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又见夜子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下山的时候,端木景一句话都没说。顾玉绾也同样在想事,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回家后。到了家,天色已经黑了,见到顾玉绾平安回来,席凉若才松了口气,同时又不忘指责端木景这么晚才带着她回来。又去重新了饭菜。吃过饭后,大家都各怀心事的回屋了。至于睡觉,估计这晚都会无眠。

    顾玉绾一直躺在上,说实话,她是真的想睡,可一闭眼,就会看见那个人穿大红喜袍,像以前一样对着她没心没肺的笑。所以,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又爬下爬上屋顶看了半宿的星星,努力的想回想一些以前相处的子,却怎么也想不真切。仿佛一眨眼,天边已经微微泛白。顾玉绾起活动活动腿脚。竟是坐了一夜。听见屋里有响动,连忙俯下子,藏了起来。一会儿,端木景从屋里走出来。应该是要去做早课了。等端木景走远了,顾玉绾才悄悄从房顶爬下来。想想端木景昨天应该是生气了吧,也是,自己这么没用,就知道逃避,要换了她是端木景说不定早大耳刮子呼上去了。又等了一会儿,估摸时间差不多了,才往屋后去寻他。到的时候正赶上他折回。笑眯了眼睛钻进端木景怀里,这次听话的没有乱蹭。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跟端木景说了她的打算。

    端木景沉思了一会,问她真的想好了?顾玉绾肯定的点点头。反正事儿迟早是要找到自己上的,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被动。端木景又问什么时候动,顾玉绾想了想,还是等江楼宇完婚后吧。于是,事就定了下来。顾玉绾又说想去外面玩几天,端木景沉默了一会,掏出一块小牌子,和上次给江楼宇的差不多大小,不过样子不太一样。上次的内块是绘着一只蜜蜂一样的东西。而给她的这块,上面是一只貔貅。顾玉绾看看牌子,抓抓脸,“爹爹给玉儿的这个是什么?”

    “不管你去到哪里,只要有银庄就能用这个提银子。数目不超过5万两的都可。”顾玉绾笑了,感这是个信用卡啊。小爹爹还真是想的周到,她刚想着找答案,连这么重要的事儿都忘了。没钱怕是连镇子也走不出去吧。仔细的收起来,又谢过端木景。二人才走回屋里。算算离江楼宇大婚的子还有个十来天了,顾玉绾想着先去武院跟吕老头和吕思蓉告个别,再去锡兰古道去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吃过早饭,跟二人说了自己的想法。端木景说正好他要进京,可以送她到武院。席凉若叹了一声,一把把顾玉绾揽进怀里,细细嘱咐了一遍,最后才说,要是外面不开心,危险的话,就回这来。有他在的地方永远都是她的家。听到这,顾玉绾很没出息的哭了。这一哭又把席凉若哭慌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哄她。顾玉绾就钻在席凉若怀里狠狠哭了一通,最后在他碧色的衣衫上擦干净眼泪鼻涕才喏喏的说了句,肚子饿了。

    席凉若看着前一大片湿痕,无奈的笑笑。回屋换衣服去了。顾玉绾看着席凉若的背影,暗暗发誓,如果这次能平安回来的话,绝对赖在大伯和爹爹边,就算赶她她也不会走,永远都不分开了。

    顾玉绾是第二天动去的武院。到了之后,顾玉绾拉着墨云在一边嘱咐了半天,其宗旨大意大致为,不可重色轻主去跟别的雄马类玩儿耽误了端木景的大事。不然她就要动用暴力了。她上次可是亲眼看见墨云跟一个白马幽会,端木景叫了它几次才恋恋不舍的走开。墨云不大乐意的打了个响鼻,又甩甩尾巴,把顾玉绾甩到一边,自己扭着股走远了。

    顾玉绾望着越来越远的马股,挑挑眉。转去跟端木景告别。端木景平时就话少,所以只有顾玉绾一个人在那不停的说,他在那不停的嗯。又说了好一会,包括最近风大,要注意早晚的保暖,晚上寒凉不要蹬被子。直说的端木景脸色越来越难看,才住了嘴。

