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文明老流氓

    只是莫妍怎么也没想到,听到自己的话,甚至还为了顾念兮教训自己的,竟然是慕阳!

    一时间,这个谈家大厅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

    而莫妍在未婚夫慕阳的面前,也拉不下脸。对着顾念兮,她一直低着头。想要让她和顾念兮这样的女人道歉,莫妍觉得不屑。可对于慕阳,他是她从小就心仪的人,所以他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分量的。

    这也导致了,这个场面再度僵持。

    “算了,慕先生。小姑子年纪还小,有时候难免莽撞了!”顾念兮见气氛变得有些僵,只能先行开了口,准备打破这样的沉寂。

    可偏偏,莫妍明知道顾念兮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却还是不死心的在一旁嘟囔着:“收起你虚伪的好心!”

    然而这一句话,她真的可以对天发誓,自己只是发了个唇形,又不知道怎么会被慕阳给听去了。这一刻,慕阳的脸明显的沉了下来:“莫妍,你觉得你还小么?别忘记,你还比你大表嫂大了一岁!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你连这都不懂么?”

    其实,不是慕阳有通天的能力。而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对顾念兮的事越来越关注了。所以趁着有空,他还派人出去找了关于顾念兮的所有资料。包括当初的她是在哪里上的学,又是在什么地方补的功课,甚至连那些期间发生过的什么事,他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关于顾念兮,幕阳不想错过任何的东西。

    而现在,甚至连小声嘀咕着顾念兮的声音,他也会收纳的一清二楚。

    也许,这就是慕阳的。一份只会放在心底,却还是忍不住悄悄关注着的

    “……”面对形势突如其来的转变,顾念兮也有些应接不暇。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一脸纯真,看起来只差不多十几岁的女孩,竟然比自己还大一岁?

    看来,以前她都被莫妍的这幅皮囊给欺骗了!

    “慕阳,你……你竟然骂我!呜呜,我讨厌你!”从小到大被人捧在心尖上呵护的莫妍,自然受不来这样的委屈。

    当慕阳当着所有人面让她道歉的时候,她就已经憋屈着。

    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她,这让她更是无法接受了。

    不顾在场的其他人,莫妍只觉得自己委屈,当即便捂着掉泪的小脸,跑出了谈家大宅。

    而如此的变故,也让顾念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一直站在原地的男子,却在这个时候上前,和她道:“念兮,莫妍从小就被宠坏了,有时候就耍耍这样子。今天,我向她和你道歉!”

    他不跟莫妍喊顾念兮大表嫂,也不像最初见面的时候喊她“顾小姐”,而是直呼她的名字。

    因为他不想要受到谈家的局限,更不喜欢和她疏离。

    如此简单的喊着她的名字,已经让他感觉到绕在心窝口的甜。站在这个角度,慕阳贪恋的有些过分。盯着顾念兮看的眼神,也是那么的具有侵略

    这让顾念兮,多多少少有些不安。

    “我没事。慕先生,你还是快点出去看看小姑子吧!”

    她别开了脸,躲过男人如此帜的眼神。

    “我……我知道了!那……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喝咖啡,亲自向你致歉!”其实,道歉什么的,慕阳根本不放在心里。而他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要为下一次能见到顾念兮,先找到一个借口罢了。

    “嗯,我知道了!”顾念兮权当他只是想要请自己喝咖啡,根本没有男人那么深的城府。

    “那……我就先走了!”说完,慕阳这才转。而顾念兮也正因为男人的错开,没有看到他唇角悄然绽放的那枚满足弧度。

    能和她喝一杯咖啡,竟然就让她如同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似的,有些不可遏止的兴奋起来。

    转出去的幕阳,自然不忘记和谈老爷子还说了些什么。

    这之后,慕阳才离开了谈家大宅。

    而谈老爷子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在慕阳之时,他一直都盯着慕阳一步步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幕阳这个孩子,心思向来紧密。

