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大腿上的小红痣

    下了楼,顾念兮发现刘嫂还没有起来,便自顾自的打开了冰箱,从里面找出昨天自己出门后顺便带回来的那袋面条。

    第一次给谈逸泽过生气,她想不到送什么礼物好。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送上一碗自己亲手做的长笀面。

    当然,顾念兮的厨艺连自己都不敢恭维。所以这两天趁着谈参谋长不在家的时候,她每天都看电脑上那些煮面的视频。

    一碗面,她花了将近半个钟头才做好,当然这期间,阵亡的鸡蛋也无数个。本来想要煎个蛋黄软人,蛋白酥脆的,可到最后都被她弄得蛋黄和蛋白搅和成一团。这放在谈参谋长长笀面的这一个,还是她从这几个里面跳出来的最好看的那一个。

    当做好了这一切,顾念兮准备要伸展一下自己的懒腰之时,腰却被一双长臂锢了。

    “老东西?”被人突然这么一揽住腰,顾念兮的子变得有些僵硬。

    “嗯。”后传来谈参谋长那熟悉的声音之后,她僵硬的子才放松了下来。

    “怎么这么大清早的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顾念兮转抬头看着他那张在晨光下美的有些让人晃神的俊脸,突然有些心疼。

    最近军区的事可能比较多,谈参谋长每天都在熬夜。所以,即便昨晚已经休息了一整天了,男人眼圈下方还是有一抹浓黑。

    看着这样的他,她的心莫名的抽疼。

    “看到某个小东西偷偷摸摸的溜走,我还以为她要逃跑了呢!”他半开玩笑似的将顾念兮揽进自己的怀中,将她的小脑袋按进自己i的怀中,

    其实,从刚刚顾念兮开始煮面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门口了。

    只不过,这小东西似乎太认真了,连他的到来都没有察觉到。

    不过这也好,不然他谈逸泽还真的不能亲眼看到一次他的小东西这么认真主动给自己煮面的过程。

    记忆中,五岁那年,母亲也是在这厨房里,为自己做了最后的一碗生面……

    从那之后,他谈逸泽的生就从来没有人在意过。

    每年,他能看到的是谈逸泽生的时候,舒落心为他煮面,为他买蛋糕,甚至还有送上礼物的场景。

    他一直都告诉自己,他谈逸泽才不稀罕这些。

    可当亲眼看到他的小东西在厨房里为他的生而忙碌的影之时,谈逸泽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眶也润润的。

    原来,不是他不稀罕过生,而是他一直都没有找到对的人,陪自己过生……

    将自己的脸埋在小东西的颈窝里,谈逸泽绝对不会承认,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因为一碗长笀面而掉泪。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绪,顾念兮今也能得这样安静的呆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抱着。

    良久之后,她才问了这么一句:“老公,你刷牙了没有!”

    “刷了。”

    “那快坐下来吃面吧。这可是人家学习了好几天,才学会的!”推了谈逸泽一把,看着他的眼眶微红,她只是安静的拉着他到餐桌边上坐着。然后,献宝一样,她将自己的那碗长笀面端到谈逸泽的面前。

    除了上面有着他谈逸泽最不喜欢的葱蝗债外,其他的都很好看。可以说,这碗面的卖相还是不此。

    之后,谈逸泽开始吃了。

    虽然为军人,但从小在大家庭中长大的他,吃东西也有着一份说不出的优雅。

    那慢条斯理的样子,渀佛在他口中的是这个世界至尚的美味。

    一直到,谈逸泽喝完这最后一口面汤的时候,顾念兮才开了口:“老公,味道怎么样?”

    “好吃的!”除了葱花!

