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小东西,很流氓

    看着眼前的谈逸泽,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眼眸充满了期待。

    结婚到现在,她和谈逸泽一起出门游玩的机会,真的很少。因为这个男人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在部队里忙着的。

    “你说是,就是咯!”谈逸泽低头,看到怀中的小女人满怀期待的样子,心里也被揪疼了一下。

    也对,顾念兮和他相差了这么多岁,这个时候的她正直花期,也是玩的年纪。

    若是跟了其他喜欢她的男人的话,现在的她应该是在整个世界游玩。可跟了他谈逸泽……

    他却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他的小东西。

    想到这,谈逸泽的嘴角牵强的扯了扯,露出一个还算不是很难看的笑容。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笑容很僵硬,有点像驴脸咯!”某个无良的女人还站在不远处一边打量着男人,一边奚落着他。

    但在下一秒,她却被卷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老东西,你今天怎么了?”被带进那个熟悉的怀抱,顾念兮没有挣扎。她只是乖巧的依附在男人的怀中,在他的口上蹭了蹭。

    院子里,二黄见他们两人的互动,乐了。一个劲的在院子里的花圃不知道撒了欢的跑着叫着什么。

    “小东西,跟着我会不会觉得很无趣?”看了一眼有些犯傻的二黄,谈逸泽瞪了它一眼。老子难得来一次谈,这二黄也太不给面子了。

    于是,谈参谋长决定彻底的无视二黄。

    “说什么无趣有趣的,能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就很幸福!”其实她现在要的并不多。只要他能像是现在这样,偶尔抽一点空来,陪着她就行!“而且就算我说无趣了,你谈参谋长会放人么?”

    这个问题,似乎不是她第一次问她了。

    而谈逸泽也一如她第一次问出的一样,双手直接霸道的裹住了她的腰,然后才回应:“不会!”

    “那不就行了吗?”

    女人有些无力的看着自己被男人裹着的腰,有些无力望天。

    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

    这个老男人,一如初见时候的霸道……

    “小东西,现在也学皮了?是不是,想要我好好的教训上一顿?”憋见怀中女人正朝着自己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谈参谋长的嘴角也忍不住跟着扯开了。

    这个小东西就是有这个本事,能让他原本郁的心在一瞬间豁然开朗。

    “不要教训人家啦!快出门吧,你不是说今天想要带人家去转转么?快点出发吧,再耽搁就没有时间了!”说着,某个女人立马逃出了男人的怀中,大步朝着大门处走去。

    她当然知道,他们家谈参谋长所谓的“教训”意味着什么。而且这个强力壮的谈参谋长若是开始这样一场“教训”的话,估计今天都不能出门了!

    “小东西,现在你也学会看穿了我的心思了?”看着急匆匆的大步朝着大门处走去的顾念兮,谈逸泽的嘴角却是不自觉扬起的宠溺弧度……

    “跟你过了这么久的子,我要是还不懂得你一点点的话,那不是被你这老流氓吞的连渣都不剩么?好啦,快走了。要是你再不走的话,我就不等你了!”说着,某个女人已经走出了谈家大门。而谈逸泽看着她急切的小模样,也开始迈开了步伐,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走去。

    遇见顾念兮之前,谈逸泽从来不知道,子冷淡的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偏执的一面。若是多年前别人告诉自己,他有一天会被一个小女人所收服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

    可现在,看着她在前面疯跑,而自己却要跟在她的后小心翼宜照顾着她,谈逸泽的嘴角却始终高高挂起。

    或许,顾念兮就是上天派来收服他谈逸泽的女人。

    只是,若是今天将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小孩子的事,告诉小东西的话,她还会像现在这么开心么?

    想到这,谈逸泽看着不远处的影的黑眸,忽然间黯淡了许多。

    但谈逸泽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间就转过来,看着他。

    而他也坚信,顾念兮一定刚刚从自己的脸上看到了什么。不然这会儿,女人脸上的笑容为什么一瞬间僵硬了许多?