    很少有什么事,能让这个孩子为之大动干戈。再者,他从大学没有毕业,就一直在家里的公司帮忙了。那么多年,他当然早已练就了将喜怒藏于脸皮之下才对。

    可偏偏,这样的孩子却因为顾念兮而……

    想到这,那双和谈逸泽极为相似的鹰隼里,一闪而过的冷!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早上和刘嫂去了趟超市,顾念兮顺便买了一些用品。下午午觉之后,她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比战。

    这个时间,谈老爷子会和隔壁的陈大爷在下棋。舒落心可能会在午觉,可也能是在房间里整理着她花费心思从各地搜刮到的名牌服侍。刘嫂则在研究菜谱,所以如此大的谈家大宅内,只有顾念兮一个人安静的呆在沙发上。

    这两天,一条新闻几乎占据了各个比战的经济头条。而且,每一次的新闻标题,都是那么的惊悚。看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

    “震惊震惊!sh国际有限公司入驻d市,连并超市十余家!”

    “sh国际有限公司要逆天了!”

    “神秘国际公司来袭,对d市大型超市,是末,还是重生?”

    此类雷语标题层出不穷,在逗乐了顾念兮的同时,也让她发现如今炒作媒介似乎有点过头了。

    而且顾念兮翻来翻去,也只发现了如此的新闻不过是原来的那一条,都翻过来倒过去的刊登了几遍。

    看了好几次,顾念兮发现自己对这份比战俨然失掉了兴趣。

    若不是因为是d市的新闻,她才不会去刻意的关注。

    当然,顾念兮也在这几则新闻中关注到了一个名字——“佳佳艾”超市!

    这,不是张小琴他老公开的那一间么?

    怎么这么快,就被别人给吞并了?

    报应来得快?!

    难道,上天看到张小琴扯到自己的伤口,还准备在派对上给自己羞辱,所以给张小琴惩罚了?

    虽然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但看着新闻上关于佳佳艾超市被收购所拍摄的照片,顾念兮的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高兴的!

    看来,这个什么sh公司的,还真是正义的使者,勇士的化

    若是知道sh的大总裁是哪一位神秘人物的话,顾念兮觉得自己应该送去个大红花,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

    看到这,顾念兮收起了比战。

    本以为,关于sh国际公司的传言,会到此为止。却不想,这只是开始……

    接到苏悠悠的电话的时候,顾念兮正准备去医院做复查。

    这两天伤口愈合的不错,但就是有点痒,特别是晚上,睡着睡着总是会不自觉的去挠。要不是边有个警觉非常高的谈参谋长,在她去抓挠伤口的第一时间总是会醒来的话,顾念兮估计自己的手肘伤口一定已经被挠的不成人样了。

    “悠悠,有什么事?”和苏悠悠一样,顾念兮也将苏悠悠当成了自家人,所以对她也从来不见外。

    “哎呀兮丫头,还好你现在接听电话了!”听到苏悠悠的语调,顾念兮有些讶异。

    “怎么了?”苏悠悠的语气莫名的焦躁不安,让顾念兮心生怀疑。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班上有个叫做张小琴的不?”苏悠悠的语气有些急躁,大嗓门似乎也忘记关上了闸门。这会儿这么吼着,估计这声音已经在他们的那一边震耳聋了。不然,听筒这边的顾念兮为什么觉得耳膜难受的慌!

    “张小琴?当然记得。前一阵子,我还见过她来着!”不知见过,这个张小琴奚落她不成,还将她的手肘伤口给撕开了!

    只是顾念兮还真的没有想到,再度听到张小琴的名字,会是从苏悠悠的口中听到的。

    “你还见过她啊,那就好了!是这样的念兮,那丫头不知道怎么知道我和你现在在同一个城市,说是一定要让我帮她拨这个电话给你。”

    “她找我?那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顾念兮依旧有些漫不经心。

    若不是张小琴,现在她的手估计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不用每天都这样遭罪!

    对于她佳佳艾超市被收购一事,她不打电话道声“恭喜”,或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她家趁火打劫,就已经算是她的仁慈了!她顾念兮可不是圣母,遭受过的那些,她可都是清清楚楚记在脑子里的。

    “她说她不管换什么号码,都打不通你的手机号!我说念兮,你的手机是不是设置了什么东西,不然怎么会只有我的号码能给你打过去?”