    吕老头听见通报,就出来把顾玉绾迎了进去,自从上次促成他们父女相认,吕老头对顾玉绾就像恩人一样。听见她来了,就连忙赶出来。顾玉绾说有事要离开这里,临走之前想来看看他和猫女。吕老头点点头,引着她往里走。边走边叹了声,原来猫女这段时间也没怎么回来。他也不知道女儿现在处何地,有点担心。顾玉绾这一走,是知道不知道结局如何,所以无论如何都希望能见猫女一面,便说想住下等几天。吕老头听了,呵呵笑了几声。叫人去收拾了她以前住的那间屋子,又给了她一块牌子。说这是配给各位师傅的,方便进出武院。顾玉绾一想,原来是工作牌啊。摸了摸腰间的那块信用卡牌子,不想这铭国的人都这么用牌子么?不过也好,一卡在手,走遍天下都不愁啊。顾玉绾就这样在武院住了下来。去校场转了转,一群小孩子在练习。又去看了黄师傅,黄师傅又带了一批新的学生,是一群虎头虎脑的小孩子,就像当年她入学时的那群孩子,朝气蓬勃,神采奕奕。又去当年赵立轩罚她的小黑屋,还去看了和江楼宇一起躲着的小山洞。想想以前的子还真是美好。爬到经常躺着晒太阳的假山上,望着湛蓝的天空,忽然有了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他们终究是越走越远了,再也回不去了吧。

    到晚上的时候,顾玉绾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想去外面走走,想起上次和赵立轩一起喝酒的那家女儿红不错,肚里的馋虫给勾了出来。便用布把魅影包好,背在上出门了。因为有点晚了,武院大门已经落锁,顾玉绾就从后墙翻了出去。来到上次的酒楼,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要了点小菜和酒,把包裹严实的魅影就搁在桌上喝了开来。其实她是有意把剑摆在显眼的位置。这还要归咎于武器间的区别用法。就好比使剑的可以把武器光明正大的摆出来,表明自己江湖人士的份。这样,如果有人想找茬的话,就会斟酌一下胜算有多少。而使飞镖的就不能随便撩衣服露武器了,要真如此怕只能落得个变态的称号。从这方面讲,剑比飞刀更能起到威慑人的作用。会给自己省不少麻烦。

    边喝边透过窗外看着外面或急或徐的行人,一直看到月上中天,街上空的,只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顾玉绾摇摇酒坛,发现空了,又摇摇头,发现思维有点混乱。便起准备结账。一阵凉风吹过,顾玉绾下意识的缩了缩肩。抬头,一抹烟灰色跃入眼帘。顾玉绾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对面带着帷帽的男子。刚才微风掀起薄纱,她好像看见一抹熟悉的烟灰长发。嘴角翘了翘,不会这么巧吧?

    “姑娘,现在可否告知真名了呢?”

    顾玉绾皱皱眉,连声音也那么像,轻轻浅浅的,带着一丝笑意。想了一会,抬手越过桌面,伸出手指戳了戳。咦,不是幻觉,是真的对面坐了个人。顾玉绾笑了,刚才还以为是自己酒喝的有点多,眼花了,没想到是真的。

    “夜子溪。。。?”

    “呵,姑娘好记。”

    还真是。他刚才说什么来着,真名?顾玉绾脑袋有点混沌,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当初自己骗他说是齐家的女儿,那云兰乡根本就没一个姓齐的,想到这里,笑的更欢了。这夜子溪该不会去村子里找过那根本不存在的齐家吧?

    “我叫顾玉绾。当时并不知兄台是何人,所以未以真名告知,还请见谅。”

    夜子溪没有说话,淡淡笑了一声,“我第二年去云兰乡找过你,才知道根本没有一户姓齐的人家。”顾玉绾嘿嘿一笑,“因为你太漂亮了。”夜子溪不解的看着她,“此话怎讲?”

    “我娘说了,越漂亮的东西毒越大,我自认没百毒不侵的神功,所以不敢招染啊。”顾玉绾理所当然的说着,一只手托着腮,隔着夜子溪帷帽下的薄纱想着第一次见他时的惊艳。“这容貌怕是也给没带来不少麻烦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