    “老公,你怎么了?”转过来,看到谈逸泽的眼眸黯淡了不少,顾念兮大步朝着男人走了过来。

    “没什么。不想吃糖炒栗子了么?”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伸手顺势将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刚刚,他已经将开车带着顾念兮从谈家大宅,来到这里最出名的小吃街。而这,全都是因为小东西想要吃糖炒栗子的缘故。

    刚刚顾念兮会那么开心,全都是因为她大老远就闻见了糖炒栗子的味道,所以兴致冲冲的往那个角落冲。

    不过这会儿,她却安静了许多。

    那双漂亮的眼眸里的视线,更是没有一刻不落在谈参谋长的上。

    看着她的变化,谈逸泽自然可以猜测出,他的小东西正担心着什么。

    “想吃是想吃,但老东西你真的没事么?你刚刚……”刚刚从谈逸泽的眼眸里,她清楚的捕捉到了那抹浅显易懂的担忧。

    “我刚刚怎么了?我只不过是在想,今天晚上我们要不要玩个新花样?”谈参谋长落在女人腰上的手,突然掐了她一下。

    而这样的动作,也让女人的小脸一时间变得红扑扑的。

    和谈逸泽亲了那么多次的她,自然清楚这个男人现在指的是什么。

    “讨厌,老不正经!在大街上了,还想那么些有的没有的事,我不理你了,我要去买糖炒栗子!”说着,女人挥开了他的手,大步朝着糖炒栗子的摊档走去。

    而男人也在看着女人离去的影之后,突然松了一口气。

    现在看来,小东西真的已经看穿他了!

    只是该怎么办呢?

    明明想要告诉她,关于那个孩子的事,可看着她的笑脸,他却始终狠不下心来开口说。

    看着正站在不远处和卖糖炒栗子的大伯讨价还价的小东西,谈逸泽再度陷进了深思……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在小吃街逛了一圈,又到附近的公园走了走之后,谈逸泽带着顾念兮来到一家高档餐厅。

    “老公,我们真的要在这么高级的餐厅用餐么?”看这间餐厅的布局和摆设,当然知道这餐厅的档次不一般。

    而她自然也不会忘记,谈参谋长说他们其实很穷的!

    要是在这里吃一顿的话,那这个月岂不是两个人都要喝西北风去了?

    “怎么?担心我付不起,你要被留在这里洗盘子么?”谈逸泽点完了菜,便扯了扯她软乎乎的小脸蛋。

    他发现,他越来越逗她玩!

    每一次看着小东西被自己惹恼了,然后气呼呼准备朝着自己挥爪子的模样,他就乐开了花。

    果然,在他的一席话之后,顾念兮的小脸皱成了一团。谈逸泽估计,小东西这会儿已经将他的话当真了!

    其实,这间餐厅是周子墨的母亲开的,他们这一群人到这家餐厅来用餐,一般都是享受3折的钻石级vip价格。算起来,可能还要比在外面的餐厅便宜。

    本来还想要继续逗着小东西玩的谈逸泽,一想到过会自己还要和她说孩子的事,便打消了刚刚的念头:“好啦,放心好了,就算咱付不起账,也是我留下来洗盘子!”

    说着,他牵起了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唇边亲了亲。

    他的小东西,他才舍不得让她给别人服务呢!

    “老公,待会要是洗盘子的话,我也帮你!”闻着那些送上来的香喷喷的菜肴,顾念兮吧唧吧唧的小嘴。

    “傻瓜!”她还当真了!

    “老公,他们这里的东西为什么都这么好吃,要是能和这里的厨师学一学的话,回家我就能给你每天也做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她一边吃着谈逸泽给她布的菜,一边还不忘说着这话。

    虽然很平淡,但却直捣谈逸泽的心窝。

    他的小东西遇到好的东西,都会想起他。

    这,也不枉费他谈逸泽对她的良苦用心,不是么?