    “我不知道啊,前两天我老公说他的手机坏了,苑借用了半天!”该不会,是谈参谋长做的?

    可谈参谋长难道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会先知道张小琴这段时间会因为家里的超市被并购,找上她?

    “嗯?那可能……可能是你的手机坏了吧!就对我的号码有独钟!”苏悠悠在一边乐呵呵着,似乎早已将今天打电话给顾念兮的目的都给忘光。

    “少给我得瑟。说吧,有什么事?我正准备去医院检查一下手肘!”现在是末了,白天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而顾念兮的手肘就被这么挂在脖子上,实在憋闷的慌。

    “对了,就是那个张小琴,让我求你跟你老公说说,放过他们家!”

    “她是急昏了头吧?他们家的超市是被那个叫做什么sh公司给收购的,关我们家谈参谋长什么事?”简简单单的一席话,顾念兮将这事和谈参谋长撇的一干二净。不是她没有联想到什么,只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尽可能自己知道就好!不然以苏悠悠刚刚那个大嗓门的传播速度,估计明天大街小巷都知道他们今天谈话的内容了。“好了悠悠,以后张小琴的事你不用管!”

    “能不管么?她还是我们的老同学,这么做会不会不够意思?”

    “悠悠,你知道我在d市的时候,手肘还做了一次手术,那是为什么吗?那就是被张小琴给扯的。这样,你还要给她求么?”

    “尼玛的,不早说!你要是早些告诉姐姐,让姐姐知道那丫的竟然是害你手的罪魁祸首,姐姐还能给她打电话。,姐姐现在就去搞死她,恭祝她家的超市早关门大吉!草泥滤,竟然敢将兮丫头弄成这样,我今天要是不将你祖上十八代都艹一遍的话,姐姐就不是苏悠悠!”撂下这话,苏悠悠便将电话给挂了。

    望着不断传来忙音的电话,顾念兮知道这苏悠悠绝对已经和张小琴吵开了。

    其实,莫要怪罪她顾念兮。若不是张小琴当初将所有的退路都自己给堵死的话,现在也不至于变成这幅模样。

    至于苏悠悠这一边,她若是不将张小琴对自己的伤害说开的话,估计以苏悠悠那单纯的格,还真的可能为张小琴做点什么。

    若是其他的事也罢。

    但要是关乎到她家谈参谋长的上,这事可就没有那么好谈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顾念兮从医院检查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到家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停放在大院里的谈参谋长的车子。

    “老公!”

    来到大厅的时候,顾念兮便看到正坐在沙发上和爷爷下棋的他。

    “你去哪里了?”见到她的时候,谈参谋长卷皱的眉心总算是平复了。

    只不过,他拉着她小手的力道,似乎比之前的还要大上几分。

    “我刚刚去医院,检查一下手肘了!怎么了,到家了额头上怎么还有这么多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顾念兮的抚上了男人的额头。

    而回应顾念兮的,倒不是谈逸泽。而是,正在琢磨着棋盘上布局的谈老爷子:“呵呵,小泽不是不舒服。是怕你被人给拐跑了!”

    谈老爷子的这话带着某些调傥的味道。

    若是此刻顾念兮仔细察觉的话,会发现谈参谋长的耳根子有些发红。

    从小到大,他还是这么关心一个人。

    一回到家,就发了疯似的想要见到她!

    若不是爷爷说一定没事,硬将他留在这里下棋,估计他早就找了出去。

    “我记得我前两天和你说过,我今天要去检查的吧?”听着谈老爷子的话,顾念兮小脸上堆积着满满的笑容。

    “可我也记得,你当时答应我要等我和你一起去的!”

