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章 追杀的原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等了一会儿,顾玉绾幽幽的开口。“那些是什么人你知道么?既然要跟我送死,那也得稍微准备下吧,死的太难看了可不好。”

    夜子溪回忆了一下那天晚上,“那些都是死士。在铭国皇族都会豢养,甚至是一些达官显贵也会有自己的死士。但这种行为被武林人士所不耻。所以,应该是皇家的吧。”想了一会儿,又问了句,“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顾玉绾苦笑了一下,“我只见过那个七皇子,还是上次下雨的时候。要是说得罪的话,也只有那天的两个庄主和赵立轩了。你不是说武林人士不会养死士么?再说他们也没有非要我命的理由吧。赵立轩要杀我的话,机会多的是。而且,你不是说他们想要的是魅影么?为什么那天的人只管杀我,根本就没找东西的迹象?”

    夜子溪一手托腮好笑的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他们想要魅影了?”

    眨巴眨巴大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在客栈的对话,确实好像没说过,这些都是她那单核的思维推理出来的。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说的不清不楚的,还不许我自行补充后面的内容啊?”

    夜子溪笑着捏捏她的鼻子,开始分析。

    “那天的七皇子,边跟着许多影卫,你知道我虽然用毒比较厉害,但不擅长多人拉锯战,如果他们突然出手,打我们个措手不及的话,我保护不了你。所以那天如果他们动手的话,会有七八成的机会抓走你或是杀了你。而他们没有。所以只能说留着你还有用。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七皇子会知道你有魅影或者说知道你的份?”

    顾玉绾想破了脑袋也没想通,“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大伯和爹爹。他们要想做什么的话早做了,哪还用这么费劲儿的养大我?至于云紫歆,那时候魅影还给大伯藏着呢,她更不可能知道。难道我上有什么证明份的特征?你说你是守护者,知道些什么吗?”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夜子溪想了一会儿,什么体特征他还想真的不知道。“你上有类似纹或者其他不太同于一般的标记什么么?”

    顾玉绾皱皱眉。“这个真没有。腰间有颗痣算么?”

    一脸黑线的瞪了她一眼。接着分析。“我跟你说的玄宗秘境有一半是真的,就是内藏宝藏无数,据说是藏了一界之宝。你知道这个一界之宝在这些个皇子们眼中是什么概念么?有了这些钱,就算是再建一个国家也够了。七皇子不杀你不夺宝只能说明他知道了些什么。或许是开启宝藏非你不可,或者是想坐收渔人之利。这种藏宝的地方,一般都会机关陷阱无数,所以想让咱们打头阵,他们好在后面收尾。地图的事也是真的,只是只有一半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的。我只是想去试试,早知道会给人差点杀了,就不拐你去寻宝了。”说完双手枕在脑后抬头透过斑驳的树荫望着蓝天。“那些暗杀你的人应该也是皇族的没错。不过杀你的原因我现在也想不出。不管怎么说,现在都不能再去玄宗秘境了。“

    顾玉绾有点想不明白。“既然一张地图能解决的事儿,为什么又牵扯到魅影上,说什么得魅影者得天下,秘境很魅影又有什么关系?”

    夜子溪摊摊手,表示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或许另一半地图跟魅影有牵连吧。他说他师傅知道的也不多,在他那时候也是碰到过魅影持有者的,但最后为什么没有去玄宗秘境就不得而知了。

    顾玉绾的脑子转的有点慢,把夜子溪的话回放了无数遍,终于想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他刚才说。。。拐?!照这么说,她本来可以不来这里,不必有这么劫后余生的一出戏码,更不用掉下这该死的坑,最后还傻不拉几的用自己的血喂这该死的罪魁祸首!天哪,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材。而且,这混球还没说他是怎么知道魅影的。想到这里终是忍不住蹦起来,抓着夜子溪的衣领狠狠质问了一番,最后总结一句,“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夜子溪像看着不听话的宠物在上磨爪子一样,安抚的摸摸她的头,勾着嘴角邪邪的笑着,“我把自己赔给你好了。”说完还冲着她飞了个媚眼儿。把顾玉绾电的一个激灵,赶忙放开抓着他领子的手,掸掸上面不存在的灰尘,嘴角抽抽着干笑了两声,说我开玩笑的。说完又乖乖滚去一边数天上的白云。