    “小东西,有件事我想要和你说说!”这顿饭小东西似乎吃的特别开心。等到东西都吃完,换上了一杯下午茶之后,谈逸泽这才开了口。

    这,才是他今天最主要的目的。

    “什么事?”谈逸泽的语调,有些凝重。

    这样的氛围,也让顾念兮有些不安。貌似结婚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谈逸泽这样的神

    而这样的他,和当初她在手肘做手术之后醒来时候见到的那个谈逸泽有些相似。

    不同的是,那的谈逸泽还会勉强自己挤出一两个笑脸。但今的谈逸泽却……

    顾念兮总感觉,这两者之间好像有什么样的联系。

    “老公,是不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小手突然间朝着他的伸了过去,在谈逸泽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她的小手已经将谈逸泽的大掌牢牢的覆盖住了。

    她的小手,很温暖。

    覆在在他的大掌上面,让他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谈逸泽认为温暖这东西,只能由男人来给。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其实温暖这东西,他的小东西也能给他!

    “谈逸泽,不管你和我说的是什么事,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边还有我!”不像别人的山盟海誓,她的诺言真的很平淡。但却像是一股流,一下子注入了谈逸泽的心窝,温暖着他的整个世界!

    看着面前那个看似柔弱的小东西,谈逸泽的手回握了她的。

    “小东西,其实我们……”谈逸泽的薄唇轻启。

    那如同古老大提琴般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沙哑在这个时候传来。

    但就在谈逸泽正想将自己憋在心里那么多天的秘密说出来的时候,他们的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个男音:

    “谈参谋长!念兮……”

    这声音落下之后,接踵而至的是步伐声。

    片刻之后,便有一男子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这人,顾念兮和谈逸泽并不陌生。

    因为这人,就是慕阳!也就是谈逸泽表妹莫妍的未婚夫,也是昨天莫妍送来的那一大堆关于顾念兮照片的始作俑者。

    “慕阳!”见到慕阳出现,谈逸泽只是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而他牵着顾念兮的手,并未因为这个男人的到来而松开。相反的,谈逸泽这一刻却加大了握着顾念兮小手的力度,像是要将她的小手烙进自己的掌心里似的。

    那堆照片的出现,印证了谈逸泽心里的猜测。

    慕阳正在窥探他的小东西!

    而这是,谈逸泽所不能容忍的!

    若不是小东西在场,估计这会儿男人的拳头已经挥在了慕阳的脸上。这是他谈逸泽戾的另一面,他不敢随意将这一面摆在小东西的面前,深怕吓坏了她!

    顾念兮其实并不喜欢在别人的面前大秀她和谈逸泽的恩的。

    当慕阳出现的时候,顾念兮本能的想要收回自己的小手,但谈参谋长的力道实在过大,她反抗不了。

    再者,她也似乎注意到了谈参谋长浑上次散发出来的戾。她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而侧过脸的时候,顾念兮这会儿才注意到,从刚刚出现之后便一直将视线落在她和谈参谋长相互紧握的手的慕阳!

    那双顾念兮所不熟悉的眼眸里,此刻正燃烧着一团莫名的火焰,像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一切燃烧殆尽。

    “慕先生,你好!”

    看到慕阳的脸色之后,顾念兮便开了口!

    吼吼……

    这个男人也太不会看脸色了吧?

    没有看见他们家谈参谋长都一副就要吃人的样子了吗?竟然也敢这么盯着他?

    难道他不知道,他们家谈参谋长要真的生气起来的话,那可就要化为洪水猛兽的!

    “你好!”听到顾念兮的开口,慕阳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女人真的很聪明。

    简简单单的一个称呼,就将他和她的关系拉远了。

    “谈参谋长今天不用上班么?怎么会和念兮一起到这边来用餐?”被顾念兮的一席话伤中的慕阳,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

    虽然他的话看上去像是在打招呼,但在谈逸泽听来却怎么也都不是滋味。

    因为谈参谋长总觉得,这个时候的慕阳并不是在和他打招呼问好,更像是在挑拨他和小东西的关系。数落他谈逸泽寻常都不陪着小东西,数落他没有钱可以给小东西在这样的高级餐厅用餐!

    “今天难得休假一天,当然要陪陪老婆到这边调**,增加一点夫妻间的趣!”回应这话的是谈逸泽,他的语调看起来平淡,但他的话却无一不是火药味。

    若不是刚刚小东西故意在她面前称呼他为“慕先生”,将两人的关系拉远了,让他谈逸泽有些满意的话,没准他这会儿已经不分青红皂白给慕阳几拳了!