    某个男人似乎开始生起了闷气。

    “老公,人家也是担心你太忙了嘛!等下一次,就跟你一起去,好不好?”索直接来到谈逸泽的边,将脑袋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边看着他下棋,一边哄着他。

    果然,在自己的哄之下,谈参谋长的脸色总算有了好转。

    至于下午苏悠悠的那通电话,顾念兮没想过要告诉谈参谋长。

    不是她太过于善良,而是她不觉得,这样的小事有什么好告诉谈参谋长,害他分神。

    原以为,关于这个sh公司的事,都会在顾念兮选择将所有的事全部都隐藏在心里而结束。却不想……

    当天晚上,当谈家人都吃完晚饭,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之时,财经频道上突然出现的关于sh公司的新闻,让谈建天的眼眸一瞬间变暗。

    特别是,在看到关于这则新闻上,那十余家接连因为被收购而破产的超市的拥有者狼哭鬼嚎出现在大荧幕上的时候,谈建天的脸色几乎可以用“铁青”二字来形容。

    但除了谈建天之外,家里的其余人在看到关于这则新闻的时候,似乎都没有任何的表变化,这也让顾念兮那颗不安的心,稍稍平稳了一下。

    注意完了这整个谈家的人对于这则新闻的态度之后,顾念兮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谈逸泽的上。

    此时的谈参谋长,依旧注视着电视机上的那则报道。

    除了他的嘴角上,多出了一抹子玩味似的笑容,其余的和他寻常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这事真的不是她家谈参谋长做的?

    只是,当顾念兮的心还没有归于原位的时候,谈建天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沙发上传来:“小泽,你跟我到书房里来一下!”

    谈建天的语调,是常里顾念兮所没有见过的严肃!

    特别是他的表,那么的凝重……

    让顾念兮隐隐的察觉,这件事的严重

    想到这,女人原本被男人包裹在干燥大掌中的小手突然间收紧,像是在说她不愿和男人分开似的。

    而顾念兮的举动,谈逸泽自然是第一时间注意到的。

    当感受着女人的小手有些颤抖的紧紧攀附着他的之时,男人的嘴角勾起。

    看来,他的小东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甚至,还隐隐知道其中的利害得失!所以,此刻小东西会变得这么的慌乱,拽着自己的小手会变得这么不安。

    这一次,谈逸泽果真觉得,当初自己没有选错人!

    看着她那张因为慌乱而变得有些苍白的小脸,谈逸泽的另一只手也轻轻的覆盖到了她的小手上,轻轻拍了拍。

    这一刻,男人的黑眸中,带着平里不可多见的温柔。渀佛一池温暖的流,将她的周包裹。像是,在用这样的眼神告诉她,他会没事的!

    “老公!”她有些不依不挠。

    总担心,这一刻若是自己松开了谈逸泽的手,下一秒他们之间的距离会变成咫尺天涯。

    “没事的,爸爸又不会吃掉我!”看着顾念兮那张近乎透明的小脸,谈逸泽突然间又凑近了几分。

    如此的贴近,顾念兮甚至感觉到有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了她的鼻翼间。那是,专属于谈逸泽的味道。也是现在她顾念兮最为恋,最为喜欢的味道!

    “回房间等我,别忘记今天晚上我们的约定!”最后这一句话,谈逸泽的唇几乎已经贴上了她的耳际。

    那温而暧昧的气息,好像在告诉她,他正期待着什么。

    不得不承认,谈逸泽是最为懂她的人。

    若不是他给予如此暧昧的氛围,她可能会不放心放开他。

    而说完这一句话,趁着她有些晃了神之际,男人的大掌已经悄然退出了她的包裹,很快他便跟着谈建天,消失在楼梯口的位置。

    望着谈逸泽消失在角落的影,顾念兮自然也没有呆在这里看电视的心。她起了,和爷爷以及舒落心道了声,便慢步朝着回房的方向走去。

    这路途的中间,当然要经过二楼的书房。

    而顾念兮的步伐,也自然而然的停在了书房的门口。

    望见那扇并未完全关死的房门,顾念兮依旧有些踌躇不前。

    爸爸说过,偷听别人讲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可若是不停,她害怕谈逸泽会不会作出些什么事来!

