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 契约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等顾玉绾醒来的时候,竟是已经到了客栈。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睡醒之后,顾玉绾只觉得浑酸疼。好像知觉一下子恢复了一样。动了动酸疼的胳膊支起子,看了眼窗外,居然已经晚上了。肚子适时的叫了两声。为了不再委屈自己的肚子,只有忍着疼下了去探衣服。屏风上搭着一件粉橘色的外,顾玉绾顺手穿上。穿好之后又觉得似乎有哪不对劲儿,想起上午见端木景时自己那破烂的衣服,又低头看了眼上的整齐干净的中衣加外,脸腾一下烧起来。她不觉得夜子溪的武功好的能在受伤的时候打的过端木景,也不觉得端木景会让夜子溪靠近自己,所以说,这衣服,是端木景给她换的么?虽然心里一遍遍的催眠着自己,事急从权,但还是觉得全的血液好像都涌到了脸上。一时间连肚子的饥饿感觉也弱了几分。

    又平复了一会儿心,使劲儿揉揉脸才从屋里走出来。下了楼,看见夜子溪坐在桌前正望着她,脸上带着那她在乌斯阑给他买的那个面具。心里感动了一下,他居然回去找了。仔细一看左边的位置有一些裂痕。想来是恶战的时候损坏的。冲他笑笑走到桌边坐下。夜子溪抬手叫了小二,给她要了一碗汤面。视线一直停在她的脸上没移过地方。顾玉绾给看的别扭,皱皱眉,“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那边夜子溪又勾着嘴角露出一个邪笑,“我只是觉得看不够而已。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好看呢?”

    听着他明显玩味十足的话,顾玉绾不高兴的抿抿嘴角,转移话题,“我爹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

    “他啊,把你送到这儿后,就走了,谁知道是不是去找哪个温香软玉了。”

    顾玉绾撇撇嘴正想反驳两句,就听见蹭的一声剑鸣,接着就看见夜子溪的脖子旁架着一把寒光闪烁的剑。“再胡说,就割了你的舌头。”顾玉绾开心的站起,钻进端木景怀里狠狠蹭蹭。直蹭的他整个人都僵硬才罢休。抬头看见他温柔的笑脸,忽然有想起自己上的这干净衣服,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夜子溪看着顾玉绾脸红,心里有点不痛快。这么含羞带怯可到不行的表,怎么说都应该是对着自己,而不是那个半面瘫的干爹。不爽的哼了一声,打断顾玉绾的YY。正好这时小二端着面过来。感受到这桌异样的气氛,赶忙放下面,偷摸的撤了出去。顾玉绾适时的恢复正常,欢快的坐回桌边啃面条。

    端木景也收回剑,安静的做到桌边看着她吃面。

    “你怎么还不走?”

    夜子溪不屑的撇了眼端木景,“我为什么要走,绾儿到哪我就到哪。”

    端木景危险的眯起眼睛,“不许再跟着我们。”

    “不可能。绾儿是我的契约者,不跟着她跟着谁?”

    顾玉绾呛了一下,这个契约者又是怎么回事,他以前可是从没说过哇。赶忙停下筷子,一脸不解的看着夜子溪。

    见成功引起她的注意,得意的笑笑,“祭炼宝物的时候都需要滴血认主,绾儿,我是你的守护者,你觉得咱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夜子溪的话成功的让顾玉绾的下巴脱臼了。那一修仙小说里才有的说辞,现在被到一个活人上,怎么都觉得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而且他说的还一本正经的样子,顾玉绾的脸抽了几次,终于没忍住大笑出声。抱着肚子在那笑的昏天暗地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一旁的夜子溪见她笑这么没形象,根本就是不相信他说的么。可是他也没办法啊,只能编个理由留下。还故意说的这么玄乎,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信。本来这些都是听师傅说的,在一些遥远的国度有一些修真的人,祭炼宝物的时候确实需要滴血认主。而更高级的一些宝物有了自己的器灵后,这招就不管用了。而铭国却不相信那些成仙之说,所以他觉得这么说的话既显得神秘,又容易让人信服。看端木景仔细琢磨的神态好像也不是完全不信的样子,可那死丫头,就算知道他乱说的,要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哇。早知道就不救她了。