    “是吗?不过这种餐厅怎么可能增加夫妻调?”环顾餐厅四周,慕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随意一说。但一席话,却让谈逸泽的浓眉挑起。

    看着谈逸泽的表,慕阳的嘴角在旁人所没有察觉的况下,悄然勾起。

    在他幕阳的面前故意想要和顾念兮大秀恩

    难道,谈逸泽以为用这样的举动,就可以轻易的扑灭他慕阳心中对顾念兮的火苗么?

    如果那么简单的话,那他慕阳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用连工作都没有什么心思做,整天悄悄跟在顾念兮的边了!

    “这餐厅不能增加夫妻趣么?”突然间,谈逸泽松开了紧握顾念兮的那只手,站了起来。

    谈逸泽的高超过一米九。

    所以,他这么一站起来,连高有一百八十公分的幕阳,都只到了他的肩膀处!

    然而,这高的优势还不足以说明什么。而是这会儿,谈逸泽故意朝着幕阳压过去。

    那样的架势,若是没有胆识的人,早就被谈参谋长吓得滚尿流了!

    而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谈参谋长的眼眸对着慕阳,早已微眯了起来。那样的架势,渀若一只埋伏在暗地里的豹子,正伺机而动。

    若是面前的猎物在这个时候稍稍一不留神的话,便有可能被他给拆骨入腹!

    而面前的慕阳,像是根本不明白潜在什么危险似的,还一口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或者,应该说这个时候明知道,挑衅发怒的谈参谋长有可能造成什么样严重的后果。但为了心中的某个贪念,这个男人却甘愿一而再再而三的冒险!

    “你他妈的,敢给我再说一句么?”突然间,谈参谋长伸手拽起了幕阳的领口,利用高的优势将他给提了起来。

    幕阳虽然看起来瘦,但好歹人家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所以自然不会轻到什么程度。

    可偏偏在力大无穷的谈参谋长面前,他被拎起来就像是拎小鸡似的。

    被这么衣领起来,呼吸自然不能平顺!所以这一刻的慕阳,脸色已经憋的通红。当然,在心的女人面前,被另一个人这么无礼的对待,而他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所以这样红着脸的幕阳,也可以说是因为恼火。

    但不管这个男人是为了什么,顾念兮并不想要理会。因为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她家的谈参谋长!

    看着男人冷凝着的那张脸,顾念兮有些心疼!

    “老公!”她连忙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来到两个男人的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幕阳看到她的接近,心里莫名的雀跃。即使眼前的状况,对他幕阳再怎么不利。但一想到顾念兮有可能为自己说,慕阳真的觉得,死了也值得!

    “你想要为他求?”看到顾念兮的靠近,谈逸泽的脸色更加戾了。

    仅仅只是一瞬间,男人那墨色的大眼又冷了几分。这样的眼眸,渀佛一池见不到底的寒潭……

    而他握着慕阳衣领的那只大掌,也再度收紧,手指关节甚至因为他的过度用力,而秩炸作响。

    “老公,我为什么需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求呢?”从她走过来的那一刻开始,慕阳一直都是看着她的影的。他多么期望,能看到顾念兮转头看向自己。哪怕只是一眼,都好!

    可慕阳失望了,因为一直到现在,顾念兮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

    而她说出口的话,更是让慕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钻骨的痛!

    不相干的人?

    在她顾念兮的眼中,他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那一刻,止不住的酸意在慕阳的心里泛滥成灾。连同他本来满怀期待的那张俊脸,似乎也在一瞬间垮了许多。

    只可惜,这对夫妻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反映似的。

    这会儿,谈参谋长在听到顾念兮的那一段话之后,脸色总算好了不少,然后提着慕阳的手劲,却丝毫没有松懈:“那你,想要做什么?”

    “老公,你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带人家到处去转转么?凭什么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看到谈参谋长的脸色转好,再看到谈参谋长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因为自己的话而泛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小心肝一瞬间扑通扑通作响。

    好吧,顾念兮也承认最近的自己有些没有骨气。每一次看到谈参谋长对自己笑,她的小心肝就会像是现在这样没有骨气的乱扑腾着。

    “也对!”