    想到这,顾念兮还是顺应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小脑袋磨磨蹭蹭的朝着那条门缝里望去。

    里面站着的两人,他们最开始的对话有些小声。

    从顾念兮的这个角度,也只能大致的看到谈逸泽的轮廓。

    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顾念兮并看不清这个男人此刻脸上的面部表。但不知道怎么会是,此刻的顾念兮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是带着怒意的,带着不甘的。

    因为,顾念兮看到了,他那的老直的背脊……

    记得那一次在大卖场,遇见舒落心和霍思雨,他们对他摆明的挑衅和嘲讽之时,这个男人也是摆出这样的架势。

    或许,这样的即使在别人看起来会觉得,这个男人够坚强,足以支撑起所有的一切。但这样的背影,却让顾念兮莫名的鼻尖酸涩……

    很多时候,她希望能站在这个男人肩并肩的位置,和他一起扛下所有的事,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让他一个人孤单的面对……

    “念兮……”

    就在顾念兮望着门缝里的男人,眼眶有些发涩的时候,她的后同样也传来了一个低哑的声音。

    “我……我没有偷看,我只是路过这里!”被谈逸南撞了个正着,顾念兮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有些懊恼!

    “我没有说你在偷看,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很关心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谈逸南已经憋见了顾念兮眸子里的湿润,本来朝着她伸过去,想要拉住她的手的大掌,突然间变得有些僵硬。甚至,连他的整个子,也在一瞬间石化了。

    其实,刚刚在沙发上的时候,谈逸南已经发现了从谈逸泽离开之后,顾念兮神色有些不对劲。

    所以,看到她离开了,他也赶忙追了上来,生怕她发生什么事

    “他是我老公,我不关心他,我关心谁?”抬眸,她和谈逸南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眼眸里的湿润已经渐渐化开。除了谈逸泽之外,她貌似真的不习惯将自己的绪摆在其他人的面前。甚至,连当初和她谈了两年恋的谈逸南,都不习惯。

    “这么说,你上他了?”

    谈逸南还记得,这个问题当初在楼道口的时候,他也这么问过顾念兮。

    那时候,她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真希望,今天的顾念兮,依旧也能给他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起码,不承认所谓的,他谈逸南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机会的。

    只是,谈逸南万万没想到的是,今的顾念兮却是这么的回答:“是,我他。因为,他是我老公。”同样的,也是这个世界上,和她顾念兮最为亲密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表极为自然。

    就像这样一句话,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她的心里酝酿好了。

    而相比较顾念兮,这个时候的谈逸南却如同遭受了雷击一样。

    顾念兮竟然在他的面前,亲口承认她对谈逸泽的了!

    虽然,谈逸泽是那么出色的军官,和这样的男人相处久了,很难不上的。这一点,很早之前,谈逸南也预料得到。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当听到顾念兮的亲口回应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是如此的伤心绝望……

    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在一瞬间被掏空了。

    那空空落落的感觉,让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痛意。

    同样的,他更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任何的荒凉……

    然而,此刻的顾念兮却完全没有心思理会面前这个等同于石化的男子,因为在他们刚刚对话的片刻,书房里便传来了越演越烈的争吵声:

    “胡闹,你这孩子,你在做这些之前,你为什么不先想想,这会引起什么后果!”那是谈建天的声音。低沉暗哑中,带着一股子威严。

    而谈逸泽的声音,也紧随而至:

    “会引起什么后果,我当然比您还要清楚!但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到一丁点委屈,更不会像爸您一样,亲眼看着自己心的女人,在别人的欺负中,含怨死去!”

    那隐隐带着咆哮意味,火药味十足的语调,是顾念兮看到过的,谈逸泽反映最为激烈的一次。

    &nb

    sp;虽然他的话里没有指明,那个所谓的“心的女人”到底是谁。但顾念兮在听到谈建天瞬间没了声音的样子,便猜到了,谈逸泽说的,是他的妈妈……

    那个,他从来没有在她顾念兮面前提及过的字眼……

    “小泽……”

    “小泽……你给我回来!”

