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被惦记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住进了客栈。见她醒了,夜子溪便端了清粥过来,扶起她靠在头,吹凉了递到她手里。顾玉绾伸出有点无力的手接过来,喝了起来。虽然还是没什么胃口,不过体状况似乎不太好,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吃完了粥,夜子溪又端来一碗黑乎乎的药汁。看着她皱成一坨的脸,好笑的拍拍她的头,“这是我配的,不会很苦,放心吃吧。”顾玉绾半信半疑的闻了闻,好像真的没那么苦,于是一咬牙,捏着鼻子灌了下去。又接过他手里的蜜饯吃了几颗。

    “云紫歆呢?怎么没见她人?”

    “走了。说有急事。吃过药就好好休息吧。等你病好了咱们再走。也不着急这一会儿。我就住隔壁,有什么事儿叫我就好。”

    顾玉绾点了点头,又窝回被子里。躺了一会儿,又觉得困了。迷迷糊糊的好像来到一片白牡丹园。大朵大朵的牡丹开的正艳,白玉般的花瓣层层叠叠,美的如梦似幻。花海的中央坐着一个姿态闲逸的男子,雪白的发,银灰的睫。依然是看不清楚容貌。正低头说着什么,神态认真,却不见周围有什么人。又走进了一点,才看清他是在跟牡丹花说话。听见有人过来,神似有些拘谨,淡色的嘴唇微微开合,顾玉绾听清他说的是‘是谁’两个字。刚想解释,就听见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我叫络瑶,你是谁?”顾玉绾回头,见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笑着走过来,见要撞上了,刚想躲开,对方却像没看见一样直直的穿过她的体走了过去。顾玉绾盯着女子的背影出了会儿神。她这算是什么?灵魂出窍还是入梦?又看了一眼牡丹花丛里的白发男子,听见他温润的声音轻轻回答,“黎昕。”原来他叫黎昕,还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又看着他们在花田里说了会儿话,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她。努力张开眼睛,看见一抹白色的长发,

    “黎昕?”醒了醒神才看清面前的长发不是白色,是烟灰色。

    “黎昕是谁?”

    “不认识,刚才梦见的。”

    “。。。。。。已经晚上了,你需要吃点东西。”

    顾玉绾做起来看看外面天色,天刚黑的样子。起下地,夜子溪见她脚步不稳的样子,赶忙上前扶了一下。

    走了几步,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夜子溪的药果然很管用。在桌边坐下,吃着面。吃了一会儿,看见夜子溪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旁边看着她。在吃饭的时候被一个妖孽般的美男盯着看是一种什么感觉?心跳加速,兴奋,脸红,羞涩?错了,是别扭。就像吃骨头的时候被狗盯着是一样的道理。顾玉绾筷子上夹的面条怎么也放不进嘴里,整个人泄气的放下筷子,“什么事儿?问吧。你这样看着我吃不下。”

    夜子溪笑笑,说她还是快吃吧。等她吃完再说。说完也没盯着她了,走到窗边看外面的风景。顾玉绾赶紧加快进食速度,带点囫囵的吃光碗里的面。冲着临窗远眺的某只喊了声,‘吃好了。’夜子溪这才又渡回桌边。也没等顾玉绾开口,直接问了出来,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挑挑眉。“谁?云紫歆?”

    点头。

    “我爹捡回来的。”

    微蹙着眉,“就这样?”

    “不然怎样?哦对了,她是我姐姐。”

    “那跟她一起的那个人,你认识么?”

    一脸不解,“你说那个长脸的男人?不认识。”

    “云紫歆对你了解多少?”

    顾玉绾有点接受不了他的跳跃思维,眨眨眼,又想了一会儿,才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的数,“同吃,同睡,”挠挠头,“我上次受伤的时候,一直是她照顾我的,甚至洗澡也是她帮忙。如果单是外貌的了解,应该连我上有几颗痣都知道吧。”

    夜子溪有点无语的听着顾玉绾的回答,“我说的是你的世或者是别的什么的,她知道多少?”

    顾玉绾有点紧张,端木景跟她说的她没忘,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关于她的事,不然又怎么会这么问呢?还是说。。。“是她有什么地方不对么?我是孤儿,世什么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她会知道什么?”看着夜子溪松了口气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认识她?”