    该说的都说开了,再讨论下去也没什么结果。二人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虽然那批刺客都死了,不过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再来一批,而且夜子溪的伤也需要好好调养一下。夜子溪说往南走大概多半天的脚程,会有一个镇子。到镇子后再决定去向吧。顾玉绾站起来扶了一把夜子溪,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要离开,就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对视一眼,该死,早知道会追来就不在这聊天了。顾玉绾苦着一张小脸,问夜子溪怎么办。夜子溪勾勾嘴角,抬起胳膊揽着她的肩膀,“该来的总会来。能和你同生共死我这辈子也值了。”说完深款款的望了她一眼。顾玉绾给看的抖了几抖,狠狠拍下他的狼爪,咬着牙挤出两个字,‘上树。’

    刚藏进茂密的树冠,就见一匹黑马由远处疾驰而来。顾玉绾盯着那臭的马脸,越看越觉得眼熟。这欠扁的表,怎么看怎么像那个不听她嘱咐还用马股对着她的墨云。挑挑眉梢,马上的人也好眼熟啊。嘶。。。那不就是她的小爹爹么?顾玉绾望着越来越近影,欢欢喜喜的奔下树来,冲着不远处的端木景使劲儿挥挥手,“爹爹,我在这儿!”

    端木景看见树下那个狼狈的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昨天接到回报,说顾玉绾他们遇袭下落不明,他从来没有那么心焦过,要不是云紫歆拦着怕早就把那个保护不利的白痴杀了。急着赶来自己寻找。他不相信他的玉儿会出事,一定是他们找的不够仔细。还好,他来了,找到了她的玉儿。急急的勒停马儿,翻下马。

    眼前的小人儿,脸上还占着血污,衣服也破了,露出的半截小臂上到处都是擦伤。从怀里抓出顾玉绾,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势后,才又把她拥入怀里。轻轻叹息一声,“玉儿,跟爹爹回家吧。”

    顾玉绾仰起脸,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狠狠点点头,又说了同那次相同的话,“爹爹,你可真是玉儿的及时雨,玉儿正愁没交通工具呢。”端木景用指腹轻轻擦拭她脸上的血迹,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抱起她放到墨云的背上。翻上马,准备离开。顾玉绾扯扯他的袖子,“爹爹,还有一个。”话音刚落,夜子溪便轻巧的从树上跃下。冲着端木景拱拱手,“子溪见过伯父。”闻言的顾玉绾一头载到墨云的马鬃里。这魂淡,明明自己比端木景老了很多岁,怎么说也该和他同辈才对,这会儿居然叫他伯父,摆明了不安好心。明显感觉到端木景上的低气压,无语的看看对面淡定自若的某只。

    端木景瞪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调转马头要走。顾玉绾有点着急,刚想说点什么,后面就传来分明被扭曲了的声线,“哎,只闻新人笑啊。绾儿,你要抛弃我了么?”顾玉绾听的一阵汗毛倒竖。绾儿。。。他不是一直叫名字的么,高兴的时候才会叫个玉绾。怎么忽然一下子升级成绾儿了。恶寒的扯扯端木景的袖子,“爹爹,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把他丢在这荒郊野岭也确实不太合适,不如带到镇子上再丢?”试探的看看端木景的脸,发现后者的脸黑的要命。赶忙往他怀里缩缩在没敢言语。等了一会儿,才见端木景从怀里摸出一个圆头带尾巴的东西,扯掉尾巴,便冲天飞去,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声音和一条烟花样的光亮。原来是信号弹啊。这次顾玉绾放心了,回头冲夜子溪做了个鬼脸,乖乖窝在端木景前乘着墨云走远。

    夜子溪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就见有人牵着一匹乘着一匹驶来。把手里的马缰绳递到他手里,又急急的跑远了。夜子溪翻上了马,也没着急着追,优哉游哉的沿着端木景刚才走远的方向行进。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