    书房内,传来了谈建天喊话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由远及近的步伐声。

    不用回头看,顾念兮也能察觉到,那便是谈逸泽。

    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回头,便感觉到一股子凌厉的风刮过来。转的时候才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后。

    而她也憋见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眸里尽是她所不熟悉的冰冷,暴戾。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被男人如此狠的表吓到。

    毕竟从他们结婚开始,谈逸泽从未在她的面前展露过这样的一面……

    “老公!”

    “哥!”

    两个人的声音,紧接而至。

    然而谈逸泽看到的,却只有那个小东西。

    她也注意到了,谈逸泽正看着她。也发现了,他的眼眸里因为注意到出现在她边的谈逸南而暗了几分。

    “老公,那个……”

    她开了口,声音沙哑的不像是她顾念兮。

    她正准备,用这样的声音和这个男人解释些什么。却不想,男人的大掌突然间就来到了她的腰上,紧紧的将她环在了他的怀中。

    “我们回房!”

    而后,顾念兮听到了他那浑厚的嗓音。

    虽然在她靠在他口上的时候,他的气息明显的平稳了不少,但顾念兮依旧能听得出,他的呼吸声里夹杂着刺人的光芒。

    这样的谈逸泽,就像是一只满带刺的刺猬。要将她从头到尾刺穿那般……

    “老东西!”她还想要跟他说点什么,却不想男人夹着她体的力气真的很大。单单是扣着她的腰,竟然也能将她从原地带起,一步步的走向他们卧室的方向。

    “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问!”这是,他将她抱起的时候,所说的一句话。

    而她,也像是在一瞬间明白了他想要的似的,只安静的呆在男人的怀中,如同一只乖巧等待溺宠的猫儿……

    “小泽……”

    而顾念兮也看到,紧随着追出门的谈建天,在看到谈逸泽已经带着她,毅然离开的背影,眼眸里越是黯淡……

    谈逸泽,你在伤心对吗?

    可你的父亲,又何尝不是?

    但明白此刻处于动怒中的谈逸泽,什么话也听不进去,顾念兮便什么话也都不说,只是安静的任由这个男人,带离这个是非纷争之地。

    “小东西,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可能在我的面前伤害的了你!”

    入夜,他将女人的脑袋放在离自己心口最近的位置。而他低哑的嗓音,就在他们不知道保持了这个礀势多久之后,突然传来。

    他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暗哑,低迷。

    那是,顾念兮所未曾见到过的一面。

    “老东西,我没有睡着!”她知道,其实他以为她入睡了,才会如此肆意的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一番话。

    谈逸泽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将自己的懦弱,呈现在一个女人的面前?

    “我还以为……”

    果然,他接下来的沉默,也证明了顾念兮刚刚的猜测。

    “其实老东西,我不小了!”其实,顾念兮的意思是,现在的她也可以和他一起分担这一切。

    “是啊,是不小了!”

    暗夜中,某个男人低哑着声音回应着。

    而回复的话,却让顾念兮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像,自己刚刚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的感觉?

    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当她还没有回过神之际,某个邪恶的大掌已经探入了她顾念兮的睡裙中。准确无误的握住了某一处……

    “好像,又长大了!”

    除了他的语调里,带着某些恶趣味之外,这一刻的谈逸泽已经和寻常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拍开那只在自己口处作恶的手,女人的小手习惯的攀附在谈逸泽的脖子上。“我不是说这个,老东西!”

    “不是说这个?难道是说这边?”

    男人说着,转而又从另一边钻了进去!

    “……”这回,顾念兮看着埋在自己口上面带邪恶笑容的男子,当即说不出任何话语了。

    她没有流氓的潜质,自然做不到像老流氓这样!明明此刻做着最为邪恶的事,却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假意和她倾诉人生。

    “老东西,你再这样,今晚就给我睡沙发!”上一次在深山老林中,顾念兮看到苏梦瑶就是用这一招对付周子墨的。她可还记得,当时苏梦瑶的那句话已落下,周子墨就跟见了鬼似的,立马蔫了下来。

    “你可以试试,打不打得过我!”谈逸泽盯着她的小脸,哪会猜不出她的意思?

    想学苏梦瑶御夫?

    这小东西要逆天了不成?

