会儿治好后,便回去休息了。而谈逸泽也在他回房之后,回了卧室。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一回房之后,她家谈参谋长的吻来的是那么的急。

    她的脚丫才刚刚迈进卧室,下一秒便一个翻天覆地,被谈参谋长按在了门后。

    下一秒,谈参谋长的薄唇已经覆在了她的上面。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看着他眉梢里的悦色,顾念兮也跟着笑了。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他和谈建天的不和,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其实,他对父亲的喜,一点都不亚于谈逸南的。

    只是,谈逸泽都没能从他母亲的那件事中释怀罢了。

    若不是这一次谈建天住院,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这一些。

    “老公,今天你开心吧?”

    一吻结束之后,顾念兮还是被压在门板上索取。

    她贴在谈逸泽的耳边,柔声的诉说着。

    “嗯?”男人听到她的这话,似乎有些诧异。

    这会儿,他手上的摸索行动也略略停顿了下来。那双比鹰隼还要犀利上几分的黑眸,这会儿正盯着她看,像是在找寻着什么答案。

    “爸爸出院了,其实你是最开心的那个人!”看到谈逸泽的眼眸,她继续笑道。

    其实,不管谈逸泽掩饰的多么的好,但他最终还是被顾念兮给看穿了。

    “别浪费时间说这些了,快点让爷爽一下。都憋了好一阵子了,我二弟都快忘记你上的滋味了!”

    不知道是不是羞于自己的真实想法被揭穿了,谈某人这会儿只能用极尽猥琐的言语,和顾念兮说着。

    而顾念兮在听到某个流氓如此猥琐的话之时,嘴角猛地抽了几下。

    这个老流氓!

    她在跟他说真心话呢!

    “老东西,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么!”

    顾念兮不满的将小手伸向了男人的腰,狠狠的掐了他一把。

    可这个老流氓皮糙厚的,掐都掐不进去。

    “正经那是给外边的人看的,我他妈还正经个什么?”某个老流氓偶尔要的急了,也有这么几句脏话的毛病。

    对于这一点,顾念兮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过她还有些庆幸的是,她家老男人起码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脏话连天。

    说完这话,男人开始拉扯着顾念兮上的裙子。

    但解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解开。

    这会儿,他也有些恼了:“穿的这是什么破玩意,怎么都解不开?”

    解不开,谈某人决定用扯的。

    三两下,这衣服已经开始走形了。

    眼看自己最近新买的这件裙就要在谈某人的折腾下报废,顾念兮赶紧伸手拉住了他:“老东西,你要会给你的,你就不能轻一点吗?再这么下去,人家的衣服都要坏了!”

    虽然这衣服不是什么大牌子,但好歹也才穿了没几次。要是这么就被谈某人给弄坏的话,那多可惜?

    “坏了就坏了,你知道我都憋了多久么?快点,自己解开,要是再慢点的话,我就动手了!到时候,你可别哭着说我弄坏了你的衣服!”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能看到谈某人前额的青筋因为过分的隐忍而凸起。

    好吧,刚刚顾念兮算了一下,好像自从谈建天住院的那一晚上之后,谈参谋长就好像没有和她亲过了。

    好像,足足有那么大半个月的时间了。

    除了那一次手臂动手术之外,这还是他们最长没有亲的时间。

    怪不得,他一进门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看来,还真的将她每晚都要上荤菜的谈参谋长,给饿坏了。

    看着男人隐忍的样子,顾念兮也只能顺从着他,开始自己解开自己上的那件裙。“我这就解开,你别那么急嘛。早吃晚吃,不都是你一个人的么?”

    “早吃晚吃都是我一个人,那是自然的。但,还是有些区别的!”

    谈某人的视线此刻正专注的落在顾念兮解开裙子的手上,就这么随口回应了一句。

    “有什么区别?”顾念兮歪着脑袋,一边想着谈参谋长的话,一边回应着。

    只是没有想到,谈参谋长的回复向来彪悍:

    “次数!”

    这么简单的两个字,顿时让顾念兮的额头开始冒汗。

    因为这两个字,也就意味着她顾念兮今夜是个不眠之夜……

    “到底好了没有?”就在顾念兮有些为自己的今夜而担忧的时候,头顶上又传来了谈某人急切的催促声。

    “还没有好嘛。好像被一边的布料给卡住了!”背后的那条拉链,怎么弄都解不开。

    这会儿,顾念兮也急的有些毛躁了。

    可谈某人也等不住了,当下便直接将顾念兮给扛起,直接扔到了上。“老子等不住了。”

    片刻之后,有声音从大上传来。

    “谈逸泽,你给我轻点!”

    “……”已经开始忙着某项事的谈逸泽,像是没有听到,自顾自的办着手头上的事

    “嘶……”随着这么一声,顾念兮上的那件裙这回真的变成碎布了。

    看着被随意丢在地上的那几块布料,顾念兮有种哭无泪的冲动。

    “谈逸泽,我的衣服……”

    “等办完事之后,从老子的零花钱里扣。”

    霸气的宣布完这个决度债后,谈某人又继续了。

    “老东西,你这个败家子。”

    “……”

    看着正埋头干活的谈某人,顾念兮只能自我催眠:没事的没事的,家里还有点存款,还能买衣服。最多,就将这件衣服送去裁缝那,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你要是再不给老子专心点的话,老子绝对能让你明天下不了!”

    本以为,让谈参谋长一个人尽兴去的顾念兮却忽略了一点,她家的谈参谋长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好打发的。

    这不,她刚刚才分神一下,某个老男人就开始不满了。

    “好,我知道了!”

    她家老流氓是说到做到的人,顾念兮只能在他的“好意”提醒下,认认真真的配合了起来。

    “乖!”

    其实谈参谋长对她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见她配合他,他整个温顺了起来。这会儿连嘴角的弧度,也划开了。

    于是,这一夜,笼罩这个卧室的,依旧是一夜的旖旎……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谈建天出院之后,又是年底了。

    这几天,谈家上上下下也开始打扫了。

    顾念兮也从他们的衣柜里,找出几件需要送去干洗的衣服。

    从柜子里找出谈参谋长的黑色西服,顾念兮随意翻找了一下,然后准备和自己的几件外,都送到干洗店去。

    之后,这个衣柜她也要等这个周末她休假的时候,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

    只是找着找着,顾念兮在谈参谋长的西装里发现了一个绒线盒子。

    这里面,会藏着什么东西?

    打开一看,顾念兮看到了传说中的钻石戒指。

    顾念兮将那个戒指从绒线盒子里掏出来,放在手心里察看了下。这是铂金的,镶嵌的钻石虽然不大,但每一个棱面,都是那么的精致,反出来的光芒,又是那么的迷人。看得出,这东西的造价不菲。

    但谈参谋长的上,怎么会藏着这么好的东西?

    难道,是准备送给她顾念兮的?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不免得回忆起上一次谈参谋长带自己出去吃饭的那一天,上穿着的正是这样这一件衣服。

    难道,这是那天谈参谋长准备送给自己的?

    ------题外话------

    嗷嗷,一个月的开头,依旧是万更!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 ”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