    “人家努力了一个早就,就‘好吃’?”顾念兮嘟起了粉唇,有些不满。

    看着她在自己边那懊恼的小模样,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是非常好吃,好了谢谢你,我的小东西……”

    说完之后,男人迫不及待的将一吻落在顾念兮的眉心上。

    而后果……

    “啊,谈逸泽你还没有擦嘴呐。弄得人家满脸油……”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顾念兮的脚伤好了之后,明朗集团正在准备一个比较大的企划案。而顾念兮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因为这一次的企划案负责人正好是她。而这一次合作的公司,就是上一次在d市迅速的收购那十几家大型超市的sh国际有限公司。

    其实从年初的时候,顾念兮在看到这家sh公司到国内发展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除了那一次,sh公司一次收购了那么多加大型超市,谈建天很生气之外,顾念兮也没有觉得这个公司会和自己有多大的牵连。

    这天,顾念兮正在会议上汇报最近自己整理出来,关于sh公司要的那个合作案的大概的时候,便收到了一个消息。

    也就是,今天中午sh的公司代表,有意想要邀请自己出去吃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念兮本能的看向谈建天。

    她一直都不喜欢这些过分吵闹的场面,而谈建天也知道这一点,每一次能挡的掉的,他一般都会帮着顾念兮挡掉。

    但这一次,那sh公司的负责人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顾念兮看到谈建天并没有任何想要开口的意思。

    甚至,他的眼神还若有似无的看了顾念兮一眼,像是在告诉她:没关系,可以去!

    看着这样的谈建天,顾念兮不免得有些眉心紧皱。

    怎么回事?

    今天的谈建天,为什么这么奇怪?

    以前每一次别人邀请她顾念兮出去吃饭的时候,他都像是怕她吃了多大的亏一样,极力阻止。

    虽然他们说好在公司里,不说出她顾念兮其实是他的儿媳妇,但每一次一有伤害到顾念兮的可能,谈建天都会好似第一个阻止下来的。

    但今天……

    或者应该说,不止是今天。从和sh公司合作的时候开始,谈建天就变得有些古怪了。甚至,顾念兮还怀疑,这一次sh公司这么大的合作案,是他谈建天推给她的。

    不然,以sh公司实力这么强悍,几乎横扫亚洲一带的大公司的方案,又怎么可能会轮到她顾念兮这样,才刚刚进门的人来负责呢?

    只是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不免得有些怀疑。

    这sh公司,到底和她顾念兮有什么关系?

    因为谈建天的意思,顾念兮自然而然的应承下这一次sh公司的邀请。

    之后,会议散场了。负责这一次会议的sh负责人笑了,因为他完成了领导今天交代给他的最主要的任务。而谈逸南的脸色恼了,因为顾念兮要去和别人吃饭了,要吃吃亏了怎么办?而谈建天则是一直都像是在等待这场会议结束一样。

    不出谈建天的预料,会议一结束,顾念兮便找到了他。

    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谈建天就看出了,这个丫头有很多话想要问。

    但在顾念兮问出口之前,谈建天却先行开口道:“兮兮,你放心,这次吃饭没有什么问题。至于你想要问的那些,还是等你自己去找寻想要的答案。”

    这是,谈建天对于这一顿饭的解释。

    说完这一些之后,他便离开了会议室。

    而被留下来的顾念兮,只剩下一脸无措。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下班的钟点声到了的时候,sh公司派来参加会议的那个负责人第一时间敲响了顾念兮的办公室门,说是要来带顾念兮过去的。

    而随之赶到的,还有谈逸南。

    老实说,他真的不明白爸爸这一次为什么非要顾念兮参加这一次sh公司的邀请不可。

    明明这公司只是一个简单的合作方,就算不要这个企划案也没有什么,犯不着为了一个合作案,让顾念兮出卖色相。

    所以,他极力的阻止。

    可偏偏,谈建天连听都不听他谈逸南说的。

    今天,还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让顾念兮接受了邀请。

    本想着趁着大家下班之前就将顾念兮带走的谈逸南,却在敲开顾念兮办公室门的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个sh公司的负责人。

    那男人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谈逸南总感觉,这人好像不仅仅是要邀请顾念兮吃一顿饭那么简单。

    而此时的顾念兮,已经动手开始收拾了桌上的文件,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和这个男人走了!

