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章 养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征文作者 书名:桃之夭妖
    端木景在江楼宇走后没多久就回来了。顾玉绾撑着子坐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直看的他一点脾气都没有才作罢。端木景看看外面的夕阳,不感叹,真是一物降一物。

    见端木景脸色好了不少,顾玉绾连忙狗腿的从上下来,钻进他怀里蹭了又蹭,端木景怕她带动伤处,连忙抱着放回上,看着她疼的龇牙咧嘴,最后一点气闷也消了。轻轻理顺她耳侧的乱发,叫她放心,说如果她什么时候想报仇了,说一声就好。顾玉绾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放心,就觉得困的厉害。快睡着的时候,云紫歆端着一碗黑呼呼的药汁走进来。笑着将药放在一旁的几上,又出去端来一盘蜜饯,像哄小孩儿一样哄她吃药。

    顾玉绾看着云紫歆温柔体贴的照顾她,越看越心惊,越看越觉得不安好心。再看旁边的端木景,一脸习惯的样子,有猫腻,绝对有猫腻。愤愤不平的喝光药,又连吃了好几颗蜜饯,还是觉得嘴里涩涩的。等云紫歆端着药碗走了,才觉得舒服了点。

    这一舒服,才想起自己可以不用吃那庸医的药啊,自己也能开个好用又好吃的方子。这才想起跟端木景提出换药的要求。端木景拿了纸,认真记下顾玉绾开的方子后。便嘱咐她好好休息,出门去了。顾玉绾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这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醒来的时候,云紫歆正坐在侧发呆。顾玉绾仔细的看着她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卷曲着,眼睛在强光的照下微微泛紫。她一直觉得云紫歆很漂亮,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那时的她凶狠霸道,把她的美掩盖了不少,而现在这么恬静温婉,浑上下散发的气质完全不同了,顾玉绾不得不承认,她更美了,连自己这个女人都不由得被她吸引了。

    见她醒来,云紫歆细心询问她是否有不适,才又出门给她端来洗漱用品。简单清洗了一下,又送来了乎乎的饭菜。顾玉绾盯着桌上一大盆骨头汤,发了会呆,又想起云紫歆在席凉若家那段子。疑惑的挠挠头,这真是一个人么?

    见她盯着骨头汤迟疑,云紫歆便解释了一下,“妹妹虽然说骨头没断,但恐怕还是有所损伤,所以,姐姐就自作主张炖了这个,要是妹妹不愿喝的话,姐姐再去吩咐做些别的菜式过来。”说完温柔一笑。顾玉绾给笑的不好意思,自己别扭也别扭了,还是坦率点吧,而且她当时走的时候不是已经接受自己了么,这么想的话,就更觉得是自己小人之心了。赶忙说不用,就舀了汤来喝。

    等她吃完,云紫歆又端着饭菜出去了,回来时还细心的拿了手巾来给顾玉绾擦手,顾玉绾给伺候的不好意思,赶忙接过来自己擦起来。云紫歆笑笑,目光温柔的像看着自己别扭的小妹妹。

    下午的时候刘浩初来过一次,给端木景挡回去了。顾玉绾一肚子的问题就这么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好吧,还是等她好了自己去找答案吧。就这样住了几,云紫歆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吃饭,穿衣,散步,聊天,甚至还给她洗了一次澡。顾玉绾看着云紫歆清澈的眼神,最终得出一定是自己误会了的结论。又觉得云紫歆善解人意,蕙质兰心,通达理,要真和端木景有什么猫腻似乎也不错,这样的人,应该配的上她的小爹爹吧。想着,又觉得有点不舒服,哪不舒服又想不出来,哎,真纠结啊。

    纠结了一个星期,伤好了一半,胳膊已经能活动了,就是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还做不了。养伤的这几天,顾玉绾每天早中晚三次按时问候江母。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江楼宇,不过这老贼婆也着实太狠了,骨头差点打断,不问候问候她,觉得对不起自己。

    既然伤好的差不多了,顾玉绾觉得还是回去吧,毕竟京城人多嘴杂,似乎不太合适端木景久待。说过之后,才知道云紫歆也是这么想的,又碍于顾玉绾的伤,所以一直没说。于是,顾玉绾连忙站起来蹦跶几下,以示自己无碍。为了让端木景相信,还差点来个口碎大石。端木景好笑的拍了下她的头,说既然无碍了,那就启程的吧。

    听见端木景说要启程,顾玉绾的心里有点空。这些天她一直等的那个人终是没有再出现,果然,还是功力不够吧,跟那老贼婆斗,自己这活了两辈子的都不敢保证完胜。忍不住为自己这不明不白夭折的默哀一阵。回程的路上云紫歆说是还有任务,便没有随行,向相反的方向走了。顾玉绾抱着装着那一对簪子的锦盒,发起了呆。这一呆,又让疼她的端木景华丽丽的误会了。心里狠狠的把江楼宇骂了一遍,真不是个东西,幸好没答应他老爹的提亲,玉儿要真嫁给他,还不给他老娘欺负死?由此也更坚定了要给顾玉绾结一门好亲的决心。而顾玉绾根本就没有睹物思人的由侣簪想起江楼宇,她只是单纯的好奇自己的世而已。就这样两个人各怀心事的上路了。

    因为顾玉绾的伤没好利索,来时的5天硬是给走成了一星期。天气越来越暖和了,顾玉绾一路欣赏初的景色,倒也畅快。等到了云兰乡,她的伤因着换了自己配的药,好的基本差不多了。端木景又仔仔细细的叮嘱了一遍注意事项后,也走了。出来了二十多天,得回去处理一下公务。

    席凉若见顾玉绾是受了伤回来的,又听到是在重楼门受伤的,抄起院里的扫帚就要冲上重楼门讨个公道,吓的顾玉绾赶忙躺在地上说她旧伤复发了,还一个劲儿的哀嚎,直嚎的席凉若放下扫帚,立地给她问脉治伤。这才抹一把头上的冷汗,呵呵傻笑两声。突然觉得席凉若和江楼宇原来是同一种生物。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第一次写文,前面写的比较渣,后面会稍微好一点,希望亲们别看了前面几章就给《桃之》判死刑哇。呆妈在此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桃之夭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