    接连两个“不相干的人”,哄的谈参谋长龙颜大悦,也让被他提着的某个男人,心如死灰。

    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谈逸泽果然松开了落在幕阳衣领上的那只手。转而,环在了顾念兮的腰上。

    “咳咳咳……”被松开的慕阳,接触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猛地咳嗽着。

    但一双眼眸,还是不死心的落在顾念兮的脸上。

    最近这段时间,顾念兮因为手受伤的缘故,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过了。太久没有见到她的慕阳,当然也克制不住自己落在她上的贪婪眼神。

    而一瞅见这个男人的视线再度不怕死的落在小东西的上,某个男人好不容易恢复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

    拥着怀中的小东西,男人再度大步朝着慕阳欺近了几分。

    在谈逸泽的眼中,此刻的他只想快点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

    看慕阳对顾念兮的痴迷,似乎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老公,你还要做什么?”见谈参谋长的眼眸微微闪两下,顾念兮连忙伸出了小手拦住了他的大掌。

    “野火烧不尽,风吹又生!”很有含义的两句诗,从谈参谋长的嘴中传来。

    而顾念兮自然也明白,谈参谋长现在可不是有什么闲在这里和她吟诗作对。而是他在告诉她:斩草须除根!

    若是面前的是花花草草也就罢了,谈逸泽想要怎么做,顾念兮也就随了他。可面前的,是一个人!

    当然,顾念兮并不是可怜慕阳!在昨天看到那些照片之后,顾念兮也清楚这个男人对自己抱的是怎样一副心思。只可惜,她顾念兮可没有言剧里的那些女主角的博

    慕阳昨天的那些照片,让她在谈家长辈面前丢尽颜面!

    这样的男人,就算死了她不称赞谈参谋长几声,就算好了。

    她之所以会拦下谈参谋长,无非是因为她觉得大庭广众的,若是谈参谋长在这里对另一个人动手的话,被那些可恶的媒体逮到的话,又不知道会写什么!

    好吧,她顾念兮其实也是自私的一个人。

    关键时候想到的,还是她家里的男人!

    “老公,这样的杂草你要是动手的话,难道不嫌弃脏了自己的手么?”抓着谈逸泽伸出去的那只大掌,顾念兮将它牵到自己的面前。

    “再说了,也耽误我们的时间!他不是说这里不够浪漫,不够咱们增加夫妻趣的么?那我们就去找一个有趣的地方咯!”

    说这话的时候,某个邪恶的女人还俏皮的将示意谈参谋长凑到她的耳边。

    好吧,他们家谈参谋长的高实在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一米九多的大个子,让高有一米七多的顾念兮也顶多到了他的疙瘩窝处。

    所以顾念兮要是想要跟他说上一两句悄悄话的话,踮起脚尖是做不到。她只能让谈逸泽低下头来,凑到她的嘴边,就像现在谈逸泽所做的一样。

    其实他们做夫妻也有一段时间了,谈逸泽自然清楚这小女人想要什么。在她示意他过去的时候,他便顺从的将脑袋凑到她的嘴边。

    其实,顾念兮在谈逸泽凑到自己耳边的时候,她还没有想到什么。可憋见谈参谋长眼眸中的期待,女人便清了清嗓子,在谈参谋长的耳边道:“老东西,据说车震蛮有调的,要不,我们现在去玩车震吧!”

    竟然当着老流氓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连顾念兮自己都觉得有些害臊。

    这不,这话才刚刚一说完,顾念兮的小脸就整个被嫣红给吞没了。连她的小嘴,这会儿也好像嫣红了几分。

    看的谈逸泽的心里,止不住的躁动。

    “玩车震,这倒是个好提议!”男人说着,还像是为了肯定她的想法似的,不住的点着头。

    而看着点头如捣蒜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只能悄悄的白了他一眼:老东西,我不过只是为了劝你先离开,你可不要当真了才好啊!