    “念兮,我和你一块儿去吧!”就在这个时候,谈逸南也开了口。

    “这……”

    谈逸南说出这样的话,顾念兮并不感到吃惊。

    从今天早上的会议的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察觉到谈逸南对这个饭局的不满。

    不过,顾念兮倒是分辨不出来,到底是谈逸南不满意这个饭局没有邀请他谈逸南,还是在担心她顾念兮。

    若是后者,顾念兮也只是觉得抱歉。

    但若是前者……

    这就不好说了。

    毕竟,谈逸南才是这明朗集团真正的主人。

    合作方就算要邀请,也理所当然该邀请的是他才对!

    这也是,为什么在谈逸南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回绝不了的原因。

    之后,顾念兮看向sh公司的负责人,想是等着他给的答案。

    而负责人的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看着顾念兮也开始迟疑了。

    今天领导派他过来,只是说要让他将顾念兮给带过去吃饭,可没有说还要将另一个男人也给打包带走。

    若是这会儿将这个男的一并带回去的话,那他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么?

    只是,没等这人想出个什么应对的措施的时候,就听到侧的男人又开了口,道:“堂堂的sh跨国公司,难道连请多出一个人的本钱都没有么?”

    听到这话,sh公司的负责人脸垮了。

    这里的妖孽,可一个比一个都不好收拾。

    原以为,劝动这个顾念兮,就已经算是功德一件了。现在倒好,除了顾念兮,还来了一只公妖孽。这会儿,还用激将法,打算着连他也给邀请了去。

    这该怎么办?要是这一顿饭是他自己邀请的,那也没有什么。

    可关键是,这饭局做东的,是他的老板。

    他要是擅自做主请谈逸南的话,又怕老板怪罪。

    不请吧,又怕被人说小气了。

    思量了好一会儿之后,来人还是一咬牙,道:“好吧,谈先生既然有这个意思,就一起跟来吧!”

    “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谈逸南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上一会儿,便再度忧心忡忡。

    到底这些人,专门请顾念兮过去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谈逸南一路上也从这sh公司的负责人嘴中旁敲侧听着,希望得到点什么蜘丝马迹。

    可那人却是说了:“一切等你们见到老板,再问吧!”

    老板?

    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坐在后座上的顾念兮和谈逸南,都有些微微一愣,然后转看向对方。

    原以为这个饭局是这个负责人自己邀请的,没想到还是他们的大老板?

    这个消息,也实在让人有些意外。

    而谈逸南也万万没有想到,这sh公司的大老板会邀请顾念兮过去。

    难道,这老板也是看重了顾念兮的美色?所以,才决定用什么方案的,拉进和明朗公司的距离,也拉进和顾念兮的距离?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南看了看侧的小女人。在看到顾念兮那双勾魂又惹眼的大腿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可能非常的高。

    看来,他谈逸南想要抱的美人归的这场战役,又难上加难了。

    本来一个谈逸泽已经让他头大了,现在还来个神秘大老板?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又不免得联想起前一阵子几乎占据了所有比战头版头条的大新闻,也就是d市那十几家的大型超市都在一夜之间被收购的消息。这,也是这sh公司神秘的大老板做的。

    难道,这事也因为顾念兮而起?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又再度看了侧的女人一眼,只是后者依旧一副懵懂无措的样子……

    到这,谈逸南也有些无奈。

    都说,红颜祸水。

    这顾念兮,现在就是最好的典范。

    可偏偏,即便明知道这个女人就是祸水,他谈逸南却也放不开手。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到了所谓的用餐地点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他们被带进了一家样式极为讲究的西餐厅里。

    这里的每一处,都是典型的欧式典范。

    连这里的服务生,也是清一色的外国人。

    不过这间餐厅的生意并不怎么好,进门的时候,顾念兮除了看到几个服务生之外,没有看到其他的用餐客人。

    看来,这家餐厅迟早是要倒闭的。

    真不知道,什么sh公司的大老板,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样鸟不生蛋的地方,要是去吃公司对面的混沌面,该多好?