    他嬉笑似的看着小东西那张一点一点垮下来的小脸,嘴角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好了,不闹了,咱们睡觉吧!折腾了大半夜,你该困了!”伸出另一只手,他将这伤薄的子搂进了自己的怀中,一手轻拍着她的背部。

    其实,像是这样和谈建天这么大闹上一场,以前的谈逸泽经常干过。

    每一次只要想到母亲当年死前的景,谈逸泽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凉意。于是,当年的罪魁祸首,自然成为谈逸泽每一次发怒时候所针对的。

    但从来还没有一次,像是这样的大吵大闹过之后,笑容能这么快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看来,这小东西对自己的影响,还真是不小。

    “……”而某个女人在见到谈逸泽的反映之后,只能无奈的将耷拉着的小脑袋靠在谈参谋长的上。

    为毛苏梦瑶一句话能震得周子墨颠的?

    为自己的一句话,谈参谋长听了跟没事人一样?

    难道,她顾念兮生来就是给谈参谋长“欺负”的么?

    越想,顾念兮的心里越是憋屈。

    看来下一次遇到苏梦瑶,还真的要和她好好的请教一下,这问题到底是出在什么地方!

    脑子里虽然有无数个的想法,可当睡意袭来的时候,顾念兮靠在那个熟悉的怀抱中,眼皮一点一点的加重。

    “小东西,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舍不得年纪尚小的你,跟我承担那么多的东西!”迷糊中,顾念兮听到有个熟悉的男音,靠在她的耳际说着什么。

    “人家不服!”虽然脑子里已经一片浆糊,听不清楚老东西正说着什么。但顾念兮凭借着本能,迷迷糊糊的出了声,反驳着。

    甚至,她好像还扬起了自己没有受伤的爪子,张牙舞爪的和老东西比划着些什么。

    “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乖乖睡觉吧,我的小东西!”迷糊间,又有什么人拉着她的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这话,顾念兮倒是听懂了。

    老东西懂她的意思,那不就成了?

    于是,她安然入眠。

    而看着如同猫儿一样窝在自己怀中睡去的女人,某个男人的嘴角上又是一抹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都不自觉沉浸其中的溺宠弧度……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第二天,顾念兮是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的。

    只不过,当她稍稍一动弹,她的子便被一阵黑暗给笼罩了。

    等她稍稍适应了光线,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某个无良的老东西此刻正欺压在她的子上。

    “老东西,大清早的你想要做什么?”

    顾念兮张了张红唇,嗓音里有着清晨特有的干哑。

    但落进了男人的耳中,却成了比歌曲还要动听的声音。

    “当然是做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某个男人已经开始急切的拔掉拨开顾念兮上那件吊带睡裙。最近这阵子,她的手肘再次受伤之后,几乎每一天都是着这样的一件衣服。既方便脱掉,又方便他的侵袭。若不是碍于医生告诉他的那些话,谈逸泽早就不知道将顾念兮吃了几回了。

    这松松垮垮的裙摆,剥起来果然方便省事。

    不一会儿,一个光溜溜的小东西就呈现在他的面前。

    “大清早的说这话,你也不害臊!对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伸手舀起了放在一旁的闹钟。“都快到你上班的点了,你确定你还要吗?”

    这男人,一要起来就没玩没了。

    这会儿若是开始了,这么一点时间肯定不够!

    “昨天本来就说好,回来就把你给办了的。要不是老头闹事,弄得我心里闷得慌,你以为我能憋到现在?都整一个月了,快憋死我了!”说这话的时候,男人上的流氓本质彰显无遗。甚至连他的调子,也是流氓的。

    这不,他的子已经欺压了过来。那长的过分的手臂和腿,让这个男人看起来就像是八爪鱼一样,粘附在她顾念兮的上。

    “老东西,你能不能文明一点!”顾念兮脸皮一向薄,哪经得起这老流氓的调戏?

    “文明一点是吧?那成!”说着,老东西在百忙之中,从她的口处抬起头来问她:“小东西,我能不能搞你?”

    ------题外话------

    有木有猜出端倪滴?

    全文字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 - ”

重要声明: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