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座上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第二天一早,顾玉绾就去跟吕老头告别。交还了工作牌。想了想,没有去找黄师傅,便背着魅影去酒楼找夜子溪。没想到夜子溪早就等在那里,早餐也要好了。二人吃完早点,顾玉绾有点为交通工具发愁。是坐车呢还是骑马呢。要是小爹爹在的话一定是骑马的。关键是她这骑马水平可不怎么高,纠结了一会儿,觉得既然两个人走,还是得征求一下他人意见的。问过夜子溪,对方觉得骑马好。又看见顾玉绾一脸为难,说坐车也不错。于是,在夜子溪的通达理中,顾玉绾颠的跑去雇了辆车。又在店里给自己买了顶帷帽,这才上路。虽然觉得顶着这张脸去参加婚礼绝对有闹场子的震撼效果,但她着实有点害怕江母的‘化骨绵掌’,而且,要抢亲的话,还是低调点好。

    一路上,顾玉绾都在找着各种话题,不停的说话来缓解自己的紧张绪。夜子溪似是看出她在紧着,拍了拍她的肩叫她放心,说保证一定帮她把人抢过来。顾玉绾嘿嘿一笑,说她紧张是因为跟美男同行。倒不是撒谎,夜子溪确实长的很惊艳。尤其在配上眉眼间不经意流露的慵懒气质,当真是妖冶犹如彼岸花。

    听她这么说,夜子溪笑了笑,把目光放到窗外,淡淡说了句什么,顾玉绾没有听清。

    车夫姓张,顾玉绾便叫他一声张师傅。一直催着张师傅赶路,终于在十六当天来到重楼门。顾玉绾看着门上鲜艳的大红喜字,越发觉得刺眼。门口的依然是左右护法。顾玉绾拿胳膊拐了一下夜子溪,“有进去的办法么?”边说边查看周围环境,考虑偷偷潜入的可能

    夜子溪有点无语的摇摇头,她是真的没想过怎么混进去吧?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左右护法,说了句什么,便又退回她边,等在门口。不一会,就有人从院子里迎了出来。这场景还真眼熟,和上次迎接她跟端木景的人基本一样,就是少了个江楼宇。江父一脸欣喜的快步走到夜子溪面前,拱手行礼,“不知医仙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夜子溪淡淡说了句无妨,客了几句,便不愿意再多说了。看出他眼里的厌烦,江父连忙把他们二人让入院中,一路引着到了一个宽敞整洁的客房,让他们先休息,又吩咐下人备来糕点茶水才退了出去。

    夜子溪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坐回椅子上,开口问道,“原来你中意的是这江家的小子。不过这小子也不错,有潜力,再过几年,应该就超越他老爹了。”

    顾玉绾自嘲的笑笑,“原来我还选了支潜力股。”夜子溪也没理她,坐在那闭目养神。顾玉绾看看外面的天色,怕是已经拜完天地了吧。随意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这糕点还真难吃,怪不得那时候江楼宇整天缠着自己叫给他做蛋糕呢。屋里的气氛有点沉闷,顾玉绾不想说话,夜子溪更是不会找话的人,两个人一个坐着假寐,一个坐着吃东西。一直到天色渐晚才有人来通知他们入席。顾玉绾揉揉脸,带上帷帽跟在夜子溪后面走出房去。

    这次的喜宴明显比上次闹的多。光大堂里的通席就摆了好几十桌,还不算雅间的。这么闹腾的环境对比下,顾玉绾心里越发觉得凄凉。落座后好一会儿,才见江父带着江楼宇穿梭在各处敬酒。顾玉绾隔着帷帽的薄纱专注的打量了他一会,清减了不少,有点没精神,脸色不是很好,又发现基本都是江父在一旁张罗。看着他有点颓废的样子,顾玉绾轻叹了一声。没过多久,江父便领着江楼宇冲他们而来。给江夜二人互相做了介绍,吩咐江楼宇过来敬酒。夜子溪客气了一下,饮尽杯中酒水。江父又以眼神询问顾玉绾,夜子溪出声介绍,说是舍妹。江父笑笑,又叫江楼宇来给她敬酒。

    顾玉绾接过酒杯,轻轻说了句,“恭喜啊,新郎官。”说完明显看见江楼宇的动作停顿了,一直没什么神采的眼睛直直盯着顾玉绾帷帽下的面容,目光灼灼,似是想把遮挡的薄纱烧个窟窿。借着还酒杯的空档,顾玉绾又补了一句,“竹林等你。”然后就看见江楼宇紧锁着双眉又绕到了别处。跟夜子溪简单交代了一句,顾玉绾起离席。照着记忆里的路绕到那片竹林。因为已经到了天,竹林里不再死气沉沉,显出一片生机盎然。郁郁葱葱一片嫩绿。顾玉绾就躲在影里等着江楼宇。现在的顾玉绾对于时间流逝几乎没什么概念了,好像等了很久,又好像一瞬间,那个熟悉的影出现在竹林中。脚步有些慌乱,近了发现他的手有些颤抖。他也像她一样在紧张么?