    她顾念兮就很喜欢吃那里的混沌面,每一次要是在公司里吃的话,她都会选择那一家。而且,每一次她都能吃上两大碗。

    但相比较顾念兮,谈逸南并不是这么想的。

    看这餐厅的装扮和装潢,每一处都是那么的精致。

    看得出,出入这间餐厅的人并非等闲之辈。至于为什么今天他们在这里没有见到什么人,那是因为这间餐厅被要和顾念兮见面的这个人给包下来了。

    看来,这个想要和顾念兮单独见面的人,还真是不惜血本。

    “请两位在这里稍等片刻,我现在就进去通报一声。”带着他们来的那个人,对他们这么说。

    然后,他便自顾自的钻进了不远处的那个房间里。

    看着被掩上去的门缝,顾念兮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感。

    总感觉,这样的经历好像过分离奇了。

    到底,这个想要和自己见面的人,会是谁呢?

    而谈逸南也变得有些动。

    能为和顾念兮,不惜耗费这么大的本钱的男人,看来比谈逸泽还要难以对付。

    不过,更让他担心的是眼下的况。

    为什么那个人进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出来呢?

    越想,谈逸南的颜色越是沉。

    好在,下一秒刚刚那个人消失的那一处房间被打开了。

    “二位,请随我来!”因为这里的建筑有些空旷的缘故,所以来人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回音,越听越森。

    迟疑了片刻,顾念兮这才迈开脚步,跟在谈逸南的后慢步走了进去。

    只是,进了门的第一时间,他们并没有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大老板,只是看到一把靠椅,背对着他们。

    而靠椅的扶手上,还有一双手。

    这双手,看上去那么纤细,光滑而白净,一点都不像是男人的手。特别是,那只手上还带着一颗鸀玛瑙的大戒指。在这翠鸀的颜色的映衬下,这双手的肤色更显得白净。

    看到这,谈逸南的心咯噔一响。

    难道说,这次想要和顾念兮见面的人,并不是男人?

    而就在这样的况下,那个背对着他们的人儿,终于将靠椅转向了他们……

    见到靠椅上此刻正悠闲的靠在上面,看似闭目养神的人儿之时,不只是谈逸南,连顾念兮都有些微愣。

    因为,这个千方百计想要见顾念兮的人,竟然是个女人!

    谈逸南做过千百个设想,甚至也一直认为这个所谓的神秘大人物,一定是窥探顾念兮的美色许久。当然在来这里的一路上,谈逸南甚至也想到了应对的方法。

    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个女的?而且,年纪也才和顾念兮一般大小。

    这,到底算什么?

    而相比较谈逸南的懊恼,顾念兮心里还多出了一份疑惑。

    这样的疑惑,不仅是因为不明白这个sh公司老板为什么想要见自己,更还有……

    更还有这个女人的面容,顾念兮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可顾念兮搜寻了一整遍自己的脑子,都没有发现关于这个女人的片段。

    到底,自己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女人?

    没等顾念兮反映过来的时候,皮椅上的女人悠然的睁开了双眸。

    女人的长相,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她的眼睛。不是中国最为传统的黑色眼眸,而是一种近似于大海的深蓝色。

    睁开眼睛看到顾念兮的瞬间,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有着如同琉璃盏一样的光。而这样的光,好像在一瞬间将整个房间给点亮了。

    上上下下将顾念兮打量了个遍之后,女人嘴角的弧度也拉大了些。

    好像,很满意顾念兮的长相。

    然而在看到顾念兮边站着的谈逸南之时,女人的眸色似乎又有些诡异。

    视线再度拉回顾念兮的上,女人轻启了涂着橘色唇彩的唇:

    “你,就是顾小姐吧?请坐!”