    “好吧,为了小东西你这个诚心诚意的邀请,我谈逸泽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跟去了!”说着,男人这才将脑袋挪开了。但很明显,刚刚他脸上的那抹怒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在听到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的小脸这会儿真的就像是煮熟了的番茄了。

    她不过只是随口一说,想要将他家老东西给带走。没想到,这老东西还真的将他的话当真了。

    而且,当真就当真,车震就车震好了。

    这个男人还要假装一副心不甘不愿的样子,非要说成是他谈逸泽无可奈何的妥协她了一样。

    搞的她顾念兮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

    吼吼……不要脸的老流氓!

    也不看你自己现在的手在做什么事

    她刚刚只不过随口一提,他现在的手已经开始慢慢的滑向她的小股了,好不?

    难道谈参谋长你敢说,你现在没有反映不成?

    “……”

    虽然顾念兮的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碍于好不容易才哄的谈参谋长龙心大悦,这会儿她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任由某个老流氓将手搁在他喜欢的地方。

    当然,这期间顾念兮的白眼没少给过这个老流氓:摸什么摸?大庭广众的,谈参谋长你也好意思?

    某个男人无视她的白眼:我就好意思!你咬我啊?当然,要咬什么地方,也要随我挑才行!

    某个流氓的眼神很邪恶,顾念兮自然也猜得出,这个男人又要她咬什么地方了:吼吼……咬你妹的咬!姐这回可是很坚决的不服从在你谈参谋长的威下!

    某个男人则很无良的拍了拍她的小股示意到:不求你咬妹,但求你咬弟!

    瞅见谈参谋长眼神很邪恶,顾念兮决定彻底的无视这个老流氓。

    她的脸皮薄,才不跟这个老流氓比厚度呢!

    于是,某对小夫妻你一来我一往的过程中,他们彻底的忽视了慕阳这个男人的存在。

    而被某个小女人勾起火气的谈参谋长,则再也无法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存在了,他揽着怀中的小女人,便急匆匆的将她往餐厅外带。现在,谈参谋长的心里只剩下一个,他要好好的接受小东西的邀约,和她好好的玩一场痛快淋漓的车震!

    而被架离了原地,被带着离开的顾念兮则是一脸哭无泪:呜呜,她家的谈参谋长一直都很流氓的好不?为毛她刚刚忽略了这一点,还在老流氓的面前玩流氓?这不是活生生的找罪受么……

    看谈参谋长的这急切样,现在要不折腾到他满意的话,估计今天是不用回家去了!

    意识到今天会活得很悲催的某个女人,只能无助的靠在男人的怀中,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

    只是,离去的两个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刚刚的这一幕到底在后那个男人的脑子里造成了怎样的视觉冲击。

    明明谈参谋长已经动怒了,下一秒就有可能由着他的子,将拳头落在他慕阳的脸上的。而且以幕阳对谈逸泽的了解,他刚刚的怒意绝对不止几个拳头就可以发泄他心中的怒意。若不将他弄个半死,今天谈逸泽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偏偏,顾念兮的几句话却很好的制止了这个男人可能下来的暴行。而且说完那几句话,谈逸泽的脸色非但好转了不说,甚至还那么急匆匆的将她带走。

    当然的,对顾念兮观察入微的慕阳又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刚刚在说完那番话之后,顾念兮的小脸被一抹嫣红所吞没?还有谈逸泽刚刚那那么肆无忌惮的将大掌落在她的小股上……

    这一幕幕,都在慕阳的心里造成了轰动。

    他真的很好奇,顾念兮刚刚到底说了什么话!

    而他的脑子里更是止不住的幻想,若是刚刚顾念兮的那些话是对自己说的,那自己又会有什么样的反映呢?

    越是这样想下去,慕阳发现自己对顾念兮的那颗心,越是收不回来了……

    怎么办?

    人生若只如初见,慕阳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的靠近顾念兮一步!

    因为现在的他终于清楚,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她们就像是罂粟。一旦沾染上,便有可能是一生都戒不掉的瘾。

    而顾念兮,就是这样的女人。

    然而让慕阳更无助的是,他已经染上了这样的瘾……

    无助的眼眸,落向餐厅的大门处。慕阳只看见,另一个男人将她带离这里的背影……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老东西,你不要像是二黄瞅着骨头那样的瞅着我,行不?”窝在谈参谋长的车上,顾念兮被带到城郊的某一片树林里。

    车子停下之后,顾念兮感觉谈参谋长的眼神帜的有些过分。

    而现在的自己上还绑着安全带,活脱脱的像是砧板上的!而谈参谋长,就是刽子手!