    “楼宇。”终是轻声唤了他。

    听到声音的江楼宇闪钻进那片影。看到躲在里面的顾玉绾后有点无措。顾玉绾看着他紧缩的眉头,无声一叹上前轻抚上他眉宇,希望可以抚平他的愁绪。

    江楼宇惊了一下,伸手抓住眉间的那只小手,张了张嘴,仿佛有千言万语,可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希望她不要怪他的娘亲。顾玉绾摇摇头,低垂着脸没敢看他,怕看见他眼里的眷恋后忍不住把他抢走。沉默了一会,轻声问道,“楼宇,你。。。要不要跟我走。。。?”明明知道答案,可还是忍不住想确定一下。等了一会,没听见他的回答,好吧。这样总该死心了吧。顾玉绾笑笑,抬起头,刚想张嘴,却被江楼宇的表吓到了。那眼中的不舍和眷恋是那么明显,其中夹杂这一些怜惜,一些懊恼,一些不甘。

    顾玉绾笑笑,摇了摇头,“楼宇,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勇敢走下去吧。不要难过,不要让自己后悔。”想了一会,还是决定问问,“是不是和我的世有关?你知道些什么吗?”

    江楼宇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娘为什么那么恨我?”虽然不愿意往那方面想,“是因为。。。我娘?”

    江楼宇上前一步抱紧顾玉绾,“玉绾,不要怪她。是我对不起你。。。。你。。。是我不能娶你,对不起,食言了。”

    还真给她猜中了。一定和这该死的世有关。可她根本就不是本尊,只是占用了这体,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罢了罢了,不是自己的又何苦强求呢?不如放彼此一条生路。想到这里,顾玉绾摇摇头,说,“我不怪你,是我太执着了。这次来找你只是想告个别。我要离开一阵子。”说完,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伸手掩住了他的耳朵,才又接着说,“楼宇,我曾想过,我是幸运的,这辈子又遇见你,能陪在你边,或许是老天想给我一个机会。当听到你求婚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喜欢我,这样就够了。虽然心里有点难过,不会放心,我没关系。会好的。你。。。也要好好的。说实话,了你这么久,我真的有点累了,所以,就让我们彼此都做应该做的事吧。对不起,我不你了。”轻轻松开手,又最后看了他一眼,转离去。

    江楼宇愣愣的站在原地,刚才只知道她在说着什么,却被掩住耳朵,听不真切,直到后来她的手轻轻松了点,才听见那句,对不起,我不你了。她不他了,这不是很好,最起码她不会再痛了不是么?可为什么心像被人用手紧紧攥着,连呼吸都这么疼呢?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么?这不是保全她的最好办法么?这样不是能成全所有人么?包括他的娘亲。所以,这是最好的结局,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从竹林出来,顾玉绾直奔宴席,找到夜子溪,拉着他离席。夜子溪扯扯给她拽着的袍袖,“怎么?不抢了?”

    顾玉绾无所谓的耸耸肩,“打不过他,再说还有个他老娘。两人联手,估计跑都跑不了了。所以我放弃了。”笑嘻嘻看着夜子溪。“而且我发现他穿红色真难看。”夜子溪也不拆穿她,笑了笑,随她出了江家大门。张师傅应着他们的嘱托等在门口。

    上了车,夜子溪盯着满脸笑容的顾玉绾,“你当真不后悔?”

    顾玉绾右手托腮,盯着因为车子运动而上下摆动的车帘,“他娘不喜欢我,不放弃难道要他真的跟我私奔?不然或是我去摆平他老娘?”嘿嘿笑了两声,“他娘可凶呢,上次差点给我骨头打碎,我还真没那勇气去摸母老虎股。”夜子溪听完不以为然的笑笑,“我当是什么呢,一个娘就把你们打败了,你们是真的相么?”

    “你或许不信,我了他两辈子。不是没想过执着一点。可能是我真的没用吧,见不得他不开心。如果我和他娘不和,夹在中间的他不是会很难办?如果必须要有一方妥协的话,还是我来吧。反正霸占了他这么多年,也够本了。亲过,摸过,抱过,没什么遗憾了。”说完,无赖的笑笑,双腿蜷起到软凳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车厢发呆。这些只是一部分原因,她更在意的是她的世,直觉告诉她,如果被人知道,一定会给江楼宇惹来麻烦,而且是大麻烦,所以,这样或许真的不错。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