    女人的国语,不是很正宗。

    不过这个世界就是有那么些人,从一生下来就带着深入骨髓的上位者气息。明明她是和你笑着说话,但也像是一股无名的威慑力,让你不得不服从于她。

    而这样的感觉,顾念兮并不陌生。因为,她家的谈参谋长上,也有着和女人上的气息极为相似的感觉。

    看了女人一眼之后,顾念兮顺从的坐在了餐桌的另一个角落。只是她一直耷拉着脑袋,像是正思索着什么似的。

    扫了顾念兮一眼之后,女人又将视线落在一直站在顾念兮边,以一个守护者礀态出现的谈逸南上。之后,女人勾唇一笑:

    “至于你谈先生,不请自来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她的声音很轻,如同拂过稻田的微风。

    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又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因为,她这是明显的在指责谈逸南的“不请自来”。

    “谈某是想,一睹外界传言的sh神秘老板风采而已!”谈逸南也在商场上打滚了好些人,场面话说起来,倒也是一摞摞的。

    只是女人似乎并不打算和谈逸南纠结在这些上,见他这么说之后,又问道:

    “见着了,觉得怎么样?”

    “一直以为能掌控得了sh这样横跨几个国家的大公司的人,应该是一个到了上了年纪的人,没想到……”

    谈逸南这话还没有说完,女人便接了上去。

    “没想到是个年轻的女人?又或者应该说,你是怕顾小姐被占了便宜吧?”女人的话锋一转,那双眸子顷刻间流露出来的,是和她的年纪极为不相符的凌厉神色。盯着谈逸南看,一针见血的戳破他的伪装。

    当下,谈逸南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

    而紧紧只是一瞬间,女人的脸上所有的表又都消失不见。此时的她,看起来依旧是那个和顾念兮年纪相符,也一样温顺的女孩。

    “既然不请自来都来了,谈先生就坐下来吧。”

    看着谈逸南明显暗沉了许多的脸色,女人的红唇勾起。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着和她年纪所不符合的老成。她一会儿笑,一会儿严厉,一会儿又如同秋风扫落叶的无,如此烦乱而多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察觉不到,她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但有一点那是谁也不敢否认的。

    这个女人,从顾念兮进门之后,就一直极力的在讨好着顾念兮。

    甚至,连一个不悦的神色,都不敢展现在顾念兮的面前。

    “顾小姐,看看这菜单上有什么你喜欢吃的,就尽量点,别跟斡低气。”看到顾念兮一直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女人便开了口。

    然后,她还示意侍者上前,将菜单交给顾念兮的手上。

    可看着这上面的那些看不懂的文字,顾念兮汗颜。

    如果没有记此话,这些应该是法文吧?

    她顾念兮大学的时候确实有选修过一段时间的法文,不过所学的那些,也仅限于常的问好。

    突然间就来了这么一些语句,还真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看不懂是吧,那给你介绍一下吧!”看到顾念兮那懊恼的样子,女人似乎已经察觉到她在想些什么。

    她的主动示好,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错愕。包括,今天带他们过来的那个会议负责人。

    他好歹也跟在这老板边好几年了。不过见到老板这么极力讨好一个女人,还真的是第一次。

    而不只是这个女人所说的话让人错愕,接下来女人径自推开椅子,来到顾念兮的边为她做菜单讲解,才是让所有人最为吃惊的。

    等到为顾念兮解释完这菜单上说的是什么,还有帮她点了想吃的菜之后,女人抬起头来才发现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呆愣在原地。

    当下,女人自己也汗颜了。

    想来也对,她施安安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对人指手画脚,需要她亲自服务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难怪,今天她作出这一番举动之时,所有人都像是一副吃了狗屎一样的表

    但这,也是她施安安的无奈之举好不好?

    要是让那个男人知道,她敢对顾念兮有一丁点不周到的话,那她岂不是在玩火烧

    法国菜其实也好吃的,只是顾念兮还是有些不习惯。吃了几口之后,她的注意力又落在这个女人的上。

    其实,她还是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旁的谈逸南似乎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从开始用餐的时候,谈逸南的视线就一直在顾念兮和这个女人之间徘徊不定。

    因为他也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对顾念兮那么好?