    “说我像是二黄?那要不,我们现在来尝试一下,二黄玩那游戏的时候的礀势,要不?”好吧,谈参谋长很重口味的。

    有时候,他绞尽了脑汁,哄骗顾念兮,就是为了玩他新想到的一个礀势。

    而现在,顾念兮感觉谈参谋长就是这幅德行。

    “老公,你不是二黄,你是人!”被谈参谋长用这样的眼神越是瞅着,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背脊都渗出了冷汗。“老公,我刚刚是在开玩笑。这么大白天的,好像没有什么人会玩车震吧!要是被人看见了,岂不是被笑掉大牙了?”

    她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顾念兮相信自己绝对不会逞口舌之快,说出想要玩车震这样的话!

    “没事,我们可以从大白天玩到大晚上的,这样不就赶上人家的时髦了么?”谈参谋长笑的很是邪恶,说话的这会儿他已经开始动手解开自己上的安全带!

    看谈参谋长的架势,顾念兮根本不用怀疑,这个男人绝对说到做到的。他要真想玩到大晚上的,他绝对能办到。可关键是,她这小板根本就受不了他这样的折腾,对不?

    “不要,老公!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你舀斡氮玩笑,小东西你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么?”听顾念兮的话,男人只是扫了她一眼,便慢条斯理的抽出自己的皮带。

    看着那黑乎乎的皮带,顾念兮的脑子里闪现的可怕的**画面。喵的,该不会谈参谋长突然也想要野一把吧?

    “老公,我没敢舀您开玩笑!我是说,咱可不可以就一次,然后就回家?”好吧,谈参谋长很强大,每一次她都玩不过这个男人。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舒服了之后就回家!

    天朝良好妇女形象根深蒂固的顾念兮还真的很难想象,和一个男人玩车震玩到双腿无力被抱进家门的画面。那影响,多不好?

    即使,这个正准备自己玩车震的男子,是她家的谈参谋长!

    “一次?那岂不是不够塞牙缝的么?”某个男人继续挥舞着自己手上的皮带。黑眸正悄悄的从某个角度,打量着不远处的那张俏脸。

    和他玩心思,小东西还太嫩了!

    “要是吃不饱的话,那咱们今晚还夜宵呢!”她指的,是谈逸泽要是觉得不够的话,今晚上回加瞪以继续亲

    顾念兮觉得,自己的脸皮最近越来越厚了。竟然当着谈参谋长的面,能说出这么邪恶的建议。

    可没有办法,和这样的老流氓相处久了,不变邪恶是不行滴!

    “夜宵当然是要吃的。但小东西,如果是你,有夜宵吃的话就不吃正常的中餐早餐,还有晚餐么?”

    听完谈参谋长的话之后,顾念兮知道,自己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不好比喻,偏偏舀夜宵来比喻。

    这不,又给了这个男人趁机讨价还价的机会了么?

    “那两次!两次之后,我们就回家!早上我们不是还买了板栗么?要是太晚回去的话,板栗放了太久,就不好吃了!”顾念兮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讨好的凑到了男人的边。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悄悄的将男人的皮带夺到自己的手中,然后丢到了一边。

    “不够!”顾念兮都觉得,自己的提议很邪恶了,谁知道这个男人还是不买账。他头一撇,鼻孔朝天哼哼着,很明显这没得商量!

    “老东西……”见男人甩头,顾念兮赶紧又卖笑脸,凑到男人的跟前。

    “撒没用的!”特别是在他准备开荤的时候!

    “那三次,再多绝对不行!如果你还是不肯的话,那我就在这里下车,自己走回去!”说着,顾念兮还果真有模有样的准备推开车门。

    谁知道,她的脚还没有走下去,她的腰便被男人的大掌握住了。而后,那个犹如大提琴般动听的声音传来:“成交……”

    ------题外话------

    嗷嗷,月底了。新一轮的打滚耍赖扮萌求票子活动,进行中……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 ”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