    一脸怨愤的盯着对面笑成一团的某只,“绾儿,我太伤心了。你是打算抛弃我了么?”顾玉绾看着他的怨妇脸,好不容易压下笑意,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对着端木景说,“爹爹,这是我的魔兽,不能离我太远,所以还是不要赶他了。”

    端木景似懂非懂的认真琢磨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又转头郑重的吩咐夜子溪,“既然是魔兽,就要做好本分,要是再让玉儿受伤,我就杀了你。”恩,他一个堂堂的人类是应该大度点,不能和兽斤斤计较的。

    明显失控的场面让夜子溪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该死的,他本来是众人畏惧敬仰的医仙,如今不但委屈的卖了还由人降级成了兽,真是自作孽。。。而且,魔兽是神马东东?自己一定是跟她混的久了,智商也给传染的下降了。怎么会说出那么蠢的话。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目的是达成了。夜子溪心低落,再没继续盯着顾玉绾放电的趣,脚步虚浮的飘回房间。

    顾玉绾看着夜子溪黑着一张脸灰溜溜的溜回房间,也没好意思再取笑他。吃起了稍有些冷了的面。吃完才笑嘻嘻的问端木景做什么去了。他摸摸她的头,一脸歉然。“玉儿,是爹爹疏忽了,要是早点发现的话。。。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去处理了。放心,爹爹会保护你的。”

    顾玉绾擦擦油乎乎的嘴,嘿嘿笑了两声,说她准备放弃寻宝的计划,改道去苍瑜。端木景听她说完,淡淡回了句‘好,我赔你一起。’

    美滋滋的吃完汤面,又叫人备了水准备舒服的洗个水澡。回头却看见端木景一脸纠结的站在门外言又止。问了半天,才问出一句‘别再睡着了。’顾玉绾忽然囧的要死,早知道就不问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顾玉绾揉着眼睛,只想把外面那个扰人清梦的魂淡狠狠两脚踹飞。打开门,准备好的话还没说出口,迎面就扑来一个硕大的人形物体,一头钻进屋子,又迅速的把房门掩好才转头一脸哀怨的看着她,那么大个个子不知道是怎么弯曲到跟她同高的,把头挨在她肩膀颈窝处蹭了蹭。顾玉绾动作僵硬的把夜子溪从她肩窝处拎出来。“子溪,你大清早的折腾什么呢?给上了?”怎么这小子自从端木景来了后就开始不正常了。

    夜子溪像个小狗一样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绾儿不是说我是魔兽么,契约魔兽来给主人请个安而已嘛。”说完还很自觉的坐到她的上,闪着一双貌似纯良的眼睛期待的望着她。顾玉绾头疼的拍拍脑袋,“乖,肚子饿了去下面要东西吃,我再睡会。”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再抬头,才看见夜子溪的背上有一圈可疑的暗红色,该死,昨天忘了给他换药了,该不会化脓了吧。赶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边扒他的衣服,才扒了一半,那不只死活的魔兽又发出一呻吟,还羞怯的说等晚上什么的。顾玉绾恨的牙痒痒,要不是他还受着伤早就脱鞋抽他了。恶狠狠的喊他闭嘴继续脱光他的上衣。拆下纱布,发现伤口虽然没化脓,不过明显有裂开的痕迹,赶忙摸出药来给他擦好,又找了些干净的纱布给他包扎。本来想绾个蝴蝶结的,后来考虑到穿衣服太难看就忍了。刚想伸手去给他拿衣服,手却被握住了,还被强制的放到他**的膛。

    她被掌心温暖滑腻的触觉刺激了一下,汗毛竖起一堆。挑挑眉脚,“我爹去哪了?”

    夜子溪眨眨眼,有点没适应她的思维方式。顺口回了一句,“一早就出去不知道去哪了。”顾玉绾眯着眼睛盯着看了他一会儿,也不急着抽回手来,“难怪。你居然敢跑来撒野。”夜子溪听着不乐意了,他又不是害怕端木景,只是昨天实在太囧了,好不容易恢复了一晚上,今天才敢来找她。居然这么歪曲他的意思。刚想开口反驳,就感觉一股寒气直面门,赶忙松开顾玉绾的手往旁边闪了一下。回头就看见端木景一脸怒容的等着他。想起刚才的暧昧场景,心忽然好的不得了,也忘了顾玉绾是怎么歪曲他的原意的了。笑着抓起上的衣服奔出她的房间,回头冲端木景说了声,‘穿好衣服再来跟你较量’。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