    “顾小姐一定是好奇我今天为什么请你来吃饭,是吗?”

    就在顾念兮第五次张望过来的时候,女人开了口。

    好似从进门时候开始,只有顾念兮的好奇,她会一一满足。

    至于其他人的,她视而不见。

    “那个……”本来想喊她的,可顾念兮发现,从见面之后,这个女人都没有自我介绍过。

    也对,在施安安的世界里,她素来高人一等。所以很多时候,她不用开口,都有人知道她的来头。

    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直接开始对话。她的名讳,不是别人能轻易知道的,而别人的名字对她来说,也形同虚设。

    “我叫施安安!”

    貌似,这女人一眼就能看出她顾念兮心中在想些什么事

    一下子,便能回答出她顾念兮想要知道的。

    这样的感觉,就好像她第一次见到谈参谋长的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顾念兮也像是现在这样的疑惑,为什么他能轻易的看穿自己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施安安?

    连名字,也有些熟悉。

    但具体在什么地方见过,顾念兮还真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施小姐,哦不,是施总!”

    “说什么呢!叫我安姐就行了。”再说了,喊什么总的,这个公司又不是真的是她的!

    这个女人,真的很少笑。

    也可以说,从进门开始,她就只对顾念兮一个人笑。

    “安姐,我不明白今天这饭……”

    顾念兮抬起了头,一时间眸子里的憨态尽显,逗得施安安也很想上前揉一揉她的小脑袋。

    这一刻,她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那小子尘封了那么多年的心,竟然会打开的原因了。

    有这么个宝物在边,不开心也难了。

    “这饭我只是想请你吃,想见见你,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了!”施安安依旧是笑。

    只是她的视线,却也悄然扫向谈逸南的那个角落。

    本来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却也戛然而止。

    聪明如顾念兮,她似乎也读懂了施安安的意思。

    她的话,不想让谈逸南知道。

    这会儿,她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今天这一顿饭之后,施安安却也没有说明来意的原因。

    她,并不想谈逸南知道他们的对话。

    “那安姐,我们吃饱了,下午的上班时间也快到了。您看是不是……”

    是不是可以走了?

    顾念兮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

    “嗯,吃完饭想离开也行,反正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女人点头。

    “那谢谢安姐的招待。”

    将顾念兮和谈逸南送出门的时候,施安安突然上前,给了顾念兮一个美式拥抱……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愣住了。

    从小到大,她被女人这么抱着的次数,还真的屈指可数。

    不过等到女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她也才明白了她的意思:“记住,下次我们见面,不要带上外人。”

    说完这话,女人结束了她的拥抱。

    而那双漂亮的眼眸,则充满挑衅的看了谈逸南一眼,像是在警告着什么。

    就是在这样的况下,顾念兮和谈逸南又乘坐来之前的那辆车,回到了公司。

    只是到了回到公司的时候,谈逸南好像还没有从刚刚的错愕中回过神来。

    聪明如他,自然也明白这个女人最后看他那一眼的意思。

    她在警告他?

    搜索了整个脑子,谈逸南并没有发现关于这个女人的片段。

    今明明是他和这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他还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敌意。

    而她对顾念兮那莫名的好,也让他浑起了鸡皮疙瘩。

    “念兮,记得下次不要轻易的去见那个女人。”将顾念兮送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谈逸南开了口。

    “我……我知道了!”

    得到顾念兮的回应之后,男人这才转离开。

    只是转离去的男人却不知道,后的女人盯着他的背影陷入了议论新的沉思中。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刚刚施安安口中所说的“外人”,指的就是谈逸南。

    可为什么,明明是sh公司和明朗公司的合作,说起来应该他们才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人才对。现在怎么反过来变成她顾念兮是“内人”,而谈逸南这个公司的太子爷,却成了“外人”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与此同时,在顾念兮一行人离开之后,坐在空的包厢内的女人,却开始和电话那端的男人调傥起来:

    “你知道,我今天做了一件什么事么?”