    “跟长平王旧时有些交。”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抬眼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说是孤儿么,那爹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我爹捡回来的。这些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夜子溪心事重重的样子,叹息一声。“那个男人是当今的七皇子。你睡着以后,他的视线一直有意无意的在你上转悠,我担心有什么企图。”

    这个答案有点出乎意料,顾玉绾从来没想过车上的人有这么尊贵的份,她只当是云紫歆结实的富豪,毕竟她也曾是个郡主。可是从夜子溪的话里分析,怕不是这么简单。她自认为不是国色天香,也没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这个皇子为什么留意她?如果不是她本人吸引了他,那么只能是她上有什么他感兴趣的东西。而自己上唯一有些价值的除了端木景给的信用卡以外,就只剩下魅影了。想到这,心里一下子慌乱起来。一个皇子当然不会看重银子,所以说,他在意的想要的,其实是魅影么?或者是她上有什么秘密?可是,她是怎么暴露的呢?夜子溪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今天说的话怎么听都像在有意暗示。是他也知道什么了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是想取魅影的话,凭他的本事,还不是探囊取物般?所以,现在该怎么办?摊牌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对面的夜子溪倒好像只是随便说说一样,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还出声安慰了一番,说可能是自己多虑了,窈窕淑女云云。又扯了别的话题。说着,又说到了云紫歆上。

    “你的那个姐姐对你可真是不错啊。”顾玉绾看他翘着的嘴角,怎么也分辨不出这句话的褒贬含义。

    “她做什么了么?”

    夜子溪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倒也没什么。就是到客栈的时候不许别人碰你,非得自己抱你进来。结果力气又不够大,最后进来的时候你们俩都湿透了。”

    顾玉绾是没什么男女大防的封建思想的,不然也不会跟夜子溪出来探险。而且事急从权,她不会觉得自己在生病的时候给异抱进客栈有什么不妥。而云紫歆,和她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她不是那种拘小节的人,相反有时候还很豪爽。正所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所以,她没有一定要亲自抱自己进客栈的理由啊。这么一推敲的话,好像。。。真的。。。有那么一捏捏内涵啊。顾玉绾给自己的想法吓的一个激灵,赶忙伸手搓着胳膊,想把鸡皮粒子搓下去。

    夜子溪好笑的看着明显想多了的某只,老天啊,原谅他吧。他不是有意捉弄她的,谁叫她真的那么好捉弄呢。忍了又忍才把嘴角的笑意压下,掩饰的轻咳一声,说时间不早了,不打扰她休息了。出去一会儿又端了一碗药回来,监视着顾玉绾喝光,才又回到隔壁。

    顾玉绾有点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个男人以前一定遭遇过什么吧,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恶趣的暗面呢?看他刚才忍笑忍的脸都快抽筋了,戏弄她真的那么好玩吗?

    在客栈住了几天,顾玉绾的病终于好了。又在镇上买了辆宽敞结实防水的半豪华型的马车。张师傅因为离家较远了,又顾着自己的马车,顾玉绾便给了他丰厚的报酬让他折回,重新顾了个熟识附近路线的车夫。这次的车夫姓王,有点胖,憨憨的。看着特别有亲切感。顾玉绾从小就比较喜欢胖一点的人。尤其是异,会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因为王师傅年长些,便称呼他为王叔,王叔为人倒也爽朗,没推辞什么开心的应下了。她这人就一好处,就是想不明白的就自动屏蔽。所以,除了纠结过了的那一晚上,整个人又无事一轻了。

    王叔不光驾车技术好,还会唱歌,曲调有点像信天游。听着很是亲切,于是顾玉绾就坐到副驾驶座上也学着王叔吼上几嗓子。结果一嗓子把车里正悠闲的吃水果的夜子溪吼的蜜桔倒吸进气管里差点憋死,就这么出师未捷悲剧的放弃了她的歌星梦想。又瞅着王叔手里拿个鞭子左一下,右一下,翘个二郎腿,嘴里叼根稻草,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笑傲江湖哇。硬是眼红的连哄带骗威的骗来小鞭子,晃着两条小腿,嘴里哼哼着‘我有一头小毛驴。。。’左一鞭子,右一鞭子,不亦乐乎。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