    “你施安安作犯科,我都不会感觉意外!”电话里的男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她说的内容。

    “不意外?那如果我说我了的某个女人的大腿内侧,有一个小红痣呢?”说这话的时候,女人那双深蓝色的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诡异。

    其实,这个小红痣她发现也实属偶然。

    谁让她刚刚帮顾念兮点菜的是婚后,不小心撞到了她旁的那杯水,撒出来的几滴正好落在顾念兮的腿上,而她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的。

    “你见过她了?”

    也似乎只有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能让电话那端的男人绪起了波动。

    这,很好!

    从小到大吃亏的总是她,总该让她从这男人的上找回点颜面吧?

    “是啊,今天中午我还请她吃饭来着。不过,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听到电话那端的男子的语调也变得有些迫切之后,电话这端的女人唇角高高挂起。

    呵……

    她总算找到这个男人的弱点了!

    “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慢条斯理的声音,似乎惹得男人的不悦。

    这会儿,男人的语调变得有些冷。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对她动手呢,再怎么说,她也都是我将来的顶头上司!”

    “没做什么,那你怎么知道她的大腿内侧有小红痣的!”这个施安安,欠起来,人畜不分。这才是电话里的男人所担忧的。

    “斡瞪告诉你,敢动她,我六亲不认!”

    “我也就是不小心的看了一眼,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

    听到电话里的男音似乎真的沉了几分,施安安最终还是放弃了调傥他的念想。

    说实话,这个男人的年纪虽然比自己小了几岁,但处理起事来比她的手段还要狠。而她也相信,若是动了他想要的东西的话,那他刚刚所说的话,绝对做得到。

    “那就好!不过,她认出了你了么?”听到施安安的解释,男人的绪好了不少。

    至于这个合作案,其实也是因为他提议的,sh公司才会突然和明朗集团合作。顾念兮和sh的人有接触,这也是他一早预料好的事

    只是没想到,施安安竟然加快了所有事的节奏。

    在他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之前,竟然先见了她?

    “还没有!不过,我倒是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她不可了。如果我是个男人的话,我也会喜欢她。光看她的大腿,就想掐一掐。”

    施安安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接踵而来的便是电话那端男人的咆哮声传来:

    “你敢!”

    “我只不过是随便想想而已,何必那么认真!”

    “想也不行!”

    听着电话里那个男人的恼意,施安安明明被吼的有些不悦,但最终还是勾唇一笑。因为,他终于恢复了正常人该有的绪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顾念兮回家的时候,却出乎预料的在家里看到了谈参谋长的影。

    因为还没有到晚饭的时间,男人正坐在大厅里,陪着谈老爷子下棋。

    想也没想,顾念兮便跳上了沙发,钻进了男人的怀中。

    其实,顾念兮也不想表现的这么黏人的。可没有办法,这男人最近长时间的加班,回家的次数都可以用手指头数得出。今天难得能这么早见到他,她才不会考虑那么多呢!

    “老公!”

    “怎么了,这么毛毛躁躁的!忘记了我跟你说过的,不能上窜下跳的么?”虽然是用教训的口吻,但男人还是伸手将她的小子揽进了自己的怀中。眼眸里,也满是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宠溺。

    现在顾念兮的体已经恢复了正常了,他们也没有做任何措施。

    所以,他一直都在期待新生命的到来。当然,上一次的教训,谈逸泽也没有忘记。

    这一次,他才不想因为意外,再度和小生命错开。所以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嘱咐着顾念兮不要莽莽撞撞的。

    就是害怕,上一次的悲剧重蹈覆辙。

    “人家哪有!对了,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窝在谈逸泽的怀中,顾念兮的手也自觉的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今天事正好处理好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突然看到了,顾念兮蜷缩在侧的大腿上的那颗小红痣……

    ------题外话------

    又素万更鸟。

    月底啦,亲们记得把剩下滴票子甩出来,嗷嗷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 ”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